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玉佩彭柳蓉豢养佳人莫辰小情敌艾米下一站,功夫唐纯失忆备忘录碧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历史 > 暗战1840:鸦片战争背后的真相(下) > 第六章 京城谍影 4、双面翻译官

  1793年5月25日,马戛尔尼率领的皇家卫队正向托伦湾驶去。

  马戛尔尼在舰队的图书馆中,不断地翻阅着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董事会提供的情报以及大堆欧洲人关于中国的介绍。马可波罗的《游记》早就是马戛尔尼的枕边读物。对于即将进入的托伦湾,马戛尔尼已经进行了全面了解,这个地方是大清帝国藩属国安南的一个良港,可以说是大清帝国最南端。这里一直动荡不安,是大清帝国跟法国人的一个火药桶。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跟安南亲王阮福映在1787年签订了《凡尔赛条约》,现在法国驻印度法属殖民地派出高级军官,帮助阮福映训练军队。

  英格兰人大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法国人在印度的势力也走下坡路,路易十六看准了安南内乱,跟落败的亲王阮福映签署《凡尔赛条约》,就是要找一个突破口,将势力向大清帝国扩张。条约规定,法国派战船4艘、步兵1200人、炮兵200人、杂役250人前往安南作战。路易十六也不是傻子,条约中还规定阮福映割让托伦港、昆仑岛给法国,作为法国军队的后勤基地,并允许法国自由贸易,自由传教。

  马戛尔尼太清楚路易十六的盘算了。法国人跟阮福映签订条约跟英格兰与莫卧儿王朝签订条约一样,到时候阮福映甚至整个安南王朝都是法国人的傀儡。这样一来,法国人就可以成为安南的实际控制者,破坏英格兰人继续朝东方扩张领土的计划。进而,法国人就可以削弱英格兰在印度地区的商业,甚至摧毁英格兰人在印度的商业势力。法国人还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通过控制安南打通通往中国中部的商道。

  路易十六的梦想在1792年8月10日破灭,45天后,马戛尔尼率领使团离开了朴次茅斯港口。法国人跟阮福映的条约失效了,当时以阮文岳、阮文侣、阮文惠三兄弟为首的农民起义军建立安南西山政权,西山政权正在疯狂围剿阮福映的南越政权,为阮福映与路易十六牵线搭桥的法国传教士百多禄相当失望,法国革命政权压根儿就不听百多禄的废话,甚至停止了给驻外传教士汇款,更别提支持阮福映夺取安南政权。百多禄骨子里是个典型的商人,他募集资金,在巴黎和印度雇佣军,继续支持阮福映跟西山政权战争。

  马戛尔尼使团很快驶入了岘港,当地的居民看到豪华的舰队,闻风而逃。马戛尔尼的老伙计斯当东费尽力气抓了一老头儿,给了好几块西班牙银元,老头才答应给使团船队带路。船队泊碇岘港,可是当地的官员就是不让马戛尔尼使团上岸,更别提后勤补给了。好说歹说,地方官才向上级总督汇报。两天之后,阮福映派出一名总督跟英格兰人谈判。总督带着一大队人马,将马戛尔尼使团迎接上岸,条件就是要马戛尔尼将船上的大炮火枪卖给阮福映。

  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别说大炮火枪,就是子弹都不能卖给阮福映。使团携带的火器除了贡品,就是整个舰队海上防卫的装备。再说了,现在阮福映的部队里,有一支规模庞大的法国雇佣军。阮福映夺取南越政权后,法国人还是南越的实际控制者。到时候东印度势力范围中,那可就是英法双雄会。法国人现在跟英格兰人摩拳擦掌,战争一触即发。马戛尔尼哪里知道,战争已经打响了。

  马戛尔尼拒绝了阮福映。

  皇家卫队戒备森严,岘港剑拔弩张。马戛尔尼不想在这个地方招惹是非,一旦西山政权知道英格兰人在岘港,即使双方没有交易,到时候也会引起误会,尤其是西山政权的海军司令员陈添保是海盗出身,在大清帝国南海域拥有上百艘战舰,一旦陈添保的海盗舰队将使团围住,那可就全歼了。马戛尔尼更顾及的是,大清帝国的乾隆皇帝数次征伐西山政权,损兵折将,西山政权为了避免两线作战,主动向乾隆皇帝谢罪,为了面子,乾隆皇帝都已经册封西山政权为新安南国王,现在一旦西山政权的海盗部队围剿使团,那么使团不但没有完成和平结盟任务,还没有到达大清帝国国土,两国就因为小小的安南成了敌人。

  马戛尔尼给高尔爵士下令,舰队立即向老万山群岛方向前进。马戛尔尼的秘书马克斯维尔、使团副使斯当东以及“印度斯坦”号指挥麦金托斯,进入了马戛尔尼的办公室。马戛尔尼给三人下达了秘密命令,要他们在使团到达老万山群岛后,立即到澳门,跟东印度公司广州秘密与监督委员会取得联系,要拿到秘密与监督委员会的可靠情报。马戛尔尼对澳门的葡萄牙人非常担心。

  葡萄牙人在欧洲跟英格兰人是盟友,可是澳门却是一个永远无法化解的结。1637年,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派遣威德尔到达澳门,葡萄牙人拒绝威德尔登陆,甚至阻止中国人跟他们进行贸易。这梁子结了150多年,澳门的葡萄牙市政厅却并没有因为两国结盟而握手言欢,甚至在鸦片贸易中将英格兰人赶到了燕子湾,让他们在海上漂着卖,自然也就卖不出价格,葡萄牙人成为鸦片贸易的真正赢家。

  经济危机接二连三地爆发,尤其是失去了北美洲殖民地,英格兰人骨子里依然惦记着澳门。澳门的葡萄牙人在千里之外,跟英格兰人势不两立。马戛尔尼对在澳门的短暂停泊没有抱任何希望,北京才是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地,只要在澳门拿到情报,就立即北上。马戛尔尼现在又想起了那个法国传教士梁栋材,他已经被革命政权断了生活财路,在北京城又被乾隆皇帝给解雇了,现在他就是一条可以好好利用的丧家之犬。

  梁栋材打听到了重要的情报,乾隆皇帝的宠臣和珅正在组建翻译团队。

  翻译团队是清一色的西方传教士:索德超(Joseph-BernarddAlmeida,1728~1805)、安国宁(AndrRodriguez,1729~1796)、潘廷璋(JosephPanzi,1733~1821)、德天赐(PeterAddat,1755?~1822)、贺清泰(LouisdePoirot,1735~1814)、巴茂正(JosephPairs,1738~1804)和罗广祥(NicholasJoesphRaux,1754~1801)。后三位均为法国人,其中贺清泰继朗世宁后,成为乾隆皇帝的御用宫廷画师。

  梁栋材拿到大清帝国翻译团队名单得益于他的法国老乡罗广祥。

  1783年12月17日,法国遣使会总会神学教授罗广祥接到了罗马教廷传信部的任命,成为法国在华传教区的长上。法国海军部很快就给罗广祥开具了通行证。1784年,罗广祥到达广州,1785年4月29日到达北京,1785年5月正式就职,并当选为清朝钦天监的成员。年轻的罗广祥让年长的梁栋材感到很惊讶,自己辛辛苦苦混在西洋乐队里吹拉弹唱混了十多年,反而还没有罗广祥混得好,人家都一步登天了。

  罗广祥到北京遇到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当时已经31岁的罗广祥却在短短的五个月时间内,学会了欧洲人最为头疼的汉语,还学会了大清帝国的官方语言满语。大概花了不到一年时间,罗广祥编写了一部满语语法书籍,于1787年寄给了法国海军部大臣和法国驻广州的代表汉学家德经(deGuignes)。后来又花了一年时间编写了一部两册的鞑靼语《满族语词典》,第一册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英格兰人掠去并收藏在英伦皇家,第二册辗转到巴黎后又交给了汉学家雷慕沙(AbelRémusat)。

  语言上的天赋让罗广祥在钦天监跟中国官员沟通地很愉快,他自然也就成为中国官员府上的贵宾。罗广祥没有忘记自己离开法国海军部时接到的密令。在1785年~1787年间,罗广祥每年都向法国海军部寄去年度报告。报告非常详细,包括旱涝灾害、饥荒、北固使节、俄罗斯商队等。罗广祥的报告为路易十六评估远东势力提供了一手材料。尤其是1787年,路易十六在凡尔赛宫跟安南亲王阮福映签订条约,一个重要的依据就是安南西山政权并没有向乾隆皇帝朝贡,甚至乾隆皇帝还派出远征军,跟西山政权作战。

  罗广祥为法国海军部收集情报的背后,还有大批原耶稣会士当线人。1700年,在华法国耶稣会传教区取得罗马教廷认可,打破以往仅有一个葡萄牙传教区的局面。可是到了1773年7月21日,罗马教宗克莱门十四世颁布敕谕,宣布取缔耶稣会,在东方的传教活动由法国遣使会接手。罗马教廷事实上是要通过遣使会之手接收耶稣会遗产。罗广祥到了北京,并没有像接收大员那样趾高气扬,反而向耶稣会士派发400两白银的年金,还在修院中为每名耶稣会士单独留一片空间,供他们自由地居住和生活。罗广祥的举动令耶稣会士感激涕零,自然也死心塌地为他收集情报。

  梁栋材年纪比罗广祥大,是老耶稣会传教士,一直在圆明园西洋楼当南郭先生。当罗马教廷取消耶稣会后,梁栋材因为有蒋友仁的庇护,在北京城的日子还算逍遥。罗广祥来到后,梁栋材跟其他耶稣会传教士一样担心这位接收大员没收自己在北京的财产。尤其是乾隆皇帝的宠妃容妃在1785年生病后,西洋楼上鼓乐声绝,梁栋材随时面临失业的威胁。梁栋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罗广祥不仅给他400两白银的年金,还要任命梁栋材为广州司库。

  为了摆脱葡萄牙保教权的束缚,罗广祥想在广州设立一位司库,负责法国传教区与大清帝国的交涉,从而可以避开澳门葡萄牙市政厅的干预。罗广祥对梁栋材进行了一番考察后,认为这位耶稣会传教士堪当大任,就找到梁栋材,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当时罗广祥在钦天监人缘还不错,他疏通关系,努力地游说乾隆皇帝。乾隆皇帝慢慢地想起了那个送西洋玩意儿的西洋乐师,加上罗广祥在天文方面颇有名声,就答应了罗广祥的请求。

  当时正处在失业边缘的梁栋材犹如抓到了一根儿救命稻草,梁栋材意识到,英格兰国王乔治三世跟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签署了《凡尔赛公约》,两个国家现在不打仗,那么发展贸易成为必然。他带着罗广祥的任命,梁栋材马不停蹄地到广州上任。1787年,路易十六甚至三番五次跑到法国东印度公司总部去视察工作,给公司董事会以及员工加油鼓劲,当年破天荒地有3艘商船开到广州黄埔港,两艘开到澳门。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有32艘商船到黄埔港,英格兰人马上意识到法国人要利用合约争取发展经济的时间,梁栋材到广州更让英格兰人意识到法国人的野心。

  黄埔港十三行绝大部分商家的客户是英格兰人,大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广州秘密与监督委员会的成员开始连夜开会商讨应付法国人。没过几天,梁栋材就得到一个如雷贯耳的信息,广东十三行的老板们联名给粤海关衙门上书,要求将梁栋材调回北京。梁栋材在广州司库的位置上,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调回了北京。两广的官员非常清楚,粤海关的生意都是英格兰人撑起来的,一旦英格兰人跟法国人发生摩擦,将影响粤海关的收入,无法向皇帝交代。

  粤海关是天子南库,赶走梁栋材这位法国司库,背后还有更为复杂的原因。不让梁栋材走人,也会影响到两广官员的收入。赶走梁栋材,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粤海关曾经在罗广祥的信件中发现有敏感信息,梁栋材担任广州司库,那样一来形成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的态势,到时候真有致命情报流出,两广官员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梁栋材卷着铺盖卷回到北京。就在这个时候,远在欧洲的路易十六的信使到了北京,罗广祥接到密令,希望在北京的遣使会的传教士将英格兰人到处攻城略地的信息转告乾隆皇帝。当时尼泊尔军队一直在后藏骚扰,罗广祥想到了刚刚回来的梁栋材,因为梁栋材再次回到了西洋楼的乐队。当时乾隆皇帝的容妃已经病入膏肓,老皇帝情绪非常地糟糕。梁栋材借容妃想听西洋音乐的机会,向乾隆皇帝告密,乾隆皇帝想到尼泊尔战乱,对英格兰人怒火中烧。

  法国革命爆发了,路易十六在逃跑的路上被抓回,罗广祥瞧不上眼的革命军突然切断海外传教士汇款,罗广祥自然也就没法给梁栋材这样的耶稣会传教士发工资,加上容妃的死亡,梁栋材立即失业,生活陷入了窘境。梁栋材跟罗广祥一样,对法国新生政权的仇恨达到了极点,当听到法国跟英格兰再次发生战争的消息,梁栋材没有任何的愤怒,甚至希望英格兰人能将新生的革命力量给干掉。梁栋材现在需要工作,需要生活费。

  马戛尔尼的到来,使梁栋材看到了新的希望,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更令梁栋材感到踏实的是,罗广祥因为在钦天监工作,被顺理成章地钦点为大清帝国的翻译团成员。这样一来,大清帝国跟英格兰人的交往过程,都在法国人的视线之下。罗广祥身在钦天监,这一次却遇到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同为传教士的索德超跟乾隆皇帝的宠臣和珅有过命的交情,葡萄牙人不会让英格兰人跟乾隆皇帝走得太近。

  乾隆皇帝到了晚年更是连年征战,不是老皇帝好斗,而是帝国早已是外强中干了,藩属国已经不拿大清帝国当一回事儿。尼泊尔、安南、日本等国内乱不止,西北、西南叛乱不断。粤海关一茬儿又一茬儿更换监督,雍正皇帝时代,官员们是个个精明,都变成了货币学家,大肆中饱私囊。乾隆皇帝时代,帝国官员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乾隆皇帝不仅要提防汉族的反满,还要提防来至海外的威胁,帝国的秩序与尊严不容侵犯。

  脆弱的大清帝国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系,只有战争的胜利才能证明帝国的强大,只有唯我独尊的虚荣才能维系皇家天下的秩序。连年的战争、欲壑难填的官员,乾隆皇帝坐下的万里江山,犹如一匹疲于奔命的汗血宝马。乾隆皇帝难道不清楚自己的国家?错,当洪仁辉直航天津告御状,乾隆皇帝就已经心惊肉跳。甚至出现一个自称西洋幼主的朱姓孩子,乾隆皇帝就将洋人视作洪水猛兽。几个传教士北上,帝国都能掀起一场规模空前的清理行动,可见帝国脆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和珅,一个聪明绝顶,而又风神俊朗的政治新星,最后成为乾隆皇帝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替死鬼。乾隆皇帝身为九五之尊,帝国秩序的最高管理者,当所有的财富流入各级官员的腰包,和珅就成了乾隆皇帝的乾坤袋。当帝国的虚弱越来越让乾隆皇帝焦灼的时候,和珅成了乾隆皇帝的唯一知己,只有和珅才能替乾隆皇帝背下历史的黑锅。留给和珅的只有一条路:死。当乾隆皇帝的继任者后来将和珅关押在大牢里的时候,一大帮愤世嫉俗的文人忙着为和珅寻找罪证。和珅在高墙之内老泪纵横:

  夜色明如许,

  嗟予困不伸。

  百年原是梦,

  卅载空劳神。

  室暗难挨暮,

  墙高不见春。

  星辰环冷月,

  缧绁泣孤臣。

  对景伤前事,

  怀才误此身。

  余生料无几,

  辜负九重仁。

  悲情的绝命诗。不难看出,帝国的权臣和珅,早已成为老乾隆最贴心的知己。梁栋材太了解乾隆皇帝了,要想让和珅背黑锅,那两人就得唱好生命中最后的双簧,乾隆皇帝会满足和珅一切合理的要求。索德超,那个不懂英文的葡萄牙人,因为和珅的类风湿病很严重,略懂医术的索德超,给和珅几口鸦片抽下去,就让和珅疼痛顿消。索德超也就成为钦天监最荣宠的传教士。罗广祥已经探出了苗头,为了迎接英格兰使团,索德超可能加官晋爵,彰显大清帝国威仪。一个更为重要的情报,罗广祥已经摸得清清楚楚。梁栋材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