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坏坏总裁银月龙蛇演义梦入神机山楂树之恋2艾米花好月圆人长久月下箫声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菜鸟闯江湖 > 第八章 光头满水芝麻叫

第八章 光头满水芝麻叫

  突见擂台上挂满了大灯,正中悬着一块石匾,上书“良缘天成”四个大字,字体工整笔力雄浑。

  两旁挂着一付红底金字的大对联,右边的是“男胜女娶为妻”,左边的是“女胜男御为驹”。

  舒啦看罢,不由失声一笑,暗道:“哇操!真是稀奇!”

  他正在暗笑之际,突听身旁传来一老人口音道:“劳驾,借个光,让我跟这个小兄弟坐在一起!”

  舒啦偏头一见是余不悔,立即叫道:“老先生,你去哪儿了?”

  “哈哈!这两天胃肠闹革命,我去拉稀,对不起,借光!”

  他后同两句话,是冲着坐在橙上的一位中年学士说的,那人正在吃点心,一听老者刚拉过稀,慌忙皱眉让路。

  老者挤进来之际,屁股正好对着他的,脸哧得他拼命的将身子向后仰,叫道:“喂!老先生,你的屁股。”

  他不说话,老者就会过去了,他这一说话,老者立即停止前进,那张屁股正好对着他的面前,而且相隔寸余。

  那人心中的别扭可想而知矣!

  老者缓缓回头道:“屁股,我的屁股怎么了?”

  说完,用手拍了一下!

  那人忙把头仰后半尺,憋着呼吸道:“没……没什么,你快过去吧!”说完,立即捂住自己的嘴。

  老者微微一说,立即挤进舒啦的身边。

  众人听他拉稀,纷纷向两侧挤去,舒啦二人却坐得舒舒服服的,不由令众人心中暗佩不已!

  老者一坐定,伸手拿了一个油饼大吃起来。

  立听有人嘀咕道:“妈的,拉稀还敢吃油腻的东西,真是找死!”

  “妈的!这么大岁数,还来凑热闹,难道想摸个小媳妇吗?”

  老人充耳不闻,只顾吃饼。

  “哇操!老先生,有人在笑你哩!”

  “由他们去笑吧!反正我也不会疼!舒啦你不会介意吗?”

  “哇操!我干么要介意,我如果一介意,万一当场拉稀,我只有件衣衫,那可就糗大了!”

  众人闻言,哧得不敢再讲了!

  老者微微一笑,迂自大嚼着。

  舒啦暗暗佩服道:“哇操!谈笑退人之兵,真是中计!”

  突听一一阵清朗的“阿弥陀佛”众人立即朝台上注视。

  只见两排小和尚走了出来,分列两排之后,每人扬手杆,叮叮当当的敲打吹奏起来。

  还有一名和尚手执佛卷“妈哩咖哩”的念起经来。

  舒啦正在暗自奇怪之际,耳中突听老者喃喃道:“妈的还念什么经?别是在念‘素女经’吧!”

  左右立即跟了出来。

  再也忍不住,暗道:“哇操!他没有说出念‘月经’吧!”

  左右立即笑了出来。

  舒啦也是忍笑不住,暗道:“哇操!还好,他没有说出念‘月经’,否则,这群和尚非暴跳如雷不可!”

  那些和尚置若未闻的继续鼓声喧天的念经,台下亦逐渐安定下来,好半晌之后,台上也平定下来了。

  台下立即扬起一片如雷的掌声。

  随见一位年纪六旬的老和尚身披红绒袈裟越众而出,走到吧前,双手合什向台下众人深施一礼,高声道:

  “众位诸主!诸位一定会说我这个和尚六根不净,那有出家人摆招亲擂台的、此话不错!可是诸位不知贫道的看法。”

  “双绝公子云大侠昔年即以文武双绝荣获天下第一高手,其唯一的高徒美郎君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由于他文武兼修、英俊神武,所以吸引了不少的女孩子,惹了一身的烦恼,但是爱美本是人类之天性,岂可怪那些女子。”

  “贫缘获悉此事,立即觉得到下有缘份的人很多,却未必很快结合在一起,在这段期间里双方都很苦闷。

  “甚至于双方都为了一个错设的对象而迷恋,往往闹出了妒嫉、自杀、凶杀等不幸事件,非常不合我佛家的治世之本。”

  “贫道有见于此,就借重美郎君比武招亲之事,在此摆下招亲擂台,号召天下男女英雄居集一堂。

  “少时擂台一开始,任何一位男女侠士皆可先上台,不过请上台之侠士一定要先把自己介绍一下。

  “台下诸位如果觉得有意请自行上台,对方如佩服也中意,那么就不必动手双双下台,贫道并以礼品贺其会亲。”

  “如果对方不中意,亦需答应来人比武之要求,以谢其雅德,至于其他的细节,为了节省时间,贫道会随时说明。”

  “贫道唯一的要求,为这次的比武完全出于善心,只能点到为止,绝对不可籍此结了夙仇或树下往后之仇因。”

  说完,又是双手合什请。

  台下立即报以如雷的掌声。

  舒啦见这位老和尚生得慈眉善目,满面红光,又讲得头头是道,立即也随着众人鼓掌欢呼!

  只听余不悔附耳低声道:“小心些,老和尚易过容。”

  舒啦愣了一下,立即仔细瞧向老和尚。

  突听台下佛乐又起,老和尚就在乐声中退向一旁坐定,少时乐声一停,那两排小和尚也鱼贯退了下去。

  冶下立即又恢复先前的宁静。

  舒啦对于易容并不专精,因此瞧了半晌之后,仍然瞧不出破绽,他正欲开口向余不悔询问,却听他低声道:“颈项肤色有异!”

  舒啦仔细一瞧,立即发现老和尚的颈项与面部肤色果然有些差异,这种差异若非仔细瞧,甚难发现。

  他不由低头暗叹不已!

  过了大约半个盏茶时间,竟无一人上台捧场,台下诸人好侧只顾等,根本忘了扰武招亲这件事。

  老和尚坐在台上有些沉不住气,他正要起身催促,突觉眼前一晃,一条红影已经如风般的掠上。

  他立即松了一口气。

  台下立即连声叫好!

  这台上之人年纪四旬,头上蓄着短发,长得倒还潇洒,偏是穿着一件红短袱,显得十分的刺目。

  他上得台来,先向老和尚略施一礼,老和尚连忙还礼不已。

  那人又向台下一拱手,大声道:“众位朋友,在下姓姜,名叫海达,今年三十九岁,乃五台人氏,曾娶一妻不幸早逝,可有那位侠女愿赐教?”

  台下立即一阵叽叽喳喳。

  谈话之人多是女人,显然正在评论着,有的嫌大高,有的嫌算子太大,有的说屁股太瘦……等等。

  尚有一群女人你推我推,口中嚷道:“去呀!你上去呀……”

  舒啦瞧得苦笑道:“哇操!真是无聊,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站在台上被人评头论足,好似园中的猴子哩!”

  双月却紧紧的盯着老和尚,因为他突然发现老和尚那眼神有点熟悉,可是又一时想不起曾在何处见过他?

  姜海达干咳两声道:“莫非在下不堪就教吗?”

  此言一出台上众人哄然一笑,于是又有些女人夸他有幽默感之类的括,却也有人嫌他太不识相了!

  突听一声极尖女声喊:“江大侠休走,姑娘我来也。”

  这声大叫又尖又窄,是个不折不扣的左嗓子,立即把众人味了一大跳,有人道:“乖乖,这是什么鸡呀?”

  尖叫声中,一道兰影向台上纵去。

  这女人的轻功有够差,竟然一下子未能上台,羞急这下,忙将双手扒住了台口,然后再一按,这才挺身而上。

  只见她年逾四旬,身材相当苗条,倒似个姑娘样。”

  满头头发用一块毛巾扎住,身穿天蓝色劲装,长得单眼皮,短睫毛,个子也不高,可是却有一张述人的樱桃小口。

  事关终身,江海达仔细的刊重片刘,心中已感满意,立即拱手含笑道:“请问姑娘贵姓?”

  “我姓吕名叫玉梅,无锡人,今年四十一岁,尚未婚配,爱穿蓝衣服,我喜欢吃米饭,不吃饭吃麦子……”

  他慌忙皱眉拦道:“好了!好了……”

  吕玉梅愣了一下,立即住口!

  江海达越瞧她那那樱桃小口越顺眼,心中一冲动,立即问道:“姑娘,你对在下可有意思吗?”

  台下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吕玉梅红着脸尖叫道:“我对你……”

  “小声点!请小声点!”

  吕玉梅这才把声音放小一些道:“我对你如果没有意思,我上来干什么?难道是找打挨呀!”

  “太好了!我们不用比武了,回去成亲吧!”

  “不行!要成亲,也要比试!”

  江海达一想这是自己生命中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于是就欣然答道:“姑娘先进招吧!”

  吕玉梅微笑一笑,一垫步“彩风采珠”右掌疾向江海达的右肩头击来,身手虽快,功力却差!

  江海达毫不闪躲,左掌一翻“笔架铁栏”四指如刀切向她的手腕,其势虽疾,却连一只蚊子也砍不死。

  二人这一打上,手来脚去,颇为紧张!

  台下众人喝采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舒啦暗道:“哇操!全是花拳绣腿,没有看头!”

  他正在想着突听身旁鼾声如雷,转头一看,只见老者靠在木椅上呼呼大睡,其状甚为滑稽。

  周围之人正在看热闹,突闻鼾声,不由得一个个横眉切齿,怎么任你喊叫推扯,老者仍是不醒。

  怪的是只要有人推他一下,鼾声就大一次。

  有一次一个用大力推了他一把,他立刻爆出一声如雷的大鼾,连在台上打斗的二人也忍不住瞄了一眼。

  这下于再没有脸敢动他了。

  舒啦瞧得暗乐,一直旁观不语。

  突听众人忽然大叫一声:“好呀!”

  舒啦连忙向台上望去,只见那位江海达已经含笑双手托着吕玉梅的臀部,把她高高的举了起来。

  吕玉梅双脚乱踹,叫道,“死人,快放我下来,算你赢了!”

  江海达这才把她放下,只见他脸不红,气不喘的含笑牵着吕玉梅向台下一施礼,再走向老和尚。

  老和尚含笑道句辛劳及祝贺之意,并送了一个红包,由小和尚引导下台,坐在在预先备妥的“特别席”。

  两人立即交头接耳低谈,状甚亲蜜。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台下的旷男怨女皆想上台了。

  突听一女子叫道:“姑奶奶上第二阵!”

  遂见一条淡影如飞而上。

  只见这个扎了一条大辫子,身材枯瘦矮小,一个脑袋前崩儿后杓子,扁嘴秃眉,面如黄胆。

  小鼻子大眼,只顾左顾右盼,混身乱扭,显得一盼风骚,舒啦不由低头暗笑道:“哇操!三公查某!”

  那女子上台后,既不向老和尚行礼,也不自我介绍,却向台下催道,“快!快!快上来一个男的……”

  台下立即哄堂大笑并有骂声。

  老和尚也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猴急了,当下起立笑道:“女施主,请先报名并自我介绍一下!”

  那女子一斜眼道:“真麻烦!”

  说着对台下大叫道:“喂!你们听着,我今年三十六,没爹没妈……”

  台下立即又一阵大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我关中人,家里祖产很多,谁跟我,保证不愁吃不愁穿,不过,绝对不许离开我。”

  “我姓倪,单名梅,我嫁过三次入,都拆了伙,这一次我嫁以后决定不拆了,是死是活我跟他过一辈子,谁上来?”

  众人不由笑得死去活来的。

  “哇操!倪梅,你美,十足一个大花痴,三八跟查某,她拆伙的人一定是怕被吸,才溜之大吉。”

  倪梅报告完毕立即双手插腰,单等良人来投怀。

  那知台下等了半晌,最后转为耽误,有一个大嗓门的人叫道:“他奶奶的!这是什么女人?真她娘的不是东西!”

  倪梅脑羞成怒,叫道:“奇怪,你们有什么讲么,我上来又不是让你们骂的,什么东西……他妈的……”

  众人一听,立即纷纷破口大骂!

  余不悔也骂声:“三八查某!”再继续睡觉。

  舒啦不由哈哈一骂!

  倪梅哧得不敢吭声了。

  老和尚连连摇头。

  突听一人道:“姑娘不必生气,我来会你!”

  立一人越众而出,走到台下。

  只见他头似狼狗,身若毛猪,八字胡刀子嘴,年逾四旬,穿着一身崭新皮袍子,打扮得甚是华丽。

  可是那身长像,叫人看了有一种说不出厌恶,每个的都恨不得用石头把他砸死才甘心!

  那人抬头向上一望、犹豫不决!

  “哇操!真肉麻,受不了!”

  那人见“美人”召唤,三魂七魄不知已经到何处了,只见他将双目一闭,嘴唇一咬,猛一用劲,身子竟也拔了起来。

  在空中他还高呼道,“爱拼才会赢!”

  他上是上来了,可是台高四丈,他只上了三丈,正在奇怪为何脚尚未着地之际,猛觉身子又向下沉。

  他知道不对劲,急忙睁开双眼。

  一见自己果然力尽下落,慌忙欲找落脚之地,那知冰台平整,毫无落足之处,他立即摔倒在地。

  众人又骂又笑,纷纷把果皮、花生壳等物抛了过来。

  最绝的是竟有人把石头抛过来。

  倪梅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敢死队员”,立即再叫道:“你们怎么可以欺负他呢?哥,再试试呀!加油呀!”

  那人听得感动万分,暗道:“为了她,我把命陪上都值得:”

  他看清了地势,请众人让开一条跑道,自己跑到距台口四丈处叫道:“王八道‘王八过门槛,全看此一翻(番)!”一叫到看拼即展开百米冲刺。

  “跑了”到四尺时,猛力点足,利用冲力上了四丈多,“叭!”随声立落在冰台上。

  由于力道未歇。立即又“叭!”的摔倒在台上,这一跤摔得他龄牙咧嘴,一手摸头,一手摸屁股!

  “真没出息!快报姓名呀!”

  “我叫汪克锦,河北人,今年四十四岁……是啦!”

  “好快点打!打完咱们好成亲!”

  “打!打!”

  便见面前人影一闪,倪梅二指惊险出静对准他的眉心疾点而到,不由大吃一惊!

  自己扭头躲过那二指,忙出右掌“朝山进香”疾抓倪梅的腰穴,由于太用力,脚下一滑,差点又摔倒。

  倪梅右足一继,将他绊翻在地,立即骑着他的脖子,左右开了劈里啪拉打起耳刮子来了。

  汪克锦被打得杀猪般嚎叫不已!

  倪梅边打边道:“他娘的!姑奶奶问你,以后成了亲,你可敢在外面乱来?不说就打死你这个臭王八!”

  汪克棉被打得全是乱冒,鬼叫道:“救命呀!你怎么还没成亲就乱打呀呢?好似我已在外面乱来似的!”

  “他娘的!这叫做下马威,知道吗?”

  “知道!知道!”

  “知道!知道!”

  两人立即牵着手走下台,坐在“特别席”中。

  片刻之后,两人已亲亲搂搂的朝台后去“开辟战场”了。

  舒啦连看两场趣事,真是叹为观止。

  突听余不悔迷迷糊糊的叫道:“刚才发生什么事呀?吵死人!”

  台上的老和尚正欲催促众人上台,闻声瞧了过去,乍见舒啦,他不由神色一变,忙掩饰道:“要上台的人快把握时间呀!”

  舒啦专心于叙述那两场趣事,因此并未注意老和尚的神情有异,不过,却被余不悔完全瞧入眼中。

  他立即低声道:“小兄弟,老和尚的神情怎么怪怪的?”

  舒啦转头一瞧,正好看见老和尚匆匆的移开目光,他立即暗道:“哇操!他一定认出我了,他会是谁呢?”

  他正在沉思之际,突见一道淡影疾如闪电般从自己顶上掠过,再一点地全犹如流星残石般飘落在台上。

  舒啦不由惊道:“哇操!还有这种高手呀!”

  再看台上站定一位青衣少女,她面色苍白似有病容,双目如星,尖尖的鼻子,小嘴如樱,清淡高雅,隐有出层之风。

  双目盼顾之间,神光四射不怒自威,真个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不由令舒啦瞧得双目一亮!

  她一上台。立即四下无声,台下的千百人竟连一声叹声都没有,一个个张大双眼,心中暗叫:“好美呀!”

  她静静的站着,可是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美丽,反而更兴人幽思,把人带到一种高贵典雅的境界去。

  “阿弥陀佛,女施主,请发话吧!”

  “这个小女知晓,老师父请回座吧!”

  吐声娇似走玉般,甚为悦耳!

  “我姓钱,来此不谈婚事,只是以武会友,甚盼美郎君指教!”说完,双目精光四射的招视台下。

  当她瞧见舒啦之时,愣了半晌,视线再也移不开了。

  余不悔轻轻说道:“小兄弟,她挺有眼光的,上呀!”

  “哇操!爱说笑!当观众比当演员爽,何况可以避免被人开汽水砸石头哩:赶快吃饼吧!”

  “哈哈!小兄弟,你舍得让这种美人儿投入别人的怀抱呀?”

  “哇操!我没兴趣!有人上啦!”

  人影一闪,一条人影已飘落在冰台上。

  众人立即脱口喝采叫好!

  这人年纪二十余,生得方面大耳,体格魁梧,虽然不俊却五官端正,举止之间沉稳,看得出是个有根基之人。

  那青年上台之后向少女深施一礼道:“在下方志,此来不敢作他想,只求与姑娘过手几招,于愿足矣!”

  “不,你不要客气!小女钱慕兰愿意受教!”

  “姑娘请先!”

  “好!我有偕了!”

  说完,款步上前,“佛子吐心”二指轻若无力的点,翻向“气海穴”,这招看来轻微,实际上急疾无比!

  方志知道厉害,喝句:“好招!”一晃身错开两尺右掌一翻“巧打山门”五指微腹抓向她的小腿。

  钱慕兰轻声道句:“好招!”已“天风迎絮”身子大花斜掠出五尺之远,体态优美至极!

  忽见她左臂突出“云花一现”三指轻点,疾指向方志背后“凤尾穴”,方志只觉劲力透骨,暗骇道:“好高的功夫!”

  身子立即向右一翻!

  人影衣风,远扑近拿,两人已打得难分难解!

  余不悔双目神光光闪异常,神情立转肃然!

  舒啦瞧得兴奋不已,模拟自己是局中人,思考如何拆招!

  钱幕兰身若轻风,轻前忽后,指东打西,两只细纤掌鼓出一片白芒,翻腾闪耀快速已极,似蜜蜂戏蝶。

  方志臂轻挥江,上下翻舞,举手投足沉凝稳重,带起了阵阵的疾风,声势好不骇人!

  激斗将半个时辰之后,夹见钱幕兰清啸一声,身法更疾,玉掌一挥“乱剪残云”,己然向他胸前抓到。

  方志凹腹吸胸,右掌如雷从胸前翻出,“雕拦砌玉”反抓他的手腕,速度之快令众人均料她不易脱逃了。

  那知她这招本是虚招,待他掌心才吐,她已突收左掌,向旁滑出二尺,手反映夹着劲风疾点向方志右肩“大麻穴”。

  好个方志,他乍见她换掌,立即将尚未吐出的右掌硬给收回,“催虎登山”掌缘疾扫向她的脉门。

  钱幕兰才要换式,方志已左掌猛砍,“引玉抛砖”印向她的前额。

  她两面受敌,芳心不由大急,偏偏促离过近,无法兼顾,只好一咬牙脚下用力“一佛凳天”向上疾拔走五尺。

  她虽躲过那两招,可是别在发际的一朵小红花。已被掌风震下,斜里飘出五尺,落在冰台上。

  台下立即爆出如雷的一声喝采。

  她的双脸已红逾落日晚霞了。

  方志虽然占胜,不但不兴奋,反而自怨自艾的暗道:“我为什么要把头上的花儿打落呢?我真该死!”

  突听她娇咤一声,双手舞风,带着凌厉的功势,左掌“花山顶”、右掌“明月映辉”的分劈向他的顶门及前胸。

  余不悔身子大震,几乎叫出声来。

  方志拼命向后跃出七尺,就是如此,他也被她的掌风触脖及口,不由微微发疼,暗道:“好霸道的功夫!”

  “叭!”的一声,原来方志胸侧用丝带系好的一对纯白金小环,竟被她的掌力震落,掉在冰台上。

  方志道句:“好功夫!”收掌吸回小环,立即掠下台去。

  钱幕兰吸回小红花,又瞧了方志一眼,方始掠下台。

  众人不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众人却痴痴的坐着不动,脑海之中全是他们才拼的情景,对于钱幕兰的注视根本没有发觉。

  余不悔亦然沉思!

  突听一声破嗓子喊道:“哇呀呀!我要上台了!”

  这声大喊突如其来,不由令众人啼了一大跳!

  尤其在她身边之人竟被味得四散奔逃!

  现场立即充满叫喊声及混乱。

  舒啦转头一瞧,立即眉头一皱!

  余不悔哈哈笑道,“小兄弟,你的好朋友又来了!”

  原来那位发出尖叫的女子正是那位偷看舒啦洗澡,被余不悔羞辱一顿,又被舒啦修理一顿的凶妇人。

  她一见众人的慌乱模样,立即得意的端坐不动。一直到众人安静下来之后,她才带着红影疾越上台。

  她的架式虽然骇人,可是由于她方才那声一叫,令众人大生反感,因此,不但没有喝采声,反而一片嘘声。

  场中这叫一报还一报,方才她那声尖叫吓坏了全场,现在全场百人一起嘘,这嘘声可够吓人的!

  凶妇人正在台上神气之际,.突然被这巨大的嘘声一惊,竟“嗄!”的一声,摔了一个大筋斗。

  众人乐得又笑又骂又嘘着!

  舒啦也引颈大嘘起来。

  他正嘘得高兴之际,突觉耳旁发凉,转头一看,只见余不悔也在呼鲁鲁的嘘个不停,他不由捧腹大笑!

  凶妇人爬起来大叫道:“他妈的!叫什么叫你妈呀!”

  这一来立即引起公愤,台下全体喊打,一直到老和尚出面,再三真情请求之后,这才平息下来。

  争妇人立即扬嗓叫道:“太好啦!我没想到一上台居然这么轰动,我姓顾,单名美,上海人,今年十八岁……”

  话才至此,台下又浪潮般辱骂起来。

  顾美沉着气等浪潮过去之后,才叫道:“向我求婚的人太多了,我简直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只好到这儿来了!”

  舒啦听得捂耳皱眉暗叫道:“哇操!想不到世上究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实在不知她的脸皮有多厚!”

  话才至此,台下立即又如浪潮般辱骂起来。

  顾美含笑等到平静之后,叫道:“今天我大发慈悲,凡是上台比武的男士,不论胜负,我奉送他一个香吻!”

  台下立即又是一场大骂!

  竟有人情不自禁的呕吐起来!

  “格格!谢谢那位朋友的捧场,害你感动得呕心沥血了,我实在太难为情了,你上来吧!我哆费奉赠一个香吻!”

  那人吓得边吐边奔向谷外。

  顾美扬手送个飞吻,格格笑个不停!

  舒啦眉头一皱,骈指欲送她一记指风,却被余不悔止道:“小兄弟,你何必跟这种女人一般计较呢?”

  舒啦放下手,恨恨的道:“哇操!多让这种不要脸的查某嚣张一刻,我就多难过一刻,妈的!”

  “哈哈!恶人自有恶人磨,别管她!”

  突听一声大吼:“我来也!”一道人影迳射上台。

  这人瘦高的个儿,长得一脸滑稽像,他上台之后步履蹒跚,好似吃醉酒一般,一直东晃西晃的!

  顾美高兴的叫道:“好人儿,你叫什么?多大了?”

  这人不过二十余岁,生得五官端正,不过双眼却时闪煞芒,闻言之后,笑道:“丑婆子,你问我吗?”

  顾美大怒道:“混帐!我不问你问谁?你说话可要客气点,什么丑婆子?我丑吗?见你的鬼?”

  那人睁着惺松醉眼瞧了她一阵子,点点头道:“天呀!我到今天才相信画像可以哄小孩之事!”

  ‘’你……你是说我美若天仙,可以令小孩如沐春风对不对?”

  “非也!非也!”

  “那你是指……”

  “你是不是可以送我一幅画呢?”

  “格格!人家那有带那玩意儿在身上呢,不过,只要你喜欢,咱们可以找个地方好好的画一画呀!”

  “咂!天呀!我……我要吐了!”

  “格格!好人儿,别这样么?”

  “妈的!我是打算拿你的画贴在我家大门,既可真妖驱邪,又可赶走那批野孩子!”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舒啦脱口叫道,“痛快!痛快!”

  顾美厉喝一声,双掌一晃一招轻风戏柳向前扑来,右手“小剪雪梅”中食二指疾戳向对方的双眼。

  那人冷哼一声,挨她的双指戳近之际,将头一偏,轻舒猿臂“落掠鹰食”,疾抓向顾美的头顶。

  顾美双臂一抖,使了个“霸王卸甲”,将身子向后滑出三尺,右臂一翻疾如闪电的向对方“眉心穴”点到。

  对方想不到这丑八怪居然有如此高的功夫,立即把右臂下收,“抓火饶山”五指如钩疾抓向她的腰眼。

  同时翻出左掌“敲竹唤蛇”二指疾敲向她的右腕脉门,这番双管齐下,声势果然惊人呢!

  顾美想不到醉鬼招术如此厉害,忙将右掌一挥。

  可是对方的右掌已到腰际,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使了一招“狂风数蕊”,把身于斜着拔上五尺,才算躲过那掌。

  既是如此,她已吓出一身冷汗。

  她身在空中越想越气,厉叫一声之后,双掌猛吐“双挤磐”,带起了一股劲风,向对方的双耳猛击过去。

  双方一式“恶鬼缠身”疾闪出二尺外,右手突伸扣住她的右腕,喝声:“躺下!”立即往外一甩!

  “砰!”一声,冰屑溅扬,顾美已被倒个四脚朝天。

  众人狂欢鼓舞,笑声震天!

  只有余不悔双目寒芒迸射!

  舒啦跟随众人鼓掌欢呼,毫未发现异状!

  顾美坐起身子,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众人不由嘘声连连!

  对方见状气笑不得,只好走到她的身旁,低声问道:“喂!丑婆子,你输不起呀!你哭什么吗?”

  冷不防顾美一张双臂将他抱得紧紧的,一抬头,嘴对着嘴,“责!”一声,自动奉送一个香吻!

  然后松手掠退丈余,格格笑道:“好人儿,我说过不论谁赢都要奉送一个香吻,这下子对现了吧。”

  对方万没料到会在此“刃”,只觉口鼻奇臭,只欲呕吐,忍不住“哇”的一声,竟把腹中的食物吐了出来!

  “咦?那有这么严重的么?”

  对方只觉心中嗝心连连,无法多呆下去,必须先去嗽口,于是足下一点越下冰台,狼狈的离去。

  这件事真是令人诧觉!惊绝!

  老和尚匆匆叫两位小和尚把那些秽物扫掉,又铲了些碎冰块掩上之后中,眉头一直紧皱!

  “格格!还有谁要上来香一个!”

  怒吼声中,先后上去三个人,却都不是她的对手,而每人被她强吻一次,照例吐了一滩。

  那两名小和尚气得恨不得拿扫帚铲子揍她一顿。

  那知,她却吻出甜头,死不肯下台。

  突见余不悔双唇一阵合张之后,立听一声大喝,台上已落下一人,这人才站定,众人立即哄然大笑!

  原来这人年纪五十开外,满脸的大麻于,两耳招风,一嘴的黄牙,与顾美站在一起倒真是天生的一对!

  立即有人叫道:“妈的,这才是郎才女貌!”

  立即又有人应道:“妈的!应该是狼豺虎豹才对!”

  众人立即捧腹大笑,掌声不住的响着!

  顾美一见麻子上了台,不由气道:“死麻子,你来干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你来的吗?”

  “阿美,我……我想你呀!”

  “哦!你是来打擂台,好!你先介绍姓名吧!”

  “阿美!你不是全知道了?还……”

  “死人!我知道有什么用,他们还不知道哩!死麻子!”

  “哦!哦!我麻子是上海人,今年五十一岁,我姓朱,名叫必飞,与她乃是青梅竹马,相爱多年……”

  台下立即有人叫道:“黑白讲,她刚才说她只有十八岁,你却五十一岁,怎么可能是青梅竹马呢?”

  “对呀!我看你是记错了?你只有十五岁啦!”

  众人再度哄然大笑!

  麻子胀红着脸,叫道:“不对!不对啦!她已四十九岁了,她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啦!……哎唷!”

  “拍!”一声,顾美在他的光头上拍了一掌,骂道:“死麻子,叫你不要来,你偏要来,一来就乱说!”

  “阿美!失礼啦!常言说得好,龙配龙,凰配凰跳蚤配臭虫,所以我麻子配她芝麻女,该是天经划义的事!”

  话未说完,他那光头上又挨了一巴掌,只听顾美叫道:“死麻子,你今天怎么特别大嘴巴,说完没有?”

  “快完了!各位,你们也许看她不顺眼,可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麻子怎么看她怎么舒服,太美了!”

  “她好似是我生命里的一盏明灯,指引着我投向光明,啊!伟大的黑芝麻,我已经闻到了你的香味。”

  “美丽的小鸟啊!我不嫉妒你们,因为爱情在滋润着我,她给我生命和勇气,足够去抵挡一切的不幸……”

  他正在飘飘欲仙之际,光头上又挨了一下重的,立即把他从温柔的梦乡中打醒过来,头顶立即长个小包。

  “阿美,你怎么又打我?”

  “你……你在发什么神经?”

  突见余不悔的双唇又一阵合张。

  “阿美,这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地方,你答应我吧!我用生命和人格发誓,我爱你!永远!永远!”

  说完,竟流下了大颗眼泪。

  顾美突被他感动得反手抱着他道:“麻……麻哥……我答应你……还是你对我好,我现在才明白!”

  两人立即当场“对咬”起来!

  众人引为奇观,纷纷引颈企望。

  老和尚一见太不像话,只得走了出来,大声叫道:“两位施主,这太不像话了!不行呀!你们下台去吧!”

  两人立即边吻边行,沿着后台皆而下之后,走到“特别宾”坐定之后。居然还“啧啧”的热吻着!

  瞧得另外那对“佳侣”皱眉不已!

  老和尚见状,扬声道:“各位施主,天色已晚,今夜的比武暂到此结束,明儿请早,贫僧不远送了!”

  说完,转身下台而去。

  众人立即边谈论边朝谷外行去。

  余不海哈哈笑道:“小兄弟,很热闹吧!”

  “哇操!除了姓方的及姓钱的那对有点看头以外,其余的全是胡闹,不过,也挺好玩的哩!”

  “哈哈!我要走了咱们明晚在此碰面吧?”

  “好!”

  由于家家爆满,舒啦连走好几家客栈之后,才找到一个房间,他漱洗一番之后,立即开始调息。

  半晌之后,他只觉胸口一阵绞疼,不由神色大变,暗道:“哇操!我怎么会中毒呢?看样子是慢性剧毒哩!”

  倒出一粒药丸,吞入腹中,调息半个时辰之后,立即松口气道:“哇操!还好爷爷之药可以解毒!”

  他立即沉思是在何处中的毒!

  翌日黄昏之际,舒啦小心的走入谷中,他立即发现二幕奇景,只见在擂台前面右侧已坐满三百余名武林物。

  瞧他们一付付苦瓜脸,垂头丧气的模样,舒啦不由暗道:“哇操!难道他们也是中了毒吗?”

  第二幕奇景就是昨夜有很多不诺武的城民来捧场,今夜却几乎找不到一位不诸武的角色。

  不过,在台前左侧倒也坐了百余名陌生武林人物,看样子他们是风闻比武盛会今日才报到的。

  舒啦一见自己昨夜的座位已有人坐着,他立即朝第二十排空位内侧一坐,同时暗暗运功默察!

  这一默察,他只觉,从椅上缓缓的渗入一丝丝的寒气,立即运功忖道:“哇操!原来毛病出在此地!”

  他立即原式不动将玄功一运,运行一周天之后,只觉全身舒畅,心知已经不碍事,立即悄悄的打量四周。

  只见右侧那指标人似乎甚有忌惮的将不望向台上,尽量不和熟人打招呼,若不幸被对方询及,亦寒喧数句了帐。

  舒啦将现场打量一遍,不但没有发现余不悔,更连那个丑妇人及麻子也不见人影,不由暗替余不悔担心不已!

  突听一声佛磐之声,接着老和尚出来宣布第二天比武正式开始,左侧台下诸人立即开始讨论起来。

  突见一道瘦小的黑影突上台,只见她双手插腰,道:“小女姓汪名叫芳萍,今年十七,有人送我‘小西施’美号,谁愿赐教?”

  突听一声长声,一道身影疾掠上台,瞧他相貌不恶,块头稍嫌大小,立即有入喝道:“好一对男才女貌!”

  又听他朗声道:“在下姓田名叫世结,人称‘飞天蚣蜈’,今年二十一岁,愿在汪姑娘手下讨教!讨教!”

  说完了道了一声:“请!”

  汪芳萍道了声:“请!”两人便走开步法。

  片刻之后,只见田世结喝声:“汪姑娘小心了!”一个箭步向前,两手用“反转阴阳把”向小西施的双腕握去。

  小西施马上来一个“倒踩连步”躲过了田世结的这一招扣,右手用“拂穴手”向他的“气海穴”拂去。

  田世杰突一转身,立即“作兰抽丝”躲过这一招。

  两人就如此的打来拆去,最初是龙腾虎蹦,好不紧张,后来双方居然好似打出了感情一般。

  只见她双颊绊红,杏眼含春,口角微启,第一下手都是向田世杰的无关紧要之处打去!

  田世杰眼也圆了,嘴也张了,脖子上的青筋也起来了,滴口水也快到胸前了,干脆采取守势闪躲了!

  老和尚越看越不像话,便走出来道:“二位少侠既然无意再打,贫僧在这恭喜二位百年好合!”

  说完,合什一礼!

  小西施二人相视一笑,双双向老和尚一拱拳,立即随小和尚走下冰台,坐在“特别席”上低声细语着。

  突听:“乖乖龙的冬,人怎么嘎许多!”

  众人抬头,不由哑然失笑!

  原来,在台上站着一位年约六旬的婆娘,脸上的皱纹皆已成了沟,擦得和猴屁股差不多,脑后一个大髻卷。

  只听她叫道:“姑娘姓蔡,名叫玉娇,今年才三十八,扬州人氏,今日上台讨教,不知那位哥哥愿和姑娘交手?”

  突听下面骂道:“别他妈的不要脸,你的老祖母都没你老,还三十八也不够你的岁数。”

  言讫,台上也多了一个人,只见这人年约五旬左右,一脸的花白刺猥胡子,两只眼睛精光四射,分明有不俗的武功。

  “老鬼!看看你家蔡奶奶的本事!”

  “哈哈!你到底承认是奶奶!”

  话未说完,陡觉一股劲风疾抓向胸前,她慌忙来个“金鱼倒穿波”,后向疾射而出丈余外。

  那知,他那身子甫落地,就觉一股劲风疾射向太阳穴,慌忙一闪身。

  蔡玉娇接连被他羞辱,立即使出“阴阳连环手”,未待他站定,一股掌劲已经疾扫向他的腿部。

  对方欲躲不及,急运内功硬接下那道掌劲。

  “砰!”一声,老者那条袄子立被震裂掉落在地,一条又黑又白的大毛腿立即露了出来,伤处一片淤紫。

  “格格!不要脸的老畜生,竟敢来诱惑我!”

  老者气得浑身设抖道,“贱人!只怪我学艺不精,你这个仇,我是结定了!”说完,一咬牙腾身而去。

  “格格!你慢走喔!还有那位哥哥要指教!”

  “叭!”一声,台上突又多了一人,众人一看这入年纪花甲,几花稀的黄毛,又细又高的身材,好似竹竿一般。

  “俺是鲁中一虎孔详,今年六十三,至今未娶,今夜一见姑娘美若天仙,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台下立即有呕吐之声音。“格格!哥哥,希望你的武功似口才这么好!”

  说完,一招“拨云见日”劈向孔详。

  孔详一式“巧看态云”闪过那招,双手一剑“霸王掀甲”迅劈过去,立即传来一阵尖锐的掌点。

  “老鬼,你真狠呀!”

  双手一挥“双凰点头”,硬接那两掌。

  “轰轰”两声,蔡玉娇连退七步才稳住身于,一见对方只是晃了一晃,不由气道:“老王八,接姑奶奶这一招!”

  说完,双手交互打出。

  孔详被逼得喘不过气来,立即“一鹤冲天”拔起三丈高。

  蔡玉娇一见他未落地,以为有机可趁,用了一招“劈挂掌”朝对方的胸前击去,台下不由惊呼出声。

  孔详长吸口气,使出“鹅毛浮水”的绝顶轻功,轻飘飘的落在丈余外,立即避过那记“劈拄掌”。

  孔详落地之后,喝声:“姑娘小心啦!”立即一招“笑指天南”挟着“混元指功”疾打向蔡玉娇。

  蔡玉娇使出一招“兵来将挡”暗用劈挂掌力,那知才一接触,立即发现对方的指力锐利齐,不由暗道不妙!

  “叭!”一声,她已应声而倒。

  孔详一把抱起她,亲了一口之后,跳下冰台,出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