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情大作战齐若蓝葡萄宝贝甜心咒火星公主奇侠杨小邪续集李凉格调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恩人太寡情 > 第九章

  「明心冷。」江喜福负手走过小石桥,出声叫唤正望著湖心失神的男子。

  「大人。」听见他的声音,冷惑心定定心神,双手一揖。

  「你在想什么啊?想得如此专心?」

  「没什么,多谢大人关心。」还会有什么?当然是那夜和他绝情分别的上官颐。

  他的心沉沉的,想的都是她,事到如今才知道自己用情已深。

  「明心冷,自从那日离开『女儿红』後,本官茶不思饭不想,脑中想的只有一个女人。」江喜福的绿豆眼眯得更小了。

  「大人想的是谁?」不著痕迹地蹙眉,冷惑心小心翼翼地问。

  「还会有谁?当然是『女儿红』的当家上官颐,」江喜福重重叹口气,「说实话,本官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想收来当第十三房侍妾。」

  低垂的瞳眸中隐敛著教人不寒而栗的杀意,与冷惑心平静的嗓音有著天壤之别。「大人,如果在下没记错,颐姑娘是不卖笑、不卖身的。」

  「本官当然明白,」江喜福不耐烦地横他一眼,「但是本官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你不是和她很熟吗?想办法给本官弄来。」

  「大人,这似乎有些困难。」他的嗓子略显清冷,修长如玉的手悄悄栘至匕首上,如果江喜福再罗唆,他先一刀划破他的喉咙再说。

  「明心冷,你应该知道本官的帐房是肥缺吧?」江喜福嘿嘿笑,「如果你帮本官把她弄来,从此那位子就是你的了,这个条件够诱人吧!」

  「大人的意思是……」按在匕首上的手松开了。

  「拿上官颐来换帐房的位子。」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你说狗官要你拿上官颐来换帐房的位子?」易羽寰托腮挑眉,似乎对这个提议感到有趣。

  「嗯。」瞧他笑嘻嘻的,冷惑心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二哥,那你还在犹豫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还不赶快将这个消息告诉上官颐?」易羽寰皱眉。

  「我有说要她嫁吗?」冷惑心冷冷瞥他一眼,「我自己会想办法拿到帐册,并不需要她牺牲自己。」

  「话不能这么说,别忘了首辅大人还在等我们的消息呢!帐册越早拿到越好,免得夜长梦多。」易羽寰正色道。

  「那又如何?总而言之,我不会让上官颐去涉险。」

  「二哥,听你的口气,你是喜欢上她了?」易羽寰扬眉。

  「……」

  「二哥,就算你喜欢她,也要以大局为重,更何况又不是真要她嫁,只是做做样子。」

  「做做样子?」冷惑心冷嗤,「要是换作你,你会开这个口?」

  「我会!二哥应该是最明白我的。」他用力颔首。

  「你甭说了,我不会答应的。」瞧也没瞧他一眼,冷惑心抿紧唇线。

  「二哥,你别这么死心眼,可别忘了我是用药好手,保证狗官进了洞房後从头昏睡到尾,你心爱的上官颐一根寒毛都不会少。」

  「……」

  「再说了,狗官是害她家破人亡的仇人,」易羽寰继续游说,「说不定她自己也很希望能为家人报仇呢!」

  「羽寰,你别再说了,我是绝对不会开这个口。」冷惑心一把抓起桌边的长剑准备走人。

  「二哥,感情用事不是你的作风,」易羽寰下了最後一帖重药。「别忘了,一切要以『地狱门』的利益为重,这是我们三个人约定好的。」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小姐,王爷又派人来问了,您怎么还不答应?」小月蹲在快将整个璇玑阁塞满的红色礼盒中,一脸不明白地瞧著上官颐。「王爷夫人呢!多好的归宿啊!」

  坐在妆枱旁的上官颐扬睫睇她一眼,丝毫没有欣喜的表情。

  是啊!只要她答应了,就能风风光光的嫁进去当王爷夫人,她还有什么好不满足?为什么那声允诺她迟迟回答不出来?

  难不成事到如今,她还在等著那个伤她至深的男人?还在执迷不悟?

  「小姐?」久等不到上官颐的回答,小月忍不住出声。

  「小月,你先下去吧!让我静一静。」

  「哦!」小月不甘不愿地起身。小姐最近怪怪的,动不动就要一个人静一静。

  她从前不会这样的。

  看著小月关门离去的背影,上官颐起身走近那堆得半人高的礼盒,眼眶不争气地红了。

  她真的就要这样嫁了吗?从此和冷惑心分道扬镳?!

  「上官姑娘。」身後传来好听的低沉嗓音,冷惑心跃窗而入。

  「你还来做什么?」见到是他,清脆的嗓音冷了三分,她背过身。

  「我有件事想请上官姑娘帮忙。」早料到她冷淡的反应,冷惑心不著痕迹地蹙眉,旋即舒展开来。

  「哦?」

  「是有关……」他话声一顿,狐疑地环顾快将房间塞满的锦盒。「这些东西是——」

  「王爷府送来的礼品,」上官颐故意轻快地道,朝他绽出最灿烂的笑容。「王爷他想迎我过门。」

  「是吗?」俊颜微微一僵,冷惑心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你答应了?」

  「冷公子认为呢?」上官颐忍不住语带嘲讽,「像我这种女子好不容易有了好的归宿,当然要答应罗!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任人嫌弃。」

  「我从来没有看轻上官姑娘。」咬咬牙,他重申。

  「冷公子是否看轻我并不重要,反正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话说得决绝,泪水却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我们已经毫无瓜葛。」

  「言下之意,上官姑娘答应王爷的求亲了?」冷惑心忍不住追问。

  因为他伤她太深,所以嫁给谁都无所谓了吗?

  「我不该答应吗?」上官颐扬眉反问。

  抿紧薄唇,冷惑心望著眼前绝美的女子,「恭喜」两个字始终说不出口。

  「冷公子,你还没说找我何事?」见他不对劲的脸色,上官颐总算出了一口怨气。

  他也会感到心痛吗?

  「算了,已经不重要了。」他摇摇头,心中充斥著强大的失落感。

  她即将成为王爷夫人,再说什么已是多余。

  「既然人都来了,冷公子乾脆把话说清楚。」上官颐微笑。

  漂亮的凤眸深深看她一眼,冷惑心照实将自己的身分和为什么找她的理由全盘托出。

  他考虑了好久,煎熬了一整晚,才做出前来找她商量此事的决定,而他故意漠视私心里想见她一面的心情。

  「冷公子这次前来,是要我答应嫁给江喜福?」听完,上官颐眨也不眨地望住他。

  「上官姑娘不是想报父仇?将帐册交给首辅大人是最好的办法。」

  「你既然知道江喜福和我有血海深仇,你还要我下嫁?」以为心已不会再痛,没想到仍是这样的痛。

  「这只是一场戏,我会事先准备好掺入迷药的酒,到时你只要诱他喝下便可。」冷惑心解释。

  「冷公子,」上官颐轻轻唤他,走巨他身前。「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上官姑娘直说无妨。」她的眸光如此清透澄澈,仿佛要看进他的灵魂深处。

  「你当真要我嫁吗?」她问得真切。

  「嗯?」

  「我只要冷公子的一句话,你真要我嫁给江喜福吗?」她轻声问。

  「所有事前的准备我都会……」冷惑心被她的眸光瞧得有些狼狈。

  「我只问—」上官颐截断他的话,「你要我嫁吗?」

  「……如果上官姑娘肯帮忙,在下感激不尽。」咬咬牙,他说出违心之论。

  「是吗?你要我嫁?」上官颐深深凝望他,眸中包含太多复杂难懂的情绪。

  「上官姑娘……」

  「好,我嫁!」上官颐翩然旋身不再看他,泪水已然溃堤。「冷公子,请你回去转告江喜福,请他准备八人大轿来迎娶我。」

  「上官姑娘,王爷那里……」没料到她会答应,冷惑心不禁一怔。

  「既然是冷公子的要求,我怎么可能拒绝?王爷那儿我自有说法,」她也想狠下心不理他,但是再见到他时又心痛、又心动的情绪逼得她几乎发狂。「冷公子请回吧!我会遵守诺言。」

  这样也好,她已经好累、好累,就让所有的事情做个结束。

  「我会做好一切准备,绝对不会让江喜福有机会碰上官姑娘一根寒毛,你尽管放心。」冷惑心低声道。

  「无所谓,我已经不在乎了。」艳红的唇瓣扬起一抹飘忽的笑容。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红巾盖头,龙凤烛光摇曳。

  上官颐身著大红喜服静静坐在床杨旁,房门外传来的喧闹声一点都不真实,她小手紧握的,是寒气逼人的锋锐匕首。

  其实她会如此乾脆的答应冷惑心不是没有原因—

  她已打定主意今晚要和江喜福同归於尽。

  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上官颐背脊一僵,冰凉的小手紧握住匕首。

  从红色盖头下望出去,停在她面前的是双黑色布靴。

  「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於开口。

  听见熟悉的好听嗓音,上官颐激动地掀起红巾,圆睁的美眸惊愕地望住眼前似乎有些憔悴的男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仔细装扮过的她更是美得教人不敢直视,冷惑心不著痕迹地蹙眉,朝她伸出手。「我不可能让你嫁给他的。」

  喉中像梗了硬块,吞不下也吐不出来。上官颐好久才找回声音。「别忘了,是你开口要我嫁的。」

  「我後悔了,我办不到,」冷惑心俊美的脸庞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我不是没有感觉的人,我不会让你嫁给江喜福。」

  美眸里慢慢泛起泪光,上官颐轻吸一口气,倔强地别开脸。「我不走。」

  「不走?」他错愕。

  「是的,我不走。」上官颐毫不犹豫地道。

  她已经没有心再让人伤害了,也没有力气再回去过那样的日子,与其行尸走肉的过下去,她宁愿和江喜福同归於尽。

  「由不得你,快跟我走。」她心灰意冷的表情狠狠扎痛他的心,冷惑心一把握住她的皓腕。

  「冷惑心,你没有资格要我走,」上官颐用力收回手,泪水无声无息地滚落。

  「当初是你要我嫁的!」

  「但是我现在要你走,」顾不得会抓疼她,冷惑心这一回紧握住她的手不肯放开。「我不会让你作践自己!」

  「你放开我、放开我!」上官颐奋力挣扎,冷锐的匕首锵一声掉落地面。

  顿时,两人的动作一僵。

  「原来这就是你的打算?」冷惑心变了脸色,前所未有的怒气在胸臆间燃烧。

  「你要和狗官同归於尽?」

  上官颐咬紧唇,别过小脸。

  「回答我!」冷惑心咬紧牙根,要她面对自己,「你是不是想和他同归於尽?」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会在乎吗?」上官颐讥诮地反问,「我只是你达成任务的棋子不是吗?」

  「如果我当你是棋子,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冷惑心气得气血翻涌,仿佛自己一张口就会呕出鲜血来。

  一想到她竞有这种傻主意,他就骇得全身血液泛凉。

  「不然你当我是什么?好玩的玩具?得意有个傻女人对你如此死心塌地?」

  「我喜欢你,」被她咄咄逼人的嘲讽语气逼到无处可退,冷惑心咬咬牙,说出心底话。「我只是不能信任感情,所以才会忍不住试探你,我……我并不是真心想伤害你。」

  心头重重一震,上官颐怔怔的望住他,不敢相信方才所听见的话。

  原来……他对自己也是有情意的。

  「所以不管你愿或不愿,我都不会让你留下来,」一向平静的俊颜难得流露强烈的感情。「更别提你的傻主意!」

  「来不及了,堂已经拜了,还有你的帐册怎么办?」

  「帐册我自己会想办法弄到手,你是非走不可,」冷惑心深深望入她的眸,握住她的手就像从前般温暖。「很抱歉曾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但我是无心的,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

  上官颐眼睛眨也不眨地望住他漂亮的凤眸,任仿佛滴不尽的泪水哭花了脸上的脂粉,她紧紧抓住他的衣袖。

  算她没用吧!有他这句话,从前种种的委屈她都不在意了。

  垂眸望住她艳红的唇,冷惑心心一动,俯头深深吻住她的。因为今夜一别,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面了。

  江喜福是不可能会放过上官颐,他必须尽快找出他的罪证呈给首辅大人。

  「记住,」不知过了多久,冷惑心轻轻退开,清冷的瞳眸中有著不容质疑的坚定。「不管我做出什么决定,都是为了你好。」

  她和殷柔不同,她肯为他牺牲所有,这样的感情螫伤了他,也螫伤了她自己。

  不让她有说话反驳的机会,冷惑心点住她的昏穴,抱著她隐入门外的夜色中。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二哥,你把新娘给藏在这儿,回去怎么跟狗官交代?」扮成车夫模样的易羽寰靠在门边小声嘀咕,「别忘了咱们还要帐册呢!」

  为什么每次做坏事都有他的份啊?这样会不会太苦命了点?

  「狗官那儿我自有办法,你别操心,」冷惑心将昏迷的上官颐轻轻放在床榻上。「洪嫂,麻烦你照顾她了。」他回头和守在一边、身材微胖的中年妇人说道。

  「二当家,我会的。」洪嫂点点头。

  「等她醒来後,千万别告诉她我的行踪。」

  「是。」

  「为什么不跟她说啊?」易羽寰又有意见了,「你不是喜欢她吗?讨回去做老婆不就行了?」

  「我希望她能把过去不开心的事都忘了,等她醒来後,回复过去萧颐儿的身分,而不是『女儿红』的当家上官颐。」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的心思,冷惑心低声解释。

  「可是这样对她会不会太不公平?你就这么把她丢下,说不定她想跟著你!」

  易羽寰还有话说。

  「我去拿帐册了。」猛地截断他的话,冷惑心旋身离开房内,刻意逃避这个话题。

  他曾经对她做出很伤人的事,并不认为她跟著他会幸福。

  「怎么拿?你和上官颐同时消失,江喜福一定会怀疑到你头上,你还能轻易的取得帐册吗?」

  「哼!那就来硬的吧!」冷惑心轻吸一口气,凤眸里冷光乍现。「拿刀抵著他的脖子,看他交不交出来!」

  www.lyt99www.lyt99www.lyt99

  浓密的长睫颤了颤,上官颐倏然睁开美眸,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床顶。

  上官颐连忙翻身坐起,全然陌生的环境教人心惊。猛然回想,最後的记忆停留在冷惑心深情的吻—

  冷惑心他人呢?

  破旧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探进门的是洪嫂圆圆的笑脸。

  「姑娘,你醒了?」

  「这里是……」上官颐匆匆下床,绝美的娇颜透著一丝惊慌。「我怎么会在这儿?」

  「是一位公子送你来的。」洪嫂微笑,「你不用担心,这里很安全。」

  「那送我来的公子呢?」

  「他走了。」

  「走了?」血色瞬间刷白,上官颐双肩一垮,「他走了?」

  「嗯,他嘱咐我好好照顾你後就离开了。」洪嫂解释。

  「他有没有跟您说他要去哪儿?我要到哪里找他?」小手紧抓住洪嫂的衣袖,上官颐不争气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没有。」洪嫂见她掉泪,忍不住轻声劝她,「姑娘,你别哭啊!」

  「所以,他把我一个人丢下了,」听不见洪嫂劝慰的声音,上官颐的声音显得空洞。「在他说喜欢我後,把我一个人留下来了。」

  「姑娘?你没事吧?」洪嫂轻拍她的肩,「别难过了。」

  心空荡荡的,一如他当时离开的时候。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在表白之後又一走了之?她真的不懂他在想什么?

  「姑娘,或许那位公子有他的苦衷,」见她哭得伤心,洪嫂也心软了。「他不是故意要扔下你的。」

  哭红的美眸怔怔望著洪嫂,委屈的泪水再度涌上眼眶。

  「如果姑娘有心,或许还能见著他的。」洪嫂语带保留地道,「你就别再哭了。」

  三日後,首辅大人将江喜福和白公公的证据罪状呈给皇上,龙颜震怒,江喜福、白公公罪及九族,萧氏一门沉冤得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