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哀闽李歆狩猎10小时儒勒·凡尔纳娘要嫁人严歌苓

返回顶部

  裴安琪经过书房的时候,发现门是半开的。她轻手轻脚的溜过去,但是福伯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小姐,你的身体才刚好,就要跑出去?”

  完了,给福伯发现,她今晚别想出去了。“我只是要去后院通透气。”

  “我不是教过你不可以说谎!”福伯皱起眉头。

  裴安琪羞愧地看了福伯一眼.然后低下头,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我是要去找威廉。”

  “你要去找他,我不反对,但早点回来,还有,下次不可以说谎。”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福伯,我真的可以去找威廉吗?”

  “嗯,叫小陈载你去。”

  裴安琪快快乐乐的出门。她脑子里只想着赶快去找威廉,根本没去怀疑福伯为什么不阻止她?

  在裴安琪走后,福伯立刻拨电话给廉星烨,“我家小姐去找你了。”

  福伯挂下电话后,廉星烨马上打贞子的手机,要她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十分钟后,贞子出现在他家门口,穿着一龚貂皮大衣。

  “天气还没冷到穿貂皮大衣吧!”

  “当——当——”贞子自己奏乐,而后她打开大衣,里头空无一物!

  “快进来吧,你不怕给别人看到埃”贞子进来后,他并没把门关上。

  “我才不怕咧,我的身材这么好,我巴不得给全天下男人看,但只给你一个人碰,其他人,叫他们流口水去。”

  贞子的身材是很好,该大的大,尤其那对ru房,是东方人少见的巨大尺寸。

  “吻我!”贞子两手环住他的脖子。

  廉星烨毫无兴趣的注视着贞子那微张的嘴。贞子烟抽的很凶,一天要三包,牙齿有些焦黄。要不是贞子住的地方离他家最近,他是不可能找她的。

  他低下头去,当她的嘴触到他的,立刻紧紧衔住不放,并从喉头深处发出一声申吟,他却半点感觉也没有。

  他心不在焉地接吻着,忽然,门外传来停车的声音。裴安琪来了。

  他将贞子拉开。“我们去床上吧。”

  “噢,我等你这句话等好久了。”贞子欣喜地跑上楼梯。

  廉星烨边上楼。边解开衬衫的钮扣。

  在这个时候,裴安琪走到门口。

  “咦?门怎么没关……是不是遭小偷了?”

  裴安琪轻轻推开门,把头探了进去。房子里并没有被翻箱倒柜,可能只是忘了关门。裴安琪走了进来,并把门关上。

  听到关门的声音,坐在床上的贞子说:“好像有人进来!”

  “没关系,我正在等一个女孩子。”廉星烨边说边脱衣服。

  “你还找了别的女人!”贞子高挑着眉梢。“威廉,你该不是想玩3P吧?”

  “不是。贞子,你可以和我演A片给她看吗?”

  “你是说……我知道了,你想摆脱那个女人,对不对?”

  “没错。”他脱下内裤后迅速上床,抱住贞子。

  当裴安琪走进卧室时,映入眼帘的是威廉光溜溜的背部,而他身下躺了一个全裸的女人。那女人将双脚打得好开,并勾在威廉背上。

  他们在做那种事!

  “对……对不起。”裴安琪哆哆嗦嗦地逃离了卧室。

  “好了,可以不用演了。”他翻下了贞子的身体。

  “她走了,我们真枪实弹重新来过。”贞子侧身抱住他的腰。

  他拉开她的手,而后他下床,走向挂着睡袍的衣架。“我今晚不想做爱。”

  “搞了老半天,你把我叫来,不是要和我做爱,而是为了逼退那个女孩?”

  “嗯。”他系紧腰带。贞子一向很聪明。

  贞子注视着他,仿佛他前额长出了角。“威廉,你该不是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吧?”

  廉星烨嘲弄似地挑起一边眉毛,“你真白痴,我如果喜欢她,怎么会这么做?”

  “你这么做,我看若不是因为你已经喜欢上她,就是怕自己喜欢上她。”

  “没有!我没有喜欢她!”他不断地摇头,“我根本不可能喜欢那种小女孩。”

  “如果没有,你会和我做爱的。真没想到,花花公子也有坠入增网的一天。”

  “我不和你做爱,是因为我性功能有了障碍、不行了。”

  “威廉,你怎么会……”贞子错愕不已。

  “都是那个女孩害的。”他把貂皮大衣丢到床上。“贞子,你走吧。”

  贞子披上貂皮大衣离开他的房子。

  廉星烨在卧室里来回踱步,脑海里盘旋着贞子刚才说的话……

  他已经喜欢上裴安琪而不自知?他怕自己对她动了真情?

  他承认裴安琪是个漂亮的女孩,但不是他喜欢的那型,他只喜欢那些他可以得到快乐的,少数几个可能给他苦头吃的女人,他都迅速逃开了。而裴安琪,他可能逃得太慢了,看来他得赶快去订到普罗旺斯的机票。

  “威廉……”裴安琪出现在房门口。

  廉星烨睁大眼睛,惊讶地瞪着裴安琪问:“你不是走了?”

  “我没有走,我在楼下客厅等你们结束……我看到那个女的走了,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结束,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他双手交抱地说:“没有,在你来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一个小时的爱。”

  “你的不举好了!”她替他高兴。

  “对,我又可以和很多女人做爱了。”他刻意这么说。

  “威廉……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请你不要再卖身了。”

  “卖身?”廉星烨觉得满头雾水。她在说什么啊?

  “你不用觉得羞耻,我不会瞧不起你的。”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他有什么地方要感到羞耻?

  “我知道你是牛郎,你的工作是和女人上床。”

  “等等……上次你说你知道我的隐私,指的就是牛郎这件事?”

  “嗯,你家里是不是有很多弟弟妹妹、而且年纪都很小?你爸爸是不是没工作又酗酒、常打你妈妈?威廉,我可以接济你的家庭,供你弟弟妹妹念书,并且安排你爸爸到我家的公司上班。”

  廉星烨大笑。真是太好笑了,她竟把他当成牛郎,而且家境贫苦……他家有钱到她无法想象,相信她家根本是望尘莫及。

  “谁告诉你我是牛郎?”他好不容易止住了笑。

  “TU的酒保告诉我的,他是猜的。”

  “他猜错了,我不是牛郎,我和女人上床,从来没拿过钱,我的弟弟妹妹都很大了,而我爸爸已经退休了,从不酗酒,也从不打我妈妈,他们非常恩爱。”

  “你如果不是牛郎,为什么要和那么多女生上床?”

  “因为我是花花公子埃”他一直以为她知道他是廉星烨,所以才想上他的床,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对了,你把我当成牛郎,又想和我上床,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啊!”裴安琪觉得这问题很愚蠢。

  “你不该爱上像我这样的男人。”未来他要是有女儿,绝不准她和像他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可是,我已经爱上你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花花公子?花花公子是不谈天长地久的感情,只要一个晚上的热情。”他抬起眉毛问。

  “我不管你是花花公子,还是草草公子,我只知道我爱你,威廉,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这女孩真的很爱他,爱到要把第一次给他,不过他可不敢接受。他怕哪天她家的福伯来敲门时,带着一把猎枪和牧师,叫他二选一——结婚,或者死。

  现在,他要用什么理由,叫这朵梨山痴情花从此对他死心?

  “你还是处女吧?”他灵光一闪。

  “嗯,我从没交过男朋友。”

  “我从不和处女做爱的。”其实,他玩过的一千名女人中,有超过十个是处女,她们都是心甘情愿地奉献给他。

  裴安琪大为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处女哪里不好?”

  “呃……因为处女什么都不懂,还要教,我不喜欢没有经验的。”

  原来不是她不够女人味,而是他不要完璧、没有经验的。

  “讨厌,我如果不是处女就好了。”裴安琪嘟起嘴说。

  “别说傻话,现在十八岁还是处女的女孩,只有那种长得像恐龙的,而你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所以你要好好保留你的处女之身,到结婚当晚。”

  “不要,我不希罕做处女。”说完裴安琪匆匆走出房间。

  廉星烨定在那里一会儿,然后抓起几上的车钥匙跑了出去。

  裴安琪那个傻女孩,不会傻到去做那种傻事吧

  在TU里,裴安琪走过拥挤的人群,在雕刻精致的橡木吧台前坐下。

  酒保看到她,吃了一惊。“哟,瞧瞧是什么人来了!”自从威廉被陷害有爱滋病后,就不再来TU,他以为她也不会再出现。

  “我要点酒,给我一杯……什么酒都好。”她即将要做的事,需要喝酒来壮胆。

  “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喝酒?”酒保稍微皱了一下眉。她今天粉奇怪啵

  “你会问每个点酒的客人,为什么想喝酒吗?”她有点不耐烦。

  “不会,不过我记得你不满十八,我们店里规定,不准卖酒给未成年少女。”

  “那我去别家PUB。”她站了起来。

  “别走,我调给你就是了。”酒保调给她一杯加了很多矿泉水的马丁尼。

  裴安琪并没马上喝马丁尼,只是将高脚杯上缀饰的红樱桃,噗通地丢进酒里。

  酒保双手交叉在胸前,靠向吧台前,直视着裴安琪问:“好了,说吧!你和威廉怎么了?”

  “我已经改变我自己了,可是威廉还是不要我。”裴安琪满面愁容地说。

  “他不要你,表示他尊重你,不拿你当泄欲工具。”安琪真的很美,像威廉那种男人,不可能不动安琪一根寒毛,除非他爱上安琪了。

  “才不是尊重我呢,他不要我,是因为我是处女,我不想做处女了。”

  酒保张口结舌。“你说什么!你不会是想……”

  裴安琪浅啜了一口马丁尼后才说:“我决定和这里的一个男生上床。”

  “你这么做太傻了,你应该把第一次,留给将来娶你的男人。”

  “我只想给威廉,不管他娶不娶我,可问题是他不要做第一个。”裴安琪注视着酒保,“你还要多久下班?”

  原来她指的这里的男生是他,酒保讶然地望着她,然后才缓缓地、一字字地说:“我不会和你上床的。”

  “连你也不要……”她睁大眼睛望着酒保。

  “安琪,我很喜欢你,很想和你上床,可是你喜欢的是威廉,你和我上床以后,受伤害的是你自己,你再想一想,就会承认,我说的没错。”

  这个时候,服务生走过来,拿了好多张点酒单给他。“拜托,不要再聊天了。”

  “你不要走喔,我还有话跟你说,乖乖坐在这里等我忙完。”酒保开始调客人点的鸡尾酒。

  裴安棋把手伸向放在吧台上的马丁尼,两口就把它喝光。这杯马丁尼没什么酒的味道,好像矿泉水喔。

  突然有个年轻男人向裴安琪搭讪。“嗨,我叫丹尼,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这个丹尼长得像职篮明星,不讨人厌,裴安琪心想,既然酒保不要和她上床,那就他吧。“好埃”

  由于她身旁没有空位,后来丹尼找到张桌子,她和他坐到角落的小圆桌。

  “你叫什么名字?”丹尼问她。

  “安琪儿。”她不想告诉他她的真名。

  安琪儿,多么适合她的名宇。小小的脸蛋就像天使一样。

  “你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来,把手给我。”他神秘兮兮地拉起她的手,然后把一颗小小的红色药丸放在她手上。

  “这是什么?”她看着手上的小药丸。

  丹尼笑着对裴安琪说,“快乐丸,吃了可以让你忘掉不愉快的事。”

  “这么神奇!”这世界上有好多她不知道的东西喔。

  “嗯,吃下去后,你会感觉好像在云端。”丹尼怂恿她,“你吃吃看嘛,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

  裴安琪迟疑了几秒,而后一口吞下药丸。

  “没有耶,我什么感觉也没有。”

  她是个容易上当的女孩。“它和感冒药一样,半小时后才会觉得High。我们去跳舞。”丹尼站了起来。

  “不要——”她推拒着。

  “哪有人来PUB不跳舞的。”丹尼硬把她拉到了舞池。

  裴安琪呆呆地站在舞池里。她不知道手脚要怎么摆动,看来才不会很怪。

  不过丹尼人蛮好的,教了她一个最基本的动作;左脚点进来,右脚点出去,再点进来,换左脚点出去。

  她照着丹尼教她的动作做,随着音乐摆动,渐渐地她愈姚愈顺了。

  “我会跳了,”她开始觉得飘飘然。大概是快乐丸的关系。“可不可以多给我几颗快乐丸?”

  “嘘,不要那么大声。”他把她拉到墙边。“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东西要钱的,而且不便宜。”

  “多少钱?”

  “一万元。”他狮子大张口。

  “我没带这么多钱,不过,”她解下手上的表给他。“这表抵押给你。”

  卡蒂亚的,至少值十万。他果然没看走眼,她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好吧,我勉强接受。”他给她一个塑胶袋,里面大概有十颗药丸。

  她把它放进大衣口袋里。

  “还有更好的东西,你要不要试一试?”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白色的药丸。

  “这又是什么?”

  “FM2。”他当然不会告诉她,这玩意又叫强暴丸。“吃了后会更快乐的。”

  当她吃下白色药丸后,立刻觉得头昏眼花,强烈的恍惚感侵袭全身,仿佛被注射了一剂麻醉药似的。

  “走吧,我们离开这儿。”

  丹尼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来自远方。“啊,你说什么?我觉得我快要昏过去了。”

  “别担心,这感觉很快就会过去的。”丹尼拉住她的手臂,朝大门走去。

  这个时候,服务生跑去通知酒保,“你那个像洋娃娃的朋友,快要被人带走了。”

  服务生用手指了指,酒保顺着看过去。看到安琪和一个男人,正穿过人群走往大门。

  他赶紧冲出吧台,挤过人群,一把抓住裴安琪的手,“安琪,不要做傻事……”当他将裴安琪转向他时,才发现她的眼神空洞,不太对劲。

  酒保瞪着丹尼,“可恶,你竟给她吃FM2!”

  酒保抡起左拳朝丹尼打去,但被丹尼伸手接住拳头,而后丹尼迅速往酒保的腹部打去,紧跟着左右各一拳打在酒保的鼻子上,酒保喷出了鼻血,踉跄几步后倒在地上。

  “我们走,不要理他。”丹尼旋即拖着她走出去。

  丹尼把她拖到停车常

  “不要……我什么地方都不要去……我不舒服,我要回家……”裴安琪觉得愈来愈昏眩了,身体好像不是她的。

  “好,我们什么地方都不去,我送你回家。”丹尼骗她。

  丹尼把她塞进车里,而后他娴熟地把车子开进离TU不远的汽车旅馆。

  她看着丹尼开了车门出去,然后打开她这边的车门,强拉她下车,强行拖拉着她到房间里。

  电视机、床在她眼前晃动着。“这不是我家……”裴安琪靠在墙上。

  丹尼诡谲的看着她,“等我拍好照后,就送你回家。”

  她开始产生梦魇式的幻觉,丹尼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大,也更高了。

  “你要替我照相?”

  “嗯,裸照,我会把你拍得漂亮一点。”她是有钱的小姐,应该会花不少钱买回裸照吧。

  霎时,裴安琪的心智和知觉都清醒过来,她转身往门的方向跑去。

  丹尼伸手捉住她,“你要跑到哪里去?”将她拉回来。

  裴安琪要求丹尼让她走,但没力气把他推开。而后,她被他抛到床上,并按祝他急躁地剥着她的衣服。她的衣服一件件被丢在地板上。

  “住手!住手……”

  “我是先奸后拍呢,还是先拍后奸?”丹尼抓住她的衬裙,往上翻起,发现她穿生理裤。“可恶!你居然那个来!”

  “求求你放了我……”她哀求的说。

  “放了你?别想!不能奸,那就拍照,拍上半身。”丹尼拿出弹簧刀。

  “请你不要伤害我……”裴安琪感到无助和颤栗。

  丹尼拧笑,“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伤害你。”他用刀割开她衬衣和内衣的肩带,然后一把扯下。

  裴安琪惊觉到自己的赤裸,而开始低声啜泣。她的眼皮渐渐沉重得张不开,她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是眼前仍是一片漆黑……

  谁来救我!裴安琪心里呐喊着,接着她完全失去意识。

  丹尼拿出照相机,不停地按下快门。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电动铁卷门开启的声音,丹尼以为电动门坏了,他走向门,正要打开房门时,却被踢开的门撞到,倒在地上。

  廉星烨和酒保冲进来后,便愤怒地开始殴打丹尼。丹尼被他们打掉了三颗门牙,瘫在地上申吟。

  看到裴安琪半裸地昏睡在床上,廉星烨很快拉起床单盖住她的身体。

  “安琪,你醒醒,醒醒。”廉星烨轻轻拍打着裴安琪的脸颊。

  “不用叫了,她醒不来的,因为他给她吃了FM2。我带这个人渣去警局,你好好照顾安琪。”酒保拉起丹尼离开房间。

  廉星烨凝睇着裴安琪,她无疑是个美丽的女孩,但太纯真了,老叫人担心。

  从家里出来,他直觉裴安琪应该是去TU找酒保,他的直觉果然没错,只是他的跑车在半路上没油,等他加好油赶到TU时,酒保告诉他,裴安琪跟一个男人走了,后来一名服务生告诉他们,带走安琪的男人叫丹尼,不是什么好东西,听到这里,他的胸腔仿佛快进裂了。

  那名服务生又说,丹尼都是把女孩带到离TU一百公尺远的汽车旅馆。于是他和酒保立刻赶到汽车旅馆,但是任他们说破嘴,旅馆的经理就是不肯告诉他们,安琪被带进哪个房间,后来在他把跑车送给经理后,他才告诉他们是几号房,并打开铁卷门。

  还好没发生什么事,不然他死一万次都不够。

  不晓得过了多久,裴安琪张开了眼睛,看见威廉,正由上方看着她。

  她投到廉星烨怀里。“威廉……”她低声啜泣。

  廉星烨紧抱着她,仿佛他是她溺水时的救生圈。“不哭,没事了,我在这里,你很安全。”

  “那个丹尼呢?”她吸了几下鼻子。

  “现在大概在监牢里。”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哦,我有没有被他……”她干涩的问。

  “没有,我和酒保赶来时,他在拍照,照相机已经被我砸烂了。”

  “哦……”她在威廉怀里,觉得自己好像小鸟依人,倍感幸福。

  “你怎么这么傻,随便就跟一个男人走!你看,差点发生多可怕的事。”

  她从他身边移开,没注意到身上的被单滑落。“我知道错了……”她发现他并没看她的脸,而是看她的胸部,她低头一看,老天!全给他看光了!裴安琪羞得不敢抬起头。

  看到她雪白的ru房和粉红的乳尖,他的心一阵阵发热,然而他原本被判死刑的小弟弟,竟抵住他的裤子。

  他并不想碰她,但实在是无法抗拒。他捧起她的脸。

  她仰起小脸看他。他眼底的火焰令她脉搏加速,显出了男人对女人的渴望。

  “你有一张如蔷薇花蕾的小嘴。”他用食指点住她的唇。“还没被吻过吧?”

  “如果不算我爸妈和福嫂,就只有你,你忘了你在饭店吻过我?”

  “那次不算,我不知道是你。”他温柔地亲吻她。

  他亲吻过无数张女人的嘴,但都不如她的令他忘了时间,忘了生命,连心跳都忘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再也不要与这张嘴分开……

  亲吻愈来愈缠绵、深刻,饥渴。裴安琪闭上眼睛,迷失在他的吻里。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才不舍地放开她的唇,然而下一秒钟,他吻上她洁白细嫩的颈窝,轻轻舔舐、啃咬那怯生生跳动的血管。

  他的手温柔地停在她浑圆的胸部上,握住它,揉捏着峰顶。

  “碍…”她发出细细的申吟。

  他的手摸向她两腿之间,发现那里有片加长型卫生棉,他的情欲顿时消失了。

  忽然,他推开她。她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了?

  老天,他差一点点就夺走了她的第一次,都是因为看到她的胸部,而小弟弟又好死不死地在这个时候翘起来,过于高兴所致,当然,除此之外,没有什么。

  还好她那个来,不然他极有可能吃到福伯一颗子弹。

  他拉回思绪。“把衣服穿上,我该送你回家了,福伯恐怕已经报警了。”

  “对不起。”她不敢说她还想和他在一起。“我先打电话给福伯。”

  打完电话后,他们走出汽车旅馆。廉星烨拦了一部计程车。

  上车后,裴安琪转头问廉星烨,“你的跑车呢?

  “送给旅馆经理了。”

  “为什么要送给他?”

  “因为要救你埃他表情严肃地说,“安琪,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

  “你刚刚叫我什么?”

  他看着她。“安琪。”

  “我好高兴,你第一次叫我安琪。”她抱住他的手臂。

  “叫你安琪有什么好高兴的?”他不懂她高兴什么。

  “你以前都是连名带姓叫我,叫我安琪,代表我们的感情向前迈进了一步。”

  他把手抽走。“你想错了,我叫你安琪,并没有特殊的意义。”

  她错愕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不喜欢我?”

  “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大哥哥和小妹妹之间的喜欢。”

  “可是我们刚才……”她暗哑地说。

  “刚才那是个错误。”他很快接下她的话,而且语气冷淡。

  “怎么会是错误呢?你明明有反应!”

  “它只反应了一下下,很快她又下垂了。”他不会告诉她,他是因她那个来和良心发现才下垂的。

  她咬了咬唇,“威廉,如果你不是喜欢我,为什么跑来救我?”

  “我去救你,只是因为我不愿你是因我而失身,做错事。”他停顿了一会儿,“安琪,我想我该告诉你,我明天就要离开台湾了。”

  裴安琪的嘴巴张得好大。“你要去哪里?”

  “很远的地方。”他才没那么笨,告诉她他要去普罗旺斯。以她的个性,一定会追到普罗旺斯的。

  “很远的地方——美国吗?”

  “不是,我要去的地方有个女孩在等我,也许我会和她结婚。”不这样骗她,她对他恐怕不会死心。“安琪,你忘了我吧。”

  接下来,裴安琪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别过头去,看向窗外。直到计程车开到她家,她在下车时轻轻对他说了声,“再见。”然后她的身影消失在家门后。

  计程车缓缓将他带离裴安琪住的街道,廉星烨的心情有说不出的沉重。

  “先生,你让那个小姐的心都碎了。”计程车司机忍不住说话。

  “我知道,但我是为了她好。”说完廉星烨闭上眼睛。他觉得好累。

  夜里廉星烨辗转反侧,心思翻腾。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裴安琪老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但他同样不明白,他想她做什么?

  她在黑暗中微笑,刹那间一切变得那么真实,井在他面前停驻了好一阵子,足以令他分辨出她清亮的大眼睛,她挺直的鼻梁,以及她那张如蔷薇花蕾的小嘴,突然他想起吻那张小嘴的感觉……

  上帝,想那个做什么?

  他忍不住张开眼睛,裴安琪的脸不见了,眼前只有空气,以及黑暗。

  睡吧,不要再想她了。总有一天,她会遇到适合她的白马王子,拥有一个属于她的幸福家庭……裴安琪和另一个男人,简直匪夷所思,为什么这个念头教他心如刀割?

  他又闭上眼睛,但仍很难入眠。他知道,留在台湾的最后一夜,将比任何一个无眠的夜晚更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