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十年懵懂百年心李李翔弃妇当自强汪晴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黄仁宇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鹤高飞 > 第三章 结挚友惊见遁地术

第三章 结挚友惊见遁地术

  宗绮倒没听出来,傲然一笑,道:“要是那粉金刚还留在堡中,我和大师兄虽不好意思伸手管事,但我们立刻离开成家堡。”

  不久工夫,已到了堡门,三骑并辔而人,这时不少被招待在会宾馆的武林人在堡中闲逛,一见何仲容陪着两个美女并骑回来,都诧异非常地瞧他。何仲容觉察了,不免露出尴尬之色,又想到自己这匹坐骑不知如何处置,那柄钢刀要不要携走?抑是留在马鞍后?心中更是为难。

  到了内堡内,三人一齐下马,三个壮汉过来牵马,何仲容决定不理三七二十一,把马匹钢刀都交给一名壮汉。那壮汉接过缰绳,立刻交给另外一人,跟着将鞍后的百炼钢刀取下,赶上几步,大声禀道:“何爷你的宝刀没带呢!”何仲容暗中怔一下,只见二女都在瞧他,不便诘问,只好随手接过。

  这时可就要分路,因为会宾馆的大楼就在右面,而内堡宅院大门却在旷场正面。

  他身躯微侧,正要改变方向,但因二女领头先走,他必须先打个招呼,脚步稍一越趄,那壮汉已肃立禀道:“何爷你老的铺盖衣物都迁到宅内一席轩中,请何爷从这边走,小的前面带路。”

  何仲容暗中又是一怔,迷迷糊糊跟着二女向宅内走去,俊目一溜,忽见迎宾馆前站着不少人,眼光都集中向他瞧着,匆匆一瞥,已发现那些眼光有的是惊奇,有的是羡慕,有的是妒嫉…——他忽然有点儿飘飘然起来,本来想问那壮汉有没有弄错人,但这刻已把这念头抛诸九霄云外。

  宅院那扇高大朱漆大门外立着一对石狮,冷冷看着出人的人们。这一道门可就在武林人心中变成两个世界,能进此门者总会感觉到与众不同的味道,因为在宅内受款待的,都是武林中负盛名的人物,自成一个阶级,并且能和成老堡主常常见面谈话。

  踏入宅院大门,迎面是个极宽敞的大厅,厅中陈设堂皇宫丽,壁间悬挂着许多大条轴山水名画,还有好些名家墨宝,琳琅满目,于是富丽中又带着高雅气象。

  男宾是在左面一连几个院中,女宾却是在厅右的院落里。这宅院内屋宇元数,重重叠叠,大概可容数百人居住,那右边女宾歇宿之地,本是丫环婆子侍候,左边男宾客房则由男仆小厮侍候客人,分得一清二楚,可想这成家堡气派规矩。

  何仲容在大厅和二女揖别,随着那名壮汉,心中微微惴然地走向左边院落,穿过一座院落,便是一条长廊,直通到后面去。院落都在长廊左边,右边则是高墙峻宇。每个院落都是由一个月洞门进人院子里,然后是小客厅和房间。

  他暗中数着是第五个院落,从月洞门进人院子,只见此院又和前面四个不同,不但地方宽敞得多,而且右边有个水池,池水清冽,残荷可数。

  院中一座水轩形式的屋子,向着池水,料想得到在夏暑之际,凭轩赏荷,一定十分清凉雅致。不过这时正是秋天,荷残水冷,不免有点儿萧瑟之感。

  轩楣上的横匾写着“一席轩”三个字,他也不知这个轩名有什么讲究,径自跨阶越槛,走入轩中。

  那壮汉道:“此轩前后左右有四个客房,准备款待四位贵宾居住。但因明日方是会期,共有七日之久,故此直到今日贵客到得不多,现在这一席轩中只有何爷你老独自居住。这轩中目前只有一个小厮镜儿在侍候,你老有什么吩咐,只需叫唤一声,他就在那厢的下房中……”那壮汉一边说,一边引他走入左面房间,只见这房间甚是宽大,分作明暗两间,却仅是落地格子门隔开为两间。

  “何爷你老今日搬进来,今晚老堡主照例设宴与宅内诸位宾客介绍,除此之外,平日膳食任由宾客高兴,独自在所居之院开膳也好,或有投机朋友一同诸席亦可。何爷喜欢怎样,小的马上通知厨房。”

  何仲容立刻道:“我独个儿在这里开饭好了。”

  那壮汉行礼告退,何仲容暗想道:“在这宅内居住也够拘束的了,规矩可真不小呢。糟糕,今晚老堡主设宴招待,我从未曾经历过这种场面,竟如何是好?况且我又没有什么招牌,可以亮出来,唉,净等着出乖露丑就是了……”想到这里,心中忐忑不安,在房中踱来踱去,想到老堡主宴请到席的,都是名震一方的成名人物,自己这个鸡毛蒜皮也混在那班知名之士中间,冒充贵客,越想越是脸热心跳,恨不得立刻进出堡去。

  正在坐立不安之时,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叫声相公,把他骇了一跳,循声一望,原来在房门外站着一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厮,长得相当俊秀,含笑望着他。

  他知那小厮名叫镜儿,可是人家无论长相衣着,看来倒像是外面大户人家的少爷,使他愕愕不能做声。镜儿轻捷地走进房来,道:“何相公刚刚驰马回来,一定想洗个澡换件衣服,澡间就在那边,小的特来领相公前去。”

  何仲容暗中叫声罢了,忖道:“澡可是想洗的,无奈我连件替换衣服也没有,如何洗法?”当下只好笑一下,道:“不要忙在这一时吧,你可是叫做镜儿?”

  镜儿笑着点头,却坚持道:“可是小的替相公你准备好澡间,洗头的热水也倒好了,你老还是去洗吧。”说着,走进内间。

  何仲容心中大窘,想道:“哪有小厮逼着客人洗澡之理?真是混帐。”再想,敢情自己是为了没有替换衣服,故此把人家一片好心,都当作为难自己的题目,不觉为之失笑,又想道:“莫不成我就这样子混到七日后会期终结?终归也得洗洗呀!”于是一横心,竟先走出房门,大声问道:“澡间在哪里呢?”

  镜儿大声答道:“就在左面走廊的尽头,小的马上就来。”何仲容听了又是一惊,想道:“你来干什么?我洗澡还要你擦背么?莫不是又是这堡里的规矩?”脚下可就匆匆忙忙转过左边走廊,直入澡间,只见一个大盆已注满了清水,另外还有两桶清水和一大盆热水。

  他第一步将澡间木门关得严严的,插上门闩,然后快捷地脱衣服洗头洗身。

  片刻功夫,他已把头洗好,身也洗了大半,镜儿在外面敲门道:“何相公,你老已经在洗了么?”

  何仲容道:“是呀!”细听却不闻镜儿答话,便开足马力,一下子洗干净,瞥见有条毛巾,便取来揩拭身体和头发,匆匆编了条辫子,忽听镜儿在门外问道:“何相公可洗完了?”

  何仲容赶快抓衣服,匆匆答道:“洗好了。”

  镜儿道:“你老开开门……”何仲容一惊,想道:“你赶忙进来干什么?”

  “你老的替换衣服小的已拿来了,请开开门小的好递进去。”

  何仲容轻轻啊一声,敢惜自己嘀咕怔忡了多时,不过是庸人自扰。但跟着又奇怪起来,他拿的是什么衣服给自己替换?他除了那柄锋利无匹的宝刀之外,身无长柏。而甚至那柄宝刀,也不是他的东西。

  他为之苦笑一下,想道:“管他的,反正这堡中奇怪事儿多着呢……”便拉开门闩,打开一道缝隙,镜儿塞了一包衣服进来。

  只听镜儿带笑道:“小的也看惯了。许多贵客都是任什么都没有,两个肩头抗一张嘴巴……”他格格一笑,轻轻道:“就像你老,不过你老可比他们好得多,又年轻英俊,为人又温和,不似那些七精八老的奇人那样又冷又硬。”

  何仲容暗中耸耸肩膀,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穿好衣服,却甚合身,便走出澡间,镜儿眼睛一亮,呐呐道:“何相公是你么……”

  何仲容没然问:“我?什么我?”

  镜儿吞一口唾涎,道:“果真是你老,但怎的生像换了一个人……好漂亮呀!”

  何仲容道:“漂亮?哈哈……”原来他从未听人赞过他漂亮,因此竟不以为意。

  回到房中,便想法盘问镜儿,第一,自己凭什么会住到宅内来?这一点解决,那马和刀之事,等于解决。第二点,今晚老堡主宴客,是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往昔请客的场面如何,可有什么规矩没有?这一点他也十分焦渴愿知,以免今在当着那么多的成名人物,大失其礼。

  于是他先问镜儿道:“你被派在这一席轩中服侍客人是奉谁的命令?”

  镜儿道:“是总管家于大爷亲自点派的,外面的迎宾馆由二管家点派管理。”

  何件容微感失望,若是好于的总管家所委派,那么其中毫无私人关系,他便寻不出线索。于是又问道:“听说今晚老堡主宴客,在什么地方?人多不多?”

  镜儿道:“听说凡是有新贵客到,老堡主一定要大宴宾客,历来都在前面的大厅中。不过小的从未看见过,因此不知人数多少。”

  何仲容问不出结果,只好缄口不语,心中却着实怔仲不安。镜儿走开之后,门坐无聊,使信步出房,走到水池边。看了一会儿池水残荷,便在院中乱踱,不觉踱到一席轩的另一围墙下,因墙那边便是另一个款待宾客的院落,忽见墙根处泥土微微拱起,似乎簌簌有声,先是为之一惊,细看时靠墙有个小泥洞,便忖道:“这泥洞中也许藏着毒蛇等类,听说蛇类最怕人尿,我且撒一泡淹它一下。”主意一决,扭头四看没人,便忙忙撩起裤子撒一泡大尿。

  刚刚担了一大半,正自畅快淋漓,忽见那泥土倏然往上一冒拱起一尺方圆的圆顶。拱起之处,正是撒尿的地方。何仲容瞪眼如铃,暗叫一声:“好厉害。”忙忙把那尚余的尿暂时忍住,一顿脚跳起七八尺高,伸手搭在墙顶,身形稳住不动,便低头向下瞧。

  呼地一响,那拱形圆顶便突然散开,一样其粗如桶,黑头尖顶的东西钻出泥来。这么大的怪物真是听也没有听过,何仲容因出其不意、骇得心头乱拉,手臂一用力,身形已完全趴在墙顶,只要那怪物再一动作,他便往那边院落逃跑。

  那怪物冒出地面约有三尺许,何仲容还没看出是个什么东西,只见那怪物上半身往地上一伏,嗖一声又冒出下面的一截,敢情就像人的双腿,而上半身不是正好有两条臂膀。

  慌乱中到底看不明白,那怪物打个喷嚏,居然举起手去摸头,这才看出那怪物有人形,这时已站起身,手掌有如鸭子,但尖端之爪闪闪有光,弯弯尖尖,浑身由头到门都呈黑色。

  那怪物利瓜一扣脑袋,忽然把又尖又长的脑袋扣下来,然后在近颈处露出一个人的头颈。何仲容惊想道:“不好,这是妖精变化哩!”想时身形已滚过那边的围墙,只剩下一对眼仍在墙顶向下看。他到底是个胆大的小伙子,又在青天白日之下,故此还敢看最后的一眼。

  那颗人头的头发赤赤黄黄,塌鼻子,厚嘴唇,两只眼睛又细又小,却骨碌碌的转个不停。要知那怪物一扣下那尖细的黑脑袋之后,就仰面瞧着何仲容,因此他这副滑稽突兀的相貌,可就被何仲容瞧得一清二楚。

  只见那怪物厚厚的嘴唇一掀,露出两颗特别阔大的门牙,嘻嘻笑着。何仲容头皮发炸,想道:“糟糕,这妖精冲着我笑呢!”

  正在疑神疑鬼,十分害怕之时,那怪物用爪当出一划,沙的一声,由咽喉直到小肚下,那油光乌亮的黑皮露出一道口子。

  何仲容心中尽管害怕,但偏又不曾溜之大吉,骇然想道:“原来是个脱皮的妖精,我的天,这妖精好厉害。”原来就在他转念之际,那妖精已托地跳一下,抖下浑身黑皮,四只利爪也随着那张黑皮剥掉。只见他极快捷地一下于把黑皮卷好,塞在囊中。于是当地只剩下一个头大身细,样子滑稽奇怪的人。一身装扮,也说不上算是哪一路的。上身是件对襟青布衫,长可及膝,裤子又肥又大,生像要掉下来似的。

  他用脚踏一下,地上犯洞立刻隐没,这一手真费何仲容的脑筋,想不出是个什么缘故,因为散开四下的泥土,并不够多,应该填不满那大洞,但他却办到了。于是何仲容认为自己已亲眼看见一桩妖术。

  那妖精拖拖拉拉地走了几步,又抬目凝视着他,忽地嘻嘻一笑,口吐人语道:“喂,老兄你可是成家堡的人?”

  何仲容大吃一惊,差点儿松手坠落那边院子里。只听那形状滑稽的妖精又吐人语道:

  “啊呀,你是给我骇着么?没关系,快跳过来,我想跟你聊回天呢!”

  何仲容从墙后把脑袋伸高一点儿,摇头拒绝,心中暗道:“我才不上这个当呢,人跟妖精有什么好谈的。”

  那滑稽的妖精说话之时,一味露出两个大门牙,使人觉得他滑稽得十分可爱。

  “跳过来吧。”他摇摇摆摆地走近墙根,向他眨眨眼睛,做个滑稽的表情,“我不喜欢吃人的呢!”

  何仲容本来忍不住想笑出来,被他后面那句话驳了一跳,打消了笑意,慢慢问道:“那么你找我干吗?“

  “奇怪了,我找过你么?”他用肥厚短小的手指扬扬脑袋,小眼睛直眨,忽然变个鬼鬼崇崇的表情,低声道:“我告诉你一件秘密事吧,你爱不爱听?”

  何仲容摇摇头,暗暗道:“我决不上当,你骗不了我的。”可是在这刹那间,心中恐怖之感全消,反而觉得好玩起来。

  他又搔搔大脑袋,把一头赤黄头发扬得一团糟,小眼睛连眨几下,低声道:“真的有个秘密呢……嘻嘻,你不肯跳过来么?那么我把你骗过来好吗?这样吧,你先过来这边地上站好,我把你骗上墙去。”

  何仲容实在忍不住,扑哧一笑,道:“你这诡计骗不了我。”

  那个滑稽可笑的妖精又露出两个大牙,嘻嘻笑道:“行,你真聪明,我好像有点儿弄不过你了。那么我把秘密告诉你吧,现在在你后面,一定有好几个人瞪着眼睛瞧着你,你信不信?”

  何仲容用极快速的动作扭头一瞥,果然瞧见院子过去一点的屋子,走廊上有四五个人靠着廊柱,睁大眼睛在看他。似乎是在看什么把戏似的,这一下把个何仲容弄得面红耳赤,羞赧难当。更不多想,一飘身过了围墙,坠在地上。

  那妖精并没有在空气中消失,带着那滑稽的笑容在瞧他,何仲容本是中等身材,但比起那大脑袋的妖精可要高出一头。他嘻嘻笑着,露出两只大门牙。何仲容尴尬地笑一下,道:

  “真难为情,那些人以为我在玩把戏呢!”

  “别理他们,我最讨厌其中两个年轻的,你可有瞧见,那两个整天背着剑的两个,怪神气的。”他为下去拣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又道:“他们是用嵋派的,自称为什么阴阳双剑龚氏兄弟,我最讨厌他们。”他下个结论之后,便举起一只手,肥短的手指抓住那块石头,小眼睛目向天空,喃喃道:“天露露,石头大哥砸扁那两个小子。”

  何仲容已觉察出这个滑稽可爱的大脑袋小个子并非妖精,这时赶快跃过去,叫道:“且慢,你要干什么?”

  他眨眨小眼睛,理直气壮地道:“我要飞石砸那两个小子呀!”

  何仲容堆笑拱手道:“但我还未请教你贵姓大名呢?”

  “嘻,对呀,我也忘了问你老兄。”他把手放下来,学着何仲容般斯文地拱拱手,使得何仲容忍不住笑一声,原来他顺手把石头放在口袋里。他那件又阔又大的上衣,奇形怪状地在肚子当中处弄个大口袋,此时鼓得甚为涨大,大概放了不少东西。“我一眼瞧见你老兄,就觉得对劲,所以我打地下冒上来了。”

  “的确太惊人了。”何仲容由衷的说:“你在地底瞧得见我?”

  他晃晃大脑袋,笑道:“好像看得见,我也不大清楚。唏,我还是想飞石砸那两个小子。”

  何仲容忙道:“小可姓何,名仲容,还未请教你贵姓大名?”

  “对了,又忘了这回事,你可知道我姓什么,告诉你,我姓高,高大的高,可是我却长得不高,真令我泄气。我想换个姓呢!”

  何仲容一见他露出那两个大门牙,心中就直想发笑,但到底忍住了,而且看他说得十分认真似的,便安慰他道:“不,你别换掉这个姓,我觉得很好,叫起来也雄壮。”

  “对,对,叫起来雄壮就够好了。我的名字单有一个字,就是个弃字,抛弃的弃,因为我本是个弃儿,所以师父管叫我做高弃。”

  “令师起的名字太好啦,那么我就叫你高弃兄啦,高弃兄你到底怎会从地下冒出来的?”

  高弃快活地笑道:“这可是一件秘密,师父管它叫做遁地术。其实不过是他老人家闲着没事想出来的一宗绝艺罢了。但那时候可真苦了我,整天为了改良技术和这副丑怪的行头,硬是要我老在钻地洞,钻得头昏眼花,不让睡觉,便又做功课,练功夫。不过后来倒好了,我常常钻到地里头睡觉,师父找我半天还找不着,嘻嘻…”

  何仲容听得有趣,心中真想见他那和蔼的师父。经常在镖局中,好些镖师都有徒弟,但做师父的真够严肃,整日价拉长脸孔。即使有什么喜事而欢容满面,但徒弟一出现,马上便把脸孔拉长。假使那些徒弟像高弃这般顽皮捣蛋,怕不剥皮拆骨呢。

  他觉得这高弃样子虽长得古怪,但越谈越可爱,尤其高弃对自己非常坦诚,就仿佛对待数十年的知心老朋友似的,这可使得没有半个知己朋发的何仲容十二分乐意和他交往。

  两人回到水轩中落座闲谈,高弃非常舒服地吁一口气,道:“这边舒服,我得搬过来住才行。我离开师父之时,师父告诉我说,弃儿呀你的脾气天生调皮捣蛋,有我护着你一天时,没有大祸。但此去江湖,有些人心高气狭。被你一捣乱惹翻了,明里干你不过,暗地就使迷香下蒙药的把你弄后。架火活活烧死你,所以你不可以像在我眼前一样,胡作乱为。”

  他装出一对老人模样,但那张脸孔怎样也慕不住稚气的玩世表情。何仲容畅快地笑道:“你师父对你真好,他老人家贵姓高名?”

  高弃道:“老实告诉你吧,我师父姓孔,名字是延式,别号山右老农。可是这成家堡的人都不知道,嘻嘻……”

  何仲容一听这就奇了,他虽然未听过山右老农孔廷式的名头,但想来应是位世外高人,此所以高弃才会被邀请在内宅居住。然而既然堡中之人不知道他师父是谁,则他又如何能混进来。难道也跟自己一样?连忙问道:“那么你怎会在这里面居住?”

  高弃眨眨那双精灵的小眼睛,又露出两只特大的门牙,道:“师父不准我抬出他的旗号,我只好混充一气。但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可以被我混充,那便是师父的死对头普陀山潮音庵一音老尼。”

  “真的?但你是个男子汉呀?”

  “嘻,嘻,我是混充她的徒弟呀,你也不能相信么?他们也是不信,有一个人说,潮音庵只有尼姑,哪有男人的?我告诉他说,一音老尼们们为我破这个例,他要是不相信,我就表演一手给他看。当下那人又说一音大师使的是拂尘,而且金线王柄,天下皆知,问我有没有这兵器?老兄你道我怎样回答的?”

  何仲容皱眉沉思了,会儿,耸肩道:“不知道,你怎样哄骗他们呢?”

  他嘻嘻地尽情而笑,两枚像兔子似的大门牙白光闪闪,道:“我奔过去伸手把他连掉五个跟斗,这是一音大师的莲花跌功夫,那人反而信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人是堡中的二管家赤练蛇,不过我不怕蛇咬,所以毫不怕他。”

  何仲容跟着他快活地捧回大笑起来,又问道:“那么以后一直都把你当做普陀山潮音庵的人了,对么?哈哈……”

  满厅笑声中,高弃的大头向后一倒,忽然整个人从椅上向后面回去,砰砰连声,把窗户都撞碎了,跌出外面走廊。

  何仲容大吃一惊,连忙出厅去扶他,只见高弃大头细身之下,压着一个人。定睛看时,那人敢情是小厮镜儿,高弃压在他身上却也巧得很,竟是个骑马式子,骑在他背上。

  何仲客叫道:“高弃兄可曾跌伤了?咱们笑得太厉害啦!”

  高弃把大头颅一摇,爬起身来,拍拍灰尘,滑稽的笑一下,道:“哪有跌伤呢,不是有人做垫子么!”

  镜儿趴在地上哼哼叩卿,竟起不了身。何仲客赶紧过去拉他起来,一面谊:“你怎么啦?莫不是扭了筋骨?”

  高弃也帮忙来揪他起来,说也奇怪,何仲容虽把镜儿揪起,但镜儿却双腿无力,老站不稳,高弃一帮忙,便站得直了。

  但他仍是哼哼聊聊,道:“这位爷骨头好硬,把小的撞得一身都散了节,哎,这窗户都撞坏了,小的这两条腿别打算完整地长在身上啦…”

  何仲容一面安慰他,一面对高弃道:“他是伺候在这一席轩中客人的小厮镜儿。”

  高弃摸摸他的面颊,道:“怪可怜的,咱们立刻动手修理不就行了?你只要弄些窗纸浆糊来,我学过这一门手艺,快!”

  镜儿一拐一拐地去了,何仲容舒口气,道:“高兄你还会木匠这一行?真了不起。”

  他眨眨眼睛,道:“老实告诉你,我几曾弄过这一门?只不过见他想哭,哄哄他罢了。”

  何仲容反而急了,道:“那怎么成?等会儿他准得被打断两条腿。”

  他道:“没关系,我练过馄元一气功,比铁布衫金钟罩都厉害,等我代他打板子好了。”

  何仲容啼笑皆非,想道:“原来你一身硬功,故此造窗门都撞倒,但人家责罚小厮,怎会先来通知你?”

  正在没法的当儿,镜儿弄了窗纸浆糊口来,何仲容道:“镜儿你把东西搁在一边吧,高爷是跟你哄着玩的,他可不懂木工这门手艺。喂,你先别扁嘴想哭,我看你赶紧去找个人来,说我和高爷谈话谈翻了脸,正在打架。”

  高奔小眼一翻,晃晃大脑袋,道:“咱们真要打一场么?”

  何仲容苦笑道:“只得如此了,高兄你一身硬功,不怕摔跟头是么?等那些人一到门口,我便把你摔人厅去,那时人家亲眼得见窗门撞毁,便怪不到镜儿身上去了。”

  高弃道:“就是这样吧,哎,小子还不快跑,拳脚无眼,小心招呼在你身上。”

  侯儿惊道:“两位爷可不要真打。”

  高弃小眼睛一转,道:“小子你到底怕么?”镜儿见他很凶,赶快溜走。高弃嘻嘻而笑,向何仲容道:“咱们来练习一下吧!”

  何仲容应了一声,但心中忽又想到今晚宴会之事,登时恍惚起来。似乎看见许多对含着嘲笑味道的眼睛,朝他凝望。

  其中有人魔邱独的三个徒孙和峨嵋派那两个龚氏兄弟,当然还有许多人。他认为宴会虽然已够难堪,却还容易马虎应付,但假使席上有人要他露一手,他如何是好呢?

  他那俊美的脸上,流露出怅惘之色,假如他有个好的环境,他学成一身武艺,那时候碰上这种场面,该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机会?但如今盛会却有如地狱,教他暗中忿恨起命运来。

  高弃同情地瞧着他,叫他一声。何仲容蓦可惊醒,只见一对热诚恳挚的眼睛望着他,这使得他生像有点儿安慰,但更觉空虚。他冲动地道:“高兄啊,我不配做你的朋友。”

  “别忙,老兄,你让我知道多一点儿吧!”

  “我恨命运。”他叫道,变得有点和语无论次:“我也憎恨我自己。告诉你,有一天晚上,我看着天上又圆又大的月亮,忽然有个非常俊秀的斯文相公,和我谈起话来。老实说他对我讲了不少话,但我都不大懂,这是因为我都没有读过什么书呀。我知道他想和我做朋友,就和你一样,都是很真心诚意的。可是当他知道我的底细,他鄙夷不屑地冷哼一声,扬长走了,你也会这样的,我不配和你做朋友。”

  高弃小小的精灵的眼睛中,突然注满了泪水,他带着鼻塞的声音说:“老兄,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我是个被遗弃的孤儿,我又长得丑陋奇怪,我也没有一个朋友。那些人对我嗤笑,我不报复他们,但我也不和他们做朋友。何老兄,我。”他忽然呜呜咽咽地哭泣起来。

  何仲容大声分辨道:“但我和你不同的是,没有读书,也没有本领高强的师父,我要帮贱役来糊口,有时还得忍饥挨饿……”他忽然闭口不说了,因为他发觉高弃哭泣得十分伤心,同时,他心中郁结住的情绪,也因发泄出来而舒畅不少。

  他本来不是喜欢诉苦的那种人,囚此很快地自制住,却非常感动地瞧着。面前这个善良的人。他那巨大的头颅和细小的身躯,还有奇妙地组合的五官,引人发笑的表情,虽然他在哭泣,但仍然带着浓厚的滑稽味道,使得他忽然领悟了一些什么道理。

  高弃突然收住哭声,扭泥地道:“老兄你不会笑我么?我可不常哭呢”

  忽然院外人语之声移过来,何仲容喊声“来了”。

  高弃蹦地一跳,从破窗处撞入厅中,何仲容着急道:“你别忙呀,人家还没到呢!”高弃的身躯把厅中地板撞折了两根,趴起来啪的一声,在黄发稀乱的大脑袋上打了一巴拿,道。“我真慌了,这就撞了进来。”

  说着话间,咕咚一声又跳出来,整个人掉在廊上。

  廊上铺着红砖,差点儿给他坚硬的身体砸碎,何仲容不由得钦佩地道:“要得,我若能如此,真是开心死了。”

  这时人语声已到了院子那扇月洞门,何仲容忽然呀了一声,道:“不成,快进去。”伸手去扯高弃,触手如同握在钢铁上,坚硬无比。

  高弃道:“我跑不快,跳进去好了。”踊身一跃,笨拙地从窗洞里打滚着穿过去,何仲容一看不好,这家伙又得弄坏地板,也自施展轻功,如一缕轻烟般纵人去、恰好瞧见高弃以脑袋为脚,直向地板撞下,他赶快一伸手,揪住他背背的衣戳,暗中运力,硬把他揪上来。

  仍然是砰砰大响连声,敢情高弃两条铁腿翻过来,扫在地板之上。

  何仲容顾不得多说,侧耳一听,步声已人院中,登时双手托住高弃双胁,往外一送,高劳嘻嘻笑道:“痒呀……”

  轰隆一声,他已四脚朝天地挤在廊上。

  人影一晃,一个人已跃上来,方回去扶高弃,何仲容一看,敢情是本堡的二管家赤练蛇单克。何仲容倒抽一口冷气,脑中忽然想起有人批评这单克的活:“惹上他等于找死,这人就修条赤练蛇。”于是他暗中噙咕地想道:“这厮精明无比,也许会瞧得出破绽。但这都不要紧,他来此地干什么?”

  原来何仲容已知道赤练蛇单克光管外面会宾馆的事,所以他来一席轩更值得奇怪,按理说镜儿绝不会找他。

  赤练蛇单克一眼瞧见那些红砖碎了三块,都碎裂得十分均匀,心中暗惊,想道:“那天瞧不起这丑鬼,被他摔了几个跟头,幸而忍气罢手,否则他这身硬功,我的拳头硬碰上去准有乐子。”

  他正要扶高弃起来,高弃一见是他,嘻嘻一笑,露出两只兔子门牙,忽地做出一个势子,单克吓一跳,情知高弃不大讲究道理,怕他又用莲花跌的功夫摔他跟斗,连忙垫步退开。

  何仲容已走出来,向赤练蛇单克拱手道:“原来是单师父来了,真抱歉,小可和高兄用着玩,哪知就好坏了窗子。”

  赤练蛇单克骇了一跳,想道:“我起先听说这小子搬进来,还大感诧异,借口来通知他今晚老堡主邀宴之事,顺便套他一点儿内情,哪知真人不露相,敢情连这专门便祸惹事的家伙都让他摔出来。单克呀你可不能惹人家哦!”当下毕恭毕敬地躬身道:“何师父是本堡贵客,这窗门算得什么,回头就派人来修。小的此来乃是特地奉告老堡主进宴之事。”

  何仲容听了,那颗心便咚咚大跳,恨不得大叫一声免了。不过他当然不至于露出马脚,还装得十分镇静和带点笑容地听着。

  赤练蛇单克道:“敝堡主照例大摆筵席,为刚到的贵客接风,并且为大家介绍一下,那么明日在大会上,各位贵客都有了见面之情,便不致弄出不好收拾的局面,这是敝堡主的一点儿苦心。”

  高弃忽然插叹道:“老兄呀,我真怕那些蛇头鼠眼,鬼鬼崇崇地溜着瞅着的人,连你们贵堡的人也是这个模样,好像怕我来偷什么东西似的。”说到这里,单克那么深沉的人,脸色也自微变。

  “……我要搬过这边来,单老兄准许么?”

  赤练蛇单克忙道:“贵客说哪里话来,你老爱住哪儿都成,但你们两位…”

  何仲容微笑道:“我刚才说过,仅仅是和高兄闹着玩的,我们可是好朋友呢!”

  高弃大脑袋连连点着,教人替他害怕那么大的脑袋,会使细细的脖子受不住力而折断。

  忽听一阵步声走进来,转眼已到了院于中,廊上的人可就瞧得清楚。原来是镜儿带领着一位姑娘走进来。

  何仲容一眼溜过那位姑娘,但觉此女面目秀美,那两道明亮的眼光,就像两柄利刃似的,飕地插人心中。

  他大大吃一惊,原来他并非因那姑娘的秀美和锐利的眼光而吃惊,却是因为他觉得这位姑娘面貌极为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要知何分容一向十分规矩,平日对一些姑娘堂客都不投以一眼,正是个非礼勿视的君子之人。因此在他记忆中,有多少个认识的姑娘,那几乎是不必思索的。然而这位姑娘却分明甚是熟悉,教他焉得不惊奇。

  那位姑娘眼光从何仲客面上移到高弃身上,高弃及时地向她做个滑稽的表情,使得她忍不住扑味一笑。

  赤练拉单克更是奇怪了,一见这位姑娘,立刻恭敬地躬身行礼,叫声云姑娘,便垂手直立。

  云姑娘微笑道:“他们两位已经打完啦!”这话是向镜儿说的,但大家都明白那镜儿敢是去把她请了来。何仲容心中大大惊讶,想道:“这姑娘气派不小,连单克见了她都恭敬非常,莫非就是本堡堡主的小姐?镜儿真是莫名其妙,何以要请了位姑娘来?”

  只听那云姑娘又用呖呖莺声道:“何相公住在此轩,可住得惯?”

  何仲容一时有点慌了手脚,呐呐道:“很好…——很好……”

  云姑娘又向高弃瞧一眼,然后带笑转身出去,何仲容这时才想起应该谢谢人家的关心询问,但此时又来不及说了。高弃不管天高地厚,叫道:“云姑娘,我也住在这儿,你有空来看看我们吧!”

  她头也不回地出院去了,但仍然分明可见到她正在笑个不停。

  赤练蛇单克更显得恭敬了,鞠躬如也地辞走了。

  何仲容埋怨道:“镜儿,你怎的请了位姑娘来?”

  镜儿连忙道:一启禀相公,小的刚走出去,便碰见云姑娘,是她叫住小的,问起何相公的情形。小的说了之后,不得不说到这桩事来,地说她正要来瞧瞧,便着小的一同来…幸亏两位相公已经打完了。”

  高弃装出正经的样子,道:“是啊,若果让她瞧见我摔在地上,那多么难看,什么体面也丢尽了。”

  何仲容和镜儿都忍不住笑起来,何仲容虽然笑着,但心中怔仲不安,因为那云姑娘看来那么熟悉,就像最近在什么地方见过面似的,而她又说要来瞧瞧自己,那是为了什么?

  镜儿禀道:“晚上在前面大厅席开四桌,酉时人席。”

  何仲容一听,心中又嘀咕起来。

  这时有人把高弃的行李铺盖搬过来,又有木匠等来修理窗门地板。

  高弃道:“老兄咱们出动逛逛吧,现在才不过是申初,时间还早着呢,啊呀,那些大菜好吃得很,我一想起就饿啦!”

  何仲容觉得自己需要静静地想一下,但轩中有工人做活,不如出去走走,便同意了,和高弃并肩走出院去。

  出得院子,何仲容忽然向后转,高弃叫道:“老兄你弄错方向啦,这样走法可不是回到院子去么?”

  何仲容道:“我就是要回去,我非问清楚镜儿,那云姑娘到底是谁?你不知道我心中疑团大得很,因为我瞧着她很面熟呢!”

  高弃嘻嘻笑道:“老兄何必着急,等一会儿再问还不是一样。”

  何仲害怕他再取笑,只好口转身。两人沿着走廊出去,到了大厅。忽见峨嵋龚氏兄弟在前面走着,厅中右边倒门转出一位姑娘,龚氏兄弟一齐向她打招呼。

  那姑娘只冷淡地点点头,眼光一扫见远处的何仲容,玉面立刻堆起笑容,直走过来,龚氏兄弟都讶然回顾,他们认得何仲容正是刚才趴在墙头的人,那时他们还以为他是本堡的人,现在一见那骄傲的女郎对他这个样子,都露出又嫉妒又奇诧的神色。

  高弃看清楚龚氏兄弟的神色,故意气他们做个滑稽的表情。那位姑娘看到了,为之嗤地一笑。

  何仲容一见那姑娘正是黄山掌门的爱女宗绮,心中忽然生出如遇故人之感,赶快迎上来,抱拳行礼道:“宗姑娘好!”

  他的笑容和动作都那么涝洒俊美,宛如玉树临风,十分动人,宗绪笑眯眯地道:“何见你好。”这句何见,表明大家已亲近一步。

  高弃快活地笑起来,大声道:“老兄,她长得真美啊…——”宗绮本来矜傲异常,别的人要是这样当面说她,一定出点儿乱子,此刻她却毫不介意。

  何仲容为他们介绍道;“这位是黄山宗绮姑娘,那位是高弃兄,是……”他明知高弃是山右老农的弟子,若是介绍与别人,他便能冲口说出高弃的谎言,说是普陀潮音庵的传人。

  但只因和宗绮先已认识,这谎言便好像说不出嘴。

  宗绮这时笑一声,道:“这位高兄已见过几次面,你不要介绍了。告诉你,今晚我可能离开此堡,明日开始一连七日的盛会,便不能参加,心里甚感遗增。”

  何仲容记得她和女罗刹郁雅提过此事,啊了一声,道:“难道那粉金刚没走?”

  她道:“现在还不知道,等晚上为你接风的筵席上,便可分晓。”

  高剂叫道:“我先把那家伙扔出门去,姑娘,你不必离开,那厮的外号我听着就讨厌,是叫做粉金刚么?”

  何仲客忙道:“高兄千万不可这样,惹翻了老堡主,我岂不是少了个好朋友。”

  宗绮一听,登时玉面沉下,招呼也不打,转身就走。高弃大脑袋直摇,轻轻道:“你现在已把她惹翻了才是真的。”

  何仲客当时不悟,耸肩自忖道:“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喜怒之情瞬息万变,我真无法猜测得透。”

  高弃道:“你的话无形是说,对她遭遇所根的人并不关心,却十分重视我,她焉得不生气?”

  何仲容心中颇悔,但仍然嘴硬地道:“管她呢,事实上朋友比女人重要啊!”

  宗绮忽然又走回来,冷冷道:“你可以把我的丝巾还给我了吧?”

  何仲容忙探手囊中,忽地记起那条丝巾放在旧日衣服中,不知镜儿洗时丢了没有?登时面红耳热,呐呐道:“对不起,在下没带出来。”。他可不敢说出恐怕已丢失了的话。饶是这样,宗绮面色已为之大变,仿佛给她大大侮辱了似的,因为人家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故此才没有带那条丝巾在身。

  高弃眨眨小眼睛,暧呀一声,道:“原来那条丝巾是宗姑娘的,我真不该用他开玩笑,暗中偷走。”说着,伸手探入腹前那个大口袋,掏出了许多东西。

  宗绮面色这才渐渐放宽,何仲容却更憋得难受,他不喜欢高弃这样子为他扯说打圆场,只因他觉得这样对人,不够光明磊落。

  高弃掏出的东西,计有一袭极薄卷成一点儿的黑衣,便是他从地底钻出来时所穿的怪衣服,几锭银子,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两个木偶玩具,还有一把三角或四方的小铁砂,都起着锋利的棱角。最后到底找出一条汗巾,却污垢非常。宗绔一见,禁不住掩住鼻子。但心中真是奇怪他那奇形怪状的大口袋中,怎会盛着这许多没用的东西,心里直想发笑,那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已消失无踪。高弃晃晃大脑袋,道:“暖,真糟糕,是我藏在何老兄的枕头下,没带出来。”

  何仲容立刻遭:“在下这主回去取来。”

  宗绮娇嗔道:“我不要了,你给我扔掉。”何仲容虽然为之徽愕,却也庆幸她不要,否则回去找不着,竟不知如何善后才好。

  等她走开之后,高弃这:“她长得真不错,看来对你蛮有意思,可惜你这个人没有一个心窍是玲球通畅的。”

  何仲容叹道:“高兄别取笑我,凭我这样子也敢想到这上头去?人爱肯跟我点了头,表示认识的意思,我就觉得很不错了。”

  “不过我很喜欢她。”高弃一本正经地说,但一眼瞧见何仲容的笑容时,便大叫道:

  “喂,你别胡思乱想,我可是练童子功的呀!”

  何仲客越发笑眯眯,并不辩论,高弃可就急了,揪住他的胳膊直叫道:“老死你笑什么?你笑什么?”何仲客只好答道:“我不笑什么,你这不是疑心生暗鬼?”

  高弃诅咒似地道:“我可没有什么心眼,实不相瞒,假如我要找女人的活,我毋宁要那位云姑娘。”

  何仲容嘘一声道:“别叫,不少人在听着呢!”只见偌大一座厅中,静悄悄的,只有两个家人在拭擦家具。何仲容道:“我分明发觉他们每当我们谈话时,便停手侧耳细听。”

  “一点儿也不错,这堡中的人老是那么鬼鬼祟祟的,无论你往哪去,都一定有人在暗中窥伺。”

  “我真不懂。”他们说着话时,已走出厅门,夕阳斜晖落在平坦宽阔的旷场上,使人生出一种恬静柔和之感。“我真不懂威名震八方的成家堡,怎会这个样子?难道怕有人偷盗什么东西?抑是严防仇敌?但都不像呀!”

  高弃悄悄道:“我也不知道,但这成家堡一定有什么重大秘密。”他说得那样地肯定,何仲容也相信了,便道:“我听了真想立刻高开,你知道我的本领一点儿不成的,但走到哪儿去呢?况且中午有人赠马赠刀,这个人替我解围之恩,我何仲容没齿难忘,只要知道谁干的,我定肝脑涂地以报答。”

  他们这两人站在一起,俊的真俊,丑的真丑,相映成趣,不少人瞧见他们,都要忍笑走过,高弃却神气得很,指手划脚地高谈阔论,说这座成家堡内宅的建筑暗藏五行生克之理,又批评此堡的风水等等。

  何仲容用财子撞他一下,悄悄道:“快看,那厮便是粉金刚任逵。”

  只见一个身材魁伟,气宇轩昂的英俊壮士,昂首阔步地从会宾馆那边走来。

  他们乃是站在大厅中门前的石阶上,左边的侧门忽然走出一人,袅袅娜娜,正是女罗刹郁雅,粉金刚任逵立刻向她打招呼,殷勤地谄笑说话。

  高弃过:“我把那厮打瞎了一只眼睛,他今晚便不能出席,这样亲姑娘便不离堡,老兄你说可对?”

  何仲容点点头,正待询问他如何打瞎人家的眼睛,只见他伸格一弹,一缕冷风飞时出去,却射向粉金刚任逵身前一丈的石地上。何仲容看了,为之眉头一皱。

  即使是三尺小童,也明白用暗器伤人,应该向人身上发射才对。高弃伸指弹出一宗体积奇小的暗器,去处却直奔粉金刚任逵身前一丈之处,岂不可晒。那高弃动作又快又看不出来,又是一弹指,一线冷风,直射粉金刚任逵中盘。

  这一下后发反倒先到,粉金刚任这猛烈发觉,暗器已快打到左边小脸上。

  原来这后来的一下,居然发出尖锐的破空声,是以粉金刚任逵会及时发觉,大吼一声,向右便问。

  又是一声锐响,从地面弹射一物上来,粉金刚任造身形未定,又自掩目痛吼一声,鲜血洋洋从指缝间流出来。

  高弃故意扭头直着眼睛望着大厅侧们那边,女罗刹郁雅锐利的眼光,省扫而过,看到何仲容愕然的神色,也看到高弃侧头而望的神情。

  何仲容果真诧愕难言,他可连做梦也想不到暗器可以这样打法。他可看得清楚,那第一次发出的细小暗器,打在石地上之后,才突然发出锐声,反而电射上去,刚好粉金刚任逵往这边一闪,用眼睛凑上那暗器。是以他脸上愕骇之色,倒是千真万确,丝毫不假。

  粉金刚任逵右眼已瞎,剧痛攻心,险些昏倒。

  在旷场附近本有不少人,这时被他大吼之声引起注意,纷纷赶来。

  女罗刹郁雅秀眉一皱,露出杀气,轻盈地移步上前,伸出纤纤玉指,蓦然点在任逵身上。

  她手指一落,已点住粉金刚任这右边上半身三处大穴。登时血止痛减,但任逵仍然脚步踉跄地摇摇欲跌。

  女罗刹郁雅可没再理他,移步到何高两人前面,微笑道:“你们可曾瞧见暗算那厮的人?”

  何高两人肚中暗笑,连这个威名赫赫的女魔头,敢情也给他们瞒过。不过她的笑容中似乎隐隐流露出杀气,使人看了很不舒服。

  何仲容呐呐地反问道:“你好像很不高兴呢!”

  女罗刹郁雅冷冷道:“当然不高兴,你想将来有人谈论到这桩事,总会牵上我的名字,我真受不了。”

  何仲容哦了一声,放下心来,高弃滑稽地眨眨眼睛,道:“我一回头,好像看见有个人背影打那门间进去。那时我一来为了那高大的家伙大声叫嚷而惊奇,二来那边侧门不是女宾出入的么?怎会有男人走进去呢?”

  何仲容好奇之心大起,等不及问高弃,便道:“郁姑娘,那厮是怎么一回事呀?”

  郁雅道:“那厮作恶多端,被人用一种体积极细的暗器打磨了一只眼睛。哼,如果那暗器的主儿一露面,准得有场热闹。”

  何仲容听得更关心了,赶快问道:“那发暗器的主儿是什么来历?会有什么热闹呢?”

  女罗刹郁雅道:“现在我还不能十分肯定,等会儿看到那暗器,如与我猜想的不错,准保有场热闹可瞧,你们等着瞧吧。”

  那粉金刚任这已有几个人来扶他,把他拥入室内疗治,许多闻声而来的人,都远远偷看女罗刹郁雅。、何仲容暗忖道:“像她长得这么标致的女人,自然容易出名些,哎,不好,人家连我也看啦!”

  当下赶快道:“咱们进厅子里再谈吧,好么?”

  女罗刹郁雅微微一笑。这时眉宇间的杀气已消失不见,倍觉妩媚动人。她道:“不,我还有点儿别的事,等会儿本堡定会派人查询此事经过,真烦死人。对了,今晚席上你多加小心,那人魔邱独的徒孙们一定想法子教你下不了台。”

  何仲容情不自禁地掠过忧愁之色。女罗刹郁雅忽然冷漠地道:“你可以和黄山的人亲近亲近呀!”说完回头就走。

  高弃在一旁大摇其头,道:“这个可爱可怕的女魔头,其实真可怜。”

  “为什么呢?”何仲容随口问一句,但心头十分沉重,并没有真个追问。

  两人走回大厅,高弃沉思片刻,忽然吁了一声,道:“老兄不好了。”

  何仲容吓一跳,瞪眼道:“我么?”

  “不是,是我,你记得早先那黄山的宗姑娘么?她瞧过我囊中的寒袖飞砂啊,当时她虽然没有注意,但搅出这件事后,她定会想起来。”

  何仲容忧虑地道:“那怎么办?你可是真有许多对头?我看咱们赶紧开酒算了,那样我也不担心了。”他老是不敢想到偷偷溜掉的办法,如今猛一说出来,反倒像是心头挪开一块千斤大石。“走吧,咱们立刻就走。”

  高弃露出两只兔子门牙,道:“随便你吧,不过我砸锅砸得多了,倒没有什么可怕的。

  而且我们一道溜走的话,你一定会吃亏的。”

  “为什么呢?”

  “我跑不快呀,我师父老是非常悲哀地摸着白胡子说,弃儿呀弃儿。你学什么都成,就是天生爱闹事的脾气和轻功两样太糟了。”

  他滑稽地笑笑,生像满足自己这两宗缺点似的。“他老人家老是摸着白胡子,脸上永远挂着温雹的笑容。”何仲容插嘴道:“你师父真好,定是个极好的人。”

  “他是的。”他严肃地点头道:“可是告诉你也不妨,他老人家在江湖上名声却不大好呢,那些自命为正派的人,都把我师父归入邪派,所以我来的时候,不肯抬出他老人家的名头。”。

  “吓?”何仲容失声惊讶,实在忍不住追问道:“那怎么成?你师父知道,不是要怪你!”

  高弃道:“不,他老人家要我这样的,其实他可不是邪派的人,只是性情们激一点儿,爱心太盛。我师父早已在二十年前隐居山右,自称山右老农,那时候,他老人家还算是正派中人,直到十年前,闹出一件大事,才被人归入邪派,也是打那时起,我师门秘传的寒袖飞砂大大震惊武林,现在提起来,无人不知。”

  何仲容道:“我们回房去再细谈吧。”

  两人回到房中,被毁坏的窗门已经修理好,镜儿没在轩中。高弃取出口袋里的铁砂,给何仲容看。

  何仲客取了两颗,人手沉重无比,仿佛是两块拳般大的石头那么沉重。细看时一粒是三角形,一粒是正方形,但棱角都锐利异常。

  高弃道:“这是桑无河上游特产一种岩石精英,份量特重,外形似铁,那粒三角的专用来间接伤人,或是打在地上,或是旁的石墙或坚树,用一种巧劲,可以转折伤人。只因这种发射暗器的手法可以在袖内发射,故此称为寒袖飞砂。

  “十年前,我那位师哥姬两生离开我师父,到江湖上历练,谋点出路,哪知误交匪人,并且弄了一身情孽,他又该听不断,以致惹翻了许多有名人物,大家都要声讨他的罪行。那时候我师父因韬光隐晦已人,武林中没有什么威望,直到我师父知道师哥的恶行时,他老人家的名头早就被人污辱的不堪言说。大概因为师父得讯太迟,有几个大大出名的武林好手屡屡打伤我师哥,但其后没有什么人出来做他靠山,因此江湖上都以为山右老农孔廷式不过是个精老头子罢了,昔年他老人家虽有点儿名声,但一则时压日久,被人淡忘。二则他老人家即使是在当年,也没有怎样炫露过真功夫。”

  何仲容听得心中痒痒,接口道:“我已明白了大致情形,但你师哥既得真传,怎会老是吃瘪?”

  “嘻,嘻,人家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虽不是一宗一派之长,但总是极负盛名之辈。加上那时候我师哥一手寒枯飞砂的阴毒暗器,老是不先招呼便自发出,出了名的阴毒无耻。是以每逢碰上敌人,人家可不跟他讲什么江湖规矩,有多少力量便使多少,务求把他擒住或是击毙,我师哥因天资聪慧,流于浮躁,师父特地要磨练他,回去再传那心法,是以论及他的功夫,只有卓绝的轻功和一手寒袖飞砂可以提提,别的都不大成。

  “我师父既然知道了师哥的事,又伤心又生气,伤心的是师哥败德无行,枉费了他十余年心血和呵护之情。生气的是江湖上的流言污语,都说我师父如何邪恶和没有骨气胆量,徒弟闹到这个地步,还不敢出面。”

  何仲容摇头道:“那真是冤煞你师父老人家了。”

  “正是这样,师父才会做得那么偏激,一踏入江湖,便闹得天翻地覆,打伤了不知多少人,把武林所有的宗派差不多都得罪透了,人家只以为他人家偏袒徒弟,其实师父一回家,便挥泪把师哥点瞎双睛,废了一身武功,后来也不知怎样处置他,这件事我永远不敢问,一问他老人家就想掉眼泪。你想江湖上谁会相信那个他们都认为邪恶穷凶的山右老农孔廷式会掉眼泪呢!”

  刚刚说完大概,镜儿就走进来。何仲容记起一事,忙着他找寻那条浅绿色的丝巾,以便还给人家宗绮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