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原来沉默装文静楼采凝下一秒天使喵哆哆诱拐小老婆莫辰碧玉宝贝阿香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黑客 > HK786 强大的信息网络!

HK786 强大的信息网络!

    互联网信息化的时代,说掌握着更多的信息,谁就是更强者!

    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内部,因为网络安全工作的特殊性质,某些情况下,网络安全局的调查人员,可以独立调查某些事情,在没有得到结果之前,不需要向上级汇报。

    乔玉堂作为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的一名网络安全调查员,在偶然的情况下,他发现了一些关于武启明不同寻常的信息。

    “武启明的明面身份是双庆市人,父母在一次车祸中死亡,曾祖父母和外曾祖父母,同样是双庆市人,只不过也死亡了,没有其他更多的亲戚记录。这一份资料,表明武启明的身份很清白,可也极有可能是捏造出来的虚拟身份。于是,我手中的情报网,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最终发现了武启明的真实身份!”石磊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没有等凌宇国发问,继续开口道:“武启明是外国间谍!他十年前被送到了夏国,七年前加入了政府部门工作,五年前进入了人口统计局,一年前担任了双庆市人口统计局的副局长。他服务的对象是我们的好邻居沃桑国。他的真实名字,暂时无法查询到。在沃桑国内的网络中,也没有调查到任何与武启明相关的资料。但是,我们调查到,武启明每一个月均会发送一份关于双庆市人口统计资料,到一个保密EmaUl邮箱之中。我手下的情报网,严密的监控了这个保密邮箱,当武启明在前天再次发送Em的时候,我的人员追踪了上去,查到了接受EmaUl的最终IP地址,位于沃桑国境内。”

    凌宇国冷哼了一声,“局里面谁删除了资料?”

    无论是谁删除了资料,那就意味着,这个人与武启明是一伙的・也就是沃桑国的间谍。

    “杨林!局里面的病毒专家!也是除了我的线人之外,唯一知道乔玉堂在调查武启明的内部人员。乔玉堂找杨林帮忙,希望杨林可以制作一个病毒,安置在武启明的电脑之中・从而方便知道武启明的详细电脑操作记录。但这也恰好让乔玉堂送命,杨林就是4月1日,修改局里面监控模式的家伙,他删除了关于乔玉堂调查武启明的资料,而且还间接制造了乔玉堂的车祸。”石磊将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内部的内奸说了出来。

    “杨林?不可能!杨林是局里面的老人!在局里面工作超过了十五年!他的爱人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他的儿子在国外留学,他拥有了一切可以拥有的幸福・他不可能背叛…留学!杨林的儿子在沃桑国留学!”凌宇国脸色猛地一变。

    石磊耸了耸肩,“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只查到了・内奸是杨林。至于杨林为什么背叛,那是你们要调查的事情。”

    关于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病毒木马专家杨林为什么要叛变,石磊还真不知道。毕竟,想要进一步调查,需要调动更多资源。特别是调查沃桑国的情报,必定需要调动沃桑国的资源,在沃桑国,石磊没有多少底牌。

    凌宇国再次开口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20年2月17日・参与截获A级绝密情报的作案人员!”石磊严肃的道:“凌局长,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一份A级绝密情报・究竟是什么情报?为什么你们放弃使用网络传输情报,而非要用隔绝网络的传递方式?”

    石磊不明白,为什么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放弃了便捷的网络传递消息模式,而选择了隔离网络的转移信息。哪怕是为了安全考虑,但他们可以向CNS网络安全情报司求助,凭借网络安全情报司的能力,保护情报传送过程的安全,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凌宇国深深的看了一眼石磊,他心中反而稍微松了一口气・原来石磊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石磊,A级绝密情报的事情・不能告诉你。你说说看,究竟是什么人劫走了我们的A级绝密情报?”

    石磊点了点头,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的情报运送车辆,在双湖区的范围出事,衣卒尔保留了出事前后的道路安全监控系统的记录。

    “凌局长,介意我使用一下您的电脑吗?”石磊站起身来,态度客气道。

    凌宇国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石磊,叫我叔叔吧!”说这话的时候,凌宇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不愿意女儿和石磊在一起,另一方面,他的女儿,又表现出了要与石磊在一起的倔强。凌宇国又能作何选择呢?难道要断绝父女关系吗?

    石磊心中大喜,脸色努力的平静,可嘴角泛起的弧却表明了他的心迹。“凌叔,我拥有那天的道路安全监控系统拍摄的记录。”石磊一边说着,一边在凌宇国的电脑上,快速的输入了一个服务器的地址,然后从服务器中,选择下载文件。

    这个服务器只是一个临时服务器,没有任何防御,也没有任何可疑痕迹,只是石磊临时开通的服务器,防止被凌宇国后续追查。

    从服务器下载的文件,自然是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的情报人员,运送A级绝密情报时,出车祸的视频记录信息。

    数分钟之后,石磊点开了桌面上下载完成的视频文件,同凌宇国一起观看了起来。在视频文件播放的画面中,两辆黑色的越野车,一前一后的保护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当三辆车,刚刚离开双湖区的收费站,进入国道高速的时候,停靠在收费站出口的两辆大货车,疯狂的加速启动,将三辆车逼停了之后,从大货车上,下来了两名蒙面的男子。

    由于监控摄像头距离较远,画面并不清晰,没有更细节的画面,幸好监控摄像头提取了两个男子的行为动态特征。两名蒙面男子竟然手持消音手枪,快速的击杀了两辆越野车中的运送人员,然后威胁着商务车中的运送人员,让他开启了商务车后面的保险箱。

    其中一名黑衣蒙面男子在保险箱中,取出了一个手提箱,打开看了看,便对另一个黑衣人点头。另一名黑衣人直接开枪射杀了最后一名运送人员。然后,两名黑衣蒙面男子,驾驶着一辆没有牌照的奥迪TT跑车,迅速逃离了现场。

    整个事情的过程,仅仅只有′钟,不远处收费站的服务人员,还没有反应过来,两名黑衣蒙面男子已经得逞逃离。

    “你怎么得到这一段视频资料的?我们去查询收费站的监控记录时,所有的监控记录,已经遭到了完全破坏性的删除。”凌宇国看完之后,皱着眉头的问道。

    “凌叔,那里是双湖区!”石磊没有多说什么,双湖区是石磊的核心老巢,双湖区发生了任何不正常的事情,衣卒尔均会自行记录下来,并且生成日志保存。

    一旦石磊需要查询双湖区某些资料的时候,便可以迅速的在衣卒尔生成的日志中模糊查询,然后再找到对应的详细资料。

    “那两个人,你查到了具体身份没有?”凌宇国心中升起一股希冀。

    凌宇国知道幻想科技有限公司,拥有识别行为动态特征的光学图像识别软件。虽然那两个黑衣男子戴了黑色头套,但他们的行为动态特征,却掩盖不了!

    石磊点了点头,“凌叔,我查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份。不过,他们的身份有点奇怪,两个人都是孤儿的身份,其中一个二十七岁,另一个二十九岁,但他们都拥有了自己的家庭,还拥有稳定的工作,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凌宇国冷笑一声,“奇怪?一点也不奇怪!越是普通的身份,越不容易引起怀疑,也越是表明这个身份有问题。他们的具体身份呢?”

    石磊快速在电脑上,输入了一个网站,在网站中点开了两个子页面。“凌叔,你自己看吧!”

    两个子页面显示着两个人的详细身份资料,两个人的名字分别叫沈小恒和丁志阁。沈小恒二十七岁,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一岁的儿子,在一家制造企业担任中层领导;丁志阁同样是已婚,拥有一个四岁的女儿。他同样拥有固定的工作,甚至工作很好,在一家国营企业担任基层领导。

    “确认是他们吗?”凌宇国脸色有些犹豫的问道。

    仅仅从两人的身份资料来看,这两个人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参与劫持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A级绝命情报的动机。

    “已经确认了,就是他们两个人。在年2月17日的时候,他们两人没有在家里,也没有在公司上班。我手下的情报网络,秘密确认了两人没有不在场证据。并且行为动态识别引擎,同样确认了两人的行为动态特征与两名黑衣蒙面男子的匹配。”石磊肯定的回答着。

    “这两个人,现在在哪里?”凌宇国看着石磊,他猜测石磊已经为网络安全局西部总局,摆平了那两人。

    石磊在凌宇国的电脑上,又开了一个临时网页。这个网页连接着一个网络监控摄像头,当视频接通之后,监控摄像头的画面传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