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基金经理赵迪囚宫瞬间倾城妈咪要出嫁晓叁遵命,女王陛下1黄珍(易拉罐)

返回顶部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晕……-_-嗯……那个……那个……要和非寒……一起去郊游。还有什么来着?眼前看起来模模糊糊的这个家伙-O-吓!!柳……柳非原??

  "嗯?前辈,什么时候来的?非寒呢?柳非寒……"

  "你给我一个一个问。刚刚……你喝醉时来的。柳非寒……走了。"

  不仗义的小兔崽子柳非寒-_-居然自己走掉了……不……不对,不对。柳非寒不会那么不道德,没准就是柳非原过来搅和的。

  "……回过神来了?"

  "啊,是。-O-我,睡了多久啊?"

  "大概1个小时。"

  "-O-哦,那我回去了。"

  "走吧,我送你。"

  心头这感觉……就叫失望吗?而这种奇怪的感觉竟失控地蔓延开来。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

  "还要自己回去?一次就够了,我……我只能依你一次。"

  "前……前辈。"

  是我听错了吗?非原前辈的话,霸道里面,居然透出一种无奈的眷念还有……温柔?!

  "不想看着我就不要看,不想和我说话就不要说……总之我要送你回去……我不想让你再撞到别的男人怀里。"

  不想我再撞到别的男人怀中?……对呀,那天也是我撞入非原前辈的怀中,才会有今天的恋爱,这一切不都是因为我喝多了吗?今天我好像也喝了不少,要不要再撞一个玩玩呀!哎唷,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不过,他这么说……是在在意我吗?0_0

  还没等我想明白,非原前辈就转身朝出口走去了-O-……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触:柳非原也有像柳非寒那样忧郁的表情。柳非原一路上都只顾开摩托车,一句话也没有,-O-好尴尬。

  "谢谢。"

  "进去吧。"

  柳非原面无表情地扔下这句话。我再一次陷入了无限迷茫中。我扭过头,转身走了。刚走了没几步,我又回头了。依然僵在原地的前辈,手中……却多了一支香烟。

  飞奔过去~

  "吸烟……有害健康,不要吸了。"

  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O-但是……吸烟就是有害健康嘛!

  "……"

  然而柳非原却对我视而不见,还是把烟塞到了嘴里。干嘛……-O-让人这么不安!!

  "……干嘛要让我这么不安呢?"

  "是你伤害了我。"

  "……"

  什……什么?什么伤害?什么……什么……??

  "我只是以此疗伤而已……伤害我的人不想对我负责……当然由我自己来了,不是吗?"

  说得那么悲哀……

  "-_-^^你受了什么伤害啊?"

  "我说你带给了我伤害!所以因为你我现在很痛……"

  "-O-前……前辈?"

  我又做什么了?可怜的范多莱……天天不吵不闹做个乖宝宝也会被人指控为罪魁祸首……

  柳非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咳咳……-O-我对烟味儿很敏感的!

  "……不要抽啦!"

  "你就进去吧!"

  "-_-不要抽了。什么伤要用这破方法治疗啊!"

  我真不想看到前辈现在这种……颓废的样子。

  "我疗伤本来就这德性。从没受过伤害……心里……身体……都没受过什么伤害。"

  "……前……前辈?"

  柳非原悠悠地,近似自言自语的,和烟圈一起吐出来的话……让我一时有些呆住了。

  "呵呵,进去吧。"

  柳非原把烟头扔向了身后,于是……我也转身走了。

  从没受过伤害??呵……活得真够滋润的。但是……你说是我给了你伤害?什……么??难……道……是那件事?心中莫名一痛,我不禁又回头了。

  "前辈……"

  ……

  11.

  "什么?臭丫头,装得还挺清纯的……都……发展到……"

  "嘘!发展什么发展……拜托你别乱说话好不好。"

  "……事实嘛!真的是非原前辈先出招的?"

  呃……就是说目前的状况是-_-我被颜柳溪抓住小辫子啦。开始我还这个那个的……没想到和柳非原打啵啵的事^^#,不小心就溜出来了啦……-_-

  "不知道!够啦……"

  这家伙这么好奇干嘛,真是的!

  "感觉如何?"

  "呃-_-哎哟!跟你说够了嘛!"

  饶了我吧,就让我清静一会儿吧!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开心哦?"

  "不知道!颜柳溪我再也不理你了。"

  "……呵呵……知道啦,知道……"

  嗯?来短信了-_-

  干嘛呢?

  还是那么生硬的文字-_-这个臭混蛋柳非原。

  没什么,只是聊天。

  我没好气地回过去。就是因为你,受了柳溪这丫头好长时间的疲劳轰炸……

  一会儿有时间吗?

  时间多得冒油。

  能给我空出点时间?

  要干嘛?

  一会儿和范多天一起过来。

  哪儿?

  后面……

  后面?后面?O_O什么后面嘛!还有叫后面的地方吗?

  白痴,后面啊!

  嗯?后面??就是后面?然后,当我回头时,就看到了大魔头柳非原。啊……所谓后面……-O-迟钝得够可以。突然出现在人家身后,搞什么鬼!

  (很明显是借口……范多莱)-

  _-我也知道的啦!

  哇噢……时不时传来尖叫的声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因为柳非原-O-

  "你怎么会来的?"

  "你说为什么……呵呵,知道你是猪头,估计短信又看不明白,就干脆过来了。"-

  _-^不要说得这么露骨嘛!该死的……T_T实话更容易让人受挫的!

  "什么事啊?"

  "……晚上跟着范多天来就好了。"

  "哪儿……"

  "来了就知道了,穿什么你随便。"

  "-_-那我穿着运动服去也行吧?"

  "-_-^^你试试看,后果自负。"

  见面了也是不说清楚,而且是你说穿什么都可以的嘛!!出尔反尔,不过……我总是这么悲惨-_-^……那个,是悲惨啦,却从不敢说出来。

  "……知道了,就为了说这个?"

  "嗯。"

  "……-_-那发短信就……"

  "我愿意!走啦。"-

  _-是啊,全世界任你随心所欲,你这个大混蛋柳非原……呃?怎么会,忽然想起昨天的事了嘛。哼……是啊,你的啵啵很甜,不过-_-你还是臭、混、蛋!

  柳非原走掉后……我回到了座位上……不过我知道我不可能得到片刻安宁的。之前是被柳溪一个人烦,这回可是被整个班的女生缠着了。-_-b

  "哇!近看更是帅得掉渣。"

  "哇噢,好让其他恋人们受挫哦,哇~"

  "……多莱,美死你了吧。"

  完全-_-丝毫不美。非得找个机会把他的恶劣本性公之于众!

  "范多莱……怎么会弄到那样的男人……哇噢……你一定美毙了。"

  "没有-_-"

  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这帮女人们……真是有让人头疼的!

  "瞧瞧你,范多天加上柳非原……算你三生有幸了。T_T给我一个也知足了。"

  多天至少人品还是蛮善良的-_-

  上课了……我和柳溪也开始了座谈会=_=

  "就是说……要你跟着范多天去啰?"

  "嗯。地点都不告诉一声,真是个大混蛋。"

  "-_-^你的反应怎么会这么迟钝?"

  我知道我是猪头……怎么会……-_-颜柳溪你……你也!!泼我冷水……

  "怎么了?"

  "当然不会说啦,今天大概是要开一进会议吧,再怎么说晓月高中和晓光高中要结成同盟了……我看你还是打扮打扮的好。"

  "我干嘛要啊?"

  打扮?那么麻烦的事,我才不要做呢!

  "……你猪啊你?反应真是无敌迟钝!声名显赫的starboy队长的女朋友灰头土脸地出现,还不丢死学校的脸。"

  "没关系啦,他说要我随便穿嘛-_-不过……你说同盟?"

  好奇ing……

  "就是说,为了对付工高……两个学校要结成同盟了。二年级的头头们……就是……柳非原前辈……和朴殊韩……本是死对头……不只是他们两人……包括两个学校的关系也火药味儿十足呢……"

  "-_-火药味儿?还有工高……好像非原前辈曾经说过。"

  "柳非原也是因为柳非寒才成立同盟的嘛!"

  柳非原……柳非寒……最终是两兄弟的原因?等……等等??柳非寒昨天对我说……

  [你要和我一起去。]

  "那……那个,柳溪呀。"

  "怎么了?"

  "我昨天见了柳非寒。"

  "什么?你也认识柳非寒?倒也是……是柳非原前辈的弟弟嘛。不过……柳非原前辈应该挺反对你和柳非寒见面的吧。"

  "问题不在这儿……我……就是……答应和他一起去郊游了……"

  "什么?和柳非寒?你疯了?怎……怎么能-_-"

  天啊,柳……柳溪……你是不是……太喇叭了??居然敢在课堂上尖叫出声?0_0!

  12.

  "那……^^我可要期待你说的那‘三四次‘快点到来啰。我是说……快点和前辈成为朋友。"

  "……^_^呵呵,你真的是很难让人讨厌哦。"

  "^^谢谢啦。"

  我也觉得很奇怪。无论……闵娜丽前辈怎么说,我都很难讨厌她,就是觉得她很值得信任。实在是一个魅力四射的女人,一句话……酷~!-_-哎……羡慕得流口水,老天怎么就没赐给我这样的性格……-O-

  "现在还有点儿时间……"

  呃?有照片……

  "呵,那张照片……嗨,你也看得出吧,那个男孩儿,呵呵……是初中1年级时候的。"闵娜丽前辈笑容满面地说道。

  "……是柳非原前辈啊……"

  是的,照片里是稍显稚嫩的柳非原和闵娜丽前辈。那个时候-_-也那么有型,两个人都是。看起来当时进展得不错。老实说-_-……柳非原……那时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只是有点稚气,当然也就可爱啦。不过……是两人的合影。闵娜丽前辈……和他在一起……好奇怪的感觉=_=这是在嫉妒吗??

  "^^呵呵,初中1年级……那大概是最后一次?"

  闵娜丽前辈虽然只是淡淡地说着,语气却分明透露出些许感伤与无奈。

  "啊?什么……"

  "柳非原从初2开始好像就不再喜欢和我独处……也不喜欢和我合影了。知道为什么吗?"

  前辈苦涩地笑了笑,突然望向我。

  "不知道。"

  傻呆呆地回答。不过,-_-#怎么会突然问我呢,我对于非原前辈的事……实在是,不清楚呀……

  "呵呵,柳非原喜欢的那个女孩儿是初2时出现的,所以他说要和我分开。当时我听到后,只觉得嫉、妒!好笑吧?"

  "没有啊……"

  嫉……妒……很正常的呀,既然前辈说过喜欢非原前辈……不过,说起嫉妒……我是不是,也嫉妒过呢?……晕,不要想了啦!

  正在心烦意乱呢,闵娜丽前辈接下来的话让我不由一愣。

  "……柳非原到现在还没表白过吗?这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呀,呵……"

  "……"

  还没表白过?到底是哪家的金枝玉叶……让这超级无敌大、混、蛋柳非原都没有勇气表白呢?唔哈哈哈,世上无奇不有啊!不过……到底是什么神人?好奇……可同时似乎又有什么东西钻进心房,在那上面爬来爬去,酸酸痒痒地难受……天,我难不会真的是……嫉妒吧??-_-哎……难道说我也?不,打死我也不会喜欢那个混蛋的!!

  ……

  "怎么三个人一起来的?"

  一进门,非原前辈就迎了上来。唔哈哈……原来一直在等我们哦!不过,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而且,还皱着眉的样子-_-^……不……不对吗?

  "没什么,碰巧……"

  "该死的,谁叫你穿成这样子了?!"

  话还没说完呢,就被非原前辈打断了。而且,语气还这么差……郁闷!难道……我这身穿着就这么难看,以至于让你一看忍不住就要发火吗?我偷偷瞄了闵娜丽前辈一眼,原以为她会很不满地皱眉头……居然是在笑……-_-^你从来都只会笑吗??-O-唉,涵养好极的闵娜丽前辈,看来我真是学不来-_-#。

  "奇……奇怪吗……?"

  硬着头皮,反问回去……

  "还***不如穿成平时那样子呢!"

  "……刚才不是说不要穿便装的嘛!"

  什么嘛,我说穿便装你也凶,现在这样,你还凶……你要我怎样你才满意?你个大混蛋、柳、非、原!!

  "该死的,那也没让你打扮成这德性啊!"

  "……-_-这怎么了?"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虽然以往没穿成这样过,但是……也不至于穿到我身上就怪模怪样不伦不类了吧?

  "你以为很合身吗?"

  "……没什么不好的啊……"

  我撇一撇嘴,却不敢把心底的想法表露出来,只好闷声回答。

  "……谁的杰作?是你搞的?"

  "不……"

  怎么越来越凶……-_-#我没底气了,虽说他还从没打过我,不过……要是真惹怒了他,我可毫不怀疑他会把我撕成碎片……可是我又不敢直说是闵娜丽前辈帮我打扮的,这样不是等于变相出卖吗?再说,娜丽前辈也是为我好……呜,现在要怎么办?可怜的范多莱,明天不准报纸上会出现〔某妙龄少女(?)因着装不宜而惨遭男友杀害〕的报道……

  "是我怎么了?^_^"

  哗,闵娜丽前辈……终于挺身而出了吗?我真是太太太感激了!这么及时地替我解围!不过……哼……我的打扮就那么另类吗?闵娜丽前辈穿着美若天仙-_-我怎么会……像外星人??

  "闵娜丽……你以后少捣乱。该死的,别给她瞎包装……"

  "^^我没意见。"

  战火总算转移了地方。刚要松一口气……吓!柳非原他又盯着我看了-O-我好怕哦……T_T

  "……你要是再敢穿成这个样子,到时……你就挂了。"

  柳非原说完话转身就走。我们谁都没说什么,面无表情地跟着柳非原……向里走……-_-一不留神就……被人撞到(哎哟……),痛死啦!

  "嘿,这是谁呀?这不是帅哥柳非原嘛。"

  什么呀,你看好了!!你撞的不是柳非原!我……是我啦……-_-等……等等,气氛好诡异,安静得让人窒息……

  "滚开,朴、殊、韩……"

  朴……殊韩??好像在哪里……听过……噢,对了,昨天柳溪提到过。晓光高中2年级老大……和柳非原是死对头-_-

  "说要结成同盟,这是干嘛……"

  那个撞我的家伙阴阳怪气,口吻不善地道。

  "跟你没关系,要不是因为工高那些兔崽子……同盟你想都别想,也不会和我弟弟非寒……"

  "……嘿,旁边的这位……"

  "叫你滚,别逼我在这儿玩儿暴力。"

  朴殊韩什么也没说,又看了我一眼,转身走掉了-_-然而……那眼神……好可怕。T_T

  继续跟着前辈往前走……和N多人东扯西扯……头大……这里好乱-_-

  "坐吧。"

  "……好……前辈……"

  "呵呵,觉不觉得这里很乱?"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