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才人武照苏童素肌美人儿艾乐快手陈青云凤凰谷黄鹰北京的过客血苍穹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冰山女巫 > 第三章

  「老板,你多久没吃药了?」

  熊熊的火在沙夕梦眼底流窜,烧红了伪装的黑瞳,透出诡魅似妖的紫绿光芒,在星空下显得特别邪佞,仿佛群魔在地底肆虐欲破土而出。

  卑劣不足以形容他的恶意,他凭什麽片面的宣告主权,放任方家兄弟似假还真的恭喜声,她没有否决权吗?

  「梦儿,小心脚下石子颤,跌倒了我会心疼的。」若有似无的笑意浮现在单牧爵的嘴角。

  「老板,把你的意图说明白,用不著拐弯抹角的算计我。」她不是笨蛋。

  「叫我牧爵或是爵,我再告诉你答案。」海边的星星真亮眼。

  「牧爵。」她像叫狗名似的一唤。

  「没有温度。」令人不满意。

  「你见过冰有温度吗?」只有零度。

  单牧爵故意落後她一步地由後抱住她,「我正在试图溶化冰。」

  「放手。」他温热的体温令人心惊。

  「在我没有听见舒服的叫唤前,我会选择最舒适的位置窝著。」嗯!她的耳型很美。

  「别逼我动手。」敢在我耳後吹气挑逗,活得不耐烦的蠢人类。

  「美丽的女子不该口出冰语。你没被男人吻过吧!」一想到他将成为第一位,心口就雀跃不已。

  她很独特、不驯,一股傲然的气质由内向外散发,像不用雕琢的原玉,每一个棱角都美得有如鬼斧神工般自然,叫人不收藏都难。

  「单牧爵,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为所欲为的下场通常都很难看。」沙夕梦试著挣开他。

  一朵唇花似珊瑚,「不用白费力气了,伤了自己是自找苦吃。」

  「还给你。」一句轻如棉絮的咒语由她口中一念。

  有点戏剧化的,沙夕梦原本是要弹开他,谁知他的搂抱出乎意料得紧,咒语产生的力量使得两人像球一般地弹滚在沙滩上,身体却始终未分开。

  气急败坏的单牧爵故意勒紧她的腰,以为她为了反抗他不惜伤了自己,以身体用力撞击他,两人才会跌个老远。

  「不可能,咒语居然失效!」她失神地低喃著,不相信苦修多年的巫术奈何不了他。

  他没听清楚她的喃喃自语地大声一吼,「你疯了呀!沙滩上到处都有粗砾巨石,要是撞伤了怎麽办?」

  「别在我耳边嚷嚷。我讨厌你的头发。」漂亮得让人嫉妒。

  「说说看你还讨厌我什麽地方?」躺在沙上的感觉不赖,而她就在怀中。

  眼睛太深、鼻子太挺、嘴唇太薄……「你打算抱到何时?」

  「地老天荒如何?」单牧爵打趣的说,要她的念头如潮水般涌来。

  不是男女欲望的要法,而是一种「就是她」的命运邂逅,是一辈子走下去的伴侣。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可就是不想放手,拥抱她的感觉像两个半圆在分离许久後又重逢,连成同心圆不再有遗憾,分不出点、线、面。

  初次见面是欣赏,私心地想留她在左右,於是荒谬的开出令人动心的福利,现在想来都觉得有点可笑,那像是挑情妇似的条件,难怪她会心生疑问。

  接连著相处几日好感渐增,方家兄弟对她的维护著实叫他吃味,好在她一视同仁的不假辞色,冰颜未曾为谁化开。

  漂白後的公司刚上轨道,生产的IC板打入市场的销售情形不差,不少企业主动商洽订货,一切在稳定中求发展,先奠定在台湾的根基再向外扩厂。

  「老板,作梦时别找我。」他的命活不到地老天荒,期待世界末日也许快些。

  他轻笑地吻她耳後,「没有浪漫细胞的女人。」

  倏地一僵的沙夕梦绷紧浑身肌肉,她恨透了此刻的无能为力。「牧爵。」

  「这次有情感了些,可是我抱得很舒服不想松手。」长心眼了,女人。

  「你在戏弄我。」她咬牙道,瞪不到背後的他。

  两人的身形真是很暧昧,像对情浓意深的热恋情侣侧躺在沙滩上,男子深情地拥著女子不使她受寒。

  但,事实真相是如何呢?

  一开始单牧爵假借要参加某个慈善晚会好提升企业形象,强行带著她赴会,不允许有不加班的特例,员工理应听从老板的指令,她的「不」只能暂放北极。

  最好永沉冰地。

  在晚会上,他象徵地用支票买了些虚名,磨磨蹭蹭应酬到晚会快结束前才离开。

  结果身兼司机的他把车开到海边,冠冕堂皇地说他酒醉不宜开车,吹吹海风醒醒脑比较安全。

  「老板总要收点福利金吧!全让你们剥削光了怎成。」她就是他的福利。

  「你到底想怎样?」冷声又降了十度左右。

  「当我的女朋友。」

  「休想。」

  真顽强。「为什麽?」

  「我讨厌你。」她说得很坚决。

  「这句话真的很伤人,我有那麽差吗?」他还是小小的挫折了一下。

  稍微软化的沙夕梦盯著不远处的海水起伏。「我不当某人的女人。」

  「换个角度来说,我是你的男人不也一样?」他是不介意被挂上某人专属的牌子。

  「老板,你玩够本了吧!」并非男与女的问题,而是她的心态上容不下变化。

  冰,只能以固态存在。

  「玩?!」他阴沉地收敛起谑意。

  「报复该有个限度,不要失控了。」身体的碰触只会让她厌恶。

  冷笑不已的单牧爵将她翻转向他,「你认为我的表白是恶意的玩笑?」

  「你在告白吗?」请原谅她看不出来。

  「当然不。」他是在命令她当他的女朋友。

  「老板,自大是你的致命伤。」指尖一划,她将以往练习时的法力加强了两倍。

  外表看来是她挥掌拍推他,撑住双臂俯视她的单牧爵被一股力道强行带走,呈抛物线的落在三尺外的堤防边。

  得以脱身的沙夕梦仍躺在沙滩上看著繁星,冷冷的海风吹拂竟让她觉得凉,少了一个人的体温是这样吗?为何以往她不曾感受到呢?

  冰也会冷?

  海水拍打岸沙的声音有些寂寥,仿佛是亘古的岁月囚困在广大的海洋中,一波一波地发出呐喊我要上岸,我要上岸……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在规律的海浪声中沉沉睡去,不设防地像个月下仙子。

  直到涨潮。

  当她再度睁开眼时,半边的身子已叫海水湿透,蓦然,她听见微弱的呻吟声,清冷的紫绿瞳眸泛著异彩,她差点忘了他。

  一起身,她了解到他为何没来找麻烦。

  「你还好吧?」

  「死不了,你下回可以再使点劲。」他的自尊心严重受损。

  「要我拉你一把吗?」她实在不想笑,却无法抑制笑气直冲咽喉。

  「随你便。」他气闷的一瞪,眼神正说著:你还不快拉我起来。

  「你继续卡著吧,明天就甭上班。」尽管嘴硬好了,海水很快会淹过他的头。

  她必须说连老天也看他不顺眼,不然不会巧到让他刚好卡在两块大圆石中央,不上不下的踩不到地、翻不了身,连借手的小凹痕都没有。

  「沙夕梦,我要开除你!」她的明天已经是今天了。

  「求之不得。」她说得很无情。

  「拉我。」

  她托著下颚故作思考。「我有什麽好处?」

  「让你当我老婆。」够厚待了吧!

  「你慢慢等死吧!」找死不怕没鬼当。沙夕梦决定不管他死活。

  她居然掉头就走。「你……你给我回来。」

  「是男人就别哀号,海水淹过口鼻的速度很快,你不会感到痛苦的。」这样的死法敢说她不浪漫?

  「你打算见死不救?」她简直不是人。

  「有吗?我并未听闻求救声,叫我怎麽救?」求人的姿态要低。

  单牧爵磨著牙床地闭上眼。这笔帐日後必讨。「沙秘书,请你……救……救我。」

  海风吹来实在有些冷,沙夕梦打了个喷嚏扬扬手,意外地把他弄下来,而且全身未湿。

  她看了有些不平衡,像是一种讽刺。

  「哈啾!」

  「报应。」一件深色西装随话落披在她肩上。

  「幸灾乐祸。」揉揉鼻头,她未拒绝的拢紧西装两侧,不拿身体健康来当赌注。

  她很少生病,但一染上就惊天动地,药石魔法均无效,必须由体内细胞独自应战病菌,慢慢地痊愈。

  所以她尽量不做会使自己生病的傻事,今天大概是受朔月影响吧,不知不觉竟在寒气深重的海边打了个盹,希望喷嚏不是恶运的前兆。

  在感冒期间,她会想依赖人。

  「少耍嘴皮子了,你浑身都湿透了。」不由自主的关心从他眼眸中透出。

  她没好气的一睨,「是拜谁所赐?始作俑者最好别开口。」

  免得她记恨。

  「我没叫你在海水里打滚吧!」他正卡在石缝里动弹不得。

  沙夕梦突然沉默地往前走,要不是有他在身边碍事,她早就弹弹手指回家了。

  对於女巫而言,近距离的空间转移算是惯性练习,并不伤身,若是距离超过五十公里便是考验,以法力高低来衡量,越远的越伤身,要是本身修法程度不够,极易半途失控,错落在未知时空中再也回不来。

  因此如非紧急事件,女巫绝少做远距离空间转移,宁可慢条斯理的乘著随身扫帚飞行,享受风呼啸而过的快感而不愿冒险。

  「嗯哼!」

  背後单牧爵发出的闷哼声引起她的注意,回头一视,但见他捂著腰跪地呻吟。

  「你怎麽了?」

  苦笑的单牧爵以为她打算弃他不顾。「没什麽,伤到腰而已。」

  「把手拿开。」沙夕梦弯下身拉出他的衣服一视,柳眉微敛。

  「小事一件,大概被尖石戳了个小洞吧!」他自我安慰不想增加她的罪恶感。

  即使她是冷血的女人。

  「你身上有很多伤疤。」见鬼了,她居然不忍。

  「年轻时爱逞强好斗,这是光荣的战绩。」他平淡的道,好像几度濒临死亡的过往不属他所有。

  「扶著我。」她不探究伤口的由来,明白人的好奇心往往会毁了自己。

  单牧爵微笑地搭上她的肩,隐隐抽痛的似乎不是他的腰,「你的冰心在融化。」

  「海水很冷,也许你需要冷静。」她非常乐意把他送给大海当鱼饲料。

  突然,她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你感冒了。」

  「别诅咒我。」吸吸鼻涕,沙夕梦搀扶著他坐上後座。

  「你会开车?」他记得她连仪表都看不懂。

  「不会。」她不需要会。

  单牧爵开始忧心地捂著伤口想跨过椅背,「我想我还有能力送你回家。」

  「给我坐好。」她冷漠地推他倒回原位,接著发动引擎。

  「梦儿,犯不著自杀殉情吧!」奇怪,钥匙在他口袋里,她是怎麽办到的?

  专业偷车贼?

  「闭嘴。」

  车子顿时充满活力地向前冲去,而她的手根本没有放在方向盘上,只是冷冷的环著胸目视前方。

  「天哪!你是我见过最疯狂的女人。」脸色苍白的单牧爵有种反胃的感觉。

  「别吐在我家的地毯上,其他人会杀了你。」她们绝对眼都不眨地看他痛苦而亡。

  「你的家人吗?」头还在昏眩,在刀光血影中讨生活那麽久,他头一回觉得有人可怕。

  他不知道她是怎麽做到的,一个完全不熟悉车子的人居然可以不用手开车,横冲直撞的闯红灯,理直气壮地无视交警的警哨,险象环生的穿过人行道,还差点压到7-11倒垃圾的店员。

  好像政府的道路是为她一人专设,目无法纪的挑战公权力,路栅、平交道护栏照撞不误,只两秒钟的毫差就遭火车拦腰截断。

  若不是深夜人烟稀少,而她又似乎住得满偏僻,否则以她「独特」的开车技巧,相信没出几条人命才怪。

  或者说是不要命的飞车表演?

  好不容易才冲淡些黑道色彩,明……今天的日子肯定不轻松,循著车牌找上门盘查的警察不知要安上什麽罪名找麻烦。

  唉!一想就头痛,她一定是上天派来惩罚他昔日恶行的索魂天使。

  人千万不能做坏事,否则报应便接踵而来。

  「你很幸运,她们都不在。」放楝空屋不怕遭窃,大概只有女巫做得出来。

  一阵刺鼻的辛涩味惊醒他的神智。「我可以问一下那是什麽吗?」

  「不行。」无知才不致抗拒。

  「你……」单牧爵吞了口口水,「希望它不是用在我身上。」

  「很不幸,你没有选择的馀地。」黑稠的一坨拍地甩在他伤口上,在他傻眼之际。

  她做事一向讲求速度,不容许一丝脱序,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手边的事,谁敢拖拖拉拉就是犯她忌讳。

  「嘶!你确定这是药吗?」痛是他唯一的感觉,宛如万蚁噬肉。

  「没办法,你的命不好,只好将就点。」沙夕梦的声音中略带浅薄笑意。

  炼药备用不是她的习惯,这种事一向由越隽负责。

  而她有先天爱看人痛苦表情的个性,於是在炼制药膏的过程中多添了两道味儿,使人在治疗中能快速复原,哀嚎的痛苦声则是代价。

  除了宝宝的巫术较差了一点外,沙家的女巫们受了伤宁可自疗也不愿求助於她,虽然她对自家人会仁慈些。

  「现在谋杀我是得不到好处,至少要等我立下遗嘱。」或是当他的未亡人。

  「要我准备纸笔吗?老板。」她一副公事公办的秘书样。

  忍著痛的单牧爵抬眼一的睇,「这是你的待客之道?」

  「凌晨两点造访的客人?」他要求得太多了,女巫之家不与礼貌。

  「我是不是该庆幸没被弃尸在荒郊里?」以她的行事作风是有此可能。

  「下回改进。」她怀疑自已是否被施了法,怎麽把人带回女巫巢穴。

  博儿被沈劲「软禁」在床上,宝宝和上官锋到喜马拉雅山拜访雪人,小雩儿随著江耀祖在美国卖棺材,越隽正和龙御海纠缠不休,沙家女巫似乎被下了诅咒,生命中的男人一个个出现。

  难不成她是下一位?!

  吓,她打了个冷颤不敢想像。还有个芎芎在,应该轮不到她,可是……

  他就在眼前。

  「你靠那麽近干麽?」害她吓一跳。

  单牧爵眼神深沉的盯著她的瞳孔,「我不晓得你有一双生动的紫绿色眼睛。」

  「隔代遗传。」掩饰眸色是为了不必要的探索目光,可现下她却避也不避的任由他看个仔细。

  「我没看见你拿下有色的隐形眼镜。」他疑惑地问。

  她像一道谜,抽丝剥茧的原貌还是谜,所有不正常的逻辑一碰上她彷佛都变得正常化,大惊小怪的反而是旁人。

  「自然生成。」她不多作解释。

  「什麽意思?」难道瞳孔会自己变化颜色?

  她又打了个喷嚏,「你该走了。」

  「我腰痛。」他赖在软呼呼的沙发中不起身。

  「老板,药的特性我很清楚,你已经不痛了。」捱过了苦难就是重生。

  经她一提醒,单牧爵惊讶痛楚果真不再,取而代之是凉搔感。「我困了。」

  「回家睡。」

  「太远。」张大嘴打了个呵欠,他抬起西装外套往身上盖。

  要指望她良心发现施舍一张床给他躺,比遇见火星人还难,自力救济比较实际。

  「回去。」

  「不要。」

  「回去。」

  他翻个身背向她,「我睡了,别吵了。早餐是培根蛋加两片土司抹花生酱,还有一杯曼特宁。」

  「你、作、梦!」他简直是无赖。

  「嗯!我正在作梦,一个活色生香的紫绿眼眸美女正躺在我身上,微张的腿露出性感的……啊——」

  一只靠枕朝他後脑砸去。

  「下流。」

  低沉的轻笑声在他胸膛上起伏,眼尾一瞄的单牧爵好笑於她气恼的举动,看她愤怒的掉头走上楼。

  这一刻,他为她心动。

  也许还不到爱的阶段,但是心口的悸动不容忽视,他眷恋她冷然脾气下的火焰,像一座沉寂的休眠火山藏在冰层底,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而他将是第一个目睹冲焰盛况的见证人。

  天蒙蒙亮,一阵幽幽的猫叫声吵醒了浅眠的单牧爵,眼一睁就瞧见一身火红的小猫窝在沙发上头看著他,紫色的眼眸诡异得像会说话。

  一瞧他醒来便喵个两声跳向他小腹,冷傲的气质和主人如出一辙,不特别亲昵地冷视著,似在传达某种讯息。

  他见它可爱地伸手一抚,换来的却是手背上三道猫爪痕。

  「野性难驯。」肯定是梦儿的猫,一样冷漠无情。

  红猫并未走远,依然维持在他一尺左右,静静地用紫色眸光凝视著他,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有点冷寒又有点……恳求?

  他倏地坐直身子看清楚,西装外套滑到地上没心思捡起,不敢相信他在猫眼中看到一丝近乎人的情绪。

  它真的有事在等他自行发觉。

  「是梦儿出了事是不是?」

  他发誓看见猫在笑,而且满意地走到他脚边抓抓他的裤管,带路似地跳向楼梯第一层阶梯後回头看他一眼,仿佛在召唤他跟上来。

  单牧爵跟著它踩上阶梯,心头有些惴惴不安,天底下有猫的智商能近乎人吗?

  一扇半掩的门经猫爪一搭一推间敞开,入目是温馨的鹅黄色调的女子卧室,欧洲风味垂吊的纱幕罩住淡绿色床铺,其上隆起的人形明显可见。

  此时,他觉得自己像个卑劣小人,偷偷摸摸假借猫的引路来揭开佳人面纱,在睡梦中一窥她的神秘。

  喵喵声引起床上女子沙哑的嗓音一唤,「夜游神是你吗?」

  全身红得像烈焰的猫儿窜过纱幕跃上她的胸口一蹭,喵喵地说著话。

  「鸡婆猫。」止不住的咳嗽连连冲出口。

  纱幕倏地被撩起,探进一张俊伟男人的面孔。

  「该死,你在发烧。」红通通的脸颊一看就知病得不轻。

  「在咒骂前先倒杯温开水喂我。」她的手重得抬不起来,乾裂的唇烫得滚火。

  这是她感冒的症状之一,体内的温度越高神智越清醒,唯独全身虚脱无力,连动根手指头都力不从心。

  「搞清楚我是你的老板可不是下人,少用使唤人的口气。」单牧爵口里虽叨叨念著,手里却忙著扶她起来喝开水。

  噬人的热气传到他身上,惊觉她情况不太妙的单牧爵打算拦腰抱她就医,但那只高智慧的猫发怒地在他手臂上又留下六道爪痕。

  意思是:不许动她。

  「该死的畜生。」他非宰了它不可。

  「主人该死,宠物也该死,不知谁该活著?」好难受,快要不能呼吸。

  「风凉话给我少说,你叫它滚远些别挡路,人都快烧成白痴了。」人、猫一样不可爱。

  「不用急著送我去医院,我的体质……咳咳……对所有的药具有抗药性。」徒受折腾罢了。

  「你说什麽?你的身体无法接受治疗?」那跟耗著等死有何异?

  「大吼对我的病……没助益……放我躺个三天就没事。」吼声只会加剧她的昏眩状况。

  「你是鬼呀!光是吸收日月精华就会法力无限。」他拉高被褥盖住她外露的手、肩以逼热。

  她很想回答:没错,女巫是靠月光滋养生息。「我很累。」

  「累就乖乖的闭上眼少说话。家里有没有冰袋?」一问完他自觉好笑,刚要她闭口现在又要她开口。

  但他笑不出来,因她的额头实在烫手。

  「你想家里有座冰山还用得著冰袋吗?」根本没人用得上。

  「我很久没有杀人的欲望了,你最好别让我的手沾上你的血。」现在下手最方便。

  「实话实说有错吗?」难不成他也感冒了?瞧他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

  「我……哼!女人。」他四下看了看,然後走到一扇看似浴室的门一拉。

  吓!万国国旗……呃,女人的贴身衣物挂满柜,似在嘲笑他的孟浪,红、橙、黄、绿、白、黑……各色各式一应俱全。

  她……她穿得这麽花俏?

  真想看她穿上每一套的风情,撩人的姿态定叫人绮思不已,雪白的股沟隐隐乍现……

  「看你中意哪一件尽管拿,自穿送人两相宜。」

  脸躁口乾的单牧爵狠狠一瞪甩上门,拉开第三道门才找到浴室,拧了条冷毛巾往她额头上一覆。

  「封住你的口,不要再让我听到半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