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魔手阿加莎·克里斯蒂冬日最灿烂的阳光明晓溪快乐花子夕照红金陵残梦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封神劫 > 第十三章

  李浪香菱莫说将他迫出太极外,甚至连他的衣袂也不能接触到。

  他们也可以说是高手中的高手,在陈搏面前,一身武功却竟然完全施展不开。

  香菱还可以说是陈搏的弟子,一身武功由陈搏那儿得来,陈搏自然知道其中的变化,但李浪,武功自成一格,也习惯沙场上冲锋陷阵,招式根本无路径可寻,陈搏所以能够找到他的破绽,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目光够锐利,判断够准确。

  陈搏也绝无疑问非独已经领悟无极太极的道理,而且还能够充分加以利用。

  无极无首无尾无上下,也是说毫无破绽,他先立在不败的境地,固苦金汤,要攻他谈何容易,那即使武功与他相若的人,不明白其中道理,也未必占到便宜,何况李浪香菱二人的武功与他有一段距离。

  他却是只守不攻,若是攻,是必亦能够发挥无极的攻击威力,无处不在。

  李浪香菱急攻无效之下却非独没有恐惧,反而更愤怒,李浪一声喝叱:“还手!”剑势更凌厉。

  陈搏大笑:“连要我还手你们也做不到,还说其他什么?”

  笑语间他动作仍然是那么从容,一一将李浪的剑势化解,这一次香菱并没有配合李浪的行动,手挥处,一条飞索射到了梁上钩住,她的手一紧,随即抓着飞索拔起来,半空中身形一翻,双脚倒缠着飞索,也就头下脚上,凌空挥剑攻击陈搏。

  借助飞索她非独身形可以随意变化,还能够长时间留在半空中。

  与之同时,李浪的攻势更猛烈,人剑绕着陈搏从不同的方位扑击,一心将陈搏困在当中,使他双手应接不暇,以便香菱有可乘之机从上空突袭。

  陈搏却根本就没有移动的需要,依旧落在太极圈内,轻描淡写的化解香菱李浪的攻势。

  那刹那李浪却有一种已然将陈搏困住的感觉,当然是因为他认为与香菱这种配合突然而巧妙,绝不是陈搏应付得来。

  那只是刹那,他随即发觉他们这样扑击一样起木了作用。

  陈搏还是从容将他们的攻势化解,他们的剑几次眼看便要刺在陈搏身上,不知怎的,剑尖相撞在一起,攻势也随之消散。

  香菱居高临下,看得真切,剑都是对准陈搏的脑天刺下,却不知怎的,一刺下他便失了准头,无论他的剑多快,结果也厂样。

  陈搏连接百十剑,才摇头笑道:“这个时候你们仍然不能够保持冷静?”

  “少废话!”李浪暴喝挥剑。

  “这不是废话。”陈搏道:“你们若是冷静一下便应该想到无论从那一个方向袭击攻击我,结果都一样。”

  香菱李浪一怔,不约而同脱口一声:“无极”

  陈搏笑笑点头。“我脚下这个圈只是随意画来,你们却以为无极就是这个圈。”

  香菱李浪亦叹了一口气,陈搏接道:“其实我应该以鸡蛋或者圆球什么来表示,我其实是立在一个圆球,一个鸡蛋的当中。”

  香菱李浪的剑不由缓下来,陈搏又道:“我也说得很清楚的了,圈者圆也,以其无可形容,故用圈代其象,以其无首无尾,无方向无上下而无名,强名之为无极为道为真中,乃太极之先,虚空无体之象一”

  语声未落,香菱双脚已一松,从飞索上落回地面,正好落在李浪身旁。

  陈搏笑接道:“你们是不是还要试一试消耗我的内力,到我内力耗尽才动手扑杀?”

  李浪道:“我们比你年轻,气力比你充沛,除非你先下杀手!”

  陈搏道:“香菱一定不会说你这种话,也只有对内功完全不懂的人才会有这种错误见解。”

  李浪道:“你是要告诉我你的内功已练到生生不息,用之不尽的地步。”

  陈搏道:“不错,我不像你们,内力用一次少一次,能用不能收。”

  李浪冷笑:“胡说八道。”

  陈搏摇头道:“夏虫不可以语冰,对内功未窥门径之徒,当然不明白内力能够循环不息的道理,也不知道气力并不同内力。”

  话说罢他一身衣衫又波动起来,仿佛有一股气流在衣衫内不停的游窜,循环不绝,突然右手一探,袖如圆筒般张开,一股森寒的气流迫向他浪面门。

  李浪剑一挑,挡在面门,那股气流撞击在他的剑上,一撞便消去,但突然又撞来,这却在李浪意料之外,立时被那股气流撞出丈外。

  陈搏没有动,衣袖仍然圆筒般张开。

  李浪身形方稳,那股气流又涌来,显然已因为距离的关系减弱了很多,但仍然感觉到那股气流的存在。

  他没有理会,一身衣衫猎然飞扬,在气流过后才静止下来。

  陈搏的衣袖也这才收缩,傲然道:“这是内力,不是气力。”

  李浪没有作声,难掩心中的惊骇,下个人的内力竟然能够练到这个地步,这之前他实在未见,甚至做梦也想不到。

  陈搏接道:“你们的内力相信早已练到能够在体内随意运行。”

  李浪叹息道:“内力在体外也能够随意运行恕我见识少,还是第一次知道。”

  陈搏拈须微笑道。“你承认见识少便成。”

  李浪摇头接道:“凭你老人家这种内力修为,江湖上那里还有对手?”

  陈搏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错,凭我的武功内力已可以打遍天下,要做武林盟主江湖霸主什么根本就易如反掌。”

  “以你老人家之前的修为,又有那一个不敬重三分。”香菱插口。

  陈搏点头。“不错啊,只是你们又可曾想到江湖武林代代有盟主霸主,有那一个为人所认识。”

  香菱正要说什么,陈搏已截道;“一个也没有,即使是武林道上,江湖道上的人也会日渐忘怀,何况一般的平民百姓。”

  李浪无可奈何的道:“重文轻武,自古皆然,也是一个原因。”

  陈搏道:“所以要千秋万世都知道有我陈搏这个人,实在不能不如此这般。”

  李浪道:“这其实对你并无好处,只是一个虚名,你无须”

  陈搏冷截道:“这件事若是一直都没有指望倒还罢了,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欲罢不能。”

  李浪说话已到了咽喉,陈搏已抢着道:“这件事我已经成功的了。”

  李浪突然怔在那里。

  陈搏接道:“难道我现在走去对皇帝说我不要做神仙?君无戏言,尤其是这个时候,他更加少不得我这个神仙。”

  香菱看看李浪,苦笑。“浪,你怎了?”

  李浪叹息。“我是可惜他这种武功成就,不知怎的竟然忘记了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

  香菱叹了一口气,“这的确是武林道的损失。”

  “武林道根本没有损失。”陈搏悠然道:“从现在开始,皇城内将会不停有种种的武林大会,我会让天下武林都知道我陈搏的武功已登峰造极。”

  香菱道:“相信他们都会将你施展的武功当做仙法,你已是一个神仙,并不是武林中人。”

  陈搏想想道:“不要紧,反正我也无多大意思在武林道上扬名。”

  李浪接道:“现在你只要将我们杀掉便可以安心去做你的神仙。”

  陈搏大摇其头,“我可是从来未见过你们这样固执的人,也罢”

  李浪香菱脚步移动,逐渐靠拢,陈搏接又道:“这一战实在没有意思。”

  一顿接又道:“事情始终要有一个终结,你们坚决不肯走,便只有以死亡来终结。”

  李浪道:“你或者我们。”

  陈搏道:“当然是你们。”

  李浪香菱相顾一眼,缓缓向前移动,以同一步伐向陈搏迫去。

  陈搏拂袖一股内力涌出,李浪咆哮挥剑将之斩断,第二股内力相继涌至,亦被香菱的剑截去,他们配合的恰到好处,左一剑右一剑,交替斩截陈搏攻来的内力,脚步移动得虽然缓慢,与陈搏的距离逐渐缩短。

  陈搏当然明白他们的心意,也明白若是给他们贴近而成为短兵相接之势,他手中无兵器,内力在近距离亦难以发挥最大的威力,武功距离便自然缩短。

  他虽然还是有必胜的信心,却是不愿意打一场一般人所打的架,只因为他已经不是一个一般人,虽然没有其他人在场,也不能放弃这种尊严。

  何况这样打架他并无经验。

  这之前他虽然还没有被封为神仙,到底也是一代宗师,是一个武林高手。

  武林高手打的也是另一种架,不是一般人能够打,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想像得到。

  李浪香菱也算得是武林高手中的高手了,现在他们却放弃武林高手的形象,陈搏虽然想不透,却不能不承认他们已击中他的弱点。

  他到底仍然未能够与无极合为一体,若是已合为一体,根本就无须着重距离。

  现在他仍然需要一个短距离来发挥无极的威力。他终于移动脚步离开那个太极圈,但脚下再一动,第二个太极圈便出现,真气提处,一身衣衫便猎然飞扬,虚空拍出了两掌,立时满堂幔幕波动,风声呼啸。

  李浪香菱完全没有理会,原势向陈搏迫近,陈搏到底忍不住,冷笑道:“你们是武林高手,死也应该像武林高手。”

  李浪道:“你虽然武功高强,道行高深,还是着相。”

  陈搏道:“你们这算是什么,平日学的是什么?”

  李浪道:“招式是给人看的,真正有用的招式是能够将对手击倒的招式。”

  “你们以为这样便可以将我击倒?我只是不屑像街头流氓般打架。”陈搏冷笑。“我也无须用这种方式来击杀你们。”

  李浪道:“我们却只得这一个办法,无论如何我们已成功将你迫出了太极圈。”

  陈搏一怔,大笑。“我不是仍然立在太极圈内?”

  李浪淡然道:“你喜欢继续玩这种太极圈游戏,我们也无力阴止。”

  说话间他与香菱脚步不停,继续迫向陈搏,由开始到现在他们的神能都是如此坚定。

  陈搏的身形再移动,脚下出现了第三个太极圈,突然一声长啸,凌空拔起来,一只大蝙蝠般半空中一旋,周围的幔幕同时飞卷。

  李浪的头巾劲风中卷飞,头发披开,与香菱的一把秀发不由自主的飞扬在头顶上。

  陈搏随即头下脚上,一脚倒踏在梁下方,竟然就这样倒悬在那里。

  这当然是内力与技巧的表现,没有他如此的内力修为也不可能做得到,他接道:“我成全你们。”

  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的脚才离开横梁,凌空绕着李浪香菱飞舞。

  李浪香菱细看才发现陈搏竟然是头下脚上凌空倒画着无极太极,随着他飞绕,堂内的空气也旋转起来,他每飞绕一次,空气的旋转便急激一次。

  李浪香菱后背紧靠着,没有动,他们知道追不上陈搏的身形,只有以静制动。

  他们当然很明白,以动制静要比以静制动容易,连陈搏也做不到,他们如何做得到?

  现在陈搏由静变动,改守为攻,他们简直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但他们都没有恐惧的感觉,在进来之前,他们已没有准备活着离开。

  他们也看出陈搏是借力使力,但能够将力发挥到这个地步,不由他们不佩服。

  李浪忽问香菱。“我们的武功有没有可能练到这境界?”

  “没有。”香菱笑了。“他已经是神仙。”

  李浪当然明白香菱是说陈搏的武功已经练到了非凡脱俗的境界,叹息接道:“天资、机缘、耐性,缺一不可。”

  香菱道:“我们还有的机会就是在他扑击之际,舍命反击。”

  这句话出口,她便知道说错了,他们根本连这个机会也没有。

  周围悬挂着的幔幕在陈搏旋转同时猎猎飞舞,突然一下子全都脱出,漫天盖地向香菱李浪涌来,李浪香菱实在意料之外,双剑齐出,非独削不开那些幔幕,反而被那些幔幕包裹起来。

  陈搏也就在这时候扑击,飞鹤般凌空落下,一掌拍在幔幕上。

  裹在幔幕内;李浪香菱已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反应也变得迟钝,何况向他们扑击的又是这样的一个高手?

  陈搏只拍出一掌便退开,那一掌的声势却是雷霆般,整个大堂也为之震动。

  幔幕裹着的一团在掌风下一沉,紧贴在地上,雪白的幔幕刹那变成血红。陈搏背转身子,仰首上望,没有看,他清楚自己的掌力。这一掌拍出,便永绝后患,与之同时,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与寒意,高处不胜寒,神仙的处境理当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