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新白狐报恩葆琳透明光倪匡恶魔的法则4(大结局)郭妮七号房贵气房客简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推理 > 幻觉的未来 > 第58章

    按照老谢的描述,谢风华看到一个自己从未看到的高书南。

    他远没有表现出来那样坚韧强大,反而小心翼翼地就像一盆脆弱的植物,只敢偷偷伸出手,朝阳光所在的地方慢慢生长,他要求的很少,只要一点点必须的光合作用就足够,只要整棵树能有一根朝着光明的枝丫能长出颤颤巍巍的嫩芽便以心满意足。在他的整个成长过程中,他看似很酷,很不在乎任何事,很聪明,很有主见,很能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完全不需要谢风华操心哪怕一丁半点。

    然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少年长久地凝望着她,却从未有勇气踏出越过界限的半步。

    “你还记得跟格非手牵着手回家,跟我说你们俩处对象了那天不?”老谢说,“就是那天,我发现了书南那小子对你的心思。”

    谢风华记得那一天,那会她头一回跟人处对象,只觉得既然跟李格非在一起了,那最起码得跟家里人说一声。于是她也没想那么多,拉着格非的手就回了家,对老谢说:“爸,我们俩那什么,在一块了,你没意见吧?“

    老谢能有什么意见,他只是愣了愣,随口说了句:“处对象了?哦,好好处吧,啊。“

    然后话题就转到晚上要吃什么上,李格非向来会来事,立即挽起袖子跟老谢进厨房争取好好表现。谢风华给唐贞打电话报告了同样的事,唐贞的反应总算正常点,尖叫一声后一叠连声祝福她,等挂了电话她一回头,就看到放学回来的高书南站在她背后不知听了多久。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衬得眼睛格外的黑,但那会谢风华以为是日光灯照着的原因,完全没放在心上,只说了句:“回来了?洗手准备吃饭。”

    高书南问:“你跟李格非在一起了?”

    今天回想起来,他说这句话时语速比往常慢,吐词比往常重,但除此以外并无异常,谢风华腼腆起来,她可以跟自己亲爸爸若无其事说谈恋爱的事,对上当自己弟弟一样的高书南还是有些害臊。

    “大人的事别问那么多,”她飞快转换了话题,“天冷了你学校放的厚衣服不够吧,吃完饭我再给你收拾两件。”

    高书南没管她,又问了一遍:”你们真在一起了?“

    “对,在一起了。”李格非这时从厨房出来,正好听见这句,于是过来笑着拍高书南的肩膀,“往后我可是你姐夫知道吗,得叫我哥。”

    “想得美。”高书南抓下他的手,又瞥了眼谢风华,”无聊。“

    他说完就转身回屋,一直到吃饭还不出来。

    李格非噗嗤一笑,跟谢风华咬耳朵:”书南这是怕自己失宠吗,跟个小孩儿似的。”

    “本来就是小孩儿,别管他,”谢风华想了想又说,”也不许欺负他知道吗?这可是我们家的宝贝疙瘩。“

    “我哪敢,没想到我们书南也有叛逆期啊。“

    他们对此一笑置之,谁也没当回事,再加上高书南此后也没表现出任何异常,这短暂的一幕便很快被谢风华抛诸脑后。

    但在老谢的叙述中,这件事有另一个版本。

    那天晚上,他看见高书南大半夜不睡觉,坐在阳台上抱着膝盖发呆。

    他没有哭,没有悲伤的表情,只是茫然无措,神经紧张地环抱着自己的胳膊,就像一只要感觉到被主人赶出门的小动物,拼命想表现讨好,但不知道怎么表现讨好才对。

    这一幕令老谢终身难忘。

    “你怎么没过去安慰他?“谢风华有些烦躁,她想起那会的高书南才刚走出父母被谋杀的阴影不久,蓦地感到一阵心疼。

    “安慰什么?”老谢问,“告诉他你不要放弃,努力,总有一天能打败李格非跟我闺女在一块?”

    “爸!”

    老谢笑了:“小看人了不是,小高是个自律性极强的人,那种人,就连难受都不会允许自己超过合适的时间。“

    他顿了顿,又轻声说:“只是我没想到,他对感情的控制却不是这样。前些年唐贞去世,格非又出事,庄晓岩咬着你不放,你那会精神状况真是勘忧,是我给小高打了电话,我原本只是想问他有没有什么建议,没想到不出三天,我就在自家门口前看到了他。“

    “人家在国外是功成名就的大教授了。就为了你,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管,你说你,哎,你就臭美吧。”

    谢风华低头笑了笑,可是却莫名心酸,是啊,就为了她,何德何能呢。

    最理性的人却做了最不理性的事,没人知道那会高书南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历程,唯一能知道的,大概是他真的将她放在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

    重要到但有所需,倾其所有的地步。

    “真傻。”

    “嗯,还有更傻的呢,”老谢点头说,“你出了车祸整小半年,他天天守在你床头,试了各种办法,请了很多专家,全都没有效,那会可真是难熬啊,我都快看不下去了。我跟他说,我做了大半辈子警察,我心理素质强,没什么扛不住,我说我已经有个孩子躺病床上不知怎么办,我不能看着另一个孩子也跟着出事。结果他跟你说什么你知道吗?“

    “他说,我不会放弃。”

    谢风华眼眶发酸,点了点头说:“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我就知道。”

    “嗯,在看到他做了多少事后,当他有天告诉我,没办法了,只能试试那个机器,可机器是个半成品,没进入人体实验阶段,一切都是未知,他问我同不同意,其实他真正的意思是他心里也没底,他想赌一把,但又不敢。“

    “所以我替他做了决定。”老谢微笑,”看来,这个决定还是值得。“

    “爸爸,他在哪?”谢风华忽然急切起来,”我想见他。“

    “然后呢?”

    谢风华蹙眉:”什么然后?“

    “见到他之后呢?”老谢问,“你也想守在他床头想各种办法?没办法了之后,也会不顾一切陪他再进一次那台潜意识机器?”

    谢风华低头说:”如果有必要的话。“

    “为什么呢?”

    “爸,您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要救他。”

    “我知道你要救他,问题是为什么救?”老谢问,“他对你感情很深,醒来了你怎么办,继续装不知道?”

    谢风华忽然有些慌乱:“这不是,哎呀,这些等他醒了再说吧。”

    “我不是要干涉你啊,”老谢拍了拍她的手,“我就是觉着,有些事你不先想明白了,对书南不公平。”

    “当然,感情的事讲一个你情我愿,你要真没法接受,爸爸肯定站你这边。”老谢站起来,“哎呀,天不早了,我给你请了个护工守夜,你今晚先休息,明天咱们再说。”

    “爸!”谢风华一把抓住他的衣襟,“爸,你走什么,你还没跟我说书南在哪。”

    老谢回头,狡黠地笑:“真想知道?”

    “当然。”

    “现在去见他,你们俩的事可没反悔的余地啊。“

    “什么意思?”谢风华看着她爸爸,忽然福如心至,“书南,这是书南的意思?他醒了?“

    老谢装聋作哑,谢风华急切地问:“爸,爸您倒是给句准话啊爸爸,爸……”

    没用,老谢笑眯眯地走出了病房。

    谢风华急得不行,慌忙下床,鞋都没穿好就啪嗒啪嗒快步跑到病房前,一拉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她迫切想见的人。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抖着手伸出去,慢慢地,一寸一寸地沿着他的肩膀摩挲到他的手。

    瘦了,瘦了很多,难为长这么高,一瘦摸上去骨头都凸出来,胡子拉渣,脸色憔悴,唯一一双眼睛一如既往,炙热明亮。

    “我,我还是等不了你来见我,算了,只好我过来了,“高书南无奈地笑,”反正这么多年,哪次不是我主动,我习惯了。“

    “本来想逼你做决定,但我还是舍不得,”他叹了口气,“只要你活蹦乱跳的,我就知足了,其他的,再说吧……”

    他没说完,谢风华已经一把抱住了他。

    紧紧地抱住他,就像他们在潜意识里那样,在整个世界分崩离析,天塌地陷之际,唯有彼此紧紧的拥抱,哪怕天河倾泄,银河倒灌,他们也不曾放开过彼此。

    高书南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他结结巴巴问:“谢风华,你,你这样我要误会……”

    “你闭嘴。”

    “可是……”

    “闭嘴。”谢风华又哭又笑,重新张开双臂环住他的脖颈,“这种时候,闭嘴就行了。”

    “好。”高书南伸手紧紧抱住她的腰,哑声说,“我知道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