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吻你,上了瘾悠悠萧湘月司马紫烟我思故你在老家阁楼抢钱管家婆鱼悠

返回顶部

  每天下午两点钟,烈城杰都会准时出现,捧着礼物与鲜花在楼下守候,必须先面对两个母亲的再三叮咛,他才能见到柴孟竹。

  有了孩子后,再正式谈恋爱,他们之间除了爱情还有着密不可分的亲情,孩于就像红线牢牢将他们系得更紧,即使不是二十四小时长伴,仍可以感觉到深爱的人与自己同在。

  早晨,柴孟竹才用完早餐,她就先回房里挑衣服,一件件孕妇装摊在床铺上。该穿那一件呢?

  时间还早,还有她怀孕了,穿什么衣服似乎都一样,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想呈现最美丽的一面。

  衣服穿了又换下,这动作重复了好几次,她在镜子前端详好久,总是不满意,回头又想再挑衣服,堆在床上的小山让她停止了动作。

  真是的,整个衣橱都快被她搬空喽!柴孟竹不禁笑自己,不过笑归笑,女为悦己者容的想法仍未改。

  烈城杰捧着花悄悄入内,在起居室见不到倩影,直接进入卧房,还来不及给她惊喜,反而吃了一惊,那是惊艳。

  沉重的呼吸声引起她的注意,回头对上灼热的视线,急急遮掩身躯,「人家在换衣服,别看。」她在意玲珑的身材变了。

  烈城杰舍不得移开视线,「我很想要摸……对不起,我等一下再进来。」

  柴孟竹看得出他渴望的眼神里不只有欲望,红着脸蛋,向前揪住他的衣衫,「好啦。」

  「真的!」他狂喜的连忙蹲下,将大手贴在肚皮上,没有衣物相隔仿佛与孩子更接近,「贝比怎么还不动?哈-!哈-?」

  「可能还在睡,而且才四个月胎动还不是很频繁。」

  「真可惜,贝比快醒一醒,爹地来喽!」机会千载难逢,他还不肯死心。

  她拍了拍他的手,「别吵贝比,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可以这么接近?」他抬头祈求。

  「嗯。」她点了点头,脸颊满是嫣红。

  「太好了……」得到允诺后,他的注意力转移,视线落在那若隐若现的胴体,缓缓站起身低语,「我能仔细看看-吗?」

  遮掩在胸前的孕妇装揉拧了,柴孟竹的心狂跳着,挣扎了一会才微微点头,响应如蚊蚋细微。

  烈城杰屏息,眼睛舍不得眨,双手轻轻爱抚她饱满的双峰,游移过腰、臀、玉腿,连光裸的足部都宝贝得紧。

  「呵呵,会痒啦!」坐在床沿享受爱抚的人儿缩了缩脚。

  他在她的足部烙下一吻,万分不舍才放开,取来衣服为她穿上,注意到满床的衣物,「不喜欢这些衣服?」

  「不是,是不晓得穿那一件好。」她依附在他怀里,让他为自己拉上拉链。

  「我带-去百货公司再挑几件。」

  「不用了,我的孕妇装已经太多了,你不是要上班吗?」她这才想起他出现的时间不对,自从烈城杰接下味之都后早上必须到公司报到。

  他淡淡带过,「今天不同,别浪费时间,我带-去一个充满惊喜的地方。」

  瞧他笑得神秘,柴孟竹发现今天确实不同,「要去哪里?咦!妈妈她们怎么没拦下你训话?」

  「当然是因为她们很放心让我们独处,更不想打扰我们。」烈城杰连续偷得好几个吻。

  「不行喽!」见他想更进一步吻上唇瓣,她出言阻止。

  很失望,不过他很安份,「是。」

  「嘻!亲密动作等结婚后才能继续。」

  这话说得特别柔,她是在暗示吗?这让他多了求婚的信心,「走!该出发了。」

  「你还没说去哪里?」

  「天母别墅。」他们的家。

  「啊?」她呆住了,那里充满许多回忆,可是几乎都是激情哀伤,还有愤怒的……

  烈城杰包裹住她的双手,「我保证-和孩子会在那里找到快乐幸福的。」

  「我相信你。」柴孟竹放松心情,主动牵着他的手往外走。

  「等等,-还要加外套,袜子……帽子也没拿。」

  呵,他还真忙,也不想想孕妇怕热,现在甚至才秋天耶,会不会保护得太过火啊。

  回到天母别墅,眼前的一切教柴孟竹傻愣了好久,真不知该骂他还是赞赏,这里就像座童话故事中的花园,堆满玩具的游戏室,孩子专属书房,天哪,连钢琴、乐器都买了。

  最后她鼓起脸蛋,「孩于会被你宠坏的。」

  「不会,奖赏、惩罚一定分明。」他一脸铁面无私,口气非常严肃。

  「我怀疑。」她往下一个房间走去,隐约听见催眠曲,好奇心驱使她加快脚步,在开启房门的瞬间感受到满室的父爱。

  婴儿房被柔和的灯光映照,烈城杰的歌声缭绕,看到这一切,她哪里还舍得责怪他太宠孩子,他是多么期待他们母子的归来。

  「如何?-觉得还需要再添购什么吗?」

  柴孟竹踮起脚尖,搂着他的颈项,「我代替贝比谢谢你。」

  「可以再亲一次吗?」落在脸颊上的吻让烈城杰满心欢喜。

  她大方又给了一个吻,他将她牢牢搂紧,趁着气氛良好,急于献出最重要的礼物,想要获得佳人垂爱,「走,该-拆礼物了。」

  「我也有礼物?」

  「当然。」

  她整个人被抱起,窝在结实胸膛里,暗忖她已经收到最好的礼物,是烈城杰与她携手同心的未来。

  那是每一个创作者都想得到的呵护。

  烈城杰在别墅后院盖了一座小型绿色森林,由强化玻璃搭建的建筑保护着,其中绿意盎然,花草香中暗藏各种不同的木头香味。

  「茂森的招牌怎么会在这里?」柴孟竹伫立在森林入口,好奇有着疯狂因子的爱人又想带给她什么惊奇?

  烈城杰扬起神秘的笑容,「我们进去探险挖宝。」

  「嗯。」她迫不及待跟着他入内,兴奋的在这特别空间里来回观赏,每一处都藏着惊喜。

  啊!那是她雕刻的红原鸡,树上鸟窝有着雏鸟,紫啸-叼着小虫停在岩石上,策马在草原奔驰,没水的池子里还有红鱼……最令她感到窝心的是卖出的作品又回到身边,而且都得到细心的保养。

  「小心,别忘了自己是孕妇。」烈城杰始终挽着她的手,很怕她会跌倒。

  「呵呵,你连笔筒、纸镇都能融入森林中,真是太行了。」他给予她的喜悦难以形容。

  「还有时钟。」他指着暗处。

  她拎起他在千奇阁制作的时钟,可没忘记当时他使坏的情形,「喔哦,这个不是我的作品,放在这里很不搭调。」

  「颜色是-绘上的。」他以邪恶的笑容揪着她瞧,提醒未染上颜色前的裸女模样。

  突然时钟变得烫手,她红了脸,「邪恶坏男人。」

  「哈哈。」他还是喜欢逗着她玩。

  「不理你。」她转身想要继续探索。

  「-该坐下来休息了。」

  「嗯,好吧。」她的脚是有点发酸了,怀孕后的身躯变得娇贵,体力好差啊!

  烈城杰挽着她一同坐到秋千上,「-觉得这秋千好不好?」

  「好舒服,我很喜欢。」原木秋千宽敞又舒适,她放松身体躺坐着。

  「嘿嘿!我费了不少工夫呢,能听到柴大师的夸奖感到非常有成就感。」他得意极了。

  「你做的?哇!不得了啊。」柴孟竹仔细审视秋千,啧啧称奇。

  「柴大师要不要收我这个奇才当徒弟呢?」他原本连削苹果都不会,如今为了讨她欢心着实卯足劲了。

  「真不敢相信,我记得你送来的第二个礼物,那竹蜻蜓才飞三次就断了。」她把礼物全写上日期与编号,所以拆开礼物后清楚知道他学习雕刻的过程。

  「别糗我,快把竹蜻蜓忘了。」

  「好啦好啦,顶多说你做的陀螺很畸形。」

  「-知道吗?我现在很想凌虐-的唇。」他低头重重吻着她。

  柴孟竹的脸颊染上嫣红,轻捏他一把,「去去去!你快去上班啦。」

  「其实从今天起我不用管理味之都了,以后会有更多时间陪-和贝比。」

  「为什么?」

  「子江想接手,所以我就让他管理。」事实上是他找到机会痛咬于子江的弱点,顺手就把烂摊子给丢过去。

  「刚开始接触你们如此庞大的家族,我觉得好复杂,天哪!有四个妈妈耶,真意外你们感情还能这么好。」家族里每个人都很好相处,短短几天柴孟竹就与他们熟稔起来。

  「确实很热闹,将来等-为我生四个孩子……」

  四个?太累人了吧,柴孟竹心惊,急急转移话题,「你居然可以收集到我所有的作品,是怎么办到的?」

  「因为我爱。」他的语气很柔,带电的双眼深深凝视她。

  他的眼神让气氛变了,柴孟竹羞涩的低下头,「我也很爱你,感动的不知该如何谢谢你。」

  「不必谢我,只要答应我一个请求就好。」

  她眨了眨眼睛,还是不习惯他说话的语气,「请求?」

  他握着她的手抚摸自己的头发,「请-帮我把头发修齐。」

  「你早该去剪掉的,这样好丑。」她还以为他要顶着这丑发型一辈子哩。

  「我想请-修剪,想正式求得-的原谅。」没听她亲口说,烈城杰仍是耿耿于怀。

  唉!他也真是的。她吻了吻他的黑发,「我早就不气了,其实剪掉它我很后悔,以前的你帅多了。」

  「那-肯亲自把它修齐吗?」

  「可以,等修齐之后,你最好留到以前的长度。」她很喜欢他飘动时像火焰的黑发。

  「孟竹,我想再求-一件事?」他的眼睛闪亮,突然单膝跪地,将暗藏在口袋里的戒指献上,「请-嫁给我,正式让我有个名份。」

  「啊?」太过突然,她甚至还在想他的头发该怎么修。

  「求-嫁给我。」等不到响应,他紧张的开始冒汗。

  瞧他说得好委屈,柴孟竹佯装非常为难,「我觉得这几天我们维持单纯的相处方式比之前同居还要幸福,所以……」

  烈城杰眼睛充满忧郁,声音有些沙哑,「我很渴望能……唉!我明白。」

  「嘻……人家刚刚话才说一半。」笑声中透露出捉弄的贼意,她阻止他收起戒指的动作。

  看见一丝曙光,他燃起希望,「那-的答案是什么?」

  「如果未来能比现在更幸福,那就嫁给你啦!」

  「一定会。」他信心陡增,直接将戒指套进她的手指,以吻为爱情的证明,当然不忘给孩子一个吻,「乖贝比,将来你就是烈家的一份子喽!」

  「噢!贝比又踢我了。」

  「哈哈,贝比一定很开心。」烈城杰轻抚她的腹部,试着把温柔传达给孩子,「别踢得太猛,妈咪会不舒服的。」

  「唉,真不公平,生孩子只有我一个人疼。」

  「来,我也让-踢。」烈城杰直接抬起她的腿。

  「少疯了……」

  微风吹拂,秋千晃呀晃的真是舒服极了,柴孟竹依偎在他怀里说说笑笑,最后累得睡着,娇颜洋溢着甜美的笑容,在梦里她也和现实生活中一样幸福——

  绿色森林里有一个隐密之处,油桐树下满是雪白花瓣,花朵层层叠叠好柔好软,香气洋溢能醉人,她忍不住躺在这片用花瓣铺成的床上。

  「总算让我逮到机会了。」

  才听闻声音,她的身体随即被健壮的体魄搂抱住,红唇遭他又吸又咬,好不容易获得喘息的空间,另一波热潮又袭来,她的呼吸也因此加速。

  「别这样……孩子会看见……」阻止的话逸出口中后全变调,分明像勾引鼓励他给予更多的激情。

  「他才三个月大,看不懂。」热吻席卷曼妙的曲线。

  她像要融化成水,亢奋难受,「他说不一定哭了,我要去看他。」

  「放心,他才刚睡着,而且还有两个保母看着。」见她还有力气抗拒,烈城杰吻得更狂。

  「啊……」呻吟声让她羞愤,使尽力气推开他,急急拉拢敞开的衣服,「不行啦!四周都是玻璃,在这里做会被别人看光的。」

  「这里很隐密,还有树挡住,而且没有人敢踏进这里一步。」他又将她压在身下,再一次解开衣扣。

  「还是不行啦!这像在荒郊野外感觉太刺激了,人家要在房间里。」柴孟竹迅速又将扣子扣上。

  刺激才好,烈城杰拥住她指着桧木屏风,「-瞧,屏风上的主角像不像我们?」

  「哪有?」男性气息吹拂惹得她心痒难耐,神智茫茫然。

  「有,-仔细看……」他趁机埋进酥胸点燃热情火焰。

  古色古香的屏风由四片桧木组成,伫立在远处观赏可见整幅屏风的花纹,那是一对正在欢爱的男女,女于衣衫不整、酥胸半裸,修长玉腿圈住男人的腰际,男人身材结实,热情爱抚身下的女子。

  这是由柴孟竹雕刻的屏风,主题是春宫画,这画甚至还暗藏玄机,贴近仔细审视,就会发现原来这对男女的衣服花纹是由百对男女组成,每一对赤裸男女的姿势都不同,可以说是一套春宫秘戏图,香艳荡人心魂的性爱宝典。

  「不是……我才不是画中的人物。」娇喘声又逸出,很显然这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她甚至产生错觉,以为身上零乱衣服是古代服饰……

  柴孟竹猛然从梦中惊醒,下意识要拉拢衣服,咦?衣服很整齐,身旁的男人也很安份,更见不到桧木屏风、油桐树。

  「-的脸好红。」烈城杰也醒了。

  「没什么,只是作了一个梦。」这梦太真实了,她身体还发烫不已。

  「瞧-喘成这样,是不是梦见我在吻-?」他笑说的同时忍不住吻上红艳脸蛋。

  「才没有呢!」真羞人,这梦境她才说不出口,不过那桧木屏风令她在意,因为那确实是她想诠释的成品。

  「又在想些什么?」

  「我有一样作品,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想办法买下来。」她犹豫老半天还是开口。

  她目前仍是茂森的木雕师父,所以春宫画还是她的责任,梦境让她无法把作品交给客户,绝对不能。

  「怪?-还有作品被我漏掉的吗?」烈城杰暗付要打电话训郑国源办事不力。

  「就是还在工作室里的桧木屏风。」她真不知该如何跟他说屏风的主题,真羞人哪。

  「哈哈,-说那春宫画啊?」

  她张大小嘴,「你怎么知道是春宫画?」

  「因为我就是那个伟大的订购客户。」他眨了眨眼睛朝她放电。

  「哇,我早该想到的,人家不刻了啦!」这家伙真会玩她,柴孟竹气呼呼的想走人。

  「半途而废不是-的作风,不完成它太可惜了。」他一直很期待桧木屏风完成。

  「这次不一样。」她低着头掩饰发烫的脸。

  「为什么?跟-的梦境有关?」见她羞答答的,烈城杰不禁联想。

  「呃……别问别问,否则我要生气了。」

  「好好,等-想告诉我再聊。」他为了讨她欢心,又道:「我打算明年三月时移植一棵油桐树过来,再铺上大量的花瓣……」

  柴孟竹急急捂住他的嘴,「别说了!」

  她的反应举止都太可疑,烈城杰的好奇心被勾起,不久后,他套出整个梦境,也把梦境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