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的语法罗相万钓只金龟婿岚云绝色贵公子水蓝欧奈维尔城堡的秘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十章:善意的谎言

  vol。01

  多么好的天气啊,灿烂的阳光投射在金箔铺的地板上,被擦得油光发亮的地板上投射着两个交叉的影子。

  “喂!美丽。你听说了没有?听说酒店里会来一群贵客,出手真是阔绰,居然把整个酒店都包了。”

  正在奋力擦这地板的小悠——我在这个饭店打工两个月所结识的死党,唏嘘着说道:“而且老板将经理们召集在一起,现在正在会议室开会。你看,都已经动员酒店所有工作人员来搞卫生了……我想啊,来的那些客人肯定是超级大牌。”

  “小心说话别把口水喷出来了,到时候地板又要重擦!”我推了小悠一把,开玩笑似的警告她。

  “对了,还组织一群欢迎队伍,挑选的全是酒店里最漂亮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过来一张陌生面孔,还是蛮吓人的一张面孔:“唉,看样子即使是钻石王子,我们这些丑小鸭也没机会接近……”

  话还没说完,我就听见领班整队的口哨声,我的手机短信声也随即响起。

  丑美丽,我在你们公司门口。

  我站起来小悠心照不宣地冲我眨了眨眼睛:“喔喔,又是你那个帅哥哥?去吧,点名的时候我帮你顶。”

  “那就拜托你了!回头请你吃冰淇凌!”

  我伸手朝她的手心轻轻击了一掌,然后猫腰,趁人不注意,往楼梯口溜去。

  我一路小跑着下了楼梯,嘴里哼着小调,却突然在楼梯口的时候愣住了。然后,猛地将整个身子都隐藏到墙壁拐角处。

  宫丽堂皇的酒店大厅,地板被擦洗得亮晶晶,就想一面澄净的镜子。从大门通向电梯口的地方,整齐地站着一群手捧鲜花的服务员——全是本酒店挑选出的最漂亮的女孩!

  而在女孩和鲜花组成的通道中,由江少伦、楚圣贤和king领头,“十三少”正迈着气宇轩昂的步子朝电梯口走去。

  那一行穿着华丽、长相俊美的人,比大厅里的水晶大吊灯还要璀璨亮眼。

  两个月的第一次见面,那两个家伙看起来生活得不错!

  自从我开着快艇沉入海中,却被及时赶到的风哲宇救上岸后,便再也没见到过他们了。

  虽然有时会在电视里看到有关他们的消息,但每次我都装作不在意地一笑了之,仿佛跟他们从来没有任何关系。

  深吸了一口气,我静静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朝通往酒店后门的方向跑去。

  凌乱的脚步声响在安静的走廊上,我胸口闷闷地喘不过气,却越跑越快,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组织胸口抽搐的痛。

  酒店大门前。

  风宇哲看着气喘吁吁地朝他跑近的我,一边从花圃的石阶上下来,一边掏出手巾,等我满头大汗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温柔地替我拭去额头上的汗珠。

  “笨蛋,跑这么快干什么?跑得快又不会变漂亮!”

  “难道只有变漂亮才可以跑步吗?奇怪的理论!”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们走吧。”

  说着,我急急忙忙要往前走,却被风哲宇扣住了手腕。

  “他们来了吗?”

  风宇哲神色严肃地看着我:“因为他们来了,所以你才想快点逃开?”

  “你——”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宇哲拧紧眉头不说话。

  一只蝴蝶扑哧扑哧从眼前飞过。

  仿佛冥冥中有谁在指挥一样,我突然扭转身体,看向那部玻璃电梯。

  电梯静静地上升着,电梯内载着满满一厢背对着我们的人。

  好像感受到我投去的视线一样,其中一张佼好的面孔突然缓缓转过来。

  我仿佛在清水的白莲,娇嫩的花瓣极为缓慢地绽放。

  就在江少伦的脸要完全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风哲宇将我的脑袋按进了他的怀里,负气地揉着我的头发:“笨蛋,谁叫你把头转过去的?”他的声音里有微微的恼意,“你想再把自己招惹进去吗?”

  “……不会的……不会再进去了……”

  如果他们要找我的话,凭他们手中的权势,简直是易如反掌。并且我的爸爸妈妈如今还住在江少伦施舍的大房子里呢。

  可是江少伦一次也没找过我。

  我知道,我跟他们已经没有一点儿关系了,况且我也不想跟他们有关系了,不想再卷进去。

  我喜欢的是楚圣贤,但对江少伦又有一中说不出的情愫,不管我选择谁,都不会快乐。

  所以,我打算和风宇哲一起离开,出国护照已经签下来了。

  明天就是爸爸的生日,等过完这个生日后,风宇哲就带我一起出国。如果那边的生活稳定下来,再考虑将爸爸妈妈接过去。

  我扯了扯风宇哲的衣角,声音闷闷地说道:“哥哥,我们去给爸爸买生日礼物吧。”

  帮爸爸买好生日礼物后,我和风宇哲顺便又去附近的超市里买好了菜。出了超市,天空已经微微暗暗了下来,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穿着薄工作服的我打了个冷战。

  我突然感觉肩膀一沉,一见外套披在了我的肩上。

  风宇哲一手提着大袋小袋,一手将我冻得通红的小手包裹在手心,装进了暖暖的衣兜里。

  “丑美丽,今晚谁做饭?”

  “谁做?你呀!”

  “不是说好轮流做饭的吗?两个月过去了,你一次也没有做过!”

  “嘿嘿,嘿嘿嘿嘿!风宇哲,我可是为你着想耶!男孩多培养点优点才好,这样才会有更多女孩子喜欢,以后找老婆也容易点呀!”=^o^=

  “我长这么帅,找老婆是小菜一碟!倒是你——”

  风宇哲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我,一脸促狭地笑:“长成这副样子,而且还好吃懒做,你才应该担心没人要。”

  “什么嘛,一点也不担心。”

  我挣脱开风宇哲的手,一边朝前面的宠物跑去,一边丢下一句话。

  “我根本没打算嫁人!风宇哲,你就等着养我一辈子吧,哈哈,等你有老婆了,和你老婆一起养我!”

  跑到了店里,看着鱼缸里来回爬动的乌龟,我满脸兴趣地问老板:“老板,这乌龟多少钱一只?”

  “什么?你问我这乌龟多少钱一只?”乌龟老板明显很不高兴我用的量词,“你应该问我多少钱一斤……”

  “嗯,那是多少钱一斤呢?”小乌龟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我打算买两只回家养着!

  突然,风宇哲将我从鱼缸前拉开。(书中这里估计是罐姐姐打错了,所以改了一下)

  他脸色黑沉黑沉地看着我:“说话说到一半就丢下我去看乌龟!李美丽,你有没有一点诚意?”

  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漾着柔柔的光,惊心的帅气,几个旁边经过的女孩唏嘘着小声议论他。

  风宇哲将我拉到人比较少一点的地方:“你还没有问我,同不同意养你一辈子!”

  嗯?

  我歪着脑袋看着风宇哲。

  这家伙,需要这样较真吗?

  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嘛!

  不过看他这副认真的表情,我还是配合一下好了:“那请问风宇哲先生,你同不同意呢?”

  风宇哲看来很满意我的问话,扬起眉毛,绽放了一个帅气的笑容:“笨蛋!当然同意了!”他恶作剧地揉着乱我的头发,“哥哥和妹妹会永远在一起的。丑美丽,虽然很不想承认是你这种家伙的哥哥,但既然是了,以后一定不会丢下你!”

  “回答完了?”

  “嗯。”

  我转过身,屁颠屁颠地朝宠物店跑去:“老板,这乌龟多少钱一斤?”

  身后,风宇哲在咆哮:“丑美丽——”

  吃过美味的晚饭后,我和风宇哲一如往常地爬上了天台。我挺着饱饱的肚子躺在吊椅上,风宇哲则坐在护拦上摆弄那两只乌龟。

  我和风宇哲现在租住在一个三十平方米的房子,客厅、卧室、厨房都连在了一起。

  虽然空间小小的,不过又回到了住在旧客车里时的那种简单幸福。

  说到以前的大客车,原来是被陈旖蕾派来抓风宇哲的人捣毁的,客车被拉走之后,风宇哲就住在了这里,我也因为不敢告诉爸爸妈妈已经不是江少伦的“ok”,所以住了进来。

  不过king已经帮风宇哲在国外联系好了房子和工作,所以出国后的一切都不必担心。

  “喂,风宇哲!你已经抓着那两只乌龟看了半天,到底在研究什么呀?”

  我摇晃着吊椅,朝风宇哲疑惑地嚷嚷道。

  “在观察哪一只漂亮一点。”

  “什么?乌龟不都一个样子么?”

  “不对,即使是乌龟,也有细微的差别。我一定要找出哪只漂亮一点。”

  风宇哲对着灯光,拼命地比较着两只乌龟,“我打算在它们的龟壳上刻上我们俩的名字,丑美丽的乌龟,一定要是丑的那只!”

  “什么?”

  我从吊椅上弹坐起来,看见风宇哲在晕黄的灯光下朝我暖暖地笑着,我却凭空生出一股寒意:“喂,凭什么要让丑的乌龟刻我的名字?”

  “因为你比我丑。”

  “这不是道理。”

  “你就是比我丑。”

  “风宇哲,你过分死了!”我跳下吊椅,风宇哲也跳下护拦。

  还没等我上前逮住他,他就先一步出了天台的通口,一边“噔噔噔”地下楼,一边时不时转过来朝我做鬼脸。

  这个可恶的风宇哲,可恶的哥哥!可恶可恶可恶!

  vol。02

  爸爸生日这天。

  四四方方的桌子上摆满了菜,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通通都有,而爸爸还在厨房里丁丁当当忙着做别的,风宇哲也被拉去打下手。

  突然,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脸笑成大菊花:“江少爷,自己随意,把这当自己家,别拘束哦!”然后眼神瞟向我,语气忽地变得硬邦邦的,“美丽哎,快给江少爷沏茶!”

  吩咐完后,她再度把脑袋缩回厨房。

  我睨了一眼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江少伦,站起来,泡了一杯菊花茶,走到他面前递给他。

  江少伦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安静秀美的面孔望向电视机。

  然而,他的身子却在我朝他靠近的时候非常敏感地绷紧,充满了敌意,就像漂亮的孔雀在遇到危险的那刻收屏,隐藏了所有的美好。

  我讪讪地缩回手,将杯子搁在茶几上,退回自己的沙发角落。

  那个家伙,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呢?

  当我和风宇哲嬉笑着进屋,却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江少伦时,差点没惊昏过去。

  难道……他是来收回房子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谎言可就要被戳穿了!

  因为担心爸爸妈妈知道不做江少伦“ok”后会跟我急,所以一直骗他们我还在“十三家族”,就连这次出国都说是江少伦带我一起去的呢。

  “那个……”

  犹豫了半天,我尴尬地咳嗽几声,打破沉默:“那个……你是来收回房子的吗?”

  江少伦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视机,像是听见了我说话,又像没有听见,反正没有回答。

  “嗯……呵呵,的确是要收回去了嘛!”我更加尴尬了“不过……你应该不急于这一时吧?江少伦,你这么有钱,房子一定很多,能宽限半个月吗?”

  半个月的时间内,希望我和风宇哲能想到办法另找一间好的房子给爸爸妈妈住。

  江少伦仍旧盯着电视机,一动不动,只是听见我说“你这么有钱,房子一定很多”的时候,嘴角轻微上扬,噙着一丝奇异的冷笑。

  只是两个月不见,他似乎变得深沉阴冷了,连空气都仿佛被他身体里散发的寒气所冰冻。

  我迅速站起身,打着帮忙的幌子进了厨房。

  在厨房里走来走去,我犹豫着该怎么把我已经不是江少伦的“ok”那见事情告诉妈妈,才能让她不至于发飙。

  “妈妈……”

  我正要开口,却被妈妈推至一旁:“你在厨房里晃来晃去干什么?碍手碍脚的,什么忙也帮不了,还是出去多陪陪江少爷!你这丫头,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如果不是我打电话叫江少爷过来给你爸爸庆祝生日,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带着他来?”

  “什……什么?是你叫他来的?”

  “可不是嘛,臭丫头!不是我叫他来,他这么忙的人,会自己来吗?”

  “哦……”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原来是妈妈把他叫来的啊。”

  “疯丫头还不快点出去,出去!”〒▽〒

  我觉得这是我十五年来吃得最压抑的一顿饭了。

  爸爸只会看着江少伦一劲儿地呵呵傻笑。

  妈妈一边拼命往江少伦的碗里夹菜,一边爆一些我小时侯的糗事。

  风宇哲像几十年来没吃过饭一样,恨不得将整张脸都埋进碗里去。

  江少伦则板着一张雷打不动的包公脸,慢慢吃着碗里的食物,不说一句话。

  可怜的我提心吊胆,眼睛四处乱瞟,特别怕妈妈那张大嘴巴,会把我要出国的事情抖出来。

  我正担心着呢,妈妈说话了:“江少爷,来来,多吃一点……谢谢你那么照顾我们家美丽啊!对我和他爸爸都这么好,现在居然计划着带她出国!”她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块鸭肉放进江少伦碗里。

  江少伦的眼睛突然向我瞟了过来。

  这是他在进我家后,第一次看我,那双黑色眼眸仿佛放射着细小的银针,在看不见的地方一下一下地扎着我的心脏,虽然力道不重,却足以让人痛得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风宇哲埋在碗上的头一沉,碗被撞翻了掉在地上,在妈妈连声说着“碎碎平安”之后,他脸色苍白地拿扫帚去了。

  爸爸继续呵呵地傻笑。

  妈妈则喋喋不休地念叨道:“我们家美丽从小就没出过远门,这次居然要跑出外国去了,大洋彼岸哪……她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江少爷一定要上点心啊。”

  江少伦静静地看着我,嘴角上那丝冷笑越来越深。本来就气氛尴尬的餐桌现在陷入了诡异的状态。

  我干咳了两声,面色涨得通红:“我……我去喝水!”说完,我起身,急急忙忙地朝客厅走去。

  端水杯靠着饮水机前,我和拿着扫帚的风宇哲小声嘀咕着妈妈的大嘴巴!真不想再回到餐桌前啊,每一口饭都吃的压抑难受。

  就在这时,餐厅里传来椅子拖动的声音还有妈妈焦急的说话声:“怎么?江少爷就要走了吗?再多吃一点,留下来多坐一会儿嘛。”

  “我还有事。”

  江少伦说完四个字,高大帅气的身影已经出了餐厅,朝客厅这边的玄关口走来。

  这时,妈妈的脑袋从餐厅口探了出来:“美丽啊,江少爷要走了,你跟他一起回家吧。”

  “妈妈,我饭还没吃完呢!况且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想留下来多陪陪你们。”

  “那你去送送他。”

  此时江少伦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江少爷,慢走哦,路上开车小心。”

  妈妈焦急地朝江少伦的背影喊了一句,然后眉毛一竖,朝我威严地大喊:“臭丫头,还不快追出去送送他,是想挨我的鞭子抽吗!”

  说着,她手中的筷子举得高高的。

  不知道那家伙的两条腿是怎么长的,居然可以走这么快。

  等我在妈妈的威胁下追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他的影子了。

  我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梯,出了楼梯口,一眼就看见了停在院子中央那辆陷红色的跑车,此时江少伦已经开了车门,正准备进去。

  已经不需要送了。

  江少伦,在心里默默地说声“再见”,说声“对不起”。

  轻叹了口气,我忽略心里的刺痛感,转身正准备上楼梯。

  “不知道撒谎属不属于一种特长。”

  江少伦不冷不热的话突然响在身后:“如果是,我在你身上又找到了一项优点。”

  我转过身去,看见江少伦一手撑着车门,眼睛正定定地望着我。照明灯下,他白皙的面庞仿佛蒙着一层白纱。朦胧梦幻,俊美得不真实。

  “我只是……”我的脚不安定地来回蹭着地面,“只是……不想让爸爸妈妈伤心……”

  “但迟早他们都会知道,然后依然会伤心,甚至……会比最初的时候还要伤心。”

  江少伦嘴角上那丝冷笑终于退去,眼中流露出我所熟悉的孩子般受伤的眼神:“既然迟早都是让他们伤心的,不论是因为什么撒了个谎,终究还是骗了他们,终究会让他们更难过。”

  “对不起……”

  我喉头滚动了一下,声音沙哑地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其实是在说我骗了你对吗?说过会努力喜欢上你的,却……江少伦,其实我……”

  “房子半个月后我会收走。”

  江少伦冷冷地打断了我的话:“乡乡妹!你已经不是我的‘ok’了,那么,我没义务再抚养他们,对吗?”

  我的眼光黯淡下去,但极力微笑。

  “对……”

  “以后不要再撒谎了。”

  “嗯。”

  江少伦拧紧了眉,漆黑的眼睛里流露的感情却不知道是怜悯还是鄙夷。

  一阵夜风吹来,他额前的发丝轻轻拂动。

  他缓慢垂下眼睑,声音低低地问道:“关于出国的那件事……”

  “那个也是我骗我爸爸妈妈的!”我急急地解释道,“你想啊,我这么穷。哪里来的钱出国呀!”

  江少伦抿紧嘴唇,没有再看我,撑在车门上的手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弯腰上了车。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我心口猛地一痛,好像潜意识里非常害怕看到江少伦离开。

  于是在跑车开动前我抢先一步转身,飞快地上楼。

  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风宇哲。

  他拍拍我的脑袋,牵着我的手上楼了。

  vol。03

  下了出租汽车,我站在“飞鹤”机场前,眯缝着眼睛看穿梭在广场上的行人。天啊,要去机场大厅,还得穿过这么大的一个广场!

  风宇哲拎起比较重的行李,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我赶紧拎起剩下的行李,小跑着跟上前。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才走到广场的中央,我已经累得不行了,放下行李正准备歇两口气,揣在兜里的手机铃响起声。

  与此同时,风宇哲的手机铃声也响了。

  我们同时接起电话。

  妈妈激愤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李美丽你这个臭丫头,不想让我死就赶紧滚回来!”

  哇,好响的声音,耳朵都快震聋了。

  我把手机距离耳朵边远一点,正准备问妈妈怎么了,妈妈已经在电话那头悲愤交加地哭泣了起来。

  “呜呜,你们就是恨不得我去死啊,恨不得让我和你爸爸早点死了好……你的哥哥都死了三年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呜——你这个臭丫头也已经不是江少爷的‘ok’了,还一直骗我……出什么国呀,你是要跟那个风什么的——害死你哥哥的小子私奔吗,要丢下我和你爸爸了……”

  “大妈,您千万别想不开呀!这可是八楼,摔下去可就……”

  “轰”的一声,我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耳边什么声音也听不清了。

  直到一双大手拍在我的肩膀上,风宇哲焦急的声音响起:“丑美丽,我们得改搭轮船。刚刚接到king的电话,蕾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我们要出国的消息,现在已经派人堵住了机场。我是她们要挟贤的把柄,她不会让我离开这里,如果被发现的话,一定会抓我走。”

  说着,风宇哲拽着我的胳膊要跑,可是我的脚却死死地钉在地上。

  “丑美丽——”

  我猛地清醒过来,手机里已经是“嘟嘟嘟”的忙音,我手脚冰凉地回拨过去,却一直占线!

  “完了……怎么办,完了……”

  手机从我的手中掉落,我双手死死地揪住风宇哲的衣角,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草:“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你不是李英俊了……风宇哲,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我眼神涣散地看着风宇哲,发现他此时脸色也是骇人的苍白,眼神穿透我直直地看向我身后。

  我猛地转过头去,看见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正从广场那头朝这边急速跑来。

  丢下行李,风宇哲抓紧了我的手:“快跑!”

  我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从四面八方不断增多的黑衣保镖,朝广场中央的我和风宇哲夹击。

  在广场行走的人全都惊慌失措地尖叫躲避,有的还被疯狂追捕我们的保镖撞倒!

  风宇哲抓紧我的手,眼看着就要突破包围圈冲出广场,只要上了马路拦下的士就可以逃跑了,可是偏偏在这紧要关头我不争气地摔了一跤,扭伤了脚。

  我跌坐在地上,试了几次都无法站起来,而那些保镖却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我挣脱开风宇哲的手:“快跑,别管我。快跑!”

  风宇哲却蹲下来,要抱我。

  我打掉他的手,焦急地冲他吼:“笨蛋,他们的目标是你呀!”

  “哥哥和妹妹会永远在一起的,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丢下你!”风宇哲一脸郑重,“一起走。”

  保镖们越来越近了。

  风宇哲泰然自若地蹲在我面前,双手朝我伸开。他的眉毛微微耸起,琥珀色的眼睛里闪动着纯粹而又真挚的光芒。

  我的眼泪突然涌了出来:“风宇哲,你这个笨蛋!”

  就在保镖们冲上来抓住风宇哲的那一刻,我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他站起来,伸出脚踹倒跑到身边的两个保镖,抱着我冲出了包围圈。

  风宇哲最终还是被抓走了。

  在我坐进的士的那一刻,风宇哲还来不及上车,便被随后赶来的保镖抓走了。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广场中央,蹲坐在行李边,看着那两只从行李袋里爬出来的乌龟,眼泪止也止不住地下落。

  “笨蛋……风宇哲,你这笨蛋,为什么不先跑掉呢……呜……大笨蛋……”

  身边来来往往好多行人,都用看疯子般的怪异眼神望着我。

  就在这时,原来我的手机尖利地鸣叫着,看着显示屏跳跃的“家里”两个字样,我的脑袋又是“轰”的一声,电闪雷鸣!

  我怎么忘记了爸爸妈妈那边的事还没有解决呀!

  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我们把坐在天台上号啕大哭的妈妈拉了下来,搀扶着她回到了家里。

  她一进家门就赖在地板上疯狂哭了几个小时,质问我为什么要欺骗她,为什么要隐瞒她,为什么不继续做江少伦的“ok”,说着说着,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条白布挂在门窗上,哭闹着要上吊自杀!

  我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直安慰妈妈,跟妈妈说对不起,最后只在她的哭闹声中答应打电话叫江少伦来,她才终于止住了哭声。

  也许江少伦真的很忙,打了好几个电话去他家都没人接,打他手机也都是他的经纪人代接。

  一直到晚上,才好不容易打通他的电话。

  “喂,我是李美丽……”

  我躲在厕所里,握着手机。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有事情找你帮忙,江少伦,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我。”

  江少伦迟疑了一下,声音低沉:“什么事?”

  “我已经不是你‘ok’的事情被爸爸妈妈发现了!”我揉搓着通红的眼睛,拼命克制住涌到嘴边的呜咽声,“你能来我家一趟,帮我安慰一下他们吗?如果没时间,通过手机告诉他们我还是你的‘ok’好不好?”

  “乡乡妹!你忘记我说过让你不要再撒谎了吗?”

  “江少伦……”

  “我帮不了你,也希望你能诚实一点。”

  “不是这样的。”我急了,“求你一定要……”

  话还没说完,江少伦已经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我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心一点儿一点儿变凉。

  突然,厕所门被什么重物撞开,妈妈眼睛通红地站在门口,哆嗦着嘴唇吼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vol。04

  知道吗?世界上有一种谎言叫善意的谎言,即使你并不一定想要撒那个谎。

  江少伦,如果我告诉你,只要你随便编一句谎话,你可以挽救一个人的性命,那么,当我打那个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会帮我吗?

  妈妈当晚跳楼死了,爸爸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打击住院了,哥哥失踪了。

  所有的灾难都在那一天降临。

  半个月后房子被江少伦派来的人回收走。我温暖的家,就这样没有了……

  再次见到楚圣贤,是在我第一次撞见他和江少伦的那个游乐园。

  我领着刚发到的薪水,正一路走一路计算,扣除爸爸的医疗费、房租费、家里的水电费、生活费……等等等等,我还要再打几份工。

  就在这时,扑啦啦一只白鸽从眼前飞过,叼走了我手中几百元大钞!眼看着那几只鸽子越飞越远的,我眼睛发晕,差点没哭出声来。

  那可是救命钱呀!

  呆愣了几秒钟,我拔腿朝鸽子飞走的方向跑去。

  奇怪的是那几只鸽子飞得很慢,像要给我引路一样,总是保持着和我相隔十米来远的距离!

  十分钟后,它带着我来到了游乐园中央的广场。

  广场里白鸽漫天飞舞,华美得就像在下一场白色的鹅毛雨。

  白衣少年站在广场中央,手臂张开,胳膊上停着一排大大小小的白鸽。风将少年的外套胀成一张鼓鼓的帆,他咖啡色的头发也凌乱飞舞。

  时间定格,眼前的景象构成一副绝美的画卷,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一只叼着钞票的鸽子扑腾着翅膀落在了少年的左肩上。

  “圣贤哥。”

  正蹲在地上喂鸽子吃食的女孩蹦跳着站起来,声音清脆悦耳,穿过空旷的广场——

  “你看有只鸽子嘴里叼着钱耶!”

  是我最喜欢的楚圣贤和最讨厌的陈旖蕾。

  我全身僵硬地站在广场边的石阶上,看着那副令人心痛的画面。

  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小姐!广场已经被人包下来了,请迅速离开。”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满脸横肉的保安朝我走近。

  我愣了愣,趁报案走近前飞一般地往广场中央冲去。正在石板上寻觅食物的鸽子被我惊飞一片,扑哧扑哧在天空乱飞。

  楚圣贤和陈旖蕾在鸽子惊慌失措的乱飞中朝我转过头来。

  “嗨,非常美丽小姐。”

  楚圣贤看着跑到他面前的我,微笑着。咖啡色的眼眸里淌着我所熟悉流水般的邪气。

  我静静地看着楚圣贤,抿紧嘴,缓慢抬手朝楚圣贤伸去。

  楚圣贤一愣,微微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江少伦和king已经从广场那头站起来,疾步朝这边跑来。

  鸽子四处飞舞。

  就在我的手和楚圣贤的脸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时,手腕忽然被一只白皙小巧的手抓住。

  陈旖蕾气恼的声音响起:“你想干什么?”

  此时江少伦和king站在了楚圣贤身边。

  几个保安大叔怒吼着朝我跑近,却被king的眼神示意退下了。

  我甩开陈旖蕾的手,第二次高高抬起,轻轻抓住了停留在楚圣贤左肩膀上的那只鸽子。

  我将钱取出,数了数,还好,一张也没掉。

  所有的人都惊讶地望着我。

  我将鸽子放走,职业性地微笑,朝他们礼貌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打扰了!祝你们玩得愉快。”

  我转身朝前跑的时候,鸽子再次被惊飞了一大片。

  白色的羽毛纷纷扬扬地掉下来,我感觉有液体从眼角滑落,风一吹变得冰凉,并且很快就被风吹干了。

  为什么会遇见他们呢……

  难道老天觉得这样的我还不够悲惨对不对?

  所以才让我在这样狼狈的时候遇见他们,遇见那两个我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的人……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握住了我的手腕,猛地停步,脸上的泪水已经完全被风吹干了,眼底的湿润也慢慢退去。

  回过头,江少伦在漫天飞舞着白鸽的广场上看着我,眼神里全是隐忍不住的忧伤。

  我看着眼前的俊美少年——咖啡色的飘逸碎发,咖啡色泛着流水般邪气的眼眸,精致绝伦的帅气面孔。

  楚圣贤跟我只距离一级台阶,他站在台阶上,我站在台阶下,他的右手紧紧握住我的左手。

  印象中,这是第一次楚圣贤在我要走的时候出手留住我。

  我的眼睛一点儿一点儿地红了,眼底噙满了泪水,可是我极力微笑着看着楚圣贤。

  一只鸽子扑腾着翅膀,在楚圣贤的手和我手腕的交叠处落下,然后仰着脖子,咕咕地欢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