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最后的狐狸精阿耐原形倪匡舰娘之血统王子虚英云梦传松云氏分手再来过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十二章:他说:不要哭

第十二章:他说:不要哭

  (某人:终于到最后一章啦!那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vol。01

  “哗啦哗啦啦——”

  海浪轻轻冲别着海滩,翻起的白沫泡泡就像一条银色的带子。

  天空湛蓝明亮,暖暖的阳光下,一道缤纷的彩虹横跨在海面上。

  楚圣贤站在海边,眺望浩瀚无边的大海,咖啡色的碎发被阳光镀上了一层茸茸的金光。

  静静地,他转头看向我。

  “……会永远在一起的。”

  他朝我摊开一只手,手心里静静躺着一枚镶着宝石的钥匙,宝石在阳光下泛着五彩的光芒。

  “嗯,会永远在一起的。”

  我喃喃着,朝楚圣贤微笑,眼底却湿润一片。

  远处,江少伦正伏在礁石上刷刷地写着。

  恍惚中好像回到了那天,江少伦也是伏在那块礁石上,写下了希望我会永远幸福的许愿条。

  只是当时是两个人,而现在是三个。当时我选择的是江少伦,而现在选择的是楚圣贤!

  透明晶亮的阳光下,江少伦站直身子,迈开修长的腿朝我和楚圣贤跑近。

  我小跑着迎上前去,将手中的玻璃瓶递给江少伦:

  “江少伦,你的漂流瓶愿望已经实现了哦!我现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证明这个是很灵的对不对?”

  “嗯……”

  “所以,这次你写的许愿条里,一定要记得加上让自己幸福的话,知道吗?”

  江少伦正在折字条的手一僵,脑袋低低地垂了下去。

  “喂,你一定是忘记写了吧?快点加上去……”

  “写了。”

  “真的?我不相信,要是写了怎么会是这种反应,把字条给我。”我朝江少伦伸出手,“让我检查一下。”

  江少伦的脑袋更低了,他没有理我,径直将折好的字条装进了玻璃瓶里。

  “江少伦!”

  “喂,江少伦——”

  “你啰啰嗦嗦地吵死了,我说写了就是写了!”江少伦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他漆黑的眼瞳里弥漫着一层厚重的雾气,长长的睫毛也浸湿一片。

  我伸向半空中的手缩了回来。

  或许是知道我在为他难过,江少伦忽然弯起嘴角笑了:“放心,我会幸福的……”他的笑容透明又哀伤,眼睛荡漾着一汪闪亮的水光。

  我的心更痛了。

  好怕见到江少伦这样的表情,明明心里很难过,却要极力装作很幸福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肩膀上,楚圣贤站在我身边:“让我们一起守护伦吧。或者,我守护你,你守护伦,怎么样?”

  “贤!你什么意思?”

  江少伦俊脸一沉,朝楚圣贤的胸口击了一拳:“听你的口气好像我没有人守护就会挂掉一样?!喂!我很快就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他逞强地说道,下颌绷成一条倔强的弧线,然而眼底的脆弱,还是很轻易就泄露了他的难过。

  “这是你说的!”楚圣贤狡黠一笑,从江少伦的手中夺过玻璃瓶,“既然如此,我们就不管你了……”说着他牵着我的手,在沙滩上急速奔跑了起来。

  “楚圣贤,等一等,等等……”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着,时不时回头看看江少伦。

  大概跑到距离江少伦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楚圣贤停下来,将玻璃瓶放在了沙滩上。这才转过头,朝江少伦喊道:

  “伦!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要不要我们一起守护你!如果要就快过来这里,不要的话……”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扬起眉毛,邪恶地坏笑。

  此时江少伦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落寞可怜的样子连阳光都不忍心地轻轻抚摩着他尖削俊朗的脸庞。

  海浪“哗啦啦”地冲刷着沙滩。

  江少伦突然迈开双腿,踩着松软的海滩箭步如飞地朝我们跑来。他的头发被风轻轻吹动,整个人轻盈得就如同一阵海风。

  灿烂明媚的阳光下,装着两把钥匙承载着三个人愿望的小小玻璃瓶闪着亮光“扑通”落进了海里。

  海水湛蓝湛蓝。

  站在海边的我,楚圣贤和江少伦,笑容绚丽明亮。

  我们……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吧?

  天空蓝得没有一丝瑕疵。

  我和楚圣贤手牵着手平躺在礁石上,眯缝着眼睛看着湛蓝明亮的天空,耳边不断响起哗啦啦的海潮声。

  不知道江少伦是有意要避开我们,还是真的有事帮忙,把玻璃瓶扔进大海里,他就匆匆忙忙地跑掉了。

  “贤……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我看着在天空上飘移而过的一丝浮云,有些不确信地说道:“为什么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还是觉得很空虚呢。心里很空虚,像缺了一道口子……我们,是永远在一起吗?”

  “怎么了?”

  “如果这幸福只是泡影怎么办?”

  我轻轻侧过头去,看向躺在我身边的楚圣贤。

  他正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搭在眼睑下方,投下一片狭长漂亮的阴影。听见我的问话,他的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就像停在荷叶上振动翅膀的蝴蝶。

  我重新将头转了回来,眼神茫然地看着天空:“脑海里一直有个影子在晃来晃去……我拼命想要甩掉那个影子,可是觉得放不下他……我害怕他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伤心……”

  本来只是轻轻搭在我手背上的那只手突然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不要担心,不是说过了一起守护他吗?时间可以治疗一切,可以治愈伦心中的伤口……”

  “可是……”

  突然感觉眼前一暗,楚圣贤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直身子朝我倾身下来。

  他一只手撑着礁石,一只手捧住了我的脸庞:“没有可是。我会好好珍惜你的,美美,让我守护你……”

  他的脸距离我的脸越来越近。

  炙热急促的呼吸,我怦咚怦咚的心跳声,以及海潮撞击礁石的声音。

  轻轻闭上眼睛,他温热的呼吸喷在我的鼻尖,我都可以感觉到那两瓣灼热的唇隔着空气轻轻厮磨我。

  “圣贤哥!”

  一声凄厉绝望的尖叫将一切终止。

  礁石前的沙滩上,陈旖蕾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

  她眼睛里噙着闪亮的泪水,怔怔地望着楚圣贤:“圣贤哥,不要吻她……不要……吻别的女人。”

  楚圣贤皱着眉,从我身边站起来。

  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可是却迟了一秒,和楚圣贤的衣角交错而过。心中隐隐生起一股不安,我焦急地叫住他:“贤——”

  楚圣贤停步,转过身来,朝我微笑:“你坐在这里,等事情解决了我就回来。”说完他转身跳下了礁石,朝陈旖蕾走近。

  我站起来,脚不自觉地朝前迈动了两步,感觉越来越不安。在“哗哗”的海潮声中,我盯紧着站在礁石下交谈的两个人影。

  “圣贤哥,我错了,我不该做那么多错事,不该威胁你。可是我真的不能失去你……圣贤哥,你可以惩罚我。你打我好不好?只要不离开我,你怎样惩罚我都好……”

  “蕾,你别任性了……”

  “我不任性,我再也不任性,我会乖的……圣贤哥,没有你我会死!不!不会死……”

  陈旖蕾失魂落魄地摇着头,突然,她急急地抓住了楚圣贤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死掉了就再也看不到你了……那会更加痛苦……我要在有你的地方,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圣贤哥……”

  “蕾!”楚圣贤甩开了陈旖蕾的手。

  海风呼呼地吹着,陈旖蕾脸色苍白地站在楚圣贤面前,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

  眼泪不停地溢出她的眼眶,不停地滚落下去,而那双不断流着泪的眼睛里,隐含着深沉的爱恋。

  “为什么呢……为什么……”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楚圣贤说话:“为什么要这样喜欢你?如果我的喜欢少一点,我就不会那么痛苦,为什么要这么喜欢你?”她猛地嘶吼,泪水淌了一脸,“圣贤哥……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想要死掉……可是怎么办?即使会痛苦,即使你永远不会回头看我一眼,我也想要待在你的身边……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死掉……”

  “蕾,你不要这样,我们不可能的。”楚圣贤伸出手去擦陈旖蕾脸上的泪水,她却猛地扑上前,死死地把抱住了楚圣贤。

  “圣贤哥,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就会很乖的……只做你喜欢的事,呜……好不好……”

  楚圣贤伸手想要推开陈旖蕾,却被抱得更紧了。

  海浪不断地拍击着礁石,浪花粉身碎骨的美丽里夹杂着咸涩的味道。

  我跳下礁石,朝他们走近。

  听见了我的脚步声,陈旖蕾从楚圣贤的怀里抬起头来,红肿的眼睛瞪着我:“李美丽,我不会把圣贤哥让给你的,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一个人!”

  她表情决然,眼神里含着一股恨意:“你听清楚了,即使我和圣贤哥一起死掉,我也不会把他让给你!

  说完,她踮起脚,抬头的同时,吻住了楚圣贤的嘴唇!

  这个我和楚圣贤被打断的吻,却被她延续了!

  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所有血气都往头顶上冲。

  vol。02

  “放开他!”

  我朝陈旖蕾愤怒地大喊,跑上前正准备推开她,却发现楚圣贤此刻的脸色骇人的苍白,整个身子都在抖。

  而他被吻住的嘴唇里,一丝呻吟逸出……

  为什么他没有推开陈旖蕾那个吻?

  我的眼睛扫到楚圣贤脚下被染红的沙滩,再看到楚圣贤被染红的裤脚,再看到楚圣贤死死按住左胸口的那只手,我发出凄厉的尖叫!

  海浪拍击着礁石发出巨大而恐怖的声响,像愤怒的海神要将海岸撕碎而发出的咆哮!

  陈旖蕾松开了吻住楚圣贤的嘴唇,楚圣贤的脑袋却沉沉地朝她的肩膀上倒去……

  陈旖蕾松开了沾满鲜血的手,楚圣贤的身子像被雷击中的大树倒在了沙滩上……

  陈旖蕾流者泪,苍白的脸上绽放出的笑容就像失血的花朵……

  楚圣贤沉沉地躺在沙滩上,身下松软的沙滩沾满了不断从他身上涌出的鲜血。

  他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话……

  “贤……贤……”

  我感觉世界都裂开了……手和脚都不属于自己。

  我机械地蹲下身,伸出手,想要抱住楚圣贤,想让他离自己的世界近一点点,再近一点点……

  突然有什么重物朝我撞过来,将我伸向楚圣贤的手撞开。

  我整个人都被重力撞出沙滩几米远的地方。

  我想要爬起来,一个黑影在眼前一闪,陈旖蕾狠狠地将我压倒在地。她钳制住我胡乱挣扎的手,滚烫的泪水砸在我的脸上:“不要碰他!”

  “贤……”

  我疯狂地推陈旖蕾,咬她扯她的头发。眼泪成串成串地滑落,我嘶哑的嗓音在海涛声中回荡:“贤——”

  推开陈旖蕾,我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前跑去,还没跑出两步,就被躺在地上的陈旖蕾抓住了脚,绊倒在地。

  “不要碰他……他是我的,谁也不准碰他!”

  “不要,不要——”

  慌乱中,我掏出手机,却被陈旖蕾一把抢过,掷进了海里。

  “求你……求你不要这样,快打求救电话……救他……”我抽抽噎噎,话都说不清了,不断抓扯着陈旖蕾的衣服哀求她。

  可是她却连让我靠近楚圣贤都不行。

  我绝望地转过头。

  楚圣贤就躺在距离我几米远的地方,无尽的鲜血从他的胸口流出,染红了那一整片沙滩。

  我多想跑上前去抱住他,叫他不要离开我……

  要永远在一起的呀,贤……

  你听见没有,我在求你,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是你说过的,要永远在一起,那么就不要撇下我走掉……

  我摸索着脱下鞋子,狠狠朝陈旖蕾的后脑勺砸去,将她击昏。然后我流着泪,连滚带爬地来到楚圣贤身边。

  他沉沉地躺在沙滩上,眼睛轻轻地闭着,眼睑下方依旧有好看的投影。就像睡着了一样。睡容安详。

  阳光轻柔地洒在他的脸上,精致白皙的脸庞……

  我颤抖着伸出手,去试探他的鼻息……

  他睡着了。

  我的耳膜嗡嗡轰鸣。

  我跪在楚圣贤身边,眼睛空洞无神,脑子一片白光。

  怔怔地盯着楚圣贤,就好像他真的只是睡着了一样……我弯下腰,轻轻的,轻轻的,在他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嘴唇上印下一吻。

  我的眼泪落在他的眼睛上,濡湿了他的睫毛。

  该怎么办呢?

  他已经听不到我说话了。

  即使我现在求他,他也不可能再听到了……如果他能听到的话,他一定会答应我的,对不对?

  泪眼朦胧中,我看见他握着手机。我伸手将它拿过来,擦掉了沾在显示屏上的鲜血,短信写字板新打上去的三个字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睛——

  不要哭

  手机滑落在沙滩上。

  我伸出手抱住了楚圣贤的头,仿佛害怕吵醒他一样轻柔地唤道:“贤……”

  眼泪滑过面颊,砸在楚圣贤的脸上,瞬间裂得粉碎……

  我的心也裂得粉碎!

  病房里亮着一盏小灯,光线昏暗,窗外下着雨,淅淅沥沥,就像是谁哭泣的声音。

  是谁哭泣的声音?

  一双胳膊轻轻地搂住了我的肩膀,将我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不要哭。”他尖削的下巴搭在我的发丝上,轻轻地蹭了蹭,“不要哭,不要哭……”

  我努力将眼睛睁得很大很大,可是却依旧看不清抱着我的那个人是谁。

  “贤,我不会哭的……”

  我伸出手,惶恐地抓住了他的袖口,微微地笑了:“你说我哭起来的时候很丑,所以我不会哭……”

  抱着我的那手猛地一紧。

  “刚刚我做了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我的眼睛望着他双手更紧地抓住了他的袖口,生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掉,“贤……在那个梦里你死掉了……居然是被陈旖蕾用刀刺破心脏死掉的,你说这个梦可不可怕?”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声音颤抖地说道,“然后我哭了,哭得好伤心……贤,我好害怕……告诉我,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乡乡妹,你不要这个样子!”

  我只感觉身体一轻,他把我抱上了床,轻轻掖好被子。

  很久之后,我的视线才慢慢有了焦点,看见江少伦坐在病房阳台的躺椅望着漆黑夜里的密密麻麻的雨线。

  夜风吹动,落地窗帘被吹动得飘动起来。他酒红色的短发也凌乱飞舞,是一团火,暗红的火,能焚烧一切。

  江少伦……

  江少伦……

  我会和贤一起守护你的……

  我弯起嘴角,眼睛里含着泪,陷入了昏睡中。

  梦里,我再次见到了楚圣贤。

  他站在一大片月季花海洋中,咖啡色的飘逸头发,咖啡色泛着流水般的眼眸。

  他看着我,眼睛亮亮的,嘴角也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坏笑。

  “啊,我又闻到女孩的香味了呢,还是清新的肥皂香。”他张开双臂,呼吸空气,夸张地耸着鼻子,然后用他一贯痞痞的音调说,“嘿,非常美丽小姐!”

  我突然哭了。

  在梦里,我哭得无法抑制。

  眼睛明晃晃如水晶,绽放在月季花海洋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楚圣贤仿佛看不到我的眼泪,继续笑,嘴角边的梨窝一漾一漾的。漫天飞舞着白鸽和月季花瓣,他眯起眼睛叫我“非常美丽小姐”……

  只有他会叫我非常美丽小姐……

  vol。03

  梅雨时节,淅淅沥沥的小雨连续下了两个星期。树叶被冲洗的干干净净,新冒出来的嫩芽儿泛着亮光,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新明净起来。

  “贤……我又来看你了哦……”

  我撑着一把小花伞在公墓小径的石板路上蹲下,将一束滴着雨露的菊花放在墓碑上。

  看着墓碑前楚圣贤那张笑容灿烂的脸,泪水模糊了视线,我吸了吸鼻子,极力扯着嘴角笑得灿烂:

  “贤,你看到了吗?你叫我不要哭,所以我一直很听话没有哭,每天都有微笑呢。”

  我的声音在雨声中安稳沉静:“你离开以后,陈旖蕾就自杀了……真的好想恨她呢,恨她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了。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才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对不对?贤……你的离开让大家很伤心,特别是伦,尽管他那么伤心难过,却每天微笑着面对我……我们,都在假装微笑呢!假装你还在我们身边啊,假装一切悲剧都没有发生,这种假装让我感到痛苦,就像是要死掉那样痛苦……”

  雨水打在墓碑的照片上,我伸出手,轻轻将上面的雨水拭掉。

  “……我一个人无法守护伦……”

  我的肩膀开始抽动,抚摸着照片的手也轻微的颤抖:“知道吗?你和他是在一起的,看见他就会想起你……其实到底我对你们两个是怎样的感情,连我自己都弄不清楚……也许在我心里,你们是一体的……”

  “一体的……无法分割,我们三个人的所有记忆都连在一起……现在你走了,我要怎样面对他呢……”

  雨势渐渐加大,将石板路冲洗得一尘不染,楚圣贤在照片里笑得很灿烂。不管我说什么,他都笑得那样灿烂。

  “贤,我就要走了,离开这里……下午的飞机……我想还是去到风宇哲的身边比较好吧,看不到伦就不会想到你,就不会难过了,你说对不对?”

  我终于忍不住将脑袋埋在了双膝之间,肩膀抽动的幅度更大了:“以后……就不会再天天跑来看你了……以后,你就要感到寂寞了……”

  “啪嗒啪嗒”的雨声,渐渐将我的呜咽声淹没……

  等我从双膝间抬起头来面对楚圣贤的时候,脸上是一片璀璨的笑容。

  撑着小花伞慢慢走下通往公墓大门那一排狭长的阶梯。密密麻麻的阶梯上,不断有雨绳落下来,溅起一朵朵水花。

  阶梯尽头,一个高大帅气的少年背靠着一棵愧树,静静地看着我从阶梯上下来的我。

  江少伦没有撑伞,他的白色外套被雨水淋得湿透,头发也湿了,不断有豆大的雨珠滴在他的发丝或肩头上。

  他一直看着我,那双漆黑的眼睛此时雾气弥漫。

  我一步步下了阶梯,低着头,从他的面前无声地走过。

  走到公墓大门前,他潮湿的水握住了我的手腕:“别走。”他的嘶哑的声音响在身后,“让我替他来守护你……”

  他的手心滚烫,手指却僵硬冰凉。

  我咬紧下唇,撑着伞静静地站在原地,眼眶里有泪珠在滚动。

  江少伦急切地看着我说:“乡乡妹……不要走,让我替他来守护你……好不好?”雨丝落在他秀美的面孔上,他眼底的雾气都快要将我淹没了。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伸出另一只手,将江少伦的手拿开。

  走了没多远,我的手再度被江少伦握住。

  “即使他离开了,我也不行吗?”雨珠从他的刘海里滴下,弄湿了他的睫毛。他浓密的睫毛上立刻滚落着细细碎碎的雨珠,“为什么我连代替他都不可以?难道你对我连一点点的喜欢也没有吗?”

  “我不知……道……”我慌乱地摇头,雨伞打落在了地上,我拼命地拨弄着江少伦紧握住我手腕的手指,“我不知道……”

  “乡乡妹……原本我以为你在贤那里找到了幸福,所以我决定放弃你……”江少伦目光沉痛地看着我,声音也嘶哑得让人心碎,“可是现在,他已经不能给你幸福了……所以我不想再放开你……”他抓着我的手一用劲。将我缆入了怀里,“我喜欢你……”

  我挣扎,他更紧地抱住了我:“我喜欢你。”

  他的身体那么烫,冰凉的雨珠一接触他的肌肤立即变得滚烫。

  “放开我……”

  “不要……”

  “放开我——”

  “不要!”

  “江少伦,不想让我永远讨厌你就放开我!”

  雨突然变大了,豆大的雨珠接二连三地砸在我的头上脸上,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江少伦抱着我的手轻微地颤动了一下,然后缓慢松开。

  “哈,真可笑。”

  他在我的面前蹲下身,手撑着额头哈哈大笑。雨珠沿着他的发丝滑落,再顺着他修长的手指滴落下去。

  “只是说讨厌我而已啊……”

  江少伦继续笑,他撑着额头的那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既然永远都不会喜欢,那么只要能把你留下来……被你讨厌又有什么关系?”他好像真的觉得很好笑,居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的头埋得很低,从始至终都没有让我看到他的眼睛。雨水不停地从他的发丝滑落,啪嗒砸在地上,就像是破碎的水晶。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笑声也越来越嘶哑,慢慢地,变成了呜咽……

  “如果贤没有离开的话……至少我还可以看着你幸福……可是现在……我连看着你幸福的权利都没有了……”

  泪水悄息无声地从我的眼中滑落,我握紧拳头,猛地朝马路中间跑去。

  不要再呆这里听他说话……不要听那些让我心痛的话,不要听到不要听到——

  我挥手拦下了一辆的士,飞快地上了车:“‘白鹤’机场。”我的脑袋沉沉地倒在靠背椅上,双手捂住耳朵,生怕听到江少伦嘶哑破碎的声音。

  看着窗外的景物急速倒退,我乱跳撞的心终于平稳了下来,捂在耳朵边的手也缓慢放了下来。

  终于摆脱那种声音了,那种让我撕心裂肺般疼痛的声音……

  就在手从耳边慢慢滑落至眼前的时候,我看着空荡荡的手指,心猛地一沉,那枚戒指呢?楚圣贤送我的那枚戒指,明明一直都戴在手上的……

  “对不起了司机大叔,我掉了东西,请麻烦把车开回去好吗?”

  出租汽车退回公墓旁的大马路,我跳下车,发现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围满了警察,隔离带将一辆沾着鲜血的出租车隔离在街中心。

  我双手护住脑袋,我正打算沿着我刚刚走过的地方往回找戒指,却经过一个手拿笔记本的男警官身边时,猛地停住了脚步。

  男警官正在打电话,声音穿过雨声清晰地响在我耳边。

  “可能由于雨天路面太滑,而导致的交通事故。受害人是当红歌声江少伦……嗯,已经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抢救据司机口述,是因为江少伦突然冲上了马路,来不及刹车……”

  “轰”的一声,一道银白的雷电从我的眼前滑过,震得附近的树木吱吱作响。

  哗啦啦的雨。

  沾着鲜血的出租汽车。

  大群指手划脚的警察。

  我手脚冰凉,在雨幕中,我慢慢跪了下去……

  vol。04

  我就像一只刚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水鬼,浑身湿漉漉的,失魂落魄地站在医院大厅。

  身边匆匆而过的全是人,医生、护士、病人,陌生的面孔,却同样有着焦急的神情……

  浓重的药味在空气间弥漫。荧白的日光灯将阴冷的医院大厅照得更加更加苍白无力……

  两个端着盘子的护士从我面前急匆匆地走过。

  “这雨天嘛就是交通事故多。刚刚送来的那个,被撞得血淋淋的,不知道能不能抢救过来!”

  “嗯,可惜啊,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呢!估计是被女朋友甩了,一时太伤心所以没看路吧?都被撞成这样了,手心里还紧握着戒指不肯松开……”

  我的脑子完全空白,脚步虚浮地跟在两个护士身手,直到她们推门进了手术室……

  望只手术室门口亮起的灯光,我身子抵着冰凉坚硬的墙壁,一点儿一点儿地下滑,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谁抽走了。

  江少伦……

  我慢慢地握紧了手指,声音嘶哑模糊地喊道:“江少伦……”

  (回忆,小字)

  “如果贤没有离开的话……至少我还可以看着你幸福……可是现在……我连看你幸福的权利都没有了……”

  (回忆完毕)

  那是骗你的……

  江少伦,我说讨厌你的话是骗你的……

  怎么会讨厌你呢?

  我永远都不可能会讨厌你……

  只是我一直想要给你幸福,想要让你变得快乐起来,想要把你小时侯都没有的温暖补给你……

  可是贤死掉了。

  因为自己失去了幸福,我怕自己不但给不了你幸福,还会给你带来痛苦和伤害。所以才想要避你……

  知道吗?即使在海边我选择了贤,但我的心里还是放不下你,我害怕你在我不看不见的地方伤心……

  我不想让你伤心……

  可是我又错了对不对……

  为什么我总是做错……

  江少伦,我很想要好好地珍惜你。

  求你不要离开我……

  如果你答应我不会离开,那么我也答应你,永远不会离开你,不会让你生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不会让今天这种事情第二次发生……

  江少伦,你听见了吗?

  突然,一双修长的腿站在我的面前。

  我缓慢抬起头来,然后,猛地睁大了眼睛。

  江少伦吊着一只石膏手站在我面前,他看着我,微微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乡乡妹,真的是你?”

  他的眼睛漆黑明亮,眼底闪过一丝无法掩饰的欣喜:“刚刚我看见你从我的病房走过,以为自己眼花啦,幸好追出来看了……喂,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去机场的路上吗?”

  就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我保持着抬头的姿势看着江少伦,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停止了。

  他倾身,蹙眉看着我:“喂——”

  我的嘴唇动了动,眼中的惊愕还没有完全退去:“江少伦……”我不顾江少伦受伤的石膏手,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江少伦没有准备,抱着我连退了几步才站稳。

  “怎么了?”

  “我听说你出车祸了……呜……以为你也会和贤一样撇下我走掉……”我死死地抱住了江少伦,眼泪汹涌而下,”要是你也走掉,我该怎么办?”

  “笨蛋,怎么会撇下你走掉……”

  江少伦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地揉动我的头发:“只是伤到了手,你不要哭,我没事……”

  “再也不要这样吓我……”我从江少伦的怀里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我心脏承受不了,会死掉……”

  “嗯……”

  江少伦的表情复杂极了:“当然不会撇下你,我还打算等你忘掉贤的那天,等你回来……”

  我的心里一暖,伸手拉住江少伦的领口,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吻。

  然后我捧起他打着石膏的手,小心地查看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痛吗?”

  江少伦怔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个吻……什……什么意思?”

  “嗯……刚刚,我以为手术室里受重伤的人是你……所以,我对自己说,如果你能答应我留下来的话,那么我也会永远留在你身边……”我的脸越来越红,恨不得将江少伦手上的纱布揭下来裹住自己的脸。

  江少伦将他的石膏手从我的手抽出,伸手抬高了我的下颌,让我直视他的眼睛:“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日光灯下,他的眼睛惊奇地发光。

  我移开视线,表情非常不自然:“我说,会永远留在你身……”话还没说完,江少伦忽然低下头,吻干了我睫毛上的泪珠。

  安静的医院走廊里,江少伦抱紧我,他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就像铁钳,死死地搂住了我的身体。

  “其实……刚刚本来是想要吻嘴唇的……”

  他的脸颊呈现出淡淡的红晕,声音也变得干干的:“想了想,还是想等你忘掉贤以后……”

  他眼珠乌黑,静静地瞅着我,眼睛里绽放出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光彩:“所以,我会很耐心地等你,也会很努力地守护你,直到你喜欢上我的那天。”

  我眼睛里含着泪水,用力点点头,笑了:

  “……嗯……”

  贤……你一定也在微笑对不对?

  这样的结局,一定会让你微笑的。

  我会很努力去喜欢上伦,但是,我也不会忘掉你。会把你放在心中一个很神圣、很隐秘的位置,这样你才不会寂寞呀。

  贤,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守护伦呢。

  可是现在,只能让你守护我和伦。

  我会记得幸福,会记得,永远不哭——

  (全文完……)

  (某人:不好意思!又拖了几分钟……因为最后一章的最后几节我的不记得存稿了,所以又要重新打,嘻嘻~~不过,啊!打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