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补玉山居严歌苓故园亦舒你是我的池秀贤烟锁重楼琼瑶霸王的笨女人萧宣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网络 > 芳邻爹地赖定你 > 番外二 以后不许碰我

    这天清晨,郑琛珩起床挺晚,当他光着健硕的上身走出房间,就看到熙晨已经吃了早饭坐在客厅看杂志。郑琛珩打着哈欠走下去,来到郑熙晨的身边弯下腰,在那粉嫩柔软的唇上印下一吻,这才在佣人偷笑的眼神中走向餐厅。

    郑熙晨对于他这样的小动作丝毫不介意,但同时也没有了什么其他的感觉,只是一件很平常了的事情而已。郑琛珩草草的吃了早餐,就又拖着步子移至郑熙晨的身边,伸出胳膊一把环住他的腰。

    郑熙晨对于他这种行为无语,但也没打算推开他,反正他们二人再怎么亲密的动作,在佣人眼中也是习以平常。就算什么时候郑琛珩真的兽性大发,想要当场就上了他,下人们也总是暧昧的笑着悄然退出去。

    对此,郑熙晨真的很无奈,这无疑是助长了郑琛珩猖狂的气焰,什么事情什么时候都做得出来!如今,郑熙晨看着强势将自己揽到怀中的男人,看着他一脸审视又疑惑的看着自己,还好死不活的伸手掐掐他的腰,郑熙晨顿时就怒了!

    “郑琛珩,你做什么,无聊是吧?”

    “没有,只是你为什么不累,看起来精神还挺好!”郑琛珩实在是疑惑,他这样的人都累的不行了,熙晨竟然还能坦然无事的坐在这里?

    “……”郑熙晨无语,嗔怒的看了他一眼,小声的嘟囔着:“混蛋,哪里有很好?”

    “你说什么?”郑琛珩显然没听清楚郑熙晨的言语,继续想不明白的盯着郑熙晨的脸猛瞧,双手更是在那腰侧摸摸,还顺着大腿就要向下滑去。

    “你做什么?”郑熙晨顿时一惊,打掉那双不怀好意的手。

    “我只是想确定下,昨晚我可是奋战了一个晚上的,差不多清晨才合眼!你说,为什么你还能这么早的起床,还气态从容的坐在这里?”郑琛珩思索着,往常熙晨从来都是受不了他的索求,第二天清晨总是他抱着哄着起床的,哪能跟今天这样不正常!

    “郑琛珩,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气态从容?”郑熙晨有些咬牙切齿,不由得更靠近他的胸膛,伸手在那胳膊上狠狠的一掐,冷声问道:“疼吗?”

    “……不疼!”郑琛珩迟疑着回答,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郑熙晨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那你说我力气都到哪里去了,我真的很好吗?”

    这么的一说,郑琛珩才反应过来,熙晨方才伸手掐他的动作可是用了狠劲儿的,可是他却丝毫不觉得疼痛,这只能说熙晨此时已经虚脱的没力气了!

    如此,郑琛珩突然间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熙晨真的生气了。而生气的原因,估计就是他昨晚不顾他的求饶,一意孤行做的太狠了些!

    “小晨,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我看看!”郑琛珩立时就心虚了,同时也格外的心疼,立马就体贴的将郑熙晨抱坐在这自己腿上,伸手就要检查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你放开我!”郑熙晨挣扎着,“你干什么,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我昨晚说的话,你丝毫都没听到是不是?好,既然你只顾着自己,我也再不会迁就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别再碰我了!”

    说着,郑熙晨就挣扎着离开了郑琛珩的怀抱,费力的站起身子,头也不回的走上楼去养精神了。郑琛珩还因为他方才的话愣怔着,一回神才发现郑熙晨已经走上楼去,想要追上去又想起方才熙晨一闪而过湿润的眼睛,顿时就有些无力的坐倒在沙发上。

    郑琛珩在检讨着自己,虽说昨晚做的有些厉害,而且没有听从熙晨求饶的话,依然不知疲倦的索取着。可是,这样的情况也并非第一次,熙晨也并不是真的要拒绝他,可今天怎么就真的生气了呢?

    郑琛珩想不明白,睿智聪慧的大脑始终都混沌着,没办法只能出门去公司了,省的在这里让熙晨看到了更烦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还是等中午回来熙晨修养的身体再说吧!

    郑琛珩在公司一个上午都无法静下心,面对着桌上的文件只觉得眼前一片恍然,出现脑海的始终是清晨熙晨那湿润微红的眼睛,这样他的心揪扯一般的疼痛复杂着。

    于是,郑琛珩是再也坐不住了,不到中午就又驱车赶了回去。当他回到家里,就看到老爷子冷着一张脸坐在客厅,郑琛珩不知所谓的向着老爷子问候着,却只得到了老爷子一声冷哼!

    顿时,郑琛珩好像明白了什么,看来老爷子也是在责备他呢!他惹了熙晨生气,老爷子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而所有的佣人面对他都是有些尴尬的,似乎纠结着到底该用什么样的神情才面对这个做了错事的主子。

    郑琛珩无奈的叹口气,认命的走上楼去,决定深刻的去反省自己的错误!对于这种情况,郑琛珩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如今郑家宅子有了真正的小少爷,所有佣人称呼熙晨都变成了晨少爷,因为老爷子依旧对熙晨的宠爱,以及他这个郑家主人对他无条件的遵从,熙晨在这里的地位可以说一如既往,是无可撼动的!

    可是,这样子好像一来,在这种时候最尴尬的就是他了!明明他是主人,可是为了那位得罪不得的少爷,佣人们甚至都不惜来责备他。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却会暗暗给他一个幽怨失望的眼神。

    郑琛珩顿时觉得这个地方呆不下去,忙不迭的跑去熙晨的卧室,发自肺腑的道歉去了!郑琛珩知道,熙晨一旦闹了别扭就一定会回到隔壁房间,绝不踏足他的房间一步的!

    郑琛珩推门直接进去,没敲门是怕吵醒熙晨,可当郑琛珩走进内室,看到床上苍白着脸,通红着眼睛靠在床上发愣的人,顿时就忍不住的心疼,一把上前将他揽在怀中,疼惜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郑熙晨不理他,想要推开他的身体,却又用不上力似的,推搡了两下就放弃了。郑琛珩紧紧的将他圈在自己怀中,看着那一张俊美苍白的脸,柔声问道:“怎么还哭了!都是我的错,你别难受,有什么就告诉我啊!”

    郑琛珩实在是头疼,这打不得骂不得的,就算哄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真真是为难人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想法感受了?”一说起这个,郑熙晨就有些委屈,恨恨的将头别了过去,不想看到眼前的男人。

    “怎么可能!”郑琛珩真是觉得自己比谁都冤枉,“我怎么会不在乎你,天都知道我最在乎的是谁!”

    “那我昨晚,都那样的求你了,你都不肯罢手!我是真的有些不舒服,可是你根本就不听我说,是不是欲/望的驱使就可以超过一切!”

    “什么,你不舒服?那么,现在有没有啥怎么样?”郑琛珩这时候是真的急了,哪怕熙晨再怎么责备他,他都不会说一个不字,这若是昨晚熙晨真的不舒服,他还硬要了他一夜,那这种会儿可真是要把他悔死的!

    “我……”郑熙晨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看到郑琛珩那样真切的自责和懊悔,他又觉得有些不忍心了。

    “琛珩,我问你,是不是欲/望就可以操控一切,就算我不愿意也停不下来!”郑熙晨轻轻的问道,话语中有着难耐的悲伤!

    “对不起,小晨,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不知道你真的不舒服,你怎么不告诉我呢?”郑琛珩自责着,又不满着熙晨不直接告诉他,他只是说要他停下,没有原因的不要了,他还以为是情动中的调剂语,怎会知晓是他身体不舒服!

    “小晨,下次这种情况一定要告诉我,若是我真没个轻重伤了你,你是要我自责而死吗?”

    “琛珩,其实也不是……”看到郑琛珩如此懊悔难过,郑熙晨顿时心中更是难受,轻轻地咬了咬唇,抬眸看着郑琛珩,“琛珩,如果说在那种时候我说不想要,我说我不舒服,你会立马停下来吗?”

    “当然,你都是在想些什么?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郑琛珩叹口气,更加抱紧了怀中的人,“小晨,昨晚我是真的没发觉,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的拒绝我,所以才没有……”

    “不要说了!”郑熙晨打断他的话,“你不必太过的自责,我知道你最在乎我,知道你始终会以我为先,我就不生气了!”

    郑熙晨不好意思的,又带着些许忧愁的说道:“我以为,你已经不那么的在乎我!我以为,欲望已经超过一切!对不起,琛珩,其实昨晚我也不是那么的难受,只是当时你不管不顾的,我只觉得有点委屈!”

    “好了,现在我已经好多了!不过,你以后也不许那样子了,整天狼吞虎咽的,一点自持都没有!”郑熙晨嗔怒道,看着郑琛珩有些会不过神的脸庞,认真而充满歉意的数道:“对不起,让你担心难受了!是我不好,有些胡思乱想了!”

    郑琛珩许久都没有答话,这让道了歉也释然的郑熙晨有些诧异,轻轻的碰碰身边人的手臂,有些不安的看着他。“琛珩……”

    许久后,郑琛珩缓缓抬头,有些阴测测的说道:“所以说,这么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以为我不够在乎你,以为欲望可以让我不管不顾的蛮来?郑熙晨,我是那样的人吗?”

    “琛珩,对不起!可是,你真的挺过分啊!每天,多那么没完没了,我也……”会有些受不住的啊!

    看着郑琛珩稍稍缓和,但还是黑着的脸庞,郑熙晨再一次的开口:“再说,我之所会不舒服,还不是你前天要的过了点!我都还没缓过来,你昨晚又那么的急切,不知尺度的索求,我当然,唔……”

    接下来的话自然都被郑琛珩堵在口中,虽然郑熙晨的话让他汗颜,但是他也自豪非凡,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战斗力强,爱他爱得深切啊!

    “宝贝,你今天害我心脏颤了这么几颤,看我怎么惩罚你!”

    于是,某男又化身为狼,狂躁又狂野的扑上去又撕有扯的,虽如此那动作也是一点都不伤人的,反而溢满了别样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