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飞刀醉月忆文矫燕雄鹰云中岳魔子万事通葆琳谈场恋爱敢不敢莫小北

返回顶部

  自从将木雕艺术融入A片里,猎艳频道的收视率不断刷新,周边商品还因此热卖,听闻这样的消息,烈城杰终于又拾回一点新鲜感,翻阅最新杂志,「啧啧!连杂志也销售一空,这么好的成绩还真难得。」

  辣妹将大胸脯挤压在马背上,画面放浪到极点,加上A片带动煽火,难怪男人会疯狂。

  烈城杰凝视照片一会,眉头渐渐深锁。不对劲,这模特儿破坏画面,可是这样的组合却创下佳绩?

  照片里的女人还是愈看愈碍眼,最后他索性撕毁赤裸胴体,只留下策马,「这样好多了。」

  烈城杰摸着策马的照片,抬头又看看桌上的情趣用品,两者成了反比,仿冒策马模样的情趣用品立刻被丢进垃圾桶。

  好心情回升,他掏出手机下达命令,「林经理,立刻停止生产有关策马的商品。」

  「你是指情趣用品?」

  「全部!还有DVD、杂志,海报。」

  「烈总,可是订单已经签下……」

  「停止!还有立刻要人把策马保养好,送回我的别墅。」他才不在乎那一点违约金。

  而另一头的林经理,则实在不懂为什么要放弃大赚一笔的机会,「不少客人已经预约……」

  倏地,烈城杰的态度转为森冷,「你还质疑?」

  「我、我……不敢。」

  「要是有人问起,就说那辆公车配不上我的艺术品!」烈城杰火了,说话毫不留情。

  如果那一天他有留在片场,就不会有煽情的杂志与DVD出现,而是直接让成人杂志走纯艺术风,呕死那些买杂志的色狼们,他才不在乎旁人怎么想,能不能赚钱也无所谓,反正他真正的目的只是从中寻找乐趣罢了。

  接下来玩什么?

  修长手指轻轻来回抚摸策马,只是照片就能如此吸引他,这木雕师父的功力真是了得,烈城杰疯狂的想,是不是也该将茂森国际的招牌给带回?

  但是一层楼高的招牌太难收藏……

  在他陷入思绪间,电话猛然响起——

  「喂,我是烈城杰。」他接起电话。邀请他到谷关渡假村渡假?于子江竟然还想打歪主意,哼哼!想设计他扛起味之都门都没有。

  挂掉电话,烈城杰很快将邀请-至脑后,脑海想的仍全是木雕,柴师父其余作品又太女性化……对了,订做!就订做有搞破坏味道的作品!

  烈城杰瞪着被撕毁丢弃的裸女照片,使坏的笑容浮现在脸上,他已经想到新的娱乐好点子了。

  手刻春宫画?!

  握着电话筒的柴孟竹傻了,一双美目瞠大,声音梗在喉间。

  「这位是茂森最重要的客人,请-务必要完成作品。」负责联络的是经理邱杰,态度强硬冷血。见电话远程没有响应,他又再进一步询问:「柴师父,-最快什么时候能完成作品?」

  完成……可能吗?柴孟竹深呼吸稳住情绪:「原本负责与我联络的李先生呢?」

  「抱歉,他的职务现在由我接手。」

  她要求与负责人协商,「那请问郑先生在吗?」

  女人就是这么不干脆,邱杰索性扯谎,「抱歉,他出国了。放心,这Case的价码不低,我还有为-争取额外的福利补贴。」

  柴孟竹决定拒绝,「对不起,请你找其它师父代替我接这Case。」

  「柴师父该不会是将情色艺术与低级色情混淆了?」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她连提春宫画这三个字都觉得羞人,怎么还有勇气雕刻版画?

  「我也认为-不会混淆。」邱杰的声音更冷了,「对了,郑先生在出国前有特别交代要我跟-说——艺术没有界限。」

  好一句艺术没有界限,后来邱杰还说了些什么,柴孟竹完全记不得,只知道她最后选择妥协,把雕刻春宫画当成考验。

  明春宫、性前嬉、各式形态的性交姿势……

  柴孟竹躲在房里研究中国性史图鉴,从羞涩脸红看到脸色发青,连日来只理出一个结论,就是头好痛,思绪完全打结。

  歇息一会后,她再次拿起性史图鉴,试着捕捉灵感。

  「姊,-睡了吗?」

  柴孟竹像偷看A片而心虚的青少年,慌得弹跳起身,急忙将书藉藏匿,「我、我……待会就睡。」

  「-还没睡最好,快出来一起吃宵夜。」

  「-们吃就好,我不饿。」她紧张的盗汗,不想让旁人察觉她窝在房里研究性事。

  柴羽月对张立凡的印象很好,总是想制造机会替他跟姊姊牵红线,「不吃宵夜没关系,出来跟我们聊天嘛。」

  「我累了。」

  就知道孤僻的姊姊会拒绝,柴羽月遂将客人搬出来当借口,「可是严小姐她们很想再向-请教耶。」

  「明天我会多空出时间陪她们的。」

  「可是……那好吧,晚安喽!」姊姊虽然好说话,但固执起来脾气死硬的很,柴羽月也只好放弃。

  听到脚步声远离,柴孟竹终于松了一口气。

  出乎预料之外,网络宣传的效力很大,使妹妹民宿经营得还不错,来访的客人有愈来愈多的趋向,而她也跟着忙翻天,创作之余还要拨出时间指导木雕。

  她仍不习惯与陌生人接触,不过在与人相互切磋时,新点子及不同的想法纷纷冒出,这期间她倒是收获不少,只是话又说回来,人一多环境也跟着吵杂,她想安静创作总要等到三更半夜。

  挺要命的,春宫版画不可能在一夕间完成,那半成品要藏哪里?工作室虽然划分成两个部份,她还是怕被发现……

  怕什么!既然艺术没有界限,那为什么创作还要躲躲藏藏?难道她真把情色艺术与色情混淆了?

  柴孟竹的情绪平稳许多,再一次摊开性史图鉴,仔细欣赏研究,任何小地方、动作全不放过,遂从中了解到祖先对性不矫饰、不造作的自然流露,这一回她真的豁然开朗了。

  「春宫画需要花费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闻言,烈城杰的脸色深沉,想要的东西向来都是唾手可得,从来没等待过,况且,两个月未免太漫长。

  但意外的,他并没有催促,而是破例捺着性子等待。

  无奈日子还是一样闷得发慌,于是他又来到茂森国际搜括其它作品,透雕笔筒、竹根雕、茶具……当看到柴师父的作品,他的心情转为轻松愉快。

  「还有心经?观自在菩萨……」念不到一句,烈城杰就将心经收妥,这东西等到老了再来欣赏。

  烈城杰手里拿着竹制花器,意外发现这花器上的细微纹路大有文章,上一次没有仔细鉴赏真是错误,「宝!柴师父的作品样样都是宝。」

  「柴师父听到您的赞赏一定会很高兴一一」

  作品共十二件,烈城杰仍觉得太少,「你确定柴师父的作品全都在这里?」

  「是的,柴师父的作品销售成绩不错,但她的创作速度慢,所以作品剩下不多。」邱杰的应对客气有礼。

  「以后柴师父的作品就直接往我那里送。」这是不容拂逆的命令。

  「是的。」

  烈城杰又拿起另一件作品欣赏,那是铁刀木刻成的纸镇,「平时都是由你和柴师父连系?」

  「是的、是的。」沾光啊,邱杰的笑容写着我跟她很熟喔。

  「告诉柴师父,我欣赏豪迈的大作品,希望能多朝这方向创作。」目前看来看去,烈城杰最喜欢的还是策马。

  「啊?我会传达的。」

  烈城杰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为难眼神,「有什么困难?难道柴师父身体状况不允许?」

  「柴师父很健康。」

  「身体硬朗就好,改天我会送补品给他老人家。」烈城杰正准备下楼离开,此时一楼大厅里出现一抹倩影,富有灵秀气质的女子很少见,让他停下脚步忍不住多看一眼。

  她的头发挽起,颈部肌肤雪白,瓜子脸蛋泛着因跑步产生的红晕,像个粉嫩嫩的标致娃娃,惊艳后,烈城杰欣赏眼光渐渐冷漠,这样的女子碰不得,厌倦分手时一定会带来可怕的麻烦。

  「咦?烈先生怎么会以为柴师父是……啊,她就是柴师父。」邱杰顺着目光望去,见到正捧着竹根雕的柴孟竹与接持小姐在说话。

  错愕一会,烈城杰才理出紊乱情绪,「你说什么?她就是?」

  「是的,我要她马上过来见你。」逮到拍马屁的机会,邱杰迫不及待要介绍他们认识。

  烈城杰狐疑质问:「拥有二十多年雕刻经验?」

  「没错,她三岁就开始学木雕,五岁参加比赛就得到冠军……」邱杰将柴孟竹的辉煌事迹全盘托出。

  「凭她就能创作出策马与一层楼高的招牌?」

  「她非常聪明,懂得利用各种工具弥补体力的不足,除非真是超出她能力范围,才会请其它木雕师父帮忙。」

  烈城杰往楼下探视,还是难以置信,不过强烈的好奇心被引起,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如此纤弱是如何雕出那么豪气的作品?还有她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接下春宫画?

  嘿!如果能够亲眼看见她雕刻春宫画一定很有意思。久违的狂热再度燃烧,他的情绪像滚烫沸水难以压抑。

  「她叫什么名字?」她的作品总是以一个柴字为代表。

  「柴孟竹,孟宗竹的孟竹。」

  「柴孟竹。」这三个字牢牢烙印在烈城杰心里,连日来的阴霾沉闷一扫而空,心情活跃起来,根本忘记自己绝不接近清纯女子的原则。

  「柴师父一定是送作品来,我……」

  「别让她知道有关我的事。」

  这样的结果让邱杰很意外。「是的。」唉,错失讨好的机会。

  「把她所有的资料全给我。」烈城杰勾勒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啊?是是是。」

  不一会,柴孟竹就赶去医院探望母亲,全然不知有双灼热的眼直盯着自己,而所送来的竹根雕也立刻落入他的手里。

  这是一只刚孵出来的雏鸟,非常的可爱,仿佛具有生命般,让人想用灯光温暖它,甚至与创作者有着同样的味道,是如此的稚嫩清纯。

  烈城杰赏玩着竹根雕,愈来愈笃定柴孟竹就是他想寻的新鲜玩意。

  小女人,我们很快就会正式见面。

  非假日且是花季末,千奇阁的民宿生意清淡。

  柴羽月与张立凡一同出门采购,至于厨师李政哲则在大厅打电动。

  怪哉!李政哲看着女朋友与别的男人整日腻在一起,一点也不在乎吗?而羽月心里又在想什么?她会不会喜欢上张立凡?

  柴孟竹担心妹妹搞出无法收拾的三角恋情,却在经过大厅时正巧听见李政哲与羽月讲电话的笑声。

  咦?或许是自己想太多了,柴孟竹摇摇头走往工作室。

  雕刻春宫画着实是高难度挑战,她没谈过恋爱,更没尝过情欲的滋味,单凭性史图鉴仍捉不住所有的感觉,因此经过多日,这桧木屏风还是只有草图一张。

  该如何是好?该不会真要为此谈一场恋爱吧?柴孟竹伫立许久,手上的刀迟迟无法落下,只因对设计草图还不是很满意。

  木雕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只要稍出差错,那么作品就会全毁,因此每一刀都要小心翼翼,最后她只得又和前几天一样收起工具离开。

  掩上工作室的门,柴孟竹才发觉已是夕阳西下,自己竟然面对屏风发呆四个多钟头,不禁笑自己一点效率也没有。

  嗯?开放参观的工作室中有人,柴孟竹探头望去,那男人身形高壮,正背对着她抚摸鱼缸里的木雕红鱼。

  有新客人,羽月还没回来吗?柴孟竹想向前接待,但莫名压迫感袭来,使她脚步钉住,前进与离开拿捏不定。

  他微卷的头发看起来竟像是燃烧的火焰,无袖衣衫裸露结实的臂膀,紧身牛仔裤所展现的壮硕教人呼吸窒碍。

  「如果鱼缸加满水,红鱼的胸鳍会更像随波浪摆动。」低沉嗓音响起,烈城杰早知道她伫立在身后。

  不虚此行,还没与她面对面,全身血液就兴奋沸腾不已,相信有她可以逗着玩绝对不会寂寞无聊。

  他的嗓音富有磁性……

  男人转过身,视线交会的那一瞬间迸出强烈火花,柴孟竹的心跟着漏跳,他浑身散发桀骛不驯,让人有种干柴遇上烈火会被燃烧殆尽的危险错觉。

  这人很有侵略性,柴孟竹下意识退后,声音泄漏慌张,「你好。」

  「我说的没错吧?」

  说什么?她不懂,全然被他那双蕴藏魔力的双眸迷惑,灵魂像落入黑炫眼瞳里,整个人恍惚了。

  烈城杰见她有些傻愣,故意要捉弄她,从洗手台端来清水,佯装要将红鱼当真鱼饲养,「不知红鱼喜欢吃什么?」

  见她还呆愣着,烈城杰故意放慢动作警告,「我想再装打氧气的设备,效果会更好。」

  柴孟竹美眸圆睁,奔向前抢救,「住手!」

  「我以为-赞同让它看起来更逼真。」宾果!他猜对了,她生气的样子别有吸引力。

  「我怎么可能赞成,请你别恶意破坏我的作品。」她一不小心弄得自己湿淋淋,幸好心爱的作品没弄湿,她走到洗手台边,将T恤衣角拧干。

  他一脸无辜,「该怪-让红鱼如此逼真,我会心疼红鱼没有水的陪伴。」

  「你……」她转身,被他逼近制造出的压迫给吓着。

  「-的脸上有水。」烈城杰抽了几张面纸递给她,高大身影仍与她保持十公分的距离。

  面纸传递几分善意,柴孟竹也不好与他计较,「请你让我过去。」

  他摆出请的手势,「柴师父,我并没有挡着。」

  她的背部已经抵住洗手台,如果他不让开,想脱困一定得与他擦身而过,「请你再退后三步。」

  「为什么?-又不胖。」他偏不让,看着她陷入窘态是一种乐趣,尤其那泛湿透明的T恤锁住他的视线。

  这人怎么……柴孟竹纳闷问道:「请问你为什么会来千奇阁?」

  「木雕之旅,陶冶性情。」烈城杰正经八百的回答。

  理由冠冕堂皇,见他的神色认真,她心想不该以外表取人,「我请人带你参观附近景点。」

  「我想听-对木雕的创作理念、经历。」烈城杰双手环胸,摆明要与她长谈。

  他的动作让上衣钮扣敞开,露出结实胸肌,柴孟竹屏息,眼睛更不敢乱飘,「好,那我们到前面从解说梅花豹来谈木雕。」

  提到梅花豹,他兴趣缺缺,「我想除了红鱼、花篮、喜鹊、飞天观音,其余并不是-的作品。」

  「没错,梅花豹是我父亲的作品,也是我对木雕热爱的动力。」她讶异他的好眼力。

  「喔,那请。」他再一次做出请的手势。

  「你是客人,你先走。」

  「-是师父,先请。」他蓄意又缩短彼此的距离,甚至低头吹拂她的发,逼得她更不自在。

  「走吧!」男性的气息直逼而来,柴孟竹奋力推着他,以最快的速度脱离,两人身体摩擦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她全身的细胞已经因他而颤抖。

  老天哪,脑海里竟然闪过男女交欢的性爱秘戏景象,柴孟竹感觉脸蛋像绽开的艳红玫瑰。

  「怎么?」他欣赏着她红艳的脸蛋。

  发觉她也有「柴师父作品的味道」,就像完美的艺术品,有着一再欣赏挖掘的魅力,每鉴赏一次都能发现不同的美,很奇怪,只是相处片刻,就有如此强烈的感受。

  也许他真正想要收集的艺术品是柴师父本人。

  他又逼近了,柴孟竹全身发烫不已,「我我……我有些下舒服,明天再为你解说。」

  烈城杰阻拦,手指轻抚她的脸及纤细手臂,「-的脸好烫,手在发抖,需要我抱-回去休息吗?」

  「别放肆!你到底有什么居心,当心我控告你……」

  见她气到结巴,他倒是镇定的接续话题,「我有对-做什么吗?」

  「呃……」柴孟竹答不出来,整个人僵住。他虽有吃豆腐的嫌疑,但是联想到性爱的人是她自己啊!

  烈城杰强压下冲动,「我会在这里住几天,有充分时间向柴师父讨教木雕艺术,-就先回房休息吧。」

  「等等!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还是不相信他是单纯欣赏木雕而来此渡假的客人。

  「木雕之旅,陶冶性情。」烈城杰又重复一次,当然感受到她强烈的怀疑,「来到千奇阁除了欣赏风景、参观木雕,还能有什么目的?」

  柴孟竹仍觉得不对劲,却又说不清楚原因,「抱歉,希望未来几天千奇阁能让你感受到艺术之美。」

  「我期待。」同时在心里响应,他已经感受到艺术的美,那就是——柴孟竹,收藏-就等于收藏所有的艺术品!

  没错!他来的目的变调了,不再只是想逗着她当消遣,还想更进一步拥有她,很久没有遇到能让他展露笑容的女人,又岂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