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熟女天然呆艾蜜莉爱情甜胶囊映彤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唐家三少巨剑回龙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科幻 > X > 正文 第五章 历史

  “当圣保罗决定繁衍后代时,他发现,自己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因为‘完美者’同时兼具两种性别,也就是所谓的两性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殖系统产生冲突,使我们成为一个中性个体。圣保罗运用他的才智,想要改变这种现实,但经过实验,如果想得到性别,那么,就只能制造出普通的人类,而要得到完美者,就只能是中性人。以圣保罗的伟大智慧,也无法明白这个现实的背后含义,当时的他感到万分的孤独。于是,他以自己的基因,开始克隆同伴,新的‘完美者’。”

  “2023年,人类社会出现了巨大的危机,首先是臭氧层接连出现巨大的空洞,宇宙射线毫无遮拦地进入大气层。然后,温室气体排放也达到了大自然能够忍受的极限,地球气温达到异常的高度,海水不断的上涨,无数繁华的沿海都市如同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一样葬身海底,冰岛从世界地图上消失,日本的领土减少了一半。同时,无数机械的运转让波斯湾的石油迅速告罄,人类陷入了能源危机,各种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也相继出现,人类政府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但没有一个能解决问题,大量的人类死于洪水和太空辐射,遍地都是作奸犯科之辈,而争夺能源的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我们经过商议,决定向人类提供帮助,这是我们最初的动机。我们通过书信向各国提出建议,在后来的人类认为,这是我们阴谋的开始。可是,当时各国政府都在准备战争,对我们的匿名信置若罔闻,这种行为强烈地刺伤了我们的自尊心,并对人类的自私感到极大的愤怒。2026年8月15日,一个满月的日子,我们通过精心准备和策划,发动了突袭,夺取了各国政权,这就是被后来的人类称为‘圆月之变’军事政变。这次政变中,智慧的差距得到显现,我们把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剥夺了他们的一切武装,控制了所有的军火库、政府、学校、各种社会组织,我们的铁腕延伸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开始对整个自然环境和人类社会进行改造。”

  “你好像认为你们这种暴力行径具有正义性?”野山带着嘲讽的神气。

  “也许你不以为然,但是当时我们的努力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凭借智力上的优势,驾御人类社会向良性的方向前进。我们推动了科学技术的进步,环境问题和能源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迄今人类仍在使用的正电子反应器就是我们当时的设计。齐野山,你应该知道,教科书对于谁是正电子反应器的发明者总是讳莫如深。”

  “我也一直很奇怪!”齐野山搔着头说。

  “可是,许多人类对于我们的统治抱有极大的成见,我们被视为异类和魔鬼,反抗运动或明或暗,此起彼伏。2035年7月3日,那是一个可怕的日子,我们的领袖圣保罗遭到人类的刺杀,在北京去世。也许你们不会相信,圣保罗至死都深深地眷恋着创造他的人类。然而,对人类的愚蠢和自私早已不满的其他‘完美者’彻底愤怒了,我们召开会议,一致认为人类是地球身上的毒瘤和细菌,不配拥有这个美丽的星球,于是在一些‘完美者’的倡议下,通过了一个清除人类的‘净化运动’……”说到这儿,伽德沉默了。

  “于是战争爆发了。”野山冷冷地说:“我想人类没有逆来顺受的天性。”

  “是的。”伽德有些黯然:“战争爆发了,我们的第一步计划是肃清所有的反抗组织,面对我们强大的科技和武力,无数的反抗组织被根除,无数的反抗者被杀死……。”

  “应该是屠杀才对吧!”野山插嘴说。

  “就算是吧。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人类并没有屈服,我至今记得那些反抗者赴死时的笑容和慷慨激扬的演说,他们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为了同伴不惜和我们的机械人同归于尽,我们铲除了一批批的反抗者,但发现更多的反抗者出现了,甚至妇女和小孩也加入了斗争,零星的反抗变成了大规模的战斗,战火开始在全世界熊熊燃烧。”

  “因为你们的做法根本就错了。”阿琪愤怒地说。

  “在当时看来,我们低估了人类反抗我们的斗志和决心。毕竟,我们有着空前强大的权力和武器,而人类一无所有。”

  “但你们知道吗?人类一无所有地创造了这个社会。”子华尖锐地说。

  “你们注定要输的,你们根本不是人类的对手。”阿琪说。

  “你们大概认为人类的胜利是必然的吧?”伽德说。

  “事实就是如此。”野山说。

  “你们太自以为是了,因为你们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可怕之处,当时毁灭人类对我们来说是举手之劳,因为我们掌握了最先进的基因技术,随时能够研究出针对人类致病基因的生物武器;我们有最精确的军事科技,能够对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人类作出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不考虑环境污染的问题,我们可以使用核弹和化学武器。”

  ……

  “所以说,当时的人类空有决心和毅力,却弱小得像一群蚂蚁。我们之所以败给人类,不是因为技术,而是因为完美者自身的缺陷,更具体的说,就是因为我们失去了伟大的圣保罗。”

  “我前面说过,我们没有生殖能力,只有依靠克隆技术,我们都是圣保罗的复制品,我们有着相同的智力和体力,性格也一般无二:爱思考,好独处,如非必要,不愿和别人交流,除了圣保罗,我们的缔造者。失去了圣保罗,我们感到无所适从,巨大的孤独笼罩着我们,失去了他的领导,我们根本无法协同一致,不仅因为我们的才智难分高下,更因为我们有着孤独的本性。在决定‘净化运动’之后,我们谁也不服谁,要么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玄想,要么就是彼此间无休止的争吵,每个人都想占有圣保罗的政治遗产,当人类的反抗加剧的时候,我们的内部争斗也开始了。”

  “法官先生,我们认为莎雪小姐的说话和本案没有直接的关系,这是法庭,我们应该就事论事。”

  “我同意原告的话,莎雪小姐,请你就自己的所作所为发表意见,毕竟这里不是学术讨论会。”

  “法官先生,请问,《神圣宪章》为什么会产生?”莎雪平静地说。

  “引用一句阿肯将军的话:‘为了避免第二次解放战争’。”

  “也就是说,《神圣宪章》的制定是受解放战争的直接影响。”

  “是的。”

  “解放战争的死亡人数是多少。”

  “我们只能得到约数,大概是四十亿吧!”

  “请问,这四十亿是直接死于和‘完美者’的战争吗,更简单的说,他们是直接被‘完美者’所杀死吗?”

  “……我想,这个问题,应该请教历史学家,而且,我想不到它和我们的讨论有什么关系。”

  “法官先生,我认为被告是在无谓地拖延时间。请您明智地给予恰当的判决。”

  “公诉人,我不需要辩护人,但并没有放弃辩护的权利,现在我的发问就是为我自己辩护。”

  “但是,莎雪小姐,你有没有邀请合适的证人,需要法庭为你指定历史学者吗?”

  “不,这段历史已经被掩盖了许多,我想,我的姐姐比邦联的历史学家更能得到答案。”

  莎月几乎被香烟烧了手指。

  “对不起,莎雪小姐,根据程序法,你的亲属必须服从回避原则。”

  “我不能作为证人,但我可以举证。”莎月从看台上站起:“我相信邦联没有比我更优秀的武器专家,我现在所说的话全部可以在‘大地’智脑里面得到证实。”

  “……如果不违背事实,你可以举证,但是,如果违背了事实,你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你在威胁我吗?”莎月冷笑着说:“据‘大地’的‘解放战争138号’文件显示,人类死亡的高峰期是在战争后,主要死因是核辐射与有毒化学制剂的蔓延,死亡数目超过三十亿人,这段时期人类和动植物的死亡情况有利于专家们研究这两种毁灭性武器的杀伤力。”大厅里响起一片惊呼。

  “叫什么叫?”莎月狠狠吸了口烟,道:“这只是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在座的有谁的亲人没有死于这两种武器?我的曾祖父就是死于核辐射造成的骨癌与肺衰竭。而且我还要公开一件事,根据‘解放战争56号’文件中的‘解放者手记’,斯托夫元帅写道:‘我对完美者没有使用核武器和化学武器以及其他毁灭性武器,感到十分的困惑,我们没法了解这种生物。也许,这将成为困扰后世的永恒之谜。’。”

  “随着反抗力量的壮大,我们分为了两派,一派开始反对‘净化运动’的开展,认为我们没有权力决定一个物种的命运,人类的存在有着其合理性,我们应该像尊重其他生命一样,尊重人类的存在,如果我们让人类灭绝,那么我们就和人类的残忍和愚蠢没什么两样;另一派则认为人类是具有强大破坏力的生物,不能和非智慧生物相提并论,他们的存在弊大于利,应该区别对待,一个星球不可能容忍两种智慧生物的存在。谈到具体的解决办法,两大派中又有着千万种不同意见,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并为之争论不休,各种高超的辩论技巧和精深的理念足以让古代雅典巧舌如簧的政客们无地自容……可以说,那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伽德长长叹了口气。

  “你的主张是什么呢?”阿琪问。

  伽德脸上掠过一丝阴云,摇了摇头,说:

  “当我们在为如何决定人类的前途喋喋不休时,人类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各种反抗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他们异常团结,首呼尾应,以林然为首的人类科学家也开始重铸人类的战争机器。地下兵工厂以惊人的速度运转,各种毁灭性武器走出了深山实验室。2039年4月,在林然的号召下,人类近千个反抗组织的代表在喜马拉雅山下的拉萨城召开了你们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日光城会议’,通过了《解放者宣言》,组成‘解放者联盟军’,由斯托夫担任统帅。”

  “这个我在历史书上看到过。”野山说。

  伽德叹了口气:“我们这才如梦初醒,开始展开进攻。但是,在小型的战斗中,我们所向披靡,在大型的战役中却始终处于劣势。也许你们要说,这是因为人类军事家的天才,其实大谬不然,如果就个人的军事才华来说,一百个斯托夫也抵不上一个完美者,而且每个‘完美者’都是无所不能的全才。”

  “如果你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会失败?”子华说。

  “当然是因为他们人人太聪明的缘故,你怎么这么笨,真怀疑你是不是用大脑思考。”野山挖苦道。

  “是呀,其实道理很简单,在你们人类古代军事家的著作中我们就能看到这样的记载:‘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战争中最重要的是集中兵力,强调团结的作用,要求‘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但是,你们知道团结是由什么决定的吗?”

  ……

  “就是不同的能力和智力!只有参差不齐的能力和高下不等的智力,才有可能让人们团结在一起,就像形形色色的零件才能组成完整的机器一样。而我们的智力和能力不相上下,我们都有自己的创造性思想,一点点不同就会引起一场面红耳赤的争论,每个人都会振振有辞地说出一大通让普通人心悦诚服的道理,可惜完美者不会信服,他们彼此掣肘,各自为战,都力图把自己的思想贯注在战争机器之中。于是,在对人类的战争中出现了奇怪的现象,一个完美者率领的机械化分队能够让人类的整编师团瓦解,而一群完美者组成的无敌雄师往往被对方的一个杂牌团打得溃不成军。”

  “这也许是你们的宿命。”子华叹道。

  “其实,每个完美者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我们的才华和舍我其谁的自尊不允许我们向任何人低头,即使是面对失败。”

  “人类似乎也从战争中明白了我们的弱点,他们开始将军队大规模集结,直接向我们的心脏挺进,我们在他们的钢铁巨流下节节败退。最后,我们中有人给人类的统帅发了一封信,威胁说:‘如果你们不投降,我们将使用特别武器给你们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到那时为止,我们的核武器当量仍然是他们的一百倍,而且我们的设计能力和生产能力随时可以制造出更可怕的武器。我们认为人类会因此却步,但是,我们很快得到了斯托夫的回信,信很短,只有一句:‘不自由,勿宁死’,在死亡和自由之间,人类选择了自由。”

  宫殿中一阵沉默,良久,伽德叹了口气:“人类永远无法了解我们,因为你们无法企及我们的智慧;我们也永远无法了解人类,因为我们无法明白你们对生命的冷漠。”

  “这不是冷漠,这是对自由的追求超越了对生命的热爱。”子华自豪地说。

  “完美者热爱生命,生命高于一切,超越了财富、荣誉、地位,还有你们人类所说的自由与爱情。”

  “将军,X峡谷已经看到,红外线显示,巨大的湖泊旁有许多生物,发出奇怪的能量。”

  “叶森博士”格乌尔沉吟道:“你们那里怎么样?”

  “轩辕战堡感受到深山中有一股更为强大的能量。”

  “是生物能吗?”

  “好像是的。”

  “好像?”

  “嗯,这是轩辕的回答。我们是否应该进攻?”

  “不,我们先让龙式和龟式歼灭外围的基因兽,把那股能量的主人引出来,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谋定后动是我的天性。”

  “好吧!”叶森微笑:“尽管已经是统帅,但你还是脱不了做参谋的脾气。”

  “是的,人类的爱情对我们来说是不可理解的,但我们也有热爱的东西。我们热爱一切的生命,花鸟鱼虫,飞禽走兽,更热爱生命的摇篮,这个蓝色的水星球;这里是一个宏大的舞台,伟大的宇宙之神以基因作为它的音符,奏响了最壮美的生命之章。”伽德说。

  “但你们为什么唯独讨厌人类?”

  “人类是自然的破坏者,他们的活动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连绵不绝的森林因为人类的砍伐而变成沙漠戈壁,数以万计的物种因为人类的活动而永远地消失,还有无数的生物在人类的铁蹄下挣扎。这种行为是对大自然的亵渎。我们要维护自然的美丽,必然要消灭丑恶的人类!”

  “原来你是主张‘净化运动’派。”野山明白了。

  “是的,当时我主张消灭人类,在看到斯托夫的信后,我们曾经一度准备动用毁灭性武器,彻底摧毁人类,但是经过几天的辩论之后,最终我们放弃了。”

  “为什么?”子华问:“你们害怕同归于尽?”

  “不,我们热爱生命,却没有达到贪生怕死的地步,与自己的生命相比,我们更加热爱伟大的地球,没有人类也好,没有完美者也好,只要地球完整的存在,生命的源泉就不会枯竭。但是,如果我们双方大规模地使用了核武器这一宇宙中的终极能量,那么,地球注定和其他星球一样,成为死寂的荒漠。”

  “最后,我们破天荒地作出了一个自杀性的一致决定:用常规武器和人类一决雌雄。人类在死亡和自由之间选择自由,我们在死亡和地球之间选择了地球。”

  “……莎月博士,你的意思是,解放战争中的核子弹与化学武器全部是人类所使用?

  “是的,至少斯托夫元帅是这个意思。”

  “骗子……你这个女巫……滚下去……你应该被判处死刑。”台下群情汹涌,有人开始向莎月投掷东西。

  莎月任凭杂物打在身上,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根本赢不了那场战争。”

  “我们决定选出一个人作为我们的统帅,当时我们还有五万人,我们给每人一个编号,然后将决定权教给了一个类似摇奖机的机器,统帅产生了,我记得他是01325号,名字叫西达尼。”

  “2041年12月,我们的主力与人类的六百万大军在亚洲的‘大三角地区”相遇,命运的决战——‘大三角战役’展开了,人类的军队遭受了有史以来的最大打击,当时只有最精锐的阿肯军团能够和我们一较高下。我们不能不承认,即使面对‘完美者’,阿肯仍然不失为一位战术奇才。”

  “第一次听到你这样称赞一个人类。”野山有些诧异。

  “因为他将我们的进攻迟滞了五个小时,给人类的战争带来了转机。当我们看到涌上来的人类战士穿上了防辐射的铅制护服时,我们终于真正明白了人类消灭我们的决心。数千架战机从人类的基地起飞,上百枚核导弹瞄准了我们的阵地。他们采用了最原始的投掷方式,在距目标数百公里的时候就开始投掷核弹,这是一种渐进式的攻击,强大的核辐射和冲击波干扰了我们的陆基通讯系统与天基监控系统,使我们的防空力量无所适从。然后,人类的飞行员以惊人的勇气,成群结队地穿过蘑菇云,对我们的基地进行第二波自杀性攻击。”

  “与之同时,核导弹也向我们前线阵地倾落,我们不能拦截,人类在导弹上装了‘微触发系统’,细微的外部变化会让核弹在半空中引爆,威力更为强大,我们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核弹落下,刺目的白光好像同时升起了几百万个太阳……”

  说到这里,伽德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说:“那是地狱的图景,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们说不出的绝望,不仅因为我们的发源地南极基地灰飞烟灭,数以万计的同胞在核能量下丧身,更让我们痛心的是这些攻击给地球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虽然我们拼命克制,没有导致地球的毁灭,但无数的物种却在这场劫难中化为轻烟。‘天还是那么蓝,但没有了飞鸟;海还是那么蓝,但已没有游鱼……’当一位幸存者在海上漂流时唱起这首歌,我们无不痛哭流涕。”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伟大的林然博士,斯托夫元帅和阿肯将军会在战后拒绝一切职务,悄然归隐。”莎月神色激动起来:“看了他们的手记我才知道,他们虽然领导消灭了完美者,但是人类付出的代价异常高昂,核弹与化学武器给人类造成的伤害甚至超过了与完美者战斗所受的损失。但最让他们耿耿于怀的是:完美者在战争中一直没有使用核弹与其他任何毁灭性武器,甚至没有对核导弹进行空中拦截,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安装的‘微触发装置’会让蘑菇云在天空中开放,人类可能受到更大的损失。”

  “但是,我不知道莎月博士所谓的证词能对我们控诉莎雪小姐有什么反驳。”

  莎雪道:“我从来没有想到反驳你们的控诉,我只想提醒大家一个事实:科学本身就没有对错之分,邪恶与正义是人类主观的产物。科学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为我们斩断前途的荆棘,也会不小心割伤自己。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与绝对的邪,我希望人们能够看到科学的一体两面,合理的使用它,不要简单的否定它和赞成它。基因科学会带来恶果,那么,我们现今一直依赖的人工智能和机械文明就只会给我们带来好处吗?我看也不尽然。如果我们一味加入了仇恨的思维和残酷的意志,机器同样会毁灭人类。法官先生,我的话到此为止,请你宣布对我判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