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最后关头雷蒙德·本森月老柺杖の勾引香弥吕不韦高阳御繁华无处可逃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黑客 > HK712 蛋碎经历,衣卒尔也有弱项

HK712 蛋碎经历,衣卒尔也有弱项

    四月三十ri,晚上二十点四十七分,双湖区,快感酒吧。

    双湖区jing察分局紧急出jing的jing员,还是石磊的老熟人,一心想要抓住石磊的重案组队长陈光亮。

    救护车也随着陈光亮一起到来,双湖区第一综合医院的救护人员,将昏迷的田伟明三人带上了救护车,返回医院准备接受治疗。

    出事的二号贵宾包厢,已经被双湖区jing察分局接管,证据科的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对犯罪现场进行拍照取证。

    作案的三名人员,并没有逃离现场,而是等待jing察人员的到来后,主动向jing察人员自首。并且,选择报案,指控田伟明三人强迫他们的女朋友,在贵宾包厢中发生了关系。

    三名女xing服务员,还处于醉酒的状态,无法立刻做取证工作,但现场的情况,似乎印证了对田伟明三人的指控。

    因为在现场已经发现了凌乱的衣物,包括女xing的内衣。

    葛大虎作为快感酒吧的经营者,也是本案的报案者,自然需要接受讯问。二号贵宾包厢外面,陈光亮正在盘问葛大虎。

    “葛先生,我们刚刚在包厢中,发现了你们安装的摄像头。我现在有一个疑惑,既然你们安装了摄像头,为什么没有阻止田伟明等人,侵犯三名女xing工作人员?”陈光亮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这也是本案的唯一可疑点!

    三名女xing成员在二号贵宾包房中,遭到了田伟明三人的侵犯,那为什么没有被及时阻止?

    幸好,这个问题石磊早就为大虎想到了答案。

    葛大虎一脸无辜的表情道:“陈jing官,我们快感酒吧,一共拥有二十个普通包厢。还有八个贵宾包厢。在每一个包厢中,我们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再加上走廊通道,以及大厅中的摄像头,总计超过了五十个摄像头。但是,我们的监控屏幕,只有三块显示器。所以,我们不可能每时每刻监控到每一个房间的情况,我们只能一个一个摄像头的依次查看。”

    葛大虎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陈光亮的表情,才继续解释道:“二号贵宾包厢的客人。我们第一次查看,他们没有任何问题。当第二次查看的时候,我们已经立刻报jing。后来的事情,你们jing方已经清楚了!”

    陈光亮一双剑眉皱了起来,他突然看见一楼门口有个熟悉的背影。当他跑到一楼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背影已经消失无踪。不甘心的陈光亮追出了快感酒吧。可也没有发现刚刚那个让他熟悉的背影。

    ‘该死!刚刚那个人。好像是石磊!’陈光亮冲着旁边的地面,啐了一口口水。‘既然石磊出现了,看来这件案子不简单!’

    陈光亮没有返回快感酒吧,掏出电话拨打给霍晨,接通后道:“小霍,快感酒吧的事情。你带人处理。对了,记得找葛大虎要一份包厢的视频录像,还有把相关嫌疑人带回jing局。”

    “噢!队长,你不来处理吗?”霍晨有些好奇。按照陈光亮的xing格,他不应该中途突然退出调查。

    陈光亮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我要去第一综合医院,看一看那三个受害者的情况。这件事情不简单!”

    “队长放心,快感酒吧这边的事情交给我,绝对没有什么问题!”霍晨保证道。

    陈光亮挂断了电话,驾车往双湖区第一综合医院赶过去。

    快感酒吧中,霍晨对身边的新人庞冷道:“小庞,我去一趟厕所,你在外面看着点。”

    庞冷点点头,“好的,霍哥,没问题!”庞冷在重案组待了一段时间,傲气逐渐被磨光,变得合群了起来。

    霍晨问清楚了厕所位置,走了厕所的单独隔间,掏出手机迅速的发送了一条短信,并且将短信在手机中删掉。

    ‘陈已去医院。’

    短信息很短,霍晨发送的目标号码是石磊的手机,当石磊收到了之后,没有回复信息,反而命令衣卒尔,清理掉运营商的记录。

    霍晨是石磊在双湖区jing察分局的内线,陶钧也是,他们两人一方面与石磊关系不错,另一方面,石磊开出的条件,他们无法拒绝。

    石磊并没有因为陶钧与霍晨的地位低,便不看好他们,反而相当的重视他们,他们在双湖区jing察分局,会为石磊提供很多的紧急信息。

    ‘陈队长啊,你为什么还是这么执着呢?’石磊无奈的笑了笑,即便是陈光亮去了医院又能怎么样呢?

    最多也就是查到田伟明、关广斌和童盛的身份,然后顺利的推断出,他们与梦想娱乐之间的关系。

    哪怕陈光亮可以推测出来,整件事情全部是石磊在背后遥控cāo作,可没有证据的时候,想要扳倒现在的石磊,实在是太难太难!

    没看见双庆市的实权副市长谢南峰,想要整垮石磊,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也只能束手无策么?

    那种莫须有的罪名,对于羽翼渐丰的石磊,已经不再具备效果!

    晚上二十一点二十分,陈光亮来到了双湖区第一综合医院,找到了急诊部门的负责人,询问着关于田伟明三人的情况。

    急诊部门负责人是一个老医生,名叫崔明全,“陈jing官,刚刚送来的三人,情况不太好,至少明天才会苏醒过来。”

    “怎么一回事?他们只是脑袋被啤酒瓶砸了一下吧?”陈光亮眉头一皱的询问道。

    崔明全表情诡异的摇了摇头,“不仅如此,他们的…他们的蛋被打碎了,你可以想象成鸡蛋掉在了地上,蛋黄破碎的情景。对于男xing而言,这种痛楚,已经让他们陷入了自我保护的深度昏迷,今天应该无法清醒过来,明天中午也许可以醒过来。”

    陈光亮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腿,这可是真正的蛋碎了啊!

    ‘该死,果然是石磊在背后推动,也只有石磊才会如此心狠手辣。’知道了田伟明三人的伤势之后,陈光亮进一步肯定幕后黑手是石磊。

    “崔医生,如果他们三人明天醒来之后,麻烦你或者是你的同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陈光亮拿出两张名片,递给了崔明全,希望明天田伟明三人清醒之后,他可以询问一下具体情况,看看能不能抓住石磊的小辫子。

    石磊回到了景雅苑,查看了一番梦想娱乐官方玩家论坛的情况,在官方玩家论坛中,大量的玩家继续在批判网络娱乐审核署,同时交流着勇者世界的经验。

    在玩家们看来,网络娱乐审核署爆出了如此巨大的丑闻,他们应该对梦想娱乐做出一定的宽怀处理,比如说不再审查勇者世界。

    奈何这样的想法,绝对是小看了网络娱乐审核署。哪怕这一次田伟明做得很过火,网络娱乐审核署也表示田伟明早就被辞退,但在明眼人眼中,还是发现了猫腻存在。网络娱乐审核署,的确在打压勇者世界。勇者世界的审查工作,也许并不是那么好挨过!

    石磊查看了一些玩家们的言乱,他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个给网络娱乐审核署上眼药的好方法。

    “衣卒尔,从快感酒吧的监控系统,提取刚刚的监控视频。对了,主要在关键部位,打上马赛克,不要露点啊!”石磊语音吩咐着,衣卒尔一直神奇的表现,让石磊忽略了一些问题。

    那就是,衣卒尔无法分析图像的内容,如果让衣卒尔检索‘往返运动’,衣卒尔还可以根据行为动态识别引擎判断,但让衣卒尔打马赛克,还真是为难了衣卒尔。

    “死r,命令无法完成,系统无法确认关键部位的定义。”衣卒尔回应道。

    石磊拍了拍脑袋,有些无奈的苦笑,米瑞科技体系内,图形处理技术才发展到了文字识别的程度,距离完整的图像信息处理技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该死!”石磊低声咒骂了一声,花了几分钟自行完成了打码工作,这才在梦想娱乐官方玩家论坛,注册了一个非实名制的账户。

    梦想娱乐玩家论坛的账户,允许玩家注册非实名制账户,只不过会受到很多的限制,包括交易限制等。

    石磊只需要将视频上传在官方玩家论坛,没有实名制也可以做到。

    通过服务器后台,石磊‘注册’了一个老账号,然后将快感酒吧二号贵宾包厢的视频,发在了梦想娱乐官方玩家论坛的勇者世界板块。

    ……

    《网络娱乐审核署前职员的蛋碎经历》

    我是一名双庆市本土玩家,今天在一家酒吧玩的时候,偶然发现了网上盛传的田伟明、关广斌和童盛,这三名诈骗梦想娱乐的前网络娱乐审核署工作人员。

    当时,现场的情况很混乱,具体情况解释不清楚,直接上视频,坐等鉴定。

    幸好哥们与那酒吧的工作人员关系不错,才辛苦的拿到了监控视频,希望这段视频,可以曝光那些家伙的丑恶嘴脸!

    ……

    石磊为网络娱乐审核署上眼药的行为十分成功,当田伟明三人的无遮大会视频宣传开之后,网络娱乐审核署再次遭到了连累。

    可是,石磊也没有想到,因为他上眼药的行为,网络娱乐审核署内部,在田伟明的亲叔叔,田炳勋副署长的推动下,网络娱乐审核署决定对梦想娱乐,做出强硬的措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