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你的十个理由席绢龙骨焚箱尾鱼木槿花西月锦绣海飘雪最有价值的情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推理 > Y之构造 > 第一章 上野站的蝴蝶 第07节

第一章 上野站的蝴蝶 第07节

  吉敷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眼看见了那只装在绿色蝈蝈笼里的蝴蝶,那只在“朱四一八号”上捉到的蝴蝶。

  吉敷坐在椅子上,把蝈蝈笼子拿在手上,端详起里边的蝴蝶来。蝴蝶的翅膀合着,看上去是褐色的,但微微露出的金黄色部分非常鲜艳。

  这是一只很少见的蝴蝶。以前,吉敷曾热衷于采集昆虫,在他的记忆里,没有见过这样的蝴蝶。

  吉敷放下蝈蝈笼子,给位于上野的国立科学博物馆打了个电话。

  吉敷提着蝈蝈笼子在上野公园站下车,顺着通向上野公园的上坡路前行。由于走得很快,脖子上渗出了汗水。

  走进科学博物馆,说明来意以后,接待室的姑娘领着他来到蝶类研究室,敲了敲门。

  “请进!”里边的人说。

  接待室的姑娘向里边的人介绍说这是警视厅的吉敷先生,说完就回接待室去了。

  绕过堆满了资料和书的桌子,吉敷看见一个满头银发、很有学者风度的男士站了起来。

  “来啦?我一直在这儿等你呢!”学者快人快语。

  “我就是刚才给您打电话的警视厅一课的吉敷。”

  “这就是在杀人现场发现的蝴蝶吗?拿过来给我看看!”学者也不自我介绍一下,伸手就把吉敷手上的蝈蝈笼子夺了过去,“啊?这个呀?”学者瞪大了眼睛,连声说,“这个,这个……”

  吉敷不由得紧张起来:“怎么了?”

  “这可是很珍贵的蝴蝶!”

  “珍贵?”

  “对,珍贵!”学者把蝈蝈笼子举到眼前,盯着里边的蝴蝶说,“在东京是见不到这种蝴蝶的,这是朝鲜赤小灰!”

  “朝鲜赤小灰?”

  “对!这种蝴蝶,只有东北少数地区可以见到,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蝴蝶。是从盛冈过来的东北新干线上发现的吧?”

  听学者这样说,吉敷愣住了:“您说什么?盛冈?”

  “对,这种朝鲜赤小灰只在日本少数几个地方栖息。这几个地方是:岩手县的盛冈、宫古、陆中海岸,还有宫城县与山形县交界处的荒雄岳,再有就是福岛县从会津若松到黑森山一带的山里。除了这几个地方以外,没有见过这种蝴蝶的报告。我去给你拿地图和资料。”

  学者在抽屉里和书架上翻了一阵,说了声“啊,想起来了!”就朝角落里一个玻璃柜子走过去。

  “您等一下!这就奇怪了!”吉敷不由得叫了起来。

  “为什么?”学者拉开玻璃柜子的门,一边找资料一边问。

  “这只蝴蝶是在上越新干线过来的‘朱四一八号’里发现的,不是从东北新干线过来的列车上发现的。”

  学者拿着资料,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吉敷:“上越新干线……不是东北新干线……这就有点儿奇怪了。”说着回到了吉敷身边。

  “新泻那边没有这种蝴蝶吗?”吉敷问。

  “新泻没有过见到这种蝴蝶的报告。福岛县的黑森山一带虽然紧靠山形县和新泻县,但离新泻市还远着呢,你看看这张地图,你看……”学者在桌子上铺开地图,指着地图上大小不同的四片红颜色说。(见图一)

  “你看,像这样四小块的分布图很少见吧?其他的蝴蝶的分布图都能覆盖本州岛大部分地区,只有这种蝴蝶,分布在四小块里。所以呢,这种蝴蝶非常珍贵。”

  “原来如此。可是,这……”吉敷心想,这就有点不好解释了。这只蝴蝶应该出现在“山彦一九四号”里,因为“山彦一九四号”始发于盛冈。可是,它偏偏出现在“朱四一八号”里。这叫吉敷感到困惑:这又是为什么呢?

  “对了,福岛县的黑森山一带夹在上越新干线和东北新干线之间,蝴蝶飞进上越新干线也是……”吉敷猜测着。

  “不可能。你再看看地图,上越新干线距离这种蝴蝶的栖息地太远了,不可能飞进去。只有东北新干线有一段穿行于这种蝴蝶的栖息地。”

  “哦。”吉敷感到茫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两辆新干线在大宫会合,难道就在那个时候,东北新干线里的蝴蝶飞进了上越新干线里?蝴蝶自己会换车?

  “这只蝴蝶确实是在上越新干线里发现的吗?”学者问。

  “没错,确实是在上越新干线里发现的。”吉敷回答说。

  “不是在东北新干线里发现的?”

  “不是。是在上越新干线里发现的。”

  “这……”学者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在学者的手臂下面,蝈蝈笼子里的“朝鲜赤小灰”啪嗒啪嗒地扇动着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