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金阁寺三岛由纪夫大牌管家七巧那些男孩教我的事蔡康永芦野侠踪上官鼎

返回顶部

  裴安琪悄悄的打开房门,像猫一样走路。

  经过福伯的房门口时,她将耳朵紧贴着房门,听到鼾声后,她偷偷的溜过去。

  自从上周三晚上开始,她每天不停地算着可以和威廉碰面的时间,好不容易周三到了,终于可以见到他了……喔,不,她得先跳过一个障碍物,福伯。福伯禁止她去见威廉。

  当她在厨房解除后门的防盗警铃时,福嫂从洗衣间走出来,她连忙躲到餐桌下,不料碰到椅子,发出声响。

  拜托,拜托,福嫂没听到,在她这么祈祷时,一根扫把突然伸了进来,打到她的头。

  “不要打了,福嫂,是我。”裴安琪从餐桌下钻出来。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家里有老鼠……小姐,你躲在桌子底下做什么?”

  “福嫂,我要出去,可不可以?”福伯和福嫂跟她虽然毫无血缘关系,只是她家的仆人,但她是他们带大的,他们宠她、爱她、管她,就像她的爸爸和妈妈。

  “都快十一点了,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PUB找威廉。”

  福嫂蹙起眉。“不要去啦,那种地方很危险。”

  “小陈会陪我去,不会有危险啦。”

  “可是……”福嫂觉得不妥,转身走向楼梯。“我去问问看福伯。”

  她拉住福嫂,“千万不要去问他。他百分之百不会让我去的。”

  “可是如果他知道我让你出去,他会责怪我。”福伯常怪她太溺爱小姐了。

  “你不说,我不说.司机也不说,福伯不会知道的。”她把食指放在双唇上,做出保密的手势。

  “小姐,我总觉得不太好……”

  “福嫂,如果你看到威廉,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听福伯说,那个男的不好……”

  “福伯的眼光有问题,威廉除了工作不好外,其他几乎完美。”她盲目的说。

  “这是不是叫情人眼里出西施——”福嫂对她眨眨眼。

  “不是西施,是潘安,他真的很英俊,潘安也比不上他。”她用眼神哀求福嫂,“拜托啦,福嫂,让我去啦!”

  “好吧,好吧,女大不中留。”福嫂充满温情地看着她。小姐真的长大了,而且长得亭亭玉立。

  “福嫂,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她给福嫂一个热情又窝心的拥抱。

  “早一点回来喔。”福嫂不放心的说。

  她点点头,然后轻手轻脚地溜出去。

  福嫂看着裴安琪坐上车。看得出来小姐很快乐,就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

  裴安琪来到PUB,找了一会儿,并没看到威廉,她失望地去找酒保。

  “酒保哥哥,威廉是还没来,还是已经和别的女人走了?”

  “想知道,给我这个。”酒保做出数钞票的动作。

  “酒保哥哥,我发现你很爱钱。”她掏出一千元给酒保。

  “没错,在这个世上,我第一爱的是钱。你来早了,威廉没这么早来。”

  “他会来吗?”她非常担忧威廉不会来。

  “百分之百会来。你知道为什么周三晚上在TU一定看得到他?”

  “不知道,为什么?”

  酒保堆着笑脸说:“给我我的最爱,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你会为了钱做任何事吗?”她又给他一千元。

  “只要不叫我杀人,我什么都做。”酒保告诉裴安琪,“周三晚上叫美女之夜,美丽的女人进来不用门票,不管喝什么都不要钱,而且喝一百杯都可以,所以有很多美女会来,威廉不趁这个时候来约年轻貌美又有钱的客户才怪。”

  “难怪我进来的时候,在门口的那个先生叫我不用买票,直接进来。”她漾起笑容,“这么说,我也是美丽的女人啰。”

  “你是女孩,还不是女人。”酒保含笑的说。

  “再十天我就十八岁,到达法定成年的年龄了。”

  “我还以为你只有十五岁。”酒保微眯起眼打量她。“我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小?你的头发,还有你的衣服,给人感觉就像十五岁的小女生。”

  “噢,我喜欢绑辫子,也喜欢穿娃娃装,可能到八十岁还是这样。”

  “最好不要,那么老了,还打扮得像洋娃娃,人家会在背后喊你老妖怪。”

  “只要是我喜欢,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裴安琪望了望四周,“他怎么还不来?我不能待到太晚。”

  “我真搞不懂,你喜欢威廉什么地方?他只有脸可以看。我是没他英俊,但也不差,而且我比他实在,又不花心,我看你来喜欢我好了。”他自认也是帅哥——只是不像威廉帅得有点过分。

  “你不知道威廉的事,所以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好。威康有颗温暧善良的心,他捐血,而且见义勇为,现在能见义勇为的人不多了。”那天她在PUB被人拉着走,就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我也正在见义勇为。你涉世未深,我不忍心看你被威廉骗财骗色,好心告诉你,做牛郎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只想从女人身上捞钱,说不定他曾陪五十几岁的老女人上过床,而且骗光她所有的钱。”

  “我不准你说威廉的坏话!”裴安琪有点生气了。

  酒保耸耸肩,“我说的不是坏话,而是实话。”

  “从现在开始,你每说他一句四个字的好话,我就给你一百元。”

  “威廉英俊潇洒、才华洋溢、气宇轩昂、威风八面、人中之龙……”

  裴安琪笑了笑,“你国文程度不错嘛。”

  “如果你的金额提高到一句二百,我的国文程度会更好。”酒保贪心的说。

  接着,有人向酒保点酒。

  “不聊了,我要开始工作了。”酒保开始调酒。

  裴安琪转过身,专注地望着门口。

  同一时间,廉星烨还在家里,看不出来有要出门的打算。

  他双手着地,正在做伏地挺身。不要小看伏地挺身,想要在女人身上做好伏地挺身前,先做好地上的伏地挺身。

  做完三百下后,他走进浴室,像广告“我就是要男人味”那样,抓起男性清洁用品,涂抹全身。也不晓得那些用妈妈姐姐的清洁用品洗脸、洗身体的男人是怎么想的?男人呀,还是要像广告说的一样,要有麝香男人味,才能吸引女人。

  洗好澡后,他全身光溜溜地走进穿衣间,站在椭圆形穿衣镜前。全身没一块多余的赘肉。他对镜子里的自己感到满意而自信。

  他开始穿衣服,虽然他穿什么都好看,但他还是不随便搭配,Pepe黑色贴身T恤,山本耀司牛仔裤,把他一八二公分高、六十八公斤重的男模特身材,不减半分,真实地表露出来。他双手抹了点慕斯,起落有致地把头发向后耙,然后在颈部喷上一点点古龙水。

  他非常注意自己的门面,两周修剪一次头发,和做脸部保养。

  “嗯,非常完美。”他在镜前摆出各种Pose。对自己被牛仔裤紧紧包裹住的窄窄臀线,感到满意极了!

  完美先生要出去打猎了!他披上帅气的亚曼尼外套,抄起了车钥匙,吹着口哨走进车库。

  到了TU,他把车交给泊车小弟,然后和守在门口的粗壮男人打过招呼后,便走了进去。他是不用排队买票进场的,开玩笑,自从他在TU出现后,闻他名而来TU的女人,比以前多两倍,而和食物链一样,女人多的PUB,男人自然也会多起来。

  TU的老板非常有生意头脑,不管他有来没来,角落那张桌子永远为他保留。他才坐下,服务生立刻送来一个冰桶,里面是一瓶香槟。他总是喝香槟,这几乎是他的注册商标。

  他啜饮着晶莹的酒,左顾右盼。他的目标是漂亮、可以立刻上床的美眉,而那正是PUB里绝对不会缺少的一类人。

  在三点钟的方向,有个像莫文蔚的女孩,大约二十出头,留着端庄及肩的直发,身材不错,腿很长很漂亮。她用吸管搅弄着饮料,眼睛瞟来瞟去,这对眼睛告诉他,她也是来找一夜情的。他不玩玩不起的女人,只玩玩得起的女人,这样比较没有后顾之忧,而且轻松多了。

  在这种地方,看到猎物后,只有一种方式,直接扑杀。

  廉星烨走到像莫文蔚的女孩的小圆桌旁。“这位子有人坐吗?”

  女孩的表情有些受宠若惊。“没有,你坐呀。”

  他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手放在她的椅背上。“我叫威廉,你呢?”

  “莎宾娜。”

  “莎宾娜——好美的名字,人也好美,今晚这里就属你最出色。”

  “你对多少女人说过这样的话?”莎宾娜瞅着他。

  “我算算看?好像只有你一个。”

  “少来了,我没那么好骗。”莎宾娜用优美的手指点了他胸膛一下。

  “我没骗你,一个晚上我只会对一个女孩说。”这是真的,因为每个晚上他钓第一个女人就上勾了,从没机会对第二个女人说。

  莎宾娜开心地笑了。“你喝的是什么?”

  “香槟,你要不要喝?这酒不会辣.甜甜的,很适合女孩子喝。”

  “我听说越甜的酒,女生喝起来没戒心,会越喝越多,然后醉得不省人事。”

  “醉了,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家。”

  她拿起他的酒杯,啜了一口。“可是我不并想安全到家……”

  他凝望着她的脸,抚一抚她的刘海,跟她说:“我说的是安全送到我家。”

  在吧台,裴安琪看到威廉的动作,不知不觉地噘起嘴来。

  “嘻,你的嘴可以挂一斤猪肉了。”酒保取笑裴安琪。

  她将三千元放在吧台上。“酒保哥哥,你想不想一下赚三千元?”

  “想,怎么会不想呢!”酒保看到钱,眼睛都亮起来了。

  “耳朵过来。”她不想给旁边的人听到,于是咬着酒保的耳朵说:“你假装不小心把酒洒在那个女人身上,然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稍后,酒保端了托盘走过去,假装被人撞到似的,把红酒洒到莎宾娜的肩背上。

  莎宾娜惊跳了起来,恼怒的说:“雪特!我这件衣服很贵的,要是洗不干净,你要负责赔偿。”

  “对不起,对不起,”酒保抱歉的说,“我有办法清洗干净,而且不留痕迹,很快就好,不会占据你多少时间。”

  “我去清洗一下,你等我,不要不见了喔。”莎宾娜爱娇的对廉垦烨说,然后跟酒保到员工休息室。

  休息室里,裴安琪坐在沙发上埋着脸,嘤嘤假哭着。

  “叫你不要和他上床,你偏不听,这下吃到苦头了吧!”酒保边擦拭莎宾娜的衣服,边佯装生气的说。

  裴安琪抬起脸,眼里泛着泪光。“我怎么知道他有爱滋箔…呜……”其实她流的不是眼泪,而是眼药水。

  “那个威廉真不是人,有爱滋,还来PUB把妹妹!”酒保恨恨的说。

  “你们应该禁止威廉进来,不然还会有别的女孩受害……”

  “那个威廉长什么样子?”莎宾娜忍不住问。她刚刚才认识一个叫威廉的。

  “他长得很帅.还不是普通的帅,是那种全世界的女人都想拥有他,全世界的男人都想变成他的大帅哥,他只喝一种酒——香槟。”

  “我的上帝!”莎宾娜的脸色刷地惨白,“我刚刚喝了威廉的酒……”

  “你最好赶快去医院检查,爱滋病可以经由唾液感染的。”裴安琪一副替她担心的脸。

  莎宾娜倏地冲出休息室。

  “你的奸计得逞了。”酒保笑着说。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裴安琪对他扮个鬼脸后,也跑出休息室。

  莎宾娜惊慌地冲回廉星烨那桌,抓起挂在椅背上的皮包后,什么都没说,像后面有坏人追赶似的冲出PUB。

  她家失火了是不是?廉星烨这么想的时候,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过头去——

  “是你呀!”他看过的女人很多,多到他根本记不得她们谁是谁,但他记得她,因为她长得像洋娃娃,令人难忘。

  “我叫裴安琪。”她在莎宾娜坐过的椅子坐下。

  “你怎么又来了?还没找到人?”他记得还见她的那晚,她和福伯来找人的。

  “找到了,我要找的那个人就是你。”她的语调稚气。

  “我?”廉星烨一副不解的模样。“你找我做什么?”

  “我要谢谢你救了我。”

  “那天晚上不是已经谢过了?”

  “我不是为那天晚上的事谢你,而是你的血救了我一命。”

  “哦,你也是RH阴性的血型碍…”忽然他的手机响起,“对不起,我接一下。”他站起来,走到墙旁去接听。

  她注视着威廉。他公式化的“喂”了一声,脸上表情即刻柔和起来,声音也柔软低沉下来,她听到他对着手机、像在哄小孩般说道:

  “那天晚上我有事……真的,没有别的女人……”下面的声音越来越校

  打来的一定是女人。裴安琪心里非常不高兴。

  他关上手机,走向她。“我要走了,拜拜。”说完他转身要走。

  她赶紧伸手拉住他的衣角,“等一下,你能不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

  他回过身,站在她面前由上而下垂视着。“你还有什么事?”

  “我每次都会实现捐血给我的人一个愿望。你有什么愿望?”

  廉星烨咧嘴一笑,“精灵,我没有愿望。”

  “人不可能没有愿望,你希望变成有钱人吧?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喔。”

  他已经很有钱了。“如果我要一千万呢?”他开玩笑的问。

  “你银行账号几号?明天我叫会计小姐汇进去。”她掏出准备好的纸笔。

  “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我不要你一毛钱,也没有愿望,你的福伯呢?你快点跟他回家吧。”他撇下她,走向PUB门口。

  裴安琪呆瞪着廉星烨的背影。他不是牛郎吗?牛郎不是专门拿女人的钱,为什么却不要她的钱?

  酒保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她背后,“你把威廉给吓跑了——”

  “不是,他是赶着去赴女人的约。”

  “这就是了,你赶走了一个,但他的女客很多,你赶不完的。”

  裴安琪眼睛转了一下,“酒保哥哥,我今天没带那么多钱,下礼拜三我再给你十万元,你先去跟这里的每个女生说,威廉有爱滋病,好不好?”

  “不好,要是给我老板知道.他会叫我从现在开始不用再来上班了。”,

  “你可以来我家的营造公司上班。”

  “我不喜欢坐办公椅,何况我不懂建筑,只会调酒。”

  “那我开一家PUB给你。”

  “看来你为了威廉,多少钱都肯花。”他好希望自己是威廉,有个可爱漂亮又有钱的女孩深爱着。

  “没错。你快去散谣言啦!”她推了推酒保。

  廉星烨来到莎宾娜的身旁,“莎宾娜……”

  莎宾娜吓了一跳,手上的瓶子差点掉在地上。“你、你走开,不要靠近我!”接着向后退了二步。那天她马上去医院检查,还好没有爱滋。

  “莎宾娜,我想问你……”他走向她。

  “我叫你走开,你听到没?你到底想怎么样嘛?”莎宾娜瑟缩在墙边。

  “你不要怕,我没有要对你怎样,我只是想问你事情。”这太诡异了,她怎么会怕成这样?都快哭出来了。

  “你要问什么?”

  “你为什么怕我?”

  “你有爱滋,我当然怕你。这里每个女人都知道你有爱滋了。”

  “我有爱滋?!”廉星烨说的好大声,就好像那种只会重复别人说话的鹦鹉。

  “你自己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而是我没有,谁告诉你我有爱滋病?”

  莎宾娜朝吧台的方向望去。“坐在吧台的那个女孩。”

  他跟着望过去,“那边有好几个女孩。”

  “长得像天使的那个,她正在和酒保说话。”

  听到天使两个字,他就知道莎宾娜说的是谁了,裴安琪,只是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整他?她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报恩——报恩是怎样报的吗?

  廉星烨气冲冲地去找裴安琪兴师问罪。“好哇,原来是你搞的鬼。”

  裴安琪小心翼翼地看他,“你生气了?”

  “我的样子像没生气吗?”他青筋暴起。这女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还好意思问他是不是生气了——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她用着可怜兮兮的声音说,“我可以帮你澄清……”

  “不会有人相信的。”更惨的是,不会再有女人愿意和他上床了。“你跟我出来。”

  “你不会是要打我吧?”

  “我从不打女人,但你做的太过分了,我要好好打你的屁股。”

  “我可以让你打,但是不可以打太大力哟。”她像母鸡一样把屁股翘起来。

  这女孩真是……唉!他不会说。“不打你了。”他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

  “不要走那么快嘛,等等我!”裴安琪追在后面。

  走出PUB,廉星烨马上掏出一根烟,拿起打火机点燃,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吸烟有碍身体健康,你不知道吗?”她认真地看着他。

  “你很啰唆,我健不健康是我家的事,不关你的事。”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我的身体已经很不健康了,又吸到你的二手烟,会更不健康。”

  他将烟丢在地上,狠狠地用脚踩熄。那股狠劲,好像香烟得罪他了。“你为什么在PUB里面散播我有爱滋?”

  “因为我喜欢你,我不要你和别的女生在一起。”

  这句话,他以前听过——在读幼稚园大班的时候,有个小女生对他说过。

  他那时候也像现在这样,深受幼稚园里全部女生的爱护,她们不是把家里的糖果带来给他,就是下课抢着和他玩,而那个小女生,在幼稚园里散他屁股有蛔虫的谣言,害他一下从天堂掉到地狱,再也没有女生理他,除了那个小女生外。

  他双手交抱地看着裴安琪。要不是那个小女生和他同年,不然他会以为,她就是那个小女生长大了。他开口说话,“小妹妹……”

  “我不是小妹妹,下个月三号是我十八岁生日。”

  “我不管你几岁,如果你想谈恋爱,不要来找我,我要的只是性。”

  “那个……你也可以找我。”她低下头,小声的说。

  他挑了挑眉,’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完全不知道。”她抬起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你回去翻国中健康教育课本第十四章,就知道了。”

  “那章被福伯撕掉了。”她身体不好,所以没去学校念书,都是福伯去学校买课本回来教她。而有关于人的身体和性的那方面,福伯全没教她。

  “去租饭岛爱的录影带,或是去买花花公子或合楼杂志。”

  “我还没十八岁,那些禁止未成年者购买。”

  “你家有第四台吧,打开国家地理频道,它有时会播动物交配。”

  “动物不是人,看了会不会误导我关于那方面的知识?”

  “动物不是人,但人是动物,交配的过程差不多……去,我和你说这些于什么……”他很不耐烦的说,“我警告你,不要再做那种事了,也不要缠着我。”

  “第一个我可以答应你,但第二个我不能答应,因为我还没帮你实现愿望。”

  “你真要实现我一个愿望?”

  “嗯,你的愿望是什么?”

  “你找一个女人来和我上床,而你在旁边观看。”像她这种女孩他很清楚,不这么做,会一直死缠着他不放。

  “可不可以换一个愿望?”

  “不换,我就是要这个。”

  “好吧,我去帮你找一个女人。”

  “不要随便给我找个恐龙,我要三围三十六、二十四、三十六。”

  “等我一下。”她跑去停车场找她家司机,不一会儿她跑回来,手上多了个纸笔。“我怕忘记,三十六、二十四、三十六,那身高呢?”她认真地写下。

  “这还要问,只要不是侏儒,或巨人!”

  “个性方面呢?”

  “没有人在乎个性好坏,只要没病就好。”

  “个性不拘,没箔…”她边写边问,“轻微感冒也不行?”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到底是从哪个星球来的?我说的病不是感冒,而是爱滋病或性病,”

  “哦……你要在哪里做那种事?”

  “你能不能不要再问笨问题了,当然在床上,不然还在马路上啊!”

  “我知道要在床上,我是问,是在你家的床上?还是在饭店的床上?”

  “饭店。”本来他都是把女人带回家里,但他不想让她知道,他住在哪里。

  “你什么时间比较方便?”

  “任何时间都可以。”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大白天也可以?!”

  “我习惯从晚上做到白天。”他暧昧地笑着。

  “那不是很累?”裴安琪在某本课外书上看到“做爱也是运动的一种”后,在她单纯的心里,就把做爱想成和跑马拉松一样。从晚上跑步到白天,不是很累?

  “我的体力好嘛。”他像想到什么,“你要找像萧嫱一样漂亮的女人埃”

  “像萧嫱。”她写下来。“你的手机号码几号?我找到后打给你。”

  “你打到我家来吧。”他留给她答录机的电话。

  “你会来吧?”

  “那是我的愿望.没有理由不来。”他真正的愿望是吓走她。

  “我怕你骗我,来.我们打勾勾。”裴安琪伸出小指,勾住了廉星烨的小指。

  廉星烨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小拇指,好象第一次看到它似的。他感觉自己好象被这个小女生牵着鼻子走……

  威廉要她找像萧嫱的女人……谁最像萧嫱,当然是萧嫱自己。

  “我找萧嫱小姐。”裴安琪打电话到萧嫱的经纪公司。

  “我是她的经纪人,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可以了。”

  “是这样子的,我有一个朋友威廉,想和萧嫱小姐上床……”

  “神经有毛病!”经纪人用力挂上电话。

  她又拨了几通电话去,但经纪人一听到她的声音便挂断,在最后一通还恐吓她说:“你再打来,我告你骚扰!”

  看来,是请不到萧嫱小姐了,反正威廉也只说要像萧嫱,并没有非萧嫱不可。裴安琪打算上网登广告,征求像萧嫱的女人。

  她在网站上看到一则广告:

  一六O公分,全身矽胶触感,IC电动温控,外型、脸部如AV女优饭岛爱、玛丹娜、萧嫱……

  裴安琪的目光,深深地被萧嫱两个字吸引。她快速地移动滑鼠,紧接着,电脑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个像萧嫱的充气娃娃。

  “哇,不仔细看,还真分不清是娃娃,还是真人耶!”她赞叹不已。

  这个娃娃不知道和真人有什么差异?她盯着中文解说的萤幕。

  “她”摸起来就像奥人的皮肤,还有体温,嘿咻的过程中,还会播放日本饭岛爱的现场录音带,更妙的是,充气娃娃不但会湿,还会扭动旋转……

  “她什么地方会湿,还会扭动旋转?”裴安琪小声地自言自语。

  关于性那一方面,福怕不好意思教她,所以她完全不懂。虽然不懂,但她还是很认真地看下去。

  无论是嘴巴、舌头、喉咙、下体,超柔软的材质,还有吸吹操央等效果,而且“她”还可以变换一百零八种姿势,或躺或卧或者是六九式、老汉推车等,几乎无所不能。“她”不像以前的充气娃娃,老是刮伤小弟弟,而且“她”没有病,不会怀孕。

  太棒了,完全符合威廉的要求。

  不知道“她”要多少钱?裴安琪打电话过去询问。

  “由于这种新型充气娃娃是全矽胶手工制成,制造时间长达两个月,价格不便宜喔,要四十万元。”对方告诉她。

  四百万她都买。“我要怎么付款给你?”

  “你可以先下订单,明天汇款到我们公司的帐号,后天我们就会将货送到府上。”

  裴安琪满心愉悦地将订单送去。

  好了,现在只剩下钱的问题,她手上并没有这么多现金,不过她的存摺本里有,但存摺本和印章都在福伯那。裴安琪只有硬着头皮去书房找福伯。

  “福伯,我要四十万。”

  “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福伯惊讶地看着她。

  “我在网路上看中一样东西,已经下订单了,他要我马上汇款过去。”

  “网路上很多都是骗人的,钱汇过去恐怕石沉大海,你把那家公司的名称告诉我,我去经济部查查看。”

  说出来不就穿帮了。“不用查了,那家公司很有名,没有问题的。”

  “那你要买的是什么东西?”福伯想知道。

  “古董表。”裴安琪很快的回答。早就知道福伯会问她。

  “你什么时候对古董表有兴趣?”

  “最近。”她对答如流。

  “你把帐号给我,下午的时候我去帮你汇款。”’

  “我要自己去汇,我长这么大了,连汇款都不会。”

  福怕打开保险箱,把存折本和印章交给裴安琪。“叫司机陪你去。”

  汇完款后,裴安琪先打公用电话到西华饭店订房间,然后打给威廉。

  “威廉,我是安琪……”

  “威廉现在不在家,请在哗一声后,留下你动听的声音。”

  讨厌,跑哪去了?他是不是去某个女人家……裴安琪敲自己的头,告诉自己不要这么想,他也许只是去超市买东西。

  哗一声后,她用甜美的声音说:“威廉,后天晚上八点,我和萧嫱在西华饭店实现你的愿望,不要迟到喔。”

  廉星烨倚在答录机旁。这女孩还真给他找来萧姻。

  八点前五分钟,裴安琪在西华饭店的总统套房等候威廉。她一会儿站在窗前,一会儿坐在床上,然后又站起来走到窗前。

  哎呀,有什么好紧张的,又不是她要和威廉上床……

  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裴安琪,是我,威廉。”

  “来了。”她跑去打开门,威廉身穿黑色亚麻衬衫,黑色长裤。

  他穿什么都好出色喔。裴安琪失神地看着廉星烨。

  “你发什么呆,不认识我了——”他用手指头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径自走进屋内。“萧嫱呢?”他回头看她。

  “你先去洗澡,她很快就来了。”

  廉垦烨走进浴室后,裴安琪马上拿出藏在衣柜里的充气娃娃。她把充气娃娃放在床上,盖上被单,然后敲了敲浴室的门。“威廉,萧嫱小姐来了。”

  “你问她要不要进来一起洗?”

  “呃……她说她已经洗过了。”她昨晚帮“她”洗的。

  好像太亮了。裴安琪把床头灯调暗,室内马上变得朦胧起来,非常有气氛。

  这时,廉星烨从浴室走出来,上身水清赤裸,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

  裴安琪的眼光一花,赶紧往上看天花板。“你、你怎么不把衣服穿好再出来……”

  “穿什么衣服,还不是要脱。”他瞄了瞄床上,床单下确实躺着一个人。“唉,你花了多少钱才请到她?”他小声的问裴安琪。

  “四十万。

  “怎么可能这么少!”一夜四十万虽然很贵,但应该还请不起大牌女明星。

  “真的,我没骗你,我拿收据给你看。”裴安琪走向衣柜。收据她放在皮包里,而皮包她挂在衣柜里。

  这种事不是应该秘而不宣,怎么还开收据呢?廉星烨虽然感到不对劲,但他并不想搞清楚。“不用了,现在谁有时间看收据。”

  现在春宵一刻值千金。“萧大美人,我来了!”他跳上床,抱住床上的女人,然后很快地他翻下床,气冲冲地走向裴安琪,对着她鬼吼鬼叫,“你把我当成什么!”可恶!她居然把他当成性变态!

  “你、你不是要长得像萧嫱的女孩,难道她不像?”她嗫嚅的说。

  “我要的是真人,不是充气娃娃。”他的脸因气恼而扭曲着。

  “她摸起来和真人一样,而且她没有病,不会怀孕,各种姿势都会……”

  他打断她,“她会湿,我也不会和她做爱。”

  “你怎么知道她会湿……难道你以前用过!”

  “想和我上床的女人,排队都排到月球上去了,我哪需要用到充气娃娃。”

  “既然没用过,那你要不要试看看,网路上说,用过的人都说赞。”她极力推荐。

  他的脸色铁青,太阳穴部分突出的血管,清晰可见,她真怕他会因此中风。

  “我发现我们不住在同一个星球上.不然为什么我说的,你都听不懂。”他转身要走进浴室。

  她拉住他的手,“你又生气了?”

  他甩开她的手,“我简直快被你气炸了!”然后他走进浴室穿衣服。

  裴安琪站在浴室门外,“你不要生气嘛……你要我找一个像萧嫱的女人,我有找过萧嫱,可是她的经纪人骂我神经病,后来我上网看到她。觉得不错,你们可以有一个安全的性行为……”

  廉星烨走出浴室,面无表情的对裴安琪说:“我走了。”

  “啊,你现在就要走了?”

  “不走,留在这里和你大眼瞪小眼啊!”

  “可是我还没帮你实现愿望……”

  “愿望……”他两手插在口袋里,优雅帅气。“你现在能帮我找到一个女人吗?”

  “这里不就有一个了……”裴安琪说,随即两颊排红。

  “在哪里?”他故意看向别处,然后好像才发现到她的样子。“你是说你吗?”

  “嗯……可以吗?”她羞怯的问。

  “不可以。”他残酷的回答。

  “为什么我不可以?”她错愕地看着他,“我长得很难看是不是?”

  “你不难看,只是引不起我的性趣。”说完,廉星烨随即消失在房门那端。

  威廉不喜欢她……裴安琪的脸开始抽搐,接着落下豆大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