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桐华宝贝俏冤家悠悠知青梁晓声天剑绝刀卧龙生

返回顶部

  到离开奈良时,浅见一直沉默寡言。即使美果问什么,也只是简短地回答“嗯”、“不”,好像头脑中丢失了大量词汇一样,说不出话来。近铁特快开出后过了约十分钟,浅见突然说“平城山已经看不见了吧”。

  “哎?嗯,大概已经看不见了吧……”

  美果窥视着右侧的窗户回答。窗外展开的已经是京都府南部的田园地带了。不,随着住宅化的推进,称之为田园已经让人感到不合适了。

  “锦绣胜地”大和和平城山都受到人们行为的侵蚀,正在逐渐改变风貌。

  “你还不和我说话吗?”

  美果说,但绝不含有一点不满。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从昨夜开始她就感到浅见的忧郁非同一般。

  “那我就说说吧。”

  浅见一边茫然地望着窗外闪过的风景,一边说。美果想,也许平城山看不见后浅见被解除了咒语的束缚。

  于是浅见就把在香梦庵和桥口的谈话几乎原封不动地对美果说了。

  “是吗……”

  听完后,美果放心地用力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睡觉真好。我要是你也一定会那样做的。”

  “是吗?”

  “嗯,谁也不伤害的方法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一定是。而且,确实像桥口说的那样,即使说是案件,也只是尸体遗弃案件……”

  “你错了。”

  浅见用老人责备考虑不周的年轻人的口气说。

  “错了,为什么?”

  浅见犹豫了一会儿说:“我希望这只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

  美果吓了一跳。浅见褐色的眸子闪着光彩。和浅见共享一个秘密,美果感到战栗般的高兴。

  “好,好的,我保守秘密。”

  “这不是单纯的弃尸案件。”

  “哎?不是吗?”

  “是高明的杀人和弃尸案件。”

  “哎……”

  美果刚刚品味的闪光般的幸福感一下子踪影皆无。

  浅见凑到美果耳边小声说:

  “野平繁子是被杀的。”

  美果身子向后仰好像要躲开浅见一样,嘴张得大大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杀,杀人……”终于说出一句。浅见“嘘”一声用手指盖在嘴唇上。

  “谁,谁是凶手?”

  “我不知道名字……”

  浅见又望着远处说。

  “是翻过平城山离去的女子。”

  “哎,那……”

  美果不禁哑然。

  浅见也不打算再加什么说明。

  “怎么会……谎话,你说的……真的吗?”

  美果惊慌失措,毫无条理地问。

  “虽不能说百分之百,但大概不会错。因此大家才会拼命地活动进行隐瞒。当然也包括她自己。特别有象征意义的是,大觉寺的绅士——保坂突然沉默了。在一段时期里他确实想揭露野平繁子失踪的事,可是突然闭嘴了。桥口社长说‘因为他不是坏人’,那只是诡辩而已。”

  “可是,为什么?动机是什么?”

  “不知道,那种事。”

  浅见生气地说。但是看到美果吃惊的表情,慌忙改口说:“我也不清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动机是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尽管前一天劝说过了,可野平繁子并没有履行约定,也许是对此的愤怒吧,或者也许是嫉妒。”

  “嫉妒?……”

  “是的,对女性的心理我也不清楚,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不问她本人是不可能知道了。不过,也可以认为她并没有杀人的念头。在争执中,迫于当时的形势,繁子被杀死了……我想真相是那样的,至少我希望是那样。”

  浅见像筋疲力尽一样,说完话的同时闭上了眼。

  “可是,以后怎么办呀?”

  美果像受到刺激的爱起哄的无所事事的妇女一样,积极地探出身子。

  “我想香药师佛会回来了。”

  浅见闭着眼睛说:

  “我和桥口约定好了。不过,什么时候怎样归还我没有问。某天,去新药师寺,也许会忽然发现香药师佛立在那里。真让人高兴啊!”

  “不是……”

  美果急了,声音终于大了。

  “不是那个,比如野平夫妇怎么样了,还有那个香药师佛的绅士怎么样了,你难道不担心吗?即使警方,那个东谷警部也不会允许一切就这样结束吧。他知道你一声不响地从奈良逃走后,一定会暴跳如雷紧跟着追来的。”

  “追来也没用。因为我已经睡了。以后的事远比读没趣的推理小说还无聊。不管会怎样,我已经没有心情继续看了。”

  说完,浅见身子缩得小小的靠在靠背上,像婴儿一样进入了梦乡。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