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就是爱你点心情在不能醒凌淑芬宫锁心玉续集千古恨长眠野性淑女冬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三章 已被改造

  嫁人之后,顾且喜觉得自己像是由修道院搬进了尼姑庵,到哪里都是修行,脱不了寡清的氛围。

  忽然的光亮,把且喜刺醒,昨天看碟看得太晚了、太累了,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家?"赵苇杭走了进来。

  且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大脑还处于休眠状态,完全是靠本能开口,问:"吃饭了么?"呀!屋子没有收拾,什么都没准备,他不是说明天才回来么?

  果然,赵苇杭进屋换衣服出来,神色不悦。"还没。"然后就坐到餐桌旁,等着开饭似的。

  且喜忙站起来,竟然晚上十点多了。突然发现自己带去止夙家的小旅行包还在脚边,希望他没看到吧,虽然他未必会介意他出差时她出去住的事情,但且喜还是感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忙一边用脚轻轻地推那个包,把它转移到沙发的扶手下面,还一边没话找话。

  "很饿吗?要不你先去洗澡吧,我做饭。"且喜觉得心虚的时候,态度就特别卑微。其实家里哪里有什么可做的东西,冰箱里是真正的空空焉。只能拖一时算一时了,看看能不能趁他洗澡的时候到超市买点半成品。唉,分身乏术的时候,就恨自己为什么不敢开车,想搞一些小动作的时候,总是束手束脚。

  赵苇杭不搭茬儿,且喜就硬着头皮地上去搂住他的胳膊,往屋里推他,"去多泡一会儿,休息一下,饭马上就好。"她其实真想说,不如出去吃,但看看主角的脸色,还是没敢说。

  赵苇杭终于还是让步了,拿了换洗的衣物向浴室走去,"简单点儿,我明早儿还有会。"

  他一进去,且喜就冲进厨房。淘米、做饭、烧水、泡木耳。冰箱里面还有两颗蛋,一点香菜,一根小小的胡萝卜,聊胜于无,再切点肉,不知道炒在一起是什么味道,所幸颜色搭配得还不错。分出点鸡蛋和香菜,做了个汤。再把其他原料放在一起三两下炒完,端出来。饭刚好焖好,选的是"高速"那一档,虽然味道可能差点儿,但现在时间就是一切。

  赵苇杭出来时,就看到桌子上不伦不类的一菜一汤,和顾且喜同志满面堆笑、殷勤的样子。

  他没说话,和顾且喜在一起,往往不说话的效果会好些。

  且喜看他夹了口菜吃了,表情还好,就小心翼翼地开口,"刚刚家里来电话了。"因为且喜的父母在他们结婚后不久就去了美国,一直没有回来,所以,他们所指的家里,就是单指赵苇杭的父母家。且喜说了开头,顿了一顿,希望赵苇杭接下来问一下什么事之类的,好让话题继续。可他低头喝汤,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所以,她只好自顾自地继续她的独角戏,"妈说让你多注意身体。"从那次事件之后,且喜还是依然故我地抵触检查身体的事情,按照婆婆嘱咐的频率,血都不够医院抽的。所以,她每次转达婆婆的问候,都是她径自翻译好的。婆婆也奇怪,要么是往家里打电话,要么是打她的手机,从来不单独找赵苇杭聊聊。她们偶尔还会一起出去,似乎这样,婆媳关系就真的很密切似的。

  赵苇杭这边已经吃完。"我吃好了。收起你那小媳妇样,以后我出差,你要在家。"话说完,他已经站起来,进屋休息了。

  且喜撇撇嘴,自己的包还是被他看到了,还小媳妇呢,自己明明是老妈子。她把汤又喝了两口,就把碗筷端下去了。洗衣服、收拾屋子、拖地板,这些都要做,明天还得上班,抓紧时间吧。

  用一个小时迅速做完所有的家务,冲洗完毕躺到床上。白天重又想起的往事都拉不住疲惫的她,沉沉睡去之前,她模糊地想,自己已经被完全改造了,改造成一个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感情,只需要听命行事的机器人。而改造自己的大魔头,就是身边那个回到家命好得只需要睡觉,高兴的时候随时有人陪睡的家伙。最后的一点力气用来咬牙切齿,腹诽一番,且喜就脱力似的睡着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赵苇杭已经不在身边,上班去了。且喜有时候真的不大理解,公务员么,即便是需要加班,需要应酬,也是在晚上啊。这位赵苇杭同志,经常是一大早就不见踪影,害得她十分钟的顺风车都没得坐。

  且喜又接到婆婆的秘书的电话,告诉她已经安排好中午体检,让他们夫妻中午务必要到医大一院来。这两年下来,婆婆见体检卡都被搁置了,就采用了这个紧迫盯人的招数,知道他们怎么也不好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其他人为难。要是大概半年一次,他们也就顺从了,可婆婆要求得也太频繁了。奇怪,昨天没说要自己也去检查呀。她应承下来,心想,一会儿让赵苇杭自己去好了,反正婆婆的原话里没说自己。

  拿着手机,且喜给赵苇杭发短信,"十二点,医大一院门诊入口,王秘书等。"看今天赵苇杭的状况,不像是会有时间,让他自己处理好了,王秘书的电话他也不是没有。

  中午和系资料室的黄老师说好一起去食堂吃饭,可一出来,就看到赵苇杭靠在车边等她。他亲自来带人,她就知道了躲不过去那一抽。且喜忙对黄老师说自己突然有事,等她走远了,周围似乎也没有多少认识的人,才冲过去迅速地钻进车里。

  赵苇杭上车,发动车子,看且喜还在四处看是否有人注意到她,不由得失笑。

  "顾且喜,那么鬼鬼祟祟干吗?装未婚?"他本来是调侃,毕竟这两年只要有时间,几乎天天送她上班。可且喜马上低头,可见是被他说中了。

  且喜的确是没告诉同事自己结婚了。本来婚礼的时候,也就是宴请了亲朋好友。学校这边,父母的意思也是要低调。她本科毕业留校、又那么早结婚、丈夫的家世,个个拿出来都是话题。

  赵苇杭似笑非笑,弄半天,自己在她那儿,还算是黑户,见不得人。他哼了一声,随便吧,多了不起的身份似的。

  且喜看看他的样子,硬是把想问他为什么来的念头打消了,虽然不像是生气,但表情也不愉快就是了。一般他出差回来,他们两个会比较融洽一点,用止夙的话说,也是符合"小别胜新婚"的定律的。但这次,且喜觉得怎么好像事事不顺,而且隐隐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似的。

  车子开向一院,等他们的竟然是婆婆本人。且喜忙下车,走过去问候,好像离上次见面,怎么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公公婆婆也忙,有空的时候,叫他们过去,赵苇杭是十次有八次不肯去,只是推说自己忙,且喜也拿他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在礼数上做得更周到一点。

  对于婆家,且喜多少有些失望。因为自己自小就觉得孤单,她一直向往那种大家庭的生活,有很多亲戚,大家经常来往,热闹喜庆的,就像秦闵予家那样的,几代人同住一起的大家庭。可等到嫁人了,婆家更是冷清,为了杜绝上门送礼说情的现象,年节的时候,都是闭门谢客的。且喜觉得自己像是从修道院搬进了尼姑庵,到哪里都是修行,脱不了寡清的氛围。

  "进来吧。"婆婆姓曲,在妇联工作,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干练的人。她年轻的时候,风头颇劲,但后来为了避免同丈夫有工作上的重叠,也是为了全力支持丈夫在事业上的发展,她要求调到妇联工作,直到现在。

  且喜进去拿了一张体检表格,竟然同每次体检的项目不同,上面的项目赫然是优生五项、抗体五项,还有妇科检查几大类。且喜回头询问:"妈,这是?"

  曲玟芳先是没说话,等王秘书带赵苇杭走远了,才略有些不自然地开口,"且喜,我知道你才二十三,现在让你们要孩子有点儿早。"妇女工作做了那么多年,她很快找到状态,"今天这个检查,只是用来了解你们的身体状况,按照需要调养好身体,将来要孩子的时候,就事半功倍了。"

  "再说,苇杭也不小了,明年就三十了。关于孩子的事情,你们要好好计划一下。"作为家长,再出色要强的人都不能免俗。且喜觉得,婆婆和自己最家常的谈话就是今天这番语重心长的谈话了。

  且喜还在这边多少有点儿不知所措,那边,赵苇杭很迅速地走了过来,拉起她就要走。

  曲玟芳拦到前面,"苇杭,你这是干吗?"

  赵苇杭抢走且喜手里的表,连同他的一起塞进他妈妈的手里,"妈,别做多余的事。"

  他们的声音都不大,连表情都控制得很好,就像是在随便聊天一样。但且喜分明感到此时的气氛剑拔弩张,她迅速地判断了下形势,决定还是屈从于大魔头。毕竟,他不配合,什么检查也做不了。且喜打着圆场,"妈,我们俩没做好准备,下次再约时间吧。"然后就推着赵苇杭走了。

  那次的事,曲玟芳似乎很介意,且喜亲自去拜访了一次,她都没露面。倒是更难得一见的公公赵克阳出来打了个招呼,嘱咐她要好好工作,注意身体,然后就打发她走了。

  且喜原本也是不想多事的,毕竟得罪婆婆的也不是自己。可是,当初结婚就是先斩后奏,不知道公公婆婆会不会有什么看法,现在,又是关乎孩子的事情,多少和自己有点儿干系,所以就硬着头皮来了。结果,还是吃了闭门羹。幸好,没天真地鼓动赵大人陪同,不然,要么是刚开口的时候就遭毒手,要么是即便把他怂恿来了,回去也是遭他痛下杀手。

  带着这一丝侥幸,且喜的心里舒坦多了,步履轻快地飞奔上公共汽车。看,庙也来了,神仙也拜了,心是诚的,有没有效果,倒是次要的了。

  晚上赵苇杭回来的时候,且喜已经睡了。她晚上无事,把厨房彻底收拾了一下,打算明天打扫卫生间,似乎家里的工作比学校的繁重得多。

  他进屋的时候,且喜是知道的,但她动也没动。过了一会儿,她就感觉到身后一沉,沐浴后的温暖的湿气伴着清香慢慢笼罩过来。且喜一点点地嗅着这种味道,不知道为什么,一样的沐浴露,赵苇杭用后,会让人觉得有些诱人。她有些不自觉地向后偎去,贴近那诱惑。

  如果让且喜说她和赵苇杭的婚姻,什么是让她最满意的,无疑就是赵苇杭在床上的表现了。这不是单指他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他能营造一种充满魔力的氛围,带领你进入享受自身、享受他的状态之中。他们在床上的时候,真的就是很单纯地分享性的美好,彼此毫无保留,酣畅淋漓。

  应该说,且喜对于自己的了解和她所有的性体验都来自赵苇杭。她建立的观念也和他一样坦然,在这个完全私密的空间,是不需要遮掩快意的。所以,当赵苇杭的手伸到她的下面,揉弄撩拨她的时候,她顺势转身压在他身上。她喜欢这个时候的赵苇杭,他充满野性,用很赤裸的欲望的眼神膜拜你,会说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会开一些暗示性很强的玩笑。这时的赵苇杭,像一个热情的情人,而不是平时严肃、刻板还有些可怕的先生。

  且喜把头伏在他的胸口,调皮地伸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当然,也顺带着湿润了他。

  "我以为你睡了。"

  "被你吵醒了。"且喜老实地趴在他身上,放任他狠狠地揉捏,嘴边轻逸出渐重的喘息。

  "那怎么办?"赵苇杭笑了下,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不如我们一起培养一下睡意。"

  "哎!"

  "怎么了?"

  "你压到我头发了。"

  ……

  "啊!"且喜又惊呼。

  "又怎么了?"

  "轻一点。"她有点不好意思,刚刚他撞进来,力道太大,她没有准备。

  "顾且喜,你能不能不总是叫唤?"赵苇杭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了。

  ……

  "哑巴了?"

  且喜摇头。

  "我喜欢听你的声音。"赵苇杭粗喘着。

  且喜还是摇头,天知道她忍得多辛苦。

  赵苇杭抬起身,远离她,又突然冲了进来。且喜终于没忍住,"哦!"

  "对,大点儿声,我要听。"赵苇杭更加卖力。

  且喜却小声抱怨,"不是你不让我叫唤的吗?"

  她的小小的反抗,换来的是赵苇杭重重的一掌,随之而来的是且喜的一声大叫。

  第二天,两个人都起迟了,匆匆套上衣服就出门了。八点整才冲进系里,她一边向上跑,克服着酸软腰腿的无力,一边捏着干瘪的牛奶口袋叹息,再多拿一袋就好了,刚刚那袋一时心软留给赵苇杭了。最重要的是,不能为了一时欢愉,耽误了正常作息,害得自己忙乱加上挨饿,这就是代价。

  今天系里要来一位新引进的海归,由且喜负责接待,带她去办一系列手续。这位教授是在德国拿的博士学位,还曾经到哈佛进修了一年。最恐怖(且喜觉得用常理无法解释的时候,就会用恐怖这个词)的是,这位新来的教授,竟然是不满三十的女教授。

  大家都知道,理工科的教授很可能会有三十岁以内的,因为那个领域除了基础,更需要的是创新。而在且喜所在的院系——历史系,这个学科决定了:学识是需要积累的。尽管近年来,也有一些破格提拔的教授,但也都是年近四十,符合师从大家,要有海外留学经历,并且要有厚重的、在学术界有影响的研究成果等等一系列条件的才行。当然,这位C大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教授——吴荻,的确有让人信服的才识。虽然且喜不是很懂,但她在之前为吴荻做简介的时候,查了一下她发表的论文,多得真是令人咋舌,而且绝大多数是发表在国外的权威期刊上。

  且喜曾想,估计这样的女性,和止夙一样,都是可以被称作楷模的吧。对比自己的胸无大志,不,是根本无志(反正自己也是习惯了),只能是表示敬意,然后继续地不思进取。

  在办公室门口,且喜就看到,一个不大熟悉的身影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在看报纸。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是吴老师吧。您好!我叫顾且喜,是这里的教务秘书。今天,我负责带您去办理一些手续,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您也可以找我。"且喜不喘气地说了一串儿话,都说在国外待过的人最讨厌别人不守时,可别第一天就把人给得罪了。

  且喜看着对面的人慢慢抬起头,虽然之前看过照片,知道是个美女,但亲眼见到她这么漂亮,还是让且喜感到欷?不已。为什么有些女生那么聪明,聪明也就罢了,还那么漂亮,这位就是聪明、漂亮得离谱的那种吧,且喜暗暗赞叹。

  "你好,我是吴荻。"她微笑着打个招呼。

  "你好。"赞叹归赞叹,接下来,且喜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挺专业、挺镇定地说:"我们得先去人事处,办理您的工作证。然后去财务处,办理工资卡。之后就是教务处,安排这学期的课。因为已经开学一段时间了,恐怕只能安排一些专题讲座。"

  吴荻没有异议,听完马上站起来,"好,我们走吧。"吴荻的穿着很随意,里面是紧身的白色T恤,外罩红蓝格子衬衫,下身是卡其色长裤,鞋子是那种咖啡色绒皮面料的,看上去很自然,很舒适。长长的卷发披下来,散而不乱。吴荻的漂亮,是那种很有风情的漂亮,且喜总结。

  跑了一上午,学校这边当然是一路绿灯,有效率得很。但工资卡需要本人持身份证去银行办理,因为已经错过了学校统一办理的时间。银行里面多是排队缴费的人,所以排了很久。等排到了,才又被告知,新开户的在另外一个窗口办理,根本不需要排队,且喜心里暗恨。不过,总算是在中午的时候,把一切都办理妥当了。

  "辛苦了,我请你吃饭吧!"吴荻开口道。

  且喜摆手,"还是我请吧,这边我熟。"

  "我也在这里长大,有些小店,你或许还没我清楚呢!好久没吃了,真想念啊!"吴荻笑笑,挽起且喜就走。

  且喜觉得,吴荻真是很容易相处,同样的年龄,哪里有半点赵苇杭同志的老气横秋。也许是因为一直待在学校的缘故,她的气质很纯净,迷人的纯净。她领着且喜东绕西绕的,后来进了一家小店,店名出奇的简单,就叫"米线"。正午时分,里面人满为患,没有空着的桌子,估计味道真的不错吧。

  吴荻带着且喜坐到一对小情侣旁边,见怪不怪地说:"这个时间就是这样的,大家都是挤在一起吃,你一会儿尝尝,味道很地道的。"

  且喜点点头,她从没来过这样的小店,觉得很多人在一起埋头吃的样子,很调动人的胃口。以往,和秦闵予在一起的时候,出去吃饭往往是和很多人一起,没来过这样的小吃店。和止夙出去,一般都是吃快餐,止夙觉得比较卫生,还有效率。和赵苇杭结婚后,根本没单独出去吃过,应该说,很少单独出去,匪夷所思吧,他们都是在家里吃饭,吃且喜做的饭。

  米线端上来了,且喜在吴荻的推荐下,要的是牛肉米线,因为这个地方连菜单都没有,只需要喊一声要什么锅。她先像模像样地喝了口汤,周围的学生都是这样做的,然后才挑了一点米线尝尝。汤很浓很香,米线很滑,锅里面有很多青菜,而且都是且喜喜欢吃的。她不知道是否地道,只觉得好吃得真是停不了口。

  对面的吴荻却并不吃,递过来一个小瓷瓶,"这是醋,加一点儿,味道会很不一样。"

  且喜很快就吃得满头是汗,见吴荻只是看着她,便说:"吴老师,让您见笑了,这是我第一次吃米线,是很好吃呢!一会儿出去一定要记住路线,下次带止夙来吃。"

  "叫我吴荻就好。同学?"

  "嗯,好朋友。"

  "其实你可以带小男友过来,没看到他们都是一双一对的么。"

  且喜笑笑,没回答。要是在以前,或许自己会想和秦闵予来一次吧。且喜有很多类似的心愿,吃到什么好吃的东西,就想到什么时候也带他去尝一尝;要是到过什么好地方,就希望有一天两个人能一同去;如果见到什么特别喜爱的东西,就希望将来可以两个人一同拥有。她在想着他的时候,总是在默默地、甜蜜地憧憬着,似乎这样,就真的同他分享过了。而此刻,回想起那种心情,忽然觉得酸涩难忍,过去那么多的心愿,终究还是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