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酷酷少东来作伴方晴我的笨熊女友1金恩更市长离任之前刘学文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其它 > 二次初恋 > 第83章

    “……”

    丁潇潇不知道陆南舒怎么了。

    她刚从浴室出来,眼前一黑,不等看清什么情况就被陆南舒抱住了,那力道重到恨不能勒死她,气的丁潇潇咬上他的肩膀,那也没能让他放开自己。

    这是谷欠求不满疯掉了吗?

    就连睡觉,陆南舒都要把她紧搂在怀里,细密的安抚轻如羽毛,从她的发顶一直落在脖颈,痒到丁潇潇来回躲,受不了服了软,“你要想要就继续吧,我求你别这样折磨我了。”

    她还挺怕痒的。

    明明她都已经松口了,偏偏陆南舒非要折磨她,依旧搂着她亲来蹭去。

    嗡——

    桌上的手机发出嗡鸣,屏幕闪花无故自动关机。

    丁潇潇还当是线路接触不良,拔掉电源重新充电,结果按了好久都是黑屏,只余机体的显示灯亮着微弱的光,证实此时正是开机状态,但手机瞎掉了。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充了次电就坏了?”

    想到刚刚陆南舒的反常,她开玩笑道:“该不会又是你把我的手机弄坏了吧?”

    陆南舒眸色暗沉,从背后拥住她没有反驳,只是亲了亲她的侧脸,盯着那只旧手机低喃:“这大概……是宿命还给我们最好的补偿。”

    他们在最纯粹热烈时阴差阳错的分开,却各自坚守不曾放手,于是在不合适的时间再次重逢,兜兜转转终得圆满。

    若不是为了追回心灰意冷的丁潇潇,陆南舒这辈子不会说出密室里的秘密,若不是丁潇潇松口又给他一个机会,那么旧手机的秘密,他永远也不会看到。

    多神奇,就在他看完那些文字的下一刻,手机黑屏再也无法打开,但凡他刚刚晚一秒……

    “什么补偿?”

    丁潇潇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回头看向他有些恼火道:“我一天坏了两个手机你还幸灾乐祸,你这人怎么这么坏。”

    他确实够坏的。

    陆南舒弯起唇角笑了笑,不准备告诉她,他已经看到了那些早该在五年前接收到的文字,也不准备问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写给他的那些血泪独白。

    直到深夜,丁潇潇躺在陆南舒怀里睡着,他才描摹着怀中人的面容轻声回了句:“你对我的爱……我现在听到了。”

    时隔多年,丁潇潇所求的答案,陆南舒可能没办法用文字回复她了。

    但他可以用余生还她答案.

    奚乐可离婚了。

    从校园时期爱恋的校草男朋友,到后来星光闪耀的偶像老公,她前面二十多年像做了一场荒唐美梦。

    是司旸为她编织构架起了梦幻童话,也是他亲手打碎毁了她的世界,现在梦醒了,星光跌落凝留深渊,碎成一片片再也无法捡起。

    司旸在离婚协议书上用力签下名字,让律师转告她一句话:“我不后悔。”

    不后悔为陆彬文做事,不后悔为了她伤害她身边的人,也不后悔最终为她坠下深渊。

    其实他后面还有一句话:“那天晚上,就该让你死在我怀中。”

    他不该一时心软,任由匕首被她夺去划伤他,他本可以把刀抢回来,本可以在她逃离时扎穿她的心脏,可他的小可哭的太厉害了,他以为,他还有机会把人追回来。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只要一想到奚乐可以后的世界里没有了他,司旸含恨而终永无法瞑目。如果人真的还有下辈子,他定要在找到奚乐可的那一瞬,就将她永远杀死在怀中。

    所以,我深爱的小可,你一定要藏好啊,千万别被我找到。

    只是这些话,奚乐可再也听不到了。

    于奚乐可而言,北城是个令她伤心的地方,她准备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妈妈身边好好生活。

    离开前,她特意来找丁潇潇她们告别,得知她的家乡位置,钟淑雅感慨道:“和北城真是天南地北好远的距离,不过没关系,现在交通那么便利,咱们随时可以见面。”

    奚乐可摇了摇头,“我这辈子都不想回来了。”

    丁潇潇可以理解,“那我们可以去找你。”

    只要想见,她们总还能再见面。

    两人送奚乐可去了机场,出来时,与赵芬妮打了个照面,涂着殷红的指甲油,赵芬妮摘下墨镜冲着丁潇潇笑,“最近时间宽裕了吗?”

    丁潇潇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能模糊回:“还好。”

    “还好,那就是没那么忙了。”赵芬妮对MISS的事还算了解,提起之前给她发过的消息,“我很喜欢你的设计风格,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心希望你能接下我的私人订单。”

    她着重提道:“只要你肯接,价钱随便你开。”

    丁潇潇险些忘了,之前赵芬妮找她约过私单,她因太忙拒绝了。现在MISS最忙碌的时间过去,她确实有了空闲时间,只是……

    “没关系。”赵芬妮没有逼她太紧,“总之你有我的联系方式,想好了随时可以联络我。”

    正说着,一名娇小的女生拖着沉重行李箱朝她们跑来,用帽子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怎么这么慢?”赵芬妮扭头看过去,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语气不太好,“你的助理呢?”

    “她、她在接电话,我怕你等急就先过来了。”直到她出声,丁潇潇才认出这是白桃桃,这段时间,她陆续进组拍戏,已经小有名气。

    见到丁潇潇和钟淑雅,她贴近赵芬妮一副乖乖妹妹的模样,等赵芬妮开口让她喊人,她才礼貌问了声好,视线在丁潇潇身上多停了瞬。

    她们着急赶机,并没有和丁潇潇聊多久,离开时,赵芬妮想起什么,“听说你和陆南舒复合了,恭喜。”

    大概是看出丁潇潇对她的疏离,她戴上墨镜,悠悠多说了句:“现在陆家已毁,已经没有什么是陆南舒的阻碍,我们之间的合作自动作废,以后,大概也不会有干系。”

    毫无利益攀扯,她从不是他们的敌人。

    “走了。”赵芬妮对她们摆了摆手,另一只手牵着白桃桃。

    钟淑雅吃了一嘴的瓜,直到坐到车里,她才兴冲冲问:“什么订单啊?”

    把事情大致讲了遍,钟淑雅抓着丁潇潇的手道:“接!这单子为什么不接?!”

    既然赵芬妮主动说价钱随便开,那她们为什么要放弃这个赚钱机会,要知道,赵家有部分产业都是赵芬妮说了算,随随便便就是几千万的大单。

    丁潇潇回去认真想了想,和赵芬妮联系把私单约下了。

    倒不是为了敲她一笔大钱,而是出于赵芬妮对她的欣赏,既然她那么执着约单,那丁潇潇也没必要小气吧啦,因着一些误会把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外推。

    赵芬妮是要定制一款手工娃娃,要求颇多,就连初始设计图都让她改了数次。

    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不明白,她们便约了时间在MISS见面,谈了近一个下午。因为是工作时间,丁潇潇手机静音,没有接听陆南舒的电话,导致赵芬妮离开时,与陆南舒在店外相遇了。

    “最近天天给你打电话的人是她?”也不知和赵芬妮在外面说了什么,陆南舒冷着脸坐到丁潇潇对面。

    丁潇潇专注于设计图修改,敷衍嗯了声回:“我接了她的私单。”

    陆南舒拧着眉道:“不要和她走太近。”

    “为什么啊?”丁潇潇很是不解,“你好像对她意见很大,你们之前不是合作关系吗?”

    陆南舒看着她,“你知道,她当初为什么要找我合作吗?”

    丁潇潇记得赵芬妮提过几句:“她说她需要一个男性朋友挡麻烦。”

    虽然她说的隐晦,但丁潇潇还是听出来了,应该是她的家人催她找个男朋友,但她那时候也才刚成年不久,她家人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陆南舒给了她答案,“因为赵家发现,她有女朋友。”

    险些以为听错了,丁潇潇睁大了眼睛,确认:“女朋友??!”

    不只是赵芬妮调查了陆南舒,陆南舒也调查了她。之所以选择和她合作,是因为赵芬妮不喜欢男人,而赵芬妮主动和他合作,也是知陆南舒有个感情稳定的女友。

    那日她当着陆南舒的面诋毁丁潇潇,不过是想看看丁潇潇在他心里有多重,陆南舒通过了她的考核,她对于陆南舒而言也是最好的挡箭牌,于是两人达成合作。

    陆南舒说:“她在国外交过一个女朋友,圆眼睛白皮肤是个漂亮的东方女孩儿,后来她们的恋爱被赵家发现,那位女朋友拿钱跑了。”

    所以,陆南舒虽然与赵芬妮合作,但一直在提防着她,因为赵芬妮曾说过,丁潇潇可爱的模样,和她那位女朋友太像了。

    赵芬妮是有些病态在身上的,她确实将主意打到了丁潇潇身上,但是被陆南舒拦住了。后来他与丁潇潇分手,和赵芬妮的合作闹掰,担心她对丁潇潇出手,特意又派人留意过她一段时间。

    陆南舒发现,在他出国没多久,赵芬妮也跟着出国了,她后来又交过多任女朋友,全是眼睛圆圆可爱的东方面孔,对外介绍都称为妹妹。

    “妹妹?”丁潇潇听的目瞪口呆,想起她曾对白桃桃的介绍。

    “所以……白桃桃不是她的亲妹妹?”要是按这么解释,很多之前她觉得奇怪的地方,就都解释通了。

    陆南舒嗤了声,他显然知道的很多,只是不愿透漏给丁潇潇,只说了句:“以后离她远点就对了。”

    丁潇潇纠结道:“可我已经接了她的订单,而且设计图都画好了。”

    看着面前满桌子的稿件,陆南舒捡起一张看了眼,看到图稿上画了一颗鲜嫩可口的桃子。微顿了下,陆南舒将图稿放回桌上,松口道:“下次她再约你,带上我。”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只是,“会不会太明显?”

    陆南舒笑了声:“她当初觊觎你的时候,可不怕被我发现。”

    不止要防男人,他还要防着女人抢他女朋友。

    丁潇潇总算知道,为何陆南舒对赵芬妮的态度那么怪了。

    “……”

    十月份的时候,钟淑雅偷偷告诉她,陆家现在的情况很危险,盛世已经四分五裂摇摇欲坠,几家都要下场抢夺,就连钟氏都准备插一腿。

    “陆南舒真没什么反应?”

    钟淑雅找她打听陆南舒的态度,“他真舍得看盛世落到外人手上?”

    丁潇潇不知道。

    这些天陆南舒表现的很平静,每天陪着她电话都很少接,从没对她提过陆家的事。想到之前陆南舒对陆家流露出的憎恨,她想眼前的局面,大概都有他的默许。

    没过多久,丁潇潇又听说陆老爷子怒火攻心在宅子里吐了血,去医院检查情况有些危险。

    之后某天,丁潇潇陪陆南舒回满庭芳拿东西,刚进去没多久,就听到门外传来的吵闹声,陆南舒接了个电话,静立在窗前视线下落,缓慢将电话挂断。

    “怎么了?”丁潇潇听到了窗外的喊声,走到陆南舒身边,看到庭外站了一群人,苍老年迈的老人为首站在最前,被保镖搀扶着喊:“小舒啊,你真的不肯原谅爷爷吗?”

    是陆元明找来了。

    他得了重病,大概活不了多久了。这一生他抛弃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唯一的执念是盛世,可现在,盛世正随着他的生命一同流逝,甚至比他倒塌的还要快。

    “爷爷求你了,你救救盛世吧。”

    陆元明颤着声道:“爷爷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爷爷给你赔罪道歉好不好。”

    丁潇潇睁大眼睛,看到陆元明缓缓跪下了。

    陆南舒冷淡看着眼前的闹剧,看到那些那群私生子试图把人拉起来,却被拽着一起跪下了,他们难堪喊道:“陆哥,你就救救盛世吧。”

    “爷爷知道错了。”可笑的他们现在才看清,陆南舒背后靠的从不是盛世。

    陆南舒没什么反应,反而去问丁潇潇,“你觉得他们可怜吗?”

    丁潇潇往后退了一步,摇头,“我没资格评判对错。”

    陆南舒笑了声道:“我也没有。”

    他还活着,而南素素却永远不会活了。

    如果陆昌平那群人是杀人恶魔,那么陆元明就是放纵恶魔作恶的罪人,他一直清楚南素素遭受了什么,却选择漠视毁灭,到了如今的地步,他的低头下跪也是因盛世要毁了,而非他真的知道错了。

    “走吧。”再看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陆南舒拉着她往屋内走,任由保安队来驱赶他们。

    丁潇潇随着他的步伐重新上楼,听到他问:“一会想去哪儿玩?”

    他还有心情出去玩吗?

    丁潇潇想了想回:“都可以。”

    陆南舒替她做了决定,“林洲新开了家温泉馆,不如带你去泡泡?”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陆南舒没有大喜或是悲伤情绪,丁潇潇仔细观察了他几天,依旧没看出他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反倒因她频繁的偷看,被陆南舒捉去怀里狠狠亲了许久。

    “看什么?”他轻咬丁潇潇的软唇。

    丁潇潇唔了声不知该怎么说,想了想抱住他的脖子,“天天和我在一起,不觉得腻吗?”

    陆南舒怎么会腻,灼热的呼吸倾洒到她的皮肤,他语气带了几分危险,“你腻了我?”

    丁潇潇倒也没腻,她只是有些茫然,“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不过是正常的疑问,竟把陆南舒惹笑了。按着丁潇潇又狠狠吻了一通,他贴在她的耳边回:“和你在一起。”

    这算是情话吗?

    丁潇潇愣了下,颊边也现出浅浅酒窝,“你能不能认真回答我。”

    “我很认真。”

    到最后也没问出什么有用信息,她又被陆南舒哄出去约会,又是吃饭又是逛游乐园,最后还陪她看了场无聊的电影,这基本是他们最近的常操了。

    天天约会这么玩,任精力再好的人也受不住,刚爬进副驾,她就歪着头打起瞌睡。

    仪表台上的搞怪摆件正笑眯眯对着他们吐舌头,陆南舒凑过去帮她系安全带,撩了撩头发去亲她的额头,“今晚去我那儿?”

    丁潇潇模糊嗯了声,等车子开到地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叼回了狼窝。

    这段时间,陆南舒曾不止一次希望丁潇潇搬回满庭芳住,都被她拒绝了。她记仇的很,可没忘陆南舒发疯让她住鸟笼的事,这么久过去了,鸟笼依旧搭在主卧,无论再看多少次,丁潇潇都觉得震惊。

    “你不会又想把我关起来吧?”丁潇潇警惕道。

    陆南舒打开笼门,将钥匙递给了丁潇潇,“钥匙给你,这样放心了吗?”

    丁潇潇缓慢眨了下睫,看了看钥匙又去看陆南舒,她想到什么问:“今晚我们要住笼子里吗?”

    “对。”陆南舒眸中多了分异色,摸了摸她的脸颊回:“今晚我们都住在笼子里。”

    实在没忍住,丁潇潇打了个寒颤往后躲了几步,喊着陆南舒的名字,“我发现你这人,确实挺变.态的。”

    丁潇潇原本不打算留宿的,但因为陆南舒把鸟笼的钥匙给了她,丁潇潇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跃跃欲试。

    深夜,两人躺在笼子中。

    层层纱帘阻开外面的光,将这里隔绝成一个小世界。笼中缠绕着不少星星灯,暖黄的灯光温和安逸,很有助眠的效果。

    因为是在笼中,丁潇潇精神亢奋有些睡不着,窝在陆南舒怀里看动漫,看到一半,有视频接通请求,打来视频的人是程临。

    “h.oney,最近想我了吗?”屏幕出现程临放大的帅气面容。

    两人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跨着遥远的国家,他也是最近才知道陆家出了大事,可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这次打来视频,程临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拐丁潇潇来他这里过冬,“你不是喜欢这里冬日的雪景吗?冬天马上就要到了。”

    丁潇潇确实挺心动的,也一直有打算再飞去一趟旅游,只是迟迟没确定时间。

    正考虑着今年的冬季要不要过去,一直在镜头外的陆南舒铱嬅忽然伸臂将她抱住,他接过她的手机,将镜头移到自己眼前,轻扯起唇角回:“放心,我和潇潇会去的。”

    大概被吓了一跳,丁潇潇听到视频那段传来一串流利的母语问候,陆南舒像是听不懂,末了凉悠悠示威:“到时候,要麻烦你多招待我们了。”

    程临直接切断了视频。

    “看到了吗?”将手机还给丁潇潇,陆南舒对上她不解的眼神,“以后不要和这种情绪不稳定的人做朋友。”

    “太极端了,不是好人。”

    丁潇潇觉得好笑,“难道不是你先招惹了他吗?”

    “我怎么招惹他了?”陆南舒挑眉,“我有对他说过一个脏字吗?”

    反倒是程临,一看到陆南舒像是受了什么刺激,骂骂咧咧还主动挂了视频。丁潇潇是有些不理解的,他们之前关系不是还挺好吗?难不成……是因为她?

    与丁潇潇在一起后,陆南舒失眠的情况有所减轻,医生给他开的药量也减了大半,再观察一段时间说不定可以停药。

    丁潇潇熬了很久,才等到陆南舒呼吸均匀陷入沉眠,打了个哈欠,她有些纠结还要不要继续这个计划,但想着自己都熬这么久了,咬了咬牙,轻轻从他怀中退出。

    生怕把陆南舒吵醒,丁潇潇每一个动作都很小心,等从**下来出了笼门,她出了一身汗。

    叮——

    笼门发出细微的响动,被丁潇潇扣阖了。

    抖着手,她把笼门快速上锁,心虚下心脏跳的很快。

    睡前,丁潇潇让陆南舒把笼门上的纱帘撩了起来,为的就是此刻能看清笼内的陆南舒。他侧躺在**,柔软的发遮挡半边面容,清孤的月光洒到他的身上,好看的像是一幅画。

    丁潇潇忽然理解,陆南舒为什么喜欢让她住笼子里了,从外面看,笼内的人自带柔弱美好的滤镜。

    趴在笼前欣赏了一会儿,丁潇潇想拿手机拍几张照片,忽然发现手机落在了**。

    犹豫了好久,她冒险开笼门进去拿,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摸到手机,正准备再退出去,**忽然传来一声叹:“差不多了就回来睡。”

    “!!!”丁潇潇有被吓到,第一时间就是冲出鸟笼把门锁了。

    叮——

    随着笼门关阖,陆南舒撑着手臂坐起身。

    他懒懒靠在**,按了按额角看着笼外的丁潇潇,平和的语气不像生气,“真要把我关一晚上?”

    丁潇潇确实是这个打算。

    她原本的计划是,等陆南舒睡着后,偷偷锁了笼门去隔壁屋睡,等天亮了再来给他开门,让他也尝尝被关在鸟笼的滋味。

    可现在陆南舒醒了,或者说他压根没睡,那么把他关鸟笼的乐趣少了一半,她可惜道:“你怎么还不睡?”

    陆南舒回:“你不睡,我怎么睡?”

    他每晚都是等丁潇潇睡着了才入睡。

    丁潇潇攥紧钥匙蹲在笼外,既然他醒了,那她索性开灯仔细观察他的表情,有些质疑道:“我把你关笼子里,你都不生气吗?”

    陆南舒平和坐在笼子里,任由她看,“我把你关在这里时,你生气了吗?”

    “我当然生气!”都快被他气死了。

    陆南舒嗯了声:“迟来的发泄,我受得住。”

    反正人都是他的了,陆南舒不介意丁潇潇多关他几日,他之后有的是时间陪她在笼子里睡。

    他这么一搞,反倒让丁潇潇心软不好下手了。

    到最后,丁潇潇还是给陆南舒开了笼门,并未完全被他蛊.惑,钥匙留在手里没有还给他。重新躺到他的怀中,她抱住他的腰身不情不愿说了句:“总之鸟笼的事,我要记一辈子仇。”

    一辈子,多浪漫的字眼。

    陆南舒笑了,拥紧她说好:“那就一辈子不要放过我。”

    他也会,给她永恒回复。

    “……”——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