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长剑相思萧逸斗破苍穹天蚕土豆亿万富姐刘千生云龙戏麟齐晏石榴记小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黑脸丑姑娘 > 第八章

  宋迟冬把手伸向前,还没碰到融雪的脸,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滴,就看见她吓得当场从椅子上站起,狼狈的想跳过椅子的扶手逃开。

  没等她落地,他已飞快将她抱入怀里,顺便旋身落坐,并让她坐在他腿上。

  “放开我,迟冬说不可以!”她惊嚷着,不住挣扎,抬手捶打他。

  一条临时撕下的长条衣料快速的绑住了她的眼睛,之后,宋迟冬瞬间吻住她的觜。

  惊骇得完全动弹不得,融雪僵直的靠在他怀里。

  不同于昨夜的温柔,他今天的吻激烈且深入,伸舌采遍她口中每一处,让她完全无法招架。

  震惊的掉下眼泪,她浑身颤抖,直想挣脱,双手却让他扣住。

  他继续吻着她,然后在她手心中写下字句。

  她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完全无法静下心辨认他写了什么,就算他写得再多、再用力,她还是不理会。

  豆大的泪珠越落越凶,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你哭什么?”宋迟冬皱眉,又气又心疼的扯下她眼睛上的布条,松开对她的钳制。

  “你不是迟冬,不能碰我!”融雪哭喊着,气得抬手捶他。

  都说只有迟冬可以碰她了,可恶的堡主大爷还这样对她!

  “谁说我不是?我就是!真是会让你这傻姑娘气死。”他挫败的抓住急着要逃的她,扳过她的小脸郑重的说:“本堡主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你口中的宋迟冬!”

  “骗人!你是堡主大爷,不是迟冬,我的迟冬是哑巴,他不会说话的!”要骗人也得先打草稿!她拧眉怒瞪着他,小脸上难得出现这么气愤的神情。

  “好!看在你说“我的迟冬”四个字这么令人心动的份上,我不打你屁股,可你这个傻姑娘,为什么不仔细感觉我写了些什么?

  “我说,以后不许再把自己卖了,缺什么跟我说,我都会帮你弄来,就算我长得跟鬼一样,恐怖又吓人,一辈子都只能在夜里出现,永不能开口跟你说话,你也愿意替我生孩子,不后悔?

  “我很喜欢你,越来越喜欢你,要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喜欢得再也不想让你走,那你可愿意为我留下?你喜欢我吗?可以为了我一辈子不走吗?愿意永远留在人间堡陪我吗?”

  这些,都是他刚刚一直努力在她心掌里写的话。

  “我刚才写了老半天,你这个傻姑娘竟然不理我!”宋迟冬佯怒,板起脸看着她。

  融雪越听越惊讶,最后呆住了,嘴张得大大的。

  “你……你怎么会知道迟冬跟我说的话?”她浑身发抖,惊恐的指着他鼻子。他说的都是迟冬曾说过的话,可是昨晚房里明明只有她和迟冬两个人,堡主大爷怎么会知道?

  “你你你……一定是趁我跟迟冬说话时,趴在屋檐上偷听!”她愤怒的下了个结论。

  “我偷听?你这个笨蛋!”这下,他终于知道为何风和、日丽总说她笨了!

  她真的很笨,亏她能想出这种蠢得无人能及的推论。

  “你不是说你的迟冬是哑巴?如果是哑巴,我怎么听得见他说什么?还有,既然是哑巴,他不就是用写的和你对话,那你告诉我,从屋檐那儿往下看,我要怎么样才能看见“你的迟冬”写给你的话?我是神仙还是千里眼?那么高,鬼才看得见!”他抬起她愣然的脸,说得咬牙切齿。

  笨姑娘平时傻就算了,这种时候脑子还这么迟钝,气得他好想扒开她的脑袋,看看里头装的是什么!

  “所以你没偷看?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理,但是打结的脑袋还是想不通。“迟冬是哑巴,可是堡主大爷你……你会说话……”

  “难道我就不能因为某些原因暂时闭上嘴,假装自己是哑巴?而且,你摸过“你的迟冬”,他的脸上不是有疤?那个疤摸起来像不像我脸上的?”他拉过她的手,要她触摸他脸上的伤疤。

  要是这一招再行不通,他不如直接回暖冬院跳楼算了!

  拉着她摩挲过几遏后,他再扳过她吃惊的小脸,要她注视着他。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你不是堡主吗?为什么你摸起来好像迟冬?”融雪嗫嚅着道,这会儿开始有些不确定了。

  为什么堡主大爷脸上的疤痕,摸起来跟迟冬的好像……不,根本是一模一样!

  难不成堡主大爷和迟冬都遇上狼群,还同样被狼抓伤同边脸颊,连伤口的大小都一样?

  “你……”他一听,差点昏过去。“这种时候你该问的不是这个,你应该要问,堡主大爷,如果你是迟冬,为什么要假装哑巴骗我?笨融雪、傻融雪,你知不知道什么时候该说哪些话?什么时候该狠狠质问一个男人?”他边说边摇头,当下真想大叹一口气。“傻姑娘,你真要逼我去跳楼,好证明自己就是宋迟冬吗?”

  “你是迟冬?你真的是迟冬?”融雪皱了下眉头,忽然将脸凑向前,掀动鼻翼直往他身上嗅闻,模样像极了狗儿嗅闻着什么。

  宋迟冬见了直摇头。他怎会对这样的傻姑娘一见钟情,还将一颗心还落在她身上。

  深深吸口气,在确定自己又闻到迟冬身上那好闻的松木香味后,她抬起头,傻傻的捏了下自己的脸颊。

  堡主大爷身上的味道真的和迟冬一样,连脸上伤痕的位置、大小也跟迟冬一模一样,而且他还知道所有迟冬对她说过的话……

  所以,原来堡主大爷没骗人,他真的是迟冬!

  一个简单的推论,却花上她好大的力气,整个脑袋因为思索过度而像打结般纠成一团。

  头好痛喔!她皱眉捧着脑袋缩在他怀里。

  “融雪,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宋迟冬担心的抬起她的小脸,目光不住梭巡着。

  又没撞伤哪儿,怎么会痛得眉头都挤在一块?

  “我头好痛……”融雪呐呐地道,可怜兮兮的猛扯着自己的发。

  为什么每次努力想事情,头就会痛?

  “头痛?为什么会头痛?”他有点紧张,抓住她的小手不让她继续拉扯头发,急急地问。

  “我只要一用力想事情头就好痛,我还是不要想了,不管你是迟冬还是堡主大爷,怎样都好,我不想了啦!”她抱着脑袋猛摇头,希望这样就可以把脑子里的浑沌纠结摇散。

  “好,别想、别想,再回去睡一下。”宋迟冬抱着她往床铺走去,让她躺好后,心疼的伸出手指轻揉她的太阳穴。

  “昨夜你让我折腾得几乎没睡,我是不是太粗鲁了?”

  “不要说。”融雪忽然伸手捂住他的嘴,小脸一片烫热。

  “好,我不说。”他轻笑道,拉下她的手,像昨夜一样一根一根的吻遍她的手。

  酥麻的感觉由手掌传来,她心儿怦跳,看着他一吻再吻,从那熟悉又温柔的举动中再次确认了他的身分。

  堡主大爷真的是迟冬,他是迟冬!

  灿烂的憨笑忽然扬起,她甜美的笑靥让他看得心痒难耐。

  “雪,我可不可以摸摸你?”宋迟冬问,等不及的立刻脱去鞋子爬上床,期待的看着她。

  “好。”融雪很大方的点头,像猫儿一样在他轻柔的手劲下舒服的闭上眼,发出微微轻叹。

  “那我可不可以再多摸一点?”他墨黑的眼因为她噙着笑的慵懒模样而跟着眯起。

  “嗯。”她没多想的依旧点头。下一刻,整个身子立刻被沉沉的压住。

  然后,宋迟冬不只是多摸一点点,根本是摸了很多,最后更是将她整个人从上到下全都摸遍了。

  一个月后的某天,人间堡四处高挂贴着蘑字的大红灯笼,正是堡主娶妻的日子。

  暖冬院二楼窗外的大树上,一早又躲了两个摔不死的家伙。

  “老四,大哥真要娶那个丑姑娘?她脑袋好像有点问题,不晓得将来会不会生出和她一样笨的娃儿?”年由余坐在老树的树干上,庆幸自己这次找了个不容易摔死的好位置。

  树下,仆佣们忙碌的在暖冬院和大厅间穿梭,准备中午拜堂以及之后宴请宾客的事。

  没和总管老酒及两位哥哥一块招待宾客的宋卧春,正闲闲的挂在窗台旁,脚踩着树枝,大刺刺的探头往屋里窥看。

  房里,一身大红嫁裳的融雪正背对着窗子,由几名中年仆妇替她梳妆打扮。

  “夫人,你别顽皮!酒总管吩咐咱们要好好替夫人打扮,夫人你就行行好,安静的坐一会儿。”一名大婶头痛的拉住一直将脸凑向铜镜,不知在看什么的融雪,开口哀求道。

  由于堡主流传在外的骇人流言,所以没几个年轻姑娘敢来人间堡做丫鬟,除了从小让四爷捡回来的稻花外,只有从老堡主时便待在堡内,长大后嫁给堡内长工当媳妇的丫头们。

  老堡主死了后,大少爷继承堡主之位,她们这些丫头也渐渐从年轻姑娘变成了老太婆,而人间堡也成了个只有一大堆臭汉于的地方,根本没有半个年轻的姑娘。

  现在,好不容易有姑娘愿意嫁进来,可是他们未来的堡主夫人却是个可怜的傻女孩,连成亲这么重要的大事都一点感觉也没有。

  “迟冬呢?我想见他。”融雪东张西望的在屋子里找人。

  大婶们和总管大爷都说她今天在拜堂前不能见到迟冬,可是她好想见他,他去哪儿了?

  “夫人,你再忍一下,拜完堂就可以见堡主了。”大婶失笑道。

  她协助另一名大婶压住融雪,接着开口叫唤旁边单手托着银盘,嘴里还咬着大肉包,年约十二岁的胖丫头。

  “稻花,你这个死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吃个不停,快把首饰拿来!”

  大婶伸手敲了下稻花的脑袋,然后和其他的大婶们合力将银盘上的金项炼、耳饰往融雪身上戴。

  “不要,我不喜欢!”融雪嚷了起来,挣开众人逃开。

  几名大婶傻眼,然后追着她满屋子跑,而站在一旁的稻花则从怀里拿出一个烧饼,津津有味的吃着。

  “果然是笨得没药医。”窗外,宋卧春已看不下去,回头附和年有余之前的话。

  看来他得先去找个神医,配几帖不会让人生出笨娃儿的药,教里头那个笨蛋大嫂照三餐吃,不然,要是到时满屋子的傻瓜侄儿、侄女追着他跑,人间堡变成了傻子堡,那还得了!

  “嫂子是笨,但你的稻花丫头未免也太能吃了吧!你该管管她,哪有丫头吃得比主子还胖,天没亮就爬起来喊肚子饿,让你这个了不起的四爷三更半夜不睡,泡在池里抓鱼给她吃。”年有余揠揠耳朵,对宋卧春挤眉弄眼。

  笑大哥娶了笨大嫂,还不如先笑自己养了个猪丫头!

  “你还敢说!如果不是你那时说什么她像条小狗,有东西吃就会跟过来,教我试试在地上丢炒蚕豆,看能不能把她引来,我会那么倒楣的让她巴上吗?如果晓得当初看起来像小狗一样有点可爱的胖娃娃,长大后会变成一天得吃三桶饭的胖丫头,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拿炒蚕豆引诱她,成了拐骗娃儿的罪犯!”被人说中心里的痛,宋卧春的俊脸当场扭曲,狼狈的大吼。

  两人都没发现,屋里头追逐的人影忽然不见了,换成一个正往窗边看来的狰狞脸孔。

  “那时我有教你把她丢了,是你自己不要的。”

  “丢了她?我怎么丢?她紧抓着我的腿,硬要跟着爬上马背,我踹都踹不开!胖丫头那么大的怪劲,就算是大哥,我也不信他有本事能扯开她。”

  “那就没法了,是你自己笨才让她缠上。”年有余很没兄弟爱的嘲笑道。

  “死笨鱼,你活腻了想找死吗?我立刻把你烤了扔给稻花吃!”宋卧春一吼,一脚踩在年有余身上,两人又开始你戳我鼻孔,我挖你眼珠的互殴戏码。

  “宋卧春……年有余……”

  细细的女人声音忽然由窗边传出,冷冷的唤了声,让正在打架的难兄难弟同时狐疑的回头看。

  咦,屋里怎么没半个人?

  两人不解的互望一眼,觉得怪异,于是一同把脸凑向窗子。

  一个眼睛突出、青面獠牙的夜叉忽然从眼前窜出,并尖吼一声,吓得两人当场松手往下摔。

  扑通两声,树下的鱼池溅起半人高的水花。

  银铃般的笑声从那夜叉的嘴里传出。

  接着,融雪拿下脸上的夜叉面具,笑嘻嘻的趴在窗口。迟冬说有两个笨蛋躲在窗边,只要她一吓就会跌下去,真是这样呢!

  “好玩吗?”后头,宋迟冬跟着出现,伸手搂住她。

  “迟冬,我这样可不可怕?”她将面具戴在小脸上,凑到他面前,发亮的水瞳隔着面具上挖空的眼洞望向他,笑弯成一条线。

  “不可怕。”他忍着笑,摆出堡主的威严瞪着她。

  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扮哑巴瞒她的事,得花上一阵子才能获得她原谅,哪知她只是歪着脸,皱眉看了下他,很快的就原谅了他,不吵不闹也没有哭,害他着实有些不敢相信。

  后来他又问了好几次,才终于明白她的想法。

  她说,迟冬和堡主大爷都对她很好,所以如果堡主大爷就是迟冬,那她一整天都能见着迟冬,不用等到晚上,而且,就像有两个人喜欢着她,这样多幸福啊!

  听到这儿,他真是不知该怎么说她。

  因为憨傻,她对于很多事情不会像一般人想得那样复杂,只要一点点的快乐,就会让他的傻姑娘觉得很幸福。

  而看着她的笑容,他也觉得很快乐,心里暖烘烘的,不知该怎么形容。

  或许,这就是幸福的滋味吧。

  “不可怕吗?”融雪放下面具,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铜镜前,抓起搁在梳妆台上的困脂盒,手沾红粉就往脸上乱抹。

  “融雪,你在做什么?你不是说不想涂胭脂?”宋迟冬失笑着上前,连忙抢下有胭脂盒。

  是她说不要再涂得跟猴子屁股和纸扎人偶一样,才让那些大婶追着跑,刚刚他进来时还差点被她撞上,怎么她这会儿又改变心意?

  她忽然抬起头,顶著有如戏台上的三国英雄张飞那般,黝黑中带着艳红的怪异面容,对他挤眉弄眼。

  “这样可怕了吧?”她笑问道,完全没有自己等会儿就要拜堂的知觉,把一张小脸涂得像妖怪。

  “不可怕!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不会可怕。”宋迟冬宠溺的应声,伸手将她带到铜盆边,准备替她擦睑。

  这时,年有余湿淋淋的再次爬回窗边,埋怨的声音飘了过来。

  “大哥,你真是有了女色就不要兄弟……”

  “女色?笨蛋融雪根本没有女色,她哪来的女色!”宋卧春狼狈的从窗边探出脑袋,英俊的外表全因为跌落水池而走样,成了一条湿答答的落水狗。

  因为不敢直接走大门,怕被大哥揍,所以他们再从树上爬过来,想多少抱怨一下再闪人。

  唉,大哥真的没人性,让笨大嫂这样欺负自己的弟弟!

  “你才是笨蛋!”听到自己又被这么说,融雪挣开宋迟冬的手,不快的跑向窗子。

  她才接近窗边,宋卧春和年有余错愕的爆笑声立刻响起。

  “你那是什么鬼样子?是谁放火烧了你的黑炭脸?好丑,真是天下第一丑!”宋卧春笑得险些岔了气,松手掉下去。

  见鬼了,竟然会有这种白痴新嫁娘,把自己的脸搞成这样。

  “待会儿就要拜堂了,你这么丑的脸会吓……哈哈……吓死那些宾客的,大家就会以为人间堡不……哈哈……不只有会吃人的堡主,还有丑丑的煤姑娘!”年有余笑得连声音都在发抖,攀在窗边的手差点抓不稳。

  “你们两个是闲得发慌吗?我不是交代你们两个帮你们二哥招呼贺客,结果他忙得快喘不过气,你们俩倒好,能闲晃到这里来,还有狗胆嘲笑你们大嫂?”宋迟冬走到窗前,将气得猛嘟嘴的小女人拉进怀里。

  知道他决定娶她时,兄弟们都没有异议,只有这两个弟弟吐不出象牙的狗嘴老爱挖苦融雪,常常一见面就说她傻,说她黑得像个煤姑娘。

  两个臭小子,真该给他们一点教训!

  宋迟冬的黑眸眯了起来,眼里有丝恶意的笑。

  他的手缓缓搁上窗扉。

  “大哥,你的手放在那儿干嘛?我是你的亲弟弟耶!”宋卧春越看他的表情越觉得不对劲,赶紧开口大嚷。

  兄弟本来就该相亲相爱,欺负弟弟的不算英雄好汉!

  “大哥,你想做什么?不会是和我想的一样吧?”看见他的动作,年有余也惊嚷。

  “也对,你说得没错,我们是兄弟,这样的确有点不顾手足情分。”

  宋迟冬收回手,一边将怀里的融雪拉到窗旁。

  他低头哄着气呼呼的她,在她耳旁道:“雪,你不是说宋卧春和年有余常欺负你?若要欺负回去,现在就是好机会。”接着又低声对她说了些话。

  “真的可以?”融雪原本拧着眉的小脸瞬间拾起,兴奋的看了下窗外的两人。

  “大嫂,融雪嫂子,不管大哥说什么,拜托你千万别听进去!”精明的宋卧春立即大叫。

  “可是我已经听进去了。迟冬说,我可以关窗放狗,不过,因为你们是他的弟弟,关窗太没良心,所以只好放狗,但临时又找不到狗,只有这个勉强凑合。”

  融雪笑嘻嘻的接过宋迟冬递来的两个小盆栽,然后将双手伸出窗外,瞬间松开,将盆栽往两人脸上丢去。

  “哇……没良心的大哥,你竟然让笨蛋大嫂这样对我!”

  攀在窗边的两个身躯同时直直往下坠。

  夹杂着咒骂和惊慌呼救的喊叫声尚未结束,大树下的鱼池再次溅超半人高的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