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啾啾亲你樱桃寂寞夜亦舒爱情没有完结篇艾苇难缠少爷艾柔花龙戏凤席绢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推理 > 柏林1888 > 交错

  疑念频起回汝头

  回汝头又惊汝心——

  风貌

  “客人全都集中在这里了吗?”

  俾斯麦环视众人。

  “是的,只有安娜小姐还留在房里。”克劳斯回答。

  俾斯麦轻皱一下眉头。“安娜?待会儿再问她也好,佣人们除非有必要,也统统集中到一个房间里。”

  俾斯麦老鹰般犀利的眼睛再度环视众人。“各位,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不是警察,但是我有权利间接监督警察。要是在平时,我是没有余暇插手管犯罪之类的琐碎事务,但这一次特别,一方面是事情相当诡异,而被害者又是我的侄子,所以我非常在意这个案件。”

  俾斯麦从桌上的木盒里取出一支雪茄,汉斯毕恭毕敬地帮他点燃。

  “我想,这回我暂时充当一下办案总指挥,我相信德国民众一定乐于服从我的命令。不过,这里也有许多外国宾客,你们既然应邀成为这座城堡的客人,也就是我们德意志帝国的宾客,因此希望你们也能听我的,可以吗?”

  当然没有人敢说一句“不”,毕竟对方来头太大。

  “很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我希望各位说明当枪声响起时自己正在做些什么?我和缨勒当时刚好抵达玄关。”

  然后,俾斯麦回头看着汉斯。“这位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汉斯-古贝。”

  “当时,汉斯正好出来迎接我们,然后我们看到日本军医森先生在楼梯口附近徘徊,曼葛特将军和鲁道夫上尉在客厅里。”

  “是的,阁下。”曼葛特将军沉重地回答:“客厅里除了我和上尉以外,没有别人,森军医在我们谈话时正要离开客厅。”

  “嗯,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克劳斯,就从你开始说吧。”

  “我在自己房里起草伯爵吩咐要写的书信和文件,在布莱克公爵离去以后,我似乎也不需要再陪伴其他的客人。”

  “布莱克公爵?他是什么人?”

  克劳斯赶紧加以说明。

  “你没有通知伯爵布莱克公爵要走吗?”

  “没有,公爵说不必麻烦,而且……”克劳斯有些为难地继续说:“我想今晚应该不至于……不过,在夏天夜里,伯爵经常在旧馆接待秘密访客……”

  俾斯麦苦着脸说:“我明白了。我这个侄子喜欢女人,我也略知一二。那么,克劳斯,你的房间在哪里?”

  “在一楼右侧,就在安娜房间的正下方。”

  “换句话说,非常接近后门口喽?”

  “是的。”克劳斯的表情略显不安。

  “你没发现有人出入那个门吗?”

  “这……我的房间虽靠近门口,但并不在门边,中间还隔着一个收藏家具的储藏室。”

  “门旁的柱子上挂着一大串钥匙,平常都是那样挂着吗?”

  “是的,这是为了方便那些夏天晚上睡不着的客人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当然,像今晚这样的暴风雪,没有人会这么做,但还是习惯把钥匙挂在那里。”

  俾斯麦略为沉思了一下。“克劳斯,你听到枪声和克拉拉的惊叫声后,还在磨磨蹭蹭什么呢?”

  “磨磨蹭蹭?”

  “你如果从后门口那个楼梯赶上来,应该比我们早一步赶到克拉拉的房间,但是你却到得很晚。”

  “阁下,老实说,当时因为我有点累,一边工作一边打盹,听到惊叫声后才清醒,好一阵子还以为是做了恶梦。”

  “原来如此。”俾斯麦对这一点不再追究。“你上来之后看到我,于是去通知伯爵?”

  “是的,就在克拉拉小姐说明被射击的经过之后。我原先也愣在那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想到有事要做……”

  “大家都知道伯爵在旧馆那边吗?”

  “是的,是伯爵自己向大家宣布的,说是必须去处理一份重要的外交文件。”

  “我们话再说回来,你去通知伯爵的时候,通往院子的后门还上着锁吗?”

  “是的,还上着锁。”

  “伯爵另外有一把钥匙吧。”

  “是的,伯爵有一把。”

  俾斯麦从口袋取出刚才在伯爵书桌上拿来的钥匙串,克劳斯指着其中的一把。

  “那个门总共有几把钥匙?”

  “三把,另外一把在汉斯那里。”

  汉斯拿出自己的钥匙串给宰相看,的确有一把相同的钥匙。

  “万一客人到院子里时,有人误把门锁上,怎么办呢?”

  “那不成问题,您大概没注意到,外面垂着门铃绳子,直接通到佣人房。”

  “我知道了。接下来是史密诺夫先生,您……”

  “我在自己房里,正打算上床就寝。”史密诺夫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边那对法国伉俪呢?”

  “我们都在房里。容我向您报告,我叫皮耶-舅纳,这是内人玛丽安奴。”

  俾斯麦兴趣颇高地凝视玛丽安奴。“能遇见这么美丽的女士,对我这个老人来说实在很愉快,但愿不是在这种场合,而是在舞会上相见。”

  “您过奖了,公爵。”玛丽安奴笑得灿烂,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风情万种,皮耶却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再下来是村濑先生,你也在自己的房里吗?”

  “我是辗转难眠,正想楼下可能有人还没有睡,准备出门下楼时,就听到枪声,所以我最先赶到。”

  村濑康彦狠狠地瞪着林太郎,仿佛还记恨刚才林太郎一把推开他的冒失。俾斯麦指定林太郎一同前往旧馆那边,也令他吃味。

  俾斯麦吸了一阵子雪茄,继续问:“汉斯,伯爵到旧馆那边以后,你都没去过吗?”

  汉斯突然被问到,惊慌地挺身回答道:“伯爵去时我陪着,端些饮料,并调整壁炉的火势……”

  “就只有这些?”

  “是的,后来伯爵叫我不要再去打扰他,也吩咐过其他佣人,应该没有人去打扰。”

  “你去的时候,那个房间里有没有别人?”

  “当然没有。”

  “房门是锁上的吗?”

  “是的,由伯爵亲自把锁打开。”

  俾斯麦轻轻点头说:“森先生,你刚才好像从钥匙孔里抽出一些布片来,如果还在你手上,请让我看看。”

  林太郎从口袋中掏出布片,交给俾斯麦。

  “唔,也不算什么重要线索,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从刚才开始,我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林太郎边想边说:“如果做单纯的解释,是不希望有人从钥匙孔窥看屋内的情况,可是伯爵不必多此一举,就算需要,也不会塞得这么密不透风。如果说是凶手做的,在枪杀伯爵以前还费事地把这些布塞进钥匙孔里,好像有违常理。”

  “你说得不错。”

  “剩下的惟一可能,就是凶手行凶以后再动这个手脚,但这么一来,怕被人窥见的动机又显得不自然了,因为与其费心布置这些多余的手脚,不如尽快离开现场。”

  “你是说,这个塞布片的动作可能和凶手离奇的逃离方式有某种关系?”

  俾斯麦眼光锐利地看着林太郎。

  “当然,我对凶手是用什么方法逃离的毫无头绪,所以不能说得很清楚。”林太郎想了一下,继续说:“我们医生常常碰上同时出现两三种症状的复杂疾病,那时我们最先着眼的是最明显的症状。这次事件的确像是让人无从着手的复杂病症,而我最先看到的症状就是这些布片,或许当真相大白时,它只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不过……”

  “说得好!”俾斯麦佩服地用力点点头。“就请你好好地想一想你所看到的症状吧。克拉拉,该你了。”

  “是的,阁下。”克拉拉此刻已经完全恢复镇静。

  “刚才你说的话有一点暧昧不清,你说看到旧馆入口那边有东西在动,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克拉拉困惑地说:“阁下,我没有办法正确说出那是什么东西,那地方虽然有灯,但距离太远,光线又暗……”

  “那个东西是白色的,还是黑色的?”

  “这……我也不清楚,或许是我神经过敏,看错了。”

  “会不会是门里伸出一条手臂在那里挥动?”

  “或许吧。”

  俾斯麦失望地轻叹口气。的确,到目前为止,询问一无所得。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拿出刚才那把手枪,扔在桌上说:“有谁看过这把手枪?”

  没有人回答。

  “各位!”俾斯麦停顿半晌说:“我相信今天聚集在这儿的都是绅士淑女,或许有些话难以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现在我请各位回到自己的房间,有话要跟我说的人就来,任何情报我都非常欢迎,必要时我也会请你们过来,到时希望你们能欣然赴约。”

  当然无人提出异议。史密诺夫率先走出客厅,其他的人随后陆续离开。林太郎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想俾斯麦的新建议成功的希望不大,但在此刻,即使是宰相,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点子吧。

  佣人送来热牛奶和点心,升起壁炉的火后离去。林太郎喝着牛奶,重新思索一遍情况。

  冈本提到的社宾和福尔摩斯这些名侦探,在这个时刻会从哪里找到破案线索呢?贝妲的死和这次事件之间又有什么关联呢?毕竟,这两个命案都是在密室里发生的。

  林太郎起身拉开窗帘,打开一点窗户,凝视旧馆建筑。在雪光中,古旧的城堡只是一个阴森森的黑影。在庭院的这边——靠近湖的这边满地积雪,没有半个脚印。就算有,因为距离那栋建筑太远,很难和命案连在一起。

  他关上窗户,又坐回椅上,继续思索。他注意到一点俾斯麦完全没有触及的地方,或许宰相故意避免触及这一点。说起来也不是别的,就是安娜。俾斯麦指责克劳斯最后赶到克拉拉房间,试图紧追克劳斯的行踪,但是应该第一个赶到克拉拉房间的人不就是住她隔壁的安娜吗?何况她和克拉拉亲如姐妹。

  当然,年轻的贵族千金一旦上床入睡后,是不会随便再出房门的,但是安娜明明还穿着晚餐时的衣裳。如果说她已换上睡衣,听到克拉拉惊叫后又换上正式礼服,又太不合常理,再高尚的贵族在那种时候,顶多再加披一件袍子吧。

  但是,安娜的妆扮和晚餐时完全无异,旁人两次要她接受林太郎的诊察,她都拼命地拒绝,好像非常害怕让人进到她房间。

  就在这时,林太郎蓦地一惊,环视四周,仿佛听到某种怪声。他侧耳倾听,窗户那边确实传来扣、扣的声音。他倏地紧张起来,略微犹疑后再度走到窗边,小心翼翼地打开窗户,他发现有个东西紧趴在窗边墙上。他想要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霎时以为自己做了恶梦,惊惧和困惑在他胸中搅起一股激烈的漩涡。

  冈本修治正踩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凸台上,整个身体贴着墙壁,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林太郎二话不说,先死劲地把同本拉进房中,然后急忙关上窗户,掩上窗帘。

  “你搞什么鬼?这种糊涂事你也做得出来?”

  他好不容易压下想大声开骂的情绪,闷声斥责。冈本没有回答,只是抖着发紫的嘴唇直奔壁炉。

  〉难劬υ俣然肥又谌恕!案魑唬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不是警察,但是我有权利间接监督警察。要是在平时,我是没有余暇插手管犯罪之类的琐碎事务,但这一次特别,一方面是事情相当诡异,而被害者又是我的侄子,所以我非常在意这个案件。?

  俾斯麦从桌上的木盒里取出一支雪茄,汉斯毕恭毕敬地帮他点燃。

  “我想,这回我暂时充当一下办案总指挥,我相信德国民众一定乐于服从我的命令。不过,这里也有许多外国宾客,你们既然应邀成为这座城堡的客人,也就是我们德意志帝国的宾客,因此希望你们也能听我的,可以吗?”

  当然没有人敢说一句“不”,毕竟对方来头太大。

  “很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我希望各位说明当枪声响起时自己正在做些什么?我和缨勒当时刚好抵达玄关。”

  然后,俾斯麦回头看着汉斯。“这位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汉斯-古贝。”

  “当时,汉斯正好出来迎接我们,然后我们看到日本军医森先生在楼梯口附近徘徊,曼葛特将军和鲁道夫上尉在客厅里。”

  “是的,阁下。”曼葛特将军沉重地回答:“客厅里除了我和上尉以外,没有别人,森军医在我们谈话时正要离开客厅。”

  “嗯,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克劳斯,就从你开始说吧。”

  “我在自己房里起草伯爵吩咐要写的书信和文件,在布莱克公爵离去以后,我似乎也不需要再陪伴其他的客人。”

  “布莱克公爵?他是什么人?”

  克劳斯赶紧加以说明。

  “你没有通知伯爵布莱克公爵要走吗?”

  “没有,公爵说不必麻烦,而且……”克劳斯有些为难地继续说:“我想今晚应该不至于……不过,在夏天夜里,伯爵经常在旧馆接待秘密访客……”

  俾斯麦苦着脸说:“我明白了。我这个侄子喜欢女人,我也略知一二。那么,克劳斯,你的房间在哪里?”

  “在一楼右侧,就在安娜房间的正下方。”

  “换句话说,非常接近后门口喽?”

  “是的。”克劳斯的表情略显不安。

  “你没发现有人出入那个门吗?”

  “这……我的房间虽靠近门口,但并不在门边,中间还隔着一个收藏家具的储藏室。”

  “门旁的柱子上挂着一大串钥匙,平常都是那样挂着吗?”

  “是的,这是为了方便那些夏天晚上睡不着的客人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当然,像今晚这样的暴风雪,没有人会这么做,但还是习惯把钥匙挂在那里。”

  俾斯麦略为沉思了一下。“克劳斯,你听到枪声和克拉拉的惊叫声后,还在磨磨蹭蹭什么呢?”

  “磨磨蹭蹭?”

  “你如果从后门口那个楼梯赶上来,应该比我们早一步赶到克拉拉的房间,但是你却到得很晚。”

  “阁下,老实说,当时因为我有点累,一边工作一边打盹,听到惊叫声后才清醒,好一阵子还以为是做了恶梦。”

  “原来如此。”俾斯麦对这一点不再追究。“你上来之后看到我,于是去通知伯爵?”

  “是的,就在克拉拉小姐说明被射击的经过之后。我原先也愣在那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想到有事要做……”

  “大家都知道伯爵在旧馆那边吗?”

  “是的,是伯爵自己向大家宣布的,说是必须去处理一份重要的外交文件。”

  “我们话再说回来,你去通知伯爵的时候,通往院子的后门还上着锁吗?”

  “是的,还上着锁。”

  “伯爵另外有一把钥匙吧。”

  “是的,伯爵有一把。”

  俾斯麦从口袋取出刚才在伯爵书桌上拿来的钥匙串,克劳斯指着其中的一把。

  “那个门总共有几把钥匙?”

  “三把,另外一把在汉斯那里。”

  汉斯拿出自己的钥匙串给宰相看,的确有一把相同的钥匙。

  “万一客人到院子里时,有人误把门锁上,怎么办呢?”

  “那不成问题,您大概没注意到,外面垂着门铃绳子,直接通到佣人房。”

  “我知道了。接下来是史密诺夫先生,您……”

  “我在自己房里,正打算上床就寝。”史密诺夫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边那对法国伉俪呢?”

  “我们都在房里。容我向您报告,我叫皮耶-舅纳,这是内人玛丽安奴。”

  俾斯麦兴趣颇高地凝视玛丽安奴。“能遇见这么美丽的女士,对我这个老人来说实在很愉快,但愿不是在这种场合,而是在舞会上相见。”

  “您过奖了,公爵。”玛丽安奴笑得灿烂,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风情万种,皮耶却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再下来是村濑先生,你也在自己的房里吗?”

  “我是辗转难眠,正想楼下可能有人还没有睡,准备出门下楼时,就听到枪声,所以我最先赶到。”

  村濑康彦狠狠地瞪着林太郎,仿佛还记恨刚才林太郎一把推开他的冒失。俾斯麦指定林太郎一同前往旧馆那边,也令他吃味。

  俾斯麦吸了一阵子雪茄,继续问:“汉斯,伯爵到旧馆那边以后,你都没去过吗?”

  汉斯突然被问到,惊慌地挺身回答道:“伯爵去时我陪着,端些饮料,并调整壁炉的火势……”

  “就只有这些?”

  “是的,后来伯爵叫我不要再去打扰他,也吩咐过其他佣人,应该没有人去打扰。”

  “你去的时候,那个房间里有没有别人?”

  “当然没有。”

  “房门是锁上的吗?”

  “是的,由伯爵亲自把锁打开。”

  俾斯麦轻轻点头说:“森先生,你刚才好像从钥匙孔里抽出一些布片来,如果还在你手上,请让我看看。”

  林太郎从口袋中掏出布片,交给俾斯麦。

  “唔,也不算什么重要线索,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从刚才开始,我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林太郎边想边说:“如果做单纯的解释,是不希望有人从钥匙孔窥看屋内的情况,可是伯爵不必多此一举,就算需要,也不会塞得这么密不透风。如果说是凶手做的,在枪杀伯爵以前还费事地把这些布塞进钥匙孔里,好像有违常理。”

  “你说得不错。”

  “剩下的惟一可能,就是凶手行凶以后再动这个手脚,但这么一来,怕被人窥见的动机又显得不自然了,因为与其费心布置这些多余的手脚,不如尽快离开现场。”

  “你是说,这个塞布片的动作可能和凶手离奇的逃离方式有某种关系?”

  俾斯麦眼光锐利地看着林太郎。

  “当然,我对凶手是用什么方法逃离的毫无头绪,所以不能说得很清楚。”林太郎想了一下,继续说:“我们医生常常碰上同时出现两三种症状的复杂疾病,那时我们最先着眼的是最明显的症状。这次事件的确像是让人无从着手的复杂病症,而我最先看到的症状就是这些布片,或许当真相大白时,它只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不过……”

  “说得好!”俾斯麦佩服地用力点点头。“就请你好好地想一想你所看到的症状吧。克拉拉,该你了。”

  “是的,阁下。”克拉拉此刻已经完全恢复镇静。

  “刚才你说的话有一点暧昧不清,你说看到旧馆入口那边有东西在动,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克拉拉困惑地说:“阁下,我没有办法正确说出那是什么东西,那地方虽然有灯,但距离太远,光线又暗……”

  “那个东西是白色的,还是黑色的?”

  “这……我也不清楚,或许是我神经过敏,看错了。”

  “会不会是门里伸出一条手臂在那里挥动?”

  “或许吧。”

  俾斯麦失望地轻叹口气。的确,到目前为止,询问一无所得。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拿出刚才那把手枪,扔在桌上说:“有谁看过这把手枪?”

  没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