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吴邪的私家笔记南派三叔老公大人很无赖金晶那一杯咖啡的爱情(续杯咖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黑客 > HK1183 十架钢铁号的陷阱

    苏30mki战斗机,提前抵达米特拉军事基地,石磊选择了原路返回,重新回到米特拉军事基地,这是目前唯一暂时安全的办法。

    如果十二架曙光者在苏30mki战斗机抵达的时候,不返回米特拉军事基地,而继续执行逃跑计划,那么他们绝对会被苏30mki战斗机攻击。

    苏30mki战斗机携带的kh-29d空对地导弹,可不是飞箭a型那种小型空对地导弹,这种长度接近4米,重量超过600公斤的大家伙,拥有精确制导方案。一旦苏30mki战斗机从空中锁定了曙光者,发射了kh-29d空对地导弹之后,哪怕第二代曙光者的机动力非常强劲,但也绝对无法逃脱。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石磊才选择了返回米特拉军事基地。

    一开始,石磊准备在米特拉军事基地里面,劫持一部分人质,从而让印加国放他们离开,但当苏30mki战斗机真正抵达,并且在米特拉军事基地上方盘旋的时候,石磊才想明白了印加国的意思。

    印加国根本不在乎米特拉军事基地的人员安全,或者说,在人员安全与资料安全的选择中,印加国选择了资料安全。

    lca光辉战斗机的研究人员,并没有全部在米特拉军事基地,而是分布在了全国各个研究基地之中。米特拉军事基地对lca光辉战斗机的研究,更类似于最后的整体性能测试与评估,而不是各种基础研究。

    基于如此情况,印加国更加不会在乎米特拉军事基地内部的人员安全。不过嘛,在可以保证资料安全的前提下。北方总军部也希望救援米特拉军事基地的研究人员。

    所以苏30mki战斗机抵达米特拉军事基地后,并没有直接对着米特拉军事基地发射导弹,而是盘旋巡防监控,等待着地面部队的接应。

    米特拉军事基地的地下基地入口,十二架曙光者聚集在这里。原本只是一场相对简单的行动,没想到发展到了现在这种地步,竟然被苏30mki战斗机盯上,如果不解决苏30mki战斗机,他们绝对无法突围成功。

    陶文贤虽然是一名世界级的黑客,但他年仅十六岁。又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危险的情况。此刻,陶文贤内心十分害怕,他在曙光者的机载通讯系统中,小声的询问道:“石头哥,我们是不是要被阿三们抓住了?他们会不会杀我们?”

    “jazz,还没有到达最坏的情况。不用担心!”石磊安慰了一句,随后为了增加可信度,石磊继续道,“苏30mki战斗机的确比较强大,正常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办法与它战斗。但现在的情况嘛,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如果苏30mki战斗机。在三千米以上的高空飞行,那么无论是钢铁号,还是曙光者,根本无法对苏30mki战斗机造成伤害。

    原本无往不利的飞箭系列导弹,在苏30mki战斗机面前,完全就是小儿科,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苍白可笑,完全没有任何威胁力。

    施安作为专业的军事人员,他非常清楚他们与苏30mki战斗机之间的差距,按照施安的判断。他们现在已经被苏30mki战斗机困死,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

    “零号,你有什么办法,让我们脱困吗?”施安询问道,他自行脑补了一下石磊可能提出的计划。继续说着,“如果是以地下基地的研究人员为人质,恐怕我们还是逃不出去的,印加国不在乎米特拉军事基地的人员安全!”

    以地下基地的研究人员为人质的方案,早就被石磊抛弃,虽然这是目前唯一看起来,比较可行的方案,但绝对无法获得成功。

    “一号,你说的,我明白!”石磊不慌不忙的解释着,“想要对抗苏30mki战斗机,你觉得什么武器才有可能成功呢?”

    按照正常情况而言,对抗先进的苏30mki战斗机,必定是同等级,甚至是更强大的战斗机;或者是先进的空对空导弹;亦或者是超常规的武器,包括了激光与电磁脉冲武器等等。

    总而言之,想要对抗苏30mki战斗机,仅凭十二架第二代曙光者,以及十五架钢铁号,那是基本无法完成的任务。

    “苏30mkk?”施安试探的回应道。

    苏30mki和苏30mkk可谓是一对双胞胎,不同的是苏30mki是苏俄国出售给印加国的,而苏30mkk是出售给夏国的。两种战斗机各有优势,想要分出一个胜负,还需要飞行员之间的技术较量。

    施安之所以会说苏30mkk战斗机,那是因为荣成军区便拥有苏30mkk战斗机。

    “一号,不要想太多,这里是印加国,苏30mkk战斗机绝对不可能进来。”石磊直接否定了施安的猜测。

    施安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问道:“零号,那我们怎么战胜苏30mki战斗机呢?难道依靠我们现在的力量吗?”

    “当然了!仅仅只有两架苏30mki战斗机,我们完全有一拼之力!”石磊语气激昂的说着,如同安利讲师一样,蛊惑大家推销安利的产品。

    叶峰虽然不明白石磊会怎么样对付苏30mki战斗机,但叶峰无条件的信任石磊,他开口问道:“老板,我们应该怎么做?”

    石磊在曙光者的机载通讯系统里面,慢慢的讲解了起来,大约六分钟的时间,石磊将计划讲了两次,确认所有人都明白之后,石磊郑重其事的说着:“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我们失手。只击毁了一架苏30mki战斗机,那么另一架一定会快速的升空,我们就危险了!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失手。明白吗?”

    “明白!”叶峰首先回应道,其他人也跟着回答,表示明白。

    施安在心中思考着,鉴于目前的形式,按照石磊所说的计划执行,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即便是计划失败了。情况又能比现在更惨吗?

    反正他们已经被苏30mki战斗机,围困在了米特拉军事基地,想要逃也逃不掉,不如放手一搏,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不反抗,任由苏30mki战斗机拖延时间。他们绝对会被困死在米特拉军事基地!

    “既然都明白,那就拿出最大的本事,准备拼命吧!你们先准备准备,我开始执行先期行动!”石磊说了一句,通过曙光者联系着衣卒尔,命令衣卒尔开始行动。

    “衣卒尔,启动十架第一代曙光者。汇报第一代钢铁号携带的导弹数量。”石磊询问道。

    衣卒尔在第二代曙光者的hud显示器上,罗列出了具体数据,十架第一代曙光者,只有六架携带了飞箭系列导弹,每一架只携带了一枚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在之前的行动中,六架第一代钢铁号,已经发射了六枚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还有十二枚飞箭b型空对空导弹。

    “只剩下六枚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了吗?也行,反正只是为了吸引注意力而已!”石磊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道。“衣卒尔,十架第一代钢铁号快速升空,向两架苏30mki战斗机冲过去。飞行高度达到发射条件之后,直接发射六枚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

    衣卒尔提醒道:“sir,使用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攻击苏30mki战斗机,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一,是否攻击?”

    “攻击!发射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之后,尽量使用mp7攻击苏30mki战斗机。”石磊下达了胡扯的命令。

    mp7微型冲锋枪攻击苏30mki战斗机?这绝对是搞笑!

    “yes,sir!”衣卒尔开始执行石磊的命令,十架第一代钢铁号从灌木丛起飞,贴近地面超低空飞行了一段距离,然后快速升空。

    第一代钢铁号以超低空贴地飞行,这是为了避免暴露藏身之地,在小树林里面,除了十架第一代钢铁号之外,还有五架第二代钢铁号。

    第二代钢铁号,才是对付苏30mki战斗机的主力!

    十架第一代钢铁号,刚刚飞上了两百米高空的时候,六架携带了飞箭系列导弹的钢铁号,便发射了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六枚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向两架苏30mki战斗机飞射而去。

    正在天空中定向巡航的两架苏30mki战斗机,驾驶舱内发出了警报声。

    “警告,机体已经被雷达锁定,二千七百米之外,发现导弹,请注意规避。”

    姆巴洛被机载系统的警告吓了一跳,当他查看具体信息的时候,却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笑死我了,这是什么导弹?每一秒钟的飞行速度,居然只有二百四十米?”

    “长机,发现六枚导弹,正在向我们靠近,请指示!”僚机驾驶员特莱顿的语气有几分调侃,显然也没有把六枚飞箭a型导弹放在眼里。

    “僚机,查一查这六枚导弹从什么地方发射的?另外,既然对方想要用导弹击毁我们,那我们就给对方一个机会,让那六枚导弹追上来,看看它们追得上我们吗?”姆巴洛一时间玩兴大起,准备以苏30mki战斗机的优秀性能,调戏一下飞箭a型空对地导弹。

    “明白,长机!”特莱顿查看着雷达扫描回馈信息,终于在雷达的边缘,发现了十架正在靠近的第一代钢铁号,他立刻把情况汇报给了长机的姆巴洛。

    “移动速度只有六十多米的飞行器?应该是直升机!莫非这些袭击者,准备用直升机和我们对抗?”姆巴洛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仿佛看见了一头牛在天上飞。

    直升机和战斗机作战,这是多么奇葩的想法?

    “长机,根据基本情况判断,十架飞行器应该是直升机。”僚机特莱顿回应道。

    姆巴洛稍微考虑了一下,便做出了决定,“不要管那些直升机,我们先摆脱导弹,然后再和那些直升机玩玩,让他们知道战斗机和直升机的差别!”

    “好的,长机!”僚机特莱顿只有二十多岁,对于这个提议,特莱顿非常欢喜,可以用战斗机欺负直升机,这种感觉爽极了!

    只是,姆巴洛和特莱顿都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而已…

    ps:[乱入ova]

    金发蓝色钢裙少女,看着面前身穿玄衣的男子,声音坚毅而明朗道:“sevantsaber,遵从召唤而来,吾问汝,汝是吾的master吗?”

    石磊挠了挠头,打量了一圈四周,身上的玄衣无风自动,下一刻已经变换成了一身黑色和服,他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女,轻声道:“我是你的男仆,女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