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你一生的故事特德·姜求死倪匡不婚公主萧宣闇帝的女儿(下)浅草茉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辰时の玻璃鞋 > 第十章

  如易彦夫所愿,他和田雨蓝离了婚,谢国平实在不知道易彦夫如此搞破坏是为了什么?他一定要问清楚。

  谢国平没敲门便进入易彦夫的办公室,他的没礼貌代表着他心里不爽;他用脚踢关上门,门关上又震了开来,他来势汹汹,代表着他非把话问清楚不可。

  易彦夫看了他一眼,又埋首手边的公事中,谢国平的来势汹汹、门是否会坏,好像完全不关他的事,要不,就是他准备好面对谢国平了。

  “是好朋友就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见不

  得我和雨蓝好?”既然要问清楚,就无须拐弯抹角。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他自己都快被这样的情绪烦死了,尤其是在田雨蓝踢他下床后。

  他现在心里恨死了那个金未来,他凭什么去预言未知的事,教田雨蓝奉他的话如圣旨,而不肯当他的情妇。

  “不知道?我要你把话讲清楚。”

  “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怎么说?”

  谢国平质问的声音传出半掩的门,经过的员工驻足悄悄观望,直至看见引发董事长和秘书口角的女主角接近,他们才迅速散去。

  为什么大家都围在彦夫的办公室门口?为什么一见到她像见到鬼似的一溜烟跑开?田雨蓝也好奇的停在易彦夫办公室门口。

  “彦夫,你要和纪玉芙再度结婚不是吗?你不是要补偿她吗?你该祝福我和雨蓝的。”

  “我是会和纪玉芙再度结婚,但那不代表我得祝福你和雨蓝。”他办不到。

  田雨蓝一脸的紧张和疑惑,易彦夫不是要和金莎莎结婚吗?怎么会是纪玉芙?他不能再和纪玉芙结婚!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你要我去追雨蓝的,你和我还编了我是辰时出生的谎言让雨蓝签离婚协议书,现在居然得不到你的祝福!”

  田雨蓝听到自己被骗了,二话不说,她直接冲进办公室,劈头就是一顿指责。

  “你们这样骗我很好玩吗?我不是真的迷信无知,我只是相信缘分这种东西,否则茫茫人海,我为什么偏偏认识你们两个混蛋!”

  说得有理,两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田雨蓝走近易彦夫,“你到底是要和谁结婚?纪玉芙还是金莎莎?”

  “雨蓝!纪玉芙就是金莎莎,金莎莎是纪玉芙的艺名。”谢国平解释着。

  “纪玉芙就是金莎莎?”田雨蓝听了差点不支倒地,“她骗我、她骗我!”她把录音带全给了她,她怎么对奶奶交代?

  “雨蓝,你在说什么?金莎莎骗了你什么?她又骗了你的玻璃鞋吗?”易彦夫不解地问。

  田雨蓝摇摇头,她还处在错愕中,完全理不出头绪。

  她一直在想易彦夫的前妻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会不要这么好的老公而偷人,没想到竟是金莎莎!

  甲雨蓝知道是金莎莎之后,她也不怀疑她为什么偷人了,她对她的印象坏到极点。

  “雨蓝,金莎莎到底骗了你什么?”谢国平也开口询问。

  田雨蓝看着易彦夫,激动的说道:“你不能和她结婚,你绝对不能和她结婚,否则你会后悔。”她冲出易彦夫的办公室。

  易彦夫和谢国平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想追,却又都等着对方先行动,最后两人同时追了出去,却已不见田雨蓝的踪影。

  jjwxcjjwxcjjwxc

  冲出易彦夫的办公室后,田雨蓝像游魂般在街头游荡着,直至夜色深沉,霓虹灯赶在月亮露脸之前点缀着漆黑的大地。

  一个下午,她脑海里想着这一连串因玻璃鞋而衍生的种种,想着她的生命因玻璃鞋,而近乎童话般的离奇转折。

  她的另一半究竟在哪里?两个跟玻璃鞋有关系的男人,最有可能是她另一半的那个男人和她离了婚,另一个不是辰时出生,她是不是该穿着金色玻璃鞋在街上、公园、任何一个

  有男人的地方等着她的另一半出现?而她是不是真的太迷信了?

  或许是吧!她相信姻缘天注定而结婚,也因姻缘天注定而离婚,最后她却发现她被骗了,骗得好凄惨。

  她自己结婚、离婚,她可以承受这样的转折,可以把这一切归咎于命运,可她怎么对罗兰交代?

  对易彦夫实话实说?

  罗兰说没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告诉易彦夫这件事,如今她和易彦夫已经离婚,完全没有约束他的能力,加上金莎莎又骗了她,肯定已经销毁录音带,这样的情况够万不得已口巴!

  绝对够!她立刻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到易家找易彦夫。

  付完车资下了车,她伸手按电铃,来开门的竟然是金莎莎。

  见到金莎莎,田雨蓝火大了,她顾不得人还在门口,“你好卑鄙,你居然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你真是莫名其妙!”她的手指向屋子,“里面那个也莫名其妙,一个下午就不断逼问我骗了你什么,直说我骗了你的玻璃鞋,我什么时候骗了你的玻璃鞋?”

  “你骗了奶奶的录音带!你为什么不说你就是纪玉芙?”

  她……知道了!还好没了录音带,她可以死不承认,“什么录音带?我听不懂,我骗录音带要做什么?”

  易彦夫让两人吵闹的声音引出了门。

  “雨蓝。”不见她的踪影,他的心好慌,以为她不会再出现。

  “你出来得刚刚好,我有话和你说。”

  金莎莎大概知道她要说什么,她已做好心理准备,死都不承认。

  “到书房说。”

  “不用了,我要当着她的面说。”她看了金莎莎一眼,愈看愈火大。

  “说吧!”

  “你不可以跟她结婚,当时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是她初恋情人的,你毋需为孩子夭折而自责。”

  易彦夫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寒霜,一个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骤然瓦解,无关金莎莎是不是他的真爱,而是发生的时间,她是他的老婆。

  “彦夫,你不要听她胡说,她根本是不甘愿离婚才编这样的谎言。”金莎莎立刻否认。

  “奶奶录了音,死前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奶奶怕这件事有损你的尊严,一直不敢跟你说,她也要我没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告诉你,要不是她骗走录音带,你又决定和她结婚,我也不会说。”

  “彦夫,我不知道什么录音带,她分明是在诬陷。田雨蓝,没想到你这么恶毒,拿我和彦夫来不及出世的孩子作文章。”她佯装流泪,成功扯动易彦夫心疼那小生命的弱点。

  易彦夫开始思考着,眼眸氤氲却透着一抹晶亮。

  “我说的是真话。”

  “拿出证据来,否则我告你毁滂。”

  “证据在你手里。”

  “那你去找,我住的地方任你找。”

  “你肯定把它毁了,你怎么可能还留着它!”

  “你空口无凭,分明是诬陷。”

  “我没有,彦夫……”

  “够了!”易彦夫阻止田雨蓝往下说,“雨蓝,你是气我和国平骗你说国平是辰时生的,

  以至于让你签了离婚协议书,所以以牙还牙是不是?”

  田雨蓝早该想到空口无凭,易彦夫在一个男人尊严的驱使下,有可能不相信她的话。而不相信她的话还情布可原,他该巨细靡遗的查清楚,而不是把她想得这么不堪!

  “我把奶奶跟我说的话告诉你,爱信不信随便你,但是我绝对不会以牙还牙来报复你骗了我!”

  “不会?事实摆在眼前,还说不会!田雨蓝,彦夫为了我而骗你签离婚协议书,就表示他是爱我的,你最好有自知之明。”

  “住口!’’易彦夫朝金莎莎怒吼一声。他有说过爱她吗?他从没说过爱她,他们只是交往,然后很自然的结婚,他从未说过一句爱她o

  “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你硬是要结婚,我也无权干涉。”她转身走向大门,突地又停下脚步,“我想回屏东了,你珠宝展结束之后,再将红、蓝色星球还给我就可以了。”

  她留下来已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回到屏东的田雨蓝,还是只能在阿拉丁珠宝店上班,继续让她们的舅舅铁恭基剥削她们的劳力、智力。

  她将金色玻璃鞋摆进了橱窗,让金色玻璃鞋的金色光芒,辉映着摆在它身边的宝石。

  回到了屏东,她竟日夜想着易彦夫,而易彦夫毕竟不是她的另一半,那他就不是金未来预言中的男人。而就算金未来预言中的男人出现了,她可能也没有心思与他共谱恋曲,索性将金色玻璃鞋拿来展示。

  “雨彤,我这样够实际吧!”她锁上橱窗,老让白雨彤说她不切实际,她该做件实际一点的事。

  来来往往的行人停在玻璃橱窗前,为金色玻璃鞋流连不去。

  “雨蓝,这样的确实际多了。其实你应该更实际一点,答应谢国平的求婚,你挺喜欢他的,不是吗?”白雨彤建议道。

  谢国平不死心,虽相隔遥远,他仍继续追着田雨蓝,也求婚很多次了。

  “喜欢又不是爱。”这是她没答应他求婚的原因。

  “那有什么不同?”白雨彤跟田雨蓝一样,从没交过男朋友,是个爱情白痴,“要是我早答应了。”

  “当然不同。”她爱的是易彦夫,也深信易彦夫对她有情,可那颗猪脑袋竟不相信她说的话。

  电话响起,白雨彤距离电话较近,她接起了电话。

  “阿拉丁珠宝您好……请你等一下。”白雨彤捂住话筒,“雨蓝,你的电话,是谢国平。”

  田雨蓝接过电话后,只听见她说了声:“喂。”然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就匆匆的挂下电话。

  “雨蓝,怎么了?”

  “雨彤,我们的红、蓝色星球……谢国平送红、蓝色星球来还我们,在高速公路上被抢,他现在在医院里……”

  “什么?”白雨彤的脸色跟田雨蓝一样难看。

  jjwxcjjwxcjjwxc

  红、蓝色星球被抢,警方虽锁定了抢匪,却还在调查中,这一调查,有可能是五年、十年、十五年……最终成了无头公案。

  谢国平为保红、蓝色星球,不顾性命的与抢匪缠斗,弄得遍体鳞伤。

  他对田雨蓝说:“我知道蓝色星球是你的幸运之石,而红色星球是你跟白雨彤借的,所以我一定要保住红、蓝色星球,偏偏寡不敌众!”

  他在说完后还跟田雨蓝说抱歉,一句抱歉让田雨蓝决定嫁给他,她确定他是爱她的。

  易彦夫在拿到他们的喜帖时,一只手抖得像是酒精中毒的病人,更是心如刀割,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心痛!

  难道他真如田雨蓝所言爱上了她?莫非他心中那些不是滋味、复杂、不舒服的情绪,是因为他对田雨蓝动了心而不自知?

  一定是的,他终于领悟这个道理。

  可他必须补偿金莎莎,田雨蓝也要和谢国平结婚了。

  他带着沮丧的心情想出门去喝酒,门一开,刚好迎上罗兰以前的女佣,桂嫂。

  “少爷,你要出去啊?”桂嫂有点年纪了,所以才想退休。

  “桂嫂,你是来看我的吗?”

  “我是来问问少爷,还需不需要女佣?医生说我需要运动,不能成天闲着,我才回来问问少爷还有少奶奶,要不要用我?”

  “当然用,进来吧!”易彦夫让她进门。

  桂嫂进到客厅,不见田雨兰身影,“少爷,怎么不见少奶奶?”

  “我们离婚了,以前的少奶奶会回来。”

  “什么?少爷,你怎么还让那个女人进门,那个女人不守妇道……”桂嫂连忙住口,离开一阵子,她忘了罗兰要她忘记这件事。

  不守妇道?桂嫂也这么说,难道田雨蓝说的是真的?“桂嫂,把话说清楚。”

  “不能说,我答应过太太,这事不能说。”桂嫂摇摇手。

  “桂嫂,纪玉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对不对?”他顾不得男人的尊严,宣言问道。

  “你怎么知道?”桂嫂知道他知道事实后,就开始数落着金莎莎,“那女人既不要脸又不孝顺,太太精明,感觉到她举止怪怪的,就在电话里装了录音机,结果真录到她和她男朋友有了孩子,所以太太才会想尽办法逼你和她离婚。太太还把录音带锁在她最钟爱的珠宝盒里,怕你发现。”

  跟田雨蓝说的不谋而合,金莎莎当真让他戴绿帽子!“桂嫂,我出去一下。”

  jjwxcjjwxcjjwxc

  易彦夫来到金莎莎的住处,趁她不在,开始翻箱倒柜,虽然录音带有可能不在了,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找,只要找到录音带,他就可以收回要补偿她的承诺,然后……然后能怎么样?田雨蓝和谢国平要结婚已是事实。

  想到这里,他愤怒的踢翻立在沙发旁的直立式台灯,直立式台灯一倒,一个珠宝盒掉了出来。

  是他奶奶最钟爱的珠宝盒,他认得。

  易彦夫捡起珠宝盒打开,一道蓝色耀眼的光芒射了出来;蓝色星球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金莎莎和那些预匪合谋?也难怪那些抢匪知道谢国平要南下的时间。

  他拿着珠宝盒等金莎莎回来,他要跟她算总帐,还有探听红色星球的去处。

  田雨蓝和白雨彤住在爱情大饭店里,等着明天谢国平来此迎娶田雨蓝。

  半夜,易彦夫竟然带着蓝色星球突然造访,让两人的睡神跑得比飞还快。

  “那红色星球呢?金莎莎招了没?”听完易彦夫的解释后,田雨蓝急急的问着。她宁可找回来的是红色星球,而不是蓝色星球,那可是她跟雨彤借的。

  原来真的是金莎莎和抢匪合谋,得手后,她得蓝色星球,抢匪得红色星球;她喜欢跟田雨蓝抢东西。

  “警方开始扩大搜寻了。白小姐,一直没机会跟你说抱歉。”易彦夫绅士的朝她微微颔首。

  “不能怪你,至少已经找回蓝色星球,那我的红色星球应该也快找到了。”她自我安慰道。

  “谢谢你的宽容!雨蓝,可不可以跟我出去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田雨蓝点点头,跟着易彦夫出去了。

  她上了易彦夫的车,易彦夫往高速公路行驶,并且打了通电话给谢国平。

  谢国平喜事临门,好梦正甜,他终于要和田雨蓝结婚,易彦夫总算再也破坏不了了,可他却让半夜的一通电话惊醒,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刹那,有不好的预感。

  “国平,我是彦夫,很对不起,雨蓝我带走了,我和雨蓝其实是相爱的,希望你成全我们,请你把明天的婚礼取消,所有的损失我会负责。”

  (易彦夫,你说什么?我警告你,你最好赶快把雨蓝带回来,否则我跟你绝交。)没想到易彦夫连他的婚礼都要破坏,他真是交友不慎!

  “绝交?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绝交,我要带雨蓝出国,公司麻烦你了。”不给谢国平乱吼乱叫的机会,他迅速收了线。

  田雨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底涌上一股

  甜蜜的感觉,“你说什么?谁和你相爱了?”

  易彦夫拉住她的手,“雨蓝,我发现自己为你动心了,我相信金未来的预言了,也相信姻缘天注定,你是我永远的另一半,我婚姻的缔结者。”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她要结婚他不向命运低头。

  她噘嘴说道:“我才不相信你。”

  易彦夫将车往路肩一停,狠狠的吻住她,“没有人能让我为她吃生鱼片,你是第一个。”——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