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听雪楼之五:火焰鸢尾沧月金玉盟司马紫烟撒旦情人安琪我也很想他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放电女王 > 第一章

  五彩缤纷的灯光,挥洒在T字型的舞台上,映照在模特儿们如精致雕画的脸蛋上。

  专业的台步随着音乐节奏迈开,在舞台上轻旋-步。

  服装设计师的精心杰作,穿在名模们标准的身段上,伴随着她们的一颦一笑,和一步一-问表现出的专业训练成果,走向伸展台。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诸葛绯玄站在舞台出口处等着出场,双手贴在狂跳不止的胸口。

  原来超异能也有派不上用场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哪个同学的姊妹的朋友,临时要人帮忙替代上台。

  而消息也不知是怎么传到她耳中的,就为了要看最新一季的服装设计,她竟被鬼迷了心窍,就这么答应了。

  她只知道自己是代替一个叫曼妮的模特儿出场,至于曼妮是哪个同学的姊妹的朋友,她自然是不知道。

  而从头到尾,她也只参加过一天的训练、一天的彩排,她现在只能凭她自己在学校搞服装秀的经验出场了。

  台上的模特儿由左侧出场,她只好硬着头皮、咧开嘴边的笑,紧接着由右侧进场。

  「她是新人吗?我之前怎么没见过。」坐在第一排贵宾座的殷凯,清楚的看到那张生面孔。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这里的模特儿他几乎都认识。

  「可以说是新人,希望殷先生有兴趣。」罗杰在殷凯耳边低声回道。他没实说诸葛绯玄是临时代替上台的。

  殷凯是他的固定客户,虽然他几乎都待在国外,但只要回台湾,他就一定会光顾。

  罗杰算得上是个经纪人,却也是个高级的皮条客,因为他拉的客人全是政商名流、富商巨贾。

  他专门训练模特儿,利用服装秀提高模特儿们的身价。她们在舞台上待价而沽,他则在舞台下谋取暴利。

  「曼妮呢?她去哪儿了?」罗杰旗下的模特儿,他最中意她。她够骚、够野、够带劲,叫得人震耳欲聋。

  他喜欢隔天一早,看见爷爷被折腾了一夜那吹胡子瞪眼的模样。

  「殷先生,曼妮出国去了。」有个富商包了她一个月,带她出国去,才会需要人代替她上台。

  殷凯听了没什么反应,目光继续注视着台上的诸葛绯玄。

  这是她第二套展示的衣服,她已没展示第一套衣服时那么紧张;优雅的台步、

  嘴边的笑容充满了自信,不似展示第一套衣服时的僵硬。

  「殷先生,你不要看她纯洁不可侵犯的样子,骨子里可骚得很。」察言观色他可是一流的,他看得出殷凯对诸葛绯玄有兴趣,也不管她只是替代曼妮上台的,他只知殷凯得罪不得。

  既然知道殷凯喜欢狂野的女人,就算她是圣女,他也要把她说成是魔女,反正见了钱、上了床,就都会服服帖帖的。

  殷凯听了依旧没什么反应。

  罗杰则继续说:「殷先生,你这次回台湾打算停留多久?是要一个包到底,还是要两、三天换一个?」

  「罗杰,我不是专程回台湾玩女人的。」流连花丛,从不带个正经女人回家,就只为气他爷爷,这是他回台湾必做的事。

  「我知道你是大忙人,就因为忙,才需要女人解疲劳。我旗下的女人,保证让殷先生满意。」

  满意?他扬起一抹不以为然的笑。

  模特儿们穿着最后一套衣服鱼贯走出舞台,诸葛绯玄身着一套粉色晚礼服,她的出色此时由其它模特儿们烘托出来。

  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她身上似有一层粉色光环,罩得她如梦似幻。而每出场一次,她都要比前次更加迷人。

  「殷先生,她真的很出色。」罗杰也看得目不转睛。曼妮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女孩?

  殷凯怀疑她是否会叫得全屋子的人都听见,怀疑她有没有本事让他爷爷气得吹胡子瞪眼,更怀疑她真是个骚货?

  不过,至少他对她有欲望。而且她不是良家妇女,不会坏了他为他爷爷订的原则。

  殷凯站起身后说道:「就她了!」然后转身离去。

  wwwnetwwwnetwwwnet

  「喂!曼妮的朋友等等。」罗杰喊住了正要离去的诸葛绯玄。

  诸葛绯玄一时没反应过来,继续走了几步后,才猛地停下脚步转身,「罗先生,你叫我吗?」

  「是叫你。」

  「还有事吗?」

  「你今晚表现得很好,把衣服的特色全表现出来了,设计师要请你吃消夜,我替你答应了。他的车在外面等你,是一辆深蓝色跑车。」胡掰、瞎掰他最拿手,卖女人他更是厉害。

  「可是太晚了,我明天还得上课。」可以见到名牌服饰的设计师,她当然也很愿意,可真的是太晚了。

  「只是吃个消夜,要不了多少时间。」

  沉吟了半晌,她才道:「好吧。」

  「这给你。」罗杰交给她一张支票。

  「为什么要给我支票?」上面的金额还是六位数。

  「这是你今晚的酬劳。」

  「只是一场秀,有这么多的酬劳?」那她将来毕业干脆不当服装设计师了,她决定朝模特儿发展。

  「拿去就是了,好好陪设计师吃消夜。」

  「罗先生,这好像太多了。」哪有这么好赚的!

  「这是你该得的。」

  「可是,这……」

  「曼妮就是这个价,收下吧。」

  罗杰技巧的语带双关,诸葛绯玄哪知暗藏玄机,她仍看着那张支票,一下子没回过神。

  罗杰继续说:「对了!殷先生不喜欢人家问他工作上的事,你千万不要提。」

  殷凯是个专跑国际案件的律师,根本不是服装设计师,万一这小妮子问起服装秀的事,那他肯定会吃不完兜着走。

  只要他们什么都不谈,直接上了床,完成了交易,相互满意,那他就什么事都没有。

  「哦,好。」她知道有些服装设计师怕人剽窃他们的设计理念,的确是绝口

  不提自己的设计,而将其理念直接表现在成品上。

  「那快去吧!」

  诸葛绯玄收起支票便朝门口走去?

  wwwnetwwwnetwwwnet

  深蓝色跑车?诸葛绯玄找着罗杰所说的深蓝色跑车。

  服装秀刚散场,一堆人涌了出来,要找部车还真难。

  在门口找了几分钟后,深蓝色跑车竟主动停在她身边。

  诸葛绯玄打开车门上了车,迅速瞟了殷凯一眼;坐定后,她还是继续偷瞄着他。

  这男人是怎么看怎么不像服装设计师。她见过的服装设计师总是不修边幅、随性自在,哪像他西装笔挺,还一脸阴沉的。

  人长得是挺帅的,俊朗的五官散发其气势,帅得刚硬、帅得阴沉,让人难以捉摸、难以接近。

  她真怀疑他会请她吃消夜。

  「看够了吗?」殷凯突然说话。

  诸葛绯玄吓了一大眺,没经大脑的回了句:「不能看吗?」

  「可以看,你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仔细看。」今晚他若满意,往后几天她可以天天看到他。

  「我没办法陪你一整晚,我明天还要上课。」她的表现真的有这么好吗?竟要请她吃一整晚的东西!

  「明天还要上课?你还是学生?」

  「我今年大二,学服装设计。」也许他是她的学长,但她仍牢记罗杰的吩咐,不敢再往下说。

  也许他会自己说,她心里猜测着。

  罗杰竟然没告诉他她还是学生,不过他花了大把的钱买下她,她就得陪他。

  「你还是得陪我一整晚。」

  「先生贵姓?」她忘了罗杰刚刚叫他什么了。

  「殷。」

  「殷先生,吃一整个晚上的消夜会撑死人。」

  年纪轻轻,还知道替这种事找替代词,倒还有一点羞耻心。「我会适可而止,不会让自己撑死的。」

  「可我会撑死,我一向拒绝不了美食。」吃不胖的天生体质,让她们姊妹可尽情的享受美食。

  把男人比喻成美食,有够绝;用比喻法也让她可以不讳言,有意思。「那就尽情的尝尝看。」

  「我们去哪里吃?」她真想提供餐厅,但是别人请客,她总得含蓄点,留个好印象让人打听。

  「到我家吃。」那才能气他爷爷。

  「你家?」在他家能吃些什么?不会请她吃泡面吧,还是吃剩下的晚餐?他看起来并不小气。

  「难道你有想去的地方?」看她这么惊讶,他随口一间。

  「我是有想到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在山上,晚上夜景很美,还可以泡汤。」那是一家新开的餐厅,她一直想去,可还没有机会去。

  挺注重气氛的。「我家也在山上,夜景也不错,我房间的浴室就有温泉,直接从山上装管。」

  「哦!」人家都坚持要回他家了,她也不好说什么。

  车子转进了山区,绕了几个弯后,直接开进一间别墅的车库。

  下了车,诸葛绯玄随着殷凯上了二楼,进入他的房间。

  她自然不觉有异,跟着他进入他的房间,她甚至还被他房间阳台的夜景吸引了去。

  「真的好美!」他一定是住在这样的地方,才会有灵感设计出那么多出色的作品。

  「去泡汤吧!」

  「不要了。」这三天紧张的情绪累坏了她,她的确是想泡个温泉纡解一下,但她和他又不是很熟的朋友。

  「进去。」他口气坚定。

  那坚定的口气加上他沉凝的脸色,竟让她不敢反抗。「我去泡一下好了。」她吐吐舌,走进浴室。

  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诸葛绯玄闭着眼,轻哼着歌,就是这种硫磺味让人轻松无比。

  殷凯处理了一些公事之后,便褪去衣服也想进浴室。他一转动门把才发现她上了锁。

  将他拒于门外?这女人在搞什么?

  看她有时大胆,有时又故作无知,显然对付男人的手腕高超,但用在他身上没效,他不吃那套。

  他拿来钥匙开了门,进入浴室。

  春色无边啊!瞧她那么舒服轻松。

  洁白的胴体顺着浴缸舒展,纤细的藕臂轻拨涟漪,柔亮的秀发随波摆动,自在的神情令人着迷。

  欣赏了一阵,他跨进浴缸。

  是谁碰她的脚?诸葛绯玄立刻睁开眼、坐起身。

  「啊!你……大色狼。」诸葛绯玄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下子站不起身,又忘了自己有超异能,只能拼命用水泼他。

  骂他大色狼?「你在干什么?」他抓住她的手,沉凝的脸色更加阴沉。

  「你出去,你快出去!」她抽不回手,全身暴露在他阴冷的眸光之下,纵使泡在热水里,她仍背脊发凉。

  「出去?我花了大把钞票,难道不能跟你洗澡?」故作清高也得看对象,拐拐阿伯倒是可以。

  「你花大把钞票是让我帮你展示服装……」她懂了,「原来给我那么多钱还包括要陪你洗澡!」

  「帮我展示服装?我是需要模特儿,但不是帮我展示服装,是解决我的生理欲望。」还有叫给他爷爷听。

  诸葛绯玄让他的话轰得傻了眼,眼前的俊容逼迫得她呼吸困难,「你不可以乱来,你要是敢乱来,我就让你好看。』没碰过这种限制级场面,她一下子忘了自己有超异能可以护身。

  「让我好看?」他大笑了数声,「我纵横国际法庭数年,什么角色没碰过,还没碰过你这么大胆的。想坑我?你找错对象了。」

  「谁在坑你?我顶多把支票还给你。」早就知道没那么好赚,她这辈子死都不当模特儿了!

  「如果我不接受呢?」这几年,他在莺鸶燕燕中打滚,难得有女人勾起他心底的欲望。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讲理?放开我。」她知道多说无益,干脆直接让他尝尝她的厉害。

  她集中心力震开他的手,再让浴缸里的水形成一道水柱,直接冲在殷凯头顶,她则乘机逃出浴室。

  见鬼了!那电流、那道水柱……

  可偏他不信邪,他的外号就叫阴无常。

  他凭着自己异常的直觉和高超的辩论技巧处理案件,往往让另一方的律师措手不及,连法官和陪审团也会被他的辩论吸引,没有人捉得到他处理案件的规则。因此大家认为他是个性无常、做事无常,取人性命、还人自由亦无常的律师,再加上他天生阴沉的脸色让人不寒而栗,因此得这封号,并享誉国际。

  他跟着冲出浴室,将正在穿衣服的诸葛绯玄压倒在床上,「如果你是鬼,配我阴无常刚好。」

  当下,他破天荒的吻了买来的女人。

  诸葛绯玄眨着眼看着紧贴在面前的阴冷眸光和阴沉俊容,然后看着那眸光变得温柔,那俊容变得和煦。

  她也缓缓闭上眼,让他用舌撬开她的齿,进入她的嘴与她的舌交缠。

  原来这就是接吻。

  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