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死屋手记陀思妥耶夫斯基半月珏檀月大唐狄公案·铜钟案高罗佩偷拳白羽

返回顶部

第298章

    天气渐渐转凉,宋筝该去上学了。

    见导师,聚餐,看文献,学软件……她觉得自己像个陀螺一样,但心里挺充实的。

    有时候宋成和李楠会来学校,给宋筝说一说他们上学时候的故事。

    宋筝听的认真,还跟宋成李楠说,自己把奖学金捐了。

    这件事做的很低调,没有走学校捐赠的流程。

    一来她不喜欢媒体宣传——要么把人捧天上,要么把人踩脚下,二来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增加父母还有外公外婆的曝光度。

    宋成挺赞同宋筝的做法的,人还是低调一点好,又跟宋筝说,帮助别人还要照顾别人的自尊心。

    宋筝若有所思。

    宋成进一步说,这不仅是对别人好,也是对自己好。

    因为如果没有照顾到别人的自尊心,有可能导致别人对你产生敌意,进而做出不利于你的行为,这比不帮助别人还要严重。

    宋筝表示明白了。

    她很喜欢听姥姥姥爷讲话,很多东西,比如中庸之道,她现在没有很深刻的体会,但是依然会牢记在心里。

    时间会告诉她答案的。

    宋筝还发现姥姥姥爷从来没有倚老卖老过,不像有些长辈们拿着自己的经历刻舟求剑地要求小辈们该做什么,而且姥姥姥爷没有架子,始终是平等地倾听她的想法,她的困惑,她的理想。

    不仅如此,姥姥姥爷还会问她很多流行的东西。

    只可惜接下来几个月,她都见不到姥姥姥爷了,因为姥姥姥爷要跟着爸爸妈妈去旅游了,她也好想去。

    “同学,我们能加个微信吗?”

    宋筝一愣。

    宋筝的室友见对方挺帅气的,便问道:“你是本科生吗,大几的?是哪个专业的……”像查户口一样。

    到最后,宋筝稀里糊涂地加了这个人。

    她盯着手机,对室友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加我。”

    室友惊讶坏了:“不可能吧。”

    不过话说回来,她如果是男的话,也不可能跟宋筝搭讪,毕竟宋筝长着一副让人高攀不起的样子。

    下午开完组会,宋筝收到了那人的微信,说对她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宋筝不相信一见钟情,她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要建立在深入了解,彼此认同的基础之上的,相貌只是一个方面而已。

    晚上吃饭,雷容过来找她一起去食堂。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雷容有些纳闷宋筝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认真考虑了一番,然后回答道:“不相信,我觉得爱情是建立在深度了解的基础之上的。”

    宋筝一动不动的看着雷容,这让雷容有些拿不准自己说的是好还是不好了。

    他退一步问道:“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宋筝打开手机给雷容看:“有人说对我一见钟情。”

    雷容暗暗记住备注名,压下心里的躁意,问宋筝怎么想的。

    宋筝挽了挽耳边的碎发:“我和你想的一样。”

    吃饭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往雷容方向看,宋筝调侃道:“哟,一如既往受欢迎呢。”初中高中那会儿就是个发光体,现在还是。

    两人除了本科学校不一样外,其他都是一样的。

    雷容笑而不语。

    饭吃到一半,宋筝看到一旁小情侣腻腻歪歪,眼底露出羡慕的神情。

    “想谈了。”

    宋筝吃了个西兰花:“嗯,有点。”

    雷容接话道:“你考虑一下我吧。”语气十分的自然和轻松。

    宋筝:“!”

    她一脸讶然,想确定一下雷容是不是在开玩笑,但对上雷容的视线后,她看到的是满满的真诚。

    她心猛地一跳。

    ……

    宋棠郑越带着宋成李楠逛了好多地方,照了好多照片。

    有意思的是,宋成还被人搭讪了。

    原因是宋成一头银白色头发,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加上宋成一直坚持锻炼身体,身材保持很好,从外表上看,真不像六十多的人。

    宋成朝李楠显摆,意思是他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人搭讪,说明什么——他有魅力啊。

    李楠捏了下宋成的脸,说了句“不要脸”。

    宋成揉着自己的脸,转头让宋棠评评理:“闺女呀,你快点管管你妈,实话都不让人说了!”

    宋棠笑而不语。

    她爸就跟个小学生一样,动不动就逗一逗她妈,越活越小孩。

    她招呼她爸妈摆好姿势,她给两人拍个照。

    宋成搂着李楠的肩膀,看向镜头,另一只手比了个“耶”。

    “我看看怎么样。”宋成说。

    宋棠拿给宋成看:“爸,我的技术,你还不相信。”

    宋成:“……”就是因为是你的技术,我才不相信。

    之前有一次,他闺女拍照,除了人物外都挺好的。

    他看完照片,评价道:“进步了!”起码人物都拍的清清楚楚的,接着让宋棠把图片发给他,他要发朋友圈。

    “知道啦!”宋棠可服了她爸了,恨不得一天发三个朋友圈,还要求她必须点赞,评论。

    旅游的时间过得很快,宋成和李楠玩得很快乐。

    回家的路上,宋棠跟郑越说:“我希望时间过的慢一些。”这样的话,她就能再陪伴她爸妈很长时间了。

    她始终记得李姥姥去世的时候,她妈哽咽的说:“我没有妈了。”

    宋棠眼角有些湿润,可她不想没有妈,没有爸,她想要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郑越握住宋棠的手。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宋棠头一次感到了无力感,一种事情不受自己控制的无力感,她把头靠在郑越肩膀上:“那你要比我晚走。”

    “好。”

    宋棠睡着以后,宋成和李楠回头看了眼。

    其实,他们何尝不是舍不得。

    面对死亡很容易,但面对分离很难,宋成和李楠都是豁达的人,但每每想起某一天,他们老去,留下闺女一个人在世界上,心里挺难受的。

    好在闺女有小越照顾,他们能放点心。

    但死亡哪是可控的,说不定哪一天他们受到老天的召唤,就走了。

    宋成的大手掌摸了摸宋棠的头发。

    无意中发现有一根白头发时,心疼地颤了颤手。

    闺女也老了。

    但再怎么老,都是他们的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