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枪手·手枪于东楼捡到色男人寄秋抢婚狂徒艾佟呛辣女佣爱生气萧宣后策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丑女休夫 > 第四章

  昏昏沉沉,严若沁一点也不想醒过来,好多人骂她五八怪,大家好像都很讨厌她,为什么?就因为她脸上有个胎记吗?娘骗人,善良的心并不能让人家喜欢她,大家还是会嫌弃她的容貌,既然她如此令人厌恶,她为何还要留在尘世间?她是荷花仙子,她可以回仙界啊!可是……她听见御郎的声音,他看她的眼神好心疼、好自责,他是不是很舍不得她?

  “沁儿,你为何还不醒过来?你是跟我生气吗?我答应,以后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再也不会阻止你,你不要再闹别扭了,好吗?”摸着她苍白的脸,沈御真痛恨自己的粗心,他早该想到她会躲在池塘边的假山后面,一如十年前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一天,倔强的她是不容许自己在人前哭泣。

  沁儿一定很伤心,他找到她的时候,她两颊还挂着泪,可见她大哭了一场,瞧见她全身颤抖的缩在最阴暗的角落,他心痛如刀割,他还承诺要好好照顾她,结果……该死!

  “姑爷,你去歇着,我来照顾小姐就可以了。”经过了一夜又一天,虹儿终于相信姑爷是关心小姐的。

  “我要自己照顾沁儿,你去歇着。魏逍,你也一样,你们都别在这儿。”

  “可是,姑爷,你已经整整十二时辰都没阖上眼睛了。”

  “我累了会在这儿睡,你不必担心。”沈御挥挥手,“你们都去歇着。”

  “是。”虹儿和魏逍终于退了出去。

  “沁儿,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醒过来。”他俊挺的身形悄悄滑进严若沁的身旁,轻轻搂着她。

  他……终于同她睡在一张床上了,他是不是……愿意跟她回房了?

  “沁儿,你这么善良,你不会狠心丢下我一个人的,是不是?”

  是啊,她怎么狠得下心丢下他一个人?她知道他的责备是为了维护她在沈家的地位,可是,如果大家不是真心诚意待她,就算他们尊称她一声“少夫人”,那又能表示什么?从小就受人敬重喜爱的他是不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她不怪他,她只是没勇气面对那位姑娘所说的话——她配不上他……

  “沁儿,大夫说你烧退了,就应该醒了,可是你为何迟迟不肯醒过来?你是不是想离弃我?我不准!我警告你,你若敢对尘世无所眷恋,我将与你共赴黄泉!”

  不……无声的嘶吼在呐喊,严若沁终于缓缓的睁开眼睛,眼泪不自觉的淌下,梦里的心痛延续到真实的世界。

  “沁儿!”沈御激动的握住她的手,不断的用他的唇、他的面颊感觉她的温度,“沁儿,你真的醒了吗?”

  茫茫然的眨眨眼睛,她颤抖的摸着他那张明显憔淬的脸庞,声音干涩的道:“御郎,我……梦到你,你……跟我说了好多好多话。”

  “是,我跟你说了好多好多话,你睡太久了,我好怕你一时睡糊涂,不肯再理我。”声音很轻,他的害怕清楚的透露在颤抖之中。

  “我……怎么了?”

  “你受了风寒昏倒在地上,差点把我给吓死。”

  “对不起。”

  “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怎能让你如此伤心、委屈?”

  “你误会了,我不过是想找个地方透透气,却不小心睡着了,这全是我太粗心了,才会害你担心受惊。”

  “沁儿……”

  “我好渴。”不忍心他继续自责,严若沁赶紧转移话题。

  “我真是糊涂,你这会儿口一定很干。我马上倒茶来。”

  沈御马上下床倒了一杯水回来,坐在床沿扶起她,伺候她喝下,一杯又一杯,直到她满足的摇头,静静偎在他的怀里。

  “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由着你,可是你得答应我,不可以让自个儿受伤。”

  “那些点心是秦嬷嬷为我准备的,我没进膳房。”

  “秦嬷嬷为你准备的?”沈御讶异的挑挑眉,除了主子,秦嬷嬷对任何人都很严苛,倒不是她这个人有多坏,而是她比任何人都重视规矩,她在府里干了大半辈子的活,又最年长,大伙儿自然敬重她,她对自个儿和大家的要求也就更加严厉。现在,她肯为沁儿做这些下人的活儿,就表示她已经打心底当沁儿是主子,如此一来,府里的下人也会真心尊敬沁儿。

  “秦嬷嬷说那些都是你爱吃的点心,她还准备了一些给我品尝,真的很好吃,可惜你一样也没尝到。”

  “虽然可惜了点,不过我相信,秦嬷嬷改明儿还会再为我们准备点心。”

  “湘湘,你愈来愈没有规矩了。”

  撇撇嘴,她僵硬的转向严若沁,“湘湘见过表嫂。”

  终于得知袁湘湘的真实身份,严若沁却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她还是没有改变心里的猜测,也许是因为袁湘湘的态度。

  “沁儿,湘湘现在暂住我们府上,过些时日,她就会下嫁扬州。”

  ‘御哥哥!”袁湘湘一脸哀怨的瞪着沈御,他明知这门亲事不是她愿意的,还故意这么说,是存心惹她难过心烦吗?

  “湘湘,你来这儿有什么事?”

  沈御别有用意的一问,沁儿陷人昏迷的时候,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梦语我不是丑八怪!当时他就怀疑沁儿躲起来可能是湘湘惹的祸。可他不敢问沁儿,怕她难过,直到天亮了,他才找湘湘问个明白,果然问题出在这个丫头身上。还好,她倒是敢作敢当,老老实实的向他招供。

  “我……我是特地来向表嫂致歉。”转向严若沁,袁湘湘别别扭扭的低着头,显然不太甘心,“对不起,我那天不该口出恶言,骂你丑八怪。”

  斜睨了她一眼,严若沁轻快的说:“你用不着向我致歉,因为我从来没承认自己是个丑八怪。”

  闻言,沈御不禁莞尔一笑,果然是他心爱的女子,骄傲得令他心折。

  “你……我已经道歉了,你不接受就算。”袁湘湘暗示的瞧沈御一眼,她已经照着他的意思来道歉了,剩下的跟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哦!

  “不好不好,秦嬷嬷年纪大了,还是别让她为我们忙了,那吃食做起来又累人、又难缠,我宁可不要贪嘴,不过……”她腼腆一笑,“我这会儿……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你那么久没吃东西,肚子当然饿了。我去膳房帮你找点吃的,不过这么晚,大概也只能找到一些干粮。”

  “不打紧,有得吃就好了。”

  “好,你先歇着,我去去就回来。”

  “嗯。”柔顺的点点头,严若沁疲倦的躺下,等沈御弄了几个馒头回来,她已经睡得又深又沉,怎么也唤不醒。

  ☆☆☆

  再醒过来时,发现沈御不在身边,严若沁不由得怀疑昨夜只是一场梦,虽然此刻她身在荷风小筑,睡在床上。

  就在这时候,沈御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名灶婢,她们端着丰盛的早膳。

  “沁儿,你醒了?”看到她已经睁开眼睛,沈御赶紧坐到床沿。

  “好香哦!”她垂涎的吞了口口水。

  “我知道你一起来就会想填饱肚子,所以天一亮就去吩咐膳房帮你熬了些清粥,还准备了几道小菜。”

  “太好了,我快饿死了!”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严若沁调皮的吐吐舌头。

  “来。”他温柔的扶着她,坐到食案后方的蒲席上,灶婢已将早膳搁放妥当,随即便退出去。

  不知道是因为两天没吃东西,还是有沈御陪着,这是严若沁在沈府用过最好吃的一餐,还不到一刻钟,她就把清粥和菜肴吃得精光。

  “撑死我了!”

  “大夫说你身子虚,应该多吃点,我已经让丫头替你熬了一盅补药。”

  “我不要喝药,好苦哦!”严若沁做出一副恶心得想吐出来的模样。

  “不行!”沈御坚决的摇摇头,她这么瘦弱,将来如何生他们两人的娃娃?

  偏着头,她状似好为难的紧蹙着眉,最后,她莫可奈何的退让一步,“那你喝一口,我就喝一口。”

  “调皮。

  “若不如此,你又怎么知道那药有多难人口?”她孩子气的皱着鼻子。

  “良药苦口。”

  “我不管,你不喝,我也不要喝。”她任性的道。

  “好好好,什么都依着你,只要你乖乖的把身子养好,别再吓唬我,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他心有余悸的把她紧紧搂进怀里。

  ‘姑爷、小姐……呃,我没瞧见,我这就出去……”虹儿贸然的冲势在见到房内人的举动后,猛地一顿。

  “虹儿,进来!”严若沁又羞又好笑。

  见到小姐那张脸不再是毫无血色的惨白,虹儿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带着撒娇的口吻抱怨道:“小姐,你以后可别再吓唬我了,如果不是姑爷找到你,真不知道你会发生什么事。”

  “你……怎么找到我的?”闻言,她忍不住好奇的看着沈御。不记得从何时开始,她难过委屈、紧张不安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躲进池塘边的假山后,也许是那儿不易被人发现,又不会令她感到孤独,因为有鱼儿相伴。可这个习惯连她自个儿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养成的,他又怎么会……

  “这……天机不可泄露。”他笑着点点她的鼻子。

  “我看,一定是巧合吧!”推想了半天,这是她能够找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不是巧合,姑爷真的好厉害,他脑袋瓜转了那么一下下,就知道小姐躲在哪儿。”虹儿现在对沈御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哦?”

  沈御只是一笑,不愿意对此事作任何解释。

  有个倩影畏畏缩缩的来到房门外,站了半晌,她像是终于下了决心,不过却是要转头准备离开。然而沈撒冷然的声音却挑在这个节骨眼坏了她的算盘。

  “湘湘,有事吗?”

  懊恼的叹口气,袁湘湘臭着一张像是被人家欠了一屁股债的脸转身踏进房内。

  “御哥哥!”虽然是前来道歉,袁湘湘却故意装作没瞧见严若沁,更别说向她请安,不过沈御可不容许她对严若沁如此无礼。

  “我用得着将莫须有的罪名揽在心上吗?”严若沁笑盈盈的反问。

  “你……说得真是好极了!”在沈御的“眼威”下,袁湘湘只能被迫昧着良心应话,还得陪着笑脸,那样子好像脸抽筋似的。

  “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为了一点小事就耿耿于怀。”她不是有意损她,这可完全是真心话,上苍虽然给了她一张有暇疵的脸,却也因此给了她更宽容的心,有失,就必有所得。

  如果不是在气头上,袁湘湘相信她会喜欢这个其貌不扬的表嫂,她开朗的笑容看起来还挺顺她的眼。

  “湘湘还有事,不打扰了。”

  “虹儿,送表小姐。”

  “不必了,我自个儿知道怎么走。”袁湘湘装模作样的摆着高姿态走人。

  ☆☆☆

  “这……是什么玩意儿?”战战兢兢的摸了一下檀木盒中那件薄得几乎无法蔽体的衣裳,严若沁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

  大夫人和二夫人同时做出噤声的动作,三夫人随即神秘兮兮的压着嗓门道:“这是妓院的姑娘穿的衣裳。”

  “妓院?”

  “小声点,你别吓人!”三夫人一副受到惊吓的拍了拍胸口。

  “这衣裳……不会是给我的吧?!”严若沁一脸惶恐。

  “沁儿,这可是你三娘亲自为你找的衣裳,穿在你身上一定很漂亮。”这种话出自于尊贵的大夫人口中实在有点不像样。

  “我……我想,这衣裳可能不太适合我。”严若沁尽可能把话说得婉转,虽然三位婆婆待她极好,可她总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们,她又不是妓院的姑娘,穿这种衣袋像话吗?

  “不适合也得穿。”三夫人一脸坚决的道。

  “为什么?”

  “这才诱惑得了御儿啊!”二夫人好心的帮忙解答。

  “嗄?”惊人之语一波接一波,严若沁实在很难消化得了。

  “沁儿,三娘想过了,进膳房弄点心讨好那个小子太慢了,你还不如穿上这件令人脸红心跳的衣裳,再让三娘传授你几招勾引男人的狐魅之术,三娘保证那小子马上跟你圆房。”

  “我……我不敢。”严若沁害怕的摇着头。

  “你想不想跟那小子圆房?”

  “我……这事不急,反正我已经是沈家的人,何时圆房都可以。”出嫁之前,娘跟她提过闺房之事,还弄来了春宫图给她瞧,告诉她这是婚姻最重要的一刻,她和沈御若是不洞房,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夫妻。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一直焦急的把这事搁在心上。不过这会儿她已经坦然了,也许他还是不肯跟她圆房,可他却天天陪她赏荷、下棋,还听她弹筝,这就表明,他真心当她是娘子,相信圆房一事指日可待。

  ‘哎呀!你不急,我们可急,你们不圆房,我们哪来的娃儿可以玩弄?”

  “沁儿,我们沈家人丁单薄,就御儿这么一个孩子,传宗接代全靠你了。”大夫人一脸严肃的补充道。

  “我……我会怕,我肯定做不来。”严若沁无助的咬着下唇,其实她很没用,勇敢不过是伪装出来的表相。

  “别怕别怕,有酒帮你壮胆。”三夫人经验丰富的说。

  “酒?”

  “喝了酒,胆大包天,上天下海,做什么都不会怕。”

  严若沁心想,似乎是如此没错,几年前她曾经好奇的偷尝过一次,结果做出好多吓人的事情爬到树上不肯下来,还说要到池塘里泡水……这都是她酒醒了之后,虹儿告诉她的。喝了酒,真的是胆大包天。

  勉强应承了这个色诱夫君的计划,可是一送走三位爱管闲事的婆婆后,严若沁还是迟疑起来,这个主意不好,她还是将这衣裳收起来比较妥当。

  “小姐,你干什么?”虹儿眼花缭乱的看着严若沁一下子转到这儿瞧瞧摇了摇头,一下子又转到那儿看看——还是摇了摇头,房里全都叫她给翻遍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

  “不把这衣裳藏起来,叫人瞧见了可就不好。”真是羞羞脸的衣裳。

  “小姐,你不是已经答应三位夫人了吗?”

  “我现在后悔了行吗?这么丢人的事我哪敢做?”

  顿了一下,虹儿的语气突然变得好沉重,“小姐,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事?”

  “关于表小姐。”

  “她怎么了?”

  “我听说表小姐最近一直缠着姑爷不放,怪不得姑爷整天待在书斋。小姐,你瞧她会不会喜欢姑爷?”

  咬了咬下唇,严若沁迟疑的道:“她不是要下嫁扬州了吗?”

  “小姐,这是两码子事,你知道她为何暂住在沈府吗?就是因为她不喜欢这门亲事,跟爹娘怄气,所以躲到这儿来。”

  “她若当真喜欢姑爷,我又能如何?”

  “小姐是管不了她,可是小姐可以赶快跟姑爷生个娃娃,这么一来,小姐在沈家的地位才可以坐稳。”

  她好笑的赏了虹儿一个白眼,“你这颗脑袋瓜真的很会胡思乱想。”

  “小姐,我很认真。”虹儿懊恼的嘟起嘴巴。

  “是是是,只是,你也未免太多心了。”

  “我还不是为小姐好。”

  “虹儿,真要有人抢了我这个少夫人的地位,你以为生个娃娃我就可以高枕无忧吗?”

  “小姐,我说不过你,我只问你,你想不想为姑爷生个娃娃?”

  “我……当然想啊!”虽然说得好小声,严若沁却差得好像府里的人全听见。

  “想,小姐就得主动一点,不能默默的等着姑爷来决定何时圆房,万一等到白发苍苍,那还生什么娃娃?”

  闻言,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小姐,你别以为我是在说笑话,谁料得准姑爷心里是怎么想的?你都不在乎人家怎么说你,又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一刻胆怯?就像你自个儿常说的,虽是女子,也该有不畏世人目光的胆量啊!”

  “我说的话你倒记得挺清楚的嘛!”有些事情道理简单,做起来可是很难。

  “小姐的教诲,虹儿怎么敢不记在心上?”

  “还说你嘴拙,我瞧你比我还能言善道。”

  “小姐,你别扯开话题,虹儿相信这点小事绝对难不倒你。”

  嘟起了嘴巴,严若沁好哀怨的瞪着虹儿,这丫头还真会耍心眼,明知道骄傲如她,最禁不得人家撩拨。

  “小姐,你怎么说?”

  “是是是,这么点小事难不倒我嘛!”她说得好不甘心,眼神更是充满控诉,不过,虹儿可是一点也不在乎,还得意的咧嘴一笑。

  “虹儿会祈求上苍让小姐如愿以偿。”

  ☆☆☆

  “我还以为成了亲之后,你肯定生不如死,没想到你春风满面,过得挺快活的嘛!”殷昊岳嫉妒的看着沈御那张愈看愈俊美的脸,一个月没瞧见而已,这小子就让他有“惊为天人”的震撼,可想而知,他此刻有多幸福,不像自己……唉!

  “你也差多了,”沈御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殷昊岳郁郁寡欢的模样,这实在不符合他一向潇洒爱笑的丰采。

  “难得你沈少爷注意到我变了。”不是嘲讽,而是感动,这可是沈御第一次主动关心他。

  “你不提醒,我还没瞧见。”沈御残酷的泼他冷水。

  已经愁云惨雾的苦脸这会儿更是纠在一块,殷昊岳一副受伤的表情捧着胸口,“我就知道你是个没心没肝的薄情郎。”

  “我记住了。”

  顿了顿,他好奇的挑挑眉。,“你对你的丑娘子……不不不,我是说嫂夫人,你对她也是这么冰冷无情吗?”还好修正得快,否则他肯定被沈御给轰出去。

  “这是我和沁儿的事。”言下之意,用不着他过问。

  “我到现在还没拜见过嫂夫人,改明儿我做东,设宴款待你们。”他殷昊岳的脸皮一向很厚,此路行不通。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他总不至于把他的娘子藏一辈子吧!

  “不必了。

  “怎么,不敢让她见人吗……不是不是,我是说,舍不得让她见人吗?”殷昊岳讨好地涎着笑,好可怕哦!他不过是没当心把自个儿的真心话给说出来,他何必拿这种好像要杀人的目光吓他?

  “废话少说。”沈御冷冷的赏他一个白眼。

  “那要说什么?”他嘻皮笑脸的反过来一问。

  “你今儿个来找我不是有事相求吗?”

  沈御真不懂得拐弯抹角,一句话就逼得殷昊岳嘴巴歪了一边,差一点抽筋。

  “呢……不愧是我的生死之交,什么事都瞒不了你。”

  “用不着拍我马屁,想说就说,不说也无妨。”

  “好,干脆!那我直说了,今夜想请你陪我上一个地方醉春楼。”

  “我适合吗?”

  “除了你,我找不到第二个人选。”

  “你知道我的脾气。”他不喜欢管闲事,除非跟沁儿有关。

  “若非逼不得已,你以为我敢找你麻烦呀?”

  沉吟了半晌,沈御才点点头,“今晚我跟你上醉春楼。”

  ☆☆☆

  遮着脸,严若沁不安的从指缝中偷瞄自己身上的衣裳,羞羞羞,连抹胸都跑出来见人了,真是难为情啊!沮丧的叹口气,她不自觉的倒一杯酒,喝了一口,这酒……还真好喝。

  半晌,她忍不住紧张的起身,站在门边往外瞧,哺哺自语的念着,“虹儿在干什么,邀个人邀这么久?”

  盼了盼,还是见不到半个鬼影子,她走回案边,顺手把杯子里的酒全部送进肚子里……嘻!真的好好喝!

  正经八百的坐回蒲席上,她安安分分的又等了片刻,还是没人来,她又斟了一杯酒,这一次一口就干了。

  “这丫头干啥这么慢?”等得好慌,严若沁下意识的又来一杯,这酒愈喝愈好喝,身子好像要飞起来似的。

  就在这时候,虹儿回来了,严若沁摇摇晃晃的从蒲席上跳起来。

  “虹儿,姑爷呢?”

  “姑爷他……”欲言又止,虹儿实在很难启齿,她应该把姑爷今晚要上妓院的事告诉小姐吗?她好后悔,早知道就别好奇的躲在书斋外头偷听,听了不该听的,这会儿左右为难了吧!

  “姑爷怎么了……呃!”她打了一个酒嗝。

  这才发现严若沁两颊酡红,虹儿吓了一跳,“小姐,你……

  “御郎!”原本茫然的目光突然一亮,严若沁翩然扑进走进房的沈御怀里。

  “姑爷!”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虹儿惊惶失措的瞪着沈御。

  心思完全被怀里的人儿占住,沈御一点也没有留意到虹儿的异样,那扑鼻而来的酒味让他皱起眉头,“沁儿,你喝了酒?”

  “我等你……等了好久哦!”严若沁牛头不对马嘴的说着。

  情况好像有点失控,虹儿实在没勇气继续待下去,她窝囊的把小姐丢给姑爷,悄悄的溜出寝房,还很好心的把房门关上。

  “你怎么喝那么多酒?”沈御不安的皱起眉头,他听克峻提过,沁儿不善于杯中物,所以新婚之夜,他连合交杯之礼都省略过。

  “酒……好好喝,你也喝一杯。”像个急于献宝的孩子,严若沁把沈御拉到案前,想为他斟酒,可是手儿却不听使唤,倒出来的酒怎么也对不准备酒杯,她忍不住生气的喊道:“不要乱动……我要倒酒……”

  此情此景实在令人啼笑皆非,沈御只好抢下她手上的酒瓶和杯子。

  “好了,我不想喝。”

  “不喝?”她一副很困扰的蹙着眉。

  “你也不准再喝了。”

  “不喝……不行、不行……要喝……喝了什么都不怕……”嘻!她醉醺醺的咧嘴一笑。

  那醉酒的娇态令人心荡神驰,他的眼神灼热的一沉,语气像柳絮一样飘然落下,“我知道,因为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你该上床歇着了。”他一把抱起她。

  “不要!”严若沁不安分的踢着脚,挥舞着双手,“我还要喝……”

  “不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沈御好不容易把她放到床上,这一来,终于叫他瞧见她那一身妩媚的打扮。

  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欲望宛如被风儿煽动的星星之火,瞬间狂烧蔓延,他颤抖的隔着轻薄的衣裳触摸她柔软的曲线,这么美丽的身子是属于他的……

  她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好认真的问:“御郎,你……喜欢我吗?”

  顺了顺愈来愈紊乱的呼吸,他强行把目光移开她诱人的娇躯,反过来问她,“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为什么?”

  “因为……你待沁儿好好,一点也不嫌弃沁儿。”

  “还有呢?”

  “这有……”她似乎很卖力的在想,连眉头都打结了,可是脑袋瓜昏昏沉沉,什么思绪也抓不着,“沁儿不知道了,反正……沁儿就是喜欢你。”

  抚着她娇红脸上那朵荷花胎记,沈御像在宣誓般的呢哺,“有一天你会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生生世世不悔。”

  “什么……你在说什么……”她努力的想听清楚他的话,可是她的脑袋瓜愈来愈重,眼前的沈御也愈来愈模糊。

  “没什么。”蓦地,他的视线发现她脖子上的红带子,拉出来一瞧,果然是当初他硬戴在她身上的王佩。

  “御郎……你别动……沁儿好想……亲你……”嘟起了嫣红的唇瓣,严若沁费劲的支着不听使唤的身子企图贴向他的嘴。

  虽然是醉话,却点燃他体内暗潮汹涌的欲火,他低下头,如她所愿,吻住她的唇,他终于可以肆元忌惮的品尝她口中的甜美,不再偷偷摸摸,不再有所顾虑。

  他的手悄悄的溜向她的衣带,轻轻解开,随即开始探索他向往已久的细致滑嫩,她浑身每一寸都是老天爷完美的杰作,令他心醉,令他甘愿沉沦。

  “嗯……”她无助的蠕动着身子。

  蓦地,沈御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过来,他怎么可以在她醉酒的时候占有她?推开她,他颤抖的帮她把衣裳穿好。

  “御郎……”她舞动双手,试图把他拉回来。

  “嘘!”右手食指放在唇中央,沈御小小声的安抚道:“你喝醉了,应该好好歇着,不可以再调皮了。”

  “嘘!”她娇憨的学着他的动作。

  “闭上眼睛。”

  他说完眼睛也闭上,见状,严若沁起而效法,喝得醺然的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好笑的摇摇头,他细心的帮她盖好被子,这才离开赶去醉春楼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