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小五义石玉昆龙之眼可蕊诱惑闷骚男桑暧灵感女孩谭恩美一刀斩曹若冰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放电女王 > 第五章

  「少奶奶也算是个职业?」诸葛绯玄拿着合约书,惊讶的间着,

  「不要大惊小怪,先把合约看清楚。」

  诸葛绯玄低下头,细读着合约内容。

  原来,他是想丢个合约新娘给他爷爷,让他爷爷不再逼婚,而他仍可逍遥的过着他的日子。

  真是高招,她由衷佩服。

  「如何?」殷凯问着。

  她该答应吗?这只是一纸合约,不是结婚证书,更没爱的宣言与保证。

  「条件不够好?」见她不语,殷凯继续问道。

  「不,条件够好。」可以住在这栋大宅里让人当少奶奶服侍,每个月还有十万元的零用钱,又可以保有自己

  的私生活,这么好的差事去哪里找?但期限只有一年。

  殷凯将她搂入怀中,轻吻着她的耳垂,「那你是答应了?」正事谈完了,这下子他总可以碰她了吧?

  「我还没答应呢!」她推着他,「不可以碰我。」

  「有没有搞错?就算你没答应,今晚你还是我的;不过,你可得把握机会,后面有很多人等着。」他套用罗杰

  跟他说过的话,

  今晚?那么那只老狐狸肯定不会来救她了。「我可以考虑看看吗?考虑好后我们再……我会怕。」她含羞垂首。

  「没什么好怕的。」他轻刷着她的唇安抚。

  她眼含迷蒙的水光看着他,脸上净是惹人疼的神情,螓首轻摇,柔柔的道:「求求你啦,我真的会怕。」

  殷凯目不转晴的看着她。那模样分明是在魅惑他,偏又让人拒绝不了她的要求,他凭直觉答应:「好,要考

  虑多久?」

  「两天。」

  「就两天,那你今晚至少得陪我睡觉。」他是个律师,最会讨价还价,完全蚀本的生意他不做。

  「只睡觉喔!」她自己送上唇。

  明知只能睡觉还故意诱惑他?

  该死,偏偏又碰不得,他的直觉背叛了他,他不该凭直觉答应她的。

  殷凯的脸色阴森得比黑白无常还难看,怀中的软玉温香让他有如置身在狂燃欲火的地狱里,那比十八层地狱

  还令人难熬千百倍。

  wwwnetwwwnetwwwnet

  女人总是在天还没亮时就被他赶下山,然这个碰不得的诸葛绯玄竟让他松不了手,至今还紧紧的搂在怀中。

  「该吃早餐了。」殷汉生下楼前,顺便敲了敲殷凯的房门。

  昨夜他没听到诸葛绯玄叫,还怕那兔崽子不满意;可却也没听见诸葛绯玄离去,那表示那兔崽子相当满意。

  本来嘛,为什么一定要会叫?没听过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吗?

  这下子生米煮成熟饭,那兔崽子想赖都赖不掉。他是设计了他未来的孙媳妇,但他会补偿她的。

  诸葛绯玄听见殷漠生的声音,突地醒了过来,惊叫一声:「可恶的老狐狸!早餐!」

  「你这么饿吗?」不是消夜就是早餐,殷凯没好气的送她一个绵绵密密的早安吻。

  「不是饿,是天亮了。」

  「是天亮了没错。」殷凯不懂,天亮了需要这么紧张吗?而后才又想到,「你刚刚说了句什么可恶的老狐狸?」

  「没什么,昨晚作梦梦见两只狐狸,一只老狐狸、一只小狐狸,老狐狸设陷阱捉了一只小羊要给小狐狸吃。」

  「哦!小羊被吃掉了没有?」

  诸葛绯玄睨了他一眼,「差一点。」接着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怎么走出去?」现在全屋子的人都

  醒了。

  「为什么不能走出去?」这他更不懂了。

  「虽然我们没怎样,可我跟你睡了一个晚上,人家一定会误会的。」

  「误会?」大概他是她第一个客人,她还不能习惯别人的眼光,「那你就直接答应当我的合约新娘不就得了?」

  他迫不及待地要把她吃了,最好就是现在。

  「不行!那一年后我怎么办?我得再考虑考虑。」她真的得慎重考虑,免得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甭考虑了。』他突地翻身压上她,扯开她的衣服,不怀好意的说:「我现在就要吃我的早餐,」

  诸葛绯玄被他突来的动作惊愣住了。

  就在此时——

  「吃早餐了。」殷汉生继续在外面喊着。他想看看那小俩口从房里一起走出来的样子。

  这老狐狸总算在无意中弥补了他昨晚的过错。诸葛绯玄松了一口气。

  殷凯则挫败的在心里怒骂他爷爷,同时在诸葛绯玄唇上又落下一吻,才不得不带着她走出房门。

  殷汉生见到殷凯亲密地搂着诸葛绯玄下楼,他强忍住笑意,故作无知地问:「凯,这个女孩是你要结婚的对

  象吗?」

  「爷爷,就是她。」殷凯不打算给她时间考虑了,他肯定她一定会答应,这差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诸葛绯玄一听,狠狠的用手肘撞了一下殷凯,皮笑肉不笑地对着殷汉生笑道:「爷爷早安。」

  殷凯闷哼了一声。这女人竟敢偷袭他,待会儿吃完早餐,看他回房间后怎么收拾她!

  「早安。小女娃儿坐,小女娃叫什么名字呀?」殷汉生愈演愈入戏,笑得诡谲。

  「爷爷,我叫诸葛绯玄。」她被两只狐狸围攻,得小心应付。

  「凯,这小女娃长得清秀可人,爷爷我喜欢,什么时候结婚?」打铁一定要趁热。

  「爷爷,随时都可以,你作主就好。」他待会儿回房收拾她后,她就会乖乖签下台约。

  这两只狐狸居然擅自作主!「你们等等,结婚是大事,我总得问过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姊姊

  、弟弟、妹妹。」

  祖孙俩蓦然将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老的一脸疑惑。她家哪来那么多人?分明是推托之词,而且她不是已经答应要当他的孙媳妇了吗?

  小的则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她要是敢坏他的事,然后从他手中溜走,他一定非整死她不可。

  诸葛绯玄破他们看得低下了头,有意无意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嗫嚅道:「两天,我两天后给你们答复。」

  两天?祖孙俩收回视线,埋首早餐里。

  wwwnetwwwnetwwwnet

  「我说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在干什么?」罗杰喊住提着包包不彩排、故意从他面前晃过去的莎莎。

  「干什么?想换个经纪人。」莎莎停下脚步,一双含怒的媚眼却像游魂似的乱瞟。

  「为什么要换经纪人?」

  「这里前途一片黑暗,我要换个光明一点的地方。」

  「一片黑暗?你是嫌接的客人不够多,还是嫌我对你们这些大小姐太好?」她们是他的生财器具,他可从不敢

  怠慢。

  「嫌你偏心。」

  「我什么时候偏心?」他最怕自己偏心,跟这些小心眼的女人在一起,只要一偏心,肯定被她们生吞活剥。

  「殷先生是我的客人,你让那个来不到两天的新人接是什么意思?」像游魂似的眼神找到了目标,直盯着罗杰。

  「是殷先生自己看上的。」

  「一定是你在旁边蛊惑。」谁不知他那张嘴可以把死的说成活的,把王二麻子说成潘安再世。

  「我的姑奶奶,别人我或许蛊惑得动,但殷先生我可没那个能耐。」他只能看他的脸色说话。

  「那就表示我的姿色输给那个新来的。你现在有那个新来的为你撑着,用不着我了是不是?」

  「那个新来的哪比得上你,你可是我的台柱。』走一个他就损失一个,每个都是他的台柱。

  可那诸葛绯玄还真是出色,她那天一上台,台下那些男人就全疯狂了,他旗下的模特儿们全让她比了下去。

  「台柱?你把殷先生找回来给我,我就留下。」那天被赶下车,表示她的魅力不再;偏她就是不相信,她绝对

  有把握让殷凯再度正视她,她一定要成为他的地下夫人。

  「怎么可能?」

  「那只好说再见了。」她踩着婀娜的步伐就要离去。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见她竟当真离去,罗杰在她背后大喊:「你以为皮条好拉,说拉就拉得回来吗?」

  莎莎停下脚步,回头对他说:「那是你的专业,你得自己想办法。」

  「专业?我除了拉皮条,还得躲警察,躲找麻烦的,还得应付那些恩客们的老婆,女人,现在连爷爷也得应付。」

  「什么爷爷?」她可没听过还有爷爷找上门的。

  他也委屈得很,索性就把苦水吐一吐,「就是殷先生的爷爷。他是个退休的法官,神通广大的知道殷先生是

  我们的固定客人;那个新来的是他要安排给殷先生当老婆的,如果我不配合,他就让警察把我给抄了。」

  莎莎一听完,谄媚的扯动眼角,「那殷先生不知道了?」

  「这风声走漏不得,万一走漏了,我也休想再混,你们就真的只好换经纪人了。不过,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

  ,更专业的经纪人了。」

  「罗杰,你好可怜。为了同情你,我不走了。」

  「谢谢你的同情。」说得跟真的一样。他们的关系是相互依赖的,谁离开了谁,便无利可图。

  或许用狼狈为奸来形容会更为贴切,狼无狈不立,狈无狼不行。

  wwwnetwwwnetwwwnet

  莎莎直接走进殷凯在台的律师事务所。

  「小姐您好,敝姓黄,我可以为您服务吗?」律师事务所的助理趋前问候。

  「我找殷先生。」

  「我必须先了解案件状况。我们有很多的律师,至于是不是需要殷先生亲自出面,要看情况而定。」殷先生

  只处理跨国大案件。

  「我找殷先生是私事。」罗唆!

  「殷先生什么时候会过来不一定。」

  「你替我通知。」

  「对不起,这可能有点问题。』他不曾为私事找过殷先生,殷先生也不喜欢人家无事打扰。

  「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你万一误了事,可能会被炒鱿鱼。」

  被炒鱿鱼?「我试着联络看看。」

  wwwnetwwwnetwwwnet

  两个小时后,律师事务所旁的咖啡厅里,殷凯一脸阴森地问:「有什么重要的事?」他从不跟买来的女人有任

  何瓜葛,也没人敢登门造访。

  最可恨的是,如今他正想收拾诸葛绯玄,解她挑起的欲火,助理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他跟诸葛绯玄肯定是八字不合兼相克,否则怎会好事多磨?

  「殷先生,包养我,我就讲。」

  「莎莎,你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

  「跟名闻国际的大律师啊!殷先生,你本来都找我的,而且我要讲的这件事,关系到你的终生幸福。」

  终生幸福?他的终生幸福哪轮得到她在这里大放厥诃。「爱说不说随你,我没时间陪你蘑菇。」他起身。

  莎莎怕他走也跟着起身,「我说、我说。」她只要说了,他一定会马上甩了那个新来的,他肯定会再找她。

  殷凯坐了下来。

  莎莎坐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开始说着……

  接着,便见到殷凯的脸色如催命无常般阴冷,身边流动的空气也凝聚成阴风阵阵。

  wwwnetwwwnetwwwnet

  二天后,诸葛绯玄决定签下台约,

  会这么决定,一半是由于她发现自己很在乎、也很喜欢那只小狐狸,一半则由于老狐狸的百般请求。

  殷汉生希望她先签下台约绑住殷凯,因他肯定殷凯一定会喜欢上她跟她结婚,他说他从殷凯眼中看到不曾有

  过的柔情。

  是真的吗?殷凯对她真有柔情?

  坐在殷凯预订的餐厅里,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痴痴的笑着,自然没注意到邻桌瞟来好奇的眼光以及来到

  她身后的殷凯。

  直到殷凯带着莎莎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她才迅速收起笑容,此时才感应到一股相当不好的气息。

  诸葛绯玄直盯着他们亲热的模样不发一语,她直觉这份合约是签不成了,殷凯可能知道她与殷汉生联合起来

  骗他。

  天啊!她刚刚才在作梦,怎么马上就醒了?

  殷凯似笑非笑,老神在在的看着她,眼底充满戏谵与讥笑,彷佛在讥笑她的自作多情。

  他也的确在笑她的自作多情。他这两天把她调查得一清二楚,知道如果她不喜欢他,便不会配合他爷爷的诡

  计。

  默默的对峙了一会儿,殷凯拿出合约,开了口:「签了它。」

  诸葛绯玄震了一下。怎么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她犹豫着看着桌上的合约,不敢贸然签下。

  「你已经在电话中答应过我了,签了它。」他是用命令的。

  「你就当我只是说说,或许你会考虑你身边那位美丽的小姐。我不妨碍你们了,告辞。」她立刻起身想离去。

  殷凯跟着起身来到她身边,挡住她的去路,将唇凑近她耳边继续命令道:「签了它。」

  被逼得没办法,心想反正只有一年,诸葛徘玄签了合约。

  殷凯收下一份,把另一份拿给她,「回去把合约看清楚。」

  诸葛绯玄拿着合约迅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