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答应你亦舒偷人古灵迷恋1金贤正喂,有种 ONE ON ONE 3(试阅)黄珍(易拉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恶邻送上门 > 第一章

  午后三点,窗明几凈的咖啡厅内,冬日的阳光斜照入屋,气温适宜舒服,让人感到暖和舒畅。

  适逢周末假日,咖啡厅内已经坐了八成满,大家悠闲的享受着冬日难得的好天气。

  有三、五好友轻声聊天,有人独坐看书,有情侣相偎相依,有亲子和乐的温馨,也有一种非常白目的人──

  音乐柔美、气氛欢乐,在这么有格调的咖啡厅内,此时空气中除了浓浓的咖啡香外,还夹杂着淡淡刺鼻的香烟味。

  宋子晴从书本中抬头,皱了皱眉头,寻找着烟味的来源,这明明是禁烟的场合,墙上还高挂着禁烟的标帜,有人不识字吗?

  对于不会抽烟的人来说,一点点的烟味就会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尤其是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让原本喝咖啡、看小说的美好心情,全都被破坏殆尽。

  宋子晴坐在角落边,寻找到了斜对角在线的那一桌,明明穿着打扮是白领阶级,长得还人模人样,可是却做出如此可恶的行为。

  眼见没人出面,在忍无可忍之下,宋子晴站起来,走到柜枱,客气地对着服务生说:「你好,可以麻烦你去请那桌的客人不要抽烟吗?」

  服务生一脸的为难。「不好意思,我不好去打扰客人用餐。」

  「你们店里标示着禁止抽烟,你不好意思去打扰那位客人用餐,难道就要损害我们其它客人用餐的权益吗?」宋子晴说得义正辞严。

  「我去试看看,但是客人若执意要抽烟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服务生只好勉为其难地往抽烟客人的方向走去。

  宋子晴坐回位子,专注地看着斜对角的动静──只见那位客人摇摇头,没把服务生的话听进去,还是继续吞云吐雾,服务生只好无奈地转回柜枱。

  明知不要多管闲事,可是体内的正义感已在发酵,她只好再度站起来,坚定地朝那桌走去,站到桌边,先看了没有抽烟的男人一眼,然后盯着那位手里还夹着烟的男人。

  两个正在闲聊的男人,一看到有女人接近,谈笑间,以为女人是要来搭讪的,毕竟两名西装笔挺的大帅哥坐在这里,自以为会引起骚动。

  眼前的女人有着一双水汪汪明亮的大眼,一头长发绑成马尾,穿着高领白色毛衣和牛仔裤,虽然称不上是令人眼睛一亮的美女,但是标准的瓜子脸下,还是有那么几分清秀的气质。

  「小姐,有事吗?」手里夹着烟的男人,眼神上下打量着,他的口音不似台北人,有着浓浓的卷舌音。

  「先生,这里禁止抽烟!」宋子晴比了比墙上禁烟的标帜。「请您不要在密闭空间里抽烟。」话说得很有气势,但是过于单薄的音量却没办法加深她的气势。

  抽烟的男人下巴微抬,一脸的调侃样。「小姐,在我的家乡,我爱抽就抽,没人管得着!」

  眼看抽烟男人不肯熄烟,宋子晴只好加重音量。「这里是台北,这里有烟害防治法,不能抽烟就是不能抽烟。」

  「花钱的就是大爷,你是谁?管得着吗?」抽烟的男人口气变得不善。

  咖啡厅内的客人都赞赏着她的勇气,终于有人看不惯抽烟男人的行为,也厉言出声了──

  「这里是不能抽烟的,你是要害大家抽二手烟吗?」

  「要抽不会坐到户外去呀!」

  「是呀!再抽就报警好了,让警察来开罚单。」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抽烟的男人一脸怒气,却又不敢真的发脾气;另一个男人在看了许久的戏后,终于站起来。

  男人穿着一身铁灰色的西装,合身的剪裁看得出来价值不凡,他的身材颀长、五官俊朗,眉梢、眼尾净是帅气的风情。

  「何先生,不好意思,既然这里禁烟,我们就顺从大家的意思,到户外的咖啡座聊天。」

  抽烟的男人这才悻悻然地站起来,一脸不大情愿地往大门外走去。

  未抽烟的男人对着宋子晴微点了头,同时噙着笑意,而那是会让老女人失神、小女人心慌,一个骗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同时男人那深幽的眼神对着宋子晴发射出十万伏特的电力,电得在场的客人各个心头一震,就只有宋子晴嗤之以鼻、稳若泰山。

  然后他优雅的旋身走出咖啡厅,宋子晴这才又坐回座位。

  难得一个悠闲的周末下午,却被坏了兴致,她在懊恼下,只能再度投入她最喜欢的小说世界中。

  ***

  这是一处小型的社区,社区内有两栋十层楼高的大厦,大厦采回字型建筑,天井在中间,四边各有四个住户。

  虽然社区的屋龄已经有三十年了,但地段位于东区,住户又单纯、环境也很清幽,更有全天二十四小时的保全警卫,算得上是附近知名的优质社区。

  但是在一大早的周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电钻声、敲打声,声声刺耳,刺得躺在床上的宋子晴细眉皱得死紧,隔壁非得一大早就这么敲敲打打吗?

  之前就听大姊抱怨过──连续一个星期,工人每天准时八点开工,吵得习惯当夜猫子的大姊无法安稳睡到自然醒,于是只好包袱款款,在前晚离家,出走到男友那里躲避噪音。

  宋子晴则是每天早上七点半就出门上班,所以没被装潢的噪音给干扰到;昨晚她贪看小说看到凌晨五点才睡,没想到好梦正甜,就被一声声吱吱吱的尖锐声给吵醒。

  按照管委会的规定,居家工程装潢是不可以在周末假日施工的,以免干扰到住户的休闲品质。

  她忍无可忍,从床上跳起来,顶着惺忪睡眼,虽然有告诉自己不该多管闲事,但她还是穿上宽大的毛衣和牛仔裤,没有洗脸、刷牙,更没有梳头整理,就直接走出家门。

  阳台对面住的是一对老夫妻,斜对角住的是一对夫妻和三个小孩,左手边的房子才刚卖出去没多久。

  宋子晴直接往施工的住户走去,大门半掩,里头持续传出咚咚咚的敲打声。

  她推开大门,地板上已经铺上一层防刮伤的厚地毯,上头散放着工具和线材,她小心地跳过一卷黑色电缆线。「请问……」

  她的声音让两个原本蹲在地上,背对着她的工人停下了铁锤和钉子。

  工人甲站起来。「有事吗?」

  「请问你们知不知道星期六日是不能施工的?」她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不具任何威胁性。

  「知道,不过只剩下一点工程,牵好电线就可以了。」工人甲嘴里叼着烟,没把她的话听进耳里。

  「今天是放假日,大家都还在睡觉,能否请你们停工,不要吵到住户的安宁!」她很客气的在讲道理,但乖乖女的长相让工人们根本不把她的话给听进去。

  「对不起,工程有些落后,我们不得不赶工,因为屋主要赶在农历年前搬进来。」工人乙也站起来,嘴里虽然说着对不起,可表情完全没有抱歉的样子。

  「工程落后是你们的事,你们不能吵到大家的睡眠时间,这是我们住户应有的权益,也是你们施工单位应该遵守的!」她的客气转变为义正辞严,但声音还是不大,可是小脸已经变得很凝重。

  「都已经九点多了,还睡什么觉?」工人甲的脸色很难看。

  「星期六日你们就是不能施工,否则……」

  这时从房内走出一个男人,打断了宋子晴说到一半的话。男人一看到她,内双的大眼炯炯发亮,唇角更是扬起迷人的弧度。

  「谢先生,这位小姐说我们吵到她了。」工人乙报告着,嘴里满是血红的槟榔。

  「是我们不对,别吵到住户,麻烦你们先做些不会发出声响的工程。」男人一身休闲式的咖啡色衬衫,衬衫没有塞进卡其色的休闲长裤里,却不显得邋遢或是不修边幅,反而衬托出他挺拔颀长的身材,率性中有股从容不迫的优雅。

  宋子晴看了男人一眼,这男人很面熟,不过她不愿费心去想,更没被大帅哥的笑脸给迷昏头。「谢谢你善意的响应,希望你能暂时停工,否则我会去请管委会的人来处理。」

  男人笑了,这女人看起来柔柔顺顺的,讲起话来也是温温和和的,没想到却这么地勇敢?

  在这个社会上,多管闲事的人种就跟濒临绝种的北极熊一样,都需要好好的照顾。

  上星期在咖啡厅内虽然是匆匆一瞥,而这女人长得也没多出色,但他对她的印象却是极为深刻。

  男人咧嘴直笑,长腿跨出,来到她的面前,看着她小脸上被吵醒的不满情绪,还有那头未加整理的秀发,看样子果真是被吵醒的,难怪火气这么大。「不好意思吵到你,因为我们只剩差不多一天的工程,所以才会急着赶完。」

  宋子晴看见他那种自以为牙齿白的笑法,终于想起那天在街角咖啡厅里的男人,虽然当时他并没有抽烟,却是纵容他的朋友抽烟,也算是个共犯。

  所以她的脸上可没什么温度──对于这种没公德心的人,她完全不想给好脸色看。

  「请你们下个星期一再动工,还给社区一个安静的假期。」她小巧的下巴微扬,警告的口气十足。

  「小姐,你的胆子还真大,万一我是个恶邻居,你这样冲进来,不怕吃亏吗?」男人的音调不疾不徐,圆融中带着轻快;但听在宋子晴的耳里,却觉得是嬉皮笑脸下的不正经。

  「恶人自有恶法治,如果你是恶邻居,我是不会对你客气的,当然啦~~希望你是文明人,大家能和睦相处。」她没打算跟他啰唆,脚步一迈,转身打算离开,却没注意到脚下的电缆线,在差点被绊倒时,她的手臂及时被一只大掌给抓住。

  她连忙止住脚步,这一摔下去,恐怕双手、双脚都会被地上的钉子给钉成蜂窝。

  「小心!」

  「谢谢。」她喘着气,在道谢的同时,连忙挣脱他的手。

  看她站稳,男人才放开自己的手。「小姐,你别生气,你住几楼?还是就住在隔壁?」

  「我住隔壁!」他热情的声音让宋子晴不仅头皮发麻,还起了鸡皮疙瘩,她快步离开男人的家,头也不回的冲回自己的家。

  「小姐,改天我请你吃饭,就当是对你的赔罪,你一定要赏光呀!」

  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下她的睡意全消,就算想睡回笼觉也无法再睡,好好一个周末假期,又被同一个男人给打坏了心情!

  ***

  「子晴呀!」刚进门的宋子云兴奋地喊着妹妹,一张精致彩妆的小脸上充满着神秘兮兮。

  宋子晴窝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她最爱看的卡通影片,那只绿色的小青蛙超级爆笑,是她一天工作下来,放松心情的最佳调剂品。

  她看了大姊一眼。「你又煞到哪个男人了?」

  每当大姊的眼神出现许多梦幻的泡泡,她连问都不用问,就知道大姊又跌进了美好的爱情世界中。

  宋子云的笑意不曾停过,挥动着十指上擦得亮红的蔻丹。「你知道我们隔壁搬来了一个帅哥吗?」

  「有吗?」宋子晴心不在焉,全神贯注在小青蛙上,看着小青蛙那夸张的眼泪,她也跟着笑出来。

  宋子云坐到妹妹身边,眉梢、眼尾净是艳丽的风情。「不要看了,这只丑青蛙哪比得上大帅哥呀!你听我说嘛~~」想分享心情无奈有人不听,这就像是在冷天被活生生泼了一大桶冰水似的。

  「你说呀!我有在听。」宋子晴的眼睛还是离不开电视。

  「厚~~我有时真怀疑我们是同父、同母生的吗?」宋子云气呼呼的抱怨。

  「我也很怀疑,我应该是抱错的。」否则他们全家人都是热呼呼的,就只有她的个性冷冰冰。

  宋子晴只好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若不好好听大姊分享心情,她今晚是甭想安静了,长痛不如短痛,看来她只能等深夜看回放了。

  宋子云把握机会赶紧说:「刚刚我搭电梯时,遇到一个大帅哥,我心里想着不知他是哪家的朋友,结果那男人先按了七楼,害我的心里怦怦跳,怎么会这么刚好?!于是一问之下,才知道他是隔壁新搬来的,他还对我猛笑,实在是太帅了。」

  「人家那是客气、礼貌性的微笑。」宋子晴忍不住泼了大姊一桶冷水。

  「才不是,你就不知道他笑起来有多好看,好像有种少年的天真无邪,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宋子云夸张地说着,双手捧在心口。「他长得真的好帅,眼是眼、鼻是鼻,身高至少有一百八,配我这么娇小可人的女人刚刚好,真的好让人流口水喔!」

  「有哪个人眼不是眼、鼻不是鼻的?」宋子晴说得很没好气。

  「宋子晴,我就是不会形容嘛!你一定要这样酸我吗?」每次宋子云的好心情都会被妹妹活生生的给破坏掉,不过她不在乎,反正妹妹就是这种死人样,她早就习惯了。

  「宋子云,你已经二十八岁,不是才十八岁,不要每次男人随便一笑,你就被迷得团团转。」宋子晴忍不住谆谆告诫,不用大姊介绍,她已经猜出是哪个男人,更知道那是个多么没品的男人。

  「宋子晴,你才二十六岁,又不是已经三十六岁!人生嘛!就是要及时行乐,你不要把男人都拒于千里之外。」宋子云也忍不住翻了白眼。

  两姊妹最大的不同是──宋子云没有恋爱、没有男人是过不了日子的;而宋子晴是不想要恋爱、不想要男人,尤其是那种把花心当风流,自以为是大众情人的男人,一看就很惹宋子晴的讨厌。

  「好,回归现实,就算隔壁的男人长得超级无敌帅,但是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宋子晴喝了一口茶,实在无法苟同大姊的爱情观。

  「当备胎不行吗?女人嘛!永远不要堵死自己的机会,永远要把自己的行情保持在涨停板,谁能保证下一个男人是不是更好!」虽然老是被泼冷水,但一谈到爱情,宋子云还是能说出一大套理论,就只差没去出书了。

  宋子晴瞥了大姊一眼,然后从宋子云的皮包里翻出手机。

  「你干什么?」宋子云紧张了。

  「打电话给你的男朋友,说你想要找个备胎。」宋子晴的话说得淡淡的,像是无关紧要,可是按着手机的手已经找到宋子云男友的电话号码。

  宋子云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臭子晴,每次都这样,我又没说我要跟那个男人怎样,我只是好康的报给你知,你都不懂感激。」

  宋子晴完全不相信大姊的话,她们姊妹认识二十几年了,她当然知道大姊是属于「外貌协会」──看到帅哥就立刻化身为花蝴蝶。

  「哦?你没有要跟那个男人怎样,那请问你没问到电话、没问到姓名吗?」宋子晴反问。

  「当然有问到呀!就敦亲睦邻嘛!我们见面总不能喊喂吧?再说我也是想给你制造机会,帮你多留意好男人。」宋子云说得头头是道。

  「我不喜欢没有公德心的男人,那男人已经被我打入黑五类了。」

  宋子云睁大眼,惊讶的问:「我都还没说是谁,你就已经认识他了喔?」

  宋子晴想起那张咧着嘴直笑的俊脸,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还是她的小青蛙比较帅。

  「子晴,说嘛!你是怎么跟隔壁大帅哥认识的?」宋子云纠缠着。

  宋子晴不说就是不说,她可不想再次破坏周末的好心情。

  看妹妹不说话,宋子云只好继续说:「你呀!老是看那些言情小说,我真搞不懂你是在想什么,看小说就能饱吗?小说的男主角会跑出来抱你吗?你以为满街都是总裁吗?别再被那些小说的爱情观给骗了,你要实际去谈恋爱,才能感受到爱情的美妙。」

  「我宁愿看小说过过干瘾,就是不想真正去谈恋爱!看小说能调节我上班的压力、放松我的心情,谈恋爱只会让我失去自我,完全被男人主宰生活,我才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谈恋爱上,到时候不仅伤心,还要伤身!」

  对于这个问题,两姊妹不知已争论过几次,早已陷入无限的回圈,却还是三不五时就拿出来争辩。

  所以姊妹俩各持己见,没有谁对、谁错,答案终究还是无解。

  ***

  对于宋子晴来说,人生最大的享受就是在寒流来袭时能泡个暖烘烘的热水澡,尤其是在热水中加入有硫磺味的温泉包,这会让她全身放松,心情特别舒畅。

  洗完澡后,她来到后阳台,趁着全身还热呼呼的,她一边在水槽里搓洗着自己的内衣裤,嘴里还哼着不成调的歌曲。

  突然一阵烟味随着微风飘进她的鼻子里,她猛一抬头,寻找着烟味的来源,却不期然对上一双黑亮如星辰的大眼。

  这种回字型大楼的左、右两户,也可以说是前、后两户的后阳台是面对面的,中间只隔了个三米宽的天井。

  她差点忘了,这个男人据说在过年前就搬进来了;现在已经过完年,她看着泡在水槽里的小裤裤及胸罩,双手下意识往下压了压。

  男人似乎很乐,因为她听见男人的笑声。「宋小姐,这么晚在洗衣服呀?」

  她的眼皮抽了抽,假装没听见他的话,不料男人以为她没听见,说话的嗓音更大了。「宋小姐,这么晚还在洗衣服呀?」

  夜深人静的十一点,只要有一丁点的声音就会传得极远,再让这男人吼下去,不但会吵到屋内的大姊,还会吵醒左、右邻居。「是的。」她礼貌性地看了男人一眼,发现男人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烟。

  虽然有铁窗相隔,相信他的视力也好不到可以看穿她在洗什么,但她就是有种被人看穿的难堪感。

  「你歌唱得很好听。」男人继续说着,看来有着浓厚的聊天兴趣。

  「谢谢。」回以简短的两个字,她希望男人能就此打住。

  男人家的后阳台没有安装铁窗,因此他的双手随意搁放在阳台的矮墙上,一双大眼毫不避讳地直盯着她看。

  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猛盯着看,她感到十分不自在,这要她怎么继续洗内衣裤呢?

  她扭开水龙头,将手上的泡泡冲洗干净,端起脸盆,打算拿回浴室去洗──以后她绝对不会在阳台上晒内衣裤,以免对方是个变态,那就不好了。

  「宋小姐!」

  偏偏男人不如她的意,硬生生喊住她的脚步,奇怪?难道他看不懂她冷淡的表情吗?

  「有什么事?」清冷的嗓音中挟带着不耐烦,要不是怕喊来大姊,她绝对不会跟这个男人啰唆的。

  「你好像很讨厌我?」男人笑问,他在心中暗忖,他到底是哪里得罪她了?

  只因为那个不算朋友的朋友在咖啡厅里抽烟?还是因为他吵了她的睡眠?他都说要请她吃饭赔罪了呀!不过她从没答应过──

  他曾按了她家两次电铃,她一发现是他,就让他狠狠吃了闭门羹,让他话都还没说出口,就惨遭无言的拒绝。

  「我又不认识你,哪里说得上讨厌,很晚了,再见。」不打算给他再多嘴的机会,她想快步闪进屋内时……

  「宋小姐!」

  她的眉头皱了皱,只好使出最后的撒手锏。「抽烟对身体不好,尤其是让别人抽二手烟,是很恶劣的行为!」

  男人立刻听话地在一旁置物架上的烟灰缸里捏熄了烟。「你人真好,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健康,我以后会尽量少抽烟,不会让你担心的。」

  宋子晴额上的青筋暴跳,她几乎不曾遇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本想借机骂他,反而被他吃了豆腐。

  大部分的男人一碰到像她这种清冷的态度,都不会自讨没趣,反正她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美女,用不着来看她的脸色。

  可这个男人却还能嬉皮笑脸的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害她一时词穷。

  「晚安。」她只能闷闷地丢下这句话,快步闪进屋内,还将后阳台门紧紧锁好。

  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家后阳台装了铁窗,否则她真怀疑他半夜会横跨过那三米宽的天井,然后硬闯她家。

  一个美好的夜晚又因为那个痞子男,而打坏了她的好心情!

  其实这男人也没对她怎样,她好像有些小题大作,但是看到男人那不正经的痞样,再加上他没公德心,她的心里就如同有九把火在烧,对他就是没有任何好感。

  此时她很确定听到了那飘扬在空中的男人笑声,那笑声从低低的浅笑,然后愈笑愈大声,最后变无法克制的大笑。

  这男人难道是在耻笑她的落荒而逃吗?还是在耻笑她的愚蠢?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