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神眼劫曹若冰政权白长信讨债鬼飘红我不是漂亮女生金娜拉盗墓迷津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封神劫 > 第七章

  李浪摇头。“金针是方才天绝扎下去的,我在这边看得很清楚。”

  香菱面色不由一变,问道:“你的意思是……”

  “也许天绝地灭闻知不能够将太子带走,在太子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李浪的面色凝重。

  “他们敢?”香菱有些怀疑。

  李浪道:“这也许是赵光义的意思。”他随即回剑入鞘,探手拔那枚金针。

  香菱原也很镇定,但看到那枚金针长逾七寸,尖端三寸成碧绿色,不由得机令令打一个寒噤。

  李浪的面色更难看,近乎呻吟的一声:“碧灵针”

  香菱以带着颤抖的声音道:“那是天绝地灭秘炼的毒针,三十六个时辰之内若是不能将毒药迫出来,人便会毒发疯狂,大罗神仙也难以救药。”

  李浪道:“据说是这样。”

  香菱道:“之前我们也有人伤在这种毒针之下,情形的确是……”

  李浪说道:“以你所知,有没有解药可解?”,香菱道:“天绝地灭应该有的,但他们肯定不会给我们。”

  李浪道:“这当然,那次你们伤在这种毒针下的人……”

  香菱道:“其中一个因为过了三十六个时辰,结果狂性大发不得不将他杀掉,还有的因为在时限内,都由家师将毒性迫出。”

  李浪喜形于色,道:“那是说令师有解药……”

  香菱摇摇头,说道:“家师是金针度穴,将毒迫在一个穴道,然后以内力将之迫出。”

  李浪接问道:“那么金针度穴之术你……”

  香菱道:“我可是不懂,那必须精通医术如家师,清楚知道每一个时辰血液流经的穴道才能够下针,一下二三百支,看着眼都花了。”

  李浪听着苦笑。“这是说,非要找着令师不可的了。”

  香菱道:“唯一的办法。”

  李浪不由叹了一口气:“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估道这个地方安全,到底还要回到令师身旁。”

  香菱道:“我们也是大意了一些。”

  李浪道:“赵光义这样快找到来,用的又是这种手段,无疑令人意外。”

  香菱道;“他不像这样聪明的人。”

  李浪道;“可是跟他一鼻孔出气的赵普却是向有智囊之称,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

  香菱不以为然的。“若是我们也不会将太子送到这里来,他若是真的聪明,也不会这样算计太子。”

  李浪叹息道:“他若非聪明,干脆就将太子杀掉,用不着这样麻烦。”

  香菱一怔,叹息一声,道:“我明白了。”

  花虎却在大摇其头。“我可是不大明白。”

  李浪解释道:“他若是将太子杀掉,赵光义始终难免背上杀太子的罪名,但现在这一来我们却是得将太子送回去,只要证实枫林渡太子的被杀与赵光义无关,太子根本仍然在生,赵匡胤有什么话说。”

  花虎道:“太子现在可是伤在他的人手下。”

  “谁能够证明?即使能够,太子怎么会跑来这里?枫林渡又是什么回事?现在来解释,无论如何都是对赵光义有利。”

  花虎摸着脑袋,叹气说道:“我可想不透这许多,只想知道,太子是否真的有救?”

  香菱接道:“若是能够在三十六个时辰之内,送到我师父那儿,应该是没有问题。”

  李浪嘟喃道:“三十六个时辰,时间实在太急迫,再说,赵光义未必会给我们顺利赶到皇城。”

  香菱道:“不是说,他只要洗脱自己的罪名?”

  李浪道:“但太子若是平安无事,日后难保继续来与他作对,疯了却是最好不过,任何人相信也不会赞成由一个疯子来做皇帝。”

  香菱沉默了下去,李浪接道:“他们原是要将太子掳回去,到皇帝面前揭穿是有人算计赵光义,不能够这样便令太子中毒,让我们将太子送到令师那儿,而明知有机会获救,当然会尽量想办法破坏,说不定赵光义的人现在已经在古树林外作好准备,封锁所有的去路。”

  “这倒是不要紧。”花虎突然插口。

  李浪一怔道:“难道仍有什么好的办法。”

  “只要太子有救便成。”

  “连陈搏老前辈的医术你也怀疑。”李浪反问。

  花虎摇头道:“山寨的后面另有一条路,虽然难走一些,可难不了我们,那儿且是一条捷径。”

  李浪香菱喜形于色,香菱道:“那还等什么?”

  花虎目光又落在德昭面上。“情形真的是这么严重?”

  李浪苦笑道:“我也希望不是。”

  花虎接问:“见到了陈搏,他一定有救的?”

  李浪目光转向香菱,然后道;“有关陈搏老前辈的传说,你多少也应该听过一些。”

  “传说他是一个活神仙。”花虎抓察着那胡子。“我不是怀疑,只是心乱得要命,要知道我这一生的荣华富贵,都在这个太子身上了。”

  李浪道:“那赶快动身才是。”

  花虎应声挥手道:“儿郎们,还不快快将这个活宝好好的抬起来。”

  他说来轻松,但上前来抬德昭的人他都很小心的选择,还千叮万嘱。

  群贼也自小心翼翼,他们既然是父子兄弟兵,心意当然互通。

  XXX

  山寨的后面果然有一条捷径,只是夹在山岩峭壁之间,走来不易。

  花虎挑选的都是健步如飞,身手敏捷,体力充沛兼且又熟识地形,极富经验的山贼,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虽然带着一个昏迷了的人,仍然没有受多少影响。

  李浪香菱身手无疑在群贼之上,但置身这种境地,也快不到那里去。

  赵光义的人显然还未探到有这样的一条路径,他们一路走来,并未遇上任何袭击。

  日以继夜,他们就像是铁打的,不过二十四个时辰多一点,已赶到皇城。

  分布在皇城的暗椿也没有被赵光义的人侦破,他们很顺利的将德昭太子送进太子府里。

  XXX

  陈搏虽然身负重任,但已有消息知道天绝地灭侍候赵光义离开皇城,禁宫之内绝对安全,得悉德昭被暗算,人已送回太子府待救,那敢怠慢,悄然离开禁宫,赶赴太子府。

  与之同时,各种丹药器具已送到太子寝室,就连陈搏也不能不承认门下弟子头脑灵活。

  德昭的面色看来并没有多少变化,但陈搏目光落下,双眉却不由皱起来。

  香菱眼利,立即追问道:“师父,怎样了?”

  陈搏目光一转。“什么时候的事?”

  “二十五个时辰之前,我们已尽所能赶到来,师父得立即下针了。”

  陈搏点头道,“为师自有分寸,天绝地灭的毒是从那儿进去的。”

  李浪插口道:“以一枚金针自泥丸宫送入,但总算发觉得早,并没有让金针留在泥丸宫多久。”

  陈搏一面听一面点头,香菱接道:“太子的面色看来还好。”

  陈搏道:“你们回来赶得也总算是时候。”

  香菱雀跃道:“那是不妨事的了?”

  陈搏道:“但毒从泥丸宫送入到底是麻烦,下针用药非要加倍小心不可。”

  香菱立即说道:“我来助师父一臂之力。”

  陈搏笑笑道:“你别在这里骚扰师父下针,已经是帮了师父很大的忙了。”

  “师父这是说我没用……”香菱有些不依的。

  陈搏又笑道:“早叫你平日小心着多学一些医人的本领,那现在也可以做一个递针送药的侍儿。”

  香菱道:“那么辛苦才做诗儿哦?”

  陈搏道:“你以为医人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为师十六岁学医人,到现在很多时还举棋不定,伤透脑筋哩。”

  香菱笑笑道,“那么辛苦的,我才不学。”

  李浪又插口:“未知可有用得着晚辈的地方?”

  “有……”陈搏笑了笑。“你与香菱守在寝室外,任何人也不许进来骚扰,好得我安心用针下药。”

  李浪应一声退出,香菱追前去,娇笑道:“我以为你真的管用呢,原来也是个看门材料。”

  李浪摇头道:“你这个做徒儿的只能看门,何况我这个本来就是门外汉。”

  香菱皱着鼻子道:“好啊,绕弯子骂我有个师父也学不好。”

  李浪道:“这门子学问既要天赋也要经验,你我都不会学得好的了。”

  香菱笑笑道:“别的你这样说我一定不服气,就是这件事,我自知没有那个耐性。”

  李浪道:“不错,耐性最要紧,别的可以急,下针用药可是急不来。”

  香菱笑接道:“师父武功好,但我最佩服的还是他这个耐性。”

  李浪颔首道:“我现在才放下心。”

  “早叫你放心的了,别的人救不了,可难不了我师父。”香菱引以自豪。

  出到了内堂,花虎正在周围乱转,一见二人立即问道:“怎样怎样?”

  香菱笑道:“你怎么不进去,那不就清楚了。”

  花虎打着:“哈哈”道:“我胆子弱,受不得刺激,看你们一面欢容,其实不用说也知道有救了。”

  香菱道:“到我师父有笑容,我们才笑得出来。”

  花虎又打了一个“哈哈”,往椅子上一倒,两条腿随即架上桌面,不过片刻,已然鼾声大作。

  李浪也不由自主坐下,吁了一口气,香,菱看看他,道:“你是这样看门的。”

  李浪笑道:“这地方禁卫森严,要闯进来谈何容易,赵光义一伙就是与我们同时上路,赶得最急也没可能赶到,这时候是必然在路上。”

  香菱道:“你倒是大条道理偷懒。”

  李浪道:“到他们回来,我们只怕连休息的机会也没有的了。”

  香菱恍然道:“不然,我们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

  李浪微喟:“一计不成,可以想像他下一计必是更狠毒,必须打醒十二分精神来应付。”

  香菱连连点头,目光一转再转,忽然问:“高师兄怎么不见?”

  旁边一个陈搏的弟了叹息应道:“日前有敌人偷进来,他们追了出去,之后完全没有消息,估计已遭了毒手。”

  香菱动容地问道:“他们,你说的他们……”

  “还有孙师兄,一共两个人。”

  “师父怎样说?”

  “曾经指挥我们袭击晋王的两个秘密巢穴,可是一个人也都没有,其中一个有用过酷刑的迹像,师父推测,可能就是对付高师兄他们。”

  “高师兄一定不肯说。”

  “师父说天绝地灭尽多旁门左道的技俩,一定有办法将话迫出来。”

  “难怪赵光义的人那么快找到去。”香菱咬牙切齿的。“这个账一定要跟他们算清楚。”

  李浪插口道:“账一定要算的,只是那此人如此不择手段,我们也不能鲁莽行事,令师想必也是这意思。”

  香菱无言点头。

  XXX

  赵光义一伙这时候的确在回皇城的途中。

  天绝地灭的伎俩赵光义多少都知道一些,也不以为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敢疏忽大意。

  德昭既然一定会变成白痴,他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古树林附近,大可以回皇城去静候佳音。

  虽然如此,路上他仍然不由自主的一再问:“一定的?”

  “一定,就是大罗神仙也没救的了。”天绝地灭也始终是这样回答。

  “陈搏那个老小子可是有人称之为神仙,妙手回春,之前,不也是救过了好几个中了你们毒药暗算过的弟子。”

  “这是事实,但太子这次不同,毒药是由泥丸宫进去,直接损坏脑部,陈搏这若是也能够求治,那便真的是神仙。”天绝地灭充满了信心。

  XXX

  陈搏当然并不是神仙,知道天绝地灭以金针将毒直接从泥丸宫注入,他的心已经凉了半截,但他仍然抱着万一的希望,也正如李浪所寄望的,金针及时被抽出,德昭中的毒并不怎样严重,还可以救治。

  他将香菱李浪支开,的确是恐怕他们扰乱自己的心情,这种情形下他的确需要极度的冷静,一些也不能够出错,。

  也许他还担心李浪香菱看见他狼狈的样子。

  他仔细观察了差不多两个时候,最后才决定冒险开脑一看究竟,那当然是因为他两个时辰观察下来,毫无结果。

  那其实应该说不能够确定是否需要下针用药。

  他精研医术,判断一向迅速准确,也所以才能成为神医,被一般人当作神仙看待。

  甚至连他本人,有时候也难免有一种飘飘若仙的感觉,与一般人有异。

  这一次他其实第一眼便看出德昭是无药可救,但随即他又怀疑自己的判断,最主要是德昭关系他的将来,也是他所有的希望所在。

  任何人眼看自己的所有希望已成为泡影,都难免会有一种拒绝的心理变化。

  陈搏也只是一个人。

  可是他仍然不肯就此罢休,拒绝接受这事实,要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

  开脑说简单其实并不简单,陈搏用的是一支梭子般,长不过半尺奇薄的短剑,以他的经验技术,应该不用花太多时间,可是竟然差不多半个时辰他才完成开脑的过程。

  与之同时,他用上精炼的止血药物,却随即发觉,就是他不用止血的药物,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德昭体内的血液流动得异常缓慢,针口附近,甚至有胶结的现象。

  越看陈搏的心也就越不舒服,他本来怀疑自己的判断,但开脑之后他发觉其实并没有错误,所以怀疑只因为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然后他终于用药,虽然用药与否并没有多大分别,他仍然尽最后一番人事,希望德昭就是变成白痴,也变得像样些,不致于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白痴。

  这也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连一个他这样的神医也束手无策,德昭情形的严重可想得知,只是表面上他完全瞧不出,在陈搏用药之后,苍白的面色也甚至恢复正常,看来与常人无异。

  只是他仍然在昏迷的状态,并没有轻醒,陈搏所用的药物当中,夹杂宁神的药物。

  以德昭的的情况,就是不用这种药物,也够镇定的了,他还用这种药物,只是以防万一,希望德昭能够保持这种镇定,一直到他将所有的问题解决。

  德昭已经昏迷了接近三十个时辰,就是再昏迷三十个时辰,也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怀疑,在未来的三十个时辰内,他的问题应该可以完全解决。

  若是不能够解决,时间再多,结果他相信也不会有分别。

  开脑用药之后他一身冷汗湿透,那消耗的体力有限,精神的损耗却是他前所未有。

  体力的消耗以他的内力修为要补充何等简单,精神上的消耗却就是他这种高手也几乎支持不住。

  用过药他便坐下,反覆思量,又过了半个时辰,才站起身来,推门走出去。

  李浪香菱在内堂看似都已睡着,但门开声入耳齐都醒转,一齐迎前去,花虎也居然同时睁大了眼睛,只是懒洋洋的仍然躺在那儿。

  看见陈搏的样子,李浪香菱都不由吓了一跳,陈搏前后在他们的眼中简直苍老了十年。

  他们也知道德昭的情形不简单,医来颇费神,但陈搏精神这样衰颓,倒是在他们意料之外。

  香菱急性子,随即问:“师父,太子怎样了?”

  陈搏微笑道:“不妨事。”

  看见他面上还有笑容,李浪香菱都如释重负,在他们的心目中,陈搏并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他绝不会说谎,说不妨事那便真的不妨事。

  香菱立即嚷了起来。“我早就说师父一定能够将太子治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这话完全是冲着李浪说的,李浪不由笑了笑,向陈搏一揖,道:“辛苦老前辈了……”

  陈搏淡然道:“你们等在这里不是也辛苦。”

  “才不呢?”香菱笑嚷着。“这个人只懂得睡觉,才不管事情发展。”

  陈搏道:“晋王府的人即将抵达,若知道太子平安无事,一定会再采取行动,不好好休息,如何有精神来应付呢?”

  “他就是这个意思。”香菱向李浪眨眨眼睛。“师父准是听到他这样说话,故意这样说。”

  李浪也知道香菱是有意让气氛轻松一些,但仍然不由自主地问:“太了现在是不是已可以行动自如,恢复正常。”

  陈搏笑笑。“那我是个真仙了。”

  李浪一怔,道:“晚辈是心急了一些,那的确需要一段时间。”

  陈搏道:“暂时你们也不要惊动他,让他安安静静的休息三两天,情况若是没有变化,应该很快复原。”

  李浪沉吟道:“只要保密的功夫做足,短时间之内,赵光义应该不会骚扰这里,当然,有可能现在他已接到消息。”

  陈搏道:“大家小心一些便是。”吁了一口气,往外走。

  “师父到那儿去?”香菱追前急问。

  陈搏道:“师父受命负责大内的安全,不能够无缘无故离开太久。”

  “那么……”香菱欲言又止。

  “师父既然放心离开,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陈搏仍然一笑。

  香菱也不由一笑,陈搏没有再说什么,举步再往外走,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止他离开了。他也没有回头,深恐一回头便给香菱他们瞧出神态有异,多留一刻他的心头便沉重一分,再留下去他实在担心能否禁受得住。

  也只有他知道他的精神已接近崩溃的阶段,那是因为他不习惯失败,而现在,在德昭方面他已经彻底失败,除非就真的有神仙来搭救,德昭是否就是他所有的希望?不由他不怀疑。

  XXX

  目送陈搏消失,花虎随即跳起身子,向太子的寝室走去,两个陈搏的弟子不由自主左右上前阻止。

  花虎眼一瞪,格格大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害怕我会对太子不利?”

  那两个弟子不由一怔,花虎接笑骂:“我要是对他不利,机会多的是。”

  香菱插口道:“那有这种事,他们不过受命保护太子,下意识有些反应,花大哥莫要误会。”

  花虎大笑道:“我也是跟他们开玩笑。”一顿接问李浪、香菱:“不进去瞧瞧,你们放心的下了。”

  香菱沉吟道:“师父他医术高明……”

  花虎道;“这许多人都知道,只是太子的情况不同,也关系重大,就是你们放心得下,我也放心不下。”

  香菱目光转向李浪。“你怎样说?”

  李浪悠然道:“看一看又何妨?”

  香菱轻声道:“你其实也在怀疑。”

  李浪道:“太子的情况实在不寻常,令师的医术我们也到底只是听说。”

  香菱截口道:“别说了,现在连我也要看看才真的放心得下。”

  花虎大笑道:“正如小李说的,看看有什么关系?”

  香菱以行动答覆,率先走进太子的寝室,花虎第一个跟上,太子的安危影响他的前途至大,若说他不紧张是谎话,倒是李浪,仍然如此沉着。

  也许就因为他由始至终都不太赞成绕一个这么大的弯子来对付赵光义,只是他也想不出一个更好、更直截了当的办法,这是无可奈何。

  当然他也不希望这个计划失败,也不能不承认赵光义做不成皇帝,一定会比杀了他更难受,而他在失势之后,其他的人不难群起而攻击。

  赵光义落得这样下场当然大快人心,那就是李浪一个心不太快又有甚么要紧?所以他仍然尽心尽力的去做,但仍然有心理准备,心要时用他的办法去解决,既然有这种心理准备,难怪他远比各人沉着。

  XXX

  德昭卧在床上看来是那么安详,面色也变得颇为正常,表面上看来,的确像药到病除。

  李浪花虎香菱看到的也只是表面,他们虽然也懂得疗伤解毒,到底只是一般,何况此前陈搏也有成功的例子,不得他们不相信。

  香菱第一个嚷出来:“是不是,这种毒怎能难着我师父,赵光义这一次又是空欢喜一场,回到京城给抓着才叫冤呢。”

  花虎亦裂开大嘴巴,大笑。“啊哈,这个老小子果然有几下子,难怪一般人都叫他活神仙,什么时候倒要向他好好的讨教一下。”

  李浪开口问:“讨教什么?”

  花虎道:“譬如长生不老的技俩。”

  香菱失笑道:“你没有看清楚家师是怎样子?”

  花虎道:“那是他懂得长生不老的妙方的时候已经是这样子。”接向李浪道:“可惜我没有你这般英俊潇洒,否则你这般模样混下去才叫人快活呢?”

  李浪不由失笑,道:“那也不是没有办法。”

  香菱脱口道:“有什么办法?”

  李浪道:“令师剥下我这块面皮,换到他面上便是,这种易容小术,在令师应该轻而易举。”

  花虎大笑摇手。“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便当真的,也不晓得我现在这张脸有多大魅力?”

  李浪“哦”一声,花虎接道:“你看我妻儿济济一堂,可是你,到现在还是孤零零一个人,显然一张脸看来虽然俊俏,还是男人的感觉,在女孩子眼中说不定一些吸引力也没有。”

  香菱不觉插口道:“谁说的?”

  这句话出口香菱便知道说错了,花虎果然立即向他望来,大笑道:“这是说对你不是了,小李你这个笨小子还呆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快过来跟这个认为你很有吸引力的女孩子说几句好话。”

  李浪苦笑,香菱一张脸已红到脖子去,一跺足。“你这个人就是喜欢胡言乱语,不跟你说了。”

  花虎摸着脑袋道:“这个年头做好人可真不容易,看来我还是少说几句,去睡觉为妙。”说着转身往外走,不忘对李浪一眨眼睛。

  李浪看着摇头,突然发觉香菱在看着自己,心头不由一阵茫然。

  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想过男女间的事,一方面是因为时势动荡,另一方面也可以说还没有遇上一个令他心动的女孩子。

  香菱可以说是第一个,然而这时势更加动荡,将会有什么遭遇未可预料,儿女私情是否应该暂时抛开。

  李浪叹了一口气,缓步踱出去,香菱仿佛已看透了他的心,无言跟在后面,走到寝室门前,二人不约而同都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德昭。

  德昭仍然是那样子躺着,毫无反应,除了陈搏,有谁知道他就是醒转也不会再有什么特别反应?

  出了太子府,陈搏便再也按不住心头的激荡,身形展开,离弦箭矢也似飞越长空。

  夜空静寂,长街无人,那种孤独的感觉在现在的陈搏来说更加强烈,到了郊野,他身形才缓下,却有如孤鸟飞翔,飞上了一座荒丘,再飞上荒丘的孤松上。

  月才升起来,那在陈搏眼中却像在沉下,他的心也开始往下沉。

  离开德昭的寝室前他已经决定了行止,但踏出太子府后脑海又起波澜,不知取舍。

  一直到他从松树掠下。

  XXX

  半个时辰后,陈搏出现在惠王府外。

  惠王德芳与德昭是两种人,德昭虽然最初也胸无大志,但律己至严,虚怀若谷,也非常勤奋,文学武功都有相当的造诣,深得朝野的爱戴。

  德芳却除了野心,完全是赵光义那种人,既好酒好玩,也好色,只是没有赵光义那份兽性,虽然有时也闯祸,闯的并不大,当然比一般的纨子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搏从来瞧不起这个人,但现在却不得不来找他,碰碰机会。

  赵匡胤一共四个儿子,都封王,滕王德云舒王德林都早亡,只剩下燕懿王德昭,秦康惠王德芳。

  德昭这个一般人眼中的所谓太子现在既然难免变成白痴的厄运,唯一有资格与赵光义一争长短,继承王位的便只有秦康王德芳。

  陈搏只希望这个德芳也像赵光义一样,荒唐而兼具野心,只要他有继承地位的野心,那就是再昏庸,陈搏也有信心将他捧起来,君临天下。

  也只要是他捧起来的人君临天下,他便可以继续在朝廷中做他的国师,永垂不朽,兀立不倒。

  没有人知道他一向淡薄名利的得道之士不错是淡薄名利,但对名其实是看得很重。

  这才能够解释一个他这样的得道之士怎会攀附帝王家,不惜掀起若大的一场政治纷争。

  这也是他一直暗藏在心中的秘密。

  XXX

  德芳晨昏颠倒,这时候当然还未入睡,而且正与一群姬妾混在一起,他胡混的花样绝不比赵光义少,也是要兴尽才罢休,所以接报陈搏到访,第一个念头便是拒在门外,尽兴之后才接见。

  但他与一般人并无分别,好奇心大得很,那个一向瞧不起他,高不可攀的有道之士,突然找到来,到底是什么事,他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透。

  也所以他稍作考虑还是吩咐让陈搏进来。

  XXX

  陈搏被请到大堂会面,德芳也没有怎样检点,胡乱披上一块大红披风便算。

  他却也懂先摒退左右才跟陈搏说话。

  陈搏单刀直入,问:“阁下可有考虑过有一天会成为一国之君?”

  德芳一怔,笑笑道:“没有。”

  陈搏接问:“那殿下是甘愿终生做一个秦康惠王的了?”

  德芳反问:“这又有何不好?醇酒美人,享之不尽,还不满足?”

  陈搏道:“君临天下,醇酒美人皆为殿下所拥有,予取予携,难道不好?”

  德芳双眉一扬,看似已有些心动,但随即又道:“好是好,只是太多了,喝不尽享不尽也是没意思,好像父王,三宫六苑,有时看他实在头痛,不知道那儿去歇息才是,结果由别人打点,一点意思可也没有,倒不如我现在的快活。”一顿又接道:“再说,做了皇帝,难免要理理朝政,父王尝言日理万机,天哪,理一机我也已头大如斗,万机可是要我的命。”

  “这殿下可以由得别人打点。”陈搏鼓其如簧之舌。“既然是有人拥你为王,自然全为你打点一切,你大可以只是享乐,优悠度日。”

  “那与现在有什么分别?”

  “做皇帝的若换了别人,殿下以为会维持现状?”

  “你是说皇叔继位之后?”德芳笑了笑。“我们叔侄二人可是从来都没有什么冲突,他做他的皇帝,将来应该也不会难为我。”

  “万一……”

  “一个人怎能够想到那么远?”德芳笑接。“得快活时且快活。”

  “常言有道,居安思危……”

  德芳又截道:“我可是想来想去也不觉得将来有什么危险,皇叔也应该明白他这个侄儿从来就不会跟他作对,一些威协也没有。”

  “若是他不明白……”

  “那设法让他明白好了。”德芳接笑道:“争权夺位再危险不过,我胆子不大,受不得那种刺激,还有,父王会立下‘金匣之盟’,指定兄终弟及,道理上已是说不过去,我这个人也再听不得旁人的闲言闲语。”

  陈搏沉吟道:“枫林渡的事,你是知道了,皇上说不定会废去金匮之盟,只要向皇上进言,立你为太子……”

  “千万不要。”德芳大摇其头。“好像我那个哥哥德昭,出入要弄四五顶轿子,终日提心吊胆,唯恐突然有人来袭击,寝食不安,有何趣味。”

  陈搏怔住,德芳接道:“还有,德昭现在不是连脑袋也得搬家,他只得一颗脑袋,我也是。”

  陈搏一颗心沉下去,德芳又道:“今夜的事你当作没有说过,我当作没有听过好了。”

  “殿下一意孤行,我也无话可说。”陈搏也明白再说也无用的了。

  德芳转问道:“听说你精于烧汞炼丹,药到回春,有没有什么长生不老或者大振雄风,金枪不倒之类的圣丹妙药,若是有切要赠我一些才好。”

  陈搏苦笑道:“这些对诸事烦拢,没烧什么丹药,日后烧妥了定会送来。”

  他实在不想说这种话,也正如他实在不想到来,但既然来到了,又何妨说这种话?

  “一定一定”德芳眉飞色舞。“你说了这许多话只有这些才合我意思。”

  陈搏只有苦笑,到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话说?

  XXX

  出了秦康惠王府,陈搏的心头更加沉重,也更难受,明亮的眼神已变得黯淡一片。

  德芳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内,但他还是要来碰碰运气,只因为他可以走的路已不过两条,这一条比别一条无论如何都易走一些。

  路越好走好处当然也越少,陈搏甚至已推测到可能一些好处也没有,只是非走一趟难以心息,也才有决心走另一条路。

  在他面前现在他只有一条路,也许亦是一条绝路,但他已非走不可。

  他随即走向这条路,毫不犹豫,也不觉得还有什么难堪。

  走一趟秦康惠王府见德芳,在他来说到底还是有好处的,连德芳这种庸才他也可以忍受,还有什么人他不可以忍受?

  他脚步不停,一直走向晋王府,他要找要见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晋王赵光义。

  赵光义会怎样对待他,会不会欣赏他的才华?他不知道,但他还是要一试。

  XXX

  晋王府大门紧闭,赵光义在一般人意念中应该不会在王府内,外传他狩猎未回,即使已狩猎完毕,除非他毫不知情,否则事情就是与他一些关系也没有,也应该暂避锋头,待事情明朗才现身。

  但枫林渡的事情又怎会与赵光义没有关系?明白赵光义与德昭之间关系的都已经测到德昭是被赵光义所杀,可能是一时冲动,赵光义现在后悔莫及。

  他们都想知道赵匡胤会怎样处理这件事,赵光义又会怎样应付。

  狩猎只不过一个借口,赵光义总不能够永远的躲下去,就是赵匡胤也不会让他这样做。

  清楚其中秘密的人当然不多,最清楚的当然莫过陈搏,他的判断也很少错,这一项他希望也是。

  他没有拍门,以他的轻功,也当然没有什么地方能够令他为难,所以犹疑不立即进去只是心情关系。

  墙高,飞檐更高,陈搏没有上高墙,只是以“级级登天”的轻功身法直上飞檐,只见他双脚凌空左右交替,就像有一道无形的梯子放在那里,他也就像是踩着梯子,从容上到了飞檐上。

  居高临下,院子中一片寂静,一个人也没有,陈搏却已感到了杀气,他只是看一眼,双臂一振,有如一只飞鹤般飞落院子。

  十数枚暗器立即四方八面射至,既急且劲,陈搏非独不惊,反而笑了,这些暗器最低限度已证明一件事,赵光义必定已回来,否则院子不会杀机四伏。

  他只是把袖一拂,便对暗器卷在袖中,第二批暗器紧接射至,也是在他的袖一卷之下,将这尽没。

  跟着第三批,第四批,陈搏挥洒自如,一面将暗器接下,一面往大堂走去。

  天绝地灭的手下纷纷自隐蔽处窜出来,暗器发过不停,每一颗都正向陈搏,却是没有一颗能够打在陈搏身上。

  陈搏的动作在他们眼中看来是那么简单,以他们的功力当然看不出陈搏的动作简单中绝不简单,每一下都恰到好处,已到了反璞归真,不变应万变的境界。

  暗器射尽,陈搏虽然走来缓慢,却是丝毫也不受暗器影响,一步也没有停下来,天绝地灭那些手下只看得魄动心惊,兵器纷纷拿在手中,包围上前。

  晋王府的侍卫也纷纷涌出,重重将陈搏包围在当中。

  陈搏若无其事,面无表情,继续前行,两个侍卫首先发难,长刀左右斩去,陈搏也没有怎样动作,两个侍卫的长刀便撞在一起,震得翻倒出去,撞翻了后面好几个侍卫,立时一阵骚动。

  三个天绝地灭的手下乘机在后面扑上,一上两左右,分从三个方向袭击陈搏。

  陈搏终于转身,一指点出,正点在从上扑下的那人的刀上,那人立时如遭重击,连人带刀,倒飞上后面一株大树上,也竟就落在树桠当中,虽然没有受伤,却已吓出一身冷汗。

  另外两个差不多同时倒飞出去。

  所有人不由得打从心底寒出来,陈搏所用的已简直就像魔法,他们生平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高手。

  陈搏脚步不停,继续前闯,天绝地灭的手下,晋王府的侍卫硬着头皮前去,一个个扑上,一个个飞摔,没一个例外。

  一个神精质的天绝地灭的手下,不由狂叫道:“我们根本近不了他,怎跟他动手。”

  他狂叫着仍然冲上前,立即便倒飞回去,撞倒了两个同伴,又狂叫起来。

  其他人大都受影响,乱成一片,但想到赵光义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非独功名富贵无望,说不定会变成为攻击的对像,只好一拼。

  最令他们傍徨的却是不管他们拚不拚,结果都无分别,陈搏从容不迫,继续走他的路。

  XXX

  消息已报进去,赵光义自是吓一大跳,在他身旁的还有丞相赵普,一样大吃一惊。

  天绝地灭当然也非常意外,地灭不由自主脱口叫出来:“什么,陈搏带人打进来了。”

  给他这一叫,赵光义反而冷静下来,喝问:“他们来了多少人。”

  来报那个天绝地灭的弟子忙道:“只见陈搏一个,其他的也许分散……”

  赵光义冷截:“你们其实并没有看见其他人?”

  那个弟子愣住,赵光义接喝道:“快快去调查清楚再来报告。”

  目送那个弟子出去,天绝地灭目光都转向赵光义,他们都奇怪赵光义突然会变得这样冷静。

  一向以冷静见称的赵普,却变得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嘟喃道:“陈搏好大的胆子。”

  赵光义冷笑。“他胆子若是不大,也不敢一直与我作对。”

  “可是他竟然斗胆闯进王爷府来……”赵普团团乱转。“他不会了个人进来的,一定是声东击西……”

  天绝立即对赵光义道:“王爷放心,有我们兄弟在这里,他们休想近得了王爷的身。”

  赵光义摸着胡子,道;“你看我像不放心?”

  天绝呆子呆,赵光义继续摸着胡子,笑笑道:“陈搏,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一个神仙。”

  赵普插口道:“那是他知道德昭无望,索性与门下弟子杀了进来,为德昭报仇了。”

  地灭道:“一定是。”

  赵普道:“这叫做一拍两散,当然不会散得这么容易。”

  天绝地灭齐声道:“要杀王爷,得先杀我们。”

  赵光义颔首道:“你们的忠心难道我还不清楚,他日自当论功行赏,享不尽荣华富贵。”

  天绝地灭急拜倒在地,一声:“谢王爷”

  赵光义挥手。“不用谢。”

  赵普急得团团打转,这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道:“王爷还是暂时避开……”

  赵光义反问:“我能够避到什么地方去?”

  赵普道:“这儿的密室……”

  赵光义笑笑。“你忘了我带人去攻打花虎山寨之际,陈搏的人为了追寻高义二个曾经突击这个地方,对这个地方已经了如指掌。”

  赵普道:“那从此后门离开好了……”

  “陈搏有心置我于死地,难道不会考虑到那方面。”赵光义忽然叹了一口气。“你一向冷静镇定,足智多谋,今夜怎么变得这样冲动。”

  赵普吃惊的望着赵光义,就像在望第二个人,赵光义笑接:“想一想,陈搏为什么要闯进来。”

  赵普道:“德昭若是平安无事,陈搏照顾他尤恐不及当然不会再节外生枝。”

  赵光义道:“他若是为杀我而来早便来了。”

  “我不明白……”

  “你细想想,不难明白的。”赵光义仿佛已有了应付的办法,出奇的镇定。

  赵普随即陷入沉思中,他一向是赵光义的智囊,现在赵光义想到的事他这个智囊竟然还是茫然头绪,如何说得过去。

  那个天绝地灭的弟子这时候又匆匆来报。“来的似乎就只是陈搏一人,并未见其他人出现。”

  赵光义点头微笑,赵普这片刻似乎亦已想通,亦自点头道:“来得好。”

  赵光义应声目光一转。“你总算没有令我失望。”

  赵普摇头道:“王爷雄才伟略,不是我能及万一。”

  这说话无疑是奉承得有些过份,却也是他此刻的心情反应。

  赵光义笑着道:“能够不伤脑筋还是不伤脑筋的好,我的脑筋其实没有你的灵活,只是危机迫近,一急之下,胡思乱想,倒给想透了。”

  “处变不惊,到底是王者气度,我们做臣子的就是学也学不来。”

  赵光义大笑,手扬处,披着的大红披风“猎”然飞扬,果然是气势不凡。

  赵普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天绝地灭亦不由自主一步倒退,他们一旁听得情楚,却不明白。

  天绝本来比地灭聪明,这时候的感受却与地灭没有多大分别,而越是心急便越想不透。

  他们是当局者迷,从来没有考虑到其他人会侵占他们的利益,又怎会猜想得到陈搏的来意?

  地灭也插上一句:“王爷也不用担心,有我们兄弟,陈搏又能够怎样。”

  天绝不由接道:“我们兄弟就是拚了命也要保证王爷的安全。”

  “好”赵光义笑应一声。

  赵普看着赵光义,欲言又止,赵光义目光一闪,忽然对赵普道:“你想得太远了。”

  “太远了?”赵普反问。

  赵光义悠然道:“是远非远,是近非近……”

  赵普又怔住,叹了一口气。“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赵光义笑笑。

  “我却明白王爷答非所问。”赵普打了一个“哈哈”。

  赵光义道:“那很快你便会完全明白的了?”语声一顿,又一振披风。“我们出去”

  天绝地灭方自一怔,赵光义已举步走前,左右急忙追前去保护,赵普也不慢,紧跟在赵光义身后。

  赵光义步幅广阔,夜风又急劲,未到堂前,外披的金红披风已然飞扬,到堂外,更就是“猎猎”响个不绝,使得赵光义看来气势更大。

  赵普想紧跟着赵光义也不能,火红披风飞扬下,不其而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也不由限到赵光义身后丈外。

  堂外三四十个侍卫正在严阵以待,看见赵光义这样子出来,亦难免有一阵压迫感,左右散开,分成两列。

  赵光义没有再走前去,石阶上一立,顾盼生威,气势万千。

  左右所有人甚至天绝地灭具都禁若寒蝉,那种恐惧的感觉前所未有。

  这之前赵光义在他们的眼中完全是一个狂人,而他们越是肆无忌惮,赵光义便越高兴,混在一起那有什么尊卑高低,也只要气氛热烈,够高兴,够刺激,赵光义便已满足,有时甚至嫌他们太拘束。

  现在他们却竟然不由自主拘束起来,莫说在赵光义面前放肆,甚至连话也不敢说,只因为赵光义神采飞扬,高不可攀的石阶上一立,威风凛凛的左一顾右一盼。

  赵普看得清楚,由心寒出不,这之前他只见过一个人有这种气势,那就是赵匡胤,赵光义比起来,似乎有过之无不及。

  难道这就是帝王的气势,赵光义毕竟还是帝王的材料,赵普有些迷惘,他一向也只当赵光义是一个狂人,也曾努力希望诱导这个狂人改变一下那种狂态,如何做一个像样的帝王。

  有时他甚至怀疑站在赵光义那边是不是明智之举,枫林渡的事更令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既然已开了头,表明立场,唯有苦撑下去,希望出现奇迹。

  奇迹现在果然出现了,这莫非就是天意?赵普不由得苦笑。

  陈搏也就在这时候出现。

  二三百个侍卫与天绝地灭的手下团团包围着陈搏,一直向这边退来,陈搏脚步不停的前进,他们的行动当然只得以后退形容。

  看见赵光义,众人都很想有所表现,却一任他们怎样卖力,陈搏还是若无其事,继续走他的路,一双手玩魔术的,非独没有人近得他的身,而且被他借力使力,抛来抛去,牵连所及,乱在一片。

  赵光义看着,眉飞色舞,旁边天绝地灭却是越来越紧张,目睹陈搏快来到石阶下,双手不由都落在兵器上。

  天绝目光一转,沉声道:“老二,你全力攻他下盘,我从上扑击。”

  地灭点头接问道:“老办法?”言下之意,上下夹击中显然另外还有厉害的绝着。

  天绝道:“没其他办法的了。”随即发出了一声尖啸。

  八个天绝地灭的弟子随声掠来,每当天绝地灭要用火器的时候,他们必然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