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暗皇夺心安琦妖偶倪匡贴身情人韦昕拥抱06:30风光魔渡众生马荣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黑客 > HK1450 电话跳转,还有机会?

    .

    北玉区,北苑商业区。、ybdu、

    在距离北苑商业区的步行街,差不多五十米的地方,裁决安全公司的四辆黑色吉普越野车,迫停了衣卒尔标记的黑色奔驰轿车。

    但是,从黑色奔驰轿车中,走出来的只是一个青年男子,而没有石磊的叔叔石问!

    韩昆机灵的打开奔驰轿车的后备箱,在后备箱中,也没有发现石问。不过,韩昆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石磊走了几步,来到奔驰轿车的尾部,看着后备箱中,两个手机被胶带绑在了一起。石磊拿起了两个手机,眉头皱得更深。

    “衣卒尔,这就是目标?”石磊的声音带着恼怒。

    可惜,衣卒尔只是高级伪人工智能系统,根本不懂得在石磊生气的时候,应该表现出什么样的情绪。

    “sir,请稍后,系统正在扫描物品的信号源以及相关信息。”衣卒尔的声音,依旧冰冷无感情。

    石磊拿着手机,走到了被裁决安全公司的精英小队制服的年轻人面前,lip镜片式信息处理器,已经开始运行人类面部特征识别引擎。

    “严浩华,1980年4月30日出生,初中文化,无业游民,家住翠玉镇三社六组。父亲严秋松,52岁,翠玉镇农民;母亲关慧珍,49岁,翠玉镇农民。”石磊面无表情的说着。

    严浩华脸色惊恐道:“你是什么人?”

    “我很好奇,你是什么人?你和石问是什么关系?”石磊询问着道。然后晃了晃手中被胶带绑在一起的两部手机,继续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石磊刚刚问完,耳边传来了警车的警笛声。

    严浩华面露喜色,故意保持沉默的拖延着时间,等待着警察救他。

    郑滔脸色微微一变,“老板,警察来了,我们撤退?”

    石磊摇了摇头。“周围太多目击证人!”

    “这…”郑滔显然是理解错误,低声道:“老板,人太多了。无法清理完毕。”

    石磊失笑的看着郑滔,“郑滔,把弹壳与弹头找到,其他的交给我来应付!”

    之前包围奔驰轿车的时候。郑滔按照石磊的吩咐开了一枪。弹壳很好找,被郑滔捡起来放在了衣服口袋中。

    严浩华将郑滔的动作收在眼底,暗暗地记住。

    击中了奔驰轿车左前轮的子弹头,在警察来之前也被找到,放在了郑滔的衣服口袋之中。

    片刻之后,三辆警车包围了石磊等人,更远处的地方,还有更多的警察。正在疏散围观的群众。

    显然,在警察看来。拥有枪械的石磊等人,属于极度危险的犯罪分子。

    包围石磊等人的警察们,如同裁决安全公司精英小队之前所做的一样,使用警车作为遮挡,然后使用扩音器,大声道:“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石磊轻哼了一声,随后拿出了荣成军区准备的证件,大声道:“你们的负责人是谁?军方特别任务!”

    听见石磊的回应,警察们一愣,随后一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警察,接过了扩音器,大声道:“证件呢?”

    石磊使用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夹着荣成军区的证件,晃动了一下,然后大声道:“我给你们扔过去!”

    说完之后,手腕微微用了一股巧劲,将证件向远处扔去。不过,由于证件太轻的原因,并没有飞到警察的包围圈内。

    警察们骚动了一下,一名穿着防弹衣,带着防弹头盔的警察,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捡起了石磊的证件,然后返回包围圈,将证件递给了那个四十多岁的警察。

    那个四十多岁的警察,仔细的看了看石磊的证件,又打电话回北玉区警察分局确认了石磊的证件后,才下令解除警报,小跑步来到石磊身边,带着一股讨好的味道,开口道:“石少校,你们军方的特别任务,为什么不提前给我们警方打一声招呼呢!我们可以帮你们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嘛!”

    石磊拿回证件,表情冷淡道:“机密任务,泄露了情报对谁都不好!”石磊刚刚说完,衣卒尔便提示着石磊。

    “sir,双庆市局白强局长的电话。”

    石磊无奈的苦笑一声,对身旁的警察道:“你们的白强局长打电话来了,你们先疏散周围的群众,还有相关的媒体。吩咐一下媒体,这件事情不能有任何报道。”夏国的媒体,受到官方的控制,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官方规定什么可以报道,那就可以报道。如果规定了不能报道,那就不能报道。

    说完之后,石磊才使用lip镜片式信息处理器,接通了白强的电话。

    刚刚接通电话,白强的声音便传来过来,“石磊,你个小子究竟在干什么?居然在商业区开枪?”

    “白局长,军方的机密任务,没有办法的事情。详细的情况,到时候再给你汇报,现在我还要审问嫌疑人员。”由于有外人在身边,石磊颇为公事公办的说着。

    白强却哼了一声,“石磊,真的是荣成军区的机密任务?你小子不是在以权谋私吧?”

    石磊和荣成军区目前的合作关系很稳定,米瑞科技集团的总部,一旦建成之后,将挂上荣成军区下属单位的牌子,换一句话说,只要石磊不叛国,那荣成军区就是石磊的靠山。

    再说了,何镇邦似乎还想石磊成为他的女婿呢,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荣成军区怎么可能计较?

    “白局长,肯定是真的。暂时就这样吧,等事情有了结果。我再向你解释。”石磊简短的说着。

    白强无奈道:“好吧!对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吧?”

    在夏国的大环境中,如果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那么一切都好说。

    “当然不可能造成人员伤亡。你们的人已经掌控了现场的情况,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询问你们北玉区的警察分局。”石磊解释道道。

    “嗯,你小子安分点。就这样吧,我联系分局的人员。”何镇邦挂断了电话。

    严浩华原本以为警察来了,他就得救了。他甚至还记下了郑滔放弹壳的位置,准备向警察举报。

    但现在看起来。情况不怎么妙。原本,他以为石磊等人是持枪恐怖分子。但石磊居然是军方的人员,而且在执行军方的机密任务。

    石磊打发了现场的警察。再次来到严浩华的身边,笑着道:“严浩华,我想现在的情况,你已经非常清楚了。对吧?给你一个建议。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最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我们不排除对你提起公诉,以叛国罪的名义。”石磊吓唬着严浩华。

    严浩华脸色陡然变得苍白无比,语气有些结巴道:“请放心,我,我一定。一定配合!”

    石磊笑着点头,“那我重复询问一遍。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和石问是什么关系?”

    “我只是,只是,一个普通人啊!”严浩华紧张的说着,“我的资料,你刚刚,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一遍吗?另外,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问的石问是谁。”

    石磊的表情一愣,原本石磊还以为严浩华是石问培养的死士。毕竟,严浩华的情况比价特殊,家庭困难,游手好闲,意志不坚定,非常容易被蛊惑与洗脑。

    但是,严浩华的回答,石磊却分辨得出来,他没有说谎。

    “换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开着这一辆奔驰到处跑?”石磊询问着关键的问题。

    严浩华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咕噜噜的解释了起来,“这是因为不久之前,有一个人给我五千块,让我开着这一辆车,把它送到北落区。说是我到了北落区,自然有人联系我。虽然我也想过,这可能是什么犯罪活动,但我真的不知道啊!”

    石磊双拳紧握,这是最糟糕的的情况!

    这样的结果,石磊一开始就有预感,现在果然发生了悲剧的事情!

    “郑滔,把你的眼镜给我!”石磊吩咐道,郑滔把眼镜递过来,石磊顺手给严浩华带上,然后衣卒尔将石问的照片,投射到lip镜片式信息处理器的虚拟透明化屏幕中,石磊问道:“是这个人安排你的吗?”

    严浩华虽然惊讶于lip镜片式信息处理器的先进程度,但现在他的小命还掌握在石磊的手中,他连连摇头道:“不是的。”

    石磊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郑滔将眼镜取回来。“放了他,没有价值的信息!”石磊吩咐道。

    虽然从客观意义来说,严浩华是石问的同伙,但石磊并没有打算为难严浩华。

    lip镜片式信息处理器的骨感传导耳机,传来了衣卒尔冰冷无感情的声音,“sir,系统分析完毕,特定目标使用了电话跳转技术,通过绑定两个手机,成功实现了误导系统的信号定位。”

    电话跳转技术,并不是传统的呼叫转移技术,而是通过物理化的手段,实现信号误导。

    具体实现方案是这样的,假如说两个手机,分别是a与b。其中,b手机是拨打到石问家中座机的手机,使用第三部电话拨打a手机。a手机通过内置软件设置自动接听与自动开启扩音器,使用扩音器,将第三部电话的声音,再通过b手机转送至石问家中的座机。

    如此一来,传递了声音的同时,的确是b手机拨打了石问家中的电话,衣卒尔追踪的信号源,自然也的确是b手机的信号源。从而成功的绕开了衣卒尔的信号定位,而让严浩华成为了替罪羊。

    石磊都不得不为石问想出来的方案点赞,不但避免了自身的位置暴露,还诱导了石磊一方,追踪错误的信号源。

    正当石磊有些失望的时候,衣卒尔却提示着石磊,“sir,根据语音接入源的手机,系统正在查询通讯记录…”

    石磊眼神一动,如果衣卒尔可以从开启扩音器的手机,查询到拨号记录。那么,石磊还有最后的机会,查到石问的位置。

    .(未完待续。。)

    ps:  如果想要逃过电话追踪,电话跳转的方式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呢!

    ――

    良心的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