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无情白芸久违了!爱人寄秋失踪E·S·加德纳魔兽小说短篇不详温柔暴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1王9帅12宫③ > 第一章 深褐色的失恋烟花祭

  零下十度。

  对于坐落在中国东南方的海滨之都—星华市而言,今天实在是异常的寒冷。

  平时总是人声鼎沸的餐饮一条街—德阳街,此时格外冷清。行人寥寥可数,只有道路两旁树木上悬挂的小红灯笼和各式各样的彩灯,在寒风中孤零零地摇晃。

  叮咚叮咚!

  “对、对不起!我、我迟到了!!”

  位于德阳街中央的一家连锁“胖约翰”披萨宅急送的开门音乐声,在这冰冷的沉寂中似乎显得特别刺耳。一个穿着枣红色工作服的女生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来不及抹干额头上像雨一般的汗水,便飞快地将肩膀上的保温包交还给柜台后面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

  “你还知道回来啊!一个外卖送了一个多小时,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难得今天生意特别好,还有好多客人都在等着呢!”

  “对不起,刚才公车……”

  “公车?!你脑子坏了以为是学校郊游啊?!送外卖当然是骑脚踏车去啊!”

  “对……不起,我的脚踏车昨天被撞坏了……”

  “撞坏?那你今天来上班的时候是哑巴吗?我真是受够了,你从明天开始不用再来了!我早说了,孤儿院的小孩除了添麻烦什么都做不好,都怪那个死老头……”

  呵斥声仿佛永远不会休止,女生只能在嫌恶得如刺一般的目光中换下制服,背着书包默默地走出了“胖约翰”。

  四周都是雾蒙蒙的,整个街道仿佛都被冬天浸染成了森冷的铅灰色。

  乐小莲沮丧地长叹一口气,拉紧了肩膀上的书包背带,垂头丧气地独自一人准备返回福利院。

  可恶,居然丢掉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这样下去,下学期的资料费就没着落了,小年又生病了。总是让郑医生免费给福利院的大家看病也不太好,而且快要到新年了,得给小朋友们准备一些礼物才行……

  啊啊啊啊啊!!钱!钱!钱!!我怎么会这么没有出息呢?居然还不小心弄坏了脚踏车!以前的我从来不会那么不小心。

  乐小莲抱着头使劲晃了晃,仿佛想找回从前那个无坚不摧的自己。

  然而这时街边一家服装店里传来的一阵阵欣喜的欢笑声。

  只见店铺里两个女生一边拿着漂亮的裙装在镜子前比划,一边开心地相互讨论着。服装店的透明玻璃橱窗上,贴着偌大而喧哗的粉红色海报—情人节新年,服装特卖场!

  情人节新年……想起来了,明天是大年三十刚好也是二月十四号情人节!她们大概是在为明天的节日做准备吧?

  乐小莲迷茫地望着橱窗里两个女生,那两张灿烂的笑脸像极了冬夜祭那晚,夜空中绽放的烟花。而倒映在玻璃窗上的自己的脸庞,看上去明明和她们年纪相仿,却像蔫掉的黄瓜一般无精打采……那样幸福的笑容,已经有多久没在我的脸上出现过了呢……

  想到这里,乐小莲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已经脱漆的手机,打开短信收信箱,里面除了整片整片“混蛋流”的名字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的消息。寒秋夜这个名字,仿佛彻底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

  冬夜祭那天晚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寒秋夜学长的任何消息了呢……只有江溯流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发短信。难道学长对我做过的那件事情毫不在意吗?还是说,那天晚上我对他说的话太重,他信以为真了呢……

  想到这里,乐小莲的目光沮丧地颤动起来,冬夜祭最后一朵烟花下所发生的事情就像呼啸的北风一般,无孔不入地钻进她的脑海……

  两周前•冬夜祭•蓝帐

  咻—砰砰砰砰!最后一朵烟火终于在夜空中绽放了。

  炫目的光芒之下,乐小莲浑身僵硬地站在蓝帐中央,慌乱地左右张望着寒秋夜和江溯流,大脑乱得像被捅了的马蜂窝!

  而此刻在蓝帐之外,原本聚集在绯月广场大屏幕前的同学们正疯狂向蓝帐里涌。所有人都想知道刚才在大屏幕里僵持的星盟两大王者,还有那个不起眼的女生,最后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不过校警似乎比他们的反应要更为迅速,早在同学们赶到蓝帐之前便已经在入口处设下了防线,将抓狂的江溯流和寒秋夜的护卫队以及来看热闹的同学们统统地阻挡在了蓝帐之外。

  “小莲!时间到了!快!做选择!”蓝帐中央,寒秋夜大喊着,语气从未有过的强硬。

  “可是我……我……”

  “小可乐!”

  “小莲!!”

  在江溯流和寒秋夜焦急的催促声中,乐小莲不知所措地用力闭上了眼睛!她完全听凭自己的直觉,缓缓抬起一只手臂,当她的手指隐约触碰到了一个冰冷的指尖之时,耳边突然炸开一个大叫声!

  “小可乐!不可以!”

  “咦?”

  不等她回过神来,手腕突然被紧紧地抓住了,身体被用力地拽到了和声音相反的一边!

  安静……安静……

  最后的烟花完全消失在了夜空,只剩下一大团浓浓的白烟在半空中随风飘散。冬夜祭结束了,从远处校园传来的音乐声也渐渐停止了下来。

  此刻,蓝帐之上,只剩下冰冷的北风瑟瑟地呼啸,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乐小莲终于回过了神。她抬起头,惊讶地发现自己此刻居然正站在寒秋夜的身边!不仅如此,此时寒秋夜正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那股力道就像是猎人捕获猎物时一般,但他的眼睛却完全没有注意乐小莲脸上难过的反应,而是全力注视着另一个人—江溯流。

  江溯流似乎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对面的寒秋夜和乐小莲,目光在激烈地颤动。

  “蒙面战士,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寒秋夜淡淡地宣布,声音中带着一丝冷笑。

  “结束……不行!小可乐!你是笨蛋吗?!你不可以跟他在一起!”江溯流回过神,又急又恼地冲上前想把乐小莲拉回来。

  “为什么不可以?”寒秋夜往前一步挡在了乐小莲的身前,冷冷地和江溯流对视,“小莲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且我们之间的竞争一直都非常的公平,难道不是吗?”

  寒秋夜的话如同电流穿透了江溯流的身体,让他浑身一颤!

  刚才话的意思是,如果我说出他的秘密,他就揭穿我的真实身份是吗?这混蛋竟敢威胁我!

  体味着寒秋夜话中的危险意味,江溯流发热的头脑像被鼓风机煽动了似的,火苗噌噌地蹿了上来!乐小莲惊异地看着自信满满的寒秋夜和怒不可遏却隐忍不发的江溯流,困惑地扑闪着眼睛,无法理解两人对话中的玄机。

  沉默……沉默……蓝帐上再次陷入死寂,冰冷的夜风瑟瑟地划过上空,仿佛是黑夜最深沉的叹息。

  “乐小莲!你是白痴啊?寒秋夜那混蛋是利用你报仇!你居然还选他?!”

  一个像酸枣刺般扎人的声音在操场的一边响起,突然间打破了蓝帐上的僵局。

  “利用我?报仇?”乐小莲一头雾水地望着正气冲冲朝她走来的萧岩风,眼中充满了困惑,“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

  “风!住口!这件事情让他们三个人自己去处理!”从后面追上萧岩风的文震海,低沉地喝止住了萧岩风。

  然而萧岩风已经完全刹不住车:“他老爸害死了他女朋友,他要找他老爸报仇,结果找不到他老爸,他就找他当替罪羊,利用你向他老爸的儿子报仇!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嗡……乐小莲的头随着萧岩风像指挥家一样左右挥动的手在寒秋夜和江溯流之间来回摆动,眼睛因为那绕口令般的话绕成了两盘旋转的蚊香。

  周围的人后脑勺则纷纷落下一滴冷汗。

  “我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不太明白……”乐小莲扶着晕乎乎的头,一脸茫然地用目光向周围人求救。

  “什么?!我说得这么清楚了都还不明白?!你真是个猪头……”

  “风!够了!”

  “没关系,海……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来说明清楚吧。事情的真相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只有小可乐被蒙在鼓里,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江溯流示意了一下文震海和萧岩风,然后深吸一口气,在乐小莲困惑的以及寒秋夜冰冷的目光中上前一步,认真地凝视着乐小莲的眼睛。

  “小可乐,请你冷静地听我说。两年前星华市江氏航空集团因为一个负责人的错误指令,直接导致了一场空难,寒秋夜喜欢的那个女生也在这场空难中丧生了,而当时发出那个错误指令的人是我的父亲。”

  “……”

  “寒秋夜一直想要报复。但我的父亲在飞机失事后失踪了,所以他决定让我代替我的父亲,尝一尝失去喜欢的人的痛苦滋味。”江溯流说着,冰冷的目光如利剑一般射向寒秋夜,“他知道你对我很重要,只要从我的身边夺走你,他的复仇计划就成功了。”

  砰!江溯流的话像一记重锤般重重敲击在乐小莲的头上,让她的大脑一瞬间变得空白,耳边全是雪花点般沙沙的声响。

  过了好一会,乐小莲才终于回过神,勉强稳住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抬起仿佛灌了铅的脑袋,不敢置信地望着寒秋夜的侧影。刺眼的月光下,他脸上的轮廓显现出从未有过的冷酷。

  “学长,刚才时荀说的……都是真的?”乐小莲的声音如寒风中的枯草微微战栗着。

  寒秋夜沉默了几秒,然后沉重地点了一下头。

  “是。”

  “那么……”乐小莲努力地咽下一口口水,润了润苦涩的喉咙,“一直以来你对我的友善,处处给我帮助和照顾……这一切都是为了向他报仇?”

  “是。”

  “……”乐小莲拼命地咬住自己的嘴唇,耳边却清清楚楚地听到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等一下。我有个问题。”

  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的沈雪池,似乎已经知道了所有谜题的答案。她走上前几步,冷冷地撇了一眼寒秋夜之后,如冰箭一般的视线却刺在了江溯流的脸上,“报纸说,发指令的负责人是江氏集团的继承人。他是你父亲?”

  “……嗯。”江溯流像被什么哽住了喉咙般愣了两秒,然后无奈地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是……”

  “我是江氏集团继承人的儿子……江溯流。”

  乐小莲倏地睁大眼睛,视线却像被砸碎的水晶一般突然失去了全部的聚焦。

  他就是……江溯流!

  这个名字在脑海中被无限反复的回声,就像一场毫无预兆的风暴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也打劫一空。

  望着突然变成陌生人的寒秋夜和“时荀”,她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极度震惊所带来的冲撞,踉跄地后退了好几步。她想嘲笑自己的愚蠢,但嘴角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她想说些什么,喉咙里却像堵塞了一块凝固的水泥,让她发不出一点声音,甚至无法呼吸。

  “小可乐……”江溯流想要上前扶一把摇摇晃晃的乐小莲,却被乐小莲愤怒的目光逼视得怔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寒秋夜低下头望着地面,目光在激烈地闪烁着。

  “我已经……明白了。寒秋夜学长,相信你是我犯过的最大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乐小莲死死地咬住在眼底翻滚的泪水,声音干哑地喃喃自语,然后用力地转过身,拖动沉重的双脚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而留在原地,被云层的阴霾紧紧笼罩着的江朔流,她没有再看他一眼……仿佛这个人已经与自己彻底无关。

  砰!

  “啊!抱歉抱歉!我没有看见!”

  身体被轻轻地碰了一下,乐小莲猛地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看见刚才在服装店里试衣服的两个女生已经提着新买的服装走了出来,满脸幸福地向她挥手道歉。乐小莲微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可是胸口处传来一阵难过的刺痛。

  这一切是埋怨别人,还是应该责怪自己很早以前就放弃了幸福……

  她下意识用手紧紧握住了搭在肩膀上的麻花辫,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激动的情绪,身体在微微地颤抖。

  滴滴!滴滴!斑马线的绿灯亮了,听见绿灯倒计时的提示音,乐小莲低着头,无精打采地朝马路对面走去。然而正当她的脚准备迈向斑马线之时,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一个力量用力往前一推!

  怎么回事?!

  来不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往前扑了出去!隐约中,她似乎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

  “去死吧,乐小莲……”

  咚!

  “滴滴滴滴!”

  “哇啊啊啊啊!”

  吱吱—砰!一阵混乱而剧烈的响声之后,街道两边的行人和店铺里的服务员们纷纷围聚了过来,围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乐小莲惊慌地议论着。

  一个摔倒在乐小莲旁边的男生扶着头从地上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明白过来之后,赶紧扶起倒在路边的一辆破旧摩托车,一溜烟地逃跑了。

  而乐小莲仍然昏迷不醒,只有掉落在她手边的手机,来电提示灯在快速地闪烁着,然而她却什么都听不见了……刺骨的北风瑟瑟地划过街道的上空,仿佛在叹息着这名少女令人悲悯的遭遇。

  闪烁……闪烁……

  此时在星华市最繁荣的星辰街上,气氛却和德阳街的萧瑟迥然不同。

  夜晚还没来到,但是庆贺新年的霓虹灯却已经在寒风中争先闪耀。

  在街道上一家有名的日本料理店里,江溯流、文震海、萧岩风以及郁含烟正围坐在一张精致的餐桌前,淡粉色的仿真樱花树高高矗立在餐桌的一旁,给四人聚首的华丽画面增添了一份浪漫与梦幻。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小可乐,你最近好吗?我给你打了两个星期的电话你都没有回,我想向你解释一下……

  删除……

  小可乐,你太顽固了!快点回本少爷电话!

  删除……

  小可乐,是我,对不起,我……

  删除……不知道是第几次删除了自己写下的简讯,江溯流重重地呼出一气,脸上浮现少有的失落神情。

  “第一次发现,道歉原来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你好像很局促。”文震海抬头看了江溯流一眼,打趣地笑着翻了一页杂志,“可这样不是很有趣吗?对于身为星高之王的你而言,被拒绝的经验可是很难得的。”

  “海,你是在讽刺我吗。”江溯流抽动了一下眉毛,不满地回答。

  “哼。根本只是乐小莲那个丫头自以为是而已,流不过换个名字和她来往,有什么可生气的?给点颜色她就开染坊……流,你太把她当一回事才会变成这样。”郁含烟一只手托着脸颊,阴沉着脸不满地抱怨。

  “这一次我同意‘烟囱’的发言!乐小莲那丫头居然对流摆架子,太虚伪了!”萧岩风架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义愤填膺地附和,“不过流,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在乎乐小莲那个丫头呢?”

  “……”江溯流懒洋洋地趴在餐桌上,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像是在思索什么一般,半认真地抬了一下眉头,“谁知到呢?这就是所谓‘天敌’吧?”

  “我还以为你的天敌是那个小子呢,已经换人了吗?”文震海吹开新填满的茶水的热气,神色稍稍严肃地抬起眼睛望向江溯流,“我听说,那个小子已经回来了。”

  “啊,嗯。”江溯流愣了愣,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好像是吧,前不久有听爷爷提起过。”

  “咦?那小子要回来了?”萧岩风似乎对这个话题格外感兴趣,赶紧从PSP的战火中抽身出来,兴奋地望着文震海和江溯流,“喂,流,怎么样?不如我帮你给他预备一分大大的‘见面礼’,警告他到我们的地盘来就得学乖点!就像小时候那样!”

  江溯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漫不经心地回答:“谢了,不过我没这个打算。”

  “白痴,流是江氏集团的准继承人,怎么可能会去在意一个部门经理的儿子呢?”郁含烟夹起一个寿司,沾了些作料优雅地送进嘴里,顺便朝萧岩风砸去一个不以为然的白眼。

  “不过,我倒觉得不应该这样疏忽大意……”

  滴滴!滴滴!

  正当文震海还想要说些什么,突然,桌旁响起几声手机短信的提示铃!江溯流一怔,赶忙将自己的手机解锁!

  “……”

  “啊哈哈!抱歉,流,是我的短信!真麻烦,二年级的级花约我明天出去玩!”萧岩风看见江溯流满眼的失望,不好意思地抓着头打哈哈。

  文震海有些不耐烦地撇了眼萧岩风,目光重新回到江溯流的身上。

  “嗯。海,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然而不等文震海说话,江溯流便抢先说出了对方内心的担忧,

  “有一个人替我承担江家继承人的责任不是很好吗?”

  “这怎么可以!”。

  滴滴!滴滴!一直在一旁优雅吃寿司的郁含烟,听见江溯流的话却按捺不住了,激动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而此时手机短信的提示铃再次响起,在沉默的气氛中显得格外刺耳!

  江溯流的情绪再次绷紧,下意识地低头去看自己手机的屏幕,然而对面再次传来萧岩风脱线的傻笑声。

  “啊哈哈!抱歉,还是我的短信啦!哎,我的痛苦就是太受欢迎了……”

  江溯流砰的合上手机,抑郁地喝了一大口茶。

  文震海有些不快地向萧岩风伸出了一只手。

  “风,拿来吧。”

  “咦?什么?”

  “手机。”文震海扫了一眼萧岩风手中那个醒目的NOKIA,额头上亮出一个鲜红的“#”字,“你的手机今天让我们神经紧张。”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我绝对不是故意的,你们要相信我……”

  萧岩风一脸歉疚地老老实实将手机递给了文震海,然而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一阵节奏强烈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文震海的忍耐极限被彻底突破了,还没等萧岩风回过神,他一把接过萧岩风的手机,二话不说地扬起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哐啷!

  “哇啊!我的最新款!!”萧岩风面如死灰的惨叫。

  “真是多谢了,海,风的手机就算掉在垃圾桶里,还是吵个不停……”江溯流扶着额头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那、那是因为现在在响的不是我的手机!而是你的啦!流!!”

  “咦……”

  江溯流怔了怔回过了神,不顾萧岩风悲痛得泪流满面,一把抓起了自己的手机,发现来电提示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小可乐?”

  “咦?啊……那个……我、我不是……”

  消沉……消沉……听见电话里的声音,江溯流激荡起的欣喜一瞬间便四散开去,因为激动而紧绷的脸也无力地垮了下来。

  “哦,是你。有什么事?”

  “是江溯流吗?小莲她出事了!……”

  “我要先走。”

  “流!你去哪里?!!”

  文震海的问题,江朔流已经无暇顾及。萧岩风吃惊地望着他狂奔着消失在餐厅门口的背影,担心地问。

  “喂,海,流没事吧?刚才究竟是谁给他打电话?”

  文震海摇摇头作为回答,然后从餐桌上拿起江溯流被摔坏的手机,裸露的金属正在灯光的照射下迸发出某种刺目的光芒。

  还是第一次看见流对一件事情这样认真和执着呢……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情吗?

  “OK!搞定了!刚才我给江溯流和寒秋夜都打了电话,少女的心在身体虚弱的时候会变得特别的柔软,如果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来道歉,小莲多半会原谅他们的!”就在江溯流急匆匆地冲出日本料理店之时,五公里开外的简乐福利院里,郝真希坐在一间勉强能塞下两张上下铺的小起居室内,开心地合上了手机。

  “这样做,可以?”在她的对面,沈雪池坐在一张脱漆的木椅上,满脸怀疑地望着郝真希。

  “当然啊!”郝真希自信满满地点了点头,“我太了解小莲的个性了!虽然江溯流和寒秋夜欺骗了她,可是在她内心深处,却是很希望自己能和他们好好相处的吧?毕竟一个是她的朋友,而另一个是她所仰慕的学长。”

  “烂好人。”

  “没错没错!小雪的形容很准确哦!”

  “为什么在这里?她。”

  “小莲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她曾经被亲戚领养。最开始亲戚们很同情她,可是渐渐的便觉得她是一个累赘。后来,是小莲自己决定要来这里的……”

  “自己来……”

  素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沈雪池,目光中也晃动着一丝惊讶。

  “是呢!”郝真希说着,向沈雪池竖起一个大拇指,“小莲从来都没有哭过,就像这次被人推到马路中央也只是被车擦破一点皮,她超级神勇的呢!!”

  “蟑螂。打不死。”

  听到这个“称号”,郝真希赞同地笑着点了点头。沈雪池却转头看向窗外,目光中隐隐地闪烁着一丝忧伤。

  承受着这一切的笨蛋莲,她为什么还能笑得那样灿烂呢……

  簌簌簌簌—簌簌簌簌—

  还不到晚上十点,星华市便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悄无声息的,夜空开始飘落起片片雪花。仿佛棉絮般轻柔的白雪在天地间飞舞飘曳,洋洋洒洒地掩盖了整个世界,却未带来一丝温暖。

  此时,福利院二楼的另一间起居室里,乐小莲正双眼紧闭地躺在一张小床沉沉地睡着。

  大概是因为下雪的关系,窗外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异常的稀少。

  寒秋夜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呢子外套,站在距离福利院不远的一座露天人行天桥上,双手支撑着冰冷的铁栏杆,任由冷风吹乱他额前的发丝,神情落寞地眺望着福利院那座红砖房的方向。

  “想去看她的话就去啊,怎么,你也怕被拒绝吗?”

  “……”

  “呵,蓝蔷薇之王……都变得懦弱了呢。”

  随着一个如风铃般清脆的声音落下,一个如柳枝般纤细的身影站到了寒秋夜的身边,一头乌黑耀眼的发丝犹如起舞的蝴蝶般在寒风中飘动,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夜之精灵。

  “懦弱吗?应该是吧……总觉得没有办法面对小莲。”寒秋夜回想起乐小莲望着自己的愤怒眼神,注视着远方的目光中充满了忧伤。

  “名莲自可念,况复两心同。‘小莲’(此处指代乐小莲和寒秋夜的青梅竹马叶晓莲)……总是这样让你无法忘怀呢,小寒。”

  听见女生对自己的称呼,寒秋夜的目光微微动了一下,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

  “不要这样叫我,琉雨。”

  “还是不可以吗?以前晓莲在世的时候,只有她可以这样叫你。现在晓莲不在了,作为小莲最亲密的朋友,难道我不可以代替她这样称呼你吗?”琉雨说着,转头望向寒秋夜,目光中流淌着恳求和悲伤。

  “这种事……是不能因为你们是朋友,就可以代替的。”寒秋夜无奈地回答,低沉温柔的声线里透着一些焦虑。

  “真的不可以吗?可你不是已经把乐小莲当成叶晓莲的代替品了吗?”

  “我没有。”

  “可是每次我一向你提起乐小莲,你的情绪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低落。也许,现在对于你而言,乐小莲已经不仅仅是替代品,你根本已经对她—”

  “司徒琉雨,我没有!”寒秋夜突然粗暴地打断了司徒琉雨的话,转头对着她大吼!司徒琉雨震惊地瞪大眼睛望着脸色苍白的寒秋夜,纤瘦的身体在寒风中微微颤抖,两行如清泉般的泪水静静地涌上了她的眼眶,顺着白皙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生气呢?如果你对乐小莲真的没有任何在意,不应该这么生气才对吧?”

  “对不起,琉雨……”寒秋夜回过神来,手指攥紧了冰冷刺骨的铁栏杆,“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现在的感情。当乐小莲选择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害怕……对乐小莲的内疚,这应该是晓莲给我的惩罚。而你,琉雨,对于我而言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失控而失去你……所以,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非常重要的朋友?晓莲在世的时候,我在你的心里总是排在晓莲之后,现在晓莲死了,我在你的心里又是排名第几呢……”司徒琉雨话语中的落寞,犹如凝固的水泥一般沉重。

  “琉雨……”

  “我和那个女孩不一样,绝对不会因为被你当成叶晓莲的代替品而生气。只要我在你的心里是排名第一。”

  “琉雨,你应该明白,感情是没有先后排名的。”

  “你的意思是‘唯一’吗?那么,这一次我更不会像上次那样退缩让步。当你从叶晓莲的阴影中走出了的时候,我希望你的眼前只有我。我一定会扫除我们之间的障碍的。”

  说完,司徒琉雨坚定地转过身,在风雪中独自一人快步离开了。

  寒秋夜难过而无奈地望着司徒琉雨瘦弱的背影,伫立在夜色渐渐浓重的天桥上。夜空下,雪花在寒秋夜和司徒琉雨之间纷繁地飞舞着,仿佛在计量着他们心中的悲伤一般,在地面上静静地堆积……堆积……

  而在此时,福利院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雪花落在地面上时发出的簌簌声。

  两个小小的身影正打着伞站在院子中央的大樟树下,仿佛正在执行某个神圣的使命一般,抬起头严肃地望着夜空中飘舞的“雪精灵”。

  “小、小年,要坚持住哦!我们必须要继续祈祷才行,书上说了,雪精灵会在每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来到人间,实现善良、勇敢的孩子的心愿!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坚持到雪精灵出现!请她让小莲姐姐快些醒过来!”小女孩顶着风雪,艰难地梗着嗓子说。

  “嗯!我知道哦,美美!以前小年每次生病,都是小莲姐姐照顾我,这一次,小年要照顾小莲姐姐!”小男孩的小手已经被寒风吹得通红,但仍紧紧握着那把小伞的伞柄,浑身哆嗦地站在刺骨的风雪里。

  “好、好样的!小年!”美美松开抓住伞柄的一只手,冲小年竖起了称赞的大拇指,“不愧是守护小莲姐姐的骑士!”

  小年开心得脸颊微红,自信地笑着点了点头。

  呼啦啦啦啦—

  正当美美和小年在热烈地讨论着雪精灵的传说之时,一阵强烈的北风卷着雪花朝他们呼啸而来!小年和美美死死地咬紧牙,撑着手中的大伞抵挡风雪。然而年幼体弱的小年力道始终是抵不过这阵像是发了疯般的狂风,手中的小伞仿佛断线的风筝,乘着凛冽的北风飞过了围墙!

  “小年的伞!”

  “糟糕了!伞跑到福利院外面去了!我们快点去捡回来!”

  美美和小年交换了一个眼神,飞快地朝福利院门口跑去。

  当他们打开福利院的铁门上的一道小门,走到街道上。

  福利院外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穿着白色羊毛外套,系着雪白羊毛围巾的男生,正有些踟蹰地站立着。

  大概是因为已经站了许久了,他那张精雕细琢般俊美的脸庞微微有些苍白,如夜色般漆黑的头发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雪,正在灯光的映射下闪烁着晶莹的光。雪花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他的身边萦绕飞舞着,他抬起头,目光越过福利院低矮的围墙,朝院子中央的那一幢两层楼的红砖房望去,忧伤的眸子里闪烁着烦闷和犹豫。

  “别让风把伞吹跑了!”随着一个稚嫩的叫喊声,两个小小的身影从福利院的大门内钻了出来。

  男生走到路中央将小蓝伞捡了起来,然后回到人行道上,将伞向朝他跑过来的两个小身影递了过去。

  “是你们的伞吗?”

  “嗯,这是小年的伞,谢谢大哥哥!”一个小男孩接过伞,消瘦而苍白的脸颊上露出庆幸的笑容,嘴里哈出一大口白气。美美扑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生。突然,眼睛倏的一亮!

  “我知道了!你是雪精灵对吗?你一定是来拯救受伤的小莲姐姐的!”

  “雪精灵?”男生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错!”小女孩似乎异常坚信自己的判断,兴奋地点了点头,“刚才我和小年在院子里为小莲姐姐祈祷了好久,所以雪精灵大哥哥就出现了,对不对?!”

  “哇!原来大哥哥就是雪精灵!好厉害哦!雪精灵哥哥,我叫小年哦!”

  “我叫美美!”

  “雪精灵哥哥……”男生哭笑不得,却还是温柔地笑望着美美和小年,“美美、小年,你们在玩家家酒游戏吗?但我不是雪精灵。我是,应该还可以算是……乐小莲的朋友。”

  “小莲姐姐的朋友……”

  “嗯,没错。对了,我听说乐小莲被车撞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伯伯说,小莲姐姐休息一下就不会有事了,可是她从下午睡到现在都没有睁开眼睛……”

  “美美和小年都好害怕,小莲姐姐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美美和小年耷拉着小脑袋轻声地说,珍珠一般的眼泪在他们的眼底滚动着。男生蹲下身,轻柔地揉了揉美美和小年的头,露出一个春天阳光般温暖的笑容,仿佛魔法降临,整条街道似乎都被男生的笑容点亮了!。

  “不用担心,或许她只是太累,想多睡一会而已。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真的吗……”美美抽抽鼻子,脸颊微红地看着男生,突然她像是再次想起什么,开心地大喊!

  “我知道了!如果你不是雪精灵,那你一定是雪精灵派来的王子对不对?书上说了,王子用亲吻可以唤醒沉睡的公主!所以雪精灵就派你过来了!”

  “哇啊!太好了!小莲姐姐有救了!王子哥哥,请你快点和小莲姐姐亲亲,把小莲姐姐叫醒吧!”

  “咦?美美,你究竟看的是些本书啊……”男生望着正陷入幻想世界而眼睛闪闪发光的美美,无奈地苦笑着问。

  “安徒生童话啊!”美美骄傲地回答,“王子!你不要再啰嗦了啦!快点跟我们走!再不去把小莲姐姐叫醒,小莲姐姐就要被巫婆的咒语吞死,永远沉睡下去了!”

  “你是想说吞噬吧……”真是两个想象力丰富的小家伙……男生的额角落下一滴冷汗,冷不防被已经完全入戏的美美和小年紧紧抓住了双手,不由分说地便往福利院里拉!算了,这样也好。

  本来就打算去看她,有这两个小家伙引荐,大概会更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