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漠王征月夏乔恩不断幸福(我的飞来峰)木梵有情有义好奴婢安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勾引总裁 > 第二章

  偌大的办公室中,时针有规律地滴答走着,伴随着清脆而快速的键盘声,与秘书艾伦低沉的嗓音。

  “新任主席裴竞嘉,确实是前主席的私生子没错,他这么十万火急地将儿子找回来,很明显就是要断了你的路!”

  敲击键盘的修长手指略微顿了一顿,淡色的唇角轻轻地微勾。“大哥还真防着我啊!即使我再怎么尽心尽力,他依旧将我当外人似的提防。”

  “真不公平,虽说“硕嘉”是大老板留下来的产业,可若非有伦Sir你,凭前主席那古板守旧的做事方法,“硕嘉”怎会有今日的成绩?”

  “你太抬举我了!”他微笑。

  “这是事实!”艾伦正色地说.“可他不但不感激,反而处处牵制你,原以为发生那场意外,主席位置定是你的囊中物了,谁知他竟找来那八辈子没见过面的私生子!”

  墨黑的眉峰陡然一蹙,骤闪的眸光泄露了主人真正的情绪,但他脸上却仍是一派不在乎的神情。

  “裴竞嘉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何曾接触过真正的生意了?我可是半点都不将他放在心上,不过大哥既然做得这么绝,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他敛敛眉,随即转移话题:“对了,上次请你在美国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征信社的人说,对方年前带着那个孩子避到加拿大去,所以暂时失去消息,不过他们会尽快跟上。”伦咏畅狐疑地扬起一道眉头。“避到加拿大去?走得这么仓促,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有可能,据他们说,那女孩有个男朋友,而巧的是,她的男朋友名字叫伦国华!”

  “伦国华?!”伦咏畅一震,诧异地问:“你是说……”“没错,两个人很可能碰上了!”艾伦赞同他的想法。

  伦咏畅立刻吩咐:“通知他们,费用提高两倍,请他们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把那女孩找出来。”

  艾伦边记边冷哼:“看来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之外。”

  “没错!真是有趣。”伦咏畅不怀好意地以指轻敲桌面。“若是大哥知道自己的儿子和……两人竟然谈起恋爱,他一定会震惊的爆血管吧!而且这件事若让大嫂知道,那可有好戏看了。”

  “没错!”艾伦翻开手上的文件夹,查询上面的资料。

  “据我所知,前主席为了压制你在“硕嘉”的势力扩张,曾跟伦夫人娘家调了不少资金,而且她手上也有“硕嘉”的股份,若今天夫妇俩撕破脸,前主席势必失去在“硕嘉”的所有优势,届时他就再也拿你没办法了。”

  “所以当务之急,一定要赶快找到那女孩,然后证明她的身份。”

  说到这里,伦咏畅双眼忍不住发亮。“大哥万万没想到,他当年做的丑事,竟然会因为一份忘记丢掉的DNA报告而爆发出来。”

  “伦Sif,还有一件事,是关于昨晚……”伦咏畅一愣,随即想起来。“昨天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昨晚将她送进“硕嘉纪念医院”,在确定她无大碍后,他便离开医院去找范亚都,也顺利地让周刊记者拍下他们俩的照片。

  “医院来过电话,说她没事。”

  “没事就好!”伦咏畅继续看着营幕,显然并不很关心。

  “可是据护士说,她在昏迷中一直叫着某人的名字。”

  伦咏畅扬扬眉。“那又如何?”

  “但是……”艾伦稍微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她叫的是“国华”!”

  国华?!

  这两个字如针般刺入他的耳朵里,他跳起来,双眸灿光四射。“你确定?”

  见他这副凶猛的样子,如一头准备猎杀的猛兽,艾伦略微缩了一下,镇定地答道:“伦Sir,国华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伦咏畅恍若未闻,立即迅速起身、迈开长腿向外走去。

  睁开眼,触目所见是一片暗沉,鼻端传来淡淡的药水味,她人在哪儿?试图想撑起身子,手腕的疼痛却让玲榕痛得轻呼。

  “你还好吗?”昏暗中,一抹修长的身影欺到床前。

  一见到来人的身影,玲榕诧异地瞠大了双眸,惊喜的泪水瞬间冲上眼眶。男人才一靠近,便被激动的玲榕给紧紧抱祝“国华……”她哭泣,心里又是酸楚又是喜悦。她怎么也料想不到,在睡了一觉之后,醒来竟然会看见国华。

  这是梦吗?可是他的体温是那么地暖热,心跳是如此地真实,这绝对不是梦!

  “国华,我好想你,这些日子你去那儿了,我找你找得好苦……”本能地环住那柔软芳香的身躯,伦咏畅有刹那间的错愕。他和国华虽为叔侄,却有三分相似,很多人总是容易将两人弄错,这个女人看着自己叫“国华”,她口中的“国华”,是否和他想的是同一人?

  轻轻拍着怀中颤抖不已的娇躯,他并不想打碎她的美梦,但现实毕竟是现实,他毕竟不是伦国华,所以必须让她失望了。

  扶住她纤细的双肩,他温柔地抬起她带泪的小脸,略微歉意地说:“小姐,我不是国华。”

  眼前的女人有一张非常美丽的脸,双眸迷蒙而柔媚,柔软带着蜜色的嘴唇,微微张合着,像有千言万语急待诉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她的发丝长而发,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红艳艳的光芒。

  美丽的脸孔、美丽的身段,她是一个美丽的混血儿。

  她眨了眨那双水眸,似乎听不懂他所说的话。

  伦咏畅捺住性子,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是国华。”

  这回她似乎听懂了,只见她错愕地瞪着他,满脸不可置信。

  平常的他,并非是个心软的人,可看到她无措而楚楚可怜的模样时,他竟然感到震慑了。

  伦咏畅坐了下来,将脸更靠近她一些。“看清楚了?我不是你想的那个人。”

  她的大眼睛浮起泪水,小脸涨得通红,失望混合着羞惭的神情,显现在她小巧的脸蛋上。

  “对不起……”玲榕低下头,小声地说。

  她又认错人了,好丢脸唧!

  伦咏畅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怎么我和国华那么像吗?”

  玲榕原本羞得不敢抬起头来,可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愣,她赶紧问道:“你认识国华?”

  “伦国华,不是吗?”他试探性的一问。

  看见她突然发亮而充满喜悦的眼眸,他心里一震。果然,这个女人找的“国华”,就是他大哥的独子伦国华。

  看她对国华依恋的模样,狂喜在心里逐渐扩大。不会错的,应该就是她,国华在波士顿的女朋友,也是他极力寻找的目标!

  她很美、很媚,但她不过是个素昧平生的女人,喔不!是他另一个侄儿的女朋友。更大胆地猜测,她或许也是他的……不过无论真相为何,事情还真巧,怎么侄儿的女人都跟他扯上关系了?伦咏畅嘲讽地想。

  “请问,国华现在在哪里,我可以见他吗?”知道眼前的男人认识国华,玲榕不由得安下心来。问他,总比自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找来得好。

  伦咏畅一愣,目光复杂地望着眼前的小女子。“你还不知道?国华他……”“国华怎么了?”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玲榕立刻紧张起来。“国华发生什么事了?请告诉我。”

  看来她还不知道伦国华的事,某个念头很快地在他脑中闪过。

  伦咏畅故作轻松地耸肩,一脸无甚要紧地说:“他?他没事,只不过最近工作太忙,有点小感冒而已。”“他在哪儿?我要去见他。”玲榕想起身下床,却被伦咏畅给阻止了。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为何要找国华?”他明知故问。

  玲榕垂下头,淡淡的红晕浮上她白皙的脸庞,她嗫嚅地说:“我是国华在波士顿的大学同学。”

  “还有呢?”伦咏畅微笑,他知道她的话还有所保留。

  她头垂得更低了,发丝滑落、露出细腻的颈部肌肤。看来她是个很怕羞、很内向的女人,也是他从未碰过的类型。

  他不确定该怎么对待她,她像一个精致而脆弱的水晶娃娃,稍微不小心就会碎了,偏偏他自小就是个粗心的孩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她既然是他寻找已久的女孩,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他没理由伸手推出去。

  因为她比范亚更有利用价值!

  残酷的微笑隐藏在细致完美的皮相下,伦咏畅露出亲切的笑容低声说:“不只是同学,也是他的女朋友吧!”

  玲榕慌慌张张地抬眸,神情有些紧张。“你……”他究竟是谁?那双晶亮的眼眸像是可以看穿一切,她不禁有些胆怯。

  “我是伦咏畅——国华的叔叔。”他点点头,自我介绍道。

  “叔……叔叔?”玲榕差点被自己呛到。

  怎么可能“他看起来顶多比国华大个三四岁,竟然会是国华的叔叔?

  望着她惊愕的脸,这次伦咏畅是真正地笑了。她是个很美、很甜的女孩,任何情绪都是那么地直接、真实,毫不做作,也不懂掩饰。

  “我和国华的父亲是同父异母,所以年纪有点差距。怎么他没跟你提过,他有个年纪跟他差不多的叔叔?”

  “不。”玲榕摇摇头,表情落寞地说:“国华很少跟我谈家里的事,他跟我说过那不重要,因为我只要爱他就好了,无须在乎他的家人。”

  很新鲜的想法,伦咏畅嘲讽地撇撇嘴。

  跟他自私的父亲倒是同一个论调,只不过伦国华自私在追求自我上,并不会去伤害其他人,和他父亲比起来,情操实在最高尚得多。

  只可惜……

  “请问,我可以去见国华吗?”怯怯的声音自他耳旁响起。

  “见他做什么?”伦咏畅犀利而残忍地问:“国华这么久没给你消息,你难道一点都不怀疑?或许他变了心、抛弃了你?”

  玲榕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泪影隐隐在眼中流动,但她却极力张大了眼,将眼泪远了回去。

  “我是想过这个可能性。”她很慢很慢地说:“所以我来找他,跟他要一个解释。”

  解释?!显然是个单纯的女孩。男人抛弃女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而不闻不问、假装失踪是惯用技俩。只要是聪明点的女人,都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她却偏偏傻得找上门来。

  虽然伦国华并不是因为变心,才失去消息的。

  想到这里,他同情起眼前的女孩。她的眼神,充满温柔与浓情,提到国华时,那闪动的眼神是这么地灿烂。

  “国华现在还不适合见客。”他怜惜她,像怜惜一只无助而无知的小金丝雀,不明白残酷的现实却还天真地期盼。“我必须告诉你,他父亲很反对你们的事!”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个普通人、是个混血儿?”她明白的,愈了解国华的身世背景,她就愈能猜到国华当初消失的原因。

  还有什么呢?不过是有个注重门户的富豪老爸,不愿自己的儿子娶平民杂种,只是这样罢了。

  “奇怪,还没见过大哥,你却知道他在想什么,真不简单!”

  伦咏畅知道伦明亮是那种很在意门当户对的人,因此对于侧室所出的他,总是冷眼相待。

  若非这几年他表现优异,大幅提升“硕嘉”业绩与规模,让伦明亮不得不倚重他,他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玲榕吸吸鼻子,露出苦涩的笑容。“这种事在我们同学间见得多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你特地到台湾来,就是为了见国华?”

  “是,我要他亲口给我一个答案。”玲榕不安地绞着自己的手指,语气却十分坚定。“我是个很死心眼的人,若不要我,请当面跟我说清楚,我不接受这种不告而别的分手方式。”

  “有机会的话,我会转告国华的。”伦咏畅仍然不动声色。“至于你,打算在台湾待多久?”

  摇摇头,玲榕有些茫然。“不知道,因为我不确定会花多少时间寻找国华,可是我好幸运,竟然碰上了你,相信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他。”

  玲榕灿烂地笑了。

  望见她那么快乐的笑容,伦咏畅实在替她感到小小的难过,若她知道真相,不知道会如何伤心。

  不过当务之急,必须先将她留下来,因为她是他手中一颗新的棋子,一颗用来对付伦明亮的好棋。

  “李玲榕?这是你的名字?”他看着墙上的名牌。“挺别致的。”

  “我父亲是台湾人,所以我有台湾的身份证,待多久都不要紧。”知道他是国华的叔叔,又那么温文可亲,玲榕早已对他卸下所有防备。

  “哦……”伦咏畅扬起一道眉,脑子里迅速转了几转。“那你可以在台湾工作罗?”

  “嗯,我当初是有这个打算,台湾虽小,可人海茫茫,在大都市找一个人毕竟是不容易的,所以我早就有久待的心理准备。不如你为何这样问?”她有些疑惑。

  “呃……我身边缺一个助理,能说流畅英文的助理。”他胡乱说道。“很急,前任助理走得太快,来不及找人,幸好遇到你,你愿意帮我吗?”

  玲榕摇摇头,不大敢相信自己的好运,而且这未免太巧合了。“伦先生,我没有做助理的经验,我怕我做不来。”

  “难道你不想见国华?”伦咏畅抓住她这个弱点,加以施力。“你既然如道大哥反对你们在一起,还妄想用正当的方式去接触国华吗?可若跟在我身边,大哥不知道你是谁,要见国华的机会就大多了。”

  想起今天警卫与接待员那敌意的眼神与态度,玲榕动摇了。

  “工作上不懂的地方,我可以找人教你,并不是太困难的。”

  伦咏畅循序渐进地诱导她。“我不会让大哥知道你的身份,你也可以乘机了解国华的父亲,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说不定,你还可以改变他的想法、消除他的偏见,让他愿意成全你们。”

  “真的吗?”玲榕双眼发亮。

  当然不可能!这个自私老鬼既偏执又顽固,他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想法的。

  但这些话显然说动了玲榕,一抹甜笑染上了她的脸庞,她开心地点点头,答应了伦咏畅这个别有居心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