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小姐不准撒野呢喃今宵月下剑萧逸真命天子不对盘简凡路从今夜白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外国 > 阿达拉 > 序曲

  法兰西从前在北美洲拥有一大片领地,从拉布拉多延展到佛罗里达,从大西洋沿岸一直到上加拿大的内湖区。

  四条大河发源于同一条山脉,分割了这片辽阔的土地:圣洛朗河滚滚东流,注人同名的海湾;滔滔的西河水流入无名的海洋;波旁河由南向北冲来;倾人赫德森湾;而密西西比河则由北向南流去,直泻墨西哥湾。

  一千多法里①长的密西西比河,浇灌着一片片美好的土地,美国称之为新伊甸园,而法国人则给它留下个路易斯安那的芳名。密西西比河的千百条支流,诸如密苏里河、伊利诺伊河、阿肯色河。俄亥俄河、沃巴什河、田纳西河等,以其淤泥肥沃,以其水流滋润这片土地。每逢冬季河水上涨,每当风暴刮倒森林的一片片树木,那些连根拔起的树木便汇集到源头;不久,树身结住污泥,缠满藤葛,杂草丛生,残骸终于板结起来,又被激流冲走,漂入密西西比河。这些残骸一旦落入大河的掌握之中,便被浪涛推涌,直至墨西哥湾,搁浅在沙滩上,从而分隔出更多的入海口。密西西比河奔流咆哮,穿越崇山峻岭,漫溢的河水围住森林的高树和印第安人的坟墓,赛似流经荒漠的尼罗河。然而,大自然的景象,优美和壮丽往往相辅相成:只见大河中流携带松树橡木的残骸奔向大海,而两侧的缓流,则漂着开满玲楼绣阁似黄花的绿萍睡莲岛,仿佛沿河岸溯流而上。还有那一条条绿蛇、幼鳄、一只只青鹭、红鹳,如同游客登上花船,迎风扬起金帆,在睡眠中驶向某处偏僻的河湾——

  ①1法里约合4公里。

  密西西比河两岸的风光特别雄奇。西岸大草原一望无际,绿色波浪滚滚远逝,仿佛飞升并隐没在蓝天之中,但见茫茫草原上,游荡着三四千头野水牛,偶尔还能见到一只老野牛劈浪游向河中的荒岛,要在那高高的蒿草中宿眠。望着它那装饰两个弯月的额头、沾了污泥的苍须,您准以为那是河神,正满意地眺望浩浩河水和富饶的野岸。

  西岸景色如此,对岸则是另一番景象,两岸相映成趣。东岸形形色色、芳香各异的树木,有的一簇簇从山岩垂悬在水流之上,有的散布在峡谷之中,交错混杂,一起生长,向高空攀援,看上去令人目眩。树脚下野葡萄、紫葳、药西瓜纷披盘绕,爬上枝头,由械树梢攀到郁金香,由郁金香攀到药蜀葵顶,构成千百个洞窟、拱顶和拱门。这些藤葛在树木间乱窜,往往越过河汉,架起一座座花桥。蕃茂的草木中,木兰树亭亭玉立,枝头开满大白花,高出整片森林,惟有邻近的那株轻摇碧扇的棕润可与之媲美。

  造物主将大批鸟兽安置在这蛮荒之地,使之充满生机和魅力。只见在路径的尽头,黑熊饱餐了葡萄,醉醺醺的,倚在榆树的枝权上摇晃;野鹿在湖中洗浴;黑松鼠在繁枝茂叶中嬉戏;嘲鸫鸟、个头儿跟乌鸫一样大小的弗吉尼亚野鸽,飞落到由草莓染红的草地上;黄头绿鹦鹉、紫色啄木鸟、红雀,在柏树冠顶跳来跳去;蜂鸟在佛罗里达的茉莉花上闪亮,而捕鸟蛇咝咝叫着,倒挂在树梢儿摇曳,好似一条条藤蔓。

  对岸的大草原一片宁静,这边则不然,无不在活动,无不在絮语:鸟喙啄橡木于的声响、动物在走动,吃草和咀嚼果核的声音、哗哗的波浪声、草虫的微吟、野牛的低吼、鹧鸪的轻啼,使荒野充满温良和犷野的和谐。每当刮起一阵风,这荒僻之地便活跃起来,摇动这些浮荡的物体,将这些雪白、碧蓝、翠绿、粉红的花团锦簇交混杂陈,揉合各种颜色,汇集各种声响,于是,这种和声便从密林深处传出,而眼前又展现这样奇妙的景物,我真想描绘出来,但是力不从心,不能让没有游历过的人领略这大自然的处女地。

  自从马盖特神父①和不幸的拉萨勒②发现密西西比河之后,第一批移居到比洛克西和新奥尔良的法国人,就同当地强大的印第安部族纳切斯结成联盟。后来,纷争和嫉妒血染了这片好客的土地。在这些土著人里,有一位名叫夏克塔斯的老人,因其年长,明智而有阅历,当上了族长,受到荒原族人的爱戴。他同所有人一样,是用不幸的遭遇买来了德行。他不仅在新大陆的密林中屡遭磨难,而且磨难还一直追随他到了法兰西的岸边。他蒙受奇冤,在马赛身陷囹圄,被押上战舰服苦役,释放之后,他觐见了路易十四,还会见了当世的名人,出席过凡尔赛宫的庆典盛会,观赏过拉辛③的悲剧,聆听过博须埃④所做的悼词,总之,这个野蛮人见过大世面——

  ①雅克-马盖特(1637-1675),法国耶稣会教士,他于1673年发现密西西比河。

  ②卡夫利埃-拉萨勒(1643-1687),法国旅行家,他家看了路易斯安那和密西西比河流。

  ③拉辛(1639-1699),法国古典主义的伟大悲剧作家。

  ④博须埃(1627-1704),法国散文作家,大主教,布道演说家。

  夏克塔斯返回本上多年,一直享受宁静的生活,不过老天也让他为这种恩惠付出高昂的代价:老人双目失明了。一位年轻姑娘陪伴他在密西西比河畔的山丘上游荡,犹如安提戈涅搀着俄狄浦斯①在锡得龙山流浪,又像玛尔维娜领着渥西恩②在莫尔旺的山岩上跋涉——

  ①俄狄浦斯:底比斯王,受命运的打击双目失明后,由女儿领着流落他乡。

  ②渥西恩:苏格兰传说中莫尔旺古国的王子,游吟诗人兼斗士,玛尔维娜是他的未婚妻。

  夏克塔斯在法国虽有种种不公正的遭遇,但他还是很喜爱法国人,总记得曾接待过他的费纳龙①,想为那位德高望重者的同胞尽点儿力。终于有了这种机会。1725年,一个名叫勒内的法国人,在激情和不幸的驱使下,来到路易斯安那,他沿着密西西比河边溯流而上,一直走到纳切斯人的住地,恳求接纳他为这个部族的武士。经过盘问,夏克塔斯认为他的决心不可动摇,便收他为义子,将一位名叫赛吕塔的印第安姑娘许配给他。婚后不久,部族人就准备开投去猎海狸——

  ①费纳龙(1651-1715),法国散文作家,主教。

  夏克塔斯深受族人的敬重,虽然双目失明,仍被萨尚①会议指定出面指挥这次远征。于是,开始祈祷和音戒:算卦者圆梦;大家求马尼杜神②显灵;献祭烟草;焚烧麋鹿的舌带,观其是否在火中发出声响,据此来判断神灵的意愿;最后,他们吃了圣狗肉,终于启程了。勒内也排在队列中。他们借潮水的推动,乘坐独木舟,沿密西西比河逆流而上,再拐进俄亥俄河。时值金秋,辽阔壮美的肯塔基荒原展现在这个法国青年的眼前,令他惊叹不已。一天夜晚,月光清亮,所有纳切斯人都在独木舟中安睡,这支印第安船队扬起皮帆,在微风中行驶。勒内单独和夏克塔斯在一起,请他讲一讲一生的险历。老人答应满足年轻人,同他坐在船尾,讲述了如下的故事——

  ①萨尚:老人或参谋——作者原注。

  ②马尼杜:北美印第安人信仰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