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追爱抛物线哇卡卡我说特工女孩我爱你(小乐不思蜀)人海中达夫游记郁达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历史 > 暗战1840:鸦片战争背后的真相(下) > 第六章 京城谍影 7、乾隆的焦虑

  9月2日一大早,马戛尔尼使团一行68人向承德避暑山庄出发了。

  承德避暑山庄,在欧洲传教士写给教廷的密报中,这个山庄又名热河行宫,是大清帝国皇帝为了笼络蒙古王公,去木兰围场中途休息的驿站。这个驿站从康熙开始修建,到了1792年,乾隆皇帝将绥成殿更名继德堂,并进行了全新的装修,供皇太子颙琰居住。继德堂完工,承德避暑山庄完完全全成为大清帝国的夏宫。

  马戛尔尼搞不懂乾隆皇帝将绥成殿改名背后到底什么意思,更不知道绥成殿是乾隆皇帝的老爹雍正皇帝荣登九五之前居住的雍和宫中供奉三大佛教圣母的殿堂。绥成殿修筑在松鹤斋内,松鹤斋是乾隆皇帝为其母后纽钴禄氏修建的颐养之所,现在乾隆皇帝将绥成殿改名继德堂,让太子居住,就是要太子继承先祖的德政与情操。

  继德堂的竣工令乾隆皇帝兴奋不已,太子颙琰移宫继德堂是帝国的头号大事。

  武烈河西岸狭长的谷地上,到处都是巡逻的皇家卫队,不断有气喘吁吁的前方信使将西藏战报送达宫内。廓尔喀这样的蕞尔小国居然敢兵犯西藏。当年英格兰的印度雇佣兵,为了西藏的黄金、硼砂,借助廓尔喀内乱图谋兵犯西藏,六世班禅力拒之,现在这廓尔喀居然忘恩负义。

  西藏捷报频传,乾隆皇帝满面春风,他要在承德避暑山庄大宴蒙古王公,还有缅甸来的贡使。对,英格兰的贡使也统统来这里,要让大清帝国的远亲近邻都看看,大清帝国的军队战无不胜。9月17日是乾隆皇帝八十三岁的生日,这一天,他要让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大清帝国至高无上,移居继德堂的皇太子颙琰将是这个地方的主宰。

  马戛尔尼一行穿越万里长城,走走停停耗费了6天时间。在从北京城出发之前,乔人杰和王文雄就私底下告诉马戛尔尼,使团一定要在乾隆皇帝的生日之前赶到承德避暑山庄。马戛尔尼一行到了行宫,见到了传教士报告中的鞑靼夏宫,这里跟圆明园一样风景秀美。

  乾隆皇帝是夏宫的主人,可是马戛尔尼现在只能见到乾隆皇帝的宠臣和珅,在梁栋材的情报里,这不是一位很好打交道的权臣。马戛尔尼到达的当天,就立即派出斯当东去拜会和珅,斯当东很快就垂头丧气地回来,和珅非常冷漠地将斯当东打发了。马戛尔尼的脑子里一次又一次浮现梁栋材的身影,难道和珅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斯当东的话让马戛尔尼心里很憋屈。和珅提出,马戛尔尼使团在觐见乾隆皇帝的时候,必须跟蒙古王公、缅甸贡使一样,向至高无上的皇帝行三跪九叩大礼。斯当东当时就以大使是代表英格兰国王,不能向乾隆皇帝行跪拜之礼,拒绝了和珅的要求。

  和珅在梁栋材跟马戛尔尼眼里就是一个奸猾宠臣,尽管和珅和大人长相俊美,尽管梁栋材在西洋楼听过乾隆皇帝的绯闻,尽管中国这个古老的帝国曾经上演了无数皇帝喜欢男人后花园的荒唐情怀。马戛尔尼太大意了,和珅是纽钴禄氏,乾隆皇帝的老妈也是纽钴禄氏,尽管和珅是正红旗,皇帝老妈是镶黄旗,但在八旗中同一姓氏族人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关联,在这样的前提下,乾隆皇帝对美男子和珅的宠爱也就不足为奇了。

  跪拜大礼不是和能够左右的,尽管和给乾隆皇帝出了很多馊主意,但是礼仪是中国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满洲八旗进入山海关后,发现九州四海皆汉人,挥一挥衣袖,就能将满人给淹没,要奴化统治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用汉人的礼仪规范整个帝国,礼仪是上千年汉人老祖宗留下来的,没话说吧。大清帝国的皇帝一进关就玩儿命学习汉文化,礼仪可以让帝国兵不血刃,礼仪可以让读书人永远钻进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之中,不能自拔。

  马戛尔尼是英格兰大使,但来了中国就必须遵守中国人的礼仪,一旦给英格兰开了脱帽行礼的先河,大清帝国还怎么管理附庸国?附庸国一乱,国内那些蠢蠢欲动的异己分子就有了退路,到时候整个帝国就陷入了恐慌状态。秩序是帝国的生命,无论你是缅甸还是英格兰,必须遵循帝国的秩序。

  乾隆皇帝早已将负责接待英格兰使团的重任交给了和珅。8月18日,英格兰使团进京的路上,和珅领衔的军机处,就给具体负责接待的内务府大臣徵瑞以皇帝的名义发布了上谕,明确要求英格兰人“其瞻觐时自必能恪遵仪节”。乾隆皇帝的意思非常明确,英格兰人来见我必须下跪,否则老子不邀请你们到承德避暑山庄参加寿诞。

  马戛尔尼一行在乔人杰、王文雄一文一武两大员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到了承德。没有乾隆皇帝的要求,马戛尔尼的使团不可能沿着乾隆皇帝走过的老路,穿越长城到达承德。不难发现,马戛尔尼不顾风湿疼,长途跋涉到承德,肯定是答应了8月18日的上谕要求,给乾隆皇帝下跪。斯当东作为马戛尔尼的助理,难道他不知道?

  梁栋材的行贿名单是个好东西。权力是腐败的春药,只要按照单子送礼,就一定能让和珅态度转变。马戛尔尼的脑子里再次想起了梁栋材诡秘的样子,一个通过出卖情报的法国佬,一个企图在大清帝国跑官的传教士,这个国家的官员考核制度难道成了摆设?官员是一个国家上层建筑的基石,基石都出问题,可以想见这个国家的秩序有多么的混乱,难道乾隆皇帝就是依靠三跪九叩来奴役化民众,然后达到统治民众的目的?

  9月11日,黎明的武烈河西岸静悄悄。

  马戛尔尼在大炕上翻了翻身,他从来没有睡过鞑靼地区的大炕,太不舒服了,整夜都在迷迷糊糊之中。突然,有人在敲门,马戛尔尼听出来了,是斯当东的声音。马戛尔尼披上衣服开门,朦胧中,三张熟悉的面孔出现了。

  乔人杰、王文雄和徵瑞,这三位一直都陪着使团。马戛尔尼听不明白三位讲的中国话,尤其是满族官员跟汉族官员口音差别太大,没有统一的官方语言,真不知道这个帝国几千年的文明是怎么延续的。马戛尔尼通过翻译,终于搞明白了,三位是要带着自己跟斯当东去和珅家。

  和珅要接见自己,看来梁栋材的贿赂名单效果出奇地好。马戛尔尼没有去过和珅在北京的府邸,那可是雕梁画栋,除了紫禁城,当时在北京再也没有比和府更豪华的府邸了。马戛尔尼随着三位帝国官员到了和珅家,一套简朴的房子,茶几看上去也非常普通,怎么看都不像是帝国一品大员、乾隆皇帝宠信备至的权臣府邸。

  承德避暑山庄是大清帝国的行宫,是皇帝住的地方。这里只有皇帝的家,没有臣子的家。和珅现在的家也就相当于一个招待所,其他跟皇帝前来夏宫的官员,也住着同样的房子,否则就是僭越,对皇帝是大不敬,皇帝不高兴就要诛灭九族,皇帝心胸宽广一点,也会贬到天寒地冻的宁古塔作披甲人。和珅怎敢在皇帝面前装大呢?

  和珅让仆人给马戛尔尼与斯当东上了中国茶,非常客气地邀请两人品尝。斯当东满脸疑惑,马戛尔尼咧嘴微微一笑,一方面出于对和珅的礼貌,一方面是掩盖心中的疑惑。跟斯当东说的和珅差别太大,更不像梁栋材口里的和珅,一表人才的和珅,看上去非常地客气,待人接物不是那种宠臣具有的跋扈。马戛尔尼的微笑更重要的是提醒斯当东,不要将心思表现在脸上,这不是一个成熟外交家的风格。

  马戛尔尼瞅了瞅和珅两边的椅子上的人,右手边是福长安,长相俊美,看上去非常正直。这位爷是乾隆皇帝前期的宠臣傅恒的儿子,他姑姑是乾隆皇帝的孝贤皇后,他哥哥是两广总督,跃马千里杀向廊尔喀首都的福康安。福长安跟随哥哥福康安南征北战,不过跟和珅走得更近。和珅左手边的两位年纪比较大,马戛尔尼没听清楚都是谁,印象中是大清帝国的礼部尚书和户部尚书。

  和珅对英格兰来的客人很好奇,之前大清帝国的宫廷有汤若望、白晋、南怀仁、热比雍、徐日升等一大批欧洲传教士,这些传教士都是罗马教廷派到中国传教的,汤若望得明崇祯题匾后,传教士跟宫廷越走越近,热比雍和徐日升更是成为中俄《尼布楚条约》和谈签订的中方翻译官,康熙皇帝为了表示对两人的重用,赐封三品顶戴。

  在宫廷的传教士每年都会给罗马教廷以及各自祖国的君主撰写年报,汇报在中国的一切情况,当然最重要的是中国皇帝的一言一行。白晋在1693年向法国的路易十四写了一封长篇报告,将康熙皇帝的兴趣爱好、宫廷内外、帝国风物、军事部署、兵力配置等写得面面俱到。康熙皇帝甚至命令白晋为钦差大臣,专程到欧洲招揽科学人才。回到中国,白晋成了皇太子的老师。白晋跟皇太子走得太近,甚至卷入了康熙年间的太子争嫡案中。

  乾隆皇帝当年在承德避暑山庄召见了班禅六世,班禅六世不远千里到承德,就是要向乾隆皇帝汇报英格兰印度殖民军图谋西藏的情况,那个时候乾隆皇帝已经对英格兰人在印度的情况有所了解。和珅代表乾隆皇帝先接见马戛尔尼,一番寒暄后,自然谈到了英格兰人在海外武力扩张的问题。

  马戛尔尼极力掩饰自己对和珅的矛盾心情,当他听到和珅说乾隆皇帝身体很好,准备在17日的生日宴会上接见使团,马戛尔尼立即拍马屁:“西方最伟大的国王能获悉有关东方最伟大君主的如此好的消息感到由衷高兴。”一通马屁拍完之后,马戛尔尼立即提出,希望和珅能够转呈英格兰国王写给乾隆皇帝的信。

  印度问题是一个敏感问题,马戛尔尼在出发之前,英格兰外相邓达斯就反复强调,针对印度问题一定要见机行事。马戛尔尼给和珅编瞎话,说英格兰人只想在印度做生意,一开始在荒无人烟的加尔各答小岛开货栈,没想到印度的富豪跟法国、葡萄牙等欧洲国家勾结,不断地组织部队跟英格兰人打仗。这些国家的君主,他们是想通过掌控印度的王公大臣,将印度打造成一个影响大清帝国的基地。

  马戛尔尼为了试探和珅的态度,达到中国行的目的,想起那个传教士翻译索德超,马戛尔尼就想到了澳门那一块小岛,那是英格兰人梦寐以求的货栈。马戛尔尼继续用印度问题欺骗和珅,说英格兰人肯定无法容忍该死的法国人以及葡萄牙人的行为,只有被迫将货栈扩大成为一个帝国,“英格兰国王是和平的朋友”。

  马戛尔尼的玩笑开大了,乾隆皇帝的焦虑早已沉积于胸。

  和平的朋友?被迫扩张成为帝国?西方最伟大的国王?马戛尔尼跟和珅交谈之中,不断地强调英格兰和大清帝国是平起平坐的兄弟,是朋友,兄弟跟朋友之间见面,怎么可能下跪呢?兄弟朋友之间应该是更好更多地合作嘛。

  乾隆皇帝可没有当英格兰国王乔治三世是兄弟、朋友,这些不远万里来孝敬的家伙,都应该按照中国大礼跪拜。他们这么远来,可不是白来,一定另有目的。当初郭世勋为了哄老皇帝高兴,将东印度公司董事局主席巴林的信给篡改了,让乾隆皇帝非常开心,乾隆皇帝给马戛尔尼一行钦定了来京路线:

  阅其情词极为恭顺恳挚,自应准其所请,以遂其航海向化之诚,即在天津进口赴京。但海洋风帆无定,或于浙闽江苏山东等处近海口岸收泊,亦未可知。该督抚等如遇该国贡船到口,即将该贡使及贡物等项派委要员迅速护送进京,毋得稍有迟误。

  乾隆皇帝当初发出的上谕,已经非常明确地将乔治三世当成了孝子贤孙,派来的使团就是上贡的,自然到了中国就要听朝廷的。乾隆皇帝在上谕最后特地强调,一定要英船靠岸所在地督抚派员护送。名义上是护送,事实上就是押解,乾隆皇帝担心这些外国人在中国土地上瞎走,他们一旦瞎走,说不定又要冒出一个西洋幼主来,到时候整个帝国都被孝子们给搞得鸡飞狗跳。

  乾隆皇帝对乔治三世这个大孝子的使团并不放心,尤其是有了廊尔喀当年的那一出儿后,对英格兰人在印度的行为很是警觉。1793年的春节都没有过好,这一年是乾隆皇帝执政第五十八个年头,还有两年就赶上他爷爷康熙皇帝了,自己一生文治武功,不能让欧洲这个小子给坏了晚年的名节。

  1793年的春节,一直心里不踏实的乾隆皇帝又向沿海督抚们发了一道上谕:

  思乾隆十八年西洋博尔都噶尔国遣使进贡系由广东澳门收泊,其时两广总督阿里衮曾于海岸处所调派员弁带领兵丁摆齐队伍旗帜甲仗等项皆一体鲜明,以昭严肃。此次英吉利国贡船进口泊岸时,自应仿照办理。此等外夷输诚慕化航海而来,岂转虞有他意,但天朝体制观瞻所系,不可不整肃威严,俾外夷知所敬畏。

  现在海疆宁靖,各该督抚皆未免意存玩忽。近海一带,营伍可想而知。着传谕各该督抚等,如遇该国贡船进口时,务先期派委大员多带员弁兵丁,列营站队,务须旗帜鲜明,甲仗精淬,并将该国使臣及随从人数并贡件行李等项,逐一稽查,以肃观瞻,而昭提制。外省习气,非废弛因循,即张大其事,甚或存畏事之见,最为陋习。此次承谕办理,务须经理得宜,固不可意存苟简,草率从事,亦不可迹涉张皇,方为妥善也。

  乾隆皇帝在上谕中说得非常明确,就是要提防英格兰孝子干坏事,为了给他们个下马威,让帝国军队必须旗帜鲜明,甲仗精淬。已经下了这样再明白不过的谕旨,但乾隆皇帝对乔治三世这个孝子还是不放心。二月份再下谕旨:

  该国使臣贡船到口时,总须不动声色,密加查察防范,以肃观瞻,而昭体制,固不可意存玩忽,亦不可张大其事。务须经理得宜,无过不及,方为妥善。

  大清帝国没有东厂西厂,也没有锦衣卫,不过乾隆皇帝已经明确告诫自己的官员,要对乔治三世派来的这个使团进行严密监视。马戛尔尼手下的博士约翰?巴罗和丁威迪如果知道乾隆皇帝的谕旨,就再也不会埋怨圆明园的太监像跟屁虫一般,也就容易理解虎将王文雄为何一直跟着使团。

  9月14日是个令马戛尔尼终生难忘的日子。

  乾隆皇帝决定在自己生日的前三天开始接见外国贡使以及蒙古王公。马戛尔尼对乾隆皇帝这么快接见很开心,半夜就被徵瑞叫起来,使团成员都洗漱打扮,斯当东更是翻箱倒柜,将自己的博士服装都给找出来了。等马戛尔尼一行到了行宫外,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被接见的,宫门外早已来了缅甸等外国贡使。

  吃完早餐的乾隆皇帝坐上了龙椅。

  乾隆皇帝身穿龙袍,金光刺眼的龙袍上除了五爪金龙外,还有五彩云纹、蝙蝠纹、十二章纹。马戛尔尼抬头看了看龙袍下摆,排列着代表深海的曲线,马戛尔尼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其实这个就是水脚,水脚上装饰有波涛翻卷的海浪,挺立的岩石,这种纹样被称为“海水江崖”,寓意福山寿海。

  当蒙古王公给乾隆皇帝献礼祝寿后,缅甸的贡使上前行了跪拜大礼。马戛尔尼在太监的引领下,向前走了走。乾隆皇帝看着这位红鼻子蓝眼睛的家伙,这就是那个在海上走了几个月的马戛尔尼,可是这家伙就是不给乾隆皇帝下跪,乾隆皇帝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旁边的徵瑞、王文雄、乔人杰等人额头上就冒出了汗珠。

  马戛尔尼噼里啪啦一阵说,乾隆皇帝一个字都没有听明白。索德超翻译给乾隆皇帝,是英格兰国王对乾隆皇帝生日的祝福。马戛尔尼很快将乔治三世写给乾隆皇帝的信呈上去了。不过,这封信和珅等人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了翻译,整个信中乔治三世都在装孝子贤孙,乾隆皇帝一看,这个万里之遥的乔治还真懂事,非常高兴,赏赐给了乔治三世一柄玉如意。

  乾隆皇帝被和珅蒙在鼓里,乔治三世给他的信一开始就是:

  大不列颠、法兰西及爱尔兰国王,海外统治者、宗教捍卫者,最神圣的乔治三世陛下致书崇高的中国皇帝乾隆,并祝贺万岁万万岁……我已特别指令我国特使,在他的权力范围内,用各种方式向贵皇帝陛下表示我们的关注和友好善意,获知我们这方面的愿望得到充分的赞同,则将使我们深为满意,我们的君权亲如手足,愿我们之间的兄弟般的友爱永存。

  乔治三世在信的末尾是这样落款的:

  祝万能的上帝永护陛下!

  书于我国伦敦的圣詹姆斯殿上

  我朝第三十二年

  谨向崇高的皇帝致以

  兄弟般友好的祝贺

  国王乔治

  乔治三世在国书中跟乾隆皇帝称兄道弟,乾隆皇帝如果看到这样原汁原味的中文译稿,不当场咆哮朝堂,也要气急败坏。马戛尔尼借机将邓达斯提出的请求,向乾隆皇帝上呈了,不过乾隆皇帝忙着乐呵呵地收附属国的礼物,根本就没有心思答理马戛尔尼提出的通商要求,只是要求徵瑞一定要陪好马戛尔尼一行。

  乾隆皇帝生日一过,想起了马戛尔尼提出的事情。老皇帝一字一句地琢磨英格兰乔治大兄弟提出的友好通商请求,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这哪里是孝子贤孙提的要求呀,这就是一个兄弟,甚至一个远方的无赖提出的条件。乾隆皇帝斟酌了半天,一条儿一条儿地给乔治三世以及马戛尔尼进行了回复:

  奉天承运皇帝敕谕英咭利国王知悉,咨尔国王远在重洋,倾心向化,特遣使恭赍表章,航海来廷,叩祝万寿,并备进方物,用将忱悃。朕披阅表文,词意肫恳,具见尔国王恭顺之诚,深为嘉许。所有赍到表贡之正副使臣,念其奉使远涉,推恩加礼。已令大臣带领瞻觐,赐予筵宴,叠加赏赉,用示怀柔。其已回珠山之管船官役人等六百余名,虽未来京,朕亦优加赏赐,俾得普沾恩惠,一视同仁。

  至尔国王表内恳请派一尔国之人住居天朝,照管尔国买卖一节,此则与天朝体制不合,断不可行。向来西洋各国有愿来天朝当差之人,原准其来京,但既来之后,即遵用天朝服色,安置堂内,永远不准复回本国,此系天朝定制,想尔国王亦所知悉。今尔国王欲求派一尔国之人居住京城,既不能若来京当差之西洋人,在京居住不归本国,又不可听其往来,常通信息,实为无益之事。

  且天朝所管地方至为广远,凡外藩使臣到京,驿馆供给,行止出入,俱有一定体制,从无听其自便之例。今尔国若留人在京,言语不通,服饰殊制,无地可以安置。若必似来京当差之西洋人,令其一律改易服饰,天朝亦不肯强人以所难。设天朝欲差人常驻尔国,亦岂尔国所能遵行?况西洋诸国甚多,非止尔一国。若俱似尔国王恳请派人留京,岂能一一听许?是此事断断准行。岂能因尔国王一人之请,以至更张天朝百余年法度。

  若云尔国王为照料买卖起见,则尔国人在澳门贸易非止一日,原无不加以恩视。即如从前博尔都噶尔亚(葡萄牙),意达哩亚等国屡次遣使来朝,亦曾以照料贸易为请。天朝鉴其悃忱,优加体恤。凡遇该国等贸易之事,无不照料周备。前次广东商人吴昭平有拖欠洋船价值银两者,俱饬令该管总督由官库内先行动支帑项代为清还,并将拖欠商人重治其罪。想此事尔国亦闻知矣。

  外国又何必派人留京,为此越例断不可行之请,况留人在京,距澳门贸易处所几及万里,伊亦何能照料耶?若云仰慕天朝,欲其观习教化,则天朝自有天朝礼法,与尔国各不相同。尔国所留之人即能习学,尔国自有风俗制度,亦断不能效法中国,即学会亦属无用。天朝抚有四海,惟励精图治,办理政务,奇珍异宝,并不贵重。尔国王此次赍进各物,念其诚心远献,特谕该管衙门收纳。

  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来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毕集,无所不有。尔之正使等所亲见。然从不贵奇巧,并无更需尔国制办物件。是尔国王所请派人留京一事,于天朝体制既属不合,而于尔国亦殊觉无益。特此详晰开示,遣令该使等安程回国。尔国王惟当善体朕意,益励款诚。永矢恭顺,以保义尔有邦,共享太平之福。除正副使臣以下各官及通事兵役人等正贯加赏各物件另单赏给外,兹因尔国使臣归国,特颁敕谕,并赐赍尔国王文绮珍物,具如常仪。加赐彩缎罗绮,文玩器具诸珍,另有清单,王其祗受,悉朕眷怀。特此敕谕。

  马戛尔尼希望在乾隆皇帝回京的时候,能够再跟乾隆皇帝好好谈谈。9月29日,马戛尔尼甚至不顾腿疼,在乾隆皇帝回京的路上守候。到了30日早上4点,马戛尔尼一行就起床,早早守候在圆明园北边,那是乾隆皇帝回京的必经之路。可是鼓角争鸣,乾隆皇帝向子民们挥手,马戛尔尼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10月2日,和珅跟马戛尔尼再次进行了交流,当天的见面非常短暂。马戛尔尼感觉到乾隆皇帝的担忧,一旦乾隆皇帝跟乔治三世结盟,那么大清帝国的体制就动摇了。这可是秦汉以降的帝国统治根本,大兄弟这一次是要动摇根本。当天,和珅在紫禁城大摆筵席,招待马戛尔尼。

  晚宴上,马戛尔尼才知道这是乾隆皇帝让和珅安排的饯行晚宴,乾隆皇帝说孝子贤孙都已经进贡完了,没有理由留在中国了,回去吧。乾隆皇帝可不是开玩笑,和珅说10月7日是最后的离京时间。身在圆明园的乾隆,看着一大堆乔治三世大孝子送的枪炮、钟表、天文仪器,写下了一首意淫的打油诗:

  博都雅昔修职贡,

  英咭利今效尽诚;

  竖亥横章输近步,

  祖功宗德逮遥瀛。

  视如常却心嘉笃,

  不贵异听物栩精;

  怀远薄来而厚往,

  衷深保泰以持盈。

  10月7日,马戛尔尼一无所获地被礼送出京。乾隆皇帝一方面谕旨沿岸督抚,严加防范英格兰人因为不满而一路借故扰乱帝国秩序。名义上是乾隆皇帝嘱咐护送,事实上等待马戛尔尼的是一路的武装押送。马戛尔尼被一路被押送到广州,这位爷还是不死心,希望能够通过两广总督这个途径,再跟乾隆皇帝好好谈谈。马戛尔尼决定在广州的最后一顿早餐上力挽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