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百变女郎方凌妾心如丝艾佟咬住你不放晓叁都是温柔惹的祸古灵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3章

  黎初遥揉了揉太阳穴,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个只知道浪费钱的白痴。

  黎初遥脱了外套,盖上被子,半躺在铺位上看书,火车一晃一晃的,对面的人,也躺下来,侧着身子,傻傻的盯着她看。

  黎初遥被他盯着难受,合上书,转过脸去问:“你老盯着我干什么?”

  “我怕我睡着了。”

  “卧铺就是拿来睡觉的。”

  “可是床太窄,我会掉下来的。”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坐火车!”黎初遥抓狂了!

  “坐火车很好啊,我们可以在这么小的车厢里呆上十二个小时呢,而且,为了不被别人打扰,我还把上铺的两个座位票都买了,嘿嘿嘿。”韩子墨说着说着奸笑起来,那简单的脑子里在想什么,黎初遥不用猜就清楚明白。

  她默默地拿起书,一巴掌拍在他脸上:“这种猥琐的想法放在心里就好,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韩子墨摸着脸颊,委屈地说:“好凶。”

  黎初遥哼了声继续看书,而他继续看她,他看着看着就看见了她手腕上的那条水晶手链,他一下激动的坐了起来,指着她的手腕问:“你怎么带粉色水晶手链?”

  黎初遥眼也没抬地反问:“为什么不能带?”

  “粉水晶是招桃花运的。”韩子墨生气的说:“你都有我了,还要什么桃花,快摘下来。”

  黎初遥淡定地翻了一页书:“你们家人就是太迷信,什么招桃花,带粉水晶是招桃花,那紫水晶呢?”

  “紫水晶是去霉运的。”韩子墨一边回答一边起身,踩在鞋子上走过去,亲自动手把她的手链拿下来。

  “别动。”黎初遥用另外一只手护住手链道:“这是我弟亲手做给我的,弄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韩子墨顿了顿问:“黎初晨给你做的?”

  “嗯,漂亮吧?”黎初遥炫耀般的摇摇手腕。

  “漂亮个死,这臭小子从小就看我不顺眼,他什么心思,想给我招情敌么?”

  “得得得,别用你那小肚鸡肠想我弟。”黎初遥撇他一眼说:“你以为我弟和你一样啊,一天到晚不学无术,就知道研究迷信知识啊?”

  “这不是迷信,粉水晶招桃花很灵的,我一个小姑姑,40多岁了还嫁不出去,我妈给她一条粉水晶手链带着,不到一年,果然就顺利嫁了掉。”韩子墨信誓旦旦地说:“这事你弟也知道的,这臭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招就招呗,招桃花也没什么坏处。”黎初遥无所谓的说。

  “摘掉摘掉。”

  “走开。”

  “摘掉嘛!”

  “再罗嗦我揍你了啊。”

  “…”韩子墨无比委屈的默默闭嘴,盖上被子睡觉。

  火车行驶了几个小时,已到夜里,车厢里的大灯全部关上了,黎初遥打开铺位上的小灯,将书放在枕头底下,定好起床的闹铃才躺下休息,铺位对面的韩子墨早已经睡着了,他整个人挂在铺位的最外面,只要再稍微翻一点点身,就会整个掉下来。

  两个铺位就隔着一臂的距离,黎初遥忍不住伸手过去,将他往里面推了一下,他又咕噜地滚进去,继续呼呼大睡。

  黎初遥也困了,闭上眼睛睡了,半夜里似乎总是听见有重物掉落的声音,她迷迷糊糊地想,这家伙要掉下去几次才够?

  第二日,阳光刚刚升起的时候,黎初遥就被手机闹铃吵醒,她睁开眼睛,转过头去,就见韩子墨乌黑着一双大眼望着她,她抬手垫在后脑勺下面问:“昨天晚上掉下去几次?”

  韩子墨摸着脑袋说:“没数,到后半夜都不敢睡了,跌的疼死了。”

  黎初遥笑了:“看你下次还坐不坐火车。”

  韩子墨揉着头,想了想说:“坐,当然坐,你看,我们的床位隔的这么近,其实就等于睡一张床上了,我伸手就摸到你的头…”

  一本书飞过去,精准无比的砸在他脸上,某人淡定地甩手道:“跌死你算了。”

  因为黎初遥是提前一个星期回校,学校里还没什么人气,女生宿舍空空如野,拎着行李箱走在楼道上,能听的见回声。

  “要不,你还住我哪吧,这白天都这么阴沉,晚上可怎么办?”韩子墨拎着黎初遥的行李箱跟在她后面走着:“你想想,大晚上的一个人也没有,要有什么动静多可怕,不是说女生寝室最容易闹鬼么?”

  黎初遥瞪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寝室钥匙,旋开门锁,寝室里经过一个寒假落满灰尘,六张床铺上的被子都叠的整整齐齐的用报纸盖好,黎初遥放下东西,走进最里面的床位,爬上上铺掀开报纸,把被子和床垫都抱下来,拉到阳台上去晒,好在火车是清早到的,太阳刚出来,可以好好晒晒被子,不然晚上真没办法睡。

  “你看,你还要打扫卫生,还要晒被子,我那边昨天就让钟点工去打扫好了,拎包入住哦。”韩子墨还在不菲余力的说服她。

  黎初遥一边晒着被子一边说:“你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去你那住的。”

  “为什么啊?你前段时间不是去住过了么?”

  “那是和我弟一起住,当然没问题。”黎初遥转过身来,指着他说:“和你,当然不能。”

  韩子墨哼了声,嘀咕道:“卑鄙…”

  “你说什么?”

  “我说卑鄙的黎初晨!”

  “你干嘛骂我弟,又讨打。”黎初遥举了举拳头,吓的韩子墨缩着脑袋跑了。

  黎初遥花了一上午时间把寝室收拾好,然后又给带家教的几家打电话,和她们约好开始上课的时间,才休息下来。晚上,黎初遥一个人住在女生寝室楼里,十一点之前,她开着灯看书倒没什么感觉,十一点之后寝室准时熄灯,寝室里黑漆漆的一片,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声,确实有些心里发毛,她拿起手机开始和林雨发短信聊天,期间韩子墨的短信也不时的进来。

  黎初遥一改平时不爱发短信的习惯,在黑夜里当起了拇指一族。

  “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哎,我们一起过啊。”黎初遥打了个哈欠,看着韩子墨的最新短信,终于有些困了,刚准备回复说不,手机丁丁咚咚的响起来,她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号码,这么晚会给她打电话的只有一个人,按下接通键,轻声道:“喂。”

  “姐。”果然,黎初晨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你睡了没?”

  “还没呢。”黎初遥回答。

  “哦,路上顺利吗?”

  “挺顺利的,坐卧铺一点也不累,一路睡过来,下次你来也坐卧铺吧。”上次和黎初晨一起回家的时候,正巧赶上春运,没买到卧铺票,两人是坐硬座回去的。

  “好啊。”黎初晨的声音很轻快。

  “对了,初晨,你知道带粉水晶的意义吗?”黎初遥忽然想到韩子墨那义愤填膺的样子,便随口问了一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犹豫,却还是老实交代:“知道。”

  “那你还给我带粉水晶?”

  “我…我没想那么多。”黎初晨想了想说:“串珠子的时候只剩下粉水晶了,你要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带了。”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黎初遥笑:“你亲手做给我的,我肯定带着,招桃花就招呗,你姐我除了韩子墨,还没招过什么桃花呢。”

  “嗯。”黎初晨轻声答应,静默了一会,又说:“姐,妈妈说,你刚走她就想你了。”

  “哦?真的?”

  “真的。”黎初晨低着头,手指在电话机按键的缝隙中来回的推着:“妈妈说,一想到你还要好久好久之后才回来,感觉天就像黑了一样。”

  黎初遥哈哈大笑:“妈妈真是越来越爱我了。”

  “是啊,她很爱你,最爱你了。”黎初晨轻声呢喃着。

  “才不是嘞,妈妈最爱的是你好伐,小时候她不知道有多偏心呢…”

  夜,越来越静,黎初遥和弟弟聊了很久,直到真的困了,才挂了电话,手机里积攒着十几条短信,和未接来电。

  打开一看都是韩子墨的,第一条还是接着刚才聊天的内容:“怎么我一说情人节你就不回话了?”

  第二条:“喂,说话呀。”

  第三条:“你干嘛不回我短信啊?”

  第四条:“你在和谁打电话呢?”

  第五条:北京移动来电提醒通知您:139xxxx0214曾拨打过您的电话

  第六条:“打这么久。”

  第七条:北京移动来电提醒通知您:139xxxx0214曾拨打过您的电话

  …

  …

  …

  第十四条:“还在打!”

  第十五条:北京移动来电提醒通知您:139xxxx0214曾拨打过您的电话

  …

  …

  第二十条:“讨厌讨厌讨厌,一定又是黎初晨!”

  第二十一条:北京移动来电提醒通知您:139xxxx0214曾拨打过您的电话

  …

  …

  第二十八条:“我生气了!”

  黎初遥看我短信,哭笑不得,摇摇头,拿起手机正想给他回一个,可是刚按上拨通键,还没通,手机就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黎初遥看着黑屏,眨眨眼睛,心想,韩子墨啊韩子墨,老天爷都叫你继续生气呢,我可管不着。

  她将手机扔到床头,盖好被子睡觉去了。

  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里,住户们都息了灯,只有一户还灯火通明的,屋里的少年躺在床上,似乎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短信,他不时的拿起手机,看一眼,再放下,再看一眼,再放下。

  想再给她打个电话吧,可是刚才自己都已经打了这么多了。

  再打是不是太烦人了?

  而且他原来的手机是设了来电提醒的,她看见了应该会给他回电话吧?

  要是不回就证明她一点也不在乎自己了。

  嗯,不能再给她打电话了,再打就太丢脸了。

  怎么还不打电话来?这可恶的家伙!

  韩子墨恶狠狠的拿起电话,心想,我要打个电话过去骂她,他用力的拨出了黎初遥的电话,电话那头很快做出回应:“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韩子墨大叫一声,一把把手机扔在地上,摔成了好几瓣,他气的在床上使劲扑腾:“臭黎初遥,臭黎初遥!”

  第十三章:初晨,请原谅我这般不美好

  黎初遥自然不知道韩少爷诅咒了她一个晚上,第二日依然早起去给人带家教,早上一家,下午一家,晚上一家,日子过的很充实,晚上一个人习惯了,也不觉得女生寝室可怕了,没两天,陆续有些女生提前回到学校,都是来过情人节的,黎初遥摸着下巴想,这似乎是个商机。

  于是她跑去花市,买了一百多朵玫瑰让店员送去了韩子墨家,韩子墨看见这么多玫瑰,又知道是黎初遥买的,还以为那家伙是来道歉了呢,心中又是甜蜜又是不好意思的想,这家伙也真是的,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喜欢玫瑰嘛,不过,看她这么有诚意道歉,他就勉强收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