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种族同盟松本清张刀丛里的诗温瑞安我在回忆里等你辛夷坞莽野神龙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告密者 > 第十一章 他想到了打退堂鼓

  一连几天,庞士伟瞪着大眼找骗子,但骗子脸上并没有写字,所以毫无进展。庞士伟有些想打退堂鼓。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不如找到肖大队,亮明身份,填表,核对身份证,然后领取奖金,先休整一下,下一步怎么做再考虑。但是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必须对杨达昌说。事实上,他好几次几乎就开口说了,但话到嘴边上,就是出不了口。说白了,他不想被杨达昌小瞧。当初说要搞职业反骗的时候,那么雄心勃勃,为了做长期打算,甚至连公安局给的奖金都不去领,还搞出一个什么“通灵人”的绰号来,难道仅仅是把几个手上掌握的骗子打掉就罢手了?那还算什么“职业反骗”呢?庞士伟不好意思说。但这事必须跟杨达昌说。因为这几个月的费用都是杨达昌出的,相当于反骗成果是他和杨达昌共同拥有的,他现在想不做就不做吗?庞士伟约杨达昌见面。他们之间说好了尽量不见面,所以,庞士伟一提出要见面,杨达昌就知道有重要事情,同时为了尽量避人耳目,他们把约会地点约在溪涌,那里离市区远,也安静。虽然才分别一个月,却好象过了几年,彼此非常亲切。坐下之后,庞士伟还没有说话,老杨就先问:怎么,是不是想先回去看看?庞士伟愣了一下,不晓得该怎么回答。老杨接着说,回去一下也可以,把家里的事情处理一下,再回来。庞士伟继续发呆,或者说是在紧急思考,仍然没有说话。老杨这时候显得非常善解人意,说,如果不方便回村里,起码应该回一趟红安,见见弟妹。弟妹现在还住在娘家?这下,庞士伟不是发愣了,因为他眼珠子转起来,转得很快。是啊,他想,和老婆这一分别快半年了,一点音信都没有,当初他们为了确保段诗芬顺利实现“农转非”,所谓的离婚协议上写着儿子女儿都判给庞士伟,原想等到完成“农转非”了,再复婚,然后再一步步想办法把儿子和女儿的户口迁到城里,如果不成功,他们就再次假离婚,把儿子和女儿判给段诗芬,让他们跟随母亲成为城里人。现在,他们离婚已经快半年了,是应该办理复婚手续的时候了,自己确实应该回去一次。但是,回去是要花钱的,庞士伟现在可是分文没有啊。如果这时候去找肖大队亮明身份,领取奖金,或许正好可以回去一趟。就按老杨说的,不回村里,回到县城,找到段诗芬,先复婚。不行。庞士伟又想,复婚也要还要到乡里办理,要到村里开证明,不等于是回去了嘛。杨达昌见庞士伟半天不说话,就主动问:“是不是钱的问题?如果是钱的问题,可以在我这先拿一点。”

  “不不不,”庞士伟象是被别人窥见了心中的秘密,赶紧说,“不是钱的问题。我先和她联系一下,约好了再说。”

  杨达昌一想,也是,就不说这个话题了,反过来问庞士伟这么急着约他有什么事。庞士伟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话题中挣脱出来,还在想着他和段诗芬复婚的事,以及如果要复婚就必须经过乡里、村里的事,所以,现在听杨达昌这样问,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庞士伟问,“找你有急事?啊,是啊,是我约你的。我约你是因为我非常困惑,找了这么多天也没有找到一个骗子。王天地也不能算是我找的,而是他自己主动找你的。我自己怎么就没有找到一个骗子呢?”

  虽然刚才走了一下神,说话有点打结,但这番话还是庞士伟事先想好的。他这样说的目的当然不是向杨达昌诉苦,而是想为自己的打退堂鼓做铺垫。如果这时候杨达昌顺着他的话说,说是啊,看来是不容易呀,那么,庞士伟就可以进一步说,要么我们先把这事情搁一下,先做自己的生意,等到碰见骗子了,就不放过他。如果这样,他就可以顺坡下驴打退堂鼓了。但是,杨达昌没有顺着他的话说。

  “你注意看报纸,”杨达昌说,“看分类广告那一栏。凡是有天上掉馅饼的广告,可以肯定就是骗子公司。”

  杨达昌这样一说,庞士伟就没有坡可以借着下驴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晚上回来后,庞士伟写了两封信,一封给村长,另一封给段诗芬。给村长的信假装他根本就不晓得村长和杨达昌之间联系过的,完全是他“主动”向村长汇报情况的。信中说自己现在在广东,在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说他欠乡亲们的钱一定要如数偿还的,说如果在家乡,一辈子不吃不喝也偿还不上,所以必须在外面闯,或许还有一点希望。最后,庞士伟对村长再次表示抱歉和感谢,说他自己不在家,老婆也回娘家了,全家老小还要靠村长关照,说他一旦翻身,一定要报答村长等等。写着写着,眼睛竟然有模糊了。第二封信更加艰难,他竟然不知道该对老婆怎样称呼了。想了想,还是用“诗芬”比较妥当。至于内容,没有肉麻的话,甚至都没有说想念之类,只是汇报自己的情况,把他们分别之后他所做的事情以及碰到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最后才说到复婚的事情,说他眼下不回去的原因。说如果要办理复婚,就必须回原来办理离婚手续的乡里办,就必须要回村里开证明,而他眼下这种情况不方便回去。最后,庞士伟关切地问段诗芬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找到工作?如果还没有,不如先回家,并说龙掌村的人老实,顶多说几句难听的话,说了也就算了,不会真把她怎么样等等。两封信写完,分别装入信封。两个信封上都没有具体的落款,只有“深圳内详”。给村长的信直接寄到村里,给老婆的信则通过岳父的单位转,并且在给老婆段诗芬的信里面附有他的联系方式。就是老杨的公司地址,并说明是“杨达昌转庞士伟”。第二天,庞士伟上午去邮局寄信,回来的时候在下楼买报纸。像赌气一样,一口气把报摊上所有的报纸各买了一份。不仅有深圳本地的报纸,甚至还买了广州的报纸,比如《南方都市报》等。买完之后,有些后悔,感觉自己不应该买外地的报纸,而只应该买本地的报纸,因为他现在连本地的骗子还没有打,实在没有能力去打外地的骗子。但是,一份报纸才一块钱,既然已经买了,当然不好意思去退,想着自己中午不要吃五块钱一碗的牛肉面了,而只吃三块钱一碗的素面吧,堤外损失堤内补。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一块钱没有白花,因为《南方都市报》竟然也刊登深圳的消息,包括深圳的广告。庞士伟一改平常的看报习惯,不看社论,不看新闻,不看经济消息和体育,专门看广告,而且特意挑选分类广告版的小广告。说实话,以前庞士伟的做法正好相反。以前他几乎是不看广告的。不但不看,而且还把广告版想象成是垃圾版,所以,正经看报的时候不看它们,倒是中午吃过饭包饭盒的时候优先选择它们,仿佛既然饭盒要被当作垃圾扔掉,那么包它们的报纸也只能选择垃圾版的。庞士伟现在就在看垃圾版。垃圾版的主要特点是小,半版的报纸被分割成密密麻麻的很多小块,就像从天上俯瞰他所居住的城中村里密密麻麻亲嘴楼。虽然小,但内容并不少。庞士伟很快就从其中找出他所关注的对象。首先是征婚广告。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庞士伟没有想到每份报纸上都有这么的征婚广告,仿佛一眨眼整个深圳成了征婚市场。庞士伟本来是不打算看征婚广告的,尽管他知道如今婚姻骗子不少,但是那不属于他的打骗范围,他要专门打以公司为诈骗对象的“法人骗子”,但是,就那么一扫眼,一则广告还是吸引了他的眼球。广告非常小,小到只有一句话:“富家女,愿与一有管理能力的男士共同管理巨额资产。”内容简单,却击中要害,足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想入非非。包括像庞士伟这样的人都会动心。事实上,庞士伟看到之后,不知不觉地就拿自己的条件和广告中要求的“男士”做了比较,并且马上就发现条件相当吻合。第一个条件是管理能力,庞士伟自信自己还是具有的。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普通农民,硬是从扒松针开始,一直做到拥有一百多台编织机的老板,没有管理能力能做到吗?第二个条件是“男士”,这点更不必说了,庞士伟太知道自己是“男士”了,这些天虽然生存压力大,根本没有时间想女人,但是,一旦睡着了之后,不用想,女人自动进入梦乡,而且梦得跟真的一样,不仅梦见自己的老婆,居然还有好几次梦见陈静,尽管梦见陈静之后庞士伟自责了半天,心里骂自己忘恩负义,居然敢对救命恩人想入非非,实属大逆不道,但正因为如此,足见自己的“男士”因子非常旺盛。说实话,有那么一刻,庞士伟甚至有些恍惚,差点就按广告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打过去的目的并不是真要应征,而仅仅是想听几句暧昧的话。庞士伟现在长期不直接接触女人,电话里和不认识的女人说几句与男女关系有关的话也好。但是,他努力克制住自己,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从一个老板变成负资产者,连基本的生活费都要靠杨达昌提供,所以,根本就没有资格想女人,包括在电话里和女人说几句暧昧的话都没资格,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庞士伟接着看广告。第二类广告是办工商营业执照的。办工商营业执照也要找人代理?庞士伟想不通。不过,再仔细一想,通了。当初自己在老家办执照的时候,耽误多少工夫,差点把鞋底都磨破了。如果当初家乡也有这样的广告,说给一点钱就能办下来,庞士伟想,我也宁可花点钱。不过,在这类广告的下面,庞士伟立刻就看到了一个小括弧,括弧里面有三个小字:代验资。验资庞士伟知道,当初他在家办执照的时候就碰到过,当时他解决的办法是找人借了高利贷,难道深圳也有人做这种高利贷的生意?不管他了,庞士伟想,即便有,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能算骗,不属于自己要寻找的范围。庞士伟接着又看了二手车转让的,家政服务的,发廊转租的,等等等等,虽然仔细考究都有问题,但都不属于他想找的那个问题。难道这条道走不通?庞士伟有些泄气。他感觉这条路比他想象的还要难。他又一次想到了打退堂鼓。可再一想,即便是打退堂鼓,也要等到合适的时机,比如按照杨达昌的提示连续几天把报纸都翻遍了,如果还是没有发现他所要找的那种法人骗子,到时候再向杨达昌透露退堂鼓的想法也不迟。于是,庞士伟又咬着牙,继续找。谁知道就是这种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歪打正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