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冰魄寒光剑梁羽生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L.J.史密斯娇玫瑰与假面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七章 阶段性胜利

  什么是正常的婚姻呢,彼此相处,都觉得适应,也就够了。

  顾且喜觉得自己要疯了,赵苇杭真的说到做到,竟然在之后的一个月都回家住,即便是开车后半夜才能赶回来,他也是回来休息。且喜实在是不适应现在的这种相处方式,她觉得自己变成了需要被父亲看管的高中女生。更惨的是,完全没有私人空间,除了事事报备,连睡觉的时间都要和这位管理员在一起,一点隐私也没有。

  且喜当然知道赵苇杭是认真的,而且单就自己让他找了一个晚上这件事来说,她也觉得可以适当地妥协,所以她一阵儿时间乖乖地、事无巨细地向他报告,并且由原来的短信汇报升级到电话汇报,当然,这也是止夙给出的主意。本来是期望他对于这样频繁的骚扰觉得不快,进而放弃这么复杂的要求,可是,且喜现在知道,自己是大大地失算了。

  "丁止夙,你出的好主意!"

  "怎么,奏效了吗?"

  "止夙,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蠢?"

  "哦?怎么了,又有什么大新闻?"

  "我怎么会相信你这个既没恋爱过,又没丈夫的人给我出的鬼主意!"

  "怎么了,连续剧里面不都是这么演的,女人纠缠得紧了,男人就会很烦。"丁止夙这个烂剧之王,她的经验来源实在有限。

  "我完蛋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很烦,我只知道一个月了啊,一个月了,我还没挺到他烦,我自己都烦死了。"且喜还想着什么时候去秦家坐坐,上次因为太慌张了,表现得大失水准。

  且喜不知道别人遇到这种重逢的时候会想什么或者发生什么,她反正是想和秦闵予重修旧好。当初,那样的离别,总让且喜心有戚戚焉。虽然自己的身份不同了,但她总觉得他们的关系注定是一生那么久,自然该继续下去。至于怎么能重修,她目前还不清楚,只是个模糊的想法罢了。因为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不是一个两个。虽然自己依然用着原来的手机号码,可秦闵予一次都没联络过自己,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但是,且喜也知道,不能苛求他什么,自己不也是一个月都没再出现吗?人长大了,自然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事事都那么任性。

  那边,丁止夙的声音高了八度,"你跟我抱怨有什么用,你要是敢天天和他这么抱怨,估计他休你的心都有了。"

  且喜还是哀号,"我能不知道么,可是我对着他就会有强迫症,会不自觉地低眉顺眼。"

  "我不管,我就这么点儿手段,你自己看着办吧!"丁止夙真是被这对宝弄得要歇斯底里了。前几天,他们一起宴请她,美其名曰是赵苇杭同志要结识一下且喜的好友。可实际上,她觉得,自己就是被他郑重嘱托了,他不在的时候,且喜如果出任何状况,都要唯她是问似的。事实上,且喜和她这么要好,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她一定不会不理的。可是把且喜这么交付给她,却让她觉得怪怪的,更感到责任重大。嗯,就像是自己被拴在了赵苇杭同志的船尾,他若是沉了,她也必死无疑。

  且喜恨恨地挂断电话,连止夙都被烦得不管她了,不知道赵苇杭同志抽风的时间还会持续多久。每当想到这点,她就更加悔恨,如果那时想到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干脆就不顾吴美女的面子横空出世,自己也不至于混到这份儿上。可惜啊,事后诸葛亮是救不了她的,唯今之计,只有自救了。

  且喜到赵苇杭单位的停车场守株待兔,一定要约他在外面谈谈。在家里,总觉得是非正式对话,又怕打扰到他看书,又怕他会觉得且喜有什么非分之想似的,弄得她很被动。

  "顾且喜,上车。"

  且喜还在这边张望呢,突然赵苇杭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

  "咦,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下次,如果你要守着车等人,记得要蹲在驾驶座这一侧。"顾且喜的糊涂和大意,真是有得一说。

  且喜忙打开车门,上去坐好,刚刚还在琢磨怎么对付他,现在又被嘲笑了。她现在已经基本能理解赵大人的幽默了。

  不能怯场,且喜给自己鼓劲。"赵苇杭,我们今天出去吃吧!"

  "噢,什么日子?"

  "不是什么日子,我想和你谈谈。"

  "回家说吧,今天忙得都没空喝水。"

  "公务员不是都闲得很么,天天喝茶、看报纸就过一天,你怎么总是这么忙?"

  "怪我没时间陪你?"

  且喜连忙摆手,恨不得连脚都伸出来表示否定。"还是忙正事要紧。"他最近的这些话,且喜听得心里怵怵的。

  失败,且喜进屋的时候就想,为什么自己对付谁都只能是失败。

  "今天没买菜。"且喜尽管不满,但还是先坦白自己该负的责任。

  "过来,"赵苇杭等且喜坐好,才问:"要说什么?"

  且喜看了下他的脸色,好像心情颇佳的样子。"赵苇杭,你饶了我吧!"然后不知怎么地,就哭了起来。

  她一边哭,还一边说:"赵苇杭,你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你干吗突然变成这样!我犯什么错了,我不就一天没回家么,你以前不是隔三差五就出门,我有问过你么?这都一个月了,上吊还得让人喘足气吧!"她噼里啪啦地说了一串儿,又夹杂着哭声,再加上用纸巾擦眼泪、擦鼻涕,在赵苇杭听来,就是整个呜哩哇啦,根本听不出个所以然。

  赵苇杭不喜欢女人哭哭啼啼,但他觉得也没有理由阻止,所以,他就从屋里又拿出来一盒纸巾,放在且喜手边。

  且喜又哭了一阵儿,没人劝,没人理,似乎也继续不下去了,但哭过之后,实在是痛快极了。

  "没买菜,也不用哭成这样。"见她终于止住了哭声,赵苇杭还是调侃了她一句。

  且喜闻言又撇嘴,"赵苇杭,今天我不想做饭。"

  "那我做吧。"

  "你不是累了吗?"

  "我只是不喜欢坐在饭店里面等。"

  "你是外星人啊,等一会儿就可以吃到现成的美食,我觉得很好啊。"且喜想了想,"要不咱们去吃快餐吧,不用等。"

  赵苇杭皱了皱眉,为了避免她再一次失控,他决定顺着她的意愿。"好吧,你去洗脸,咱们这就走。"

  且喜马上跳起来,美滋滋地洗了脸,她也觉得自己跑来跑去的样子像个小哈巴狗,可是就是掩饰不了自己心里的这点儿雀跃,给点阳光就灿烂过头。可见,当初秦闵予不给自己一点回应是正确的,她就是那种给点儿颜色就开染坊,不知道一点儿斤两的人。

  没有悬念,且喜要求去吃Pizza。赵苇杭没有表示异议,虽然他觉得,那个东西吃下去,无异于一个砖头砸到胃里,但还是没说什么。喝着饮料,他还在想,原来,他拿这个女人,也一样没办法。

  "赵苇杭,咱们算是过了非常时期吧,"且喜吃了一口,爱吃的东西给了她灵感,"我们恢复邦交正常化吧,像原来那样生活。你照常工作,我保证不再消失,不再闯祸。"

  "就为了这个哭?出息!"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哭,我就觉得你不像你,我也不像我了。"

  "随便你吧。"赵苇杭突然说。

  "呃,"且喜有点意外,他不该是这么好说话啊。"谢谢。"

  赵苇杭拿起餐巾,拭了下嘴角,婚姻正常化的努力就此告终,想进一步,她却推你,又有什么办法,随她去吧。况且,什么是正常的婚姻呢,彼此相处,都觉得适应,也就够了。

  赵苇杭放过了且喜,又开始了他一如既往地忙碌奔波,虽然还是尽量赶回来,但也有临时放她大假的时候,总之,她是很满意了。可是,就有人见不得她舒服,她刚松动筋骨,滋润了两天,麻烦就来了。

  那天一早,她刚到系里,就被院长叫去了。别以为院长就是个老头,现任院长绝对是个青年才俊,四十不到,也是一路破格提拔加上破格任用上来的。他的工作作风与他做学问的态度一样,注重细节,一丝不苟,他在的场合,没有人敢聊家常。当然,这在且喜看来,就是吹毛求疵。即使心里不喜欢,可也是在人家手下干活啊,所以且喜也都是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丝毫马虎。

  "院长,您找我?"

  "吴老师的课,你重新安排一下吧,她刚刚参加了一个联合国的项目,需要去北京一段时间,这学期的课基本上都不能上了。"

  "吴老师已经走了吗?"且喜觉得奇怪,这不算什么大事,既然都不能上了,也不需要串课。没走的话,留个作业,学生拿个成绩,得个学分,就结了。走了的话,就只好挪到下学期再说。

  "她还没走,但也就是这两天了。她没时间来系里,你去她那儿,把这件事处理一下。"

  且喜领命出来,心里有些感叹,吴荻要走,不知道赵苇杭是否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她是不了解,但对于且喜来说,就她看到的部分,她是同情吴荻的。她能理解她的伤心和绝望,赵苇杭这样的人,不论是不是他的错,他都不会回头,他就是这么狠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吴荻因为刚回国,还住在专家公寓里,离学校不是很远。到服务台问清楚她的房间号,且喜就上楼了。

  敲门,门打开了,里面的人,真是让且喜想也想不到,竟然是秦闵予。

  且喜下意识地又抬头看看门牌号码,303,没错啊。

  "找吴荻吗?"秦闵予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且喜点头,怎么就自己搞不清楚状况。

  "谁啊?"吴荻在里面问,且喜进屋才知道,她是在浴室里面。

  "是我,吴老师,顾且喜。"且喜忙回答。

  "稍等啊!"

  这边,秦闵予已经坐在沙发里,翻着茶几上的杂志,根本没有理会且喜的意思。

  "哎,秦闵予,你怎么在这里?"且喜迟疑了一下,还是凑过去搭讪。

  秦闵予看着杂志,也不说话。

  且喜把两只手都盖在他的杂志上,这是他们以前经常玩的,秦闵予一不理她,她就惯会捣乱的。

  秦闵予把杂志抽走,还是不理她。且喜还是继续纠缠,想拿走那本杂志,好像这样,秦闵予就肯给她点儿关注似的。两个人也是这么玩着长大的,所以,且喜一旦开始,就忘了彼此间的隔阂,整个人都扑了上去。

  秦闵予把杂志摔在一旁,"顾且喜,你够了啊!"

  "干吗不理我?"且喜还巴在他身上,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你下去。"

  "我不。"

  "下去。"

  "你先说你为什么在这儿,我才下去。"且喜非得知道秦闵予和吴荻的关系才肯罢手,虽然吴荻比他大一些,但是,她那么漂亮,难保他不会喜欢。如果他喜欢吴荻,且喜觉得他多少有些吃亏啊,吴荻不是喜欢赵苇杭么!秦闵予应该找得到更好的。

  秦闵予正用手拉住她的胳膊,想把她拽下去的时候,吴荻进来了。

  "你们,认识?"

  且喜马上点头,"我们一直是同学,从小到大。"然后马上转移到自己的疑问中,"吴老师,你们怎么认识的?"

  "哦,闵予啊,我们在哈佛待在一起一年多啊!"吴荻手上拿着刚刚洗过的床单之类的,"来,过来帮我晾好。"使唤秦闵予就跟使唤丫头似的。

  且喜眼睁睁地看着秦闵予过去帮她晾床单,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秦闵予在家里,根本不需要干活,他上大学时候的衣服,也都是且喜自告奋勇地洗的。她那时就想,如果可以在他身边一辈子,那她愿意包揽所有家务,全力支持他。

  吴荻这个女人太可恶了,且喜决定讨厌她。老牛吃嫩草不说,还不珍惜,还要回来找旧情人。真是看不下去!

  "吴老师,能给我份作业范围的单子么,我好给学生布置下去。"

  "好,你稍等啊。"吴荻马上打印了一份文档,交给且喜。"怎么给成绩呢,你们把作业邮给我批吗?"

  "哦,这个我回去问一下教务处再说吧。您哪天走?"

  "后天。"

  "哦,那慢慢收拾吧,我不打扰了。"且喜把东西收好,想马上撤退。

  "不打扰,你不来找我,我也想找你聊聊呢。"

  且喜忙说:"系里还有事呢,我也是抽空过来看看的,改天吧,等你回来,我们再聚啊!"开玩笑,谈什么呢,家里的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听了还不是徒增烦恼。

  且喜慢慢下楼,琢磨要不要把吴荻的事情给秦闵予透露一下。她不怕做恶人,只是苦于可说的东西太少,她自己都搞不清状况呢。

  "顾且喜!"一个让她惊喜的声音喊她。

  "秦闵予!"她也想很亲热地叫他名字,尽管在心里已经重复了无数遍,可真的开口,还是这样的很正式的称呼。

  "回学校吗?我送你。"

  "真的啊,太好了!你不忙吗?"

  "刚回来,还没决定去哪个公司,有什么可忙的?"秦闵予学的是通讯工程,在哈佛拿了硕士学位,有MCS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icrosoftCertifiedSystemsEngineer)认证,在美国有过实习经历,在那儿已经有大公司要聘用他,但他没有在美国定居的打算,所以还是回来了。以他的资历和手上几个新的程序,不管是找工作或者创业,都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他还没有决定好。

  "哦。秦闵予,这次回来后,你就不走了吧!"

  "嗯,或许吧。"

  "真好。哪天找同学们聚聚吧,你走之后,我同他们也断了联系。"

  说话的工夫,且喜上了秦闵予的车,是新款的马六,颜色也是且喜喜欢的蓝色。"车真不错!"她坐在座位上颠了颠,真舒适。赵苇杭的车也挺好,宝来,是他们结婚那年买的。可是马六是且喜开始注意车的时候,一眼就中意的车型,她觉得无论从线条到颜色,这款车都无可挑剔。她可不敢想秦闵予是因为她才选的这款车,虽然他或许知道她喜欢。

  "顾且喜,你没话和我说吗?"

  "什么?你指什么?"

  "多了,太多了。从前,这两年,现在,将来。"

  且喜沉默了,如果秦闵予非要揭她的伤疤,她也只能让他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