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对你假天真夕烟饶淘气公主求爱记2胡伟红女神的超级赘婿黑夜的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不配的恋人 > 第十二章

  四年后。

  B&P大厦顶楼会议大厅,正在召开董事局会议,与会的,都是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

  「大家现在手头上的文件,是上海『远大光明』科技有限公司收购我们公司集团下属的B&P显示器子公司的草案。这几年来,随着日本、韩国家电产品的不断翻新,以及本土品牌在市场上的掘起,让低利润的家电产品,对像我们这样的跨国公司而言,愈发是块鸡肋。与其食之无味,不如干脆弃之,甩下这个包袱,轻装上阵。大家认为呢?」

  坐在长方形会议桌首席的,是B&P的执行总裁兼总经理,B&P除董事局和总裁以外的最高权力者——瑞行风。

  他年仅三十五岁,五官英挺冷冽,眼神冥黑锐利,全身上下无懈可击,做事更是雷厉风行,掌控全局。有这么精明强干的主管,B&P的业绩不蒸蒸日上才奇怪。

  「我赞成。」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坐在瑞行风身边的男子吸引过去。

  即使坐在瑞行风身边,他的光芒亦丝毫不减,悦耳磁性的嗓音固然动人,更动人的,是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美唇开启之间,魅力四射。

  「其实,跨国电子企业纷纷将其集团属下的核心业务,出售给亚洲制造商,已是全球电子市场上的一个趋势。无论从价格,还是低廉的生产成本方面,我们都无法和日韩等产品媲美,淡出市场,势在必行。」

  林夕海环视众人,侃侃而谈。

  「我建议公司重新调整发展策略。当然,也许很多人从感情上无法接受,不过你们要知道,家电虽然是我们公司的传统经营项目,但目前家电市场已高手如云、竞争激烈,市场亦趋于成熟,并无太大利润可挖,低价竞争绝非可取之道,我们公司的优点,在于有强大的技术力量和富有创意的产品设计师,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一点?」

  「说下去,林副总。」瑞行风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一年半前,林夕海因出色的工作能力,从销售经理升任B&P的副总经理,和另一位副总经理一起,协助瑞行风管理整个公司。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过于分散,从电视机、显示器、冰箱,到刮胡刀、电动牙刷……几乎包罗万象,这个摊子铺得实在太大了,是到改革的时候。大刀阔斧,切掉那些低利润的鸡肋产品,把重心放到医疗保健、时尚无线电子等产品上来。广泛的市场调查说明,在未来,作为医疗设备的保健电子产品,还大有潜力可挖,建议我们的技术团队可以在这上面下点苦功,研发出受消费者好评的核心产品。电子产品日新月异,只有走到时代尖端,才不会被市场无情地抛弃。」

  「林副总,你是不是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再早也早不过瑞总,不是吗?当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向公司提议时,你就已经吧『远大光明』的草案放到了我们面前。」

  林夕海回视他,眼中却找不到半点昔日的傲慢自大,有的,只是一片沉静的海洋,波澜不兴,眸心深处,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悒郁之色。

  瑞行风不由暗暗称奇。

  共事四年,一路走来,这个人身上发生的变化,简直可用「脱胎换骨」这个词来形容。

  四年前,和他出色的外表同样锋芒毕露的,是他目空一切的傲慢和毒言辣语,而四年后,他却内敛得如同沉睡在海底的岩石,成熟、淡然而内敛,谦虚得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让人有如此巨大的改变?

  「既然林副总已胸有成竹,这个草案不如由你来负责,怎么样?另外,再把你今天所说的企业重组问题,写一份报告给我,我想好好研究一下。」瑞行风道。

  「没同题,我马上就去做。」林夕海微微点头。

  基于林夕海提出的观点,热烈的讨论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告散会。

  顺着人潮走出会议室,正想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林夕海就听到瑞行风的声音,「林副总,等一下。」

  「找我有事,瑞总?」林夕海停下脚步。

  瑞行风点点头,等身边的人潮走得差不多了,才低声对林夕海说:「今天下班后,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瑞行风身材高大魁梧,足有一米九,比林夕海高半个头,一凑近,慑人的压迫力便迎面袭来。

  「去哪里?」林夕海有些诧异,共事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瑞行风邀他一起喝酒。

  「SEVEN,如何?」瑞行风的唇角微微上扬,不轻易流露的笑容,更显神秘的魅力。

  林夕海不由微微一怔。

  曾经有一次,他在「SEVEN」遇到瑞行风。当时他一个人独酌,而瑞行风身边则有位非常秀美的年轻男伴,形状亲昵,当时两人面对面,撞个正着,彼此都点小尴尬。

  没想到如此优秀的瑞行风,竟也是同志圈内的人。

  他和他毕竟是同僚,公事外,谁都不想介入他人的私生活,不过既然看到了,也无法装聋作哑。

  好在大家都是处事成熟的男子,平时在公司,谈的大多是公事,心照不宣都刻意回避涉及私人话题,尤其是性向之类的话题,没想到,现在瑞行风却公然对他提出去「SEVEN」喝酒的邀约,这代表着什么?

  「瑞总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喝酒?」林夕海淡淡一笑。

  「没什么,只是觉得,以前一直埋头于工作,忽略了身边的很多景色,今天突然发现,其实我更该关心一下周遭的人。」瑞行风冷峻的脸上,并无太多表情。

  林夕海笑了,直接地问:「瑞总这是想和我约会吗?」

  瑞行风也笑了,坦率接招,「如果我说是的话呢?」

  相当自信而从容的态度、端正精悍的容貌、万众瞩目的地位和权力。再加上四年共事下来,他知道这个男人的品性和外貌一样,无可挑剔,如果是以前,他会欣喜若狂地一口应承下来吧。

  目前为止,这个男人,最符合他心目中的完美对象!

  林夕海心里很清楚,再不可能有比他更优秀、更能和他匹配的男子了,如果选恋人的话,他将是不二的人选。

  可那又如何?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的,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对不起,今天我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

  瑞行风的眼中微露诧异之色,当面拒绝他邀约的人,迄今为止,可以说寥寥无几。

  但毕竟是B&P的总裁,一秒后,瑞行风便恢复了如常的神情,「没关系,那下次再说好了。」

  「抱歉,我先走了。」林夕海微一欠身,转身离开。

  去了一趟超市后,林夕海回到自己的公寓,挂上西装外套,撩起袖子,穿上围裙,开始洗菜做饭。

  他先淘好米,再把从海鲜市场买来的活鱼放到砧板上,剖膛取出内脏,手脚利落地翻好鳞,洗清放到一旁,等待下锅。

  今晚他打算做一个红烧香鱼,炒个时蔬,然后再放一碗蕃茄蛋花汤,一个人吃饭,三个家常小菜就足够了,花不了多少时间。

  偌大的敞开式厨房,干干净净、纤尘不染,所有厨房用具都整整齐齐摆放着,不见一丝杂乱。

  公寓中只有他一个人忙碌的身影,不远处,客厅的音响传来低婉的爵士乐,整个空间显得十分冷清。

  四年来,一个人的生活,他已经很习惯和孤独为伴。

  不仅如此,他还学会了做饭和打扫,记得当他第一次做了满满一桌菜,请戴安妮来品尝时,对方脸上那种仿佛看到外星人登陆地球的表情,至今仍历历在目。

  现在的他,已可以在限定的时间,做出一手人人称赞的好莱。就连吃惯山珍海味的安妮,也总是厚着脸皮跑到他这里来蹭饭。

  他还学会了打扫房间,清洗衣服,现在他的西装和衬衫,都是自己洗自己熨烫,比外面干洗店洗的还要专业得多。

  从前那个连泡面都会经常煮烂的林夕海,已经成为过去。

  很多事情都成为过去,而过去的,将永不会再来。

  简单把自己喂饱后,林夕海洗了个澡,把换下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擦了擦湿湿的头发,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取过烟盒,坐到阳台上,一边观赏远方的夜景,一边点上一支烟……

  微风吹过他湿湿的头发,烟头在寂静的暮色中,闪烁着点点红光,倒映在他幽深似海的眼眸……

  情绪难辨。

  静静抽完一根烟后,林夕海回到卧室,坐在床上,继续看起昨晚的小说。

  他现在和游戏绝缘,连电视都很少看,一有空,就捧本书,在阅读里寻找和自己心灵契合的文字。

  现在的他,过着清心寡欲、严以律己的生活。

  早睡早起,极有规律,家、公司、超市,三点一线。偶尔去酒吧喝杯酒,已是他难得的消遣,大部分时间,都乖乖待在家里,做做家务,做做菜,看看书,然后,发一发呆。

  瞥了一眼闹钟,指向十点三十分,是该睡觉的时候了。

  林夕海拿过书签,把书合上,放到床边,然后,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本厚厚的记事本……

  翻到中间,里面夹着一张纸,破旧不堪,似乎被人撕过又黏好,满是透明胶的痕迹,上面写四个字「注意事项」,下面则是满满一大页,逐项标好数字的细心嘱咐。

  一、一定要吃早餐,否则对身体不好。早上起来别忘了喝一杯牛奶。热牛奶五十秒就够了。如果时间太久,牛奶会喷出来。

  二、冰箱不是保险柜,不要什么东西都往里面扔,如果吃剩的菜不想扔掉就用保鲜膜包起来,否则会窜味。

  密密麻麻,都是诸如此类的唠叨。

  字迹工整,一丝不苟。可见男人一板一眼的认真,也能深深体会,当时他写这封信的心情。

  这家伙……

  林夕海不由轻轻笑起来,指尖抚摸着纸张,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温柔和深入骨髓的寂寞……

  他生命中,男人的痕迹,几乎完全消失了,而唯一仅剩的能证明他来过的东西,就是眼前这一片薄薄的纸。

  这就是他所拥有的,唯一一点他。

  谁说岁月的流逝可以渐渐淡忘一个人?完全是放屁!说这话的人,必定没有真正深爱过。

  当你真正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对方的每句话、每个动作,都会像被铁钻凿过一样,牢牢刻在心里。

  也许时间的确可以抹平记忆,你会慢慢忘了他的长相、他说话的口吻、他温柔的眼神,甚至他笑起来的样子……但是,你曾经深爱过这个人,无论如何都想要和他在一起,没有他就不行,因为有了他,而成天内心充满欢欣,世界变得格外美好,这种感觉,没有任何东西能把它抹去。

  时间不能,岁月不能,甚至是他自己,也不能。

  晚安。

  轻轻低语着,林夕海放回记事本,拉过被子,熄灭台灯,闭上眼睛,在黑暗中,静待着自己进入梦乡。

  没有他的日子,就这样,又一天过去了。

  而这四年来,他竟一次也没有梦到过他。

  一次也没有。

  阳光普照,车水马龙。

  林夕海一身西装革履,才坐到办公室的皮椅上,就收到秘书的内线,「林副总,销售部的方经理找你有事要谈。」

  「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一位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方经理,坐。」林夕海点头示意他坐下。

  自从他升任副总经理后,原销售部的副经理方文杉就被提拔上来,顶替他的位置。

  「你找我有事?」

  「是的,林副总。」方文杉坐下,支支吾吾,一脸犹豫的样子,「这个……那个」

  「到底有什么事?」林夕海看着他。

  「其实,照程序来说,这件事我应该找人事部经理谈,但华子安毕竟是你介绍来公司的,所以我想,最好还是和你先谈谈。」

  「华子安……他有什么问题?」林夕海看着对方。

  「怎么说呢……」方文杉抓了抓头发,「自从进入公司后,华子安已在销售部做了两个多月了,可他的工作态度……实在是不怎么样啊。迟到早退是常事,有时候不打招呼就突然消失了,我就当他在跑业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管怎样,这么没有纪律可不行。还有前天ζ,我本来下午想找他谈话的,谁知他一转眼又不见人影。后来才听另一个业务员说,他在去拜访客户的途中,亲眼看到华子安从『太平洋百货』拎着大包小包出来,很明显是趁上班时间逛街去了,你说,这像话吗?」

  林夕海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还有吗?」

  「林副总,B&P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来的,像华子安这样一个仅从技校毕业的新手,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若没有你的保荐,根本不可能进销售部。大家对此已经很有意见了,再加上他又这么不争气,工作吊儿郎当,再这样下去,就算我想顾全林副总你的面子,也很难做啊。」

  「我明白了。」林夕海点点头道:「对不起,方经理,让你为难了,我会亲自找小华,好好和他谈一谈。」

  「林副总,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方文杉小心翼翼地察看林夕海的脸色。

  「问吧。」

  「我们在一起共事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心里很清楚,你绝不是那种以公谋私的人,为什么这一次,对华子安这么破例?」方文杉的表情十分疑惑。

  林夕海淡淡一笑,「华子安,他是我一个……很特别的朋友。」

  「有像林副总这样的朋友,他可真幸运。」方文杉嘟囔着。

  林夕海站起来,示意两人谈话的结束,「方经理,谢谢你的提醒,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难做的,毕竟我也要为公司负责任。」

  「哪里,林副总客气了。」

  等方文杉出门后,林夕海立即拨通了秘书的电话,「Anna,销售部的华子安在吗?让他来见我。」

  「林副总,现在华子安人不在位置上,等他回来后,我会传达您的意思。」秘书回答道。

  「好,谢谢。」林夕海挂上电话,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气。

  华子安。

  这个名字念在口中,传来苦涩难言的滋味。

  他是他最爱的男人的恋人,也是他的情敌,然而,介绍他进入B&P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四个月前,在第五个暑假来临的时候,彭亦寒终于结束了在甘肃为期五年之久的「支边工作」,回到本市,重新回H大,执掌教鞭,和他一起回来的,是他交往四年之久的恋人——华子安。

  彭亦寒的工作早就落实,而仅有技校毕业文凭的华子安,却在人才市场上屡屡碰壁,找了很久都无丝毫回音,而且就算找到,不是那种粗重的体力活,就是薪资极少的又苦又累的工作。

  在一次聚会上,无意看到彭亦寒苦恼的样子,林夕海不禁脱口而出,「不如让小华到我们公司试试看,怎么样?」虽然话一出口,他就强烈地后悔了,但看到男人那欣喜的眼神和得救了般的表情,疼痛之余,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他希望他能得到幸福,如果不是自己,是别人也好啊。

  于是,一向公私分明的林夕海,第一次动用私人手腕,拉关系、走后门,把华子安保荐给自己的老部下,没想到,他却如此不争气,才工作两个月,就被方文杉告到这里,看来这次,他必须找他好好谈一谈才行。

  可是……

  他不想见他,一点也不想。

  并不是因为看到他就会想起彭亦寒,反正他几乎每分每秒都在思念着他,并不差这点折磨,而是因为他独占着他此生最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那个男人所有的温柔和呵斥,都给了他,还有一生的承诺。

  我爱你,我当然爱你,一直都爱着你,但是,我已经答应了小华要和他在一起,我将一生对他忠诚。

  林夕海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胸口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愈发显得清晰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