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不娶我试试看红杏天才混混李莫野城堡卡夫卡白骷髅还珠楼主爱,很简单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丑女休夫 > 第六章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似乎特别令人烦躁,天还没亮,虹儿就睁开眼睛,辗转反侧,怎么也没法子再入眠,心里忖度着不如起床洗把脸,找她家小姐聊天去。

  姑爷前去太原的这段日子,小姐总是起得特别早,她常常会怀疑,小姐是不是整夜都张着眼睛没睡觉,只为了想姑爷?虽然表面上,小姐一副没事儿的样子,可是她知道,小姐是故作坚强,即使站爷已经回来了,她对那位云姑娘的事情还是没释怀。

  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虹儿推开严若沁的房门,果然,小姐已经起来了,可是她正在……

  “小姐,你在干什么?”虹儿大惊失色的冲到床沿。

  “你没瞧见吗?我在收拾行囊,我们要离开了。”严若沁的口气稀松平常,好像她们是要出去郊游似的。

  “为什么要离开?”

  站起身,她依依不舍的摸摸这儿,瞧瞧那儿,幽幽的一叹,道:“这儿跟我们已经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

  “小姐,你在说什么……”赫然发现案上有一幅缣帛,上头写了一些字,而她只看得懂最大的两个字休书,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整个人傻了。

  “虹儿,你什么都用不着管,赶紧去收拾收拾,别耽搁了。”

  眼泪哗啦哗啦的滚下来,虹儿好不甘心、好生气的说:“少爷怎么可以如此待小姐?早知他这么无情,当初我就不该替他隐瞒!”

  “隐瞒什么?”

  捂住嘴巴,她怯怯的看着严若沁。

  调皮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严若沁取笑道:“平时叫你不要像只鸟儿一样爱聒噪,你这张嘴巴怎么也停不住,这会儿要你说,你反倒一点声音都没有,你这个人真是一点原则也没有。”

  “小姐,我……我……”

  “你不必为难,不说就算了。”当她决定写下休书的那一刻,沈御就不属于她了,他的一切当然与她无关。

  “我说我说,一直搁在心里头只会让我难过而已。”虹儿把她从书斋偷听来的话一五一十地道出来。

  “小姐,对不起,如果我不要三心二意,早一点把这事告诉你,你就可以在姑爷休了你之前先休了姑爷。”小姐好可怜哦!闲言闲语已经够多了,这会儿又被休了……鸣,小姐以后的日子一定更难过。

  顿了一下,严若沁噗哧一声笑出来,“虹儿,你在说什么?谁说是姑爷把我休了?”

  “可是……那个休书……”虹儿一脸茫然的看向案上。

  “那是我给姑爷的休书。”

  “什么?”惊愕取代凄惨的眼泪,她掏了掏耳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耳朵塞住,她听错了?

  “你不信,就自个儿拿起来瞧瞧啊!”

  “小姐,你知道虹儿大字不识几个。”

  这倒是,不过……“那你怎么知道那是休书?”

  “我……我正好认得那两个字嘛!”如果不是因为外头那些无聊的闲话,害她天天心惊胆战,生怕小姐有一天真的被姑爷休了,否则她哪会特地跑去找二少爷,请他教她这两个字,她可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记得它们长什么样子。

  “真稀奇,你竟然认得这两个字。”

  “我……有一次不小心听见,顺道请二少爷教我。”

  半信半疑的挑了挑眉,不过严若沁也懒得追究,只道:“我早叫你跟着我读书习字,你就是不听劝。”

  “小姐,我对读书习字没有天分。”

  “我瞧——你是懒惰吧!”

  嘟起了嘴,虹儿像是小媳妇的嘀咕,“知道就好,干啥非说出来不可?就喜欢捉弄人家!”

  “好好好,我直接念给你听,我的休书只有三条:无心,去;欺心,去;伤心,去。”

  “无心,去?欺心,去?伤心,去?”虹儿听得糊涂的皱着眉,“什么意思?”

  “被休的人又不是你,你用不着知道。”

  “姑爷会知道吗?”

  “知也好,不知也罢,反正他与我不再有任何牵连,他可以随心所欲做他想做的事——不管是娶妻,还是纳妾。”嘴里是这么说,心头却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小姐,你这么做不是白白便宜了那位云姑娘?!”

  “既然选择放手,就已经心无牵挂,谁得了便宜。谁吃了亏,都毋需在意。”

  唉,她不懂,不懂小姐在想什么,不懂小姐为何能如此坦然,可是小姐就是这个样子,再大的委屈对她来说都好像一场风雨,过去了就了无痕迹。

  现实来了,虹儿愁云惨雾的蹙起眉头,“小姐,我们要去哪儿?往后要靠什么维生?”她虽然只是个丫头,可是吃喝穿用,样样都不缺,小姐待她就像自个儿的姐妹,让她从未为生活烦过心。

  “当然是回家,否则你想上哪儿去?”严若沁好笑的道。

  “这……我们这样子可以回去吗?”这么丢脸的事,也不知道老爷和夫人还肯不肯收留她们?

  “我是休夫,又不是被休,为什么不能回去?”

  “对哦!”

  “还不快一点,时候不早了。”

  “喔!”点了点头,虹儿转身往房门走去,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又停下来,回头问:“小姐,你真的要休夫吗?”休夫?!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她一时之间还很难接受。

  “这是命运,不可违。”

  “我不懂。”她好困惑的摇摇头。

  “你用不着懂。”

  “小姐,真的非这么做不可吗?”

  “你自个儿不也说了,与其让姑爷休了我,倒不如我先休了他,不是吗?”

  虹儿迟疑的咬咬下唇,“姑爷真的会为了那位云姑娘休了小姐吗?”

  “世事难料。”严若沁其实知道他绝不会这么做,所以只好由她来。

  “虹儿,不能再拖延了,我陪你回房里打点好衣物,我们就离开。”

  ☆☆☆

  严若沁早知道“休夫”这件事会在严家引起多大的震撼,不过,爹娘和哥哥们最疼她了,他们一定会接受她的决定,可是……

  “太不像话了!”严老爷不曾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说过话,“你这孩子怎么可以如此胡闹?”

  “沁儿,你已经为人妻,怎能如此任性而为?”严夫人虽然一如平日的轻声细语,神情却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在左右夹攻之下,严若沁只好以从没有过的认真态度应对,“爹、娘,这是沁儿审慎思虑过的决定,不是在闹脾气。”

  “还说不是在闹脾气?御儿哪一点令你不满?这么好的夫君不知有多少闺女求之不得,而你竟然要——”休夫这两个字实在说不出口,严老爷怎么也无法接受他会有一个如此“惊世骇俗”的女儿。

  “沁儿,你爹说得一点也没错,娘可以说是看着御儿长大,御儿不只相貌堂堂,学问、人品更是好得没话说,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么好的夫君,他是上苍给你的恩赐。”

  沉吟了半晌,严若沁幽幽的道:“他确实是上苍给我的恩赐,只可惜我没这样的福分,还望爹娘谅解女儿的心意。”

  “小丫头,你告诉小哥哥,是不是沈御欺负你?小哥哥替你讨回公道,你用不着——休夫。”天啊,那两个字念起来实在是怪别扭的,他严邢峻长这么大,好像还没听过哪个女子体夫,而且休的还是……可怜的沈御,他这么骄傲,怎能受得了如此残酷的打击?

  “小哥哥,你不必为我费心,这事已经无法挽回了。”

  “有这么严重吗?”

  严若沁默默的点头,惟有如此才可以表明自己的意志。

  “够了!”严老爷厉声一喝,“克峻,立刻送她回沈家。”

  “老爷,你别急,让我再跟沁儿说几句话吧!”严夫人终究是爱女心切,不忍心叫女儿心里抱着委屈。

  “甭说了,你瞧她嘴巴这么倔,说了也是白说。”严老爷已经气极攻心,沈御愿意为了沁儿承受各种闲言闲语,这一直令他们感动万分,怎么这会儿还叫他颜面扫地。背负如此大的罪名?他们会愧疚至死。

  “老爷,沁儿也许有什么苦衷啊!”

  “她能有什么苦衷?”

  抬起下巴,严若沁骄傲的不准自己显露出内心的软弱,“我的确没有。”“小姐!”虹儿心急的喊道,回严家的途中,小姐特别交代过她,回了家她就是个哑巴,什么事也不准说,可是,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姐被误解?

  “虹儿,这儿没你的事。”

  “小姐……”在严若沁坚定的目光下,虹儿只能懊恼的咬着下唇。

  “沁儿,你心里有何怨言,可以说出来,千万别做出令自己后悔的决定。”严克峻终于打破沉默。

  温柔的看着最疼她的大哥,她坚定的表明决心,“我不会后悔!”

  “你真舍得吗?”

  她毅然绝然的点点头。

  “你们都瞧见了吧!不必再多费口舌了,不管她心里打什么主意,这事由不得她做主。克峻,你直接送她回沈家。”

  “爹,女儿求求你,我不要回沈家。”严若沁急忙摇头。

  “我不会任你胡闹。”

  “爹,时候不早了,不如让沁儿在这儿过一夜,让我跟她好好谈一谈,明儿个天一亮,我再送她回沈家。”严克峻打回场的道。

  “沈御这会儿说不定已经看到休书了,我怕等到明天,不太妥当。”

  “爹放心,沈御那儿我会应付。”

  “好吧!那沁儿的事就交给你。”

  张着嘴,严若沁像是要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闭上嘴巴,眼前她多说无益。

  ☆☆☆

  离家一个月,府里已经有一大堆的事等着打理,殷昊岳却又挑在这个时候跑来凑热闹,说起洛阳城百姓此刻最热中的话题——沈御为醉春楼的云姑娘赎身,闻讯,沈御那张冷冰冰的脸当场黑了一半。

  “哎呀!你别生气,这种事过些日子大伙儿就会忘了。”殷昊岳嘻皮笑脸的企图打消他的不快。

  “这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若非殷家是洛阳城的大富商,殷夫人绝对不容许自己的爱子娶个妓女为妻,他也用不着代昊岳出面替云姑娘赎身,把她安置到太原,过个一年半载,再让云姑娘以他远房表妹的名义嫁进殷家。

  原本,他并不想蹬这淌浑水,可是,他被昊岳的真心给感动了,他可以了解深爱一个女人,想与她白头到老的心情,所以他破了例,管了不想管的闲事。

  “我……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以身相许如何?”殷昊岳故作幽默的说,不过沈御可是一点也不领情。

  冷冷的赏了他一个白眼,他严厉警告,“这事若替我惹来什么麻烦,你别怪我不顾情义,出卖你。”

  “你别这么大惊小怪,这能惹出什么麻烦?”正是因为担心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一听到乱七八糟的猜测,马上冲来这儿向他报告。

  “你应该感谢沁儿从不上街,否则你自求多福。”因为不放心,他不在府里的这段日子,有特地请秦嬷嬷留意沁儿的生活起居,今儿个一早,秦嬷嬷就前来向他报告沁儿这个月来的作息。

  “原来你是在担心嫂夫人啊!”殷昊岳戏谑的挑挑眉,忍不住借此机会好好笑他一笑,“你真的很爱她,是不是?”

  “用不着你管。”

  “爱就爱,这没什么好害羞啊!”

  沈御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连忙拍着胸膛保证道:“好好好,你尽管放心,这事若不幸传到嫂夫人那儿,我一定出面替你解释,保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安啦!”

  话一落下,秦嬷嬷大呼小叫的声音隐隐约约透过敞开的窗户传进书斋。

  “少爷,不好了……少爷……不好了……”

  魏逍连忙上前应门,“秦嬷嬷,什么事这么急?”

  喘着气,她又急又慌的说:“我……来告诉少爷……夫人不见了……”

  “你说什么?”沈御立刻冲上前揪住秦嬷嬷的衣襟。

  “我、我……我是说……”这下她被他吓得更是结结巴巴,话不成句。

  “沈御,你别急,让她慢慢说。”殷昊岳赶紧趋前拉开沈御。

  “秦嬷嬷,别怕,你家少爷只是太爱你家少夫人,所以紧张了点,不是有心吓你,你别慌,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字一句,把话说清楚。”

  如果不是急得发慌,沈御真想拿块布塞住他的嘴巴,这家伙真是多嘴!

  “少爷,老奴本来是给少夫人送点心去,可是奇怪得很,房门开着,少夫人不在房里,房里好像特别收拾过,干干净净的,老奴愈瞧愈不对劲,就见案上有这幅缣帛,上头还写了字,老奴想可能是少夫人离家出走。”

  秦嬷嬷手一伸,沈御立刻抢过缣帛一探究竟。

  短短的几行字,却叫沈御神色大变,他像发了疯似的揉着手中的缣帛,痛苦的大吼,“不准、不准、不准!”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御,殷昊岳和秦嬷嬷一时之间全吓傻了。

  像是想到什么,沈御立刻往外头冲去,殷昊岳顿时回过神,一把拉住他。

  “沈御,你别冲动,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一句话也没说,揉在手中的缣帛缓缓的掉落在地。

  殷昊岳立刻捡起来一瞧,一阵惊愕,“休书?”

  似乎冷静了下来,沈御抢过他手中的缣帛,面无表情的命令,“秦嬷嬷,请表小姐过来。”

  “是。”

  “魏逍,送殷少爷。”

  “殷少爷请。”魏逍马上恭敬的朝殷昊岳拱手一拜。

  虽然很想留下来看后续发展,可是识相的人是不会挑这种时候向一只会咬人的猛虎寻衅,所以殷昊岳二话不说的走人。

  ☆☆☆

  “说,你又对沁儿做了什么?”有过那么一次纪录,袁湘湘自然名列欺负严若沁的黑名单首位。

  “我对那个丑八怪……我是说,我对表嫂做了什么?”袁湘湘糊里糊涂的反问道,她都还没弄清楚自己为何站在这儿,就被劈头一问,这在玩什么把戏?她啊,自从闹过那么一次,就跟那个女人保持距离,就怕不小心惹到她,会被御哥哥一怒之下给打死。

  “你不是敢作敢当吗?为何不承认你趁着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沁儿?”

  “御哥哥,你可别给我乱扣罪名,我跟……表嫂虽然处不来,可我现在连偷偷骂她的胆子都没有,欺负她?你别开玩笑了!”袁湘湘好委屈的哇哇大叫,她还得仰仗他出手相助,哪敢动他的女人一根寒毛?

  “除了你,这府里没有人敢对沁儿大吼大叫。”

  撇了撇嘴,她不以为然的提醒道:“还有你啊!”

  “我?”

  “我跟御哥哥可不能比,我还得大吼大叫,御哥哥你呢,只要冷落她,不跟她说话,再纳个妾,就足以伤透她的心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御再次摊开手上的休书仔细瞧了又瞧,“何以无心?何以欺心?何以伤心?”

  就在这时候,沈家的三位夫人气冲冲的走进书斋。

  “臭小子,你太过分了!”三夫人按着腰,摆明来兴师问罪。

  “沁儿究竟哪一点令你不满?你说啊!”二夫人握紧拳头,一副揍人的架式。

  “御儿,娘真的不相信你会对沁儿如此残忍,你是那么爱她,等了那么久才把她娶进门,这会儿竟然为了一个妓女……你太令我失望了。”大夫人显然比其他两位夫人还要理智,不过这与沈御是她的亲生儿子无关,而是她们三个女人当中只有她出身名门,饱读诗书。

  “娘、二娘、三娘,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臭小子,你到现在还装傻,你休妻的事情府里的人全都知道了。”三夫人最痛恨不诚实的人,大丈夫敢作要敢当啊!

  “休妻?”

  “御儿,娘绝对不答应让你娶沁儿以外的女人为妻。”

  “对,而且还是一个妓女……哎呀!反正我们不准你休妻就对了。”二夫人不好意思的看了三夫人一眼,话说太快了,她可不是有意嫌弃妓女。

  “我没有休妻。”

  “嗄?”

  把手上的缣帛交给娘亲,沈御直言无讳的道:“是沁儿休夫。”

  “怎会变成这样子?”三个女人一脸错愕的瞪着那封休书。

  “究竟是谁说我休妻?”

  “这……我不太清楚,我听丫头说你替一个妓女赎身。”大夫人怯怯的一笑。

  “我……是听丫头说……你特地把那个妓女弄到太原去。”二夫人也笑得非常不自在,显然已经了解自己犯了什么错。

  “我……听丫头说……你一定会为了那个女人休了沁儿。”三夫人笑得更尴尬,因为想起她刚刚还“臭小子”叫个不停。

  原来是一个传一个,然后每个人都加油添醋,把猜测变成了事实,就这么顺理成章的给他安上罪名。

  难道,沁儿也是听了府里下人的传言,所以误以为……怪不得昨几个她会说那些令人不解的话。

  他明白了,无心是——他对她无心;欺心是——他欺骗她的心;伤心是他伤了她的心,所以她休夫,可这是名义上的理由,其实她是不忍心为难他,有意成全他和另外一个女人。

  她真是个傻瓜,傻得看不出他的痴心,傻得轻而易举就放开他,她怎么可以如此待他?他是那么爱她,好不容易如愿以偿将她娶进门,她却……

  “御哥哥,以后不要再不分青红皂白就乱骂人。”袁湘湘这会儿可得意了。

  懒得理她,沈御指控的看着大夫人,“娘,你最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怎么会相信谣言?”

  “我……这还不都怪你,迟迟不肯跟沁儿圆房。”

  “就是咩!”三夫人抢先点头附和,“你这样任谁都会怀疑你不喜欢沁儿。”

  “而且你也知道,沁儿脸上有胎记,大伙儿因此胡思乱想,也是人之常情。”既然已经说开了,二夫人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训他一顿。

  他怎会如此粗心大意?一心一意想让沁儿习惯他,却反而让大家,甚至包括沁儿都怀疑他的用意。

  “御儿,你可不要因为一封体书就放弃沁儿,你一定要把沁儿接回来。”

  “对对对,二娘只要沁儿这个媳妇儿。”

  “臭小子……呢,我是说御儿,她若是不跟你回来,三娘帮你说情去。”

  “我马上到严府接她回来。”

  “御哥哥,天都黑了,这会儿她说不定巳经歇着了。”袁湘湘好心的提醒。

  沈御不得不改口道:“我明天一早就去。”

  ☆☆☆

  拍了拍虹儿的脸颊,严若沁小小声的叫唤,“虹儿,你醒醒2”

  刚刚睡着不久,虹儿哪舍得醒过来,她像在做梦似的喃喃道:“什么?”

  “哎呀!没时间让你睡了。”严若沁干脆把她拉起来,“你再不起来,我就不理你了。”

  揉着惺松的睡眼,虹儿打着哈欠说:“小姐,天亮了吗?”

  “天还没亮。”

  “天还没亮,干啥不再多睡一会儿?我好困哦!”说着,又是一个哈欠。

  “再睡,我们就来不及跑了。”

  “跑?干啥跑?”她半梦半醒的眨着眼睛。

  “我们得离开洛阳。”

  “什么?”虹儿终于清醒了。

  掐住她的嘴巴,严若沁压低嗓门,“嘘!你小声一点,把大伙儿吵醒了,我们还跑得了吗?”

  点点头,虹儿拉开她的手,轻声问:“小姐,我们为何要离开洛阳?”

  “这儿不能待,我又不能回沈府,除了离开,还能如何?”

  “小姐,那我们要去哪儿?”

  “我想过了,我们去济南找姨娘,姨娘一定会收留我们。”

  “济南?那不是很远吗?”

  “再远也得去,除了姨娘那儿,我已经想不出有谁可以收留我们。”

  “可是,我们两个弱女子……小姐,我会怕。”虹儿怯怯的缩了一下脖子。

  “怕的话,你就留在这儿,我自个儿去济南。”

  “不要不要厂她心急的摇着头,“小姐不要把虹儿一个人扔在这儿,不管去哪儿,不管多辛苦,虹儿都要跟着小姐。”

  严若沁感动的抱住她,“对不起,害你跟着我受苦。”

  “小姐,虹儿会像你一样勇敢,虹儿还会保护你,你不要丢下虹儿。”她犹不放心的保证。

  “傻瓜,我怎么可以没有你?”

  “小姐,虹儿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你,虹儿要照顾小姐。”

  “我知道,虹儿对我最好了。”她转身取来两件男子的衣服,一件递给了她,“女儿身出门在外总是比较危险,所以我去小哥哥那儿偷了两件衣裳,我们先凑和着穿上,等出了洛阳城,再找间衣铺子买几件合身的衣裳。”

  “小姐,你是说我们要……”

  “女扮男装。”双手交叉在后,严若沁摆出一副公子哥儿的俏模样,“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记得改口叫我公子。”

  “公……公子!”虹儿亦有模有样的拱手一拜,愈叫愈顺口,“公子!”

  “好了好了,赶紧换上衣服,否则等天亮了,我们就走不成。”

  “是,公子。”

  一会儿之后,两人都换上一身男子装束,彼此相视,不觉咯咯一笑。

  “小姐,你看起来好奇怪,说是女子,又不像女子,说是男子,又不像男子,不男不女的。”

  “你还不是一样。”

  突然想到什么,虹儿皱起眉头,“小姐,我们要不要留封书信,告诉老爷和夫人我们去济南?”

  “不行不行,说了的话保证我们还不到济南,人就被逮回来,我们谁也不能说。”

  “可是,我们突然不见了,老爷和夫人会不会以为我们被坏人掳走?”

  “你放心,我拿了玉钗跟小哥哥交换他的衣裳,只要他瞧见了就会明白。”

  “这……妥当吗?”二少爷糊里糊涂的,这会儿说不定忙着跟哪家姑娘幽会,等他发现玉钗,搞不好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到时候,老爷铁定巳经报官了。

  “哎呀!管不得这么多了,等我们到济南,我再捎信回来向爹娘报平安。你随便收拾几件衣物,我们该走了。”

  虹儿点点头,可是怎么想都没法子安心,临走之前,顺手取下腕上的玉镯子搁在本案上,这玉镯子是姨夫人来这儿做客时送给她的,当时大伙儿都有瞧见,一旦他们看到这只玉镯子,就知道她们是自个儿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