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迷路馆杀人绫辻行人红磨坊梁晓声香罗带高庸中国,少了一味药慕容雪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恩人太寡情 > 第三章

  第一回见面的时候,她是脏兮兮像个小要饭的落魄少年;第二回当他们再见面,她却摇身一变成为「女儿红」的大当家。尽管这两个身分天差地远,应该都不太讨人喜欢吧?

  上官颐无声地叹口气,秀眉微蹙。

  如果不曾发生这么多事,她还是萧户部侍郎的掌上明珠,或许她在冷公子面前就可以更坦荡一些,而不像现在这么不堪。

  「颐姑娘?你有心事?」海叔眼尖地注意到她微黯的脸色,关心地询问。

  「没什么,海叔别替我担心。」上官颐连忙摇摇头,朝他灿烂一笑。

  「是跟冷公子有关吗?」

  「不是,海叔别瞎猜,」上宫颐急急转移话题,「海叔,赵员外有派人吩咐多准备一桌酒菜,你帮我去厨房看看好了没有。」

  「好,」海叔点点头,原本踏出去的脚步忽地又缩回来。「颐姑娘,是霍子棠。」海叔在她耳边轻声提醒。

  闻言,上官颐直觉往门外头瞧去,眸底闪过厌恶之色。

  最讨厌的人上门了。

  放眼全北京城,有谁不知道户部尚书江喜福的势力正盛?连底下的走狗们也跟著趾高气扬起来,霍子棠就是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正应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句话。

  身为江府的总管,大大小小的事都得经过他的手,想见到江喜福,就必须巴结他这名霍总管,靠著江府的名声,作威作福四个字已经不能形容他的德行;而他明明是杀父仇人的走狗,她偏偏不得不笑脸相迎,这点更是她心里的最恨。

  「霍总管,您最近人红事忙,似乎很久没看到您了。」深吸一口气,上官颐还是努力挤出最甜美的笑容上前招呼。

  没办法,来者是客,「女儿红」既然是开门做生意,总没有端出一张脸给人家看的道理。

  霍子棠眸光一闪,目光诡谲地瞧向上官颐,脸上的笑容教人极不舒服。

  「怎么?颐大姑娘想我了?」他伸手就要握住她的腕。

  早明白他会有什么动作,上官颐灵活的转了个圈,绕到他的另一边说话,正好避开他的禄山之爪。

  「霍总管真爱说笑,真正想您的不是我,而是夏香。」上官颐还是笑脸吟吟,脸上浓厚的粉妆掩饰住她的真正情绪。「霍总管里面请,我留了最好的位子给您。」

  回头吩咐二宝带姑娘进花厅,上官颐故作镇定地在前方领路,就算不回头,她也能敏锐地感觉出霍子棠盯在她身上的目光。

  教人浑身不舒服。

  「霍爷,那名刺客有消息了吗?」冷不防,和霍于棠一块儿来的男子出声问道。

  「没有,江大人快气疯了。」冷冷的回答,霍子棠脸色陡沉。

  听见他们的对话,上官颐心儿猛然一震,耳朵不自觉地竖了起来。

  「我那一剑伤他很重,谅他再跑也跑不了多远,」霍子棠阴冷的眸光落在上官颐背心。「人一定还在城里。」

  「既然如此,就算翻遍整座城也要把人抓出来。」

  「这是当然。」霍子棠薄唇泛起冰冷的笑,「我不会放过他的。」

  「霍爷知道是谁想……」男子语气顿了顿,偷偷觑了上官颐一眼才压低音量。

  「暗杀江大人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妨碍我升官发财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猛地,霍子棠冷不防从身後一把抓住上官颐的小手,他的手冰冰滑滑的,像蛇的触感一样,冰冷的温度直窜入她掌心里。「你说对吗?颐姑娘?」

  他轻声问。

  「嗯?」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重重骇她一跳,上官颐脸色微白,被他诡谲阴森的眸光瞧得背心泛凉。「霍总管,您吓到我了。」

  半撒娇的语气,上官颐掩饰住自己的心慌。

  他看出来了吗?还是他本来就知道她窝藏了人,故意来这里试探她的?

  「哦?我还以为颐姑娘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可能被这点小事给吓著。」似乎不是很相信,霍子棠薄唇勾起冷弧。

  「霍总管,我天生胆子小,是不禁吓的。」微微敛下羽睫,上官颐避开他的注视,一颗心跳得惶急。

  「颐姑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方才说的话对吗?」霍子棠顿了下,话题又绕回原点。

  「霍总管方才有说什么吗?我怎么都没有听见?」送他一朵粲笑,上官颐存心装傻。

  霍子棠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狭长的眼眸仿佛要看进她的内心深处,最後,他忽然轻声笑开。

  「不傀是红遍城里的颐大姑娘,该听的都听得见,不该听的,什么也没听到。」他意有所指地道。

  「霍总管,芙蓉厅到了,您里面请吧!」还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上官颐镇定的请他进入花厅,平静的外表下紧缩的心脏就快爆裂开来。

  「其实我一直在想,到底如何做才能一亲颐姑娘芳泽?」霍总管丝滑的嗓音如影随形,教人不禁寒毛竖立。

  「霍总管这样说就要伤夏香的心了,您别忘了,您曾承诺只喜欢她一个,」眼看二宝终於带著姑娘们过来,上官颐这才松口气,连忙将进花厅的夏香往霍子棠的怀里送。「夏香,霍总管来看你了,你可要好好招呼人家。」

  「夏香明白。」夏香聪慧地点点头,立刻明白她的意思。

  朝夏香使了使眼色,上官颐头也不回地走出芙蓉厅,因为再不走,她怕再也没机会走了。

  霍子棠没吭声,只是伸手拥住投怀送抱的夏香,阴柔的眸光却瞬也不瞬地紧紧盯住上官颐匆匆离开的背影。

  「颐姑娘,你还好吗?他有没有冒犯你?」见她终於走出来,海叔立刻担忧地上前询问。

  「没什么事,海叔别担心。」摇摇头,上官颐面色凝重。

  小手被吃了豆腐,用力洗一洗就好了,但是……

  上官颐眸光不自觉地瞥向璇玑阁的方向,秀眉紧紧蹙了起来。

  霍子棠口里所说的刺客分明就是冷公子,万万是不会错的,看来事情比她想像中还要麻烦。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咦?冷公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拢了拢貂毛大氅,上官颐眼尖地瞧见後院里熟悉的顽长身影,她缓步走了过来,在雪地里留下浅浅的鞋印。

  细雪刚停,天空泛起鱼肚白,呼出来的热气白蒙蒙的。

  「上官姑娘。」冷惑心朝她淡淡微笑,藏青色的绸缎长袍更显得他挺拔俊秀,不过在这么冷的天里,他重伤未愈,只穿这么薄薄一件会不会太单薄了?

  「冷公子是睡不著?还是刚睡醒?」上官颐仰头望他,他浓卷的长睫下是双魅惑人心的凤眸。

  事隔三年了,当初十五、六岁的黄毛丫头,如今变成一笑倾城的大美人,而他倒是一点都没变。

  「我没睡。」冷惑心清澈如水的眸子望入她的,清浅笑容一如当年。「我在等上官姑娘。」

  「等我?」

  「我是特地来向上官姑娘告辞的。」

  「你的伤还没好就要离开?」知道自己的语气有些急迫,但是她忍不住。

  这些年她一直惦记著当初伸出援手的大恩人,如今好不容易见了面——

  「我很感激上官姑娘出手相救。」冷惑心答非所问。

  瞪著他人畜无害的笑容,上官颐突然有种错觉,如果说她的笑容不诚恳,像画出来的面具,那么他的笑容才是真虚伪。

  「我不许你走!」看见他吃惊地扬眸看著自己,上官颐也很惊讶自己强硬的语气。「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你的命当然我也有一半,除非你的伤好了大半,不然不许你走出『女儿红』的大门。」

  「上官姑娘,我—」冷惑心蹙眉,他没料到她会如此反应。

  「千万别跟我说什么留下来会拖累我的鬼话,」上官颐咬咬唇,艳丽的脸颊浮现一丝倔强。「我不怕的。」

  不就刺杀狗官江喜福嘛!她额手称庆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把他往门外推?不过话又说回来,好端端的,冷公子为什么要刺杀狗官?难不成他和狗官之间也有深仇大恨?

  没想到自己要说的话全被她一个人说完了,冷惑心微微眯细凤眸,沉默下来。

  「总而言之,冷公子尽管留下来安心养伤,在『女儿红』还没有保不住的人。」她朝他扬眉。

  薄唇忽地跃上耐人寻味的笑,冷惑心对眼前艳丽的女子不禁另眼相看,如此豪气干云的话从她的小嘴里说出来,是有那么一些突兀。

  「冷公子在笑我?」他这笑容总算看上去有些人性了。

  「不,我不是在笑上官姑娘。」

  「不然你在笑什么?」吃定他的个性就是温温吞吞的,上官颐故意眨也不眨地望住他,极认真的反问。

  「没什么。」对她的伶牙俐齿有些难以招架,冷惑心连忙摇摇头。

  「这么说来冷公子不走了?」咬了咬唇,上官颐菱唇微勾,笑意跃上眼眉。

  「暂时留下来叨扰上官姑娘。」人家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走吗?

  更何况依目前他的状况离开是有些冒险,胸口的伤势未复,倘若泄漏行踪就糟了,还不如留下来等三弟的消息。

  「天要大亮了。」听见他的回答,上官颐满意地绽出甜甜的笑窝,她呵口气,搓搓冻僵的小手。

  不走当然好,这样她就能多看见他一阵子。

  漂亮的凤眸斜睇她取暖的模样,他修长如玉的大手冷不防包住她的,一阵暖意立刻紧紧包围住她的小手。

  他、他在做什么?

  上官颐的身子倏然僵住,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美眸怔怔望住被他包覆住的小手,粉颊飞上两抹红云。

  虽然她是「女儿红」的大当家,但除了招呼上门的客人入座外,她可是不让客人碰一根寒毛的,而他突然就这么握住她,恐怕不太好吧?被海叔瞧见会被骂的。

  「冷公子——」檀口欲张,本来要向他说些什么,但望入他清澈如水的眸子後,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呀?平常她不是这样子的。

  「上官姑娘很怕冷?」眸子里一片坦荡,仿佛这样握住她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冷惑心低声问。

  「嗯,」听见他低沉悦耳的嗓音,上官颐心怦怦一跳,一时间连呼吸都乱了。

  「我本来是南方人,不习惯这种天气。」

  「哦~~」望她的眸光是如此清澈,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唐突,冷惑心点点头。「我们还是进屋吧!」

  「嗯。」冰凉的小手还是被他温暖的掌心握著,上官颐能言善道的嘴如今只能回答简单的单音,总觉得心头软软的,彷佛有什么隐隐骚动著。

  她朝冷惑心甜甜粲笑。

  见著她的笑,冷惑心不自觉也跟著扬起笑弧。

  在这么冷的天里,上官颐粉颊火烫,心中没来由的有丝窃喜。

  能再遇见冷公子……真好。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姑娘们,接客啦!」夜暮低垂,门口两盏大红宫灯高悬,「女儿红」的生意一如往常好得不得了,店门外达官贵人的软轿排得老长,不傀为京城第一花楼。

  「二宝,紫苑厅的陈老爷不是吩咐过今天吃素吗?」上官颐脚下步伐走得极快,艳丽的娇颜挂著教人迷恋的甜笑,还不忘回头叮咛二宝。「你送只那么大的烤鸭到他桌上做什么?」

  「颐姑娘,咱们这里是花楼啊!哪有人到花楼来还要吃素的?」急急跟在她身後,二宝不满地嘀咕。

  「话是没错,可是人家陈老爷就是吃素啊!别罗唆了,快将陈老爷桌上的酒菜撤了,叫厨房备一桌斋菜送到紫苑厅。」

  「哦!」搔搔头,二宝闷闷的应声。

  「颐姑娘!今天的生意还是这么好啊!」门外华丽的软轿走下一名俊挺男子,清朗的眼眉间有股常人难及的贵气,他笑吟吟的走向上官颐,身後跟著六名面无表情的黑衣壮汉。

  「朱爷大驾光临,『女儿红』蓬华生辉,」回过头,上官颐美眸缓缓眨了眨,她连忙盈盈一福,跟对其他的客人态度不同,似乎显得更加小心翼翼。「小女子还是帮您留了老位子,朱爷里面请。」

  「本爷特地抽空来看你的,」被唤作朱爷的男子微笑,「你也明白本爷出入其实不太方便,何时颐姑娘有空闲过府坐坐?」

  「朱爷,您是明白人,小女子从不过府的,」上官颐语气温柔,却有自己的坚持。「这是小女子的原则。」

  「呵呵!又是原则两个字堵得本爷无话可说,无论本爷问了多少回,颐姑娘的回答始终如一啊!」朱爷也不生气,笑著随上官颐登上二楼,「或许就是因为颐姑娘的『原则』让本爷欲罢不能,就算再忙也得亲自过来瞧瞧。」

  「朱爷对小女子的厚爱,小女子全都明白。」咬著唇,上官颐粉唇微弯,盈盈对他一笑。

  「既然你都明白,何时让本爷一偿宿愿?」

  「小女子担心朱爷一偿宿愿後,就再也没有兴趣踏足『女儿红』,所以这是一种手段,是留住朱爷的手段。」灵活的眼珠儿一转,上官颐四两拨千金的回答。

  「话虽如此,本爷还是希望有天能在府里瞧见你。」朱爷挑挑眉,在二楼的位置坐下。这里的视野良好,能将周遭景物一览无遗,却也是最隐密不教人看到他的地方。

  「朱爷,还是照旧吗?」也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上官颐笑问。

  「照旧。」

  「明白。」上官颐轻轻关上花厅的门,灿烂的笑容微敛,眼底掠过一丝疲累。

  朱爷背景显赫得罪不得,招呼得好是她「女儿红」最大的靠山,要是哪天惹得他不快,「女儿红」上上下下几十口人说不定就要跟著人头落地。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她要小心拿捏的地方。

  「颐姑娘!颐姑娘!你在哪儿啊?赵公子来了。」楼下二宝高亢的声音呼唤,人匆匆忙忙的上楼来。「颐姑娘?」

  「我在这儿!」定定心神,上官颐揉揉笑僵的粉颊,硬堆出来的笑容比刚才还灿烂。「赵公子,您快楼上请,秋香等您好久了……」

  「是吗?我也很想她啊!」赵公子呵呵笑,连忙跟著她的脚步登上二楼。

  「您如果真想她,就要常常来,别忘了秋香,她对您可是一片痴心……」言不及义的客套话自然而然的说出口,厚重的脂粉掩去她真正的表情。

  到底什么时候她才有机会帮爹娘报仇雪恨?到底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她才能脱离这样的生活?

  她每天如履薄冰的过日子,真怕有天自己会支持不下去。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闭上俊眸,盘腿坐在床杨上的冷惑心运气至四肢百骸,不料才稍微提气,胸口的剧痛让他不禁呛咳出声。

  还是不行,现在还太勉强,看情形他大概还得继续休养几天。

  冷惑心步下床杨,眸光幽冷地投向窗外热闹奢华的景象。如果让他再见到那夜暗剑伤人的霍总管,他冷惑心肯定会加倍奉还。

  「冷公平,该吃药了,」小月捧著热腾腾的汤药步上璇玑阁,纳入眼帘的是站在窗边负手而立的冷惑心,她愣了愣,将药碗放在桌上。「小姐吩咐我要请您服完药後早点休息,这样您的伤才好得快。」

  闻言,冷惑心俊美的脸庞没有特殊的表情变化,他回头朝她轻轻微笑,小月一时被他笑红了脸。

  「谢谢。」

  「冷公子,」顺著他方才的目光望去的地方正好是「女儿红」的後花园,现在正有不少酒客和花妓在那里轻声调笑,小月咬咬唇,几次欲言又止。「其实小姐、小姐她……不是您想像的那种人。」

  小姐本来是系出名门的大家闺秀,要不是被奸人所害,她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方来。

  听见她的话,冷惑心很讶异地扬眸瞅她。「你认为我觉得她是哪种人?」

  咦?这问题怎么又丢回来给她了?

  「小姐她虽然是『女儿红』的大当家,可是她她她……」冷惑心清澈坦荡的眸子望住她的,让小月觉得是自己多嘴了。「她并不是—」

  哎呀!到底该如何说比较好呢!

  「不是什么?」

  「小姐她虽然是『女儿红』的当家,可是她从来不陪笑不陪酒,跟那些冰清玉洁的姑娘没什么两样,冷公子可别误会她。」

  静静的望住她,冷惑心不懂小月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解释起来。

  「我的意思是就算是王宫贵族一掷千金要小姐过府,小姐也是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她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种爱钱女子。」

  「我从没这样想。」总算明白她的意思,冷惑心摇摇头。

  不!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想法。

  照易羽寰的说法,他不该取名叫惑心,应该改名叫无心,因为他冷眼看待周遭的一切,如果觉得他温和客气,绝对不是他人好,只是没有感情。

  换句话说,他这种人瞧上去虽然人畜无害,但若要他多杀一个人、或少杀一个人他都是无所谓的。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他心底也有一个放不下的影子。

  「冷公子,您快喝药吧!」小月轻声催促,总觉得眼前的男子温和归温和,但有些难以亲近。

  「嗯。」点点头,冷惑心端起药碗就口,幽远难测的眸光再度投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