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魔山托马斯·曼通天人物李佩甫采红妆艾佟甘家三少爱说笑香弥白雪刀周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告密者 > 第一章 藏隐情道出告密者

  运气来了想挡都挡不住。本来一直不被人瞧上眼的经侦大队,最近却接二连三地破获了几个大案子,其中有些案子还曾经惊动了中央,现在破了,上上下下一派喜庆。市局宣传处的李新敏更是觉得解气,想着宣传处说起来是宣传,其实平常主要工作是救火,这下总算逮着一个可以大张旗鼓做宣传的活材料了。李新敏先是给分局指挥处的范指挥长打了电话,然后就直奔经侦大队。本来想得很好,自己先做个前期工作,等安排停当了,然后联系电视台广播电台和特区三大报纸一起上,轰轰烈烈干一场,没想到结果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经侦大队的肖大队根本就不接受采访,更不接受宣传。李新敏做了一些思想工作,没用,看着自己肩上的星星杠杠加起来不比肖大队多,摆不出官腔,只好垂头丧气地回来向处长许世清汇报。许世清笑,说我明天去,你看我的。

  许世清是老宣传了,从当年在派出所出黑板报做起,做到如今在市局管着这么大一个宣传部门,什么样的人没有打过交道?以往这样的事情他也碰到过。明明一个警员做了好事情,人家把感谢信都送到局里来了,可当事人愣是不承认,非得要麻烦对方专程赶来,当面对质才认账。次数多了,许世清就悟出来了,其实人人都是喜欢被表扬被宣传的,之所以要反对宣传,不外乎有三种情况。一是假客气,好比人家请他吃饭,其实一开始就打算去了,暗中已经打电话告诉老婆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却偏偏要请客的人三请四邀,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勉强”前往。

  第二种情况是真不想被宣传,这种人往往生性谨慎,比较内向,以前可能还吃过亏,片面接受教训,怕宣传多了引起同事甚至是上司的嫉妒,风光一时,麻烦无限,不合算,所以确实不想被宣传。还有一种情况更加特殊,涉及到一些隐情不愿意向外透露,有难言之隐等等,所以也不想被宣传。比如前年东海岸分局有一个干警在案子破了之后就不接受立功,因为他有思想包袱,认为战友是为掩护他而牺牲的,现在自己活了下来,还要立功受奖,总觉得对不起战友,有些说不过去,所以就不愿意接受表彰和宣传。那么,肖大队是属于哪一种情况呢?许世清到底有经验,他先做案头工作,调出肖大队的个人材料。看材料才知道,肖大队其实是副大队长,但该大队没有正大队长,所以就由他主持工作。既然如此,许处长想,为什么不直接让他担任大队长呢?难道他不接受宣传是因为这个闹情绪?许世清又研究了肖勇亮的学历和其他材料,知道肖勇亮1995年才从北京公安大学经侦专业毕业。掐着指头一算,现在只能是副科级,如果是在其他大队,比如刑警大队,连副大队都做不了,而经侦大队比刑警大队低半级,但即便是低半级,正大队长也是正科级,所以,肖勇亮只能是副大队主持经侦大队工作,一般不可能担任正大队长。这很正常呀,许世清想,而且还算是不错的呀,肖勇亮不应该为这闹情绪。

  难道还有其他隐情?许世清的估计没有错。肖勇亮不接受采访和宣传确实是另有隐情。这个隐情别人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然,潘晓玫也隐隐约约知道一些。潘晓玫是肖勇亮的小师妹,也是公安大学经侦专业毕业生,比他晚,晚好几年,所以师妹前面还要加一个“小”。但潘晓玫不是本科毕业,而是硕士毕业,因此,虽然资力比肖勇亮低,但学历却比肖勇亮高,然而不管是高是低,两个人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所以一直以师兄妹相称。由于这层关系,两个人关系密切,甚至有一段时间,分局那边还传出他们有更进一步关系的可能,尽管后来潘晓玫打电话把自己的男朋友从北京叫到深圳来在大家面前亮相,传说才不攻自破,但他们俩的关系比较密切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潘晓玫对肖勇亮的事情就比其他人知道得多一些。潘晓玫早就注意到一个情况,师兄最近运气好,连续破案,其中的奥妙好象与他经常接到的一个神秘电话有关。

  由于两个人关系好,所以肖勇亮做什么事情都不回避潘晓玫。比如接电话,即便是接前妻打来的吵架电话,肖勇亮也不把潘晓玫赶出去,而就是那么当着她的面接,再当着她的面吵。

  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肖勇亮每次一接到那个神秘电话,立刻就严肃了,马上把话筒从右手换到左手,再用右手捂住话筒,客气但非常认真地对潘晓玫说:你先出去一下。这还不算,他还一直拿眼睛盯着潘晓玫,直到目送着潘晓玫走出他的办公室,并且把门带上了,肖勇亮才松开手掌,压着声音对话筒说:你说吧,没有人了。女人比男人敏感。潘晓玫一开始的敏感是肖勇亮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旁敲侧击一番之后,证明不是这么回事。第二个敏感是肖勇亮表面上拿她当师妹,其实对她并不信任,至少不完全信任,所以遇到重要的电话还把她支走。女人心细,潘晓玫细心观察分析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也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有一次在市局工作的一个同学悄悄地给肖勇亮打电话,透露有可能破格让他出任正大队长的情报,肖勇亮都没有回避她。潘晓玫想,还能有什么事情比提拔任用更值得保密的呢?

  最后,潘晓玫猜测打神秘电话是一个卧底,并且这个卧底只与他一个人单独联系,所以,每当卧底来电话的时候,肖勇亮就必须把她支走。但她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经侦大队一共只有18个人,这么大的事情瞒不住谁,况且,他们大队一般都是接到举报或投诉了才出击,案子本身并不涉及人命或走私贩毒,常常是等案情理清楚了,才证明属于经济纠纷,归法院管,不归他们管,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要搞什么卧底。潘哓玫的好奇心被充分调动起来,决定不搞清楚誓不罢休。但是,肖勇亮的嘴巴也太严了,潘晓玫几经努力不见成效。她决定出其不意。

  那天趁肖勇亮心情好,突然直截了当地问肖勇亮:“那个神秘电话是谁打的?”肖勇亮显然没有思想准备,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潘哓玫不依不饶,依小卖小,一定要肖勇亮告诉她。并问肖勇亮:是不是涉及个人隐私?肖勇亮说不是。她又问:是不是与案子有关的事?肖勇亮迟疑了一下,点头说是。“那不就结了,”潘晓玫说,“我们队还没有什么案子紧张到需要相互保密的程度吧?”肖勇亮一想,也是,就是要保密,也不会保密到潘晓玫这里。“不是保密,”肖勇亮说,“是我要守信用。”

  “守信用?”潘晓玫问,“守什么信用?”肖勇亮嘴巴张着,发不出声音。“守什么信用?”潘晓玫穷追猛打。肖勇亮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有限度地说:“我答应过通灵人,这事暂时不向上面汇报,也不告诉其他人,我得守信用。”“什么什么?”潘晓玫问,“你刚才说什么?通灵人?你说通灵人?”肖勇亮点点头,说:“是,通灵人。”潘晓玫这下真生气了。想,这不是明摆着糊弄我嘛。通灵人潘晓玫知道。学公安的人都知道。刑侦概论上面写着呢。在国外,尤其是在英国,刑侦人员遇到实在棘手的案子,常常想到与这种人合作,并且据说还真依靠过他们破过一些离奇的案子。但是,那是在国外,而且是在过去,现在谁还相信这个?按照潘晓玫的理解,这些国外所谓的通灵人,其实就相当于我们中国所谓的特异功能人,说起来悬乎,听上去离奇,甚至神乎其神,可有几个能真正经得起科学测试的?如果真有这本事,干吗不去预测彩票号码?不去预测大地震?潘晓玫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通灵人。好啊肖勇亮,潘晓玫想,你拿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搪塞我,不睬你了!潘晓玫肯定是冤枉肖勇亮了,肖勇亮并没有糊弄她。肖勇亮接到的那些神秘电话确实是一个自称是通灵人的人打的。肖勇亮不清楚对方怎么知道他电话号码的。第一次给肖勇亮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他是通灵人,而是说自己是一家公司的雇员,他想揭发老板从事诈骗活动的事情,问这这事是不是属于肖勇亮管。肖勇亮说如果确实是经济诈骗,那就属于他管。对方说是的,肯定是经济诈骗。肖勇亮说你讲是的没有用,关键要有证据。对方说有证据,当然有证据。

  说完,没有等肖勇亮问,他就开始说。说他们公司在天安大厦某座某层某号,公司叫什么,老板叫什么,他们是怎样从事诈骗活动的,证据藏在公司的什么地方等等。说得有理有据,非常清楚,然后没有等肖勇亮回话,立刻就把电话挂了。肖勇亮感觉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至少他还没有问完,于是就把电话拨回去,可响了半天没有人接。后来证实,是一个路边磁卡电话。好在肖勇亮有录音的习惯,对方陈述的内容没有丢失。本来按照惯例,像这样对方没名没姓又没有办法进一步确认的电话举报,他们是可以不受理的。但是,当时他们正好接到内地多个省份传来的协查通报,说这边有公司利用内地公司急需要引进资金的心情,从事诈骗活动,肖勇亮一想,天安大厦就在对面,不如去看看,于是,他就带几个人去了。

  结果,证实那确实是一家骗子公司,所查出的问题也恰好是内地公安要求协查的内容。踏破铁蹄无处寻,得来全不费工夫,没费多少周折就端掉了一个诈骗团伙。不过,比较遗憾的是,他始终都没有找到给他打电话的那个神秘人。后来他自己猜测,可能是举报人不想惹麻烦,在打完举报电话之后,就立刻离开那家公司了,或者并没有离开,但是怕报复,所以宁可不要奖金,也不敢承认。这样的情况肖勇亮以前也碰到过,见怪不怪,也就没往心里去。但是,没有过多久,这个神秘人物又打来一个电话,又举报一起诈骗案,这下,肖勇亮感觉奇怪了。那天肖勇亮一接电话,立刻就听出是上次那个神秘人物,他还以为是风头过了,神秘人物来讨要奖金的呢。但是,不是,对方不是来讨要奖金的,而是又举报一桩诈骗案。

  “等等,等等,”肖勇亮说,“您是不是上次给我打电话,举报天安大厦那个骗子公司的那位先生。”对方笑笑,说肖队长您耳朵真灵,是的,我就是上次给您打电话的那个人。肖勇亮说那好,按照规定我们是要奖励您的。对方迟疑了一下,说那当然好,我真的很需要钱,我给您一个银行账号,您直接打给我就行了。肖勇亮说没有这么简单,这是要填表的,还要您当面签字,当面核对您的身份证才行。对方停顿了一下,说那就算了。肖勇亮问为什么?有什么不方便的吗?对方又停顿了一下,并且这次停顿的时间比较长,然后说:以后吧,以后等方便的时候我再来领奖金。说着还要求肖勇亮保密,暂时不要透露他的情况。这下是肖勇亮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说好吧,一般我们尊重举报人自己的意愿。对方说那好,我现在再向您举报一件事情。肖勇亮说好,你说吧。于是,对方就开始说他现在要举报的内容。情况和第一次差不多,说在什么什么地方,有什么什么公司,从事什么样什么样的诈骗活动,他们的证据在什么什么地方。说完,没有等他撂电话,肖勇亮抢着问:我怎么称呼您?对方想了想,说:您就暂时称呼我为通灵人吧。好一个通灵人!肖勇亮立刻就想到刑侦概论上说到的国外通灵人,觉得好笑。等他再想问什么的时候,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不用说,又是路边磁卡电话。不用说,肖勇亮按照这个所谓的通灵人提供的情况又破获了一桩经济诈骗案。这次破案之后,肖勇亮心中的疑惑加重。如果说第一桩案子是举报人出于正义感,或者说是他个人与骗子老板之间有什么过节,闹得不愉快,出于泄愤,于是偷偷地向警方举报,那么,怎么又冒出第二桩同样是经济诈骗的案子呢?而且这两桩案子虽然都是经济诈骗案,但诈骗的方式完全不一样,总不能举报人从第一家公司出来后,又到第二家公司上班,而这家公司恰好也是骗子公司,并且恰好举报人又跟老板有什么过节吧?肖勇亮学过概率分析,知道连续两次发生“恰好”的机会非常小。

  更为重要的是,紧接着又发生过第三次,第四次。肖勇亮基本上可以认定对方不是巧合,而是专门做这种事情的。难道还有人专门做反诈骗工作?就像早几年专门有人做打假那样?每次肖勇亮都想了解对方更多的情况,但每次对方经过考虑后,都说以后吧,以后等方便的时候,我会主动和您联系的。如此,到目前为止,肖勇亮除了可以认定对方是职业反骗人物外,对他的全部了解就三个字:通灵人。但是,小师妹潘晓玫不信,她以为肖勇亮糊弄她了,搪塞她了,而且是用及其低劣的理由搪塞她,所以她就生气,就打算暂时不理睬肖勇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