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神剑山庄佚名错中错普罗斯佩·梅里美酒神莫言投机贼女佣莫辰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野狼绅士 > 第八章

  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孩子连续一个星期的垂头丧气,看得班长快没气,实在不明白少个老头子丈夫陪伴真有差这么多吗?

  “你老公还在加班?”

  “对啊!他说公司出了问题需要他紧急处理,都已经一个多礼拜睡在公司里没回家了呢!”夏婵愁眉苦脸地诉苦。

  “咦?他都没回家吗?那周末呢?”班长满眼惊讶。

  “也没有。”

  “那你回家不都自己一个人了?”

  “就是说咩!”夏婵无奈地叹了口气。“家里都只有我一个人,白天还好,晚上有时候还满可怕的哩!”

  难怪她要哀声叹气。“那这样吧!星期六是我大妹妹生日,我答应过要请她去好好疯狂一下,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不好吧?”老公正在出卖青春赚取生活费,老婆却只会花老公的钱玩乐,这样好像很没良心耶!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你老公又不在家管你,你担心什么?”

  “不用可是了,星期六早上十点半,我们先去看七夜怪谭早场,就这么说定了,好,掰掰!”

  班长一说完就走人,不管夏婵怎么呼怎么叫怎么挥手都唤不回来:她又慢一步了!

  算了,就去轻松一天吧!

  ※※※

  星期六,班长带着两个妹妹还有夏婵开开心心地看完电影,又跑去吃寿司再逛百货公司,班长姊妹三个小心翼翼地计算自己的零用钱,看看她们买不买得起百货公司里面的……的……任何东西,或者是她们只够钱呼吸里面的免费空气。至于夏婵就不必考虑那么多了,但是她却没有什么想买的,因为她不缺。

  “夏婵,你穿的衣服样式都是最流行的,而且看起来好像很昂贵呢!”

  “我的衣服都是我老公帮我在巴黎订做,然后再寄到台湾来的。”

  “哇塞,巴黎订做的?好奢侈!”班长惊叹道。“杨美婷她老公都没有这么宠她耶!”

  “啊!说到杨美婷,她快要生了吧?”

  “对啊!听说是女儿。”

  “咦?我怎么听说是男孩?”

  “……不会是双胞眙吧?”下午五点多,四个人筋疲力尽地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我饿了,顺便吃晚餐吧,待会儿再去KTV!”

  “到哪儿吃?”

  “ㄝ~~这个嘛……”

  四人八只眼睛开始到处乱转,突然,其中一双眼停在凯悦大饭店。

  “真希望能够到里头享受一次高级派头。”

  “可以啊!我请客。”夏婵慷慨地说,那里她不晓得去过几百次了。

  “真的?”三姊妹惊喜交集,可是不过刹那间后,三人又同时垮下了脸。“不要!”

  “为什么?”夏婵不解地来回看着她们三人。

  三个女孩子互相看看对方的衣服,再低头瞧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又一次摇头。“不要,我们穿这样才不敢进去呢!”

  “有什么关系,有钱付帐就行了咩!”

  “我们会很别扭的啦!至少……”班长的大妹妹游目四顾。“啊!至少穿的要像那个女孩子一样吧?”

  四双眼睛同时聚向同一个方向。

  “哇~~那种衣服……很贵的吧?”

  “废话!”

  “仿冒的可不可以?”

  “仿冒的?哼哼!你有吗?”

  “没有。”

  “那你还说!”大家哈哈笑着说着,突然,班长发现夏婵脸色很难看地盯着另一个方向。

  “咦?夏婵,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怎么……怎么好像快哭了?”

  “没有啦!可是……”

  “什么?”

  “我想回家了!”

  “-?”

  ※※※

  “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茱迪狐疑地问,并紧跟在翟仕禹身后进入电梯。

  “来见某个人。”翟仕禹若无其事地按下十二楼的按钮。

  见人不奇怪,但是他的表情很奇怪。

  太镇定了!茱迪心想。“见谁?”

  “见一个要见你的人。”

  “到底是谁嘛?”

  “你见了就知道。”

  照例,明明马上就可以见到了,但茱迪就是不肯放过翟仕禹,拚命追问个下停,直到他们来到1206号房门前,翟仕禹轻轻敲了两下,未待里面有所回应,便自行打开门,旋即在茱迪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把将她推了进去──真重,然后关上门迳自离开了。

  他不怕茱迪追出来,也不怕再有人像背后灵似的紧贴在他身后了。

  翟仕禹愉快地走出凯悦饭店,脚步轻快得彷佛飘行似的,心情更是轻松得有如翱翔于天空的小鸟。

  他终于自由了!

  以最快的速度飞车回到家里,一打开大门,才想起夏婵告诉过他要和同学出去玩,满脑子的兴奋立刻降温到谷底,酝酿多时的雄性激素马上变成多余产物。翟仕禹无精打采地关上门,有气无力地回到卧室,一进去,却发现小妻子窝在床上不晓得在干什么,男性贺尔蒙立即又超载。

  “小婵,原来你在……啊……你……你怎么在哭?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翟仕禹惊慌失措地跪在床边,价格高昂的贺尔蒙瞬间又化为馊水。“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还雪耻咧!

  “你……”夏婵以同样惊讶的眼神望回翟仕禹,一边胡乱地用手背拭去泪水,一边坐起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刚刚才见他要和女人进凯悦饭店,怎么这么快就办完事了?以她的经验来说,他好像都要拖很久的嘛!

  每次他都嘛是一嘿咻、二嘿咻、三嘿咻,然后突然在人家正迷乱的时候问这样好不好?跟着又一嘿咻、二嘿咻、三嘿咻,再一次在人家正晕晕然陶陶然的时候问舒不舒服?接着又一嘿咻、二嘿咻?三嘿咻,又一次在人家……

  搞屁啊!气都喘不过来了,还要人家怎么回答嘛!

  “快?”唔……的确是很快,从凯悦回到家里只花了五分钟,而且一次也没有闯红灯,虽然超速了,可也没有撞倒猫猫狗拘垃圾桶什么的,蟑螂蚂蚁就不知道了,但至少没有被警车追逐,他也有点佩服自己呢

  不过,现在不是这个问题吧?

  “不管这个了,告诉我,”翟仕禹紧张地双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你为什么哭?”

  夏婵垂下脸想了一下,然后悄俏抬起双眸从长长的睫毛下观着他。“其实……其实你可以不用骗我的……”这种事还是说开了比较好吧?

  “呃?”骗她?骗她什么?

  “……我知道你只是需要我的身体来诱发你的性欲,况且,我又是你用钱买回来的,实在没有资格说什么,再说你已经对我很好了,倘若我再多做要求就未免太贪心了……”

  “嗄?”伊咧讲啥米?

  “……因此,以后你若是要和你喜欢的女人在一起的话,你可以老实告诉我没关系,甚至你也可以把她带回家里来,反正……反正家里还有空房间,我……”夏婵咬了咬下唇,神情泫然欲泣。“我不会介意的……”

  “-?”有没有人来帮他翻译一下啊?

  “……你不用掰藉口掰得这么辛苦,或者你若是不想回来,就不用勉强回来,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生活的,所以……”

  “卡!”真爽,终于轮到他来叫这一声了。“小姐,很抱歉打断你自言自语的雅兴,但是麻烦你,先让我搞清楚一点好吗?”翟仕禹耐心地说。“你以为我在外面有女人吗?”

  夏婵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不是吗?”

  翟仕禹吁了口气,索性坐到地上去。“好吧!让我们慢慢来。小婵,你……是听到或看到什么了?”

  垂眸注视着他握住自己的手。“我……我今天去看电影……”

  “我知道,你告诉过我了,然后呢?”

  “我……我是到好莱坞电影院看的……”

  “我懂了,”不必再听下去了,他已经知道她看到什么了。“你看到我和我妹妹进凯悦饭店了?”

  至少十五秒钟之后,夏婵才猛然抬起头来诧异地大叫,“你妹妹?可是……可是她是外国人呀!”

  翟仕禹轻叹。“你忘了吗,小婵?领养我的妈妈是美国人,茱迪虽然没有经过正式领养手续,但她也是我妈妈带大的,我们就像兄妹一样长大,像兄妹一样嬉闹在一起、像兄妹一样吵架,本质上虽然不是,但实质上她却和我妹妹没什么不一样啊!

  “啊!”夏婵果住了。“我……我没有想到,因为……因为你从来没有提起过她嘛!”

  “我没有提起过她是因为我和她不太对盘,”翟仕禹苦笑。“我们每次一见面就吵,吵得我实在很烦,所以我都尽量避免碰上她,也不太愿意去提到她。”

  “这样啊……”夏婵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可是既然是你妹妹,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呢?”

  翟仕禹叹得更大声了。“因为她很恐怖,如果让她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你就惨啦!”

  “咦?为什么?”

  “茱迪憎恨任何抢去她哥哥的女人。”翟仕禹厌烦地说。“妮娃婚后第二天就被她骂得体无完肤,幸好妮娃听不懂;二嫂黛敏婚后翌日也和她扎扎实实地对战了一场,三嫂左兰最厉害,她由着茱迪骂,完全不顶嘴,骂到茱迪口乾舌燥,她还很体贴地问茱迪要不要先喝杯果汁润润喉再继续骂,所以茱迪也骂不下去了。后来,我还特别跑去问左兰,难道她都不在意茱迪的蛮横吗?”

  “她怎么说?她怎么说?”夏婵好奇地追问。

  翟仕禹轻笑。“她说三哥的火爆脾气她都不怕了,怎么会怕一个女孩子呢?!”

  夏婵轻眨眼。“怎么你三哥的脾气很不好吗?”

  翟仕禹耸耸肩。“其实三哥的脾气也不是不好啦!而是他比较没有耐性,也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一生气就发飙。不过我偷偷告诉你喔!其实在我们兄弟之中,就数三哥的心最软了,他是那种看到猫呀狗死掉都会掉眼泪的人,有时候还满爆笑的呢!”

  “爆笑?”

  “是啊!你看过一个大男人捧着一只小鸟哭得唏哩哗啦的吗?”说着,他尾不住笑出声来。“虽然他都极力避免让我们瞧见,但是每次看他眼睛红红的,大家就知道他又哭过啦!”

  夏婵也笑了。“真的?”

  “不盖你,他真的是个爱哭鬼,泪腺比女孩子还要发达,过年我会带你去见妈,到时候再找机会让你瞧瞧三哥的真面目,保证你会笑死!”翟仕禹承诺道。“好了,题外话到此为止,总之,如果让茱迪知道你的存在,你看着好了,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而你呢……”翟仕禹上下瞥她一眼。“请问你应付得了吗?”

  “我?”夏婵怔了怔,继而抓抓头发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摇头。“大概不行吧!我最不会吵架了,我跟大姊、二姊和小妹吵架从来没有赢过。而且……而且人家指着鼻子骂我我也不可能听不懂,更不可能不在意。”

  “所以说啦!”翟仕禹以胜利的口吻说。“我不想让她知道,除非有妈妈在场,因为只有妈妈压制得住她;我也暂时不想让你知道,因为我怕你吵着要和她见面。我是想说,春节再带你到美国去和所有家人见面,只要妈妈看紧茱迪,茱迪就找不了你的碴了。”

  “原来是这样。”夏婵不好意思地猛抓头发,眼睛盯住地上不敢看他,感觉很丢脸。

  “没错,就是这样,还有……”翟仕禹用力一拉,将她拉下床偎在他怀中。“我一直以为你的不开心纯粹是由于能激起我的性欲的竟然是你身上的待徵,而不是你的身体本身所引起的不满,没想到你的误解竟然这么大。”

  他状似颇无奈地摇摇头。“小婵,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我只是为了你身上的持徵而娶你,何必要花费那么多心思宠爱你呢?倘若真是那样的话,既然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只要当我有需要的时候随时把你拿来发泄一下欲望就够了不是吗?但是我很疼爱你,因为你值得我疼爱嘛!”

  他抬起她的娇靥亲了一下。“在我们尚未结婚之前,我就觉得你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可爱得一塌瑚涂,可爱得令人好笑又好气,真的没见过像你这么憨钝又率直的女孩子了。所以,你身上的特徵的确是能诱引出我的性欲的因素,但你那种可爱的个性才是令我又爱又疼的主因,明白吗?”

  夏婵静默好半晌之后,才轻轻地叹息一声。“原来你是真的因为我很可爱才娶我的?”

  “是啊!你的个性太可爱了咩!我不是说了那才是主要原因吗?你不相信我吗?”

  “是……个性啊……”夏婵轻轻呢喃。原来个性也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吗?不过他说得对,如果他只是为了发泄性欲才“买”下她,他就不需要那么疼爱她,也不需要顾忌她的心情,更不需要瞒骗她了。

  “当然,你长得也很可爱呀!但是可爱的女孩子也不只你一个,满街都是啊!要是我每一个都要和她结婚的话,我早就累死啦!然而,你可爱的个性却是独一无二的,就是这一点吸引住了我,而且促使我和你结婚的,了了吗?”

  羞赧地笑了一下,夏婵不好意思地把脸蛋埋在他怀抱里。“了了啦!”

  “真的了了吗?”

  “真的了了啦!”

  “没有误会了?”

  “讨厌啦,”夏婵轻轻捶了他一下。“没有了啦!”

  翟仕禹包住她的小馒头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害我吓死了,看你满脸都是泪水,我好心疼的你知道吗?”

  悄悄把小手伸进衬衫内在他的胸膛上抚挲着,“对不起嘛!”夏婵低喃。

  “以后有什么疑问要直接来问我,不要自己掉眼泪了,知道吗?”

  “知道了啦!”

  “好,既然我的解释你都了解了,那就……”他突然使力一扯扯开了她的衣服,旋即把脸埋进她胸脯上,“我好想你,换你来纡解我的欲望了!”他模糊不清地说。“憋了一个星期,我快憋死了!”

  夏婵惊叫一声,又笑又叫地欲迎还拒。“讨厌啦,这样很痒的耶!”

  “没关系,待会儿就舒服了!”

  “不要啦,到……到床上去啦!”

  “我等不及了!”

  “咦?你……你在干什么?……效?不要啦,到床上去啦!就在旁边说,这样很……啊!”

  ※※※

  过年前,每一家公司都特别忙碌,即连翟仕禹也得加班,因此,夏婵放学后就到翟仕禹的公司报到。两人吃过晚餐后,他办他的公事,她准备她的期末考,不懂还可以马上问,累了就在套房里眯一下。

  “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必念得这么辛苦了嘛!”

  “为什么?”

  “因为大学录取率已经超过百分之百了,我随便念一念都可以蒙上一间大学吧?”

  “哦!你是说到南部也可以吗?”

  “南部?!我念!”

  她期末考结束后四天,翟仕禹才开始放假,翌日就出发到美国去了。

  翟仕禹的妈妈希望全家每一年至少在圣诞节、元旦时能团聚一堂,但这一年翟仕禹无故……不,有故缺席,看在他新婚的份上,她特地把团聚的时间延后。

  “中国人春节可以多休息几天,那妈妈就可以和你老婆多相处几天了。”

  翟仕禹小心翼翼地抱住眯眼打盹的夏婵。“那茱迪……”已经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了,所以,她也不再像上回旅行那般兴奋,几乎一上飞机没多久她就开始打瞌睡了。

  “放心,”卫星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他妈妈语气笃定的声音。“我带她回来之后就告诉她你结婚了,她马上要冲回去找你,我警告她说,如果她敢去打扰你,我一定会生气,她一气之下,就和朋友跑去落矶山脉攀岩,这一去至少会有一、两个月不会回来了。”

  “谢谢妈妈。”翟仕禹感激地说。“不过,这回为什么要改在洛杉矶团聚?”

  “因为你老婆呀!我考虑到她一定不太习惯下雪这么冷的天气,而且她又怀孕了不是吗?所以,我才特地改到洛杉矶来,因为这里比较温暖嘛!怎么,有什么意见吗?”

  “哪敢呀!妈妈,不过……”他在夏婵娇靥上啄了一下。“小婵有点失望,她想看看雪的说。”

  “这样啊!那明年元旦还是在华盛顿聚会吧!”

  “那就太好了。”他把脑袋往后靠。“大家都到齐了吗?”

  “到了,到了,就等你们两个了。”

  “好,那我到机场前半个钟头会再和你们联络,看他们谁要来接我们。”

  “可以,那就等你们罗!”

  来的是翟仕禹的三哥卡德修!

  夏婵很惊讶,因为卡德修是个非常耀眼的银发蓝眼的白人,跟她想像中的非洲人完全两样,豪迈爽朗的性情更不像翟仕禹所形容的爱哭鬼。再见到卡德修的妻子,她就更惊讶了,因为左兰的皮肤在非洲艳阳的曝晒下显得相当黝黑,比卡德修更像非洲人,虽然左兰完全没有黑人血统。

  紧跟着再瞧见卡德修和左兰的孩子,夏婵简直是傻了眼,黑人、白人和黄种人,好像民族大融合似的,最最夸张的是他们竟然是三胞胎!

  “卡德修的父亲是南非白人,母亲是非洲某部落的公主,左兰的爸爸是台湾人,妈妈是南非白人。”见她惊讶得合不拢嘴,翟仕禹俏悄向她解释。“而柯伦是德国和瑞典的混血儿,妮娃是尼泊尔和中国人的混血儿;至于二哥亚墨则是西班牙和澳洲的混血儿,他老婆是中日混血儿。”

  夏婵听得张口结舌。

  “波朗特是世界性家族。”翟仕禹又补充道。“事实上,我也是混血儿,我的亲生母亲是加拿大人,是我父亲到加拿大留学时认识的。”

  “-?!”夏婵顿时错愕地瞪大了双眼。“你也是混血儿?!”

  “没错,看不出来,对吧?”翟仕禹满脸得意之色。“所以,我们的孩子若是出现金发或蓝眼,你可千万别太吃惊哟!”

  “难怪你的五官比一般中国人深邃得多,但是……真的没想到呀……”夏婵喃喃道,然后呆了半天,再突然说:“那我也是混血儿。”

  “咦?”

  夏婵的表情非常严肃。“我是浙江和广东的混血儿。”

  翟仕禹怔了怔,继而失笑。“是是是,你也是混血儿,行了吧?”

  然而,一见到翟仕禹的养母,夏婵更是惊愕不已。“那……那又是谁?”

  “我妈妈呀!”

  “你妈妈?!”夏婵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现她的惊讶:“可是……可是……可是她究竟几岁了?”

  “即将迈入堂堂六十大关罗!”

  “骗人!”夏婵再也忍不住尖叫。“她看起来最多三十多岁而已呀!”

  自华宅里迎出来的女人闻言,不禁笑得花枝乱颠、娇媚至极,但见她精致亮眼的五官妩媚动人、风情万种,虽然只是淡施脂粉,却完全看不出半丝皱纹,而且胸部坚挺,臀部结实,丰满浑圆的身躯依然散发出无尽诱人的气息。

  打死夏婵也无法相信翟仕禹的养母玛丽乔已经是花甲年岁了!

  “小婵是吧?”玛丽乔一近前来,便亲热地抱住夏婵左亲右吻。“我喜欢你。”

  她的中文腔调很奇怪,但至少夏婵都听得懂,不习惯的是要面对一个年轻得像大姊姊的婆婆,还有她热情的招呼。

  注意到夏婵不知所措的神情,翟仕禹忙道:“妈妈,慢慢来啦!小婵不习惯的啦!”

  “是是是,”玛丽乔调侃地瞄了小儿子一眼。“她只习惯让你抱她亲她,特别是在床上,对吧?”

  夏婵小脸蛋瞬间通红,翟仕禹白眼直翻。

  “妈妈!”

  “好好好,不说了,我们先进去吧!”玛丽乔关心地看看夏婵的肚子。“小婵一定累了,先让她休息休息再说。”

  这是夏婵所经历过有生以来最热闹,也是最天翻地覆的年,玛丽乔领养的四个孩子都很孝顺,一结婚后就拚命生孩子让养母开心,柯伦夫和亚墨各两个孩子,卡德修的三胞眙,还有翟仕禹未来的宝宝,另外他们还各自领养了两、三个孩子,嚣张的幼儿哭叫笑闹声充塞了整个屋子。

  特别是那几个已经会自己走路的孩子,只会乱跑到处捣蛋,但玛丽乔似乎就喜欢他们这个样,整天就看她心满意足地一个孩子抱过一个孩子,再喜孜孜地摸摸夏婵隆起的小腹。

  “我很快乐!”她叹息似地说。“真的很快乐!”

  四个儿子因为她这句话也跟着快乐地笑了,玛丽乔用所有的爱心来抚养他们这四个与她没有一丝半毫血缘关系的孩子长大,所以,他们最大的期望就是回报养母对他们的恩与爱。

  “我想……”夏婵悄悄地对翟仕禹说。“多生几个孩子也不错吧!”她自动推翻了自己原先只想生两个孩子的说法。

  翟仕禹瞬即感动地拥紧了她。“谢谢。”

  “而且……”她沉吟着。“我想,我们应该也可以跟他们一样领养几个孩子吧!”

  翟仕禹不禁叹息了。“我爱你,小婵。”在她耳边,他情不自禁地悄然呢喃。这是他头一回以言语道出他对她的情意。

  夏婵心头一震,旋即狂喜又激动得泪水溢眶而出。“我……我也爱你。”她哽咽地说。虽然他早已清楚地说明白他并不是因为情欲而娶她,但少了这三个字总觉得有所缺憾……

  翟仕禹俯首吻去她的泪水。“真好,不是吗?”

  不惊动任何人,他们依偎着离开那一群混乱,还是被玛丽乔瞥见了,她微微一笑。

  “我想,蓝斯那小子是真的很喜欢他的老婆吧?”

  “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了,妈妈。”一旁的左兰温柔低语。“而的小妻子也同样爱他。”

  玛丽乔满意地颔首。“这样就够了。”随又蹙眉,“可是茱迪那丫头,是我宠坏了她了吗?我怎么觉得她越来越令人受不了了!”

  “不是的,妈妈,”左兰接手抱过来婴儿,让玛丽乔稍微休息一下。“您也同样宠爱他们四个呀!但他们四个都长成好男人了,不是吗?我想是茱迪本身的问题吧!我听卡德修说,当她十岁母亲去世时,已经是个蛮横跋扈的小丫头了,依我个人想法,我认为是她母亲的问题,或者她本身的个性也有关系吧!”

  “那倒是,”玛丽乔喃喃道。“她的个性很像她母亲,骄纵不讲理又好强,我真担心她的未来呀!”

  “妈妈,中国人有句俗话: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不需要再操心了,让她自己去寻找属于她自己的未来吧!就像蓝斯,你替他担心那么多,不也都是多余的吗?”

  “说的也是,”玛丽乔点头赞同,同时又抢回婴儿。“那我就好好享受做祖母的乐趣吧!”

  于是,周围的混乱持续着,不久,几对年轻人都先后失踪了,只剩下玛丽乔和四位保母以及六个仆人在应付那十几个孩子,但是玛丽乔一点儿也不在意,不能生育的她能有儿孙绕膝的这一刻,就是她最大的满足了。

  ※※※

  比佛利山庄的每一幢华宅虽然大小不一,形状不同,但千篇一律都是包围在绿色森林中,林中还散落着一些木屋、凉亭之类的小建筑,渴望独处的人们都会避开人群躲到那儿去享受一下孤独的滋味。

  此刻,下午两点多,正是小鬼们睡午觉的时候,翟仕禹自林中匆匆而出,进屋内拉出夏婵之后又急急跑回林中去。

  “干嘛啦!人家正在和妈妈聊天的说。

  “嘘──”

  见他神秘兮兮地要她噤声,她也只好狐疑地闭紧了嘴巴,未几,当他们开始听到咒骂声时,两人开始蹑手蹑足地前进,片刻后,翟仕禹拉着夏婵避在一株高大的铁树后,然后指着前方的欧式凉亭顽皮地拚命挤眼。

  其实,根本不需要他示意,夏婵早就看到了,她早就看到是谁发出那么激烈的咒骂声了,是亚墨的老婆黛敏,众所周知脾气火爆的黛敏又在喷岩浆了。

  而翟仕禹的二哥,那位银发蓝眸的冷静男人亚墨却始终无动于衷地翻阅他的报纸,尽管黛敏又跳脚又踢椅子,甚至还捶他、打他,他依然若无其事地再换另一张报纸来看,又聋又哑的好似全然没察觉到暴烈的妻子正在发飙。

  直到黛敏失去理智地大吼“离婚!我要离婚!”,亚墨才有如窥伺猎物多时的猎豹一般,一手扔开报纸,一手宛如闪电般将妻子攫入怀中,并又重又狠地吻下去,虽然黛敏拚命挣扎抵抗,但怎争得过高大健壮的亚墨。

  片刻后,当黛敏停止反抗,并反搂住亚墨的脖子更热情、更激烈地反吻回去,甚至急切地拉下亚墨的裤裆拉链,并把手伸进去时,翟仕禹才拉着夏婵悄悄离开,留下他们那一对欢喜冤家去品尝争吵后和好的乐趣。

  “黛敏一天至少要喊上两次离婚,可是大家从来不当一回事,因为每个人都嘛知道她不是真的想离婚,她爱死亚墨了!”翟仕禹笑道。“我保证如果亚墨反过来说要离婚,她肯定会立刻亲手杀了亚墨再自杀。”

  他们原本想绕到花房去,没想到花房里早已有人了,是柯伦夫和妮娃,一个蹲在地上捡拾碎了一地的花盆,一个傻呼呼地噙着泪水泫然欲泣。

  翟仕禹和夏婵相对一笑。

  阿伦夫又在收拾妮娃闯的祸了。

  到了他们要回台湾的前两天,翟仕禹再次拉着莫名其妙的夏婵跑到离宅邸后有一段距离的小屋外偷偷窥向屋内,只见烈火熊熊的壁炉前,左兰温柔地抱着卡德修的脑袋呢喃安慰着,而坐在床铺上的卡德修则靠在左兰胸前哭得唏哩哗啦的好不悲惨。

  “你知道怎么了吗?”翟仕禹耳语问。

  “不知道。”看他哭得那般伤心欲绝,到底是死了爷爷,还是奶奶?

  翟仕禹低咳一声,“那个……卡德修他……”又咳了一声。“他不小心踩死了一只小青蛙。”

  夏婵愣了一下,旋即惊叫:“-?!”

  翟仕禹慌忙捂住她的嘴巴,同时拉着她迅速离开,直到快抵达大宅后,两人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然后无语对视半晌。

  夏婵眨了眨眼。“小青蛙?”

  翟仕禹点点头。“很小,差不多只有你的手掌三分之一大小。”

  夏婵又眨了眨眼,“哦!”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身漫步回大宅,翟仕禹则走在她身边默默等待着。片刻后,她才突然轰然爆笑出来。“天哪!小青蛙。”

  这一家人真的好可爱喔!

  翟仕禹也跟着大笑。

  这个小女孩依然慢人一步!

  ※※※

  回台湾的客机上,夏婵眷恋不舍地趴在机窗上疑疑凝望着洛杉矶机场大楼。

  “老公。”

  “嗯?”

  “大家会常常这样团聚在一起吗?”

  “如果你希望的话。”

  闻言,夏婵猛然转过身来攫住翟仕禹的手臂,“希望!希望!”她迫不及待地大喊着,彷佛最好是明天就能再来一次似的。“最好一个月一次!”

  翟仕禹笑了。“一个月一次是不太可能的,不过,每一季一次的话倒是可以。”

  夏婵有点失望,但还是拚命点头。“好,一季就一季!”

  翟仕禹立刻拿来卫星电话按下号码,然后递给夏婵。“那你自己跟妈妈说吧!”

  毫不犹豫地,夏婵马上抢过去。“哈罗!妈妈吗?我是小婵啦!我是想问一下,我能不能再到你那儿玩?我是说不要等到元旦,譬如说我放春假那时候……”-?春假?

  翟仕禹愣住了。

  可是……那不是下个月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