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尘侠隐鹰爪王郑证因心理黑洞·曼哈顿心理诊所手记张源侠

返回顶部

  女人只会为难女人陈可芹

  我想,我们都有不得不流泪的理由。

  她在我面前,声泪俱下的求我放过属于她的幸福,别再破坏她的家庭了。

  她和他本来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却在我不知耻的介入下,开始起了争执,引出一场家庭风暴。

  坐在咖啡店里,一整个下午,她就这么不停哭泣指责着,和着窗外浙沥的雨声,我突然间开始听不清她的声音,因为我不知道飘进耳里的是雨声、她的哭声,还是我心里悲哀的叹息声。

  就像每中个介入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我们都有无法撤回手的悲哀和义无反顾。就算在其他人的眼中,我们是不折不扣的狐狸精,是社会沉重的道德下难以容忍的存在,可是,浓烈的爱却让人像飞蛾扑火般,驱使着我往前进。她说我不要脸。说我错了,说这样的邪恶终有一天会招致报应!但我没说出口的却是,爱没有错!唯“错的是我来得太迟(这也是他曾说过的)。

  只是现在想想,当时听来冠冕堂皇,教人心折、动容的理由,如今却让我满腹苦涯,只能叹息。

  看着她手上被层层纱布包裹的割伤,我耳旁便轻轻滑过那日在病房外,他激动落泪的痛苦嗓音。

  “不是我不爱你,但是我对她有责任!怪只怪你出现得太迟了……”

  或许是吧,或许真是相逢恨晚。

  然而可悲的是,我的爱终究抵不过他口中的责任和世俗的眼光,但我心里更深的沉痛是,他根本没有想像中爱我,因为他懦弱的不敢拿安稳的现状来和我们的爱情搏斗。

  来得太迟?是他推托、软弱,不敢跨出脚步的借口吧!

  起身拿起搁放在“旁的皮包,我发现自己竟然还能扬起嘴角笑着。

  我想,我永远不会告诉她,其实在她割腕送医的那天,我和他便分了手,再也不会有往来。他肯定对她说过,只是她一定不会信的。

  但,她不知道的是,就算我离开了,同样的三角争执还是会继续上演,除了第三者不同外。

  因为,我们都想爱的那个男人,只会藉由爱来逃避生活中的苦闷,需要慰藉的时候,他四处寻找爱情,无法舍弃安定的时候,他便回到她身边。他在爱情的天秤上举棋不定,跟着他的女人注定都要不断流着眼泪。而这样的他,终究会让爱情演变成两个女人的战争,无聊而且可悲!说到底,女人最后还是只会为难女人!

  身为对爱专“的女人,是什么样的感觉,身为一个第三者,又是什么样的心情,这就是我写这篇序时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