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沧海Ⅵ凤歌爱上你坏小子[韩]柳维熙夏日魔术田中芳树玫瑰与匕首东野圭吾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历史 > 暗战1840:鸦片战争背后的真相(下) > 第五章 血色黄昏 1、带血的礼炮

第五章 血色黄昏 1、带血的礼炮

  轰隆隆,礼炮齐鸣,掌声雷动。

  1784年11月24日,黄埔港迎来了最晚的一艘洋船“休斯夫人”号,这是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这一年开往中国的最后一艘商船。东印度公司要将派头做足,美国人的“中国皇后”号早在8月25日就到了黄埔港,不过美国人泥腿子闹革命,手上也没有像样的交易货物,无非就是胡椒、毛皮一类的,从纽约起航的时候船上空空的,这些东西都是在路上交易的。不过,美国人直航中国是约翰?汉考克那一帮走私分子梦寐以求的事情,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英格兰人无法封锁美国人的海洋之路。

  “休斯夫人”号的船长威廉姆斯站在甲板上,旁边的大班乔治?史密斯望着威廉姆斯的长胡须,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整个甲板上的人都陷入兴奋状态。黄埔港码头近在咫尺,远远地能够望见粤海关那杆标志性的杏黄大龙旗。威廉姆斯挥舞着长剑,炮手在威廉姆斯的指挥下,疯狂地点燃了礼炮,隆隆的礼炮声让整个黄埔港陷入欢腾。

  洋船进港鸣放礼炮是粤海关的老规矩,一般程序是商船进入码头之前,粤海关的帝国仪仗队鸣枪欢迎,洋船过虎门后会在领航的指引下进入黄埔港,鸣炮还礼。这一次粤海关的仪仗队还没有鸣枪,威廉姆斯就按捺不住兴奋开始放炮。

  炮声还没有停止,岸边的人群已经瞠目结舌。威廉姆斯以为欧洲人和美洲人早已被英格兰的礼炮折服,还站在甲板上傻乐呢,就见一队中国军人冲到岸边。威廉姆斯这才意识到出大事了,只见旁边正在下碇的一条驳船上乱成一团,有人扯着嗓子吼叫。这时驳船上抬下来三人,身上血红一片,威廉姆斯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休斯夫人”号的礼炮击中了驳船上的人?

  没错,正是“休斯夫人”号的礼炮击中了三名中国人,驳船已经领有海关的执照,船上的工人都是中国人。乔治?史密斯感到不妙,他很快了解到,有一名被弹片击中的中国人伤势严重,由于流血太多,正在抢救之中,另外两名也很严重,粤海关的医疗条件太差了,三名中国人的性命不容乐观。乔治?史密斯跟威廉姆斯一合计,现在“休斯夫人”号还没有拿到下碇执照,一旦中国军方介入,情况就复杂了。更为可怕的是,中国政府完全有可能逮捕炮手,甚至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拉出去砍头。

  杀人者死!

  中国有一句老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中国老百姓的愿望,在中国历史上也确实发生过王公贵族犯法最后被抄家问斩的事,可是实在太少。在中国还有一句话:刑不上大夫。法律在中国都是对老百姓管用,权贵阶层都可以疏通关节保住身家性命,但是一旦犯下杀人的大罪,就要杀人者死,血债血偿。

  乔治?史密斯是黄埔港的常客了,发生在1780年的命案至今让这位大班胆战心惊。那是1780年的12月,英格兰散商船“成功”号单层船的一名法国籍船员,在昭官的行馆里杀害了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斯托蒙特”号上的一名葡萄牙籍水手。当时英格兰正在跟法国、西班牙打仗,商船上不同国籍的员工卷入了异常狂热的民族情绪之中,之前已经发生过英格兰水手袭击丹麦人以及英格兰水手割断法国商船国旗绳的事件。当时就在黄埔港的乔治?史密斯万万没有想到,英格兰商船之间的员工因为国籍不同,已经狂热到杀人的地步。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法国籍船员杀人后逃跑了,跑到了法国领事馆躲起来。当时法国国王路易十六正在跟华盛顿的密使洽谈战争借款,英格兰已经跟法国同时开战了,这个时候东印度公司广州管理委员会希望能够内部处理命案,没想到法国领事馆根本就不答理管理委员。新任广东巡抚李湖向保商施压,当时两艘船的保商是昭官,这位黄埔港的大老板只有给法国领事馆施压,一旦他们不交出凶手,法国商船可能就拿不到离港执照。法国领事馆只有乖乖地将凶手交给了李湖。

  噩耗在第二天早上传来,巡抚李湖已经签发了对凶手执行绞刑的命令,那天早上很多行商都按照李湖的要求,通知外国人到广场上看政府绞死凶手。为了让法国人以及洋人心服口服,李湖发给行商以及通事一份政府公告。公告上说绞死法国凶手是为了维持治安,如果依照法国人的请求,那么凶手将押回法国审讯,这样就无法保证凶手会受到应得的惩罚。对那些沉醉于酒、暴乱及吵架的水手,只有用严刑才能使他们就范。

  乔治?史密斯至今仍有一个困惑,当天晚上行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法国人跟葡萄牙人怎么就吵起来了,法国人到底是盛怒杀人,还是跟葡萄牙人在打斗之中无意杀人,甚或是法国人正当自卫?广东巡抚的一声令下,随着法国人的声声惨叫跟血水横流,一切的真相都永远尘封了。广东巡抚在没有经过任何审判程序的情况下,用中国俗语中的杀人者死,将法国凶手处以极刑,大清帝国的法律程序如同儿戏。这样一来剥夺了一个国家应有的法律审判权利。

  难道让同样的悲剧重演?

  乔治?史密斯不想看到自己国家船上的炮手未经法律审判程序就被送上断头台。威廉姆斯与乔治?史密斯一合计,趁着现在驳船上一片混乱,中国政府司法机构没有介入、中国军队没有包围“休斯夫人”号的空当,赶紧让炮手开溜,躲到一个中国军队和司法机构永远无法找到的地方。后续的麻烦可以跟地方政府慢慢地周旋,那样一来,英格兰人才不会遭遇未经审判就被砍脑袋的悲剧。

  粤海关监督穆腾额正在府第品茶,突然下人急匆匆来禀报,说英格兰人打死中国人了。穆腾额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心想:坏事了。

  穆腾额也是内务府的一个包衣奴才,以前一直给内务府办事。在掌管内务府产业江宁织造府的时候,穆腾额就很会来事,经常将一些新鲜玩意儿送到后宫,让乾隆的老娘很开心。后来调到龙江关当监督,他深知海关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内务府的资深奴才李质颖,被乾隆皇帝从粤海关调回北京管理圆明园,而穆腾额调任粤海关监督。

  现在,穆腾额在粤海关监督的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就发生了洋人制造的命案。穆腾额揣摩着乾隆皇帝的心思,老鼠山匪徒猖獗,两广总督的位置上不断出现新面孔。1777年两广总督李侍尧调为云贵总督,杨景素接任。第二年的2月,调杨景素为闽浙总督,桂林接任。第三年,也就是1779年12月桂林死,爱新觉罗?巴延三接任。今年爱新觉罗?巴延三来京,舒常接任。两广官场走马灯似的换人背后,说明乾隆皇帝已经不再信任两广官员。

  李质颖被调回北京管理圆明园,事实上是贬了。李质颖失了粤海关监督肥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乾隆皇帝在今年3月派一个高级的中央调查组到广东,调查历届两广总督的经济问题。这个调查组的组长是乾隆皇帝的宠臣福康安,成员则绝大部分是从户部以及其他关口抽调的,无一不是精兵强将,他们对官场的财务问题了如指掌。福康安的调查结果让乾隆皇帝对广东总督很失望,自1760年广东总商成立以后,竟公然派令商人私捐公费,津贴价值,已属有干禁例。李质颖曾经代理两广总督,屁股上也干净不了。

  福康安给乾隆皇帝写了一份报告:该督等又攘为己物进贡,并未奏明,以致积弊相沿,竟成派累,尤属不成事体。今据该商等呈出贴补公费清单,历任总督俱用银自三万余两至五六万两不等。而杨景素在任未及一年,竟倍用至六万余两之多,其藉端婪索,侵贪入己,更出情理之外。

  穆腾额能够坐上粤海关监督的位置,跟福康安查出以杨景素、李质颖为首的两广高级官员经济问题密切相关。乾隆皇帝对两广总督的惩罚非常严重:“所有历任总督等派捐银两,自应令其照数缴出,解交浙江省以备海塘应用。”杨景素当时已经死了,乾隆皇帝却不依不饶,所用商捐银六万余两,由其家眷照数缴出,解交浙省,以备海塘公用,李质颖自然也就乖乖交出。

  粤海关一直是大清帝国内务府的捞钱耙子,可也是一个令乾隆皇帝头痛的是非之地。在这个位置上,无论之前皇帝多么宠信你,但只要出了问题,就不会有好果子吃。当年的祖秉圭就是因为袒护行商,洋鬼子三番五次告状,最后被判了死刑,缓期执行。李永标更是因为英格兰人跑到天津告御状,最后乾隆皇帝震怒,李永标被抄家下狱。德魁盯上了英格兰人的西洋玩意儿,最后闹得不可开交,给李质颖了一个整他的机会。

  现在英格兰人居然在黄埔港开炮打死了中国人,这还得了?穆腾额马上叫来自己的秘书。秘书已经听说港口的消息,一看穆腾额满脸铁青,青得都快扭得出水来了。穆腾额重重地将茶杯蹾在书案上说:“你马上去把潘振承给我叫来。”秘书听完就往外走。穆腾额突然叫住:“回来,除了潘振承外,其他行商的老板也都给我叫来。”穆腾额狠狠地咬了咬牙齿,“你告诉他们,必须全部来,一个都不能少。”

  潘振承早已了解到了港口发生的血案,甚至听说那个炮手已不知逃到哪里去了。现在穆腾额要将所有行商老板找去,一定会将血案的处理交给行商们,这是历任粤海关监督的老手段,一旦港口出现什么问题,粤海关的监督第一个找的就是行商,让行商出面跟洋鬼子交涉,交涉的好没话说。不好,那就对不起了,粤海关的板子一定不会轻饶行商们。潘振承清楚,这一次穆腾额一定是要行商们去跟英格兰人要凶手。

  行商们接到穆腾额秘书的通知,都放下手上的生意直奔海关衙门。

  穆腾额身穿二品朝服,脸上肃杀一片,行商们进了客堂都规规矩矩地给穆腾额施礼。穆腾额一句话也没说,一个动作也没有,行商们只有规规矩矩站着。行商们为了方便做生意,甚至为了方便疏通官场的关节,都会花钱买一个虚衔,所以他们来拜见穆腾额时都身穿官服。尽管他们的脸上都是十足的商人表情,可是这一身的官服却是他们跟这个衙门打交道最好的名片,粤海关就是要抓他们,也得先按照程序革掉他们的官衔才行。

  “简直是反天啦。”穆腾额突然将茶杯摔到地板上,茶水四溅。接着穆腾额突然怒气匆匆地转过身:“你们说说,这些洋鬼子他们是狗胆包天还是真的不要命?居然敢在我大清港口炮击我大清子民,看来当年绞死那法国人的事他们是忘记了,不对他们下狠手,看来他们是不会规矩的。”穆腾额顿了顿,声音提高了八度,“这帮洋鬼子想跟我玩鬼把戏,反天了他们。你们去英格兰人的管委会,找那个皮古,让他们把凶手交出来。”

  皮古是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广州管理委员会的新主任,这位爷之前也是跑船的大班,往来广州伦敦过几次,对广州贸易非常熟悉,所以也就慢慢地走上了领导岗位。穆腾额现在并不知道皮古根本就管不了威廉姆斯跟乔治?史密斯的“休斯夫人”号,因为“休斯夫人”号压根就是一艘散船,也就是说是英国私人老板自己的船,根本没有挂靠在已经是英国国营的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下面。

  穆腾额不管那么多,既然皮古是管理委员会的主任,现在粤海关就认你这个英格兰人的领导机构,一旦交不出血案凶手,那就别怪粤海关不客气了。潘振承心里暗自叫苦,穆腾额说血案是洋鬼子耍的鬼把戏,难道?潘振承想到这里,突然心脏猛地抽搐了两下。一旦真如穆腾额说的那样,这恐怕是一个更大的阴谋,到时候就不是粤海关一个衙门的问题,那样篓子可就捅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