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伯特伦旅馆之谜阿加莎·克里斯蒂约会十二点整寄秋谷地之风PENPEN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薄情王爷 > 第八章

  血,无止尽的鲜血!

  昏昏沉沉,朦朦胧胧,他看不清眼前的景物,隐隐约约中,他只知道自个儿拿著大刀,挥砍著朝他而来的人潮,一波接著一波,永无止尽……

  七爷似乎又作恶梦了!

  苗含月拿著帕巾,温柔的拭去淌满龙骁脸上的冷汗,这三日,她不眠不休地守著龙骁,有时候他眉头紧皱,喃喃呓语,辗转反侧,睡得不安稳,看得出遭逢重大变故。

  她小手在他俊颜游移,一颗心痛著揪著,柔柔低唤:"七爷,您快醒来,妾身一直在这等您。"

  温柔得有如天籁般的声音,奇异的平抚他焦虑不安的心情,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

  葱白玉指停在他眉头,恋恋不舍地轻抚著,什么时候他才会睁开眼看著她,如同往昔?

  这三日来,他高烧不退,好不容易清早才退了烧,但迟迟不醒,她心乱如麻,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叹口气,她凝望著他好半晌,突然起身走到一旁跪了下来,诚心诚意祈求老天爷让他醒来。

  迷迷糊糊中,龙骁听到身旁传来焦急的请求,哽咽的声音令他心怜,他努力的睁开眼,过了好半晌,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只见苗含月正跪著,口里念念有词。

  "老天爷,求求你让七爷醒来,信女愿意一辈子吃斋念佛,感谢你的浩荡天恩。"

  她真诚的祈求令他心中一动,使力的开口唤道:"含月……"声音沙哑无比。

  苗含月惊愕的转过头,正好对上龙骁深沉幽邃的黑眸,不由得笑逐颜开,老天爷听到她的请求了!

  "七爷。"她起身奔向他。

  龙骁正欲坐起身,臂膀上突然传来的剧痛令他痛呼怒咒,"该死!"

  苗含月连忙将他扶起,柔声道:"您的伤口很深,别乱动。"替他疗伤时,她差点都吓晕了。

  龙骁扫了四周一眼,目光定在角落的药罐,"你曾出去买药?"

  苗含月点头承认,"您的伤太深,不敷药不行。"

  龙骁沉默了半晌,又问:"那你有听到什么消息吗?"

  苗含月迟疑地看著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龙骁瞧出她神色有异,心下明了大概不会有什么好事。

  "说吧,本王爷承受得住。"

  苗含月凝望著他好一会儿,才道:"皇上驾崩了,新皇是三王爷。"虽然他甚少提到他们兄弟间的事,但身处王爷府,又是他的侍妾,多多少少知道他和二王爷感情甚好,和三王爷的关系则似乎不怎么友善。

  龙骁目光一沉,该死!龙尧凭什么登上皇位?!

  "还有呢?"他咬牙问道。

  "官府现在正到处缉拿二王爷及您,外头到处是官兵,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出,就连药铺也不准做伤药买卖。"

  "想断了本王爷的后路?龙蔚,你真狠。"龙骁望向她,疑问道:"那这药你是如何得到的?"

  "妾身是一间一间、一点一点去买来的,妾身骗他们说在厨房做活时受了伤,掌柜才卖给我。"

  龙骁感动的握住她的小手,"谢谢你。"

  苗含月一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七爷?"

  "嗯。"龙骁挑眉瞧她。

  "您向妾身道谢?"

  "奇怪吗?"

  苗含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轻轻地道:"妾身为您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您毋需道谢。"

  龙骁若有所思的盯著她,像是在研究些什么。

  不闻任何声响,苗含月抬起头来,对上他打量的黑眸。

  "你真的不适合在王爷府生活。"她太善良,太忍让,置身成群狼豺虎豹中等於是自寻死路。

  "七爷?"苗含月小脸倏地苍白。他这么说是何用意?要赶她走吗?不,她只求能跟在他身旁照顾著他。

  "本王爷只是心有所感,没事的。"如果他能够乎反冤屈,他会给她一个合理的身份,就算往后他不再恩宠她,府里的人也决计不能够欺负她。

  他在说谎,苗含月明确的感觉到。唉,是她自个儿太不满足,他贵为王爷,就算此刻落难,也是尊贵之躯,她奢求了。

  她深吸口气,打起精神微笑道:"七爷,您昏睡了三天,肚子应该也饿了,妾身熬了粥。您喝点吧。"

  话一说完,她起身到角落端粥。

  龙骁目光锁著她,瞧她忙碌的模样,心绪翻腾不已。把她带在身边,他会不会太自私了?

  苗含月端来粥,温柔的喂著他。

  龙骁一口接一口的喝下,心情也愈发沉重。

  苗含月心细如发,瞧得出龙骁神色有异,大胆开口问道:"七爷,您不喜欢吃粥吗?"

  龙骁摇头否认,脸色沉重,半晌,缓缓开了口,"你离开本王爷身边,说不定会过得更好。"

  "七爷!"苗含月大惊失色。

  "本王爷的冤屈若不能平反,你总不能一辈子跟著本王爷躲躲藏藏,耽误了大好青春。"他不想她跟著自己受苦。

  苗含月轻笑摇头,"妾身只想跟在您身边一辈子。"

  这次龙骁没再说话,只是扬臂搂她入怀。

  她真诚的心意虽令他欣喜,却无法减轻压迫心头的沉重。

  一向冷情的他,也起了疑惑,他该让她如此受苦吗?

  他不知道,向来理智的脑子,此刻却愈想愈迷惑。

  日子飞逝,转眼已过了半个月。

  盘坐在厅堂上的龙骁,心烦气躁地无法静心运气疗伤,胸口的郁闷随著时间累积是愈来愈深,愈来愈重。

  他到底还要在这个地方忍多久?二哥安好吗?

  苗含月手里端著刚煮好的热汤,站在厅外徘徊,迟疑著该不该进入。近来她也发觉到龙骁的脾气愈来愈暴戾,就好像是只被围困的猛兽,一心只想脱牢而出,却无法如愿。

  她好心疼他,却又无能为力,此时她好恨自个儿低微的身份,根本帮不了他,只能在他旁边守著。

  "含月,进来吧。"知道她在外头徘徊,龙骁开口唤道,下了椅,索性放弃疗伤。

  苗含月走到他眼前,柔柔地问道:"七爷,好点了吗?"

  "嗯。"龙骁眺望外头,随口应了声,像是在敷衍。

  苗含月知道他心情不好,体贴的不再追问,将汤端至他面前。"七爷,妾身熬了热汤,您快喝吧。"

  龙骁接过手,连看也不看的直接饮下,未入喉间,他即吐了出来,怒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喝!"

  话声甫落,汤碗也被他摔在地上。

  望著破碎的汤碗,苗含月心中一紧。她知道他吃不惯粗糙野菜,但她所有的银两全买了伤药,实在没多余的银子。

  她蹲下身捡起破碎瓦片,一句话也不说。

  瞧著她柔弱的背影,充斥在胸臆间的郁闷顿消,取而代之的是股怜惜。

  其实,他倒也不是吃不惯野菜粗食,当年驻守边关时,城内无粮,他也曾和士兵们一同以野菜树皮果腹,此刻会难以下咽,全是心情不好的缘故。

  "含月。"他不是故意要事负她的好意。

  "七爷,妾身到外头买热包子好了,您等著。"收拾好碎瓦片放在一旁,苗含月朝他微微一笑,连忙离去。

  瞧她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龙骁顿感愧疚,他不该迁怒他人,尤其是她。对於落难负伤的他,她依然毫无怨尤的尽心照顾他,这份情意,他记著。

  他起身,不顾外头官兵寻找,跟了出去。

  苗含月来到大街上,想著龙骁阴郁的俊颜,心疼万分,尊贵的他遭此陷害,真是难为了他。

  走著走著,她瞧见酒楼贴了红纸正在找洗碗妇人,当下进入店家,向掌柜说明来意。

  掌柜皱著眉头,打量著苗含月,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子,做得了粗活吗?正欲出言婉拒,坐在角落桌的客人不怀好意地出声。

  "像你这么美的女子,怎能做粗活呢?不如陪大爷喝一杯。"其中一名男客起身走至苗含月面前,大手探了过去。

  苗含月闪过男伤的毛手,淡淡道:"大爷请自重。"

  几名男人大笑,更有一名男子从怀中拿出一锭白银放在桌上。

  "美姑娘,只要你喝了这杯酒,这锭银子就是你的。"

  苗含月望著白银,有了那锭银子,龙骁就不需再用野菜果腹,可是……她若喝下那杯酒,和青楼里的姑娘又有啥两样?

  拿银子出来的男人瞧苗含月盯著白银不放,催促道:"银子等著你来拿,还不快喝?"

  苗含月迟疑不决,她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她喝下那杯酒,你们的命也没了!"门外突然响起怒叱。

  苗含月骇得转过身,他怎么出来了!

  龙骁走进酒楼,拉著苗含月的手转身要走,五名男人弹跳起身,冲过去团团围住他们。

  "小子,放开她。"到嘴的肥肉怎可任它轻易飞走?

  龙骁冷哼了声,身子一旋,给了他们一人一拳以示教训。

  "七爷!"

  龙骁脸色阴沉,瞧也不瞧她一眼,怒不可遏的拉著她离开酒楼,走到一处偏僻街尾才放开她。

  苗含月瞧他怒气冲天的模样,一时也不敢开口。

  四下岑寂,不知过了多久,龙骁转身瞪著她,冷冷的开口问道:"你会喝了那杯酒?"

  "我不知道。"她老实地回答。自尊与他,她必须选择一项,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有所牺牲。

  她的回答无疑增添他的怒火,她连一丁点的廉耻心也没有吗?

  "你知道你要是喝了那杯酒,代表什么吗?"

  "妾身知道。"她小小声回答。

  "知道了你还……"紧握住双拳,下面的话他气怒得不想再说,低咒了声,他转过身去,不想再面对她。

  他的态度令苗含月的心狠狠揪紧、发痛。他不愿瞧她了吗?觉得她全身沾满了污秽吗?

  她移步至他面前,柔柔唤了声,"七爷!"

  不瞧她,龙骁怒道:"不要喊本王爷。"

  心好痛,她无法承受他鄙夷的态度,她只不过是想让他好过些。

  "妾身有自个儿的想法,但绝不会是您所想的样子。"

  不说话,也没瞧看她,龙骁的脸色愈见冰冷。

  苗含月紧捉著衣襟,像是在克制些什么,语气略显激动,"七爷,请您别误会妾身。"她几乎快无法承受他的默然拒绝。

  龙骁依然没说话,半晌突然转头看她,问道:"你喜欢当妓女?"如果他再不出现,他敢肯定她会喝下那杯酒。

  苗含月惊愕,"您为什么这么说呢?"

  无视她眼中的哀痛,他迳自替她的行为冠上解释,口不择言地伤害她,"本王爷说的有错吗?只要有银子,你不是什么都可卖吗?"

  他侮辱人的话语除了令她感到痛心外,也让她更看不起自己,他说的没错,当初她不就是把自己卖给了他?

  她心碎无语,龙骁却当她是默认,心中怒火更添一层。

  "既然如此,本王爷就如你所愿。"

  苗含月万分不解,还未来得及问清楚,已被他拉著离开。

  飘香院,京城最大的青楼。

  老鸨凤姐睁大眼,打量著苗含月,眼前这位姑娘真美,相信由她精心调教之后,定会成为瓢香院的摇钱树。

  从未被人这般打量过,苗含月心生惧意,但更令她害怕的是龙骁的态度、行为,他把她带来这做什么?

  "这位爷想卖多少?"凤姐老马识途地问。

  "两百两。"

  苗含月怔住,霎时明了,他要把她卖掉?!

  凤姐再瞧了瞧苗含月。嗯,这价格合理。

  "好,爷既然爽快,那凤姐我也不罗唆,小李,去拿两百两银票过来。"她吩咐著身旁奴仆。

  小李依言取来两百两银票,交给龙骁。

  龙骁接过手,转身就要离开。

  "七爷,您真的要把我卖掉?"再也忍不住,苗含月心痛地司。

  停下脚步,龙骁迟疑了一下,才转过身面对她,只不过脸色一贯冷沉。

  翦水秋瞳中盈满伤心难过,她真心真意、无怨无悔的留在他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就是爱他,而他竟然……

  她无言的指责拨动了他的心弦,怔忡间,他有了一丝悔意,但转眼即被怒火所取代。此刻的他,无权无势,犹如丧家之犬,她会想过更好的生活,也是人之常情,只不过,他没想到表面上冰清玉洁的她,心底竟是如此贪荣,为了锭银子就可以出卖自己。

  他冷冷的,一字一句道:"你既然喜欢陪酒,本王爷就让你陪个够。"

  直直望著他,苗含月眸中跃上令人心疼的脆弱,无法承受他的误会。

  "你真这么以为?"她反问。

  淡淡的一句问话,犹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往他胸口刺下,似乎在指责他错误的决定。

  不,他没有错,错的人是她,她不该轻贱自己,想他龙骁叱吒风云,身旁怎能有这般寡廉鲜耻的女人?

  有了这想法,伤人言语也脱口而出。"你是我当初花两百两买来的,如今两百两卖出,我没啥损失。"

  闻言,苗含月怔愕呆住,清丽容颜霎时毫无血色。

  她原以为,前些日子他对她的好,除了是还未厌倦她之外,还有著一丝丝情意,如今……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是她贪心奢求,尊贵的他,岂会将卑微的她放在心底?

  苗含月微微地别过脸,空洞的眸子转向另一处,轻笑道:"不错,我倒忘了,在你眼中我不过是个物品,喜欢就拿来玩玩,不喜欢就丢弃。"淡淡的声音里有著浓浓的哀恸。

  不发一语,龙骁瞪著她,定定地看了好半晌。

  "那你就在这等著,等本王爷心情好的时候,说不定会回来赎你。"淡淡地丢下这句话后,他转身迈开大步,绝情绝意。

  在他踏出房门的那一刹那,悲伤的泪水从她脸庞滑落。

  这就是她付出真心所爱的男人吗?

  不知道,她也不愿意再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