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人生的中途麦家总裁的偷心绝招水蓝首选大丈夫风光万人迷哀绿绮思瓶儿

返回顶部

  果果坐上唐恩森的车,瞧著他一路往台北市区开,她按捺不住,终於开口问:「那现在,我们要到哪……上床?」

  「我家。」唐恩森将方向盘一转,车子滑进一栋大楼地下室,将车停好後,他拍拍果果要她下车。

  他领她搭上电梯,电梯来到十五楼。

  唐恩森从口袋掏出门钥匙,转了一下後将门推开。

  「你找位子坐一下,我去上个洗手间。」

  果果站在沙发前探头探脑,一会儿瞧瞧头顶上全白的天花板,一会儿踏踏脚底的木质地板。屋子里泛著淡淡的柠檬香气。几张造型各异的单人沙发搁在客厅,墙边还靠了一个摆满书的书架,没什么多余的摆设,墙上甚至连张画也没有,但屋子里的气氛就是有股说不出来的舒坦、自然——果果梭巡了客厅一会儿,然後目光落在朝客厅走来的唐恩森身上。

  「还满意吗?」

  果果点头。「如果我有自己的屋子,我想我大概也会把它弄成这样,你的品味真的不错。」

  「难得听你称赞我。」唐恩森微笑。

  「讲得好像我多挑剔一样。」她皱皱鼻头,然後挑了一张她最喜欢的单人椅坐,满脸舒服的往椅背上磨蹭,她眯著眼睛微微一笑。「啊~~感觉真棒!」

  瞧著她愉悦的笑容,唐恩森忍不住眯起了黑眸,想到自己待会儿就能拥她入怀,唐恩森脑里不禁浮现满满的喜悦。

  他今年三十二,因公因私见过的女性不知凡几,但果果却是头一个,只消在他面前流流汗,轻松随意地讲话,就能让他觉得很迷人的女子。

  这跟她的脸蛋或身材没什么大关系,吸引他的是她对梦想的热情和执著,还有她那坦率直接、不矫揉造作的个性。唐恩森忍不住想——其他男人是瞎了眼吗?这么一个尤物就近在眼前,却从来没有人发现!

  不过就算有人发现,现在也来不及了!唐恩森霸道地想,他已决定将果果的性感与天真收归已有,有人胆敢觊觎,哼!就走著瞧!

  「哈罗~~有人在吗?」果果伸长手在唐恩森脸上挥挥,表情一派无邪。

  唐恩森挑起眉头,突然间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他身上抓来。

  「哎哎!」果果吓了一跳,当她发觉自己已被圈在唐恩森怀里,眼睛更是倏地瞪大。「你你你……」他想干么?!

  唐恩森喜欢果果羞窘的表情。他将脸凑到她面前,暧昧地笑。「要先洗澡,还是直接来?」

  啥……米!

  「你不是要做爱?」

  她她她,是要做爱啊!但、但是——果果娇嗔地将唐恩森的脸推开。「你别把脸凑那么近啦!」近距离瞪著一张帅脸看,会容易让人呼吸紊乱,心脏乱乱跳的。

  「这难度就高了,我倒是不晓得,不把脸凑近的做爱法——」

  「唉呦!怎么那么麻烦……」

  果果的抱怨还没说完,唐恩森突然倾身吻住果果。

  果果瞪大了双眼不敢动弹,直到唐恩森伸手将她眼睑合上,果果才突然意识到,她被吻了——

  犯、规!

  果果猛地使劲将唐恩森推开,她捂著嘴唇一脸不敢置信。「我们刚刚没有说要这样……」

  唐恩森眼含笑地摩挲著下巴。「原来你做爱是不能亲嘴的……」

  「对、对啊!」果果挺起胸膛。「我之前问过我同学,她说,做爱的时候只要把眼睛闭起来,双腿打开,然後,痛一下,事情很快就过去了,但她从头到尾都没提过得要亲嘴。」

  唐恩森被果果的话逗得笑了出来。「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比较像去给医生打针,而不是在做爱。」

  「我、我管它是打针还是做爱,反正……」果果气恼地跺跺脚。「快一点就对了嘛!」

  「好好好,听你的,我快一点……」

  然後唐恩森领著果果进客房,他手指著半关起的浴室门,要她进去洗个澡。「我等一下拿件浴袍借你,可能会有点大,你就将就……」

  唐恩森话还没说完,果果突然一溜烟就往浴室冲。抬头望见洗手台上镜子里的自己,那红得跟番茄一样的脸颊,光用看的也知道她多紧张。

  拾手扭开水龙头,果果掏了点水洗了把脸,感觉心跳不那么急了;然後她再度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目光落向嫣红的唇瓣,果果突然想起,刚刚被唐恩森吻了。

  老实说,那是她的初吻。

  回忆起方才的接触,唐恩森的嘴唇热热又软软,一贴上来,她突然觉得头昏目眩,手脚一下全都软了——

  不行!果果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脸,她等一下一定要坚持速战速决,不可以再让他做那些奇奇怪怪、莫名其妙的事情了!

  二十分钟过後,唐恩森过来敲客房门。

  「哈罗!你已经在里头躲二十分钟喽!」

  谁在……躲啊!

  这个敏感字眼戳到果果痛处,果果忽地从浴缸里站起身,打开浴室门朝外瞟了一眼,一件水蓝浴袍搁在床沿。果果立在脚垫上抹乾脚掌,然後才赤脚踏上木头地板,将浴袍往自己身上罩。

  「果果?」唐恩森又唤。

  「干么!」果果猛地将门打开。

  唐恩森盯著她看:穿著宽大浴袍的她,表情上还带著一股紧张的羞怯。唐恩森目光落在她的赤脚上,白色纤巧的足踝,感觉好像用力一握,就会断了般……

  在唐恩森无言的审视中,果果觉得自己像没穿衣服似的,她浑身别扭的动动脚丫子、搓搓手臂,最後终於忍不住怒喊:「喂!你是看够了没啊!」

  唐恩森手环胸看了她一会儿,然後转身带领果果走进他的卧房,当房门「叩」地被关上时,唐恩森捕捉到果果脸上的不安;不过她一下就把这股脆弱的情绪,硬是压抑下来。

  唐恩森的眸一眨;这小丫头,就是这么倔强。

  「这就是你的房间啊……不错嘛,看起来挺舒服的样子。」

  果果抬头看看四周,本想走过去摸摸床单评头论足一番。结果怎知一看到宽阔的床面,她双腿便不自觉发软,连一丁点抬脚走路的力气也无——

  喂!何果果,你是怎么搞的,争气点啊~~

  突然,一双暖热的大掌搭放在果果肩膀上,她蓦地停止呼吸。

  「你好紧张。」唐恩森双手有韵律的按摩著果果的肩膀。

  果果在心里猛呐喊——「废话,这是我的初夜耶!叫我怎么能不……」

  「有一件事我得要先跟你沟通一下。」

  果果猛地转过头来看他。

  「等一下上了床後,一切以我的习惯为主——你别想试图操纵我。」

  「这怎么行!」果果忙交叉双臂、护住胸脯。「常听人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之前又没跟你做过,万一你是个性变态,喜欢在床上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那……」

  听著果果天马行空的想像,唐恩森唇角的肌肉突然跳了一下。「小姐,虽然你是处女,但这方面的事情,你倒懂得不少嘛!」

  「开玩笑,我又不是没眼睛,电视新闻、报纸每天都在播报这种东西,我没知识好歹也要有点常识……」

  「但以为上床就能解决你的创作瓶颈,感觉也不像有常识的行为。」

  被唐恩森这么一讥,果果突然一阵面红耳赤。「你这人怎么这么罗唆啊!我都已经说过,那是因为我想不出其他方法——」

  唐恩森耸耸肩,微笑地瞅著她。

  「还笑!看我尴尬,你很乐是吗?」果果气愤地跺跺双脚。「快点啦,你到底要做不做,怎么废话那么多啊!」

  「我会做,但是你得先同意我的要求。」

  果果皱著脸瞪他,一会儿後,才愤愤不平地点了下头。「不过我警告你,你等一下要是真的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就别怪我出脚踹你。」然後果果抓著两襟,桀骛不驯地瞪著唐恩森。「现在呢?」

  这么凶巴巴……唐恩森心里想著,不知道倔强的果果在高潮时,会发出怎样的呻吟声?

  「躺床上,然後眼睛闭上。」

  果果犹豫了一会儿,才照著唐恩森的指示做。她平躺在枕头上,嘴里不耐烦地问:「然後勒?」

  「然後也把嘴巴给闭上,不要一直问我『然後、接下来』……」

  哇~~小气!果果在心里嘀咕。问一下会死噢!她也只不过是好奇……

  就在这时候,果果觉得有一股暖意朝自己脸上袭来,她忍下住眯著眼偷瞄了一下,结果却发现唐恩森的俊脸,正近距离地贴在自己的脸旁边。

  她顿时倒抽口气,然後又忙将眼睛紧紧闭上。

  我的妈啊,吓死人!这男人的眼睫毛长成这样,又不是骆驼!果果在心里回想著方才那一瞄,黑黝的眼睛瞅著她笑,长长的眼睫像两把软扇一样,随著他每个眨眼,轻轻地搧啊搧地——

  「不听话的小猫。」唐恩森在果果的耳边低语。「叫你闭上眼睛,你还偷看……」

  「我只是——」果果的辩驳尚未出口,她感觉唐恩森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她内心在挣扎,好想看好想看,但是又碍於他刚才的话——

  搞不懂呐,他到底想做什么?果果在心里尖叫!

  唐恩森的唇,沿著果果的脸颊,轻轻柔柔地吻著;他喜欢她细致的下颚,在那弧状的曲线上,他印下一个吻,又伸舌头舔了一口,才继续往她的脖子靠近。他掀开浴袍宽大的前襟,然後望著果果裸露的麦色肌肤,深深地凝视著。

  平躺在唐恩森身体右侧的果果不安地扭动,闭上双眼後更加强了她身体的敏锐。

  老天,她怎么会变得这么敏感啊!果果忍不住感觉焦躁。「你到底想干——」话还没说完,唐恩森突然插嘴——

  「终於看见了,小猫,你的身体真美……」

  鲜少被人称赞的果果,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你你……」她想骂他,做就做,说这么多干么,但当唐恩森的手指抚上她胸部,果果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唐恩森的吻实在太美妙。在果果脑中,有两个声音正在互相争辩、叫嚣——

  「真的是太过分了,他把你当成什么?糖果吗?」

  另一个声音说——

  「可是你并不觉得讨厌啊!还有他从鼻子里发出的沈重鼻息,你老实承认吧!你其实非常喜欢他这样对你……」

  不知是否感觉到果果的惊慌,唐恩森将嘴移开果果的唇,轻声在她耳边低语:「放轻松,小猫,不用紧张。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随著他抚慰的话语,果果的身体稍微柔软了一些。唐恩森再度低头吻她,这一回的吻,就不像方才的霸道,而变得缓慢又温吞;唐恩森用舌轻触著果果的下唇,轻轻滑入唇瓣,又忽地转回唇外,一次又一次地戏弄她……

  果果蓦地睁开眼睛,一股焦躁烧断了她心里的羞怯,她不要温吞的碰触,她渴望可以将她整个人燃烧的热吻。仰起头,果果张嘴试图掳住唐恩森的舌。

  唐恩森微笑,他等的就是这个反应。「好棒!小猫真是热情……」

  但果果此时已经听不见唐恩森在说什么,被欲望熏昏了脑袋的果果,满脑子只想要他的嘴、与他热情的亲吻。

  见鬼的,跟这男人亲吻,怎么会这么舒服啊……果果舔著唐恩森的嘴,想将他整个人吞下似的,直黏著他嘴唇不放。

  为了怕压坏果果,唐恩森翻身让果果与他面对面侧躺。果果嘴唇仍黏著唐恩森的嘴不放,为了控制他的头不让他移动,果果手指还插入唐恩森的发中,或轻或重地揪著他不放。

  果果模糊地想——他的嘴尝起来的感觉像什么?就像她最喜欢的红烧蹄膀!Q软有劲,教人吃了还想再吃……

  怔忡间,唐恩森的手指开始抚摸果果,果果蓦地挣脱迷雾回过神来。她张大眼瞪著他看。「你现在在做什么?」

  「让你适应我。」唐恩森吻吻她。

  「但是……」后!他做的怎么都跟同学教的不一样啦!

  「嘘……放松,你只要专心吻我就好。」

  说罢,唐恩森的嘴衔住果果的唇,当他舌尖再次滑入她唇瓣,果果再度觉得自己身体软得像坨棉花一样,脑子也糊成一团……

  「嗯……唐恩森……这样、真的……」

  「不舒服吗?」在果果耳边低语的声音,仍是那么温柔有耐性。

  果果轻轻摇头,嘴里发出难耐的喘息。「不是不舒服,是……」

  噢!她身体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果果像只猫似的,在他怀里无助地扭著细腰,试图想分辨窜流在她体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像热潮,酥麻酸软的感觉直冲四肢,却又让人觉得浑身感官全都苏醒了般……

  「唐恩森,我好难受……」

  当欲望累积到某种程度,果果忍不住发出啜泣声,她伸出双手紧紧揪著唐恩森的肩膀,难受地猛摇头;突然,果果揪著他衣领发出一声狂喜的轻喊,唐恩森著迷地看著她陶醉的表情。

  「嗯……」她挣扎著撑开身体,投给唐恩森困窘地一瞟。「原来这就是做爱……」

  闻言,唐恩森倏地一惊,他心想该不该纠正果果,告诉她其实这只是前戏。正牌主角,这会儿还在他腿间发出沈痛的抗议呢!

  「我没想到会这么舒服……」果果长长一叹。

  望著她昏昏欲睡的模样,唐恩森硬是压抑住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望,心想她误会了也好,反正将来有得是机会,待确认她的感情归属後,还担心没有机会吗?

  「你累了,休息一下吧!」他碰碰她的脸。

  果果本想大声抗议她不累,可是嘴一张开,却打了一声呵欠——算了。果果眯著眼搔搔鼻子,偶尔让他说中一次,也不会少一块肉。

  果果像只猫似的,扭扭屁股在唐恩森怀里「乔」了个舒适的角度,便合上眼睛,掉入一个柔软的黑甜梦乡。

  离开唐恩森的家後,果果回到莺歌的家中。

  经过客厅进卧房时,她小心翼翼地不想被家人遇见。虽然她知道那层「膜」不见了,不可能会有人发现的,但她还是觉得心虚,说不定,爸妈他们就是有那种能力,抬眼瞄一瞄她,就可以瞄出她还是不是个处女……

  她抱著棉被坐在自己的床上,仰头看著天花板,表情一片茫然。窗外的天色已完全暗下,回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但果果心里仍然有些别扭,还是不太能够接受自己已不再是处女的事实……

  最让她想不到的是,跟男人做爱竟会让人如此舒服……果果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唇,唇上,还依稀留有唐恩森舔吻她的触感……这么一想,果果脑里突然浮现唐恩森的脸,还有他暖热的手臂与拥抱,跟他沈浊不稳的呼吸频率……

  蓦地,果果慌张地跳下床铺,穿好拖鞋便往外冲。

  她不能继续待在里头,现在所有有「床」的地方,都太过危险;果果发觉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心里头浮现的幻影,全是唐恩森摸她的情景……

  够了,Stop!

  果果冲进工作室,按下设在墙上的电灯开关,然後从练土机里挖出一块陶土,搁在辘轳上;辘轳以慢速慢慢旋转,果果盯著褐色陶土,小心翼翼地塑型。

  不知怎么搞的,唐恩森抚摸她身体的姿态,鬼上身般的进入果果身体;眼前的陶土变成了果果,而她的手变成他的手,「他」正在轻轻地抚摸「她」,一边在「她」耳边低语——「放松……不要紧张……我只是想摸摸你……」

  窗外一只飞蛾「叩」地撞上玻璃窗,果果手一抖,猛地回过神,她低头看著指掌间的粗胚,眼神忽地一亮。

  眼前的粗胚有著如女人身体般纤细的线条,最後那一抖,让它上方的开口微微往右边倾,形成了一个秀雅的S字形——果果瞪著它看了许久,然後才急忙找来刮刀,小心翼翼地将它从辘轳上取下。

  这这这……该不会就是她一直苦寻不著的「温柔」的感觉?!

  瞪著美丽的陶瓶,果果喜不自胜地在屋子里跳跃。

  三天後,洪荳小馆——

  「小荳。」

  果果手捧著纸箱,砰一声地打开悬挂著「休息中」的大门,正在厨房收拾用具的洪荳探出头。

  「果果,怎么了?」

  果果将纸箱搁在桌子上,然後猛招手要洪荳过来看看。

  「我要打开喽~~要注意看噢!」

  果果小心地从纸箱里捧出一只造型细长的瓶子,瓶子的颜色接近麦黄,灿亮亮的,就像一个美丽的拉丁女郎,正欢快地层露曼妙舞姿一样。

  洪荳忍不住惊叹。「哇~~这哪里来的?好漂亮!」

  「我做的。」果果骄傲地扬起下巴。

  闻言,洪荳一脸吃惊地瞪著她,突然间想到她几天前的宣言——不会吧?!「果果,你该不会真的跑去……终结处女了?」

  果果一双大眼滴溜地转了一圈,然後不太好意思地点点头。

  洪荳抚著胸口,发出了不可置信的低喊。「那……对象是谁?」

  「你也认识啊,就——唐恩森嘛!」

  怎么——会这样!

  洪荳受不了这惊吓,砰地一声跌坐在椅子上。

  当初她所以打电话给唐先生,是希望他运用他的智慧,想办法劝阻果果不要做儍事,结果怎知道,他竟然趁这个机会……吃掉果果!

  「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洪荳很少发脾气,但这一次,她真的是生气了。「唐先生外表看起来一脸正派,但我不知道他竟会做出这种乘人之危的事……」

  果果看看洪荳的脸,尴尬地帮唐恩森辩解。「其实不能怪他,毕竟,是在我大力要求之下,他才……」

  「话不是这么说,而是……」洪荳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表情。「好,那我问你,唐先生在跟你……那个的时候,他有戴……保险套吗?」

  果果回想,然後儍儍地摇摇头。

  「没有!」洪荳忽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忍不住尖叫。「他跟你做,然後还没戴保险套!」然後她看著果果。「还是你有吃避孕药?」

  果果继续摇头。

  见到果果这反应,洪荳脚都软了。她软趴趴地跌坐在椅子上,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果果,我知道你才二十出头,年纪还小,可是——你应该听过,有一句话叫『安全的性行为』……」

  「我听过啊!」

  「那为什么你没有帮自己做任何防护措施?」洪荳叫道。

  经洪荳这么一说,果果才想起,对后!要做防护措施,大前天下午她跟他做爱,他好像什么都没「弄」就直接伸手碰她,甚至,连身上的浴袍,也好像都没脱,等等——果果皱起眉头,有地方不太对劲。

  「小荳,我有一个问题——男人跟女人做爱的时候,除了用手指之外,应该还要出现其他的『东西』吧?」

  手指?其他的东西?洪荳瞪大双眼。「天呐~~果果,唐先生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啊?」

  洪登脑子里不禁浮现唐恩森手拿皮鞭,一脸狞笑地站在浑身赤裸的果果面前——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果果连忙打断洪荳的幻想。「我现在回想才发现,唐恩森从头到尾浴袍也没脱、身体也没让我碰,就只是用他的嘴巴、还有手指摸我……」

  意思是说——「你还是处女?」洪荳瞪大双眼。

  洪荳这么一提,果果才忽然惊醒过来。

  天呐~~她竟然还是个处女!

  果果这两、三天魂不守舍,心头挂念的就是失去的那一层「膜」——结果怎知道,那层「膜」从头到尾根本没从她体内消失过!

  这都怪唐恩森啦!没事弄得那么舒服干么,害她都被搞糊涂了。

  果果一下子恼羞成怒起来。

  「小荳,你店里电话借我,我非得要打电话去骂他不可!」

  不待洪荳回应,果果迳自杀进柜台,抓起电话按下唐恩森的手机号码。

  唐恩森正在石一雄家,两人坐在石一雄书房里争论新稿子的进度问题。

  手机铃响,唐恩森一边从口袋拿出手机。「我接个电话——我,唐恩森。」

  果果一听见唐恩森的声音,劈头就骂:「唐恩森你这大猪头,把我骗得团团转,害我还真的以为我不再是处女了,若我今天没来找小荳,我还被你蒙在鼓里,你你你——太教我生气了!」

  听著果果乱无章法的责骂,唐恩森忍不住笑了。「虽然你还是处女,但你不能否认,那天下午,我的确让你有了高潮……」

  唐恩森此话一出,一旁等他的石一雄就像闻到血腥的鲨鱼一样,忙将他的大头凑了过来。

  「你刚说什么?达到高潮的处女……谁那么厉害?」

  石一雄大嗓门一响,电话那头的果果蓦地惊醒——我的老天!她竟然在不知道他人在何处的情况下,跟他讨论高潮和处女的事!

  果果在电话那头尖叫。「你人现在在哪里?」

  唐恩森凉凉地回答:「我正在跟大熊讨论他稿子的事,其实你也不用害羞,反正你跟大熊也熟,让他知道应该没啥关……」

  「我的事情干么没事讲给那头熊听啊!你你你……不管啦!你现在马上给我过来,我在小荳的店里。」

  说完话,果果「叩」一声就把电话挂上,电话这头的唐恩森揉揉嗡嗡响的耳朵,拿她没辙地耸耸肩。

  「ㄟㄟㄟ!」一旁的石一雄突然将手攀到唐恩森肩上。「刚才你说谁是高潮的处女?何小猫吗?难不成你跟何小猫……天呐!快点告诉我,你跟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好奇死了!」

  「我跟果果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要跟你报告?」唐恩森瞪了石一雄一眼,然後用力将他推回座位上。「倒是换我求你,快点把合约签一签,少在那五四三,浪费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