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扯不断的女人缘丁峰川端康成短篇作品川端康成天使的骗局楼采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尽头 > 第五章

  我拉着他的手腕,猛地向下一拉,然后突然松手,那人的身子向下冲跌了下去,他一直滚下了十几级木梯,才能再翻起身来。

  我望着他,他也在楼梯间望着我,楼梯间很阴暗,那人的眼睛中,则闪耀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使我感到他依是一头极大的老鼠,或者猫!

  总之那是动物!

  因为人的眼睛,实在是不可能在黑暗之中,发出那样的光芒来的。

  我们对峙了大约有半分钟,他转过身,立时又向楼梯之下冲去,我一路听到楼梯发出吱吱声,然后,楼梯静了下来,他猛地已冲出屋子去了。

  我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又呆了片刻,才又向上走去。

  当我推开了一扇木门之际,我已来到天台上,天台上的污秽出于我的意料之外,但总有一个好处,它并不昏暗。

  所以,我一上了天台,就看到两个男孩子扭成一团,在地上打滚。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坐在一大堆塑胶拖鞋之间,正用一柄锋利的刀,在批刮拖鞋边缘不整齐的地方。

  那一大堆五颜五色的塑胶拖桂,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埋葬了,而且,她工作得十分专心,一直到我来到她的身前,她才抬起头,向我看来。

  我向她笑了笑,道:“小姑娘,你姓丁?你是丁阿毛的妹妹?”

  那小姑娘好像不怎么喜欢讲话,她只是点了点头。

  我又道:“你的父母呢?他们──”

  我那一句话还没有问完,忽然听得那扇木门“砰”地一声响,被推了开来,我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女郎手叉着腰,站在门口。

  那女郎就是我在上来时,在楼梯口遇到的那个,化装得浓得可怕的少女。

  同时,我也听得我身后那小姑娘低声道:“我姐姐回来了,她是大人,她常常说,她已经是大人了!”

  我望着那少女,那少女也望着我。

  她向前走来,捧着她手中的手提包,她的年纪大约不会超过十六岁,但是她却发育得非常好,身形很丰满,但不论怎样,当她学着那种扭扭捏捏的身法,向我走来时,我都有一种滑稽之感。

  她来到了我面前,轻佻地甩过了她的手提包,在我身上碰了一下,道:“喂,你来作什么,是来找我的么?我见过你?”

  我忙摇头道:“没有。”

  她仍然不信,侧着头打量着我,忽然道:“你别抵赖了,我记得,我是在香香做的时候,见过你的,怎么?追上门来了?”

  我不禁啼笑皆非,我根本不知道她口中说的“香香”是什么地方,但是,我也可想而知那是什么所在。我知道我绝不能和她多夹缠下去的。

  所以,我以十分严肃的神情道:“丁小姐,我是警方人员,来调查一些事的!”

  那少女的脸色变了一变,变得十分难看。

  虽然她的身材很美丽,但这时,她的那种神情,再加上她脸上浓得五色纷呈的化装,却使我想起一具京戏中的怪异面谱来。

  她掀着嘴,冷笑了一下,道:“你是警员!”

  然后,她又作出了一个更轻蔑的神情来,一面转身走了开去,一面问道:“做警员,有多少钱一个月赚?”

  我想告诉她,有很多人做警员,不单是为了挣那份和很多职业比较起来,少得十分可怜的薪水。但是我考虑她绝不是我讲这种话的对象,所以我并没有将我要说的话说出口来。

  我只是道:“丁小姐,你父母呢?”

  “谁知道?”她摇摆着身子,向屋中走去。

  当她一脚踢开了那铁皮门的时候,她突然大声叫了起来,道:“有人找你!”

  她那一下突如其来的叫声,将我吓了一跳,我再定睛看一看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毒瘾十分深的吸毒者。他翻着死鱼珠子一样的眼,望着我。

  我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想叹这口气很久了,但是我一直忍着,直到我见到了那男人,我才忍不住了。

  丁阿毛的家庭情形,我虽然还未曾细问过他家庭中的任何一员,但是就我现在所见的一些,已经可以有一个梗概了。

  丁阿毛,有一个吸毒的父亲,有一个至多不过十六岁,但已在过着娼妓生活的妹妹,还有五六个弟弟,他自然不可能有一个好的母亲。

  这样的一个少年人,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我突然感到,我不应该那样苛责丁阿毛不像人,像是禽兽的,因为他甚至没有机会来学如何做人之前,他便已长大到他必需是一个人了!

  那男人看到了我,伸出发抖的手指来指着我,道:“你……你是……”

  我沉声道:“你是丁阿毛的父亲?”

  那男人皱着眉,道,“丁阿毛,是的,是的,他又闯了祸,他在外面闯祸,不关我的事,先生,抓他去坐牢好了,不关我的事!”

  我又叹了一声。道:“你放心,他不会再闯祸了,他已死在拘留所之中了。”

  我本来是不想那度快就将丁阿毛的死讯讲出来的,但是,我看到那男子实在是太麻木了,只怕不用那坏消息去刺他一下,他什么也不会讲!

  然而,当我说出了丁阿毛的死讯之后,那男子看来,更像是泥塑木雕一样!

  他站着不动,眼珠中一点光采也没有,像是两粒黑色的、腐烂了的木头,他的唇发着抖,但是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看到这种情形,已经不准备再逗留下去了,可是,刚才冲进屋去的那少女,发出了一阵轰笑声,又从屋中走了出来。

  她一面笑着,一面道:“什么?阿毛死了?哈哈,他也会死?他真死在我前面?哈哈!”

  由于我对了阿毛的厌恶性已经稍减,而且,对于丁阿毛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我也已对他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丝同情心,是以对那少女的这种态度,我十分不值,忍不住道:“他是你的哥哥,他死了,你那么高兴作什么?”

  那少女一听,突然冲到了我的前面来,咧着嘴,现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尖声道:“我自然高兴,我恨不是我弄死他,不是我!”

  我冷冷地道:“一个小姑娘,不应该有那样狠毒的心肠的,小姐!”那少女怪声笑了起来,她一面笑着,一面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了出来,她的眼泪下得如此之急,倒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她急速地喘着气,嘶叫着:“我不是小姑娘。我早已不是小姑娘了,我十四岁那年,已不是小姑娘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是小姑娘?”

  她的泪水,将她脸上的化妆品全都弄模糊了,令得她看来很可怖。

  可是,她继续讲出来的话,却更令得我的身上,起了一股极度的寒意。

  她一面笑着,一面流着泪。道:“那一天,阿毛说请我看戏,可是却将我带到一间空屋中,那里,有五六个人等着,他们全是阿毛的朋友,阿毛用力逼着我,先是他们的大哥,然后是别人,哈哈,哈哈!”

  她的笑声越来越尖利,随着她的笑声,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在发抖!

  她自己的身子也在发抖,只有那男子,还是像僵尸也似,站立不动。

  我苦笑着,开始感到随便给人家同情,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倩,因为你永远无法明白人家会做出什么样可怕的事情来!

  那少女一直笑着,拍着手,跳着,道:“他死了,我自然高兴,他是怎样死的,我总希望着他被许多蚂蚁,慢慢一口口咬死,你知道了么?”

  她突然向我伸过头来,我忙不迭后退,她一个打身,便向屋中窜了进去。

  我呆了半晌,向那男子望去,只见那男子用衣袖抹着鼻孔,向我发出一种十分呆滞的笑容来,道:“先生,你可以给我……三五元钱!”

  我有一种强烈的要呕吐之感,我陡地扬起手来,若不是在刹那间,我看到那男子的模样,实在经不起我的一掌,我早已重重掴了上去!

  我的手僵在半空,而我对那男子的怒意,一定全在我的眼中,露了出来。是以那男子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我狠狠地道:“你是畜牲!”

  他真是畜牲,只有畜牲,才对下一代只养而不教,也只有畜牲,才盲目的只为生命的延续而繁殖,在那样的目的下,下一代才越多越好。

  但我们是人,人和畜牲是不同的,我们的下一代,能像畜牲一样,只有生命就可以了结了?像那男子那样的,而有八个孩子,他有什么方法给这八个孩子以最起码程度的教育。

  我骂了一声之后,又骂了一声。

  那少女又从屋子走了出来,我愣了一愣,我几乎认不出是她来了。

  她已将她脸上的化妆都洗去了,她的面色,苍白得十分可怕,但是在洗去了所有的化妆之后,她显得很清秀,也带着相当程度的稚气。

  她的声音很平静,她道:“别骂我爸爸!”

  我呆呆地望着她,如果她仍然像刚才那样,画着大黑眼圈,一副令人作哂的样子,说不定连她我都会骂进去,但是现在。我却骂不下去了。

  她仍然在流着泪,但是她的神态却很平静。她来到了她父亲的身边,道:“你真是不中用了,你进了两次戒毒所出来,还是一样不断瘾!”

  那男人的手在发抖,他道:“阿玲,你知道……那东西上了瘾,是戒不掉的!”

  我直到这时,才知道了阿毛的妹妹叫“阿玲”。

  我忍不住回了一句,道:“你既然知道戒不掉,为什么要染上毒瘾?”

  那中年男子翻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阿玲推着他走进了屋中,转身出来,道:“别逼他,他为了养我们,天天开夜工,不够精神,才吸上毒的,你知道么,他要养八个孩子!”

  阿玲显然认为她讲出了她父亲不得已的苦衷,我就会同情他了,但事实上,我却感到了一阵反胃,我冷冷地道:“他为什么要生八个孩子?我不相信他的知识不如你,你也懂得用避孕药,对不,他为什么不用?”

  我的话自然是极其残酷的,是以也使得阿玲的脸色更苍白。

  她望了我片刻,才叫道:“走!你走!”

  我冷笑着,道:“我还不想走,我要知道,丁阿毛平时和一些什么人来往!”

  阿玲的面色受得更难看,简直是青的,她道:“我不愿提起那些人。”

  我将语气放温和了些,我道:“阿玲,我知道那些人欺负过你,你不愿提起他们,但是,我要找他们,你受过他们的欺负,更应该帮助我去找他们?”

  阿玲的呼吸变得很急促,她胸脯急促地起伏着,然后,她点了点头,道:“好,他们常聚会的地方,你是找不到的,我可以叫阿中带你去。”

  她扬声叫了起来:“阿中,阿中!”

  在通到天台来的那扇门前,立即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我一看到他,便不禁呆了一呆。

  那年轻人,就是我叫他让开。他忽然凶性大发,向我一刀刺来,被我踢下楼梯去的,他就是阿中,阿玲叫他替我带路?

  阿玲实在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女孩子,她已在我疑惑的神色中,看到了我心中所想的事,所以,当阿中迟疑着,还未曾向前走来时,她便道:“阿中很欢喜我,他会听我的话。”

  我摊了摊手,道:“我们刚打过架。”

  阿玲勉强笑了一笑,道:“那不要紧,打架,在我们这里,太平常了。”

  阿中慢慢向前是来,他的眼光之中,仍然充满了敌意。阿玲叫道:“走快些,阿中,替我做一件事!”

  阿中一跳便跳了过来,阿玲道:“阿毛平时和那些人在什么地方,你知道的?”

  阿中连连点着头。

  阿玲向我一指,道:“带这位先生去,听这位先生的话,别再和他打架了。”

  一听到“打架”,阿中不禁摔了摔手腕,那是他刚才被我一脚踢中的地方。我先向他伸出手来,道:“已经打过架,那就算了。”

  我这时候,伸出手来和阿中相握,心中实在是十分勉强的,因为将我和阿中刚才相遇的情形,形容为“打架”,那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刚才,当阿中用小刀向我插来之际,那是不折不扣的凶杀!

  我和阿中握了手,阿中很不习惯和人家握手,这从他的面部肌肉也几乎僵硬了这一点可以看出来。

  然后他道:“跟我来。”

  他向我讲了一句,又望向阿玲,当他望向阿玲的时候,他的眼光之中,充满了企求的神色。

  然后,他嚅嚅地道:“阿玲,你……你今天不用上班了么?”

  阿玲转过身去,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向前走出了一步,然后才道:“等你回来了再说。记得,你将他送到就回来,别让他们看到你。”

  阿中连忙答应着,在他的脸上,又闪过了一丝快乐的神采。我可以说还是第一次在阿中那样类型的年轻人脸上,看到过那样的神采。

  阿中向我点了点头,道:“跟我来。”

  我们一起走出了那屋子,走出了那条小弄,一直向前走着,我道:“可要坐车子?”

  阿中摇头道:“不用,走去就行了。”

  我离得阿中很远,在考虑了一下之后,我道:“阿中,我问你一个问题。”

  阿中望着我,点了点头,我道:“阿中,刚才,你为什么一听得我叫你让开,你就用刀刺我?你知道,我若不是闪得快,已可能给你刺死了!”

  阿中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他的嘴唇掀动了几下,过了好半晌,他才道:“我,我不知道。”

  “你一定有原因的,你只管将原因讲出来,我一定不会怪你!”

  阿中不但是嘴唇在抖着,连他的脸上肌肉,也在不断地抽搐着。他的声音,变得极其难听,道:“我……钟意阿玲,我……很喜欢她。”

  “那,又怎样?”

  “我很喜乱她,”阿中重复着:“我要娶她做老婆,可是……可是我却和她讲话的机会也没有,她不是睡觉,就是去上班,有一次,我到她上班的地方去看她,我看到一个胖子掀起她的衣服,用手指用力在捏她的奶,她一定很痛,她忍着不说痛……”

  我咽下了一口口水,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阿中的眼中,已有泪水迸了出来,他继续道:“我刚想拉开那胖子的手,那胖子却大声喝我,叫我走开,我……当时就……”

  “打了那胖子?”

  “是的。”阿中点点头。

  我没有再出声,阿中在停了片刻之后,又向前走去,他道:“后来,我坐了三个月牢,但是我一样欢喜阿玲,虽然她每天都被不同的男人摸奶和与他们……”